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总裁,别太粗鲁】余袅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2/29 9:41:17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别太粗鲁

作者:余袅袅

第二章:我要验货

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就冷漠无情的打断,“不听话的东西,我买来做什么?”

心,沉下去。阅读xbxys.com

苏子末觉得天都要塌了。

耳边传来阵阵的欢呼声,男人们的目光流连在她的胸口,还有那又细又直的腿上。

苏子末觉得现在的自己跟被扒光了没有区别。

躲无可躲。

顾烨廷将手搭在铁笼子上,深邃的眸子划过一丝不满,扭头看着一边的主持人,“不听话,我不要。”

“来人!扒了!”主持人自然不敢得罪这个大金主。可以轻轻松松拿出一亿的人,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说明xbxys.com

苏子末觉得一定是在做梦,她的烨廷哥哥怎么会……

一直到黑衣人冲上来打开铁笼子抓住自己的手,苏子末才反应过来,她不是在做梦!

苏家破产是真的!她被自己的弟弟卖到拍卖会是真的!她被顾烨廷买下是真的,她现在要被扒光也是真的!

激烈的挣扎起来,可是孱弱的身子根本抵抗不了黑衣人的桎梏,纤细的手腕被粗鲁的按在墙上。

白裙贴合着身子,挣扎之余,春光若隐若现,美好一片。

台下,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顾烨廷欺身而上,逼近这一张苍白软弱的小脸,带着嘲讽的笑容,呼吸喷洒在她小巧的耳垂边上,“害怕?”

忘记了哭泣,忘记了挣扎。

苏子末咧嘴一笑,就像是一朵在风中摇摆的水仙花,单薄的可怕。

她爱了他六年,爱了他六年!

顾烨廷修长的手指顺着这一张未施粉黛却依旧美丽的小脸,掠过湿漉漉的脸颊。往下,纤细的脖颈,再往下……

她稚嫩的身子抖动起来。【总裁,别太粗鲁】余袅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恐惧交织。

顾烨廷不想让她好过,薄唇上扬,手指恶意的拉扯着她单薄的裙子。

“不要……”苏子末知道自己躲不过,仰着小脸哀求。

顾烨廷猛抿嘴,眼底煞气弥漫,浓烈的男性气息将苏子末包裹,却没有丝毫安心的意思。

“苏子末,现在才刚刚开始。”

哗啦!

裙子被撕裂!

刹那间!

她几乎听到台下男人们的抽气声。

苏子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睁开黑衣人,整个人在一瞬间扑进顾烨廷怀里。阅读http://www.xbxys.com/

白嫩如牛乳的身子紧紧地贴合着男人坚硬喷薄的身躯。

顾不得羞耻,顾不得不甘心。

她紧紧地抱住他,就像抱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灯光下,少女姣好的身姿若隐若现,只不过男人的身姿遮住了大半,看的并不真切。大家很失望,却又不甘心。

顾烨廷示意黑衣人下去,伸手轻轻抚摸怀里女孩的脊背。

没有多余的一寸赘肉,肌肤滑嫩,带着少女应该有的稚嫩,手感真好。【总裁,别太粗鲁】余袅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苏子末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松开。”他冷唇勾起,不轻不重的声音将苏子末逼到绝路上!

苏子末摇头,眼泪滑落,将他抱得更紧。

六年来,她都不敢想象有一天自己会抱着顾烨廷。现在她梦想成真了,却这么悲凉。

他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子,苏子末就努力让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如果不是家里强烈反对,自己甚至愿意为了他去整容。说明http://www.xbxys.com/

她知道自己喜欢他到了魔症的地步。

实在是太喜欢了,喜欢到不忍心指责。

爱一个人,卑微入骨。

闭上眼,苏子末真希望这一切都是在做梦。

顾烨廷看着倔强的小女人,冷笑,伸手,顺着背脊往下……

台下的人就开始嬉笑起来。

苏子末浑身僵硬,惊恐的瞪大眼睛,挣扎,“你做什么!”

“验货。”

他说验货!在他的眼里自己只是货物!是啊,他花了一亿买下自己,他就应该验货!

苏子末心口疼得厉害,想要挣扎却不能。只要她一动,就会暴露无遗。

疼!疼!疼!

一分钟后。

顾烨廷只是抿了一下嘴角,目光淡然的抽回手,“倒是没骗人。”

苏子末恨不能上去给他一巴掌。自己保留了二十年,她的身子原本就是留给他的,可她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自己会葬送在他的手指上!在他眼里她苏子末到底是什么人?

羞耻深深地刺穿她的心脏,难受不已。

可是就算这样,她都不敢责备。她舍不得,这是她的烨廷哥哥。

一定有什么不可说的理由,他才会这么对自己的。

双腿快要站不稳,腰间却出现一双大手,迫使她贴合着自己。

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抱起来。顾烨廷皱眉,没有说话就离开。

黑衣人安静的跟着,一路上没有人敢上来阻止。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他的货物,今夜她属于他。

总统套房。

顾烨廷甩门而入,将人扔在床上,紧接着欺身而上,宛若一座巍峨的大山重重的压迫而来。

苏子末来不及挣扎,小手低着他解释的胸膛。

“等,等一下!”

男人不耐烦的将苏子末的手桎梏在一边,喘息,“怎么?不卖了?”嘲讽就像是一条蜿蜒的蝰蛇,刺伤一切。

嘴角扯动,僵硬的憋出一句话,“烨廷哥哥……”

“闭嘴!”顾烨廷猛地捏住她的脸颊,双手用力,似乎要将她的下颌骨捏碎,“你没有资格这么叫我!”

天,塌下来了。

苏家破产的时候她觉得还有希望,被卖到这里来的时候她觉得还有希望,在这一刻,在顾烨廷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彻底没有希望了。

坚持了六年。

爱了六年。

换来的却是一句你没有资格。

心,碎了。

苏子末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因为愤怒,冰冷到不近人情。

“为什么?”苏子末不明白。

她知道他生性薄凉,不喜欢别人纠缠,可是他对她从来不是这样。他就像是站在云端的太阳,走到哪里,追随他的目光就在哪里。

顾烨廷,光是这三个字就足以让京城里的万千少女尖叫。

“一亿不能白花。”男人捏着她的下巴,对她的悲伤视而不见,“叫少爷。”

第三章:被卖给他

三个字彻底将苏子末最后的理智砸断,疼的浑身颤抖,早就分不清楚是心疼还是身子疼。

情绪混乱之下,眼泪成了最好的发泄。

“少爷。”

顾烨廷粗粝的大拇指来回摩擦着娇嫩的脸颊,眼神晦暗不明,“这次你可以赚多少?”

苏子末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能拿一半吗?”顾烨廷笑的冰冷。

身下,少女姣好动人,眼泪垂在眼角边上,似落非落。委屈的样子动人魂魄。苏子末抬头想要解释,“烨廷哥哥……”

“真值钱。”呢喃,热气在苏子末的耳边喷洒。

苏子末推不开他,整个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少爷你听我说……”

她不是那种女孩子!不是的!

顾烨廷停下动作,鹰一般的眸子深幽的看着无措的少女,嗤笑。

他伸手从床头柜上拿出一张纸,扔在她的脸上。

A4纸砸在脸上,生疼。

苏子末伸手接祝

顾烨廷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宛若一个贵族,拿着餐巾纸仔细的擦拭着刚才触碰过她身体的手指。

像是要将属于她的痕迹都擦掉。

苏子末死死地盯着男人的动作,他是那么的优雅动人,昏暗的灯光下依旧让人挪不开视线。每一下,都让她的心口钝钝的疼。

“不看看吗?”顾烨廷挑眉。

苏子末低头:“所卖价格归金主和暗夜所有。”

她的手颤抖,眼泪砸落在纸上。 薄薄的一张纸,却有千金之重。

弟弟把她卖到这里来,到底……

顾烨廷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不紧不慢,“你弟弟五千块把你卖了……”

五千块,把她卖了!

苏子末瘫坐在地上,狼狈不堪。小巧的嘴唇不断翕张却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就像是一个被玩坏的洋娃娃,精致的一碰就碎。

“这才是你的价格。”顾烨廷满意的看着这一张小脸一点一点的失去血色。

苏子末微微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这是你想看到的?”一颗眼泪掉落,脸颊都没有触碰到。

近在咫尺的男人一身高配西装,喷薄昂扬的气场,光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京城所有少女脸红尖叫。如今他却用这个眼神来嘲讽自己。

苏子末只觉得天昏地暗。

顾烨廷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的挑眉,“我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你想要什么?”

起身,猛地凑到她面前。

她于他,实在是娇校

“想要你。”三个字,呵气若兰。

男人没有给她继续思考的机会,将她压在身下。掌心粗粝抚摸着少女娇嫩的肌肤,流连忘返。

感受到苏子末下意识的颤抖,顾烨廷只是微笑。眼底冰冷,没有温度。

“烨廷哥哥!”苏子末惊慌失措的叫,搂住他的脖子,痛苦的呢喃。

她想过有一天嫁给他。将自己的第一次都给他。爱一个人爱到这个地步,就算是现在,苏子末都在想,还好,今天买下的她的人是顾烨廷。

回应她的却是男人的粗暴。

眼泪滑落,眼睛瞪大,苏子末仰着脑袋看着天花板。

金色的天花板高高的,上面有一盏水晶灯正摇摇晃晃。

这里不是他们的婚房,这里是暗夜的总统套房。

她只是已经出售的货物。

她什么都不是……

心口酸涩,苏子末觉得疼的厉害,挣扎起来。

“做什么!”顾烨廷也不好受。

苏子末泪眼婆娑,“疼!”

整个人毫无预兆的被转过去,脸整个埋入软软的被子当中。男人继续刚才的动作,疼痛彻骨。

“别扰了兴致。”

不耐烦的一句话,让苏子末觉得自己身处地狱。

浑身战栗。

他厌恶自己到这个地步!

他厌恶她!

身体疼的厉害,可是心口疼的更厉害。

苏子末就像是一叶小舟,在大海上起起伏伏,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

只是觉得孤单,寂寞,冷……

巨大的总统套房里,两个人在床上热枕的交织。

……

第四章:他的契约

阳光倾泻,跳跃过窗户,落在少女凌乱的秀发上。于是原本平静的睫羽微微颤抖。

疼痛,从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就开始了。

苏子末浑身僵硬,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双脚落地,差点摔倒。几乎是扶着墙壁进了浴室的。

滚烫的热水冲刷着这纤细的身躯。苏子末最终忍不住哭起来。

短短一个晚上,她的生活翻天覆地。

苏家破产了,欠下一屁股的债。她从高高在上的苏小姐变的一无所有。妈妈还在医院里躺着,每天需要钱来续命。爸爸进了监狱。家里剩下自己和弟弟。可是弟弟转手就将自己卖了,换了五千块。

如今,连第一次都没有了。

苏子末捂着脸,小声的哭泣。

最悲伤的是,她的爱情也没有了。

爱了六年的男人,一夜之间变脸。昨晚,就算动情,他也不忘折磨她。一遍一遍的在耳边说着羞辱的话。

结束的时候,看也不看一眼,拉上拉链就走了。

是啊,他们之间不过就是合同买卖关系。

裹着浴巾,苏子末找到一条裙子,抿嘴。

旁边还有一张留言,“穿上它,来大堂。”

白色的束腰裙子,很短,堪堪到大腿根部,却是昂贵的品牌。

心底蔓延上苦涩,她……还有的选择吗?

……

大堂里,苏子末一眼就看到坐在休息区,正在看合同的顾烨廷。

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金色的扣子上是浮雕。

窗外的阳光笼罩在他身上,仿佛为他渡上一层金辉。

苏子末知道,这是他最喜欢的意大利纯手工私人订制的西装。

之前,他过生日的时候,她亲自定制了一套。

过往历历在目,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可笑。

她赤着脚踩在冰冷的大理石上,向他走去,每一步脚底都冒着寒气。如今早就过了炎热的季节,苏子末身上单薄,走到顾烨廷身边的时候已经浑身发抖了。

“烨廷哥……顾少爷。”话到嘴边,拐了一个弯。

顾烨廷抬头,似笑非笑,“学乖了?”说着指了指一边的椅子,“坐。”

苏子末站在原地,抿嘴。

“怎么?拿到钱就不认人?”顾烨廷将合同放在一边,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苏子末红了眼,小声辩解,“没有。”

顾烨廷冷笑,修长的手指敲击着厚厚的合同书,转瞬便将合同扔到她面前。

“苏氏集团合并项目。”

黑色加粗的宋体字深深地刺痛了苏子末的眼睛,要是以前,她会很高兴顾烨廷收购自己家的公司,可是现在……

“收购就在今天。”顾烨廷看着少女。

她未施粉黛,却依旧明眸皓齿。

直挺挺的站在这里,细长的腿又白又嫩,裙子很短,大腿根下的阴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苏子末握紧拳头,低头,露出白皙的脖颈,没有说话。

顾烨廷对她,有足够的耐心,他抬手示意身边的秘书。

秘书上前一步,将一份文件放在苏子末面前,公式化道“这是医院的账单。根据我们的调查,苏小姐的母亲在医院一共消费五十万。”

苏子末抬头,白了脸,黑白分明的眸子怔怔望着顾烨廷,眼泪慢慢蓄积。

“我会想办法的。”她的声音倔强,早就染上哭腔。

“苏小姐,请看这里。”秘书又将一份文件放在她的面前。

文件很薄,上面的内容很简单。

她弟弟在吸毒!

眼睛嗖的瞪大,苏子末的手开始颤抖,整个人摇摇欲坠,“不可能!这不可能!文博怎么可能!他不会的!”

顾烨廷满意的看着痛苦不堪的少女,心底有一丝奇妙的情绪,“你说,你怎么解决?”

眼泪滑落,苏子末迷茫的看着他,特别特别的无助。

顾烨廷含笑,挥了挥手,“过来。”

苏子末挪动脚步靠近。

顾烨廷却并不满足于此,一把将苏子末拦腰抱过来,紧紧贴合。

他心情不错,目光落在她细细的腿上,很快收回,“每个月我给你十万,怎么样?”

苏子末眼角湿润,反应过来那一刻差点窒息,“你!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要包……”

后面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他是多么恨她?要用这种方式来折磨她?

烨廷哥哥明知道她有多么爱他啊!明知道这么多年来,她爱的只有他一个。为什么还要来羞辱她?

顾烨廷摇头,将一份合约推到她的眼前,唇畔的弧度多了一丝残忍,字字诛心,“我们不过是履行合约。你找别人,不如找我。好歹我们认识了那么久。”

苏子末捂着心口猛地倒退一步,站都站不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边的秘书很合时宜的开口,“苏小姐要是觉得每个月十万不够?我们可以给你二十万。并且以后你妈妈的医药费都由少爷来负担。”

条件很诱人,苏子末需要的就是钱。

可这个人不能是顾烨廷啊!

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摇头,她擦了擦眼泪,深吸一口气,“不用了。”

“苏小姐。”秘书诧异,扶了扶厚厚的眼镜,“你要想清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男人收敛情绪,鹰眸深邃。

这合同要是放在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愿意。

顾烨廷,多少女人趋之若鹜。

苏子末看着他,他依旧那么好看,依旧是她喜欢的样子。

可是如今,她已经爱不起了。

顾烨廷,我爱不起你了。

“机会只有一次,你要面临巨额债务,你想清楚了吗?”秘书开口。

抖了抖嘴唇,苏子末点头,“我想清楚了。”

脚步往外,没有走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叹息,“我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最后一句话,苏子末犹豫了。

她从来都知道他的手段。可是这样的方式太屈辱。

“苏子末,你可想好了。”

最后的犹豫崩塌,苏子末颤抖着转身,看着脸色冰冷的男人。

他在骗你!苏子末,不要相信他!

“好。我签。”

……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顾烨廷的?

苏子末早就忘记了。大概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男人一身白色衬衫黑色的西装裤,笔挺的站在门口。

逆光,看不清楚男人的脸。

可是就是这样,苏子末也察觉到,这个男人的帅气。

或许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站在车边上,冲她微微一笑,“上车。”

又或许是,第三次见面的时候,他一把从她的手里拿过满满的酒杯,“我替她喝。”然后在大家的哄笑中,一口喝下。

再或许是,第四次见面的时候,他手里拿着花,笑的温柔,“这是给你的。”

……

苏子末就像是一只飞蛾,进入顾烨廷早就布好的网里面。无法自拔。

六年啊,那么漫长。

忽然回头,苏子末发现,自己不过用六年的时候编制了一个梦。

一个假装顾烨廷默认自己喜欢他的梦。

如今,梦醒了……

苏子末看着正在开车的男人。他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一张侧脸帅气逼人。

可是,当初温柔的顾烨廷去哪里了?

“不许看我。”顾烨廷厌恶的皱眉,手一转,车子就急速转弯。苏子末差点被甩出去。

第五章:她杀人了!

顾烨廷带她到了一处别墅区。

二层别墅低调奢华,里面早就被人收拾好了,干净无比。

这里是高级别墅区,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这里也是苏子末的囚笼。

天空,灰蒙蒙的,要下雨的样子。跟她的心一样。

毫无明媚。

曾经,她无数次的幻想和烨廷哥哥住在一起。如今,梦想实现了,她却一点都不开心。

顾烨廷迟迟没有得到回复,脸色冷下来。扭头看着少女,她满身狼狈,眼睛肿的厉害,似乎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走。

怒意,翻滚!

一把将她纤弱的身子抓过来,背对着自己按在门上。

就在门口!随时都会有人来!

苏子末放弃挣扎,目光空洞,感受着身后男人的动作。

顾烨廷捏住她的脸颊,冷笑,“苏小姐,想上我的床,你还没有资格。”

每一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剑,扎在心口,血肉模糊。

眨了眨眼睛,眼底干涩一片。

折磨自然不会那么快结束,他抓着她的头发在门口凌辱。一直到苏子末的双腿站不稳,差点跌倒。

顾烨廷将钥匙扔在地上,一言不发的离开。

风呼呼的吹着,不知道是心冷还是身冷。

长长的睫毛安静的垂着,浓密的宛若一把小扇子。苏子末坐在玄关口,半响才嚎啕大哭起来。

就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

上气不接下气。

苏子末猛地起身,冲出去。

不是的!这不是她要的!这一切一定都是假的!

手颤抖着,打开车门,不顾身上快要飞起来的裙子,不顾双腿的肮脏。她上车,一脚油门,追出去。

这样的日子就像是噩梦!

她看不到尽头,看不到未来!看到的不过就是白茫茫的一片!

她不要!不要!

“怦!”

似乎撞到了什么!

车子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苏子末一脚刹车。

呆祝

泪水依旧冲刷。

浑身血液都凝固在这一刻。

她撞人了!

颤抖着,不敢回头。从后视镜里看到马路中间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

手脚颤抖的厉害,苏子末崩溃,重重的敲着方向盘,却只是发出尖锐的喇叭的声。在寂静的马路上猛烈的回响。

她下车,站也站不稳,捂着嘴巴。

那个人躺在血泊中,背对她,看不清楚脸。

思维已经暗下来了。

她杀人了……

双手颤抖,苏子末跌坐在马路上,经过一天照射的马路格外的滚烫,刺痛着苏子末的双腿,也刺痛了她的眼睛。

泪水无助的冲刷。

“救命……”呢喃了两个字,苏子末就像是个疯子似的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空旷的马路上,没有一辆车。

风呼呼的吹着,将脸吹的生疼。

下意识的去车上拿手机,可手颤抖的厉害,她怎么都打不开。

慌乱,紧张,恐惧,不安,这些负面情绪不断涌上来,就像是浪潮一般狠狠的将她淹没,呼吸不过来。

猛地将手机扔在地上,苏子末无助的抱着脑袋哭起来。

这样的日子,绝望如同地狱。

“子末!”忽然间一双手将她拉起来,猛地猛地楼在怀里。

苏子末茫然。

“子末你没事吧?”高大挺拔的夏子辰皱眉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小脸苍白,目光空洞,像是个没有灵魂的娃娃。

他去苏家找她,却被告知人不见了。他像个疯子似的找了一个晚上。

终于找到了!

“子辰?”眼神渐渐恢复焦距,苏子末猛地抓住夏子辰的手臂,“我杀人了!”

夏子辰扭头看着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女人,抿嘴对苏子末说,“你走吧。”

“嗯?”苏子末愣神。

“警察很快就会来。你快逃!”夏子辰推了一把苏子末。

苏子末摇头,眼泪猛地掉落,“我不走!我不走!”

夏子辰温柔的摸着她的脸颊,将泪水擦掉,可是越擦越多,“傻瓜。”

两个字抵达心底的软弱,苏子末浑身颤栗。

“你还有阿姨要养活,如果你也进去了,这个家怎么办?”

“你呢?”苏子末动摇了。她承认自己很卑鄙,可是现实太过于残忍,她现在不能进去。

“我没事,十年八年的,出来还是条好汉。”夏子辰含笑,眼却红了,嘴唇抖了抖,“子末,我爱你。”

这三个字太沉重,太悲怆。

如果说,苏子末喜欢了顾烨廷六年。那么夏子辰就守候了苏子辰六年。

你看,故事总是那么的悲伤,如同阴晴不定的天气。

风呼呼的吹,突然电闪雷鸣,开始下雨。

滂沱大雨,似乎要冲刷走天地间的悲伤。

苏子末一身黑色,穿梭在人来人往的码头,低着头,白净的小脸在湿漉漉又肮脏的码头上格外的突兀。

货船打了汽鸣,这是要开船的征兆。

低头,跟着人群上去。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浩浩荡荡的脚步声!

危险的气息奔涌而来!

“这是去哪儿?”恶魔般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一群黑衣人冲上来将苏子末按在满是鱼腥味的地上。

鼻尖都是海水的味道,刺鼻难忍。

苏子末看着顾烨廷朝着自己走过来,就像是地狱的罗刹,每一步都带着猩红。

蹲下身子,顾烨廷居高临下望着苏子末,狭长的丹凤眼里弥漫着滔天的杀气,伸手掐住她的脖子,“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苏子末瞪大眼。

他知道了!

抖了抖嘴唇,“烨廷哥哥!”

“闭嘴!”顾烨廷暴躁的大吼,手一用力,纤细的脖子就被勒紧。

呼吸岌岌可危。

“带回去。”男人发布命令。

苏子末被扔上面包车,带走。

下车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门口,苏子末几乎是被拎进去的。

一路上,所有的医生护士病人都奇怪的看着她,这样的目光就像是在无声的炙烤。

她是杀人犯!她杀人了!

苏子末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VIP重诊病房,满是苏打水的味道。病床上躺着一个人,苍白的小脸,毫无生气,只有输液正在安静的低落,还有无数的医疗机器在不断的运转。

当看清楚那人脸的时候,苏子末的脸色彻底变了,声线颤抖,“安,安然!”

居然是安然!她开车把她最好的闺蜜撞死了!

顾烨廷阴沉的脸,眸子漆黑冰冷,手握紧,关节咯咯作响,“你该死!”

第六章:屈辱

苏子末嘴唇褪尽血色,微微颤抖,双手揪在胸前,那里,似乎有什么压着,让她透不过气。

顾烨廷一把扯过女人的头发,将她拖到病床前,咬牙切齿,“我告诉你,如果她醒不过来,我要你陪葬!”

苏子末头皮吃痛,可身体上的疼痛怎及得上胸口的那种撕裂感。

难道……难道他……

苏子末抿着唇,低低呜咽,“烨廷哥哥,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从来没想过……”

顾烨廷突然松手,苏子末重心突然转移,控制不住便往病床上扑去,额头狠狠地磕在了病床边的护栏上。

顾烨廷掏出一张纸巾狠狠地擦着手心,厌恶地看了一眼头发散乱的狼狈女人,脚一抬,从她的身上跨过去。

“把她带回去。”

苏子末垂着头,散乱的黑发遮住了她大半张脸,没有人看见,那双通红痛苦的眼睛。

她刚才看见了他的动作,她的心,却突然没了感觉,大概是痛得狠了,所以麻木了吧。

被带出病房前,苏子末又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那单薄的人影,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

安然,那个曾经活泼的女孩,因为她的一时冲动,此刻如同死物一般,躺在了床上。

如果她再也醒不来,那苏子末的良心,将要永远活在悔恨当中。

路上,顾烨廷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双眼如同染了墨,里面翻涌着浪。

苏子末没去整理头发,任由那墨染的长发遮住自己苍白的脸。整个人无精打采,斜斜地靠在车上。

“到了现在,你就没什么话要交代的吗?”顾烨廷的话里含着冰霜,让苏子末忍不住颤栗了一下。

“没有。”

回答他的,只有生硬的两个字。声音虽小,却如同石头一般,硌得人生疼。

顾烨廷呼吸一滞,突然一伸手,粗暴地捏住女人的胳膊,将她一把扯到自己的怀里。

“不知死活的女人!你是我买来的货物,货物就应该有货物的样子!”

忽略了胳膊上的疼痛,苏子末抬起通红的眼睛看着顾烨廷,“我能给你的,已经给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顾烨廷气极反笑,手上用劲,苏子末便仰面倒在了他的腿上。

苏子末的脸上忍不住浮起一丝惊慌。

“女人,你是要挑战我的耐心吗?”

苏子末眼睛蓦地睁大,顾烨廷的脸在她的面前迅速放大,随后,嘴唇一阵钻心地刺痛。

“唔——”

吃痛的苏子末瞬间反应过来,脸涨得通红,双手用力却徒劳地推着顾烨廷的胸膛。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这里……

豪华的加长林肯继续平稳地行驶,苏子末的余光看着前面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又羞又恼。

他是故意的!

他一定是故意的!

顾烨廷腾出一只手,如同灵蛇一般,滑进了她的衣衫。

滚烫的皮肤触及冰凉的手掌,苏子末浑身一颤,心里泛起绝望。

“求……求求你,别在这里……”

苏子末低低呜咽,含糊不清地哀求着。

她可以给他,她可以在无人在场的时候,由着他折磨。可是,当面前有其实陌生人的时候,她只能可怜地求着他,放过她最后一点微不足道的自尊。

顾烨廷的手一顿,微微抬头,眼中有寒光闪过。

车子骤然一停,坐在前面的那些保镖一瞬间走了个一干二净。

苏子末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汽车起步,顾烨廷顺势直接将她按倒在过道上。

“你,你要干什么?”

声音慌乱,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顾烨廷声音沙哑,手却不停,粗鲁地撕掉了她身上那点单薄的布料。

“我要干什么,你不清楚吗,我的……货物……”

苏子末的皮肤迅速袒露在了空气中,可她的心却再一次揪了起来。

货……物……

在他的心里,自己始终只是一个货物吗……

两滴晶莹顺着眼角滴落,顾烨廷厌恶地皱眉,突然将她翻了个身,从后面粗暴地施为。

车里有着地毯,苏子末的脸埋在里面,感受着车厢随着顾烨廷的动作还晃动,心底最后一点低入尘埃的自尊彻底化为了飞灰。

六年啊,六年的爱恋,却只换来如此下场!

这场梦,终于被顾烨廷一点一点地撕裂,焚烧成灰。

深深地埋头,任由那薄薄的地毯包裹自己的口鼻。感受着那越来越浓烈的窒息感,苏子末冰冷的心竟然泛起了微微热气。

也好,就这样,让一切结束吧。

苏子末感受着背后的重压,没有尝试着抬头换气,她努力地克制着那求生的本能,欣喜地感受着那炸裂一般的解脱感。

苏子末没有如愿,当她从沙发上醒来的时候,一睁眼,便看到了一张被打得肿了一圈的脸。

“弟……弟弟?”

苏子末惊得跳了起来,伸手就要去触碰那张紧闭着眼睛的脸。

“醒了?”

冰冷的声音让苏子末的动作冻结在原地。

一只大手伸过来掐住她的下巴,用力将她的头扭转过来,正对着顾烨廷戏谑的眸子。

“没死掉很失望吧?你可是我花了一亿买回来的货物,我怎么可能让你如此轻易地解脱!”

顾烨廷的语气轻描淡写,苏子末的心却粉碎成末。

自嘲一笑,她瞥了一眼被打得昏迷的弟弟,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原本,他对她只是私底下的羞辱,可从医院回来后,他居然变本加厉了。

她从来不知,原来安然在他的心里居然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位置。

既然安然如此重要,那他,又何必如此折磨自己?

两行清泪顺着苍白的小脸滑落,滴在了顾烨廷的手上。那滚烫的触感让他的手忍不住一抖。

“刚才你没给我交代,现在,你愿意给我一个交代了吗?”

顾烨廷甩开手,将手上的液体擦干,深沉的眸子有着说不清楚的暗涌。

苏子末轻呵一声,突然伸手理了理散落下来的头发,目光空洞地盯着天花板。

“我没想过要撞人,我也没想到那个人会是安然。我更从来不知道,她在你心里会如此重要。如果,你非要我给你一个交代的话,那就让我去自首吧。”

总裁,别太粗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 或 别太粗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目录预览:坑深001米:梦境迷幻坑深002米:一发不可收拾坑深003米:丑态尽现坑深004米:一千万筹码坑深001米:梦境迷幻深夜,一个女人坐在顾佑宸的身上,嫩红的娇唇紧咬着,微微抬着头,露出优美的颈项。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开来,遮挡住了女人一半的脸庞,让他看不清晰,但是可以看到她身子曼妙玲珑,纤细的腰肢在他手中嫩滑细腻,修长的双腿雪白如玉。她的十指有意无意的摩挲着他,肆意的在他的身上撩拨挑火。她的红唇微动

  • 余生,不必相见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余生,不必相见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余生,不必相见目录预览:第1章:我怀孕了第2章:陷害第3章:离婚吧第4章:羞辱第1章:我怀孕了“我怀孕了。”“你说什么?”“景年,我今天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我怀孕了。”宁思唇角挂着笑,满怀期待的看着面前容貌俊朗的男人,有了孩子,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会一直这么僵持吧。“是吗?”霍景年眼底翻涌着嘲讽的波澜:“月份大一点,去做个羊水穿刺,谁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种,验过再说。”宁思猛的抬起头,心底难耐刺痛。“为……为什么?”霍景年轮廓分明的脸隐没在昏

  • 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目录预览:第001章变故第002章肉搏第003章绿帽第004章遗忘第001章变故江梨落一身疲惫的从公司回家,进小区大门的时候,微胖的中年保安探出头看了她一眼,笑嘻嘻的说:“秦夫人回来了?”江梨落诧异的瞥了他一眼,在这个豪华的富人区当保安,养就了一双捧高踩低的狗眼,平日她回来,这保安可不像现在这么热情,热情的有些诡异。她低低的“嗯”了一声,拎着包匆匆走进去,瘦削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中,微胖的保安对着她的背影啐了

  • 如果爱情可重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如果爱情可重来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如果爱情可重来目录预览:第一章袖手旁观的绝情第二章我真的累了第三章我的妻子?她也配第四章我算不算男人,你自己不清楚吗第一章袖手旁观的绝情“霍祁南,昨天,你是不是已经看到了?”秦舒雅语气虚弱不堪。而对面那薄凉到骨子里的声音让她如坠地狱。“没错。”霍祁南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温度可言。“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霍祁南,你还有没有良心?”秦舒雅只觉得喉中苦涩,这个男人的绝情和冷酷让她手足无措。霍祁南冷笑一声,“你想说那些人是我派过去的?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要乱

  • 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目录预览:第1章一个你惹不起的大人物第2章身体检查第3章我当然记得你第4章我会慢慢地逼出你的真面目第1章一个你惹不起的大人物“魏小纯,下一个魏小纯同学请进来体检。”走廊上女护士正拿着册子在报她的名字。她来英国读书有几个月了,皇家贵族学院是学校保送来就读的,要不然,哪有钱来读这么名贵的学校?“在,我在这里。”魏小纯举着小手从人群里站出来,她走到护士面前。捧着册子的护士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魏小纯,这女孩

  • 顾少,我们结婚吧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顾少,我们结婚吧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顾少,我们结婚吧目录预览:第1章一不小心就上床了第2章就撕你怎么着?第3章退婚就退婚第4章为什么去酒店第1章一不小心就上床了商舞喝醉了,横躺在KTV包房的沙发里,自然垂下手里还紧紧握着酒瓶。想到今天被成为顾景成的未婚妻,她心里就十分的不爽,举起手中的酒瓶直往嘴里倒。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她伸手摸了摸,手机从包里掉了出来,滑到沙发下。手机停了,过几秒又在响。商舞挣开松惺的眼,趴在沙发上,摸到地上的手机十分不客气地嚷道:“谁?”“商舞,我们今

  • 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目录预览:第1章没有最大胆,只有更大胆第2章发现了个有意思的事第3章他的小妻子,有些不一样第4章你家三少果然重口味第1章没有最大胆,只有更大胆夜,无尽的黑暗之中,大雨倾盆而下,伴随着电闪雷鸣,洗涤着海城接连一月未被雨水滋润的污浊。豪华昏暗的房间内,厚重的窗帘亦挡不住窗外那刺目的光线,将那两人晕染出模糊的影子,起伏的轮廓彰显着他们现在的状态……无尽的黑暗之下,莫念往本以为的人生转折却将她带入了深不见底的深渊……

  • 我们的故事叫幸福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们的故事叫幸福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我们的故事叫幸福目录预览:第一章以后,我是你的依靠第二章拿她当小三吗?第三章她想抱抱自己第四章父亲去世第一章以后,我是你的依靠“我不!我就要和漠深在一起,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不怕!”文晴初对着父亲母亲大声吼道。啪!一个耳光落在她的脸上,文书气的浑身发抖,指着文晴初怒喝:“你……如果你执意要和靳漠深在一起,那就别怪我无情!我就权当,没有你这个女儿!”文晴初捂着被打的脸颊,脸上的痛丝毫比不上心中的痛,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旁边的唐清一把抱住女儿,

  • 浮生如此,不如莫遇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浮生如此,不如莫遇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浮生如此,不如莫遇目录预览:第1章自己跳下去第2章你无罪了第3章怎么是你?!第4章毛都脏了第1章自己跳下去“不,不要,我不要死!”冉绿拼命挣扎,押着她的兵士高大且粗鲁,铁钳般拖着她,把她扔在莫悔崖边。莫悔崖下常年云雾缭绕,只几米视线便不能往下。一阵风吹上来,把冷冷的湿气打在她的脸上。冉绿打个哆嗦,不敢再多看一眼,手脚并用的离它远远的。燕王白青阳站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她,“你既死不认罪,那本王便成全你,给你一线生机。”他指着她刚刚逃开的地方

  • 情深不枉此生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情深不枉此生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情深不枉此生目录预览:第1章灵堂受辱第2章身败名裂第3章死岂不是便宜你了第4章指证她是凶手第1章灵堂受辱哀乐声声,催人泪下,孟子淇身着雪白的孝服低着头跪在灵堂前。父母的遗照明晃晃的摆在大堂之上,她木然的跪着,眼中没有半滴眼泪。不停有人进来吊唁,看着跪在地上的孟子淇都是一脸鄙夷。“可真是歹毒啊!父母死了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谁说不是呢?半年前那样残忍的对待一个孕妇,现在父母双双离世,她竟然都不哭一声,这样的女人简直蛇蝎心肠!”刻意压低的议论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