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再婚盛宠:boss轻轻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9 15:36:52 来源:网络 []

小说:再婚盛宠:boss轻轻爱

第1章 挥之不去的梦

  绝望、羞辱……

  眼泪从眼罩中流出来,许念声音已经干哑,“求求你放过我。再婚盛宠:boss轻轻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今天要结婚了……”

  “啊!不!”

  回答她的却是猛烈的贯穿与撕裂般的疼痛。

  男人犹如一头猛兽,发泄着他身体最深处的渴望。掐着她的双颊,男人薄唇凑近她的唇边,声音压抑着的哑:“好好记住今天。”

  ……

  梦中惊醒,四年了,挥之不去的梦靥,总能让人醒来惊了一身冷汗。

  许是太累了吧!居然在休息室也能睡着。

  叩叩——

  敲门声响起,许念顺了顺微乱的发,“进来。”

  年轻的女助理走进来,提醒她采访时间即将开始。阅读xbxys.com

  许念微笑着点点头:“好,我马上过去。”

  许念迅速整理资料,她接下来要对当红明星莫婉薇进行采访。身为专访记者,时间观念太重要。

  这四年,她一直从事记者行业,后来转投杂志专访,在业内小有名气。她认为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定值得学习的励志故事,而她的故事,却是难以启齿。

  专访顺利进行一个小时后,许念拿上录音笔等资料,回去准备这一期的专访稿子。

  刚进入家门,楼上传来女子激情四射的尖叫声。阅读xbxys.com

  女佣见她回来,连忙迎了上来,目光同情:“小姐……少爷他……”

  其实这种情况许念早已司空见惯,她换上拖鞋,平静地吩咐佣人:“泡杯茶送来书房。”

  女佣面容迟疑,许念狐疑地看着她:“怎么了?”

  “小姐,少爷他……他带人在你的房间……”剩下的话女佣不敢再说下去,此时许念平静的脸上,染上了一抹微愠。

  她曾跟他强调过,带女人回来怎么玩都行,唯独不能进她的房间。这是她的底线。

  许念一言不发,她把公文包递给女佣,快步走进洗手间,出来时手里端了一盆冷水,步伐冷静且迅速地朝着二楼前进。

  房门没锁,许念打开房门,激情的尖叫声尤为刺耳,地上散落了一地的内衣、内裤、高跟鞋……

  床上的两具铜体密不可分地贴在一起,忘我地享受着,冲刺着。

  许念冷哼一声,端起手里的一盆水毫不犹豫地朝着两人泼了过去。阅读xbxys.com

  “啊!!搞什么!”

  几乎是同时,女人发出疯一般的尖叫,死死地瞪着站在床尾的许念。男人体内的火瞬间被浇灭,他转头看着身后的始作俑者,双眼猩红几乎喷出火来。

  “许念!”

  男人咬牙,从女人体内抽出,不遮不掩地站在许念面前,愤怒的神色几乎要把许念生吞活剥了。

  这,便是她的丈夫——冯汐然。

  许念扯动一下红唇,溢出一抹冷笑:“离婚吧。”

  冯汐然身体一震,显然没想到许念忍了四年,居然会提出离婚,顿时火气更盛,“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离婚?别忘了,四年前你在婚礼上怎么给我丢人,你这身体又是如何给其他男人享用的,我想不用我来提醒了吧!”

  讽刺恶毒的言语从他嘴里无情地说出来,却也是事实。

  四年前他们结婚当天,她被人绑去,回来时一身狼狈,吻痕处处清晰,来观礼的人指指点点,她丢尽了颜面。版权http://www.xbxys.com/

  这么多年,冯汐然嫌弃她的身体被人玷污,并怀上其他男人的孩子,所以这么多年,他不曾碰过自己,反而隔三岔五带个女人回来上演春宫图。

  许念深吸了口气,平静地直视他的眼:“与其在一起煎熬,我成全你,也成全自己。从此之后,都不必联系在一起,皆大欢喜。”

  “怎么,终于说离婚了!是找到你的宝贝儿子了,要跟那个奸夫一家团聚吗?”冯汐然危险地眯起一双眼眸,神色阴狠,“我告诉你,这辈子你也休想再见到你的儿子!”

  许念眉头轻皱,目光狐疑地盯着他,“是你偷走孩子的,是吗?”

  冯汐然冷哼,幽深的目光一如既往地对她充斥着厌恶。

  “冯汐然,你……”

  这时,一道尖锐的女声突兀地在房间里响起,两人同时看向门外,一抹倩影怒气腾腾地走进来,指着床上湿了发,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女人:“冯汐然,她是谁!”

  看到她的出现,许念与冯汐然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反应。

  许念脸上闪现一丝得意,冯汐然却显得有些慌乱,“许默,你怎么来了?”

  “你当然不希望我来了,你告诉我,这女人是谁,你,你居然……”许默指着冯汐然一丝不挂的身体,目光盯着他某一处还没彻底焉下欲望的小弟弟,气得直跺脚。

  冯汐然慌忙扯下被子裹住身体,床上的女人却发出尖叫,她本遮住的身体有再裸露在外,着急地跟冯汐然开始抢被子,那画面,尤为滑稽可笑。版权xbxys.com

  许默气得几乎要发疯,她冲到床上,一把拽住女人的发就往床下拽,“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知不知道他是谁啊,他是我的,你居然敢勾引我的男人。”

  女人毫无防备,就这么被许默扯着头发跌下床,惨叫连连,赤裸的娇躯上遍布红痕,许默怒气难消,抓着女人啪啪地又是两巴掌。

  “啊,你个疯女人快放开我。”女人惨叫着向冯汐然求救,现场一片混乱。冯汐然十分不耐地上去分开两人,发出一声低吼:“别闹了!”

  这一出好戏,许念在一旁看得倒是过瘾。

  折腾了好一会儿,冯汐然才终于分开厮斗的两人,女人头发乱糟糟的,双颊被打得红肿不堪,身上还有几处被许默给掐得发紫,可见许默刚才多么彪悍。

  女人默默地淌着泪,抓起地上的衣服迅速穿好,离开前朝着冯汐然哭道:“你别再找我了,你们所有人都是疯子。”

  说完拿起高跟鞋迅速离开房间。

  戏,看完了。

  许念淡淡地看着一旁一直盯着冯汐然要解释的许默,“知道被背叛的滋味了吗?”

  这个所谓同父异母的妹妹,可是四年前害她颜面扫地的罪魁祸首,不仅如此,还光明正大地与她丈夫厮混。这些年,她早已麻木。

第2章 被算计

  许默转头,满目傲然:“又如何?相比起你,我起码跟他睡了,可你呢?这四年来你除了得到那一纸婚书,汐然是碰都不想碰你。”

  “只要他同意,你随时能成为他的女人。”许念的话,成功地转移了许默的注意力,她眸色一亮,“你什么意思?”终于肯离婚了吗?

  许念微笑:“我迟点会让律师给你拿来离婚协议书。冯汐然,我们都解放了。”

  平静的脸上透着决绝,许默喜出望外,等了四年,她终于要成为这里的女主人了!

  许念拉开衣柜,准备收拾衣服,这些动作在冯汐然看来,她是如此迫切地想要离开这里,顿时恼羞成怒,他过去一把拽住许念的手臂,一脚踹翻行李箱,怒斥:“许念,你休想逃离我的身边!哪怕我得不到你,也断不会成全你跟那个男人的奸情。”

  许念吃疼地皱起眉头,却并未吭声,望着眼前那张曾经痴迷的脸,眼中无一丝波澜,就连内心也平静如水。

  “汐然,她要走就让她走,你不是说过,你最爱的是我吗?既然她都提出离婚了,你为什么不肯?”许默质问道。

  冯汐然怒吼:“闭嘴!”

  许默一愣,瞬间红了眼,“冯汐然,你什么意思?”

  不等冯汐然开口,许念淡淡的目光朝她投去,唇带浅笑:“你听到了?这个你口口声声爱你的男人,平日里占有着你身体的男人,可丝毫不愿跟我离婚。”

  一句话,犹如将许默打入地狱,许默面色苍白。

  “许念!”冯汐然双目猩红,一手掐着她的双颊,克制住内心的狂怒,“我警告你,以后不许提离婚,否则,我让你许家就此消失。”

  “悉听尊便。”许念满目漠然。

  冯汐然狠狠将她甩开,转身离开房间,许默恶狠狠地瞪了许念一眼,追了出去。

  房间内,终于恢复平静,却也一片狼藉。

  望着眼前的一幕,她的心渐渐冷却,最终,寻不到一丝温度。

  尘封的记忆渐渐清晰,四年前婚礼上的一幕在脑中挥之不去。她穿着被人撕破的婚纱,身上布满欢爱过的痕迹,她无助地站在舞台之上,台下的宾客指指点点,他们在嘲笑、在指责,她那个所谓的丈夫,跟许默欢愉后回到现场,却也只是愤怒地羞辱她。

  那一天,女人本该最美好的一天,成了她这辈子不愿想起的噩梦。

  这时,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将许念的思绪打断。

  她一阵恍惚,才敛了思绪接通来电。

  来电人是她即将要采访的对象游天恒的助理,此番来电主要是告诉她,游天恒接受采访,并定下了时间。

  许念欣喜万分:“好,麻烦您把地址和时间发到我手机上好吗?恩,好的,谢谢您。”

  与冯汐然谈话失败的许默不甘心地折返回来,听到她通话的声音,在门外停下。

  放下手机,出于尊重,许念找出一套衣服到浴室更换和补妆。

  浴室内,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许默从门外走进去,看了眼紧闭的浴室门,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叮的一声,有人发来短信。

  许默拿起一看,来信者发来了一个地址,并嘱咐许念不要迟到。

  那一刻,许默心生一计,红唇冷冷勾起一抹弧度,放下手机退出房间。

  许念有一个习惯,她会随身自带水瓶,甚少喝外面的矿泉水。许默正是清楚这一点,从冯汐然的房间拿到他们平时会拿来助兴的迷情药来到楼下书房,在办公桌上找到水瓶,放入药粉……

  下午两点,维纳酒店,十四楼。

  许念如约而至。

  总统套房内,助手按照游天恒的喜好布置好一切,离开前特地嘱咐许念:“许小姐,游总马上就到。您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到楼下去打点。”

  “好,谢谢您。”许念友好地微笑。

  助手离开后,偌大的总统套房内,仅剩下她一人。

  沙发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两杯咖啡,这是助理为他们所准备的,许念对咖啡向来不喜,习惯性地从包包里拿出水瓶喝了几口水。

  刚把水瓶放下,房门那边传来响动,随后,一道俊挺的身影从门外进来,他的出现,以至于整个房间内的气息都随着降低。

  许念下意识地站了起来,谨慎且面带微笑地看着来人。

  男人一身定制阿玛尼剪裁得体,质地精美,衬托得身高更加挺俊双腿修长。他禁欲式的面容冷峻,浓郁的眉峰下,双眼幽墨深不可测,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气息,王者威严浑然天成,望而生畏。

  他便是叱咤商场的天之骄子——游天恒。年仅三十,登上全球前十且最年轻的富豪,零绯闻,至今单身,几乎是所有女性的梦中情人。

  “游……游总你好,我叫许念,今天的采访将由我来跟你进行。”许念绽放出职业性的微笑,恰时惊觉后背出了一身冷汗,面对着如此强大气场的游天恒,莫名紧张,感觉头有些发晕。

  游天恒薄唇紧抿,抬手示意身后的保镖退离,几乎不看许念一眼,长腿迈向沙发处。

  “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坐下沙发,连带性翘起腿,身体微微后靠,双眸促狭微眯着许念,气场强大。

  许念微微颌首,在他对面坐下,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录音笔放在桌面上,开始进行访谈。

  “游先生,您看您事业有成,但您的私人感情一事备受大家关注,不知道您可否跟我们说说,您的择偶标准呢?”许念问着机械性的问题,轻柔的声音极是好听。

  可她不自觉地皱了一下眉头,身体莫名地涌上一股燥热感,从腹部的位置渐渐扩散,几乎要把她淹没。

  游天恒挑眉,嗓音低沉富带磁性:“无硬性标准,有感觉便可。”

  好热——

  许念看着眼前的男人,视线变得有些模糊,她不适地晃动了一下脑袋,男人的脸化开重叠成无数个影子,脑中的神识渐渐减弱。

再婚盛宠:boss轻轻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再婚盛宠 或 boss轻轻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宠妻要逆天18章

    原标题:宠妻要逆天18章小说名字:宠妻要逆天第18章真是可爱池小乔一双大眼瞪得溜圆,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看到楼道门打开,顾天烨走了进来。“你,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池小乔呆怔的看着顾天烨手里一把崭新的钥匙。顾天烨手里的钥匙晃了晃,“我当然有,我早上就让人配了一把,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上去的?别说楼道钥匙,就是你家钥匙,只要我想,随时都能配。”“你你你,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池小乔正说着,电梯发出“叮咚”一声,电梯下来了。池小乔看着步步紧逼的顾天烨,莫名的心慌,她一个箭步窜进了电梯里,按下楼层

  • 诱惑之吻18章

    原标题:诱惑之吻18章小说名称:诱惑之吻第18章不收拾不听话胡曼知道黎成泽什么意思,她叫不出来。黎成泽敛去笑容,眸色渐暗。胡曼咬了咬嘴唇,有些怕他这个样子,她小声叫道:“谢谢老公。”黎成泽脸上这才恢复笑意。“哎呦哎呦,我不该进来,你们继续打情骂俏,不要停!”慕翌晨一阵风似的,推门进,又推门出。胡曼小脸涨得通红,她用被子蒙上半边脸。黎成泽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说了一句,“好好休息。”便起身出去了。还是哄好基友比较重要啊!胡曼撇嘴。不过黎成泽这会儿真的很温柔啊,要她是男人,估计也抵挡不了黎成泽这样

  • 夜夜欢声18章

    原标题:夜夜欢声18章小说名:夜夜欢声第18章被训简一欲哭无泪,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总不能说衣服是刚才他们意乱情迷的时候被他解开的,她那时候还享受的不行,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打死她,她都没办法把这话说出口。感受到小女人的心情低落,秦季言好心的放开了她,拿起会议桌上散落的文件。简一终于找回了神智,穿好上衣整理好裙子,几次想要打断看她报告书的男人,可看到他这么认真的侧颜,她又不忍心。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会议就开始了,可秦季言还是没有要放她离开的意思。简一终于忍不住了,她可不想在新员工大会上留给

  • 郎君夜敲门18章

    原标题:郎君夜敲门18章小说:郎君夜敲门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8章竹水国际席天擎没为自己辩解,只是愈发低沉的命令道,“快,快开车。”她一听,顾不得那么多,油门往下拉了拉。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路况上,一直到车子在席家别墅门口停下。“席总,到了。”她仿佛逃窜般下了车才敢开口。席天擎俊逸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汗水,就连乔漫的后背也已经被他的汗打湿了。他无力的看她一眼,嗓音微弱沙哑,“叫人来扶我。”“喔,好。”她先是反应迟钝的定了定,随后才转身奔去敲门。月色朦胧暧昧,微风撩动着花圃里枯黄的叶子,沙沙作响。乔

  • 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18章

    原标题: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18章小说名: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第18章还真是自作多情晚上的直播,林若溪因为昨晚没睡好,今天有些不在状态,不停地打呵欠,唱歌的时候还总是忘词。电脑右下角,忽然弹出一个消息框,也不知是哪个软件推送的新闻。她随意地瞥了一眼,不料看见“何向南”三个字,忙倾身上去仔细看了看,标题竟是《何向南拍戏摔伤,已送往医院急救》。顷刻间,她的心像是被什么紧紧揪住,担心、着急得快喘不过气来。她忙给何向南的经纪人萧楠打了电话,知道了他所在的医院和病房,也顾不上正在直播,拎着包包就冲了出去。

  • 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18章

    原标题: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18章小说书名: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第18章好冷,好痛“不懂规矩的贱婢!王爷赐的宫装也敢剪!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犯!”秋菊一把扯过上官清越,拿来鸡毛掸子狠狠抽来。“大胆,你敢打我!”上官清越就好像疯了,居然一把将秋菊推倒。秋菊盛怒之下,抓着鸡毛掸子,狠历挥来。云珠赶紧扑上来,一把抱住上官清越,帮上官清越挡了下去。“不关公主的事,要打就打我!”云珠哭着嗓子大喊。“你个陪嫁的贱婢,别以为王爷要了你的身体,就是半个主子了!”秋菊怒喝着,打得更加卖力。针刺般的灼痛,转瞬间遍布云

  • 酷少第一夫人18章

    原标题:酷少第一夫人18章书名:酷少第一夫人第18章你洗澡顺便把脑子洗了吗浴室里。水哗啦啦的洒着,花洒下却空无一人,曲欣欣早就穿戴好坐在马桶上发着呆,习惯性的咬着食指。先前差点被就地正法,还好,她用洗澡躲了过去。可躲得过十五躲不过初一呀,她已经进浴室一个多小时了,在马桶上坐的屁股都麻了,还没想到办法。难不成今天真得被他拆之入腹?“砰砰砰!”敲门声吓的她一颤,差点从马桶上摔下去。心里忐忑不安,“谁……谁啊?”话音一落,她就后悔了。她是个白痴吗?除了那人,还能是谁啊!“洗澡你顺便把脑子洗了吗?”男人

  • 他的爱情毒药18章

    原标题:他的爱情毒药18章小说书名:他的爱情毒药第18章病了展云帆的怨怒与愤恨刺痛了她的眼,更刺痛了她的心。原本以为四年前的那一夜过后,他们就永远井水不犯河水,可惜,这个冷面罗刹,根本就不愿意放过她,似乎想要将她逼近万劫不复的深渊地狱才甘心!“展云帆,你放开我,你松手啊……”“你觉得到嘴了的肉,我会白白的就这样放开了吗?”他那似笑非笑的样子,看得人心里直发毛。“混蛋,你给我松开……”她越是挣扎,越是激起了他要征服她的欲望,他倾身上前,将她狠狠的抵在墙壁上,强行而又霸道的吻住她,见她退缩,长臂伸到

  • boss夜夜欢18章

    原标题:boss夜夜欢18章小说:boss夜夜欢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18章二少爷很担心你凌思夜早早下班回家,居然没看到那女人。“怎么回事,人呢?”女佣回答:“先生,秦汐小姐说她出去走走,她说会打电话给您的,您难道没有接到她的电话吗?”电话,凌思夜拿起手机,忽然想起,他居然没秦汐的号码。该死的,她不会是又跑了吧。凌思夜生气了,拉了下领带:“莫璃,马上去把秦汐的号码给我查出来。”苏学长也下班了,秦汐想回去了,一想到回去,她又有些迷茫,回去,回哪去?回北阳别墅?那

  • 冷剩妃:皇家二次婚18章

    原标题:冷剩妃:皇家二次婚18章小说书名:冷剩妃:皇家二次婚第18章内情“杀?”楚凌扬皱眉,“太可惜了吧?”“没出息的东西!”梅皇后怒骂一句,狠狠在他额头点了一下,“区区一个玉琉璃算什么?只要皇位到手,想要多少美人得不到?”楚凌扬不做声,想想却终是不甘心:“母后,您会不会太杞人忧天了?”梅皇后理理鬓角,微微冷笑,“玉琉璃治好了老三的咳疾,万一再治好他的腿,解了他毒,你以为这东越国的江山还会有你的份儿吗?”“什么?”楚凌扬吓了一跳,终于变色,“若是如此,她的右臂岂不是也很有可能治好?”梅皇后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