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野鬼出殡在线阅读

2017/12/29 11:02:2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野鬼出殡

第003章 阴谋
  我和王老头几乎是同时看向张珣的。小说:野鬼出殡在线阅读   张珣继续说道,将尸体赶紧处理吧。   在这里处理一具尸体倒是不难,因为这里就是殡仪馆,等下把尸体弄去火化就成了。   王老头说道:“那就赶紧处理吧。”   张珣冷静无比说道:“这三具尸体不能火葬,只能土葬,三个人都死的莫名其妙,若是死了还不能留一具全尸的话,肯定会怨念深重的。”   “那就土葬,可是另外一具尸体怎么办?”王老头说道。   王老头话落后,张珣的面色也变了变,不过沉着没有说话,我当然知道王老头说的另外一具尸体指的是谁?肯定就是张胖子了。现在张胖子的尸体不见了,他肯定心慌了,不仅是他,连同我自己也是这样的。阅读xbxys.com   不过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很快的就将尸体处理了,本来以为苦力活要我来干呢,可是这一回,张珣和王老头只让我捧着骨灰盒,其余的处理尸体的事情他们包揽了。   我忽然好奇被我们火化的尸体到底是谁?而且为什么火化这具尸体之后,所有的人都出事了,唯独我没有出事呢?   我心里疑惑重重,忍不住多看了眼这骨灰盒子。   尸体是埋在殡仪馆后山里的,当时两人挖坑就给埋了,埋了之后,我还看见张珣在每具尸体的坟前埋了三枚铜钱,三枚铜钱依次摆开,在浸染了红色的鸡血之后才埋下的。   张珣说这是为了压一下邪气。   只不过我心里也有疑惑这么多人死了不报警吗?王老头也很快的将这事情给我解释了,说他会去处理的。   于是我也就没有管了。   但是我横竖总不能一直抱着这个骨灰盒吧,这事情总得解决吧。小说:野鬼出殡在线阅读   我们离开后山后,张珣给我了一个锦囊,说道,危机关头便将锦囊打开。   我看了眼张珣,心说,都什么年代,还玩这一套啊!不过我还是接下来了。我接着就问王老头,说道:“这骨灰盒子怎么办呐?”   王老头说道:“小飞,存放在老房子里那具尸体有问题,你们烧了那具尸体,其余的人都死了,就你没事,所以这盒子只能由你保管,不然的话,可能还会生出别的幺蛾子啊。”   我听着王老头说这话,这明显就是赖上我了,要我对这骨灰盒子负责啊!   我还想说什么。   可是王老头对我说道:“小飞,你也不想再死人了对吗?”王老头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变的有几分阴森。   我是真的不想再死人了。   最后我只好答应将这骨灰盒子给带在身边了,可是我也要正常生活啊!   张珣最后告诉我一个办法说,存放的时候,可以将它放到糯米里。推荐http://www.xbxys.com/王老头也说,最近殡仪馆出事了,我正好给你放假了,是带薪放假。   我一时无语,不知道接说什么话了。我有些为难,殡仪馆宿舍不能住了,我就没地方住了,我也不能抱着一个骨灰盒回家吧。   我憋了会,就和王老头说了我难处。王老头沉默了会,说道:“那这样吧,你住我外甥家吧,我先给你地址,回头你过去就行了。”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过今天晚上就没办法了,只能在这里将就一晚上了。原文http://www.xbxys.com/   三个人呆在一间屋子里,这屋子是王老头的办公室,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凌晨时分了,张珣和王老头说着什么。   我就坐在场上,我现在神经也是紧绷着的,根本就睡不着觉,迷迷糊的总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我。   这让我心里发虚。   我拿着手机玩着,可是玩着玩着,手机忽然响了一下,一看是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陈小飞,烧尸体喽。   看到这条短信后,我猛地打了个寒颤,心里一下子恐慌到了极点,因为这是一句口头语,是李哥经常对我说的口头语啊!   李哥是带我的师傅,工作的时候所以经常这样喊我……   可是这号码根本就不是李哥的,我盯着短信怔住了好几秒,心跳加速,我刚想叫王老头过来看下。   可是抬头的时候,发现王老头和张珣居然都不在了。来自xbxys.com   我擦,我当时如坠冰窖啊!   我看着短信,看着那个陌生的号码,一时之间硬是没回,偏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声扣着楼板。   “啪,啪,啪”的声音响了起来了。   随着“嘎吱”的一声门就被打开了,此时冷汗已经从我脑门上流到了鼻梁上了。   我差点没叫出声来……   只见从外面伸进一个脑袋来,是王老头的脑袋,王老头对我说道:“小飞,我们去老楼看下,你不要害怕。”   “馆长……”我立即叫了一声馆长。   可是下一秒,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我迅速的看了眼,上面写着,我还活着,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看到这条短信后,瞬间我头皮都要炸开了。   我还活着,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这时候,王老头还问我说道:“怎么了,小飞?”   我脑子里挣扎了会,最后说道:“没事,没事,你去吧。”   王老头在外头说道:“你有事就直接给我打电话。”   我说好。   王老头离开后,我复杂的心情还没平静下来了,这短信如果没猜错的话像是李哥发的,可是李哥死了才是。   怎么可能还活着呢,难道是有人冒充李哥给我发短信。   抑或是这短信是张胖子给我发的。   不过绝对不可能啊!你要说另外三人,我还真的不敢确定是死是活,但是张胖子是绝对敢确定的。应该是死了的。尸体是我亲眼看见的。   可是偏偏尸体不见了。   我此时感觉手机金属的外壳冰冷到了极点。   我手指颤抖着回了条短信,你是谁?你是李哥吗?   没等一分钟,那边就回复了短信说道:“这是个秘密,不能说,不过这里面也有一个阴谋,你现在就掉进阴谋的陷阱里了。”   我看着这条短信,身体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我隔着手机屏幕,就像是能看到对方那张笑的五官都狰狞的脸。   阴谋?陷阱?什么意思啊。   奶奶的,我没有再回复了,那边也没有回复了,时间分秒的过着,我神经崩的太紧了,反而有些像困了。   于是就靠在床上闭着眼睛。   不知不觉得居然就睡了过去,晚上我做了个梦,像是梦到了一个老头就坐在我的床边,嘴里喊着我的名字。   “小飞,小飞,你终于来了……”   声音似乎还带着一点期盼,但同时也充斥着一股孤冷感觉,这老头叫一直叫着我名字。   后来,我直接被一个电话给吵醒来了,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早上五点了,天空放出朦胧的光亮了。   王老头的声音传来了说道:“小飞,起来了没,起来了就赶快下来,我送你到镇上去坐车。”   我听后说好,就很快的从楼上下去了。   王老头站在车边上等我,而张珣已经不见了踪迹。   我忍不住问了一句,王老头说道,他去解决一件麻烦的事情了,我们不用管他。   听王老头这么说,我也没有多问,到了镇子上,我坐上了第一班班车,就朝着市里赶去,车上我抱着一个骨灰盒子,吸引了另外几个乘客的诧异的目光。   我只好用随身所带的包给遮住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忽然就指着我,说着一番我听不懂的话,然后突然就哇的一声哭了。   这话应该是这里的方言了,方言我也听不懂,不过这小女娃咋个就突然哭了呢……
第004章 离奇
  我还好奇呢,这女娃怎么好端端的就哭了呢,而且还抬手指着我,嘴里说着话。只不过说这话的时候,我就看到小女孩妈妈的面色变了。   我以为是自己吓到了小女孩就问道:“孩子没事吧?”   她妈妈正用一只手将女孩的眼睛给挡起来呢,她妈妈说道,没事呢?娃娃瞎说呢。   我继续询问娃娃说什么了。   妈妈说道,娃娃说你身边坐着一个人,她好害怕……   听了这话后,我就懵逼了,因为我坐在最后一排,最后一旁是空的,我身边没有一个人,而且现在整辆班车,就那么几个人。   我左右张望了一眼,不过当然了,我什么都没看到,要是放在以前,我也会认为娃娃是瞎说的呢。   可是就在不久的经历,告诉我,也许小女孩说的话并不假,莫名的我呼吸开始加重了。心跳也慢慢地加速了。   此时五六点钟的样子,天还是乌蒙蒙的。所以有些暗。   我顿了会,忍不住问小女孩说道:“我身边的真的有人吗?”   可是小女孩一味的哭着,说不出话来,但脑袋却一直点着,看着女孩这样,她妈妈也不让我问了,说不要吓着了孩子了。   我觉得有些尴尬,就没问了。   本来以为天会出太阳的,可是车到半途的时候,天居然下雨了,风从窗户外面吹来,冷飕飕的,我将窗户给关上了。   这时候车子停下来了,那对母女要下车了,不过本来一直哭着的小女孩忽然就朝着我跑来,对我说了句话:“哥哥,他让我对你说,他会一直跟着你的……”   小女孩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是用我的家乡话说的,我当时就猛地一下就怔住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啊!之前小女孩说的话我根本就听不懂。   小女孩说完了这话,嘴角还扯出了一个诡谲的弧度,眼神也变得有几分可怕,这绝对不会是一个三四岁小女娃的眼神。   而且刚才一直哭的女孩,怎么胆子一下子就变的这么大啊!   这时候,小女孩的妈妈叫了一声小女孩,小女孩这才应了一声,跑回到她妈妈的身边了,声音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甚至是带着哭声了。   小女孩离开之后。   我就傻眼了……自己处于一种失神的状态中,他会一直跟着我……现在想想小女孩刚才那个可怕的眼神,莫名我的觉得十分的瘆人,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我有左右的张望了一眼,身边依旧空空如也,想着,我很快的就换了一个座位了。   坐到了前排人多的地方。   我脑子有几分乱,他会一直跟着我吗?   我这会还抱着这样一个骨灰盒了,难道是这具尸体的主人要跟着我吗?还是张胖子呢?   我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时间已经快要七点钟了,我又翻看下短信,短信内容就是那条疑是李哥发给我的短信,说他还活着,我掉进阴谋的陷阱里什么的短信。   我拿着手机的手,莫名的还忍不住颤抖了几下。   可能是我手上端着骨灰盒,大家都觉得不吉利,所以全部换了位置坐到了一旁了。   阴谋?   到底是什么阴谋呢?我没有嗅到一点阴谋的痕迹,不就是烧了几具尸体啊!而且最后一具尸体都是李哥自己要烧的?   当时听王老头的语气,王老头好像对于此事根本就不知道。   还说李哥偏偏不信邪,这样看来是李哥擅自主张的将尸体给烧了,那可能是建国前就存在的一具尸体啊!   我忽然觉得这事情特别的诡异……不过现在死无对证了。不对,也许有人没死才成?   我脑子有些乱,胡思乱想着,可是这时候,我后脖子处突然一凉,像是被人给摸了一下,可是扭头过去的后,却什么都没有。   我觉得有一双恐怖的眼睛盯着我……   我站起身来了,目光四处的望着,按理来说,天亮了,就算是鬼也不应该出来了。   不过此时的天也是阴沉的很。我下车后,外面还在下雨,我摸出老头给我的地址看了眼,然后就在路上拦了辆的士。   说了一个地址,地址是一个老小区了,看外貌年代应该也挺久的了,我顶着雨,抱着骨灰盒就冲到一个小卖部前。   我给老头的外甥打了一个电话。   老头的外甥倒也是个爽快的人,说让我等等,马上就下来接我,等了差不多有十分钟的样子,我就看见了一个撑着黑色雨伞,穿着黑色短袖和穿着一双黑色的人字拖的青年人朝着我走来了。   走近后,发现他胡子拉碴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颓废青年。   他说道:“你就是我舅舅手底下员工,陈小飞是吗?”   我嗯了声,表示是的。   他给了我一支烟,说道:“我叫高陵,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不过哥们,你脸色可是差的可以啊!”   我一时之间僵住了,不知道要说啥了。   高陵笑了笑,递给我了一把黑色伞,说道:“走吧。”   雨哗啦的一下又变得大起来了,这殡仪馆发生的这件事情很邪门,应该不能对外说的,我这样的想着,就给王老头发了条短信,王老头回复我说道,就按你说的办。   我像是吃了颗定心丸。   高陵问我说道:“你手中抱着的是一个骨灰盒吧?”   我听高陵这么说,以为高陵忌讳了,毕竟拿着一个陌生的骨灰盒去别人家里,肯定是不礼貌的。   我说道:“是的,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   我还话还没说完,高陵就说道:“没事,哥们,我家里都是干这一行的,不忌讳这些,你尽管的拿我家里去。”   听高陵说全家都是干这一行的,我都忍不住想难道他爸妈也是在殡仪馆工作。   不过第一次见面,我也不好问的这么仔细。   毕竟还不是很熟。   张珣给我的一个锦囊,说危难关头才可以打开,可是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是危难关头,说不定我现在就已经是危难关头了,因为我身边很可能就跟着一个死人呢?准确的来说可能是鬼魂。   到了高陵的家里后,这些的房子的外形不怎么好,但是高陵家里装修不错,看起来宽敞明亮。   电视里正在放着节目。   高陵给我倒了一杯水,指着一扇门说道,那就是你的房间,对了,在我家里不用拘谨,就当成自己的家就行了。   另外我今天起的太早了,我还要补一个回笼觉,你自己随意,也可以去睡觉。   高陵说了很多,就自己进屋去睡觉了。   我自己坐在客厅里,看了会电视,也心神不宁的,不过昨晚睡的的确不好,于是就靠在沙发上眯眼,没想到的是却睡了过去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电话忽然响了,我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不过不是之前的那个,而是另外一个。   我心里疑惑,不过还是按下了接听键了,刚按下接听键,我都没有说话,那边却说道,我是张珣,我时间不多,你别说话,听我说,每晚凌晨插三炷香给骨灰盒,另外尽量不要让第二个人接触骨灰盒,其次,就是晚上过了凌晨了,不管是谁敲门,你都不要去开门,你可以自己出去,但是不要开门放人进来。   张珣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都没回神过来了。   张珣那边像是有大雨的声音,而且就在这时候,张珣那边忽然就传了一阵的惨叫的声音……这声音听的人头皮都要炸开了。   我急忙的问道,怎么了?   时间的间隔断开了一般,我也没有敢挂断电话,因为通话还在继续,断了十几秒之后,惨叫的声音也持续了十几秒……   我往下咽了了口水,又喂了一句,这声喂落下后,总算是得到了回应……
第005章 黑影
  那边张珣对我说道:“你都听明白了没有?”   我嗯了声,表示听明白了,不过张珣那边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依旧吸引着我的注意力,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那边的声音是?”   我话还没落下,张珣就说道:“这不用你管,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只是这句话落下后,张珣忽然吃痛叫出声来了。   接着我还想说话,可是电话却挂断了。   我又喂了几声,刚才的惨叫声听着简直就是让人头皮发麻。   我想将电话回拨过去,但是手上又抱着骨灰盒呢,一时之间,我心里摇摆不定,不过最后我还是没有将电话打过去,说不定打过去了,还是添乱呢。   我重新坐下来了,看了眼手机的时间,这一闭眼居然没想到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我抱着骨灰盒,这会也有点饿了,也不知道他家里有没有糯米,而且三点多了,高陵也应该不在家了吧。   我朝着高陵的卧室走去,敲了敲卧室的门。   连续了敲了好几下,里面才传来高陵的声音,高陵说道,睡觉呢。   我先前果然猜的没错,这家伙就是一个颓废青年,这时候居然还在睡觉呢,我问了一句高陵说道,你要去吃饭吗?   顿了好久,高陵才说话道,去啊!你等我下。   约莫等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高陵从屋内出来了,依旧是穿着那身衣服。   我和高陵出门后,高陵有一辆不是很好的比亚迪,开着车,高陵就带着我往外面去了,我先去菜市场买了糯米,然后又买了香和纸钱。   回到家后,高陵对我说道:“哥们,你就将骨灰盒这样放着吗?”   我嗯了声,说是的。   可是高陵却对我说道:“让你这样放着的哥们,估计是想害你吧。”我诧异的看了眼高陵。   高陵看起来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相对于高陵来说,我当然更愿意相信张珣的。   高陵也回看了我眼说道:“小飞兄弟,你还真别不信我,我家里都是搞这个的,能不懂点行吗?糯米克制邪物是吗?你用糯米克制邪物是没错的,但是你却用错地方了,物极必反,将邪气压在这骨灰盒里,一旦出事了,你必死无疑啊!相反的话,你将这骨灰盒早点葬掉,然后做场法事,可能保你一生无忧啊!”   说着高陵还要上前来碰这个骨灰盒,但是却被我避开了。   我也不知道高陵说的话是否真假,但是听他这口气,倒像是那么一回事。   高陵见我避开了,也没有强行上前来。   高陵疑惑的看着我。   其实这骨灰盒,张珣说过尽量不要让第二个人碰。要说张珣年轻,可王老头却很看重张珣,足以说明张珣的能力了。   只是高陵接着就说道:“是我舅舅说不让我碰你的骨灰盒的吧?”   我点了下脑袋也没有否认,心说用他舅舅当挡箭牌,总该有说服力了吧。   但是让我没想到是,高陵接下来说了一句话,道,其实我舅舅也不是什么好人呢,你相信他未必有好果子吃。   说着高陵还笑了笑,接着就说道,我开玩笑呢,你不必当真啊!   我嗯了声,说好的,他应该是开玩笑的,不然的话,总没人会在别人面前诋毁自己的亲舅舅吧。   高陵给了我一支烟,我接过后,就点上了。   不过我忽然感觉高陵像是有几分怪怪的一样,但是只是感觉而已。   我要处理这骨灰盒了,因为我不能一直抱着,我再向高陵确认了一遍我的房间之后,就进入了房间。   进去之后,我找到一个空纸箱子,就将糯米给倒进去了,倒进去之后,就将骨灰盒给放进去了。   张珣给我了一个锦囊,我摸出来看了一眼,对于这锦囊里装着什么,其实我也很好奇。   但是现在不能打开。   我现在的处境应该还没有到危急关头呢。   这间卧室收拾的很干净,屋里面有一面镜子。我坐在床上发呆了会。深吸了口气,也感觉压力有点大吧。   那边王老头还没消息呢,也不知道要在这边呆几天。   张珣也可能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了吧。   我胡思乱想着,也就是这时候有人敲门了,我立即回神,问道:“是谁?”   高陵在外边说道:“这屋内除了我们两个人,还能有谁啊?是我,你看要吃水果吗?我给你端进来了。”   我本来起身想要去开门的。   但是想到张珣的话,我就顿住了,没去开门。我思虑了会说道:“算了,不用了,谢谢了。”   可是高陵却在外面对我说道:“哥们,你不用和我客气的,水果放在桌子上了,你自己来拿啊。”   我说了句好。   听到了高陵脚步走远了,我才自己开门出去的。   高陵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我出去后,高陵给我指着水果的位置。我走过去拿了一块。吃了一口后。   这会,我感觉背后凉凉,像是有人贴着我的身体一般。   我扭头看去,身后却又是空荡荡的。   我心里边有些紧张,那小女孩说的话和那个眼神我可一直都记得呢,就是我会一直跟着你这句话。   我左右张望了一眼,可就是这时候。   高陵骂道:“狗日的,又来了。”   我听到高陵的喊叫声,高陵接着说道:“楼上新搬来一个租户,也是见鬼了,每天晚上按时鬼哭狼嚎的。你等下就听好了吧。”   我也没有管这么多,反正我要十二点过后才能睡。   我吃了一块水果后,就去洗澡了。   洗澡过后,我和高陵招呼了一声,就去自己的房间了,我躺在床上,看着那个骨灰盒,心里觉着不是滋味。   我翻看了下新闻,坐等着时间到十二点。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没有听到高陵口中所说的噪音啊!   因为下午睡的时间比较多,所以倒是一点都不困。   到了十二点的时候,我就开始烧香了,三炷香,这一次烧香,总算没有出现两短一长的现象。   我心里莫名的就松口气了,接着打开窗户透气。   就开始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我虚眯着一眼,只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到凌晨一点多了,还是没有睡着。   可就是这时候,敲门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我登时就被惊到了,我开灯问是谁?   外面说,是我。我知道这声音是高陵的。   我问道:“有事情吗?”   可是高陵接下来却说道:“你也没睡着啊!是不是被楼上的噪音吵的没有睡着啊!”   我:……   根本就没有噪音啊!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听到。我如实的说道,我没有听见噪音。   高陵却说道,怎么可能,这么大的噪音你居然听不见,是一个男的和一女的在唱歌呢,哥们,你不会是聋子吧。   高陵说的煞有其事,但我根本就没听到。于是我说道,本来就没有啊!   高陵却说道:“你开门,我带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说道,还是算了吧,我要睡觉了,有事明天说吧。高陵在门口叹口气说道,也好,那就先忍他们一晚上。   我心想这高陵不会是神经病吧,明明没有噪音,他怎么偏偏说有噪音呢。而且一直要我开门,该不会是听到我和张珣的谈话了,所以要我开门吧。   我很快的否定了,打电话的声音应该不会被偷听的。   只不过这高陵……我想着又在心里否定了。   这会我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中的已经有了些睡意了,但是这时候,我却感觉有人就站在我床边一样。   我猛地一下就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一道黑影……
第006章 有鬼
  我当时就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我下意识的就用手摸灯的开关,等开关打开后,发现面前原来只是一面镜子。   奶奶的,吓死老子了,我真的是自己吓自己啊!   我这会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正在喘着粗气,样子看起来有几分狼狈,而且额头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子。   只不过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了一些动静,像是有人在唱歌一样,声音是从窗户外边飘进来的。   声音也不是很大。但就是有,而且,这声音貌似还有些阴森恐怖一般。我想这就是高陵口中说的唱歌的声音吧,只是我也没有多想,很快的就闭上了眼睛,接着我就做了个梦,梦里我又听见叫着我小飞……这一次,还有一只手摸着我脸颊,粗糙的手,让陷入了一场恐慌之中,关键的是,我想挣脱,却发现根本挣脱不了,慢慢地他的手从我的脸摸到了我脖子处,接着我就感觉一丝的凉意凉的心脏都要麻痹了一般,有一种窒息感觉从心头涌上来,下一秒,我就被吓醒了。   等我睁开眼后,天差不多就亮了,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先是看了眼骨灰盒。骨灰盒没事后,我也算是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王老头那边现在处理的怎么样了?   而且昨晚上的那个梦现在想着也让我觉得心里不舒服啊!   我失神了会就给王老头打了个电话,可是电话却没有打通。   我挂掉电话,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八点钟的样子。从房间出门后,发现客厅里没有人,高陵是应该还没起来的。   我刷牙洗脸后,就准备出去吃早餐,刚要出门的时候,我怔住了会,然后转身回去将骨灰盒也带上了。   我下楼的时候,给王老头发了条短信,短信内容就是询问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发完短信,吃完早餐后。   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看热闹了,于是我也就走过去了,发现楼下摆着一个灵堂,里面响起着哀乐。   我心想应该是死人了吧。   不过很快的有人说道,这尸体都停放在这里三天了,家属居然现在才来处理。   而且死的很惨,摔下来的时候,脑袋都摔断了,血都流了一地,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个年轻女孩这般的想不开呢。   我一时也没有听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就问了一句大爷,大爷很快的就说道,这尸体已经停放在这里三天了,是六单元跳楼死掉的一个年轻女孩,死了三天家属才来认领,这之前这灵棚都是房东给搭的。   死了三天的女孩,还有六单元?   六单元不就是我住的楼吗?我详细的问了一句是六单元几楼啊!五楼,听到这话后,我就懵逼了。   六单元五楼,那不就是我楼上吗?   那晚上高陵还说听到了什么人在唱歌啊?娘的,该不会是听到了鬼在唱歌吧。一男一女,那男的呢,是谁啊?   若是高陵一个人说听到了唱歌,我还会觉得高陵是幻听,可是可怕的是我昨天晚上也听到了歌声了啊!   该不会真的有鬼魂在我楼上吧。且昨晚的声音真的有些森然……   我想着,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可是高陵会不知道楼上死人了吗?如果知道楼上死人了,他应该就不会那么淡定的说楼上吵闹了吧。   不过这家伙的生活习惯是日夜颠倒,该不会真的不知道楼上死人了吧。   我这样想着,倒是觉得有可能,看高陵的模样可不像是一个会管闲事的人,而且今天那具尸体才开始处理。   这家伙不知道也正常,但是这家伙为什么会说晚上听到了楼上的唱歌的声音呢。而且还说准时响起。   我心里带着疑惑就上了楼了。   我开门进去,高陵这时候也起床了,不过坐在沙发上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高陵对我说道:“昨晚真的吵死了,娘的,一直唱歌唱到了五点了。”   我听完这话后,莫名的后脊骨梁冒上了一阵寒气来,我狐疑的看着高陵,顿了会,我开口问道:“难道你不知道你楼上的租户已经死了吗?”   我问出这话的时候,高陵的面色就变了变,随后说道:“小飞兄弟,咒别人死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我一时莞尔,看来我猜的没错,这家伙果然不知道楼上的租户已经跳楼死了。   我只好对高陵解释了一番,说楼上的租户千真万确的死了,现在楼下还摆着灵堂呢,从这里往下就能看见。   不过这家伙看起来懒洋洋的样子,来不及穿拖鞋,光着脚就懒洋洋的走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说道:“昨晚还在唱歌呢。”   其实算上时间这女孩应该已经死了四天了。   四天的尸体什么样,我虽然在殡仪馆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知道,四天的尸体肯定发臭了,而且僵硬无比了。   高陵往下张望了一眼,先是怔住了几秒,随即说道:“我操,还真的死人了啊!”   我说道,难道这还有假啊!就是死人了啊!这高陵也是个粗神经,自己楼上死人,居然还不知道。   高陵嘴里呢喃着说着一些话,不过我也没有听清楚。   但是高陵一家都是干这个的,所以这家伙此时并没有表现出慌乱的样子,而是说了一句,难道这几天我听见的都是鬼魂的声音?   我接话说道:“很有可能。”不过说完这话后,我心里有几分不安涌上来了,这里可是有鬼啊!   高陵说道:“那就不对劲了,为什么这唱歌的声音我一直能听见呢,你听到了吗?”   我说道:“昨晚好像也听到了一点。”   高陵的面色变了变,说道:“你真的听到了?”   我嗯了声,我更加紧的将骨灰盒抱在手中,高陵说道:“我们下去看下尸体吧。”   我有些不乐意,这楼上死了人,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而且要是惹上了不必要的麻烦,想必也是很棘手的呢。   可高陵说道:“做人不要死心眼吗?你不是也是干这一行的吗?都接触一些尸体肯定对你的专业技能有帮助的。”   说着高陵就动手拉我,此时他的眼神看着都亮了几分。   我没辙,也怕他动到我的骨灰盒,就答应下去看了,到了楼下后,高陵就凑上前了,灵棚里就一个看起来很伤心的中年妇女。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这死者的母亲了。   死者还没棺椁,尸体就放在木板上,高陵走过去,说道,他是殡仪馆的人,自己是专业的之类的,一番忽悠,就朝着尸体靠拢去了。   我也跟着上去看了,只不过看了这尸体后,尸体如围观的大爷大妈说的那样,死者死相很惨,而且没有进行修补,我看完后就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可是当我细看后当时就觉得头皮一阵的发麻,而且是那种从头皮一直麻到脚的感觉,因为这死者好像是瞎子。   但是我强忍着一丝恐惧当时也没有说出口来。   高陵看了一番后,就准备离开。但却被女孩母亲叫住了说道,能不能将她女儿的尸体给葬了,我刚想说话,但是却被高陵这家伙抢先答应下来了。   他业务也很熟练,和女孩的母亲的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就敲下这笔单子了。   女孩的母亲也不想大操大办,只想简单的对女孩的尸体进行火化就可以了。当场就给了高陵订金了。   高陵拿着钱就说道,一定将事情办好。   扭头高陵就将钱分给我一半了,说道这单生意赚钱我们一人一半。   我看了眼高陵,我的心思有点重,这单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首先是高陵能听到女孩半夜唱歌,那么说明女孩肯定是有冤情的,不然人死后灵魂肯定要入地府的。   另外最重要的是那个女孩是瞎子,天生没有瞳孔。天生没有瞳孔的人,绝对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因为这种人天生缺少阳气,若是动了,没弄好,说不定,我们自己的命也要搭进去啊!   我在这方面也算是专业的了,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于是我对高陵说道:“这钱我不要,我也不会做这事情,我就在这里借住几天。”   我说完就将钱给了高陵,然后朝前走去。   高陵从身后追上我嘿嘿的笑道:“有钱你都不赚,你说你去殡仪馆的上班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当然,我是为了赚钱,但是有的钱能赚,有的钱不能赚。   我没有理会这家伙。   我忽然觉得这家伙就像是一个危险分子,给我一种极度不安的感觉,从他说的话和行为上来说,都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   我觉得自己不能在这里呆了。   可是我给王老头发的那条短信还没有回复呢,于是我只好自己给王老头打了个电话。   这回的电话很快的就接通了。   我喂了一声,然后叫了一声王馆长。   那边沉默了许久,终于有人开口说话了,只不过听到这声音,我当时就傻逼了,只听见他用阴森的语气说道:“我不是王馆长……”
第007章 黑猫
  我怔住了几秒,随即问道:“那你是谁?是张珣吗?”   只不过我也明白,这声音既不像王老头的也不像是张珣,反倒是有点像是张胖子的,但是我入职半月以来,张胖子可从来没有以这种沉重的口吻对我说过话。   且张胖子应该是死了无疑的。   我等着那边的回答,莫名的此时我起了一阵的鸡皮疙瘩,我有些紧张。   可是过了几秒钟,那边响起了声音,只听见他说道:“是你啊!小飞,有什么事情吗?”   咦!不对啊!这次说话的是王馆长了。   我叫了一声王馆长,问道,刚才接电话的人是谁啊?   我心里疑惑重重,王老头很快的说道:“哦,刚才啊!是张珣接的电话。”   我说道,我怎么刚才觉得是张胖子的声音呢,我话落后,王老头就对我说道,肯定是我心理压力太大了,让我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这事都会过去的,然后接着问我有什么事情?   我也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了,张胖子肯定是死了,这会我脑子都浮现出了张胖子的尸体的样子,想着,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顿了会,我对王老头说道:“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王老头说道:“小飞,你先不要急,这里还需要几天,你就在我外甥那里都呆几天,跟着他说不定你还能学到一些东西呢。”   我觉得高陵这里也不安全,我就确切的问道,说还要几天。   王老头沉默了些时间说道,那就三天吧,我这里的骨灰盒肯定也是要处理的。我听王老头说三天,也就没说什么了。   电话挂断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骨灰盒里到底烧了一具什么样的尸体?   难道这具尸体能给人带来诅咒吗?或者是厄运。   然后所有的人都死了,偏偏我成为殡仪馆里最后一个幸运儿给活下来了吗?   我脑子有些乱,自己呆房间里,手里捏着那个锦囊。   也不知道张珣和王老头在那边处理什么,我还要在这里住三天,我希望三天后,所有的事情都能得到妥善的解决,我自己也能回复到之前的平静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   敲门的声音响起,高陵在门口说道:“小飞兄弟,你出来我们说说话。商量一些事情呗。”   因为此时是白天,所以开门什么的没有顾忌。   我想自己有必要和高陵说明那具尸体的恐怖性,还有自己绝对不会参与这件事情当中去。   我和高陵相对而坐。   这家伙此时给我一种阴冷的感觉,之前第一次见他还不觉得,现在看着他穿着一身的黑色衣服裤子,就有这种感觉了。   高陵开门见山说道:“小飞,这具尸体的钱我都收了,总不能不管吧。”   我对高陵说:“这是你的事情,难道你刚才没有看见那具尸体没有瞳孔吗?是一具瞎子尸体,这样的尸体你敢处理?”   我的语气有些严肃,我可不想给自己的惹上麻烦。   高陵逼视着我,顿了会说道,我们都是干这一行的,所以也明白一些常人不知道的事情,那具尸体是有问题,是足以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了,可是你难道没发现,那具尸体的真正的死因吗?   高陵语气已经冷下来了。   我说道,死者不就是从高楼摔下而死的吗?死因很明显。   高陵说道:“小飞兄弟,你是不是刚入行?”   高陵的气势有几分咄咄逼人了,我说是的,那又怎么样?高陵说道:“那就不怪你了,难怪你没看出来了,我现在就告诉你那具尸体的真正的死因,她是被鬼掐死的……”   这话落下来后,虽然窗户外透进来一抹灿烂的阳光,但是我却像是瞬间掉入了冰窖中了,整个人都瞬间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只感觉有只手摸到的心脏,下一秒就要捏碎,那种让人心里发毛的感觉,是无可比拟的。   我一时语塞,就没有接话。   高陵却接着说道:“就像那哥们将骨灰盒这样烫手山芋丢给你就不管了,这不是帮你,这是在要你的命。”   高陵说着已经站起身来了,刚好挡住了外面的光线,他的身体的阴影给笼罩下来了。   我被这家伙说懵逼了。   我深吸了口气,试图驱散这种不好的感觉。   我对高陵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尸体是被鬼的掐死的?”   高陵说道:“我不是说晚上还有一个男的在唱歌吗?难道你没有听到吗?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上去看看,里面肯定有奇怪的东西?”   “你是说那男是凶手吗?可是就算那男的是凶手和你处理那具尸体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高陵继续说道,你就不怕,那男鬼将你给掐死啊,而且那尸体处理不当,肯定会引起更多不必要的麻烦,你以为我们两个为什么能听到他们唱歌,这也许就是一个警示,警示我们说,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我心头像是压着一块石头,这时候,甚至变得紧张起来了。能听见鬼的声音,是不是说明我们也快要变成鬼了啊。   高陵说道,不信我们再下去看看那具尸体,或者去看看楼上的房子。   我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狗日的,这算是什么事情啊!无端的怎么又生出这样的一个幺蛾子出来了。   妈的,我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起身了。   高陵说道,这次方便,我可以帮你一并处理了那骨灰盒。   高陵又一次提到了骨灰盒了,这让我诧异的看了眼高陵,高陵继续说道,我从小就跟着我爸妈接触到这方面的事情,帮你处理那骨灰盒没什么问题的。   听着高陵这么轻松的语气,像是真的处理这骨灰盒不是什么难事。   但他不知道这骨灰盒里的原主人已经让四个人死于非命了。我跟着高陵朝着楼上走去。   可是刚到楼上,就看见了一个火盆,里面还有血迹……   看到这个东西后,高陵的面色变了变。   高陵说道:“进去看看。”   说着高陵就抓着门把手了,我刚想说他怎么进去,却很快的听见了嘎吱的一声。门居然被打开了。   高陵说道,门没关呢,这叫开门透晦气。随后高陵就进去了。   我跟着高陵进去了,入目的是满屋子的黑布,所有的家具都用黑布给盖上,估计是房东觉得这屋子内晦气。   三房一厅,我们很快的就看完了。   我还在房间里发现了死者的一张一寸照,看来是收拾的时候还是遗漏了,我捡起来看了眼,照片里的女孩还蛮清秀,比尸体可是要好看数倍。   正当我看着出神的时候,忽然一道黑色的影子朝我扑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我闪身避过,但还是中招了,我吃痛的叫了一声,同时也被吓到。我惊魂未定,但还是看清楚的凶手,是一只黑猫,此时它正在窗户上盯着我看呢,还龇牙咧嘴,样子十分的凶狠……   高陵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等他跑过来,黑猫就从窗户里溜走了。   高陵看了我一眼说道,怎么了?   我说刚才被一只黑猫给挠了。   “什么?黑猫。”我嗯了声,说是黑猫。高陵念叨一句,糟糕了,然后就朝着楼下跑去。   我快速的跟了过去。   此时的时间都已经要临近中午了,我和高陵一起跑到灵棚里的,此时灵棚里没有人,高陵看了一遍尸体后,顿时,面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了。   紧接着就摸出电话来说道:“凡哥,我这有一笔生意你做吗?就是火化一具尸体。”高陵说完后,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然后对我说道,走吧,这事情我们不管了。

野鬼出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野鬼出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426】推荐《放爱情一条生路》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放爱情一条生路》在线阅读小说:放爱情一条生路目录预览:第1章喜欢上自己的哥哥第2章取悦他第3章交了男朋友?第4章穿成这样勾引谁第5章很快要订婚了第1章喜欢上自己的哥哥私人半山别墅。偌大的卧室里回荡着粗重的喘息声和娇喘,暧昧至极。女人双手被捆缚在床头,身上未着寸缕,娇小玲珑的身材在月光下凹凸有致。身上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击,让两米多的大床也不住的摇晃。而她就像风雨飘摇里的小舟,无依无靠,只能默默承受。她的双目无神,忍耐着身下的痛楚,嘴唇哪怕被牙齿咬出一道血痕,仍

  • 杜月笙的能力和壮举:香港沦陷后,借日本轮船安排名流、亲友撤退

    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英国宣布与日本开战,已经与日军交战好多年的南京国民政府也正式对日宣战。同日,日军也展开了密谋已久的香港攻击战,守军在坚持抵抗了17天后,于12月25日投降,香港沦陷。当时的杜月笙因为恰到重庆列席参政会,没赶上日军对香港的狂轰滥炸,得以安然无恙。可是,香港遭劫、上海英租界被日军侵占,使得他的家人、门徒再度落入日寇的手中,生死不明。杜月笙因而又焦急不安。为了营救家人和门徒,杜月笙找到军统的戴笠商谈救人的办法。戴笠称,香港的启德机场尚未被日军

  • 首届两岸国学论坛丨外国友人也爱中国国学!还说要把它带回自己国家去~

    中国国学文化博大精深,浩如烟海,大美美不尽言。日前平潭举办的首届两岸国学论坛吸引了好几个外国留学生,来听一听他们谈这次参加首届两岸国学论坛的感受吧~4月23日-25日,首届两岸国学论坛在中国平潭开展,这个论坛共吸引了美国、英国、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巴基斯坦、尼泊尔等6个国家的留学生到此体验中国传统国学文化。来自美国、英国、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巴基斯坦、尼泊尔等6个国家的外国友人在学习中国剪纸中国国学文化博大精深“参加这次国学论坛活动收获特别多,我在试穿汉服的时候,特别喜欢,以至穿在身上都

  • 为弟弟的一套房我嫁给他,婚后五年,我高兴的哭了

    我父母都是农村人,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在我父母的观念里,女儿是要嫁出去的,迟早是别人家的,儿子才是自己家的。而我很不幸的就是他们的女儿,我是家中老大,底下还有一个弟弟。按道理讲,农村出来的女儿家应该是很早就结婚的。但我不一样,因为成绩好,多上了两年大学,后来又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所以家里也就心安理得地拿着我的工资,允许我晚几年再考虑嫁人的事。图片来源于网络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我还以为这样的状态能多维持几年的时候,我妈却非让我回去相亲,还说给我找了一门好亲事。这下我蒙了,怎么会这么突然呢?迫于她

  • 首届两岸国学论坛丨一起听台湾同胞聊国学、讲戏曲、谈感受~

    首届两岸国学论坛吸引了两岸众多国学名师、专家学者及国学爱好者参与,也为许多文化从业者提供交流平台,让我们跟着台湾同胞一起感受国学的乐趣~多名台湾戏曲名师参加两岸国学论坛台湾戏曲学院京剧学系教授李光玉从10岁起就一直从事京剧、歌仔戏等传统戏曲行业的表演和教学,她经常来到大陆与同行进行交流,这已经是她本月第二次来到福建。在国学活动现场,她对两岸国学论坛的举行表示十分认同,她说:“两岸多个戏曲种类本就同出一脉,同仁间的交流也一直频繁。在未来希望两岸学生能够有机会同台演出,这对两岸的京剧艺术和文化交流都

  • 去准婆婆家,进门看到桌上的包子,吃完男友跟我分手了

    我跟男朋友谈了四年多,从校园恋情过来,我们还有过一年异地,感情一直很好。我每次问他我在他心中的位置,他都说我是第一位的。男友平时对我不错,即使我脾气不好他也很有耐心,从来不会对我大声说话。我知道男友从小是在一个母亲很强势的家庭长大的,他妈妈是个人精,一直做小买卖所以聪明圆滑有手腕,她尤其是对儿子的控制力影响力很大。我很早就知道他妈不喜我,从我第一次见她我就知道她对我有敌意了。图片来源网络当时我就跟男友说了:你妈不喜欢我!她说是我想多了,但是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很厉害,我几乎跟他妈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

  • 岳母出院直接来我家,到楼下和邻居寒暄几句,我没让岳母进门

    从我和老婆确定关系那天起,我就被那个势利眼的岳母瞧不起。其实我也是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也有一份看起来很体面的工作,但是我的岳母依旧看不起我,因为我来自农村,是个穷小子。我老婆死活都要跟我在一起,哪怕我没有房子没有车。我们结婚的时候,岳母气得都没来参加婚礼。我和老婆当时租房子住,每次我们回她娘家岳母总是一顿冷嘲热讽。图片来源网络老婆一直想买套我们自己的房子,她想跟岳母借钱,谁知道岳母当着我的面就说:都怪你自己眼瞎!为了岳母的这句话,我辞去了原先收入稳定相对安逸的工作去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从那以

  • 城市该对“街头文化”多些包容

    前几日,成都市街头艺人的招募已经结束,首批100个名额共有300多团队和个人报名。成都市文化馆将对报名者进行条件审核及面试,并对入选者开展培训,对演出时间的排期、点位、内容也将进行规范管理。(4月25日《成都商报》)在大城市,街头艺人十分常见。他们抱着吉他轻声弹唱,吸引过路者驻足聆听。卖艺对他们而言,是谋生手段,更是追梦之路。然而,很多时候,这些“追梦人”不得不背负着“影响市容”的“罪名”,频频与城市管理者产生摩擦。街头卖唱与城市管理是否冲突?这是个不易回答的问题。那些阻拦街头艺人卖唱的城市管理

  • 【今日20180426】推荐《深爱不诉伤》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深爱不诉伤》在线阅读小说:深爱不诉伤目录预览:第1章你凭什么可以做母亲第2章说说流产感言吧第3章你的心果然是黑的第4章傅薄笙,我们离婚吧第5章傅薄笙那个混蛋,到底对你做了什么第1章你凭什么可以做母亲当傅薄笙撕掉何以晴身上睡衣的时候,何以晴哭喊着,求饶着,挣扎着,却依然没能阻止傅薄笙的索求。傅薄笙要她,每一次都那么的简单粗暴,野蛮凌虐,她根本体会不到任何的美好,有的只有痛苦和撕裂。肚子尖锐的疼着,可是她却没办法让傅薄笙停下来。一场近乎于凌虐的床事过后,何以晴像

  • 让“送戏下基层”成为文化惠民新常态

    近年来,湖北省按照“市场运作、政府买单、群众看戏”的原则,积极引导和鼓励民营艺术表演团体和社会组织创作优秀剧目到基层演出,以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据悉,2017年,湖北省文化厅为十堰市出资42万元购买公益性文艺演出服务105场。(4月25日人民网)“群众看戏,政府买单”,其实就是平时所说的文化送戏下乡。作为一项惠民工程,它既有效地丰富了基层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也润物细无声地实现了寓教于乐的目的。因此,对于这项举措,可以让其成为文化惠民的新常态。近年来,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基层群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