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权少溺爱:娇妻带球跑》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9:20:49 来源:网络 []

小说:权少溺爱:娇妻带球跑

第1章 鸭嘴钳

洁白的医院走廊尽头,一间豪华的房间。小百姓养生网

这是只有顶级贵妇才能体验的

病房的产科检查室。

女医生看着眼前的少女,严肃的说:“把裤子脱掉,躺下!”

听到这句话,林墨歌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苍白的脸划过一丝无助……

最终,还是慢慢褪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后躺到了手术床上。

女医生看她紧紧并着腿,冰冷的说:“把腿分开。”

林墨歌咬咬牙,将从未被人看过的隐秘打开。

“你配合一点,也让我少些麻烦。”女医生的话语里没有一丝感情。

“好……”林墨歌话音未落,忽然感到下身一阵尖锐的痛:“啊……”

“处女就是麻烦!”女医生按住林墨歌因为疼痛蜷缩的腿,看在手里的注射器:“因为你膜上的孔比较小,导管插不进去,那我现在只能用鸭嘴钳了……”

“什么是、什么是鸭嘴钳?”还没有从疼痛中回过神的林墨歌,看着女医生拿起一个黄瓜粗细的白色物体,心里更加害怕。小百姓养生网

她想挣脱,女医生却快她一步,将她的腿固定在了医用床的两边。

“不……”林墨歌嘴里拒绝着,眼睛里浮上眼泪。

可是女医生声音依旧冰冷:“违约金好像是一百万……”

林墨歌條然紧紧咬住下唇,对,因为钱,她现在,根本没有反悔的资格……

女医生手里左手拿着鸭嘴钳,右手拿着一支注射器,走进林墨歌。

注射器里满满的都是乳白色的液体,林墨歌心里涌上羞辱。

那,就是她一会要被注入的东西……

雇主的精华!

她扭过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但下一刻,巨大的痛楚却让她忍不住痛呼出声:“啊……好痛!”

女医生用鸭嘴钳撑开了她……

林墨歌在被撕裂的疼痛里,她忍了半天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划过脸颊,和被注入的液体一样,冰凉……

女医生看看空了的注射器,满意的点点头。

用力将林墨歌下身将带血的鸭嘴钳抽出来,扔到垃圾桶,然后将她的腿解开:“授精成功,你可以走了,三周后来复查。网站xbxys.com

林墨歌低低答应一声,就要起身。

女医生却一声怒喝:“别乱动,流出来怎么办?”

林墨歌像是被定住,两条抬起的腿无力的又落回床上,屈辱的闭上了眼睛。

父亲生意失败,进了监狱,母亲心力交瘁在住院,她除了做代孕,已经没有其他方法快速赚到一大笔钱了……

只是,只是生一个孩子而已,她可以的!

林墨歌默默的安慰自己。

……

三周后。

女医生看着林墨歌的检查报告,摇摇头,递给了身边站着的黑衣人。

“失败了?”

黑衣人看了一眼林墨歌,又看了一眼检查报告,随即拨通了一个电话。

“权总,计划失败了……是、是……”黑衣人态度极为恭敬的对着电话答应着。最新最热小说《权少溺爱:娇妻带球跑》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根据协议,失败的话,我们需要给受孕人一万块的经济补偿,这笔钱,财务拨款吗?”黑衣人听完电话那头的训导,最后说道。

一万?林墨歌皱起了眉头,嘴唇失去了血色。

她被鸭嘴钳弄坏了处子之身,受了那么多苦,难道就只能得到一万块?一万块,根本不够替母亲缴住院费,更不够为父亲还债!

“……是,权总。我立刻结清楚欠款,寻找下一名代孕母亲……”黑衣人恭敬的说。

林墨歌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夺过手机:“权先生,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可以给您生孩子的!”

手机那边的男人,冷冷哼了一声:“不中用的女人,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处女……”如此屈辱的话语,林墨歌从未想到自己能说的出口。

只是现在的她,为了钱,可以卑微到尘埃里!

第2章 处女的机会

“我还是处女……”林墨歌说出这句话,电话那边沉默了。

林墨歌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

现在的她,既丢了清白,又没有钱去救父母,完全就是一个被玩弄剩下的破娃娃。说明xbxys.com

男人冷声道:“让老七接电话。”

林墨歌呆呆的自言自语,老七?

身边的黑衣人已经拿过了手机:“……是,是,权总。”

不知权总说了什么,黑衣人刮掉电话,扭头看着林墨歌:“林小姐,您,您还是处女?”林墨歌羞于说出口,脸颊滚烫。

多么羞耻的话语,为了钱,她竟然对一个陌生男人说了那么多遍!

一旁的女医生说道:“她的确是清白的,那次受孕,我用鸭嘴钳也没有完全打开她。”

“这样……”黑衣人想了想,走到一边,拨通了电话。

这次他站得远,声音也低,任谁都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过了一会,他回到了林墨歌身边:“林小姐,请问您为了五百万,什么都肯做是吗?”

“我……”林墨歌听他说出五百万,犹如看到了最后的希望,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做什么我都愿意!”

“好的,权总说,他今晚会给您一次主动怀孕的机会……”

林墨歌的脸变得煞白,今晚,再给,自己,一次,怀孕的机会。小百姓养生网

她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林墨歌的眼神里满满是绝望。

黑衣人摇摇头:“权总从不肯给人第二次机会,这次已是破例。不然林小姐还是拿一万块走人吧……”

“我答应!”林墨歌突然出声。

——身子已经残花败柳,也曾接受过他的精华,何必要再自欺欺人呢?

一晚,不过一晚而已!

“那么,林小姐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如果成功,依然照付五百万,如果失败,只能多给您十万块渡夜资。”黑衣人说完,看看表:“我今晚九点钟来接您,您准备一下,。”

看着黑衣人离开的身影,林墨歌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今晚,一定要争气!

受孕与不受孕,差了四百九十万!

女医生看着她紧张的神色,知道她在想什么,最终还是出言提醒道:“首先要让男人释放,不然没有精华,一切都是白费。还有,做的时候,在屁股下面垫个枕头,会提高怀孕几率,尽量抬高腿去迎合……”

林墨歌知道她为自己好,忍着一阵阵的屈辱与羞涩,努力记着她所说的一切。

等她回过神,女医生已经走掉了。

林墨歌环顾四周,医院走廊里有椅子,她走过去,坐下来,静静等着九点钟到来……

……

九点整,黑衣人准时出现在她面前。

林墨歌毫不犹豫的跟他走出了医院,医院门口,一辆如同鬼魅一般的黑色劳斯莱斯,车门大开,她钻进去,任凭黑衣人将车开往未知的地方……

十五分钟后,市中心的豪华别墅,林墨歌跟着黑衣人走了进去。

“权总在应酬,半个小时后回来。主卧在那边,主卧洗浴室女仆已经放好了洗澡水,请您将自己清理干净……总喜欢干净的女人。”黑衣人说完,转身离开。

此刻,林墨歌自己站在偌大的别墅里,虽然房间金碧辉煌,但她心底一片荒芜。

卑贱如自己,洗干净,在屁股下面垫上一个枕头,去迎合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

林墨歌忍着眼泪,走进了主卧的洗浴间。

整个洗浴间,比她以前的卧室都大,中间,是大的如同小型泳池的按摩浴缸,表面漂浮着一层细密的泡泡,那是来自阿富汗皇室的洗浴液才能营造出的细腻。

林墨歌一层层脱掉衣服,踩了进去。

四周都是镜子,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纤细,苍白,一股学生气。

然而,谁知道今夜,会发生什么?

林墨歌仔细的清洗着自己,从手指,到胸,到腰,再到私密处……

过了今夜,这里将不再干净!

正当林墨歌心里一片苍凉的时候,整个洗浴室的灯光忽然黯淡下来,随即,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口闯入……

第3章 努力迎合

“咔哒……”门被打开,再次上锁的声音,如同铁锤一般,击破她最后一丝心理防线。

可是接下来,却不再有任何声音,仿佛刚才只是她的幻觉。

心,骤然停掉了几拍,紧咬着下唇,缓缓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又仔细的,将身体上的水珠擦干。

因为那个黑衣人说过,权总喜欢干净。

拧开门把的一瞬间,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走出这里,她,就彻底的没有了自尊。

可是,她别无选择。

主卧里安安静静,却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烟味道飘散,有些辛辣。

屋里的灯已经熄灭,只有淡淡的月光从落地窗倾泻下来,落在那个高大如山的背影上。

那,就是她的雇主了吧?

银色的月光下,他的身影,却比月光,还要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似是有一股魔力,让她一步一步向前,最终,裹着浴巾躺在了那张宽阔的大床上。

走到这里,她已经无力回头,反正只是一夜而已,她可以做到的。

“权总……”

她开口,想要讨好他,但刚刚唤出声,一只陌生的手,就滑上了她的丰满。

她被陌生人的手碰到敏感地带,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失声。

男人吐出最后一口烟圈,将手里的香烟狠狠,按灭在烟灰缸里。

另一只放在她胸前的手却逐渐用力,揉捏够了才开口,却是冰冷刺骨的声音,还带着一抹尖刻,“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

林墨歌身体微微颤抖,果然,他把她当成了那些肮脏的女人。

可是并没有反驳,因为她就是为了钱躺在这里,所以,没有资格。

男人的手忽然离开她的身体,她松口气。

但下一刻又紧张起来!

——窸窸窣窣的,是男人衣服落地的声音。

她知道男人脱完衣服会做什么,惊慌失措的她往后退去,却不防退到床边,直接绊的她躺到床上。

然后,床被按压下去,一个高大的身影,将身后清冷的月光摒弃,靠了过来。

带着香烟的味道,和陌生又冰冷的气息。

双手紧紧抓着包裹她的浴巾,似乎那是她最后的希望。

可是,男人只是一伸手,便将那最后的遮羞布轻易扯下。

光洁的身子暴露在月光下,一双大手,精准的握住了腰肢,惊的她身体一僵,从头到脚,刺骨冰凉。

他却毫不怜惜的,加大力度,捏出一朵旖旎的花。

“痛……”她吃痛叫了出来,声音如蚊蝇般细弱。

他却没有一丝停顿,甚至连前奏都没有横冲直撞……

“啊……”

撕裂的痛楚,与无边的恐惧在一瞬间将她淹没。

却还不等她回过神来,更巨大的疼痛感再次袭来,似要将她生生撕碎一般。

“痛……求求你……”

“嘘,不要说话……”

哽咽的声音,却更激起他心头的怒火,加大了律动,像要将她贯穿。

男人的野蛮,没有对她一丝一毫的疼惜,她的身体,就像被抛进滔天巨浪里的一朵残花,沉沉浮浮。

最啊,残花败柳,这个词于她,最合适不过。

心底一冷,咬紧牙关,将那撕裂般的痛楚生生咽下。孩子都能生,这点痛,又算什么?

初夜总是伴随着疼痛不是么?

只不过她的初夜,是在一个陌生人的身下,没有半点怜爱温柔。

眼泪无声落下,滑过眼角,最终落入发丝。如同她的心,在沉浮过后,终究坠入无边的黑暗。

她的身体如过电般颤抖着,指尖嵌入他的肌肉里,浑然不觉。

注定是耻辱的一夜,却,让她付出了最重要的贞洁。

就算是一生的羞耻,她也想将这个男人的感觉清晰的印在脑海里,因为,这是她林墨歌的第一个男人啊。

月光清冷,打在他精壮的身体上,她似能感觉到他眸子里的光,冰冷无情,甚至,还有一丝愤怒。

却始终,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细细碎碎的呜咽声里,他的呼吸越来越炙热,动作,却越来越轻。

那一夜,他不知,要了她多少次。

她就像一片放弃挣扎的落叶,随着寒风悠悠坠地,一次次失去知觉,昏死过去。

却在他更温柔的亲吻下醒来,再次承受着他的炙热与滚烫。

直到天色渐明,天边泛白……

翻身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优雅的套在身上。目光沉静得,一如房间里的静谧。

天边有一丝温暖的阳光露出来,洒在他身上,也照亮了那张俊逸的脸。

本是年轻的样子,却生得冷漠而俊雅,似乎天生有一种王者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眉目星朗,左边眼角下那一枚黑色的泪痣,却又让这天生的俊雅中,多了一份妖娆。

举手投足间,皆是优雅华贵。

随手打理一下细碎的短发,径直向着外面走去。

随着“咔哒”一声轻响,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房门之外。

从始至终,男人的目光,都没有在那个小小的人儿身上,停留过一下。

似乎蜷缩在床上的那个女人,只是一抹空气一般……

权少溺爱:娇妻带球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权少溺爱 或 娇妻带球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前妻不要逃8章

    原标题:前妻不要逃8章小说书名:前妻不要逃第八章小心凌菲儿!“那个,我有话要说。”冷清溪径直走到慕寻城面前,男人皱了皱眉头。冷清溪知道他们是两看相厌,所以也就不多废话,直接说道:“上次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这一个多月来,我一步也没有出过慕家的院子,但是你总不能软禁我一辈子吧,现在我要去找工作了。”“找工作?怎么你嫌慕家给你的零用钱太少?”这个女人还真是心机深沉,才过门没几天就想着用这种方法提高自己的零用钱。冷清溪这才想起,她过门的时候,慕家的管家确实给了她一张卡,并说是自己的零用钱,只是当时自己烦

  • 借我一双慧眼8章

    原标题:借我一双慧眼8章小说名字:借我一双慧眼第8章事情远非如此简单朱建华还是把问题想得过于简单了,他以为从程丽对他的态度和两人的关系来看,离婚肯定不是难事。所以,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在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和程丽说出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程丽会断然拒绝。“不行,你现在和我谈离婚是违反国家婚姻法的,我不同意。”“违反婚姻法?”朱建华有点摸不着头脑。“你好好去看看婚姻法,再来跟我谈离婚。”程丽满口的不屑与轻慢,穿上外套,拎了包,头也不回地从房间里走了出去,把朱建华一个人扔在房间里发呆。程丽不是不想和朱建华离

  • 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8章

    原标题: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8章小说名: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第08章炙热的血被搀扶出手术室的女孩,扑在男孩的怀里大声痛哭。云晴也想此刻有个人来安慰,护士为她引路,躺在床上,她的平静看在萧诺的眼里。是信任!那个护士好像是个学表演的大学生,云晴还没反应过来,那护士就进入了表演状态。情绪激动地恨不能砸了手术室,也让配合演戏的萧诺慌了神,差点没跟上表演的节奏。“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小护士的演技担当,把看戏的云晴带入了角色。拿起手术刀,云晴就要在脸上划烂,可能是太过入戏,不自觉的有感而发。幸好萧诺出手

  • 所有爱情都不如你8章

    原标题:所有爱情都不如你8章小说名称:所有爱情都不如你8.爱到就算要死也不肯放手宋瑶无心理会旁人的议论,逃避性的往角落里缩了缩。这些话,从小到大听得太多了,连自己都开始觉得自己可怜,那才是最大的悲哀。“她的孩子才一个多月,厉总居然还要把孩子给打掉!”“对啊!他们这么有钱人都这么狠心的吗?”孩子?!宋瑶倏地惊醒,“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孩子!开门,给我把门打开!”她扑过去把双手拍得通红,可是门外的人低呼一声就跑了,竟然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什么孩子?宋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她拼命的拍打着房门,叫嚷着

  • 我在时光里等你8章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8章小说名字:我在时光里等你第8章别装了有人打开了门,一阵冷风席卷而入,吹得她后脖子凉飕飕的。谁来了,来干什么,她都没有兴趣。“你怎么样了?”是辰亦铭的声音。换做是以前,听到他这么问,她估计会高兴很久。可是现在她头也不回,就这么背对着他躺着。“涵韵病得很重,她需要一颗肾。”语气很平淡,就像他对餐厅点餐说,要一条鱼的轻巧。她终于吭声了:“你不是神通广大吗?找我说做什么?”“只有你和她的血型是一样的,”依旧轻描淡写的口气,“只要你同意,我会支付你医疗的全部费用。”“辰亦铭,你到

  • 放下爱情放下你8章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8章小说:放下爱情放下你第8章可疑的人顾泽言紧紧捏着那个文件夹,打开来看,里面是一些林氏最近投标的项目,大多项目顾氏也都有投。这是林氏惯用的手段,只要是顾氏看上的他必定要争抢,顾泽言早已见怪不怪,随便翻阅了几眼。视线停在最后一页,是林氏继承人林子豪在夜总会的监控录音,一些重点对话被助理记录了下来。前几句大约是在说林氏看不惯顾氏产业垄断的手法,这一些顾泽言都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视线突然定在最后一句。“顾泽言怎么也不可能会想到那个女人是我们派去搞垮顾氏的。”顾泽言脑中不自觉浮现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8章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8章小说名字: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8章收起你的虚伪过了一会,医生推着爷爷走了出来。他看了看宁林泽,微微垂头道歉的说道:“宁少爷,我们尽力了!宁老爷子从楼梯上滚下来,头部受到了损伤,命能救回来已经是……”医生的话,无疑是在这件事情上,有点了一把火。也就是说,如果送来的不及时,那么爷爷就会失去生命。顾安,爷爷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顷刻间,宁林泽染上悲伤的那双眸子多了一丝火星子,冷峻的脸庞瞬间冷冻结冰。站在一旁小声抽泣的余梦玥听到医生的话,微微愣住,随即恢复正常。可眼底

  • 从此无心仍知痛8章

    原标题:从此无心仍知痛8章小说书名:从此无心仍知痛第8章生了孩子就离婚而这时,仁川医院。谷盈盈刚刚查房出来,看到迎面走来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脸上闪过心虚,抵着有拿着病历本就像转身走,却被马上叫住。“站住。”谷欣的声音带着一丝尖利,脸上已经略有些皱纹,她走到谷盈盈的身前。眼中带着笃定,“你今天是不是又去见盛南天了?”她的声音里都带着恨意,似乎念出那家人的名字,对她而言都是一种侮辱。“是,我只是跟他出去吃了顿饭……”“啪!”清脆的巴掌仿佛还在空气中回响,谷盈盈偏着头,不敢置信着捂着自己被打的右脸,眼睛

  • 款款深情成眷恋8章

    原标题:款款深情成眷恋8章小说名:款款深情成眷恋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 炊烟起,我等你!8章

    原标题:炊烟起,我等你!8章小说名称:炊烟起,我等你!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