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婚恋小说《强占二婚老婆》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8:16: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强占二婚老婆

第1章 女儿被婆婆摔死了

下午两点半,刚生完孩子三天的楚芸躺在病床上饿得头晕眼花,这三天里陈家的人包括丈夫陈康一个都没露过面。婚恋小说《强占二婚老婆》在线免费阅读

好像生孩子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一样。

想到孩子刚出生就被婆婆抱走,到现在也没吃上一口奶,没见过妈妈一面,而自己还要坐一个月的月子,她硬着头皮给丈夫陈康打电话。

“老公,你能不能让妈把孩子带过来给我看看,而且我一个人在医院也需要人照顾。”

“妈都一把年纪了,怎么照顾你?”陈康在电话那头不耐烦地说。

“那我总不能一个人在医院坐月子吧?从产房出来我见不着孩子见不着家人,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楚芸哽咽着争辩道。

“从前也没见你这么娇气,不就是生个孩子吗?我妈说她生完孩子当天就下地干活了。”

“现在能跟以前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的,再说了我也不能只听你的吧?”陈康越说越不耐烦。网站xbxys.com

“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楚芸觉得委屈,自从结婚以后丈夫事事顺从婆婆,她念在婆婆年龄大了以前也吃过不少苦就没跟他计较,哪知道别人压根不会因此觉得她懂事,只会认为她好欺负而已!

“生了个女儿就是听你的,这么大的事都听了你的,我妈每天都不开心,你还想怎么样?”

丈夫的话让楚芸伤心不已,她甚至不敢相信这就是曾经和自己有过浪漫爱情,承诺要让她一辈子幸福的男人。

“那,总该让我见见孩子吧?”楚芸神情恍惚地问。

“孩子……孩子没了。”陈康支支吾吾地说。

楚芸心里一沉手脚开始冒冷汗:“你什么意思?”

“我妈早上抱着她上楼,不小心摔死了。”

楚芸感觉眼前一黑,浑身无力地瘫软在病床上,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只剩下轰鸣。

“你还我孩子!你们这些杀人凶手还我孩子啊!”楚芸声嘶力竭地哭喊道。网站http://www.xbxys.com/

“你他妈说谁是杀人凶手呢?我妈又不是故意摔死她的,只是一时手滑而已。再说了赔钱的贱皮子早死了也免得拖累我们陈家。”

“陈康你这个王八蛋!”楚芸胸口闷痛险些喘不过气,浑身颤抖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没了,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她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就这么没了!

她还记得在产房里护士跟她说孩子很漂亮,是她见过最漂亮的女孩。

然后硬要闯进来陪产的婆婆惊呼一声叱问:“是个女孩儿?”

护士恭喜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就硬着嗓子骂了一声:“没出息的东西!”

当时楚芸体力透支听得不太真切,她虚弱地伸手想让婆婆把孩子抱给她看看,可是婆婆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想到那个冷漠的背影却是她跟女儿见的最后一面。

她可怜的孩子,连妈妈的一口奶都没吃到,就这么走了!

都怪她,她应该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的,她应该撒泼打滚也要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的。版权xbxys.com为什么要相信陈康的话,为什么要把孩子交给婆婆带?

楚芸自责地一遍遍用头去撞墙,额头已经完全淤青也不自知。

“你就是陈康的老婆吧?”突然一个大肚子的年轻女人站在病房门口趾高气昂地问。

楚芸迷迷糊糊地转身,手里还拿着手机,电话却早就已经挂掉了。

“我肚子里怀了陈康的孩子,是个儿子。”张婷摸着肚皮挑衅地看向楚芸。

楚芸如同遭到雷击,一动不动地定在那里,脸上泪痕未干又添了新泪水。

对于楚芸的反应,张婷很满意于是继续说道:“因为我肚子里这个是带把的,所以你婆婆才把你那个不带把的摔死了。说明xbxys.com

“什么?你说什么?”楚芸激动地下床走到她面前。

张婷得意地笑着一字一句说道:“我说陈康的妈为了讨好我,故意摔死了你的女儿,因为在她眼里孙女可贱呢。”

“胡说八道!你胡说八道!”楚芸相信婆婆不会用心照顾她的女儿,所以女儿意外坠楼,但是决不相信她会亲手摔死自己的亲孙女。

她身上流着的可是陈康的血!

“我有必要骗你吗?在你生产的那天我就已经搬进你们家住了,陈康和他妈可是答应我马上就跟你离婚然后娶我进门的。”张婷巧笑倩然地上下扫了一眼楚芸。

然后同情地摇摇头说:“你人老珠黄身材走样,生的又是个不讨喜的女儿,该拿什么跟我比呢?”

楚芸浑身颤抖不止,心口像被人捏住指甲狠狠掐进去一样的疼。

“不会的,她不会摔死我的女儿的,你骗人,你骗人!”

“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还好我早有准备了。说明xbxys.com”张婷拿出手机点开一段录音。

“婷婷啊,你就安心在家里养胎,等那个扫把星一回来我就让康康跟她离婚。”是婆婆谄媚的声音。

当初她劝她下嫁给陈康的时候也是这个语气。

楚芸心中一刺,握紧了拳头。

“阿姨,养胎是要静养的,家里整天哭哭啼啼对孩子不好的。”

“赔钱货,就知道哭!还哭!吓着我宝贝孙子把你卖了都赔不起!”啪啪啪几声清脆的巴掌声,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声音都嘶哑了。

楚芸泪流满面地捂住嘴,跌坐在地上。

想到女儿在家里过的日子,她又是悔恨又是愧疚。

“好了,小孩子懂什么,你越打她越哭,烦死了。”

“你别生气,动了胎气就不好了,我这就让她不哭了。”

“你有什么办法让她不哭呀,再说了孩子才这么点大,那女人要是不愿意陈康都没有办法跟她离婚的,到时候我儿子生下来就成私生子啦,只能跟我姓的。”

“那怎么行?我陈家的骨肉必须姓陈!”啪啪啪又是几声扇巴掌的声音。

每一下都像打在楚芸心上,让她又痛又悔。

“哎,你别走啊,我会让康康跟她离婚的,你就乖乖呆在家养胎就好啦。”

“整天吵得觉都睡不了怎么养胎埃”

“好了,不吵了,现在不吵了。”砰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楚芸浑身一颤,哇地哭了出来。

第2章 我要杀了你

“现在你死心了吧,别再赖着陈康了,乖乖跟他离婚吧。”张婷居高临下地看着楚芸。

楚芸摇头强忍着情绪站起来冷声说:“你出去。”

“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肯相信?陈家根本就不想要你这个媳妇,陈康早晚会跟你离婚的。”

“我让你出去。”楚芸推搡着把张婷赶了出去。

张婷本来还想跟她理论,但是看她一脸精神恍惚的样子,怕她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就气愤地离开了。

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楚芸就算不相信她说的话也会去找陈康大闹一场,陈康本来就对她心生厌恶,被她这么一闹不离婚才怪。

楚芸关上门之后无力地跌倒在地上,她想声嘶力竭地大哭一场却发现心里像压着一块重重的石头怎么也哭不出来。

不,不会的,她的孩子不会死的,她要找陈康当面问清楚。

楚芸失魂落魄地自顾自点头然后从地上爬起来打开门直接跑了出去,在医院门口她穿着病号服蓬头垢面地伸手拦车,好几个出租车司机都以为她是精神病不肯载她。

怎么办啊,她要马上回去看她的孩子,必须要马上看到才行。

她的孩子一定还活着的。

“先生,去哪?”

“回丽景别墅。”

突然旁边两人的对话让几乎绝望的楚芸看到一点希望,她也顾不上去看对方是什么人,在车门打开的瞬间就蹿了进去。

司机愣怔了一瞬然后板着脸说:“小姐,请你下来。”

楚芸连忙作揖央求:“求求你载我一程好吗,我也去丽景别墅,拜托你了。”

倒贴先生的女人他见过不少,敢这么大胆子直接往车上蹿的,还真是头一次见。

“小姐,请你下车,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司机给旁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立刻上前想抓住楚芸的胳膊往外拖,楚芸条件反射般往里退,感觉到旁边还坐着一个人她转身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不放。

“你也住在丽景别墅对吗?那我们是邻居啊,我现在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必须马上回家,求求你载我一程好吗?求求你了,我女儿在等我回家。”

楚芸抬头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瞬间有点愣怔,天底下竟有长得这样好看的男人。

面若白玉唇似点朱,脸部线条立体而分明,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

此刻他淡淡地看着她,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竟让她有些无地自容。

“先生……”司机在外面为难地请示。

楚芸也顾不得自己现在的形象,双手在胸前合十祈求道:“求求你。”

那人眉头微蹙,楚芸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开车。”清润如泉水般的声音此刻在楚芸听来简直是天籁。

“谢谢你。”她松了口气连忙道谢。

“不客气。”他收回视线不再看她,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表情。

一路上楚芸给陈康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都不肯接,最后索性直接关机了。

她又委屈又担心,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突然眼前出现一方男士手帕,楚芸看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接过手帕哽咽着说:“谢谢。”

“不客气。”仍旧是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声音。

楚芸擦了眼泪尴尬地拿着手帕说:“这个,我洗了再还你。”

虽然她并不知道太多名牌,但是一摸上这个手帕就知道肯定很贵。

“不用。”那人回头微微勾唇轻笑。

映着阳光,他的笑容像一阵清风吹进了楚芸心里。

跟如此美好的人对比下来她发觉自己处境越发凄凉了,到了丽景别墅楚芸脑子里只剩下女儿,推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而车上的男人也随之迈出修长的腿倚在车门上,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消失的方向。

楚芸冲进家门的时候陈康和他妈妈正在喝下午茶,看着桌上精致的糕点,她的心已经彻底凉了。

她顾不得质问他们,直接跑上楼推开婴儿室的门,没有,没有她的孩子。

她失魂落魄地一间间推开别墅的所有门,没有,都没有,她的孩子去哪了?

“你发什么疯呢?”陈康在楼下嫌恶地喊道。

楚芸如梦初醒般冲下楼抓着陈康的手问:“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去哪了?”

陈康眼神微微闪躲,不过转瞬就硬着嗓子不耐烦地说:“不是跟你说过孩子没了吗?妈为了这事一整天都不开心,我好不容易哄高兴了,你还提她干嘛?”

“那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骨肉,我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你说没就没了?陈康你还我的孩子,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楚芸抓着陈康的衣领撕扯。

婆婆方兰看儿子被她拉得左摇右晃,几步走过来啪地扇了楚芸一巴掌。

楚芸被她扇得一个趔趄险些站不稳,耳朵出现轰鸣声。

“生了个短命的贱皮子还真当自己是少奶奶了?既然回来了就乖乖去洗衣服做饭伺候老公,再这么大吵大闹马上给我滚出去!”方兰颐指气使地说。

“真的没了?我的孩子真的没了。”楚芸失魂落魄地晃了一下,靠着墙才勉强没有摔倒。

方兰冷哼嫌恶道:“跟那小贱皮子一样整天只知道哭哭啼啼,洗衣房堆了一堆脏衣服,不洗完不准吃晚饭,还有这地得拿抹布擦一遍才行!”

楚芸压根没听到她说了什么抓着她的衣领问:“她在哪,你们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死了当然一把火烧了”方兰不以为然道。

“骨灰呢?”楚芸心中大恸。

“倒进火葬场水沟里了。”

楚芸不敢相信地看向陈康,陈康喃喃道:“妈说化生子不吉利。”

“那是你女儿,是你的骨肉埃”楚芸哀痛地哭喊道。

“你什么意思啊?难道还要我们花几十万给那个短命鬼买个墓地?您真当康康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楚芸看着她那张刻薄的脸,想到在病房里听到的录音,激动地掐住了她的脖子:“是你害死我女儿的,是你故意把她摔死的,你还我女儿的命来!”

第3章 孩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疯女人,给我滚开!”方兰抓着楚芸的头发用力拉扯。

楚芸现在几乎失去神志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两只手用力地掐着方兰,她想她要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给她的女儿报仇。

“你放开我,我没杀你的女儿,你别血口喷人!”方兰看到她偏执的眼神,心里一慌。

“是你杀的,是你杀的,你故意把她摔死了!”

“楚芸,你疯了,快放开我妈!”陈康看他妈的脸色越来越青,试图掰开楚芸的手。

可是哪知道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楚芸,现在力气却大得出奇,他根本掰不开她。

“她杀了我的女儿,她该死!”楚芸咬着牙说。

“她是我妈,是孩子的奶奶怎么可能会杀了她?你快放开她!”陈康着急地大喊。

楚芸一边摇头一边落泪:“是她,我听到了,我都听到了,是她亲手摔死我女儿的!”

“我……没……”方兰求助地看向儿子。

陈康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自己的母亲对着楚芸破口大骂:“你他妈闹够了没有,孩子是意外坠楼死的,跟我妈没有一点关系。”

“不是的,陈康你相信我,我听到录音了,是你妈妈嫌孩子吵把她摔死的。”楚芸精神恍惚地解释道。

陈康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往后拉:“疯婆子!快放开我妈!”

终于他用尽全力拽着楚芸的手把她扔了出去,楚芸的头磕在大理石茶几尖角上,血流如注。

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等楚芸醒过来的时候,还躺在冰冷的地上,浑身虚软无力,太阳穴的位置突突地疼。

她抬手把头上的东西拽下来,是一条脏兮兮的毛巾,偌大的别墅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她躺过的地方流了一滩血。

楚芸昏昏沉沉地站起来在屋里走了两步,终于认清楚一个现实,她的丈夫和婆婆在她受伤后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等死。

心里憋着一口怨气,她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别墅,刚走到路口迎面开过来一辆黑色轿车,她眼前一黑终于支撑不住再次晕了过去。

“先生,已经晕倒了。”司机下车检查了一番回禀道。

车里的男人瞥了一眼楚芸跑出来的别墅冷声说:“抬上来。”

司机虽然疑惑却没敢多问,这些年纠缠先生的女人不少,先生向来不冷不热,怎么突然三番两次救这个女人呢?

长得倒是不错,只是穿着也太邋遢了点。

楚芸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房间里被晚霞映得通红。

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窗前,她心里一喜轻声唤道:“老公……”

那人转身,冰冷的目光让她心里一惊,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快速在脑海里闪过。

“是你?”楚芸认得他,长相如此出众的男人,她想不记得都难。

秦朗讽刺地勾唇冷笑道:“陈太太对陈先生倒是情深义重。”

楚芸霍地坐起来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朗。”秦朗伸出右手。

楚芸茫然地握了一下说:“我叫楚芸。”

“楚小姐应该对这个比较感兴趣。”秦朗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里面装满了照片。

楚芸一看不由得怒火中烧,照片上的男人是她的丈夫陈康,女人是今天早上到医院跟她耀武扬威的那个孕妇。

每张照片上都有拍摄时间,最早的居然是在四年前,陈康早在跟她结婚前就已经出轨了!

“这个女人叫张婷,跟陈康交往四年,现在已经怀孕七个月。”秦朗盯着楚芸没有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楚芸双手曲握成拳又慢慢松开:“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想知道你怀孕期间你的丈夫和婆婆在干什么吗?”秦朗不理她的问题,挑眉轻笑。

楚芸紧抿着嘴唇不说话,她刚怀孕的时候丈夫和婆婆都很高兴,婆婆每天什么都不要她做,让她安心养胎。

但是三个月过后,婆婆就以各种理由把家务活全还给了她,丈夫也经常加班夜不归宿。

秦朗打开另外一个牛皮纸袋,里面还是照片。

照片上她的丈夫和婆婆都在殷勤地伺候着张婷。

她记得有一次她因为太累差点小产晕倒在客厅里,那一晚婆婆和丈夫都没回来,是她自己打电话叫的救护车。

第二天婆婆知道后非但没关心她,还把她骂得狗血淋头说她想故意害她的孙子。

陈康是个妈宝男,他妈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段时间对楚芸也没什么好脸色。

她以为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婆婆不喜欢她,丈夫工作太忙,却没想到他们是去照顾其他女人去了。

“十几年青梅竹马的感情终究比不上新鲜刺激的诱惑,陈康对张婷算是大方豪宅名车,钻石名牌一样不少。”秦朗挑出陈康和张婷出行的照片,再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楚芸。

她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没有一件名牌,除了手上的结婚戒指甚至连个首饰都没有。

一方面她不管买什么婆婆都会说她打扮得花枝招展想出去勾引男人,另一方面陈康还没发迹的时候几乎是她一个人撑起整个家,所以已经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从来舍不得买奢侈品。

她掏心掏肺维护着这个家,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楚芸终于情绪失控愤怒地大吼道。

秦朗没什么表情再次拿出了一个牛皮纸袋:“你还没见过你女儿长什么样子吧?”

这句话在楚芸心中重重一击,她发疯般撕开纸袋,看到照片上皮肤红红的小人,浑身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是她,是她吗?”楚芸捂住地抬头看着秦朗。

秦朗点头:“可惜才活了两天多就死了。”

“我的孩子……”楚芸抱着照片痛哭失声。

“你婆婆把她摔下去的时候她并没有死,脑袋摔出了大窟窿却还在地上哇哇大哭,想必是疼得厉害吧,但是你婆婆还是嫌她吵,用手捂住她的口鼻,活生生把她闷死了。”

楚芸仿佛能看到那血腥的一幕,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臂发抖。

第4章 小三登堂入室

“现在你的婆婆已经准备让你丈夫跟你离婚,并且打算让你净身出户。”

“她凭什么?陈家没有我能走到今天吗?”

“可你不能给陈家生儿子。”秦朗不屑地轻笑,他甚至一度不理解这种迂腐的封建思想居然还存在。

“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孩子是我一个人能生的吗?”

“如果你不愿意,他们可以跟你耗,难道你还想继续在那里生活下去?”

楚芸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们。”

她怕她再看到方兰会忍不住一刀捅死她。

“所以,到最后你仍然会同意净身出户。”秦朗嘲讽地勾了勾唇,愚蠢的女人。

楚芸茫然地看了一会秦朗,然后站起来问:“你为什么会对陈家的事情这么了解?”

“还不算太蠢。”秦朗双手插进裤兜里再次走到窗前说:“我父母三年前死于一场火灾,就在你丈夫的木材厂里。”

三年前那场火灾,楚芸听说是烧死过人,但是具体情况她问的时候都被陈康不耐烦地搪塞过去了。

“你想怎么样?”楚芸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楚芸警惕地问。

“一周之内我帮你跟陈康离婚,并且让他们受到应得的惩罚,你帮我查清三年前那场火灾。”

“你什么意思?那场火灾不是意外吗?”楚芸心里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秦朗转身用精锐的目光看着她说:“如果是意外我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去管一个无知主妇的家庭琐事了。”

楚芸紧紧皱着眉脸上泪痕未干,好一会她才开口:“真的能让他们受到惩罚吗?”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让他们付出任何代价。”

她不能让女儿白白死去,凭什么她的女儿死了他们却能好好活着?她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付出血的代价。

“成交。”楚芸下定决心伸出右手。

秦朗轻笑着握住:“合作愉快。”

“这些照片,能给我吗?”临走的时候,楚芸迟疑地指着女儿的照片问。

“当然,不过楚小姐应该明白,这些照片并不能作为婚内出轨的证据。”秦朗指着陈康和张婷的照片说。

楚芸点头,所谓捉奸捉双,不拍到他们上床的照片,他们就都还有狡辩的机会。

因为头上伤势严重,楚芸必须在医院观察一周才能回家。

秦朗派人送来了她的手机,但是这一周里陈康一次也没找过她,更不要说方兰了。

要是以前她可能会觉得伤心委屈,但是现在看清了他们一家的真实面目,她已经麻木了。

出院后,楚芸淡然地回到了丽景别墅,推开门的时候看到陈康和张婷还有方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坐在饭厅吃饭。

陈康看到她明显一愣,惊讶地站了起来:“你怎么回来了?”

“我们不是还没离婚吗?”楚芸极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冷笑。

这里难道不是她的家吗,她连回家都不能回了?

“不知道出去跟哪个野男人厮混了几天,恐怕是没钱了才想起来回家。”方兰看了她一眼冷嘲热讽。

陈康对她到底是有多年的感情,看她脸色苍白头上还裹着纱布关心地问:“吃过饭了吗?”

楚芸看了一眼张婷摇头:“我不饿。”

陈康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方兰抢了话头:“回来了就把脏衣服洗了,再把地擦一遍,水渍一定要擦干,婷婷这么大肚子摔了我饶不了你。”

她还是一贯颐指气使的语气,丝毫没有因为女儿的事情觉得愧疚。

楚芸紧紧握着拳头,要不是想着和秦朗的交易,她会现在就冲进厨房用菜刀把这个恶毒的老女人大卸八块。

可是秦朗说过,她还有大好的青春,不应该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所以她必须得忍。

“瞪着我干什么?难不成还要我老太婆来伺候你啊?”方兰见楚芸半天不说话,直接一个饭碗砸了过来。

楚芸不躲不让,抹掉脸上的饭粒凄然笑道:“妈,我现在就去洗衣服。”

方兰被她笑得毛骨悚然,拉着陈康说:“儿子,你早点跟她离婚吧,你看她刚才那样,跟神经病似的,这万一要发起疯来伤到婷婷怎么办?”

“老公,我们儿子可还没出世呢。”张婷也靠在陈康怀里撒娇。

陈康内心很纠结,他不愿意跟楚芸离婚,因为他知道楚芸是百里挑一的好媳妇,唯一的不足就是肚皮不争气生了个女儿。

现在婷婷又怀上了,妈想抱孙子心切,逼他离他也没办法。

“离婚哪有那么容易,她得分走一半财产。”最终陈康不耐烦地找了个借口。

“一半的财产?她做梦去吧!”方兰不敢相信地大声嚷嚷道。

“婚姻法就是这么规定的,她就得分一半的财产。”

“你让她自己提出离婚不就行了?”张婷不满地白了陈康一眼。

方兰阴阳怪气地说:“她肯自己提吗?放着大别墅不住她舍得?”

“妈,这你就不懂了,她想住大别墅也要有本事住得下去才行埃”张婷饶有深意地笑道。

“够了,现在我和楚芸还是夫妻,你们别太过分。她不是不讲理的人,会同意离婚的。”陈康有些听不下去了。

“她同不同意离婚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得净身出户。”方兰毫不避讳地大声说。

楚芸知道他们是想故意说给她听,她且听着再一点点记着,总有一天会加倍讨还回来。

“好了,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的。”

“你这傻小子还处处维护她,知不知道她在外面做了些什么龌蹉事情!”方兰戳着儿子的脑袋,怒其不争。

“她不是那样的人。”陈康心烦意乱地上楼去了。

本来属于他和楚芸的卧室,现在已经被张婷霸占,这让他心里有点烦躁。

他想两个女人能相安无事地和平共处,并不想失去某一方。

楚芸洗完了衣服,又在方兰的责骂下用抹布一点点擦地。

张婷经过的时候故意把脚踩在她手上,碾了好一会才故作惊讶地说:“哎呀,我没看到你的手,没事吧?”

“没事。”楚芸低着头,长长的睫毛映在脸上有种别样的凄美。

张婷看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又联想到刚才陈康维护她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脚下故意一崴就要往地上倒去。

强占二婚老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强占二婚老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爷爷的书房”跟着泥人大师学捏泥人,传承中华文化民间艺术。旭东传媒

    2018年04月22日,深圳早教机构“爷爷的书房”沙井店举办民间艺术“手工捏泥人”活动。“爷爷的书房”融汇东西方教育理论精华,传承中华文化。“爷爷的书房”为城市儿童及家庭提供专业的、有针对性的、可持续的、一体化的教育培训。等爷爷的书房通过产品、游乐、交流、活动等形式,将一如既往的传承中华传统责任,让中国文化代代相传!泥人面塑是我国古老的一门传统民间艺术,俗称捏面人。它以泥巴陶土为主料,调成不同色彩,用手和简单工具,塑造各种栩栩如生的形象。由于它的色彩丰富,造型生动,所以在中国民间流传很广,深受人

  • 余生很长,愿你遇见更合适的人

    01最近的一首歌《纸短情长》火了。微博、抖音、朋友圈里,全都是演绎这首歌的不同版本。有太多人,先是被旋律吸引,又被歌词深深打动。毕竟,谁没有一个深深爱过却没有在一起的人呢。《纸短情长》的原唱说,这是一首送给前女友的歌。——你说这个年代还有人写信吗?——有啊,我一直给她写信,写情诗,写歌。——她是你的爱人吗?——对呀,结婚了,和别人。于是,他把自己的痛苦与忧伤写进歌里,唱纸短情长啊,道不尽太多涟漪,我的故事都是关于你啊。只是时过境迁,我的故事还属于你,你的故事却再也没有了我的名字。前两天是阚清子的

  • 前夫意外去世婆婆瘫痪,再婚时收到一个快递,我决定带婆婆出嫁

    我叫程菲,今年22岁了,和前夫是初中同学,我们18岁的时候跟着老乡进城打工,那时我们每个月发完工资就会在一起聚餐。有次我喝多了,第二天醒来发现和他睡在一张床上,我抱着被子大哭,而他却发誓一定会娶我。图片来自网络很快我们举办了婚礼,婚后,他说打工太辛苦,让婆婆在家伺候我,而赚钱养家的事情都交给他。可半年前,老公竟然在工地上出了意外,我哭着处理完老公的后世,就被爸妈带回了娘家。回到家后,我很想念老公和婆婆,但是爸妈四处给我张罗对象,也许是年纪小,很快我有了新的对象,他是搞技术的,虽然我听不懂,但我知

  • 小姑闪婚,第二天瘸着回门,我无意瞥见她的手臂,把桌子掀了

    我和老公是相亲认识的,他长得很丑,我们没有多少感情,和他结婚完全是为了他城里的那套房。图片来自网络婚后,我才知道,在城里上班的小姑,一直赖在我们的房子里不走,有时候我和老公在客厅亲热,小姑总是不识趣的把老公支开。小姑被公婆和老公宠坏了,从来都不经过我的允许,就乱翻我的衣柜,她还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喜欢穿我的内衣。为此,我没少和老公吵架,可是老公总是说:“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你当嫂子的,就不能让着她一点吗?”图片来自网络不久前,小姑谈了一个男朋友,相处没到一个月就闪婚了,她举行婚礼的那天,我高兴的又偷

  • 回家相亲,女方点菜我上厕所,回来看到她的嘴唇,我非她不娶

    我叫严心,今年28岁了,是标准的型男,月薪一万,虽然没有买车买房,但很多女孩主动追我,可我觉得她们都是看上了我的钱,我根本看不上。年前,舅舅给我说了一个姑娘,她是大专学历,我是研究生学历,心里断定她就是冲着我这个多金的潜力股来的,很看不起她,可拗不过我妈唠叨,只好去相亲。图片来自网络为了不花冤枉钱,我故意约在点小吃城见面,看到她后,我表现的很着急的样子说:“帮我要一份牛肉面,我要上厕所!”我在厕所呆了足足有十分钟,想着她应该付完钱,才出来找她。看到安静坐在角落里的她,我走近一看,桌子上放着2碗面

  • 初次到男友家,准婆婆给我红包,男友抢过打开后,把我赶下车

    我叫晓晓,今年20岁了,初中毕业后就跟着村里的人进城打工了。我长得漂亮身材好,在酒店做迎宾工作,我身边的追求者很多,可我觉得只有高富帅才配得上我。图片来自网络不久前,酒店大堂经理的朋友来吃饭,他为了显示自己地位高,非要我去包房服务,还介绍说:“这是我们酒店最漂亮的服务员,还是个小姑娘!”他喝到高兴后,非要我陪酒,这时,他的一个同学帮我挡了酒,为了表示感谢,他们吃完饭后,我特意留了他的联系方式,想着以后有机会感谢他。第二天,他就给我打了电话,我赶紧请假和他来到约好的地方,吃饭时,我看着绅士的他,春

  • 第二届横店影视城千人掼蛋大赛

  • 中国阎王又收了一群外国小鬼。“这可是宝贝!”刘伯承收礼

    10月26日的太阳消耗殆尽的时候,王近山看着缴获的骡马越看越爱。尤太忠来了,说:“副团长,你呀,一看见马就走不动路了。嗨,我还有样东西要给你。”原来尤太忠从战利品中搜出一仗军用地图。王近山高兴地说:“哎呀,这玩意稀罕!”就赶忙揣进了怀里。他接着对尤太忠说:“太忠,我在想啊。日恩今天损兵折将回去了。但他们恐怕还得来,除了这条路他们无路可走了呀。要是我们连着再打他们一家伙,你说会怎么样?”尤太忠抢着说:“对呀!敌人肯定想不到,这才叫反其道而行之,出其不意嘛!”王近山所有所思地点点头:“不知师长,旅长

  • 实拍:饭做成这样实在是太美了!根本舍不得吃啊!

    近日,日本一位经常给老公做便当的主妇在网络上突然火了起来。原因是她每天都会给老公做非常可爱的便,让人根本舍不得吃。主妇表示,老公非常喜欢卡通人物,而自己又很喜欢做便当,于是她将这两件事情结合了起来。这一碗碗便当,不光配料丰富,色彩的搭配和创意根本独一无二,简直太难了。网友们表示,家里要是有这么会做便当的妻子,生活一定很幸福吧!你们看了有没有流口水呢?

  • 西安市丈八办事处丈八南社区社民畅俊善 向社区居委会捐赠古石器

    新新文学讯:(采编黄海龙)近日陕西丈八沟地方文化学者,丈八沟龙文化代言人,丈八沟新址掌舵人,著名作家,著名书画文字评论家,陕西省作协会员,西安市雁塔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畅俊善向丈八南社区捐赠古石器,并讲述了关于“丈八头”这个神秘之地来源:陕西省丈八沟村,并非一种与我们无关的久远的话语,谈论丈八沟,就是谈论我们置身其中,中华五千年的龙文化。“丈八沟南部丈八头,历史悠久,风景优美,土地肥沃。丈八沟始建于唐。丈八沟在唐代有一条漕渠,宽一丈,深八尺。名曰原名叫丈八头。据少阳子九德并驰中记载,黄帝时期各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