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如此情深难以启齿在线阅读

2017/12/29 11:10: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如此情深难以启齿

第3章 为什么要离婚?
 “哦哦,好。阅读xbxys.com”唐素问赶紧跟上,差点同手同脚,囧得没消退的红更加热烈。   打开门以后,沈惟仁的特助陆轩站在外面,低声说了句,“顾小姐那边,我们稍微动了下手脚。”   “恩。别太过分了,顾老爷子那边的面子还要顾及着。”沈惟仁点点头,大概知道唐素问面子薄,稍微用身子挡了下她。   陆轩点头应是,“那这位问问小姐呢……”   “问问?”沈惟仁下意识的重复了遍,感觉到身后女人瑟缩了下,才玩味的勾起唇角,“问问小姐我先带走,没用够。”   陆轩略有些诧异的看了沈惟仁一眼,见他不是开玩笑,心想还得去和中间人再打个招呼。推荐http://www.xbxys.com/   沈惟仁带着唐素问一路下了电梯,到达车边后他随手打开车门进去,见唐素问还呆呆的站在那里,略微不耐:“还不上车?”   唐素问还没有回过神,这会儿见沈惟仁不是很有耐心了,赶紧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   有些无力的手指半天才扣好安全带,秀挺的鼻尖上觅出了汗珠。 唐素问其实的确是不敢多和沈惟仁说什么话的。 他在沈家虽然是爷爷最小的儿子,但从来都是呼风唤雨惯了,而且就是他平时那严肃劲,唐素问想想都头皮发麻。   “为什么离婚了。”就在她盯着自己的脚面发呆的时候,耳侧响起男人温沉的声音。   唐素问打了个激灵,看了看他,见他的眸中浮现出一丝不悦的时候,才赶紧点点头,小声的回答:“他不喜欢我啊……我以为你知道他不喜欢。来自xbxys.com”  沈惟仁心说自己怎么可能会关注这些边边角角的事情。   沈城是他侄子辈里还算出色的,至于唐素问……沈惟仁瞥了她一眼,照她这种穿法,大概没有男人会第一眼就喜欢上。   唐素问也在沈家住,不过是从小就住在沈家的。   她的父亲当年为了救沈老爷子去世了,母亲忽然间不知去向,沈老爷子为了报恩把她接回了沈家,还让沈城娶了她。   这几年沈惟仁知道大宅子里头住着这么个小东西,但他从来没有关注过。   偶尔擦身而过也就是听她在身边低低的说着“小叔”好,存在感真的太弱。 沈惟仁刚准备开口说话,就听到她有些丧气的又补充了句——“本来,我们就是凑合到一起的。推荐xbxys.com他也和我说的很明白,他是真的不喜欢我,也不想耽误了彼此。所以我就答应他领了离婚证。” “……” 没有听到回应,她怯怯的又喊了一句:“小叔……”   做完那件事以后,她还是第一回这么软绵绵又小心翼翼的喊他。 沈惟仁扫了她一眼。 她却还是垂着脑袋,声音也低低的,有点无措的绞着手指,“这件事,希望您不要告诉爷爷。” 沈惟仁勾起唇角,神情却很淡漠,“凭什么?” 唐素问心一颤。 察觉自己吓到人了,沈惟仁才又慢悠悠补充:“不会。说明http://www.xbxys.com/” 就这么戏耍着人玩的吗?
第4章 晚上答应的钱
唐素问敢怒不敢言,眼神无意识的飘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上。他的手型很好看,修长的干净的,指甲也修剪的很合适,指腹上有薄薄的茧子。 刮擦在她身上的时候,总是会引起特别的感觉。   她触电一样收回眼神,“谢、谢谢。”   沈惟仁便不再说话。   唐素问哪里还敢吭气,她觉着和这个小叔交流真是吓死了!   好像一个眼神都能把她冷死。   沈惟仁只问了下离婚的原因,其他没有多问,不是沈家的问题,他不想多余关心,唐素问会不会保密,他一点也不担心。小百姓养生网   她敢把自己小名儿问问的事情说出去?除非她傻了。 小姑娘总低着个头好像犯了错的样子,倒有几分小兽般的可怜样。 沈惟仁有点同情心也就开口问了,可他偏不,一直到车子拐进沈家大宅,他要下车,总算是逼出了唐素问的下一句话。   “小、小叔。”唐素问的脸红的好像天边的火烧云一般,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出口的话结结巴巴,“钱……晚上答应的钱,什么时候……能、能给我。”   打开车门的沈惟仁将原本要探出的脚收了回来,清冽的眸子在唐素问上下打量,而后他勾起一丝讥讽的笑意,“我为什么要给?”   唐素问的脸色瞬间苍白,“可是我们都……”   “没做到最后一步,问问小姐你也太不敬业了,不是?”沈惟仁倾身过去,在那晶莹如玉的耳垂边咬了咬,“或者,在车里重新来一次,只要问问小姐你敬业到底,钱我一份都不会少。”   唐素问被咬住的耳根都开始泛红,她怎么可能和沈惟仁在沈家大门口做这种事情!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既然沈惟仁不打算认账,唐素问也没有再坚持,等沈惟仁的压迫离开后,赶紧解了安全带推开门下车。   沈家的花园很大,这是个百年家族才有的气度。 唐素问一路小跑,只觉着脸越来越烧红,脑子里始终是沈惟仁那轻薄而又凉透了的眼神,他应该是小看她了吧? 觉着她是个为了钱可以出卖所有的女人吧?   想到这里唐素问就极其慌乱,步伐也渐渐快了起来。   沈城的小院近在眼前,唐素问的手机却忽然间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唐素问迟疑的顿住了脚步,盯着屏幕半天没有动作,不久后,手机暗了下去。 她松了口气,可这口气才呼出去,手机又亮了,不断的震动让手微微发麻,还有那熟悉的铃声,仿佛都带上了来电人不罢休的态度。 唐素问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喂,妈。”语气眉宇间多少带了点颓然。 只是这模样手机那端人看不到,一连串的话炮语连珠放夹带怒火:“你还知道接电话?这都几天了,钱呢!?你真想让你妈我横死街头是不是?” “我……” “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那边根本不等唐素问开口,气急败坏,“你也不想想,如果当年不是我在那死鬼丧命的档口即时躲了出去,你能进沈家?你能风光嫁进沈家当沈家少奶奶?现在好了,站稳了脚跟,就恨不得我赶紧死外头对不对?” 唐素问抿唇,不远处就是和沈城一起住的小院,她停下步子没有再走。 捏着手机的手指泛白,听着那边咄咄逼人的质问,她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晦涩难当的答:“妈,钱我过两天给你。”
第5章 难道你背着我包养小白脸了?
也许她的语气太过坚定,电话那端的大嗓门歇了歇,也怕把人逼急了竹篮打水,才心有不甘道又有点发狠道:“后天,再没有钱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没有应答,唐素问将电话挂了。 半晌后,看着远处亮着灯的房子,她突然原地顿了下去,双手紧紧环住膝盖,咬着唇红着眼,只是愣是没掉眼泪。 等到情绪缓过来,她收好手机,起身回到小院。 一进厅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穿着居家服阴沉着脸的男人。 说是男人,其实也不怎么贴切,他的眉目初长开没多久,轮廓帅气,眼梢嘴角都带着张狂骄纵的模样。 俨然是个被宠坏的豪门小少爷。 唐素问垂着的手不由得就握成了拳,有点做贼心虚的不敢抬头看他,“城哥。” “呵,还知道回来?”沈城将指尖夹着的烟往地上一扔,怒火“蹭”的就上来,起身几步来到她面前,“你别忘了你现在什么身份,你给我夜不归宿!?” 余光能看到燃了大半支的烟落在地毯上,慢悠悠的竟然烫出了个洞,唐素问脸有些白,顾不得朝自己直逼而来的沈城,忙跑过去将烟头给踩灭。 沈城的脸一瞬间变得更难看了。 唐素问这才绞着手指,低着头,似乎在找解释的措词,“诚哥,我……” “听说你在找工作?”沈城却不耐的打断她。 这话音落下,唐素问的心一揪,沈城的势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既然知道她在找工作,是不是也知道…… 沈城看着灯光下惨白的脸似乎又白了几分,不耐的情绪越发加重,“你想要抛头露面没关系,但你想让沈家少奶奶抛头露面就不行,你有没有想过爷爷知道了会怎么想?” “可是……” “缺钱?”他再一次打断她。 唐素问听到他这两个字的问话,解释一顿,感觉他的语气似乎好了一些,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谁知却对上他和沈惟仁有些相似的凤眸,顿时心中一阵别扭的低下头,迟迟才答:“嗯。” “我不是给过你钱了?”沈城慢慢走到她面前,看着她一直飘忽不敢看自己,拧着眉不知道想到哪里去。 突然他脸色一沉,咬牙切齿的问:“难道你背着我包养小白脸了?” 沈城会这样问也无可厚非,唐素问虽然被沈老爷子收留,但是几年下来,吃穿用度依旧讲究不起来。 不管有没有被冠上“沈家”这两个字,她总是做着朴素的打扮,素面朝天,T恤牛仔,给人邋里邋遢的感觉。 手机是那部破破旧旧摔了好几次漆掉得不成样子的诺基亚,没见着换新的。 身上也是一层不变的宽松棉麻款衣服配牛仔,头发更是不烫不染。 明明是个二十出头青春正茂韶华正好的姑娘,却整得跟个十三四岁的正经学生一样。更重要的是性子还软绵绵的,无论你给什么态度,就跟一拳头砸到棉花上。 白开水一样,让人觉得无趣! 所以,对于这样一个完全没有开销的闲人,每个月花个三万来养着,除了养小白脸,沈城完全想不通她哪里还需要用钱。 唐素问被他的话逼迫得有些难堪,却不知道怎么辩驳,只能紧抿着唇,红着眼无力的否认,“我没有。”
第6章 你竟然真的在外头包小白脸?
她和母亲私下里有了联系这件事,别说是沈城就算是沈老爷子都不知道。 她当初本来想搬出去和母亲住,毕竟沈家到底大门大户,她的父亲于沈老爷子有恩,也是父亲的事,她在这里找不到归属感。 只是母亲却长篇大论,一番好言相劝,说跟着她只有苦日子吃。反正长大了也要嫁人,有个沈家撑腰下半辈子也能过的好一些。 到底是从小到大都不懂得“叛逆”二字如何写的乖乖女,唐素问犹豫了一会儿就答应下来。 “没有那你跟我说你哪里要用钱,我是能养着你,但你也别忘了,要是被爷爷知道我们的事,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样的威胁让唐素问沉默了半晌,双腿那本来已经被忘到脑后的磨蹭疼痛又开始渐渐疼起来。 她突然有点委屈,为什么自己要陷入这样的地步。 她母亲问她要过几次钱,第一次就数额巨大,她只能将沈城几年给的钱都给了出去。谁知道是不是因为爽快又大手笔,母亲就以为她过得很富裕,几次下来,狮子开口越来越大。 三百万…… 她哪里能来三百万? 这个数,也要沈城给个十年,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她也绝对不会知道有赚那种钱的渠道,只是第一次就碰了个软钉子。 沈惟仁说没真做就不给钱,那她就白白被……被当做发泄工具? 只是,如果因为要钱,而再和他呆在一起,她确实是没那个勇气了。 沈惟仁的段数简直比沈城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果真的要开口,还不如试试和沈城…… 不行。 沈城不喜欢她,她在几年前就知道了,在新婚当夜,更是面对面摊牌。前一天结婚,第二天签了离婚协议,去民政局领了离婚证。 如果她开口要三百万,得到的一定也只会是冷嘲热讽。 唐素问绞着脑汁不知道怎么说,这模样看在沈城眼底,就跟默认一样。 这样想着,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怒气直冲脑门,沈城一把将她给拉扯过来,直接推到在沙发上! 这还是沈城第一次和她动手。 唐素问吓得顿时闭上眼,捏着拳头,下意识缩了缩身子,瑟瑟发抖。 只是下一刻,她得到的不是一个带着怒火的拳头,而是一声不可置信的质问—— “这是什么?!” 她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皮,就看到就他站在自己面前,高大的身形挡住水晶吊灯的大半灯光,神情背光看不真切,而他的手,直直指着自己。 她顺着低头,才看到因为棉麻上衣太过休闲宽松,松垮的露出锁骨,而锁骨下,留有一个殷红的暧昧痕迹。 几乎是一瞬间,唐素问的脸色褪得干干净净。 唐素问皮肤很白,稍微一点痕迹就会留个两三天,何况这是新烙印上去的。 混迹情场的沈城少爷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是怎么来的,他气得脑子发懵,却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手指微微颤抖,“你竟然真的在外头包小白脸?”
第7章 问问小姐还真是缺钱啊
“我没有。”唐素问咬着牙,苦苦支撑自己别昏过去。 “还狡辩!”沈城咆哮,跟一头发怒的虎犊子,“我真的没想过,你明明看着什么都不懂,傻不拉几的,竟然都是装的?拿我给你的钱包养小白脸?” 唐素问听到他这样不由分说定罪,还露出一脸心痛的样子,知道他这气头上是听不到辩解的话了。于是从沙发上站起,一声不要走。 “你要去哪。”沈城一勾手就拉住她。 唐素问犟着性子,微微扬着下颔,“我没有养小白脸,我缺钱是……是朋友急用。” “你哪里有朋友!” 唐素问难堪,“以前的同学不行吗?她要做手术,我当然得凑钱给她。” 七分真三分假,母亲找她要钱的理由也是做手术,所以这慌说的倒也不会太过撇脚以至于被看出来。 “那你现在要去哪。”沈城脑子晕沉沉,还是不怎么相信这个小白兔一样单蠢完全没吸引力的人竟然和其他男人有了勾搭。 “我、我东西落在店里了,晚上和朋友去吃饭,回来的急就忘了。”说完,唐素问看到他还紧紧捏着自己手腕不撒手,抿唇,有些复杂,“诚哥,你不是只要我不离开沈家,随便我做什么吗?” 这句话就跟紧箍咒一样,沈城在一瞬间触电一样的松开手,他瞪了她一眼,粗里粗气的道:“谁管你去哪里,我去睡觉。” 等人上了楼,唐素问离开小院。 哪里有东西落下,只是实在承受不了沈城的逼问,她又不是个能够面不改色撒谎的人,就怕三言两语就出了岔子。 一旦被沈城看出端倪,他又是个藏不住心事的直性子,到时候在爷爷那边说漏了嘴。 她…… 完全没有办法来钱,唐素问坐在花园里的小亭子,整个人散着颓然的气息趴在石桌上。 凉凉的气息让她冷静了些,又将脸也给贴上去,浑身似乎都被石头的冰凉降下温来,只有双腿间还有一点难以启齿的火辣辣。 其实,也差不多了,半套和全套,应该不会有太多差别吧? 那么羞人的事情都做了,咬咬牙,不就过去了? 可是,晚上是因为不知道才和小叔在一起,这要是主动送上门……想到他那戏谑又有点讥诮不屑的模样,唐素问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下来。 怎么办…… 难道,再去找那个老板一次? 虽然难为情,但她确确实实开始考虑这件事。 两天后,唐素问母亲在电话的催促下,实在没有路子,只能略带自暴自弃的情绪再次找上当初给自己搭桥的老板。 只是没想过,在那个“老板”的办公室里忐忑不安的等了半天,等到的却是—— “小叔!?” 猛地站起身的唐素问在说这两个字时,因为太激动,差点咬到舌头。 沈惟仁只睨了她一眼,将她那惊诧的模样收入眼底,嗤笑一声,“问问小姐还真是缺钱啊。” 唐素问被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弄得窘迫难堪,纠结了半天后,转身就要逃。 “做手术要三百万是么?也不知道是什么手术,竟然这么贵,呵,换颅还是换脑?” 身后漫不经心的话就像定身符。 唐素问的脚如论如何也迈不动了,僵硬在原地。

如此情深难以启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如此情深难以启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首席溺爱钻石妻13章(第13章 机场相遇二)

    原标题:首席溺爱钻石妻13章(第13章机场相遇二)书名:首席溺爱钻石妻第13章机场相遇二段洋正兴奋着,但他明显感觉身旁有目光看着,怔了一下,松开了怀里的温馨。温馨羞得脸红耳赤,一抬头,赫然看见不知何时站在身边的冷爵夜,她吓得心都颤了起来。“温馨,真巧。”冷爵夜直呼她的名字。理论上他是她的妹夫,可论年纪,他却整整长了她五岁。段洋的目光瞬间流露惊愕,身为雄性的危险意识强烈笼罩胸口,这个男人,俊美耀眼,一看就是上位者的身份,他是谁?为什么他认识温馨?“小馨,他是谁啊!”段洋询问。温馨的脸不知是吓红的,

  • 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3章(第十三章流产)

    原标题: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3章(第十三章流产)小说名:你是窗前一缕月光第十三章流产他顿时屏住呼吸,下意识的起身靠近了,一眨不眨的看着简熙,生怕呼吸重了都会吓的她不敢醒来。等了许久,却发现她并未睁开眼睛,只是两行泪缓缓落了下来,飞快的滑落没入了发丛中。韩煜城的心瞬间被刺痛了,他缓缓站直身子,在病房内来回踱步,最后对着门外的保镖道:“把她妈妈带过来。”简母闻知秋就在同一家医院,很快就被带了过来。偶尔她会认出简熙是她的女儿,可大半时候都是痴傻的模样。因她此前将枕头错认成简熙抱着不放,后简熙趁她睡着,偷

  • 此爱比海深13章(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

    原标题:此爱比海深13章(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小说名称:此爱比海深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对面车上的人走了下来,尹夏吃痛而艰难睁开的眼睛首先看到了一双浅米色高跟。视线再缓缓往上,就是顾舒然那张笑意嫣然的脸。“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尹夏几乎痛的说不出话来,也顾不得去计较顾舒然的狠毒,她用力抓住顾舒然的裙摆,试图能唤起她的一点点恻隐。“救你?”顾舒然蹲下身来,笑吟吟的捏着她尖削的下巴:“我可不敢,祁宴说了,你肚子里的孽种一定不能留!”尹夏的下身已经出了很多的血,鲜血染透了座椅,她整个人像坐在

  • 此爱若梦,繁华一场13章(第十三章你是我的)

    原标题:此爱若梦,繁华一场13章(第十三章你是我的)小说:此爱若梦,繁华一场第十三章你是我的顾衍见到许晓安这模样,遂放开她道:“要我不动他可以,你必须要服从我的话,我让你活你就不能死。”许晓安死死的望着她,面如死尸:“你到底要我怎么样?”说完这句后她脸色陡然一变,声音突然加大变得撕心裂肺,“我给你命还不行吗!你要逼我到什么程度!”顾衍攥紧双手,牢牢的抓住她的胳膊,一字一句的凑近告诉她:“许晓安,虽然我要报复你们许家,但你还是我的。”“如果你再出点意外,我一定会让你弟弟和许家加倍偿还!”他警告式的

  • 傍上女领导13章(第13章 拿感情说事)

    原标题:傍上女领导13章(第13章拿感情说事)书名:傍上女领导第13章拿感情说事“冷部长,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不知道你坐主席台时,我们这帮小记者在台下有多兴奋,多仰视你。而且你长得太美了,你难道不知道吗?”刘立海没有放弃自己的用意,继续充满着感情地说着,“我在北京工作的时候,有个极有钱的女老板,带我去陪客时,借机灌醉了我,强行地占有了我,事后,给了我两万块钱,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才恨极了北京,才回到京江市参加记者招聘考试的,我一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京江,说实

  • 都市大御医13章(第十三章:希望你自爱)

    原标题:都市大御医13章(第十三章:希望你自爱)小说名称:都市大御医第十三章:希望你自爱关完门返回来的黄素凝说:“子扬医生,不用太担心,有事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哦,对了,早上小靖给你买了一个……小礼物,忘拿了,让我明天给你的,你现在来了,我拿给你吧!”黄素凝迅速上了二层,两分钟不到就拿下来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递给曹子扬。曹子扬疑惑问:“这什么东西?”黄素凝笑着说:“你回去再拆吧!”曹子扬哦了声,把盒子放一边说:“后天我给冰冰施完针后要回家一趟……”“啊?”黄素凝显得很紧张,“你回家?不管冰冰了?”

  • 情陷极品美女上司13章(第十三章:秘密)

    原标题:情陷极品美女上司13章(第十三章:秘密)小说书名:情陷极品美女上司第十三章:秘密到厕所拿出一条毛巾把樊辣椒手手脚脚、脸,所有带明显污秽物的地方都擦一遍,然后又四周收拾了一番,再搬来一把椅子放到餐桌上面,攀上去顺带把那盏忽明忽暗的水晶吊灯修好。好了,打道回府……只是……密码锁。极度不科学啊,居然在里面也要输入密码。无奈的退了回来,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而樊辣椒自从说了句头晕以后就没了反应,问密码肯定没戏。坐在另一张沙发抽烟,抽着抽着就睡着了,最后还是被乱脚踢醒。“再踢?”我睁开眼,看见樊辣

  • 一号人物13章(第13章点化)

    原标题:一号人物13章(第13章点化)小说:一号人物第13章点化到了包间后,老板很知趣地退了出来。接着便是这里的特色大碗鱼上来了,念桃一看,竟是小时候吃过的鱼,中指那么长,一条一条地,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念桃别说没吃过这样的鱼,见都没见过这样的鱼。她顾不上再羞涩了,拿起筷子夹了一条,丢进嘴里,烫得她直吐舌头。念桃的这个样子,又让吕浩一阵笑,笑过之后,吕浩一脸正经地说:“念桃,以后除了在我面前可以这样,别人面前一定要装斯文。”不知道为什么,吕浩的话音一落,念桃便想起了顾雁凌,又想起了冉冰冰,好心情顿

  • 霸爱之极品女秘书13章(第13章 情难自禁)

    原标题:霸爱之极品女秘书13章(第13章情难自禁)小说名:霸爱之极品女秘书第13章情难自禁第一次见到她,他就被她身上特有的气质深深吸引了。感觉她就像是脱离尘世的一个仙子,那么与众不同。他觉得这样的女人放在官场实在有些亵渎了,他有种强烈的想要保护她的冲动,想要她成为他的女人。官场是个大染缸,长期浸润其中,不管男人女人,都会发生质的变化。如果说梁晓素注定要被官场所浸润所污染,他也希望这个人是他,而不是其他男人。“丫头,开心点儿,别总那么委屈自己——”他关心地说道,“后天你过来,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 权路风云13章(第13章 柔软的小手)

    原标题:权路风云13章(第13章柔软的小手)小说名字:权路风云第13章柔软的小手“怎么样了?”张小玉放松地问道。张鹏飞吸了根烟,这才舒服地把事情讲了一遍,听得张小玉咯咯笑,“我还真不知道酒店有这样的员工,那对夫妻可真帮了我们啊!”张鹏飞也笑着说:“就是,那女人还挺有几分姿色呢。”说话间,警车呼啸而至,不用说都知道是来干什么的。张鹏飞此刻的脑子转得很灵活,想起一事,紧张地问道:“姐,王斌的老子可是江平的市长,江平的公安局会不会徇私枉法啊?”张小玉点点头,说:“你放心,虽说是江平市长,不过下面有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