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家有尸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7:24: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家有尸妻
第2章 这婚老子不结了
更让人诧异的是,里面这具女尸的皮肤就跟活人一样,不,确切地说,比活人更为滋润、柔软! 感觉像是刚刚剥了壳的水煮蛋一样白皙、嫩滑! 桌子只有一个,没有办法,我只能把自己的钢丝床从旁边的房间里拖过来。原文xbxys.com 当我将她从女尸肚子里抱出,平放在床板凉席上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这、这还是一具已经死了千年的尸体吗!? 但从外观上看,她的死亡时间最多只有一、两个小时! 找来脸盆和毛巾,我仔仔细细地将她全身都擦拭干净。 待一切都收拾清楚,我则是静静地站着、愣着、看着,她的鼻、她的唇、她的耳根、还有她的身体,就好像经过数万名能工巧匠精细雕琢而成,身姿玲珑婀娜、纤细曼妙,完美无瑕! 她已然不是一具千年不腐的尸体,而是一件精美绝伦的工艺品! 看上去她就好似睡着了一样,但我能够确定,她已经死了。 在迟疑了足足十几分钟之后,我终于重新换了一双手套和刀片,狠下心将泛着寒光的刀刃,慢慢地停在平坦无一丝赘肉的小腹上的正上方。 “武解!” 我正全神贯注呢,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吓得我的手一抖,结果手术刀用力下压,首先割破我左手指并顺势破开她的皮肤表层,鲜红而冰凉的鲜血顿时溅入我的左眼! 嘶—— 好疼! 那溅出来的血就像是硫酸一样带有强烈的腐蚀性,我左眼同时传来刺疼无比的灼烧感! 我急急忙忙地后退,在转身的时候,忽然脚一滑,接着整个人都朝着前扑了过去,然后就一头扎进了装着乳白色液体的水桶里! 下去的时候嘴巴是张开着的,结果喝一大口那湿湿滑滑,还十分粘稠的液体。 一屁股坐在冰凉的地上,我“吧唧”了一下嘴巴,哎?还别说,这玩意儿味道还不错,眼睛的灼热感在接触到乳白色液体之后也慢慢地消退了。小百姓养生网 “老五,你在里面吗?” “我说蚊子,这大半夜的你鬼喊什么,有事就进来啊。” 蚊子就是张文,我唯一的好朋友。之所以喊叫他蚊子,主要是他胆子很小,我取笑他是蚊子胆。 “我才不上你的当,听管门大爷说,你里面放了一具尸体?” “对啊,我正在解剖呢。” “卧糙!”蚊子大呼小叫了一声,“你果然够变态,这大晚上的竟然在做这么恐怖的事情!” 我擦了擦嘴,虽然一开始觉得还有些恶心反胃,但喝都喝了,这东西从味道和色泽来看,应该没毒。 左手被手术刀割破,伤口至少两厘米,我急忙用消毒液消毒,疼得我那叫一个呲牙咧嘴。 缠上纱布之后,我走到女尸边上,发现自己的鲜血流了不少在她那被我切开的伤口上。原文xbxys.com正要拿纱棉擦血呢,眼前却是出现了一个极为诡异的现象! 我的血就好似活物一样,与她伤口的血自动混在一起,而那被手术刀切开的伤口,在我的盯视下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那让人忍不住总想伸手去抚摸的小腹竟然完好无缺! “老五,你在里面干嘛呢,快点出来吧。” 我有些不耐烦地说:“有事就说,别打扰我工作。” “哎呀,还不是你结婚的事,李美丽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 抓了抓头,一提到李美丽,我就头大无比,如果不是彩礼钱已经出去,我是真不想结这个婚了。 唉!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用干净的床单将女尸盖上,我将她连同床一起拖进了自己房间,之后锁上门。 我存了一点私心,想要研究出她千年不腐,并且伤口迅速恢复的秘密。 走出验尸房,张文就走上来:“你怎么回事啊,今天不是要美丽去民政局办结婚证吗?” 我叹了一口气:“蚊子,哥们苦啊,美丽说结婚戒指要换成一克拉的钻戒,我哪来那么多钱?难道她成心是想我去卖肝、卖肾吗?” “哎呀,女人嘛都是口是心非的,我觉得她没准是在试探你呢?” “谁知道呢,她变脸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为了结婚,我们家不仅存款没了,现在还欠了十几万块的外债,这婚是真结不起啊。网站http://www.xbxys.com/” 张文伸手在我肩膀上拍了拍,笑着说:“女人嘛,这辈子也就任性这么一次,你迁就着点吧。” 话说,李美丽一家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我的屎杠上了,一大清早又打电话让我过去。 我就坐着张文那辆几万块的大众车前往李美丽家,由于昨天还没登记,早上应该是先去民政局办结婚证。 可是,当我敲开李美丽家大门的时候,他那当染着一头鸡毛,在社会上混的弟弟就五大三粗地堵在门口,不让我们进去。 张文拿了红包递过去,李大刚收了红包仍旧不给进,伸手指着门外张文的大众车说:“哎哎,你们就开这种破车接我姐啊?” “放屁,我们这是去民政局登记!”我没好气地瞪了李大刚一眼。 李大刚把头一甩:“我姐说了,无论去哪,今天她只坐奔驰车,而且还要奔驰S600。” 我没说话,只因早上屎没拉,肚子里憋着一股气,沼气,我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把李大刚给喷死。网站http://www.xbxys.com/ 这孙子似乎没看到我脸色铁青,仍旧自顾自地说:“我姐还说了,那一克拉钻戒你不用买了,你这棺材子也买不起。不过,她昨天去市里逛商场,看中了一款皮包,不多,只要两万块钱,我姐说你现在去市里买回来,她马上跟你去登记。” 我不生气,真的不生气,我想这应该是李美丽在跟我怄气,闹着玩呢。 我走上前,把手放在李大刚的肩膀上,尽量挤出一点笑容:“我说小舅子,让你姐出来,我跟她谈好不好?” “不好,我姐说了,她打了你十几个电话,你既然不接,那就用皮包来说话。”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忍得好好的,这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当下扯开嗓门对着门里头怒吼:“李美丽,你给老子滚出来!!” 这一吼,引来了四周所有人的目光,同时屋里头总算是传出李美丽的声音。 只是她的声音哪里还有平时的温柔、甜美,她走到我面前,双手抱胸,一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姿态。 “武解,你嚷嚷什么?刚才我弟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我退一步,那一克拉钻戒我不要了,但是GUCCI的包包我一定要。小百姓养生网你要是没有包,这婚就不用结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将所有的怒火和负面情绪都压了下来。 我开始弓着身体,说好话,不停地说好话,旁边的人越多,李美丽的态度就越强硬。到了最后,我甚至哀求:“美丽啊,这包咱晚一点买好不好?结婚以后,我一定努力拼命赚钱,明年,明年你生日的时候我给你买一个?” 我的声音很软,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狗,就是希望她能大发慈悲赏我一根骨头。 “不行,我说了,没包这婚不结。” 她冷冷瞥了我一眼,转身进屋,连多看我一眼都欠奉。 这时候我丈人和丈母娘都出来,我让他们进去说情,有趣的是,连她长辈都数落我的不是,说我家穷、说我是烧死人职业贱,他们家女儿嫁给我是祖坟冒青烟,前世修来的福。 “对,是修来的……”我点点头后,后退了两步,我的嗓门越来越大,“是我犯贱把头塞到你们家屎坑里,在你女儿拉屎的时候,把鼻子凑上去‘嗅’来的!糙!” 我爆了一声粗口,转身就走。 刚要转身,李美丽就出现在二楼阳台上,指着我大喊:“武解,你要是敢离开,我们的事就算黄了!我以后就是嫁猪嫁狗,也不嫁给你!” “那就劳烦您嫁猪嫁狗去,老子不伺候了!” 张文急忙拉住我:“兄弟,这个时候别激动,千万别激动。” 其实是想吓吓李美丽,毕竟这年头娶老婆不容易啊。张文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会意地朝着车内走去。 可是,李美丽最后一句话硬是把我给点着了! 她指着我大喊:“武解,没有我,你永远都娶不到老婆!你现在走了,晚上就要跪在我面前,跟狗一样舔着我鞋子上的泥!” 张文看了我一眼,我闭上眼睛,吐一个再平淡不过的一个字:“走。” 车子很快就驶离李美丽的家,路上张文问我:“老五,现在怎么办?” 尽管距婚宴开场时间只有几个小时,亲戚朋友也都通知到位,但我还是头也不回地回到殡仪馆。 这个时候回家是添堵,我也不想看到老爸和后妈那无能为力又忧心忡忡的表情。 我们都尽力了,怪只怪李美丽那一家人实在太可恶! “这婚不结了,我回去继续烧尸!老子打一辈子光棍,在火葬场里等着烧她李美丽全家的尸!”我堵着气,感觉自己说话都像是在喷火。 其实今天根本就没有我的活,回到殡仪馆我直接就往宿舍走,现在我就想找个地方睡觉,早上起得太早了,现在困得不行。 等我进了房间才意识到,自己的床在验尸房,走到验尸房,我也不管边上躺着一具千年不腐的诡异女尸,直接闭眼就睡。 我是被冷醒的,睡梦中忽然打了一个颤抖,而睁开双眼的瞬间当即吓了一跳! 那具女尸竟然跟我面对面地侧着身体,我和她的鼻尖都贴在一起,甚至能够感触到她鼻尖传来的冰凉触感。 见她没动,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随后翻过身,仰面平坦。 诡异的事情来了,我发现那女尸竟然也学着我的动作仰面躺着。 我慢慢坐起身,她竟然也跟我一样坐了起来!
第3章 她叫勤娘
  我急忙后退,甚至跑到了门边,只要她稍微有大的动作,第一时间撒腿就跑。   她睁着眼睛,眼球还在微微转动,像是一个刚刚睡醒,或者刚刚出生的婴儿,呆呆地看着四周。   很快,她就看到了我。   我盯着她,她也看着我。   我的头往左,她也跟着往左;我伸出右手,她做了同样的动作。   她的动作很慢,学着我的姿态要下床的时候,身体摇晃了一下,侧身摔倒在地上。   这一摔,就起不来了。   不会是没电了吧?   我抓了抓头,哦,对了,她不是机器人,但很容易把她当成机器人。因为大学的时候,我有一个要好的学长,是市局的法医,他在相亲三十几次失败之后,毅然决然地花十几万块钱买了一个硅胶机器人当老婆。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还不习惯,时间久了,发现其实机器人挺好,脸蛋俏不说,还听话,什么样的姿势都能开发,每天充点电就行了。   面对这一具突然苏醒过来的千年女尸,我没有丝毫的恐惧感,反而很想亲近她,因此,我走过去,将她搀扶起来。   她又动了,好像想要亲近我,走了两步,突然打了一个跄踉,把我扑倒在床上。   这么一动,我手背上的伤口又渗出了血,她则是伸出粉红色的小杏舌,在我的伤口上轻轻舔舐着。那种心痒难耐的感触让我心里一阵燥热,反身就把她压在身下。   她呆呆着我,那眼睛虽然空洞、呆滞,却漂亮得像颗黑色的宝石,还泛着迷人的光芒。   不自觉地我慢慢地低头朝着她那朱红润唇吻了下去……   “老五!”   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从门外传入,吓得我急忙抬头,就看到张文突然从门外跑了进来。   他刚进来三两步,一看我这个姿势,又转身冲了出去:“卧糙!”   不一会儿,门外又传来张文的声音:“老五,你小子行啊,我说你怎么那么坚决就跟李美丽撕破脸,原来早就金屋藏娇了!”   我没有应张文,我和这个美得不像话的女尸仍旧对视着。我很好奇她为什么会活过来,而且看上去好像失了魂的人一样,没有记忆,不会说话。   难道我的血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哎,我说,时间快来不及了,你家亲戚马上就要到了!”   张文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她仍旧光着身子。急忙脱下自己的T恤,给她穿上。   我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体格比较健硕,因此衣服看上去很大,以至于那镂空的位置,总是会隐隐浮现令人血脉迸张的画面。   尽管她是一具尸体,可是那模样怎么看怎么舒服。   “哎呀,我说老五啊,你丫快点吧!真来不及了!要不,你让屋里这姑娘先顶替一下李美丽?”   哎?   好主意!   张文这话让我茅厕,哦不,茅塞顿开!   急忙对着门外的张文喊了一句:“蚊子,你去婚纱店借一套礼服来!她的身高在172左右,身材比例是……36E、60、92。”   “哇塞,极品女神才有的比例啊!”   张文离开之后,我将她扶正,坐在床边。   她很乖巧,呆呆萌萌的。   为了验证她有没有攻击性,我试着把手放到她嘴巴前,她没有咬我。又绕着她走了好几圈,她的眼睛就一直盯着我,从没有转移过。   我解开纱布,用力按压伤口,挤出了一些血,放到她的嘴边。   她这才伸出殷红的舌头,像只温顺的小猫一样,轻轻舔着,略冰凉的舌头每一次与我的皮肤接触,都会让我全身都产生一种莫名的悸动。   我正爽着呢,她突然停下动作,微微抬起头,精致无暇的脸蛋、空洞却深邃而水灵的眸子呆呆地看着我。   而我的伤口被她舔了几下竟然也是奇迹般地愈合了,连伤疤都没有!   接着,她就如同小动物的“印随”天性一样,仿佛将我看待成了最亲近的人,开始学着我的动作。   比如,现在我和她并排走路,她也学着我的动作,虽然会东倒西歪,但我早有准备,因此在她摔倒之前,总会第一时间转身搀扶住她。   有时候动作可能有点大了,难免会触碰到那酥酥绵绵的柔软部位——嗯,尺寸有可能报小了,果然目测和手测有误差,应该是介于E和F之间。   她突然学着我抓了抓自己的胸,修长的手指深深陷入肉里,那凸显出来的弧度,看得我又是鼻头一阵灼热。   哎呀呀,好羞涩。(≧0≦)   跟她认识半个小时不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我们已经认识了上千年。   所以在张文催促我那一瞬间,我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要她跟我结婚,做我的新娘!   由于她就如同新生的婴儿一样,就连走路也显得十分费尽,而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我眼下专门针对走路这件事进行训练。   当然,为了避免等一下张文到来春光泄露,我又找了一件自己的牛仔裤给她穿上。   直到张文提着礼服进来,她才堪堪保持走路不摔倒的姿势。   张文也带来了她的女朋友白水彤,她自己经营着一家化妆品店,平时也兼职跟随新娘化妆,因此张文把她带来最合适不过。   由于时间紧迫,白水彤直接带着女尸进了我房间,开始为她化妆。   至于那具千年古尸,我早已经转移到停尸房,明天直接火化。她一旦火化,什么都好说了。   “我跟新娘妆也有五年了,手底下画过许许多多的美女,但还从来没有见过美成这样的。”白水彤细心地为女尸扑底妆,同时转头看向我,“哎,老五,她怎么不说话啊?”   早就猜到她会说这话,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摆了摆手。   白水彤和张文点点头,表示理解。   其实,这个说辞是最好的,这样的大美女无论放在哪都是稀缺货,肯定不会到我这个棺材子的家里来,但是她有了先天缺陷就不一样了。   再看她呆呆萌萌的,一般人都会认为她有些心智不全。   既然女尸不会开口说话,白水彤自然就不会问那些杂七杂八的话,更是加快了化妆的速度。   约莫十分钟左右,白水彤就直起腰,看着身前的女尸说:“这是我迄今为止,化妆最快的一次。太美了,关键是她美成这样,我竟然不会起一丁点的嫉妒心,反而还想保护她,怎么能这样?老五,你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挖到这么一个天仙?”   “嘿嘿,我才不会说,要是说了,没准蚊子也去找一个。”   “他敢!”白水彤转头瞪向张文,张文吓得则是翻着白眼苦笑。   白水彤又问:“对了,她叫什么名字啊?”   至于姓名我也想好了,她跟我一样姓武,名字叫:“勤娘,她叫武勤娘。”   之所以取“勤娘”这个名字,是因为她身上月白牵牛花的幽香,月白牵牛花有个俗名,就叫勤娘子。   妆化好了,白水彤就把我们两个男生都赶出去,锁上门。   结果,房间里头就传出她连连的惊呼,当然不是尖叫,只是因为激动、或者夸张的声音。   “哇塞,好大!”   “武解,你这老流氓,你竟然没给她穿内裤!”   听到白水彤这话的时候,张文则是转头目光异样地看着我。   “咳咳,那个……”   我话还没说完呢,张文就拍了拍我的肩膀:“没事,兄弟懂的,任谁有这样的小情人,都会按捺不住。”   好吧,误会就误会了,反正我无论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   当房间门从里打开的时候,白水彤牵着勤娘从屋内走了出来。   她一出现,我的视线就完完全全地定格在她身上——太美了!   这一刻我恨不得从小学重新读起,多学一些华丽的辞藻来描述她,因为我脑子全空了,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汇和言语来表达自她的完美,以及我激动的喜庆。   如果不是我亲手把她从千年古尸里抱出来,打死都不会相信,她已经存在了上千年。   此时此刻,她穿着一件玫红色的旗袍礼服,出了露出雪白色胳膊,在没有多余的位置显露出来,但即便如此,我的目光仍旧定格在她身上,怎么样都无法挪移。   白水彤将她的头发盘了起来,精致俏丽的月耳上勾着两只大珍珠耳坠,身姿婀娜曼妙,让人爱不释手。   “喂!”白水彤对着我和张文狠狠拍了一下手,“还愣着干什么,时间快到了!”
第4章 娶她为妻
  早已经换上西装的我急忙上前,牵过勤娘的手,想要带着她朝着外面走去。   只是勤娘走了两步之后,身体就往一边倾泻,我急忙扶住她,这才想起她才刚刚学会走路,能走一圈就已经很勉强了,更别说小跑。   也没多想,我急忙转身,用双手拖住她丰腴的部位,将她背了起来。   她很轻,比我所想象得要轻很多,难怪之前抬过来的时候,明明有两具尸体也没有人发现。   宿舍外是一条走廊,也就是二十来米左右,如果是平时随随便便就能走穿,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背着勤娘进入走廊的时候,二十来米的走廊瞬间无限延伸,原本走廊尽头有一盏白色的LED吸顶灯,它的光线能够将整个走廊都照亮,可是眼下它的光照范围在我眼里却变得只有小拇指的指甲盖大小。   当我回头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后的宿舍同样也十分遥远。   “老五,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   “猪八戒背媳妇去见公婆咯。”   蚊子和白水彤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响起,但是我却看不到他们。   与此同时,一个幽幽荡荡的童谣从走廊深处传来:   “红娘子披薄纱,薄皮灯笼高高挂,   老牛生了三脚虎,哑巴半夜喊妈妈,   红娘子剥龙虾,锅里跳着熟青蛙,   你来扒,我也抓,谁在碗里啃泥沙……”   我走了一小段之后,突然停下脚步,对着身边压根就看不到的两个人说:“时间紧迫,我们还是抄小路吧。”   说着,我背着勤娘就朝着走廊旁边的草丛走去,当我的脚跨出走廊,踏在茂盛的草丛上时,四周的幻觉瞬间消散,环境又变地跟平时一样。   我见张文和白水彤没有跟上,忙对着他们招了招手:“快走吧。”   那个童谣消失之后,这一路就再没有别的波折。   然而,当我们抵达婚宴现场的时候,刚下车就被几个人给拦住了。   拦住我们的不是别人,正是李美丽和她的混子弟弟李大刚!   “武解,你什么意思!?”   李美丽终于还是来了,按理说我应该感到开心,但是她却没有穿我之前给她买的婚宴礼服,而且气势汹汹,眼睛里闪着凶光,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恨不能将我碎尸万段。   “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下午,你不仅去了鸡窝,还把鸡带过来了,你是打算用她来羞辱我吗?”   李美丽的声音很大,一下子就把周围的宾客和路过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喂,那谁,我才是武解名正言顺的老婆,你给我下来。别再这里丢人现眼,一看你那骚样就知道是从东莞那边过来的!”   东莞的意思大家都明白,李美丽的话也引得四周围观的人哄声大笑。   勤娘仍旧在我背上,她把脸贴着我的背,对着四周的一切不闻不问。   然而,勤娘这样的动作,放在李美丽眼里,那可是赤裸裸的挑衅。   “你给我下来!”   李美丽突然冲过来,伸手就要拽勤娘。   我反手就把她的手给打开了,对着她吼道:“李美丽,你闹够了没有!”   “武解,你这没良心的狗东西!”李美丽开始打苦情牌了,那眼泪说掉就掉,她一边哭,一边对着四周众人解释,“大家给我评评理,他武解从小就是个棺材仔,根本就没有人愿意跟他接近,现在不仅是个一无是处的法医,还在殡仪馆里烧尸体,哪个清白人家愿意嫁给他!我李美丽虽然不说长得有多少好看,但追求我的人也有一大把,我愿意嫁给他,不求他对我多少感恩,但至少要对我好吧?现在倒好,跟我闹了别扭,竟然随便从鸡窝里找一只出来替代,你们说要我的脸以后往哪里搁!?”   听到这话,我非但没有暴怒,反而冷了下来。   说实在的,如果说在来之前还存有一丁点希望的话,现在还真是被李美丽的唾沫星子给浇灭了。   见我冷笑,李美丽又嚷嚷了起来:“武解,你笑什么?你是在嘲笑我苦苦哀求你吗?我告诉你,我……”   “你哀求了吗?你苦苦了吗?”我突然顶了过去,“李美丽,咱们不妨把话说明白点,也好让诸位亲戚朋友、街坊邻居好好听一听!”   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这几天所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   听到这些话之后,众人纷纷开始数落李美丽的不是。   “看来这女人的话也不能全信啊。”   “就是啊,你看她气势汹汹、咬牙切齿的表情,那一副恶人嘴脸啊,这样的人娶回家,遭罪哦。”   “说起来武家小哥人还是相当不错的,前俩月我姥爷送去火葬,还是他给烧的尸呢。”   “哎哟,啧啧啧……坐地还钱漫天要价,还真把自己当成萝卜青菜给卖了,这样的女娃子,就算娶了,谁知道后面会不会跟另外一个挑白菜的跑咯。”   眼见形势一片倒,李美丽也着急了,她对着身边的李大刚使了一个眼色,李大刚立即带着四个小混混把我和勤娘给围了起来。   “姐夫,我姐也只是在跟你开玩笑而已,我们家都收了你们三十二万的彩礼了,这婚怎么可能不结呢?”   “对嘛,床头吵架床尾和。”   “就是,小两口吵架,可不能把别人也牵扯进来啊。”   “这位妹子身材看起来相当不错啊,多少钱请过来的?既然请都请了,就别浪费,让哥几个带走去小树林耍耍。”   说着,一个小混混又把狗爪子伸过来。   我甩手打开,压着嗓子低吼:“都给老子滚!”   “武解,你还敢护着这个婊子?”   “对,我就是护着她,我不仅现在护着,我要护她一辈子,怎么着!?”我对着李美丽大吼,由于太激动,口水都喷了出去,“李美丽,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凭什么让我爸妈多加十万彩礼,凭什么让我们家多摆十几桌酒席,凭什么我让给你买一克拉的钻石,凭什么给你买几万块的皮包!?”   李美丽也横了起来,她站在李大刚边上,理直气壮地说:“就凭方圆十里,只有我一个愿意嫁给你这个烧尸体的棺材子!”   李大刚也突然带着两个人朝着我扑了过来,我架住李大刚和他身边小混混的同时,另外一个人已经拽住勤娘的胳膊。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背后生风,只听“啪!”的一声重响。   接着就看到侧边那个小混混好似被汽车撞到一样,顿时倒飞了出了人群,在几十米外坠地之后,还在地面上蹭了好一段,最终撞到人家墙头才停下来。   咕——   四周一片寂静,我甚至能够听到很多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老吴,把勤娘放下来,让这帮子土老帽也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女。”张文和白水彤一起走了过来。   我点点头,这才把勤娘卸下,让她站在我身边,不过我还是紧紧地抓住她的手。   这一刻,我有些激动,但同时更多的是忐忑。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决定究竟会有多大的影响,但看到这样的李美丽,心里面则是坚定了一个信念——娶勤娘为妻!   勤娘一下来,我就听到四周一个个倒吸冷气的声音。   他们的反应我能够理解,我第一眼看到勤娘的时候,也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武解!你竟然,你竟然瞒着我跟她有奸情!?你混蛋,你王八蛋!我告诉你,竟然你不肯娶我,那三十二万彩礼也别想要回去!我们走!”   李美丽正要转身,张文突然上前两步,大声说:“李美丽,谁混蛋还不一定呢。”   李美丽转过身,恶狠狠地盯着张文:“你什么意思?”   “你可能不知道,昨天我送货进城,顺便到医院替我妈拿药。”张文突然冷冷一笑,对着身边众人大喊,“大家猜我看到了什么?”

家有尸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家有尸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这创意满分!!!高人用塑料布在森林绘画涂鸦!

    也许你看过街头的涂鸦,但你应该未见过在森林的涂鸦!来自俄罗斯的一名网友Evgeny,他的职业是街头艺术家,他自己分享了打破艺术传统的作品,其作品让网友们赞不绝口!他用最简单的塑料袋绑在两棵树的边缘,形成一幅画廊,这样他就可以用喷漆来进行涂鸦!这些作品非常的逼真,借助野生森林带来的灵感,不逊色城市街头的涂鸦。你猜猜他准备画的是什么?很多网友纷纷表示,这些作品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官视觉,这些作品必须给满分!你觉得这些用塑料袋创造出来艺术感觉如何呢?

  •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过几分钟后恢复正常。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我们的不自由,通常是因为,来自内心的不良情绪,左右了我们。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16:32。

  • 有些中国人辱华起来,连老外都害怕

    ◎作者彭砰砰◎来源凤凰WEEKLY(phoenixweekly)已获授权“中国人暴打辱华老外”视频里的“老外”,一般都刚嗑药了一样,不是像坏人,而是几乎就不像人。一定要在众目睽睽下,强行辱华,尤其是侮辱中国女人——就不信你看了不生气。1中国人拍摄的影片引发辱华争议最近,一部22分钟的喜剧短片,惹毛了许多中国人。在这部名为《逐梦摩女》的短片中,主角是3个生活在伦敦的年轻中国女性,在预告片中,她们表示:中国女孩,可爱、天真、顺从,保守且纯洁;擅长数学、乒乓球和照顾男人……去他的吧。我们三个女生,要把

  • 今天腊八,特意为您点播了一首歌,送给最在乎的你,听醉了

    今天是2018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初八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腊八节我把清晨第一缕阳光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心情我把清晨的第一声问候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运气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腊八快乐!腊八节先送你一碗“八宝”粥:健康是一宝,让你身体特别好;快乐是一宝,让你心情格外妙;平安是一宝,平平安安陪到老;好运是一宝,让你吉星当头照;幸运是一宝,好事全都跟你跑;顺利是一

  •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文/敏生琉香❈每个人心目中的理想生活都不相同。在我心里,理想生活的场景之一是这样的:房间摆满各种好书、妙文,源源不断地供我欣赏,恣意挥霍;四周飘荡着若有若无的音乐,缓缓流淌在每个角落,俯首可拾;居所外,有目之所及的绿草坪和开阔的蓝天和朵朵白云……听上去好像有点矫情和不食人间烟火。但是除了构成基本生活的必须物质之外,阅读和书籍,对我来说,显然更多一些诱惑。作为一名承担着不同身份的普通的社会人,有时也不得不奔波于各式各样的人群和环境中。也会因了生活里总有这样那样的偏差,情绪起起

  • 过了腊八就是年,一年一岁一团圆

    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八,俗称“腊八”,是腊月的第一个节日。一岁之末为“腊”,意为新旧交替,辞旧迎新。过了腊八就是年古时候,人们常在十二月初八这天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渐渐形成传统的节日。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今天的腊八节,更多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了。腊八一过,家家户户洒扫庭院、杀猪宰羊。在外漂泊的游子归乡,与倚闾而望的亲人团聚,共话家常,句句都是乡音。这是团聚的时光,是安详的季节。过完腊八,就等于开始准备过年了。我

  • 生活,需要体谅和理解(经典)

    生活,就是一种体谅,一种理解。懂得体谅,懂得理解,懂得宽容,日子就会温馨,人生也会安宁。生活的好多烦恼,源于我们不能体谅,过分在意了自己的主张,互不理解,互不相让,伤了彼此的心灵。生活的苦与乐总在更迭,没有谁的命运是完美的,残缺才是一种大美。别为难自己,别苛求自己,心宽了,烦恼自然就少了,日子自然就顺了,人生自然就自在了。千般跋涉,万种找寻,需要的不过是一颗平常心。识得进退,懂得回归,以平常心对待生活,生活,无处不是坦途。以平常心看待人生,人生无处不是胜境。人生如潮,涨退更迭,唏嘘之间,总有失意

  • 巴黎“兔子”酒馆:这里讨厌拘束与做作

    NO°/7食尚亚洲第七期杂志文/启洋寻味法餐LeLapinagile,意思是“机灵的兔子”。这是一家酒馆(cabaret)。因为灵兔和文艺界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所以法国人一贯把它归入文艺咖啡馆之列。灵兔坐落在蒙马特高地。当年,蒙马特是作家和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文艺咖啡馆便应运而生了。后来,巴黎咖啡馆的重心先后转移到蒙巴纳斯和圣日耳曼德培大街那一带,于是,蒙马特的文艺咖啡馆红消香断,先后凋零了。灵兔现今仍然开业,成了仅存的硕果。不过,它已经蜕变为一个歌厅,不再是一个作家论道、画家挥笔的沙龙,而是成

  • 【冬至】米菲 | 鸬鹚捕鱼

    (这是慢蜗牛第551篇原创文字)是日,冬至。这个节气里,我执迷于观察鸬鹚捕鱼。入秋以后,深圳湾沿岸成为了鸟儿们的超级食堂。除了明星鸟黑脸琵鹭之外,最吸引我的还是鸬鹚们。清晨,他们成群结队地飞来进餐,如乌云压境,给海面敷上一层阴影。不知鱼群们是何感想,估计要总结出“早起的鱼儿被鸟吃”的训条吧。岸边观鸟的人群低呼:“来了!来了!”大家满心期待着它们飞到近前,好好欣赏这黑黢黢的壮观景象。只是鸬鹚群貌似已经知道这边有长枪短炮守候着它们,略略打了个旋儿,就掉头远去了。大雁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形

  • 法国法国

    1:法国人讲故事很厉害。芳汀,冉阿冉,沙威还有卡西莫多跟漂亮吉普赛姑娘的爱恨情仇。这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我小时候从哪里听来的呢?我确信不是中午十二点半的长篇小说联播。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严谨的电影录音剪辑:《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唉,那个年代如果没电影看,居然还可以听,想想也是醉了。哈哈没办法不好意思人老了总是忆起无线电时代。当然,除了雨果这个这么诗意的名字。我还读过莫泊桑的《项链》《羊脂球》以及他的师傅福楼掰的《包法利夫人》。至于罗曼罗兰。普鲁斯特。当然也还有什么小仲马。大仲马。司汤达的小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