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人去心空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3:36:4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人去心空

第3章 信任

 也是她傻,就是这么随口敷衍的话她竟然全数相信,还信誓旦旦的觉得陈欧就是她的天,只要有他的地方就不会再有害怕。原文xbxys.com

 只是,她还没有意识到,愚蠢,是多么可怕的噩梦。刘欣冉安心的睡了,白天就想着怎么借着贾振东的东风逃出生天,机会很快就来了,在见过贾振东的第二天傍晚,她终于等来了那个脚踩七彩祥云来拯救她的男人。

 刘欣冉满心雀跃的打开包厢,果然,房间中坐着聊天的两个男人正是贾振东和国色天香的老板田宾实,她低着头走进去。

 贾振东把一个档夹仍在玻璃茶几上开口道:“我不想多说,这是岳寒的资料,我让你变成这个人,演好了我不会亏待你,不仅帮你赎身,还会包你下半生衣食无忧!有问题吗?”

 刘欣冉蹙着眉拿起茶几上的档夹,打开从里边取出资料,和一沓整理好的照片,还真是吓了一跳,照片上这个人果然长得跟她一模一样,要不是确定自己没有拍过照片,刘欣冉还会迟疑自己什么时候有福气穿着这样的衣服。接着看起资料来,更是吓了一跳。

 原来这个叫岳寒的女孩是b市最大的集团东岳集团副董事长岳耀礼的独生女,身价不菲,难怪田宾实会说同人不同命。刘欣冉咬咬唇,有那么一瞬间的感到不甘,明明长着同样的脸,却要遭受这截然不同的命运,为什么她不是岳寒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有问题吗?”贾振东不悦的重复一遍。原文http://www.xbxys.com/

 “没有。”刘欣冉连忙摇头。

 “跟我走,你还不能这样去见岳耀礼,我要把你彻底变成岳寒,让那个老狐狸看不出丝毫破绽。”贾振东冷声说道。

 刘欣冉灵机一动问道:“是不是我跟你走,就不能再随意离开。”

 “当然。时间紧迫,你必须尽快进入角色。网站http://www.xbxys.com/”贾振东回答。

 刘欣冉蹙了蹙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眼角流出泪来,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开口恳求道:“今天是我母亲的头七,让我再最后回家看看嘛?给她老人家烧点纸也好。求求你。”

 贾振东蹙了蹙眉头,田宾实半搭拢着眼皮,说道:“振东你也不急在这一时,让她去吧。”

 贾振东翻了个白眼指了指身后的两个保镖说:“你们跟她去,完事了直接送回公寓。”

 “谢谢你!谢谢你!”刘欣冉连忙感激的热泪盈眶,心中却打着如意算盘,不过这几声感谢倒是真心实意的,如果这次真的可以顺利逃脱,刘欣冉一定会记住贾振东这个名字,全年无休的为他祈祷上天保佑。

 “行了,快去快回。来自http://www.xbxys.com/”贾振东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心想着,怎么这么麻烦。

 刘欣冉迅速的退出房间,一脸恳求的对尾随出来的两个保镖说:“大哥,你们在这等我一下,我去拿点东西,马上就来。”

 “去吧,我们在门口等你,你快点。”保镖挥挥手,漫不经心的回答。

 刘欣冉跑回房间,看四下无人,蹑手蹑脚的在旁边床位的女孩床上拿起手机,再一次播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还没等陈欧说话,刘欣冉心中激动的说:“陈欧,等我,我们今天晚上就走,收拾好东西,晚上我去找你。”

 “喂,喂喂…….”陈欧蹙着眉问了两句但是电话那端已经是忙音,再打回去已经无人接听,刘欣冉一直没有手机,一定是借别人的。叹了口气,说离开,哪有那么容易,又能走去哪里?只是不想她伤心,敷衍着答应了一句,没想到刘欣冉却当真了,兴冲冲的样子让陈欧一时间不知怎么跟她解释。阅读xbxys.com

 一想到她的样子,一颗心就软了下来,不忍心伤害。不知道是因为同情,还是因为,已经习惯了先答应再去敷衍这个把他视作信仰的女孩儿。

 刘欣冉满心欢喜的跑到夜总会门口,跟黑衣保镖会和,心中燃起希望的火苗照亮昏暗的命运,像是回光返照般喧闹着刘欣冉凄惨的生命。后来的过程更是一帆风顺,刘欣冉几乎都没费什么力气就甩掉了两个保镖,跑到陈欧家里时他吓了一跳,没想到刘欣冉真的会来找他。

 而更让刘欣冉没想到的是,陈欧答应带她离开,却没问他要去哪里,真不知道陈欧如果告诉她要把她送回魔爪,刘欣冉还会不会义无反顾,满脸幸福?只是说这些都是迟了,尘埃落定的时候,刘欣冉眼中陈欧的样子越来越模糊,而现在她在迷离的灯光下紧紧拽着田宾实的西装,却一点都想不起陈欧的样子,是不敢在想吧!那么残忍,那么可悲,那么悲哀的一次逃亡。

 刘欣冉深呼吸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不想了,反正都是这样了,倒不如既来之则安之。

 冷水泼在身上,刘欣冉全身抖了个激灵,机警的睁开眼睛,摇了摇头抖干沾在脸上的冷水,冷,刻骨铭心的冷,好像是全身的每一块骨头都在发抖,刘欣冉模糊的看清眼前的轮廓,却释怀的笑了。小百姓养生网枉然,原来命运就是这样,无论你多么努力的想要逃离,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刘欣冉双手淹着脸颊,滑到肩膀紧紧的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难过吗?”贾振东手插在口袋,下巴微微上扬,睥睨着刘欣冉像是睥睨一只低贱的蚂蚁般不屑一顾。

 刘欣冉咬了咬唇,还是忍不住,泪水从眼角流出来,她一点都没感觉暖和,相反她觉得更加可笑,她不说话,紧闭着嘴还是止不住的哽咽起来。

 “你知道你值多少钱吗?”贾振东嫌弃的伸出一根手指挑起刘欣冉的下巴,微扬的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嘲笑。

 刘欣冉蹙了蹙眉,看着贾振东的眼睛,他满意了吧,像是这样在伤口上撒盐的滋味很有成就吧,这种生来就含着金汤匙的人,凭什么用这种眼神嘲笑那些命途多舛的人?刘欣冉冷笑一声平静的说:“赢了的是可悲的人性,不是你的钱。”

 “嘴硬吗?只害怕知道这个数字更心痛吧,青梅竹马男友,许诺带你私奔的人,只是为了一沓钞票就亲手把你送回我手里,跑啊,就算是你跑得出天涯海角也跑不出我贾振东的眼睛。”贾振东一蹙眉,手中用力的捏着刘欣冉的下巴,目光阴历,平生最讨厌的两件事,背叛,被骗,都被这个女人全数做尽,如果不是因为她这张脸,贾振东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刘欣冉早就忘了什么叫害怕,早在喝下陈欧递给她饮料时,已经深深陷入绝望中。那一刻她多么希望自己已经死掉,要是死掉该多好!就不用留着眼泪醒过来还要受人嘲笑,二十年了,这种日子早就过够了,相依为命的妈妈也去世了,被舅舅卖到国色天香,费尽心思逃出魔爪,却又被恶魔狠狠的拽住,就连自己最爱的男人,也会将自己推入肮脏的悬崖,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好怕的吶?

 看着刘欣冉的样子贾振东眉头蹙的更深,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悔改,推陈出新的挑战他忍耐的极限,贾振东生平最讨厌的第三件事就是见到女人哭哭啼啼,看一眼就心烦。他冷笑着狠狠甩开刘欣冉的下巴。

 “一万块,还买不到一瓶红酒,那小子就亲自把你送回来了。呵,我还以为是多重要的人,就这样的人也值得你背叛我?还是我太仁慈你根本就不清楚背叛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贾振东声音冰冷嫌恶的看着刘欣冉微蹙眉心。

 刘欣冉摇摇头低声回答;“我没想过要背叛你,也没来得及计算代价,我以为只要跟陈欧一起离开,我二十年来泥泞的人生就结束了,我就可以跟我爱的人开始新的生活。”刘欣冉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声音更加哽咽,轻笑的着说:“没想到是我眼瞎,看错了人!”

 “呵,你是觉得我该原谅你吗?还是听完你的遭遇同情你?”贾振东不屑的问。

 “我更希望你杀了我。”刘欣冉低声回答。

 贾振东一蹙眉,一把拉住刘欣冉的头发把她拽起来,虎口卡主她的脖子,将她抵在身后的墙壁上冷声问道:“你以为我不敢?”

 刘欣冉面无表情的看着贾振东,声音透出一股深不见底的绝望:“杀了我吧,因为一想起妈妈我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可是我真的不想再活下去了。”

 贾振东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个女人的眼神让他厌恶,却又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从来没有人敢像她这样肆无忌惮的直视他,更没有人敢用这种半死不活的语气跟他讲话,他微微一愣,最后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紧盯着刘欣冉的眼睛冷哼道:“你以为我是有求必应的活菩萨吗?从你决定背叛我们的约定时,我就不会再相信你了!想死?我倒是可以让你生不如死。记住,是你亲手毁掉了我把你当人看待的机会。”

 刘欣冉只顾着自己绝望,根本听不清贾振东在讲什么,就连他恶狠狠的表情在刘欣冉看来也没有任何威慑力,她缓缓闭上眼睛听天由命的。

 贾振东的心底蹭的燃起一股怒火,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无所谓的态度面对他,也从来没有人敢在他讲话的时候闭上眼睛,他负手一推,把刘欣冉推倒在地。

 

 

第4章 代价

 刘欣冉吃痛,蹙着眉还没等抬头就听见贾振东更加阴历的声音:“这女人赏你们了,留口气,还有用。”

 刘欣冉冷笑一声,时隔几日,再听到这样的恐吓,好像没有一开始那么害怕了,反正是生是死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区别了。她只是不敢自己结束生命而已,因为母亲去世前握着刘欣冉的手,流着眼泪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好好活下去。”

 她不能救自己的母亲,又怎么能连她的遗愿都违背。

 贾振东身后的保镖面面相觑一时间没有动静,贾振东更是愤怒。低吼道:“愣着干嘛?”

 七八个保镖这才一拥而上,刚开始都是因为猜不透贾振东的心思才没有人敢第一个动手。

 确定了贾振东的意思,再看这个全身被冷水浸湿,体态玲珑的女人,心中还真是硬生生的烧出一股躁动,刘欣冉本就生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一头乌黑长发,标准的瓜子脸,肤若凝脂齿如含贝,朱唇轻薄,一眨眼就能勾魂摄魄,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那个男人能不高兴。

 刘欣冉被压在地面上,生硬的大理石冰冷刺骨,刘欣冉仰着头也不挣扎,更何况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不管怎样结果不都一样?

 这都没反应吗?真是贱女人!贾振东站在一边看着禽兽般饥渴的男人一拥而上,三两下撕破刘欣冉的衣服。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嘴硬是吗?老子就不信你不开口求饶。布料撕裂的声音渐渐的被此起彼伏的喘息淹没,饥渴躁动的男人们迫不及待的退去自己的衣服,谁都怕落了后。

 刘欣冉万念俱灰,她目光空洞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动都不愿意动一下,这样是不是快死了?这是接近死亡的感觉吗?

 贾振东眉头蹙的更深,看着刘欣冉的表情,贾振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他刚要开口,突然包厢门打开,田宾实站在门口,面容冷峻,声音像是浸了冰般冰冷;“都给我滚开。”

 众人一听不禁全身颤抖,忙不迭的推到一旁,丢盔弃甲人人身上吓出一身冷汗来。贾振东不耐烦的撇了田宾实一眼,他平时最烦这种事情,今天怎么反常的管起闲事来了,本来就烦,被田宾实这一闹贾振东更是烦躁。蹙着眉不悦的问:“你抽什么疯?”

 “我倒要问你,在我的场子你这是干嘛?”田宾实说着解开西装扣子,余光扫过刘欣冉的脸颊有些迟疑。

 “怎么?你对这种货色有兴趣?还是太久没挨揍皮痒?”贾振东蹙着眉,嘴角有些不屑。

 “你说对了,我就是有兴趣,反正都是你不要的人,那我就收下了,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们出去吧,我这人护短你们在这碍事,影响我发挥。”田宾实把西服脱下来随手一扔覆在刘欣冉赤裸的身体上,一直面无表情的刘欣冉眼睛突然眨了一下,一不小心,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来。贾振东一见更加生气,这就有反应了吗?明明对他表现的那么不屑,这个女人真是找死。

 贾振东刚要上前一步,田宾实突然站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的说:“杀了她,你的计划就全毁了。”

 贾振东咬牙切齿的瞪大眼睛,紧握着拳头指尖泛白,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田宾实叹了口气,看着贾振东出去时气冲冲的背影就知道,这丫头彻底把他惹毛了,虽然贾振东这个人冷血刻薄,心狠手辣,但是不触及底线倒也不会这般跟一个女人过不去,能把贾振东惹毛的女人还真心不多,果然向他所想的一样,这个女人有些不同。

 他走进刘欣冉,蹲下来,看着刘欣冉的样子叹了口气,刘欣冉偏头望着田宾实刚要说话,田宾实蹙着眉开口:“事不过三,这是第一次,我不希望你再让我出手救你第二次。起开吧。”

 田宾实把刘欣冉扶起来,她的衣服早就被那群饿狼剥了个干干净净,田宾实把西装裹在刘欣冉身上把她扶起来,刘欣冉蹙了蹙眉,田宾实清了清嗓子转过身去轻声说:“先披上吧,我叫人送衣服过来。”

 刘欣冉紧紧裹上西装,还是不停的发抖,冷,这个屋子真冷。田宾实还是忍不住偷瞄了一眼,不得不承认,虽然刘欣冉的身材不是火辣的夸张的那种,但是玲珑有致隐约的带着一股骨感的美艳,似妖娆,更优雅。

 他慢慢转过身来,坐在刘欣冉身边点了支烟,蹙眉说:“不是告诉过你,别再贾振东面前耍花样,否则谁都救不了你。”

 刘欣冉仰着头,靠在沙发靠背上,缓缓开口:“是我太傻,太天真,总以为自己至少有那么一次可以执拗过命运,多可笑。”

 田宾实看着她的样子,蹙了蹙眉,轻笑一声,烟花酒巷混迹久了,倒是从没见过这样的女人,恬淡的像是空气,只要不说话,就能完完全全的被忽视掉,不争不费,不喜不怒,一夜之间好像丢失了所有的情绪。

 田宾实突然心血来潮,想拉她一把,这样的姑娘不该生活的这般泥泞。他轻声说:“跟我谈笔交易。”

 刘欣冉转过头看着田宾实的侧脸,慢条斯理的说:“让我做什么我做便是,反正对我来说没什么差别。”

 “就是你这种态度把贾振东惹毛的吧。”田宾实突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从小到大,贾振东最受恨被人背叛,被人欺骗,看女人哭,但是这些都不是最能让他发飙的事情,最让他不能冷静的事情就是被无视,那种不被人当回事的感觉会让贾振东爆发出毁灭全世界的冲动。

 刘欣冉不说话,抿着唇,紧紧的裹着田宾实的西装,两条线条优美的长腿弯在一边,田宾实目光一瞟还真有点把持不住,心想着这么好的胚子要是被那群衣冠禽兽给糟蹋了还真是暴殄天物。

 “演场戏,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房子,车子,工作,让你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好好生活下去。”田宾实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中,挑眉道:“其实你根本没必要逃跑,如果你真的能完成贾振东交代的任务,他这种恩怨分明的人绝对不会亏待你,倒是现在,恐怕你已经被写上黑名单了。”

 “你相信预感吗?”刘欣冉蹙眉问。

 “啊?”田宾实愣了一下,一脸疑问。

  “我相信预感,就像是我预感天要下雨,就一定会下雨,预感要发生不好的事情,妈妈就去世了一样。”刘欣冉顿了顿说:“看到贾振东的第一眼,我就有预感,他会让我的人生比现在还要不幸。所以我想逃,可是这该死的预感又一次应验了。”

 田宾实轻笑着说:“放心,我会跟那小子说清楚,如果你听话,就不会发生不幸的事情,但是既然这件事把我扯进来了。我要你保证不再节外生枝,否则不仅仅是贾振东,就连我都不会放过你,这次信任很难得,我希望你考虑清楚。”

 “为什么帮我?”刘欣冉突然有些好奇,像田宾实这种人不应该是落井下石的衣冠禽兽吗?不是逼良为娼的狠毒恶霸吗?怎么感觉他不太像,相反,甚至有些讨厌不起来,现在在刘欣冉眼里这个人比她那丧尽天良的舅舅,见钱眼开的初恋男友要强得多。

 “因为你这张脸,我对美女向来没有抵抗力,特别是你这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美女。想保护,也想毁灭,更像驯服。”田宾实的手指轻轻滑过刘欣冉的脸颊,刘欣冉面无表情的看着田宾实的眼睛,轻声回答:“我答应,我会变成岳寒,贾振东让我变成那个人,因为我相信你,你的眼睛告诉我你不屑于骗人。”

 “哈哈……”田宾实笑了起来,点点头道:“有眼光。”

 “真的吗?只要扮成岳寒骗过岳耀礼顺利跟贾振东结婚,就放过我。”刘欣冉蹙着眉问。

 田宾实认真的点点头紧盯着刘欣冉的眼睛说:“我答应美女的事情,从不食言,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再惹是生非,我虽然能保住你的命,但是我不能时时刻刻跟着你,而你要时时刻刻相处的人是贾振东,想要好好生活下去,就别去招惹他。”

 “我记住了。”刘欣冉抿了抿唇回答。

 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坏能坏到哪里?她真的很想知道,正常人是怎样生活的,不贫穷的日子到底是怎样的。像是小时候一直羡慕的那些女孩一样,可以上学,可以穿漂亮的衣服,笑起来美得像是花儿一样,而她那?明明考上重点大学却只能眼睁睁的看著录取通知书的最后日期在日历上被硬生生的撕掉,打工,无止境的打工,却不够舅舅欠下的赌债,不够母亲一天的医药费,这些无助,这些悲伤,刘欣冉再也不想去经历了。

 受够了,真真的受够了这种被命运压得喘不过气的感觉,就算是徒劳一场,刘欣冉这次也要放手一搏。她手指攥着西装,指节发白,白过她的脸色。

 突然一阵敲门声,田宾实半垂着眼帘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女人,黑色短发,大眼睛削尖的下巴,看起来有些冷漠,站在门口,手中拿着一套衣服推门进来,瞟了一眼沙发上的刘欣冉,把衣服扔到她身上,冷笑着说:“哥,你又换口味了?”

 

 

第5章 宝贝

 “说什么哪,这是你振东哥的宝贝。”田宾实轻笑,女人蹙了蹙眉,又看了看刘欣冉的脸,刘欣冉也不闪躲,仰着脸对着女人的目光,女人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重重的捶了田宾实一拳大喊道:“哥,你们疯了吧,岳家千金你们也敢惹。”

 “没大没小。”田宾实翻了个白眼,看着刘欣冉有些吃惊的表情解释道:“我妹妹,田雪飞。”

 田宾实揉了揉额头说:“这不是岳寒,所以说是你振东哥的宝贝,她就交给你了,记住要保密。”

 田雪飞蹙了蹙眉,看着刘欣冉还是不能平静心情,原来天底下真的有长得这么相似的两个人,原本吓了一跳的心,听到田宾实的话以后更是心跳加速,隐约一种不祥的预感,感觉这两个人肯定又有什么惊人的阴谋,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不管是什么事情总是不经过她的同意就把她拉近计划之中,最后闯了祸自然也没得跑、

 “我不干,你们两个坏小子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不要把我扯进来,我就不懂了。你们就不能安安分分的玩女人过日子,折腾什么?还要拉上我。你们两个还嫌害我害的不够是不是,每次都让我在身后给你们擦屁股,好意思吗?”田雪飞一脸不悦的问。

 田宾实耸耸肩,退出房间。

 “田宾实,你给我回来,回来。”田雪飞追了出去,可是田宾实早就跑了,她气愤的喘着粗气,回到房间的时候,刘欣冉已经穿好衣服了,一看这衣服就知道是田雪飞的,带着一股英姿飒爽的劲儿。田雪飞蹙了蹙眉打量着刘欣冉,无奈的叹了口气。

 “跟我走。”

 刘欣冉跟着田雪飞,上了车,田雪飞面无表情的问:“你一定得罪贾振东了。”

 刘欣冉看着田雪飞点点头。田雪飞嘴角微微上扬,挑眉说:“你骗他了?”

 刘欣冉又点点头,田雪飞突然笑了,她清了清嗓子说:“看你柔柔弱弱的,原来是主意正型的,没吃饭吧,带你吃东西,作为交换,告诉我你是怎么办贾振东惹毛的,我从小大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跟田宾实贾振东划清界限,可惜,一直没实现,不过现在我的愿望改变了,如果不能跟他们划清界限,至少要看到他们生不如死的样子祭奠我被他们耽搁的青春岁月。”

 刘欣冉看着田雪飞有些疑惑,她的样子到一点都不像是那两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除了有些冷淡以外,一身男孩子的性格,赶紧利落的短发,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直接,果断,甚至不隐瞒不欺骗,不过有田宾实和贾振东这样的后盾,根本不屑于玩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有的人就是这么幸运,一开始就注定会被保护的好好的,不像她,一开始就注定了一生的泥泞。

  车子在一家不起眼的小饭店停下来,田雪飞面无表情的说:“下车。”

 刘欣冉跟着下车,这个饭店虽然很不起眼,但是菜谱倒是很精致,田雪飞把菜谱推倒刘欣冉面前挑眉说:“吃什么?要喝酒吗?”

 刘欣冉连忙摇头。田雪飞也不强求,无所谓的挑眉。刘欣冉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虽然都是很普通的家常小菜,但是吃起来回味悠长。

 “你跟岳寒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出现在国色天香,又为什么会惹毛贾振东,我看到他那张脸,就知道他气到内伤的感觉,太解气了。”田雪飞笑了笑说。

 “我不认识岳寒,但是你哥哥说我跟岳寒长得一模一样,所以只要我扮演好岳寒的角色,跟贾振东结婚,他们就会放了我,而我利用贾振东的信任逃跑了。”刘欣冉一五一十的回答。

 “哈哈。”田雪飞笑了两声冷笑道:“还逃跑。你真逗,能逃到哪里去?你以为贾振东这么好糊弄。太天真了。”

 “是啊,我还以为我逃得掉,真是太天真了。”刘欣冉苦笑道。

 田雪飞蹙了蹙眉说:“不过你放心,虽然贾振东脾气恶劣,但是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做好他让你做的事情,也就没事了,倒是你这张脸救了你,如果不是太想扳倒岳家,他绝对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田雪飞停了停,说道:“跟贾振东相处其实很简单,他不说的你不问,他让你做的你做好,相安无事。他绝对不屑于找你麻烦。”田雪飞还没说完,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贾振东,她轻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

 “喂,贾大公子有何吩咐?”田雪飞蹙眉问。

 “把刘欣冉给我带过来,我回国前给你找到了中世纪的绝版记忆宫殿,别说我这个做哥哥的不疼你。”贾振东站在阳台上轻蹙着眉心,虽然刚才的事情把他气得恨不得直接把刘欣冉剁成肉馅做成肉包子喂狗,但是不得不承认田宾实说得对,她死了,计划就全部毁了。

 跟这个陌生女人的背叛比起来,为父亲报仇更加重要。

 田雪飞的眉心蹙的很紧,甚至一句话都没多说回了一句;“我马上到。”

 贾振东轻笑,这个小丫头果然是沉不住气,一本书就搞定了,刘欣冉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当时不知道自己是抽什么疯一身执拗,到现在想起来倒是惊了一身的冷汗,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羊入虎口不自觉的颤抖起来,田雪飞看着刘欣冉煞白的脸色,蹙了蹙眉说:“记住我说的,他不说的不问,他让你做的做好。”

 刘欣冉咬着唇角讪讪的跟在田雪飞的身后,再也不敢做出什么石破天惊的事情了,这一次逃命的经历已经用光了刘欣冉所有的勇气,现在她只剩下一身逆来顺受的温驯,并且已经认清了,对待贾振东这样的人,还是这样的态度能少吃苦头。

 刘欣冉还是被吓了一跳,当车子在这栋后现代的别墅停下来熄火的时候,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这样的房子扯上什么关系。

 田雪飞还没按下门铃,门就自己开了,她回头看了看刘欣冉蹙眉道:“进来吧。”

 贾振东坐在客厅,而田雪飞刚一看到桌面上的精致装潢的书籍,就双眼冒光,贾振东蹙了蹙眉看着这姑娘一脸没出息的样子说:“拿着你的书,带着你没出息的表情,立刻消失在我面前。”

 贾振东话音刚落,田雪飞就真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那本梦寐以求的书消失不见了,刘欣冉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颤抖着低下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贾振东微微仰头,看着刘欣冉的样子,冷笑道:“现在知道害怕了?你不是一心求死吗?也会害怕?”

 刘欣冉不说话,只是站在原地,抿着唇。贾振东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也懒得跟她废话,按了下手中的遥控器,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笑声,带着骄傲和兴奋,刘欣冉微微偏头,看着身后的电视荧幕吓了一跳,荧幕上的人,真的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贾振东站起来,看着刘欣冉的样子,轻扬着下巴说:“这就是岳寒,岳家千金,你只要变成她的样子就算完成任务,既然宾实开口,我自然会给他面子不为难你,所以,适可而止不要在挥霍我对你少得可怜的耐心。”

 刘欣冉点点头,看着荧幕上的女孩,生日宴会上被一群人簇拥到一架白色的钢琴面前,优雅的坐下,面带微笑,手指轻快的在键盘上飞舞,悠扬的乐曲被奏响,更是衬得这个女孩像是天之骄子一般集万千宠爱。

 贾振东蹙了蹙眉说:“跟我来。”

 刘欣冉惊得一个激灵,怯生生的跟在贾振东的身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这个坏喜欢,一听到贾振东的声音就会惊恐的失了分寸,哆哆嗦嗦。刘欣冉跟在贾振东身后上了楼,心跳的扑通扑通,像是在接受什么制裁。

 贾振东打开房门,这个房间大的有些离谱,铺着黑色的地毯,还有一整面墙壁的玻璃镜面,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健身器材之后,还有一一大块空地,贾振东打开音响,华尔兹的音乐旋律在房间中回荡起来,他把手伸到刘欣冉面前,蹙眉道:“华尔兹你会跳吧。”

 刘欣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立马摇头,她这种人连大学都没有钱读,怎么可能会华尔兹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贾振东蹙了蹙眉,不耐烦地说:“过来,我教你。”

 贾振东心中不禁感叹,虽然是同样的一张脸,只可惜在素养上确实天壤之别。

  “啊?”刘欣冉吓了一跳,一时大脑短路。贾振东不耐烦的把刘欣冉拉倒怀里,把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握着她纤细的腰肢,低声说:“跟着我的步伐,我退一步你进一步。”

 暖色的灯光透过贾振东细碎的头发照在他好看的眉眼上,闪烁着璀璨的光芒,灼烧了刘欣冉的脸颊,她紧张的低着头,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快过。才那么一瞬间,刘欣冉再也不敢去看贾振东的眼睛,他像是一颗星辰,却闪耀过整片星空最为打眼。

 手忙脚乱的刘欣冉带着满心的紧张,不小心迈错了脚踩在贾振东的脚背上,她吓得一下子弹出老远,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我…….”

 

 

人去心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人去心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随遇而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随遇而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随遇而安第13章林遇昏迷一大早,‘最爱’的全体员工就看到他们的老大摆着一张冷脸上了三号电梯直升顶楼。一出电梯,陈旭就迎了上来,一边跟着安朝阳往办公室走一面说着:“安总,你让我查的人查出来了。”安朝阳把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回身坐在椅子上,上身前倾,一只手去接陈秘书递过来的档案袋,嘴里恩了一声算是示意。陈秘书清了清嗓子,说道:“程浩,31岁,单身,环球旅游的总裁,大三期间就跟朋友合伙创办了旅行公司,去年刚刚上市,在商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极品小神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极品小神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极品小神医第0013章使绊子?楚天寒挠了挠头发,淡淡地说道:“再说吧,我尽量。”说完,楚天寒拿着吴石给楚天寒的钥匙,大摇大摆地走向了教学楼,眼神之中,满是轻松之色。而苏柔,望向楚天寒的眼神之中,更是充满了浓浓的好奇之色。她总是觉得,眼前的这个淡淡的少年,有些熟悉,但是,她总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楚天寒了。同时有些怔怔地望着楚天寒的还有先前的那个白净的女生,文淑。跟苏柔不同的是,文淑望向楚天寒的目光之中,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风云帝王代嫁妃》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风云帝王代嫁妃》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风云帝王代嫁妃第015章闯入者林青薇若无其事道:“这里不都是关罪人的地方么,当然我也是罪人。”“那姐姐犯了什么罪?”心如顿了顿,声音有些弱弱的,“是不是像她们说的那样……”林青薇道:“是啊,因为姐姐偷了男人。”“你是被冤枉的对不对,我知道这里有许多人都是因为被冤枉才关进这里来的。”心如天真,又深谙世事道。林青薇眯眼笑了起来,不由想起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面无丝毫愧色,道:“当然……不是被冤枉的。我是真有了男人,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013:他再漂亮也没用,又不能嫁人苏昀心都快化了,见状有些不忍,支吾的,想开口。“秦……”可刚说了一个字,男人凉淡的视线冷不丁的扫过来。顿时想到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有什么资格去为别人求情,她赶紧埋头,不敢再多嘴。校门外的迈巴赫黑亮,漂亮,秦子琛瞧了苏昀一眼,问:“驾照在身上?”“在。”苏昀下意识的回答。秦子琛不语了,抱着韩小荞,进了后车座。苏昀知道这是将功补过的机会,赶紧上了驾驶座,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4章:他在恋爱中啪的一声,陆霆禹重重的撂下了手里的酒杯,站起身,目不斜视的大步朝外走去。虽然是玩游戏,但是被自己的妻子当众嫌弃,他的面子当然挂不住。温晴犹豫了下,扔下一句“我怕姐夫有事”就追了过去。正鼓掌起哄喊着温暖你好棒的项美美,盯着温晴跑出去的方向,冷冷的嘲讽:“龙生龙,凤生凤,小三的女儿也爱当小三。”“先生对不起,我朋友喝多—”项美美扶住脚步虚浮的温暖,跟男人道歉的话才说道一半就顿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夜店风流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夜店风流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夜店风流事第十三章鲁尼红毛一见我,他眼睛一亮。马上冲我走来,嘴里还骂骂咧咧说,“小B崽子,你给我站那儿!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你,还省的我去明珠找你了!踹我那脚你以为白踹了?”红毛还他妈记得我踹他那脚呢。红毛一动,他身边的几个小弟呼的一下跑过来,把我和土匪围在中间。土匪楞楞的看着我,他问说,“你刚说就他们把你干住院了?”土匪的话红毛听的清清楚楚,他不屑的看着土匪,嘴角一撇,骂说,“怎么的?你他妈也想进医院啊?”土匪也不看红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撩人骄妻不将就》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撩人骄妻不将就》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撩人骄妻不将就第013章明天去领证南津城作为锦城的南大门,开车不过一个小时。上了高速,谭璇心不在焉,连副驾驶上的那个人都忘了,满脑子只有宋世航的那个消息。如果还有挽回的机会,明天就是最后结局,一旦陆翊和谭菲领了证,她不会再和陆翊有任何联系。谭家的家教很严,谭璇小时候再疯,可做人的原则始终摆得很正,从不以自己的家世张扬跋扈,唯一的失态都是为了陆翊。还要去苦苦哀求陆翊不要分手?还是去哀求六姐谭菲放过她的爱情?明明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第13章绝色美男飞冷刀封萧萧原以为,洛家俊授意她来攻关的人必定不是什么好人。她心里想像对方是一个脾气大的老胖子,长着粗脖子、水桶腰、啤酒肚,眨着一双王八绿豆眼,色眯眯地打量她。如果是这种人,就拼命灌他喝酒,再多多少少让他吃点豆腐。大不了就是摸摸大腿,捏捏胳膊,再说些甜言蜜语,在他晕晕乎乎的时候拿下合同,然后把他灌趴下,就大功告成了。别看封萧萧到公关部没几天,这些套路她学了不少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与君再婚:帝王总裁的契约》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与君再婚:帝王总裁的契约》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与君再婚:帝王总裁的契约第13章不可以不吃早餐“不过你是对的。”忽然男人话音一转:“我要的女人,只会心甘情愿地送上门。”司震玩够了,怕真吓到她,索性放开了她的双手。尹施施得到了自由,忙说:“司先生,明天我们签合约好吗?”司震微微挑了挑长眉。感情这妮子觉得合同对他有效?“好。”也罢,满足她的想象。见她又要拿起花洒洗脚,司震一把将她手中的花洒夺过来,放到高处。“洗澡吧,我去卧室,看不到!”司震走时特意扫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虐宠少妻:撒旦的诱惑》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虐宠少妻:撒旦的诱惑》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虐宠少妻:撒旦的诱惑第13章:到时候可别喊疼车子明显是驶出城区,越是未知就越是不安,简凝安一再安慰自己墨黎勋这样的身份,自己身上根本没有值得他下手之处,但是依然不能安慰自己。今晚宴会开始,墨黎勋对自己的关注与特意,连她自己都无法说服这是在普通萍水相逢的范围,尤其是他们最初的相识绝对称不上和睦友好。突然,布加迪一个急转,眼前呈现接天的白桦树,仿佛横亘在山林的城堡一般的庄园,还有与市政路灯完全不同的欧式灯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