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惹爱成婚:前妻,给我复婚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6:33:37 来源:网络 []

小说:惹爱成婚:前妻,给我复婚

第二章 让迟小姐上车

宫黎川点了点头。小说惹爱成婚:前妻,给我复婚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张彬系好了安全带,回头问他:“接下来是回公司,还是直接回家休息啊?”

宫黎川没有说话。

从前视镜里看到了宫黎川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张彬叹了一声:“行,我知道了。”

大学的时候,宫黎川就是这样一副样子,幸好他都已经习惯了,否则真的容易抓狂。

重要人物都走了,机场大厅里的记者们面面相觑,这么兴师动众的,也不能白来一趟,他们纷纷将话筒对准了中年男人:“宫总怎么走了呢?您可以对宫总的这个行为做一个简单的解释吗?”

中年男人看着这一大帮的记者,忽然十分后悔,好好的,他为什么要放风给记者透露少爷今天回京城的消息呢?他脸上的表情僵硬,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帮记者……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迟筝,精致的脸庞却稍苍白,冷意迅速的蔓延了她的全身。

“迟小姐?”迟到的男人,气喘吁吁的拿着牌子过来,略带歉意,“抱歉来晚了,刚才路上堵车了。”

“没事。”迟筝摇摇头,敛起自己的情绪,看着已经消失的身影,似是若无其事的问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一样颀长的背影,一样的冷峻清傲,她的心脏似乎也是被揪起。小百姓养生网

不可能是他!绝对不可能是他!

“迟小姐,你没事吧?”看着迟筝捂着腹部,微微弯腰的苍白样子,接应的男人低声急急地问道。

方才昂藏的身影一直缠绕在她的眼前,像是毒咒,挥之不去。

迟筝的手紧紧攥着衣服,略用力的闭眼,等到睁开的时候,依然恢复了清明,“我没事,我们走吧。”

这一次,她回来,是因为工作上的问题。

可没想到,一下飞机,倒是有个大惊喜。迟筝自嘲的笑了笑,现在的自己还真是草木皆兵,他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呢。

男人看着她的面色无异,才舒了口气,“车子在那里,晚一点会和合作商见面,不知道合同的事情,迟小姐准备的怎么样了?”

他是公司派来接迟筝的,这一次为了这笔大合同,公司可是下了血本了。来自http://www.xbxys.com/

“嗯,还好。”迟筝跟着他走出去,神情却仍有些怔松,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

“这一次的生意可是很重要,听说……”

‘刺啦’刺耳的声音。

男人的话没说完,就被尖锐的刹车声湮没,几乎要把耳膜都给震破了。

“谁啊,有没有点素质了!”站在迟筝身边的男人愤愤的,瞪眼看着停在他们身边的车。

定制版纯黑低奢的宾利,仅此一辆。

男人还在骂骂咧咧的,本来忙活了一天了,心情就很糟糕,现在还遇到这样的糟心事,心情着实好不起来。阅读http://www.xbxys.com/

“没事,我们走吧,不是还要安排住处吗。”迟筝拉了一下他的袖子,神情已然都是倦怠,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车窗缓缓的摇下,男人的话也是一点点的卡在喉咙里。

“宫……宫总,您怎么在这里?”方才还是骂骂咧咧的男人,现在点头哈腰的,恨不得直接把自己的嘴给缝上。

车窗内的男人,仅仅是侧脸就矜贵冰冷到极致,棱角分明,五官似是覆着一层的寒冰,薄唇也抿着不悦的弧度。

“上车。”淡淡的两个字从他的薄唇吐出,宫黎川侧头,冰冷的视线似是冰锥,压迫的气息骤然的倾覆。推荐xbxys.com

张彬向来会察言观色,顺着视线看过去的时候,一怔,“迟小姐?”

“好好好,我们现在就上车,这么说来,还真是麻烦您了呢,要知道,这几天的交通……”男人扯出谄媚的笑容,说着话就要钻上车,却是被张彬不咸不淡的挡住了。

“张助理?”他不解的抬头。

张彬略微嫌恶的看了他一眼,今天拍马屁的人倒是不少,就是没一个带着眼睛和脑子来的,可他依然是平静的叙述,“少爷的意思是,迟小姐上来。”

这一次是真的近距离的看到他的全脸了,胃部的绞痛似乎只增不减,迟筝攥着衣服,脸上的血色褪的一干二净,可依然固执的咬唇,“我不去。”

张彬为难的看着她,“迟小姐,少爷说让您上车。”

迟筝抑住情绪,下颌扬着,饶是面色苍白,也不减固执,“难不成他说的我都得听?抱歉,那是你家少爷,跟我没有关系!”

张彬的太阳穴阵阵的跳动,迅速的抬眼看了车内的人,额头却更疼了。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次。小说惹爱成婚:前妻,给我复婚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宫黎川的薄唇轻启,清傲冷淡的视线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祗,每个字低低沉沉的,氲沉着压迫,“如果你想合同就此结束的话,请便。”

第三章 你看够了没有

迟筝的心里乱糟糟的,脸色苍白的看着接应自己的男人,不能理解宫黎川的话。

男人耷拉着脑袋,“这就是咱们公司的合作商,宫黎川,宫总。”

‘宫黎川’三个字,像是狠狠地一击,彻底的打碎了迟筝的侥幸,指尖都泛凉,冷到了心尖上去了。

这就是那笔大生意的合作商?

为什么是他!

“开车。”宫黎川显然没了耐心,眉头皱起微小的弧度,淡声凉意的吐出两个字。

他周身的气场太盛,张彬知道,那是他不耐的前兆,只能怜悯且复杂的视线扫了她一眼,似乎叹息的说道:“珠宝行业不仅仅是你们一家。”

还有其他的珠宝商也是蠢蠢欲动。

迟筝听的清楚其中的意思,修剪干净的指甲陷进手心,再抬眼的时候,淡声的说道:“我跟你们走。”

她这一次回来,就是为了这笔生意的,容不得出现任何的问题。

车子缓缓的停在古堡前,一路上车内都是静寂沉默,压抑到了极致。

这座古堡是典型的欧式设计,迟筝的唇瓣都要被咬破了,踏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尽量保持速度的跟在宫黎川的身后。

穿过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就到了正门,张彬为她打开了门,将行李放在了客厅里之后,笑着说:“那迟小姐,我就不打扰了,您好好休息。”

而一同进来的宫黎川,则一直都是冷淡的表情,兀自上楼,只留下颀长冷漠的背影。

“哪个是我房间?”迟筝的情绪稳下,轻声问道。

张彬依然是规矩的垂手站在那里,“右转的第一个房间。”

说完之后张彬才离开,迟筝才想起,自己好像忘记问一楼还是二楼了。秀眉不自觉的拧着,环顾了一下四周,装潢华贵,摆设精美,一层大概应该是佣人房吧。

她提着箱子,径直的上楼,推开门收拾了一会儿,却是听到卫生间窸窸窣窣的声音,这里还有其他的人?

迟筝警惕的随手抄起棒球棍,步子不自觉的放缓,走到卫生间门口。

刚想打开门一探究竟,门却忽然从门里边开了。

看着只围了一条浴巾的男人,迟筝瞬间就愕住,手里的棒球棍甚至都忘记放下。心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对于新环境,迟筝一直都没能适应,身体绷紧,处于一种防备的姿态。

宫黎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云淡风轻的推开了她横在他前面的棒球棍,“这里,是我家。”

“而且,你看够了没?”

?宫黎川眉头微皱。

迟筝下意识的后退几步,视线一直在他的身上,忘记挪开。

他身上仅仅是围着浴巾,露出纹理分明的胸膛,水珠顺着滚动到浴巾以下,净是旖旎之色。

看着他嘲讽的视线,迟筝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一直盯着他看。

慌忙的收回视线,原本平静无波澜的脸上,也是泛起涟漪,“我要回去了。”

面对这个男人,她依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依然无法真正的释怀。

“这个时间,你打算去哪里?”宫黎川步步逼近,阳光也被他颀长的身影挡住,落下大片的阴影在迟筝的身上。

压迫,难受……各种情绪纠缠蔓延。

“我去哪里跟你没关系!”迟筝的语气略恼怒,下意识的往后踉跄,可是因为急促,腰肢却狠狠地撞到了桌子角上,钻心的疼痛蔓延。

因为猛然的撞击,她身子往旁边扬去,下意识的就伸手抓东西。

可是,手上的触感太过柔软了,她还是跌在了地上。

这一磕,碰的她眼冒金星,头顶上方却传来了宫黎川的声音:“松手。”

迟筝这才看到,刚才她抓到了他围在腰上的浴巾,他现在是光着的……

而且,因为被自己猛烈的拽了一下,他也跌在了自己跟前……

事情似乎往诡异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了。

现场狼狈成一片,迟筝微微的张启樱唇,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懊恼的垂着眼皮,撑在地板上的手也是紧缩。

难得见到她这一面的情绪,?宫黎川的眸光微闪,淡淡的从她的身下拽出了自己的浴巾,就在她面前,很淡然的又围在了自己的身上。

迟筝一直懊恼的垂眼,等了许久都没有什么动静,她稍稍的抬眼,看到的是他腰上性感的腹肌,还有结实而挺括的胸膛……

“没事的话,就自己站起来。”他的声音冷沉,像是寒潭一般的沉寂冷冷,“收拾一下,从今晚住在这里。”

第四章 青梅无竹马

迟筝支撑着起身,看着熟悉不过的面颊,眼眶却是发酸,樱唇张启了几下,却是一个字没说出来。都变了,所有的事情都变了。

“我不会住在这里的。”迟筝依然还有最后的骄傲,眨了几下眼睛,把所有的酸涩如数的咽回去,倔强的站在他的面前,娇小的身体像是蕴着无穷的力量。

“那你想住在哪里?”宫黎川顿住脚步,略带嗤笑,弯腰靠近她,“你还是想住在原来的别墅里?”

他的眸子像是黑曜石一样,深邃的似乎能把人吸进去。

和她记忆中的一样冷漠无情,迟筝的鼻子都在发酸,他的冷漠似乎只是对着自己的,停顿了很久,她才狠狠地掐了一下手心,“不必麻烦宫总,住处我还是能找到的。”

“今晚就麻烦您了。”她用的是尊称,转过身去,情绪才略略的崩了几分,可是脊梁却依然挺得很直,一步步的往外走。

只要是宫黎川在的地方,她一秒钟也不想多呆!

好像晚走一秒,那些阴冷的回忆就会扑过来,把她整个人吞噬揉捻,让她认清楚,什么是事实,什么是一厢情愿。

后边的宫黎川神情冷淡,“你要是走出去一步,合同就此结束。”

他的声音平静,仿若不在乎任何,像是天底下的事情都掌握他的手心里,随时都可以摆弄碾压。

现在的迟筝,恨极了这样的感觉,指甲刺破了手心,也恍若不知。

背对着宫黎川,她的声音隐忍却不失骄傲,“我只是搬去下边,也省的占用了宫总的位置,让您恶心。”

这是她的竹马,可是在宫黎川的眼里,她却从来都不是他的青梅。

迟筝自嘲的笑了笑,之前受过的遍体鳞伤,到现在都还不长记性吗?还真是贱脾气。活该被人当做玩具。

她一步步的走出去,背影也带着不服输的气场。无论如何,她都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而宫黎川也不再是自己心尖的人!

夜色如凉,冷风阵阵的吹进来,一个晚上,迟筝都没有睡觉,而是怔怔的看着外边的夜色,略微的失神。

那些回忆像是毒药,一点点的侵蚀她的内心,让她整个人无措却疼的彻骨心扉。

当初他们也有过亲昵的时光,也曾经是两小无猜,她甚至天真的以为,自己会是他的新娘,会是陪伴她一辈子的男人,会娶她,会疼她。

迟筝,别做梦了,我爱的,从头至尾,都没有你。

耳畔依然回荡着这句话,像是最尖锐不过的玻璃渣,狠狠地刺在心脏上,让她几近窒息。

一直到晨曦刺破了厚重的云层,迟筝才回过神来,自己竟然这样站了一晚上,腿部也是发麻无力,可远远敌不过内心的疮痍。

门被轻轻地叩响,张彬的声音清楚的传递进来。

“迟小姐,您收拾好了吗?”

迟筝伸手按了几下眉心,沉了沉声音说道:“嗯,我等会儿就下去。”

今天是合同生效的第一天,需要考察市场,制定计划和方案,她还不能被打败,哪怕现在面前站着的人是他!

楼下的长桌上早就摆满了早餐,样式不多却精致,而坐在桌前的男人,优雅的像是王子,西装搭在一侧,只穿着白色衬衣,袖口挽起,露出华贵的腕表,不紧不慢的吃着面前的牛排。

“给迟小姐端来。”看到迟筝下楼,他也不过就是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淡声的说道。

保姆忙不迭的把同样的早餐放在迟筝的面前,搭配着嫩绿色生菜叶的牛排,看着让人食指大开,可是迟筝的秀眉却是拧着,“抱歉,我不喜欢牛排。”

听到她的声音,宫黎川的眉头一皱,把手里的刀叉搁置在一侧,“你变了不少。”

他的话里意有所指,好像说的是口味,可好像也是说她这个人。

迟筝放在膝上的手微紧,才兀自的绽放出笑容,“时间久了,人总是要变的,宫总不也是这样吗。”

她的嗓音略带暗嘲,视线却是避开他,只要看他一眼,过往的回忆总是控制不住的翻涌,她干脆不去看,不去想。

等熬到生意完成了,她还会出国,一定要和他断的干净,甚至半点痕迹不留!

“可这里的早餐只有这一种。”宫黎川掀眸,嗓音淡漠慵懒。

无论她喜欢与否,都没有人在乎。

迟筝固执的站在那里,暗暗的自嘲,的确是没变,他的耐心于之自己,总是少之又少。

“那我不吃了。”迟筝压下心底的情绪,尽量保持声音淡淡。

惹爱成婚:前妻,给我复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惹爱成婚 或 前妻 或 给我复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9章一家三口许寂贤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伸手触碰苏舒,他或许只是想辩解一下。但是他说出这样的话在苏舒的眼里却像是在讽刺,讽刺她怀着孕还有别的想法,在他刚回来的时候。“请你不要自以为是吧。”苏舒低声的说。终于不带任何情绪,匆匆进了卧室。许寂贤直到这个时候才明显感觉,苏舒不一样了,她在刻意的躲避,他感觉自己就像空气在他面前。等到苏舒穿好衣服出来,说因为自己怀孕,晚上动静比较大,抱着被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愿此生不相逢第19章她竟然敢忤逆他沈云繁被陆清言的那一句话中强调了两次的私事给彻底惹怒了。他冷笑着站起身说道:“我突然想起来,明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既然陆秘书你这么有空闲的话,就去准备明天的会议上要用到的材料。记住每个董事会的成员,人手一份。”“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问题的话,这不是余秘书的工作吗?”陆清言淡淡的说道。沈云繁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这个女人,是在忤逆自己?望着这个女人头也不回的样子。沈云繁火气上涌,他快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都市高手19章艺术行为“毅哥,什么十万?发生了什么事?”吴涛一脸迷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跟什么。乐毅脸色很不好看,舅舅花了十万块买他平安这件事,舅舅在电话里只字未提,为了这个外甥,也许他也并不在乎这十万块。可是乐毅心里却过意不去,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自己惹出来的,却让舅舅来破费,为他买平安。“吴涛,今晚我们不回去吃饭,去外面酒店吃大餐!”乐毅忽然开口。吴涛一听要去吃大餐,眼睛一亮,然后耸了耸肩,道:“毅哥,我身上可没钱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武破乾坤第十九章毒火淬体大火冲天燃烧,燎起漫天毒雾!“吼!”楚南发出震天狂吼,要冲出毒火圈!可他往瞬间连踏数十步,却仍然被毒火包围,却是那毒火,随着楚南前进而前进!向前不行,楚南便往空中跳跃;然而,他跳多高,毒火也喷发多高,始终环绕着楚南!“毒火燎原,岂能让你轻易逃脱出去?”火明冷笑着,又喊道:“风扬,助我一臂之力,注意控制力道,千万不能将他杀死,我们可要将他好好研究一番,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古怪,居然能抵挡我们如此多的剧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保安之王第19章:夜店“我是真不认识火舞。不过,相比之下我更在乎冰舞。嗯,冰小姐……你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张城视线转移到冰舞身上,他很清楚,这个女人身上的上位者压迫感要不是她在四爷面前刻意压制,只怕比起四爷还要强烈得多。这样的人,竟然甘愿当别人的手下,不可思议。这样一来,张城对四爷的身份更加好奇了。“哈哈,你果然有眼光。冰舞的确不是一般身份,她没有火舞有名气,可是论权势地位一百个火舞也比不上。换句话说,只要她跺跺脚,整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2》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2》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10022019人模狗样019人模狗样俗话说的好,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秦川觉得自己白出力,被王玥给玩了一把!自己这个能当上董事长的美女未婚妻……可不简单啊……尤其他在车下看到的王玥的那个有点鄙视的眼神,会不会也是她有意为之?秦川藏不住事,实在是好奇,一边开车就一边把这个事给问出来了。“哦,我是真的鄙视你来着。”没想到王玥一句话让秦川悲痛欲绝,尼玛,还不如不问了。他只好默默地开车,因为没人再捣乱,很快就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6》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6》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100261-19儿子的女朋友社区小诊所,简陋的病床上,刘子光的父亲正半躺着,旁边的保温瓶里放着老伴送来的稀饭,一旁的塑料袋里是馒头和咸菜,儿子进了牢房,当爹的也吃不下饭,一直长吁短叹。又到了打针的时间,护士拿了吊瓶进来,帮老爷子打针,可是由于老人手上的血管不是很好找,这位卫校刚出来的女孩搞得满头大汗,连扎了好几针都没成功。忽然诊所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运动鞋牛仔裤白衬衫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后脑勺上的马尾巴一甩一甩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兵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兵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都市兵王第十九章柳溪女神这个女生走进来,很轻易的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包括苏狂,此时都没有心思去管黄征对他的嘲讽了,眼睛定定的看着女生。她自然就是柳溪,与七年前相比,她变得更漂亮了,也多了一份成熟,还是那般孤傲,如同湖中昂着优美脖颈的天鹅。丑小鸭可以变成白天鹅,但永远变不成凤凰。而柳溪,就是凤凰。她酒红色的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淡紫色,多了一份神秘,暗色的眼影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19章我饿了要吃饭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大半个月过去,季凉看着珠宝设计大赛的交稿日期快到了,就抓紧时间、不吃不喝把那一款男士项链设计好了。项链由三股黑线扭合成马鞭状链环,吊坠是是相对应的黑曜石方牌吊坠,方牌上要刻上一只栩栩如生的龙,项链的名字——龙腾四海。季凉满意的看着画板上自己的作品,看着那个自己修修改改好多遍终于才满意的龙首,终于放下心来。滨海军区医院,季凉走进程爷爷的病房,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恨两痛》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恨两痛》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恨两痛第十九章传的沸沸扬扬翌日简童刚到东皇,她觉得有些奇怪,四周的人,三两成群,都在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简童没大在意,也许是因为她一个清洁工,突然的调到了公关部,让人有些非议。但在进了公关部的部门休息室后,她知道,她太天真了。“哈哈哈,母狗来了哦。”突然一声讥嘲响起,简童脸色一白,此刻正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母狗”的人,她认识,就是606包厢的包房公主露娜。“露娜姐,你别这么大声啦,人家又不是瞎子看不见一只母狗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