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审判之翼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3:12:0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审判之翼

第3章 燃烧的矿洞
  一天时间(游戏时间,相当于正常时间1个小时)过去,外面火红色的天空慢慢地暗下来,在本村城门关上之前,最后一支队伍已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村落。来自http://www.xbxys.com/   这支并不太起眼的小队伍一共有着15个人,除杨迁与一进入游戏就一直跟着他充当新手向导的‘忠诚的老管家’以外,还跟着10名士兵与3名侍从。   士兵方面由于杨迁说动蓝名士兵‘精准之女戟手’,他在酒吧里面的拉人之路可以说是轻松许多,用几个在他看来相当方便的小任务,他一共拉到5名绿名士兵,除去一开始的圣武士与黑岩力士以外,还有‘邪恶之矮人探路者’、‘黑暗之亚玛逊’与‘强毒之树人医师’三位。   至于‘精准之女戟手’却因为杨迁还没完成她的任务,所以没有跟出来,让杨迁不得不花50个铜币的代价,去征兵营那里买下5名最为普通的白名枪兵做为炮灰与攻击主力。   而3名绿名侍从则是杨迁在详细考虑过‘精准之女戟手’的任务之后才去奴隶市场买下来的,分别是‘细心的制图制’、‘努力的矿工’与‘灵巧的厨师’。   这三位侍从可不像杨迁手下的绿名士兵那样,从奴隶市场里面挑的东西可是不能讲价的,为这三位侍从,杨迁倒是花去3个银币,不过杨迁却不在乎,他认定这三个侍从在后面的战斗之中会变得相当有用。   根据‘精准之女戟手’对于任务的描述,杨迁发现女戟手的妹妹应该是被她所熟悉的人引出村落的,如果她在村落其他地方,就算是回不来也会被村外的那些玩家所发现,而她到现在还没有被发现,十有八.九是落到村外最危险的地方燃烧矿洞里去。   据杨迁从村子里面了解到的消息,一百多年前,这燃烧矿洞一开始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矿洞,后面被一伙来自称是燃烧氏族的兽人占领,这种火红色皮肤的兽人,平时在这矿洞里面挖矿,来换取武器与食物,当然在没有矿出产时,他们也会攻击一下村落,抢一些奴隶与食物回去。原文xbxys.com   所以燃烧矿洞与杨迁现在所呆的巴托那村之间的关系是敌对关系,在村里有着从击杀燃燃烧士兵白色任务,到击杀氏族长的蓝色任务,甚至听说还隐藏有一两个银色级别的任务。   当然这些都是巴托那村对外宣传的,虽然每一个任务上面都写的好像自己与燃烧矿洞里面的兽人氏族有多少的仇恨,其实杨迁也明白这所谓燃烧矿洞只不过是游戏所设定的一个刷怪点,为的就是在新玩家们在短时间里熟悉游戏,并且赚到足够的多的战绩,好提升等级到附近的大城市去。   此时还是游戏开始的第一天,已经有一些玩家联合起来,组队杀到燃烧矿洞的外围,他们已经证明,这种固定地点出现的白名的怪在被杀掉半个小时之后,就会直接刷新出来,并不像传说之中,村落的NPC那样,死亡后如无特殊原因将不能刷新。   如果是一般人见到这样的刷新速度,他们想到的就是自己可以在燃烧矿洞外围划出多大一个范围可以不停地刷下去。   但对于杨迁来说,情况就不一样,在他的眼中这种刷新速度里面还有着更深层次的情报。   也正是因为刷新速度,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猜测,杨迁还没出手就已经做出全盘的计算,同时他还接下自己最方便完成的任务,根据杨迁的计算,这些任务正好是他顺路可以完成的,而完成后的战绩奖励正好可以让他得到1点属性点。   走出巴托那村后,杨迁速度地往前移动着,由于他还没有购买可以提升移动速度的坐骑与马车,再加上还有绿名侍从跟着,他们的移动速度并不是很快。版权xbxys.com   但在杨迁的指挥之下,他们移动时的路线却是最短也最安全的,有好几次杨迁他们都看到附近巡逻的敌人士兵,可是在最后这些士兵却没有发现杨迁他们,而是转身从他们面前走过去。   这样一来,杨迁他们虽然移动速度慢了一些,但却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燃烧矿洞附近。   在找个安全的地方暂时呆下来之后,‘邪恶之矮人探路者’就主动跑出去探路。   同时杨迁也开始安排‘灵巧的厨师’给自己手下分发食物,在《审判之翼里》这些食物最大的作用并不是恢复体力或缓解饥饿度什么的,而是为士兵增加也就UFF的。   现在杨迁的厨师只不过是初级的绿名厨师,再加上巴托那村里又没有太好的材料,做出来的只有强化红面包,不过这对于杨迁来说已经足够,他手下的士兵在吃下强化红面包之后,每人都会多出一个每秒恢复1点生命的属性,这在战斗中也许是救命的。   很快提前一步出发的灰黑色皮肤,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衣,强壮的肌肉看上去充满活力,灰白色的大胡子被扎成三股粗粗的辫子的‘邪恶之矮人探路者’就给杨迁带回一个消息。   燃烧矿洞内部的防御远比外围要强上许多,根据矮人探路者的观察,几乎每十八米就会有着四五名兽人聚在一起,大部分都是白名的燃烧矿工与燃烧监工,当然有时还会有一两个绿名燃烧队长在那里呆着。审判之翼小说txt全文阅读   每百米还会有着一队巡逻队来回地巡逻,这支巡逻队一般是由五名白名的燃烧枪兵与一名绿名的燃烧卫兵所组成,他们巡逻的速度不是很慢,大约三分钟就可以走完一圈。   听完消息之后,杨迁用右手轻轻地撮着下巴,“系统不会在一开始设定太难的任务,想来十八米就是兽人的视线,巡逻队应该只在乎自己视线里面会不会有敌人,应该不会考虑自己巡逻位置是不是少人手,只要我们出手速度快,完全可以在他们反应过来前杀出一条道。”   在杨迁的命令之下,他的部队就迅速地行动起来,矮人探路者走在最前面,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并为杨迁提供第一手的情报。   ‘黑暗之亚玛逊’这一次攻击的主力,身穿着轻皮甲的她还算是一位美女,鹅蛋脸上带着一丝的刚毅,丹凤眼里闪动着寒光,古铜色的皮肤让她看起来相当的精神,一头黑色的长发直接扎成了一束,在她的背上背着5只投矛,手中拿着一把长矛与一面小圆盾,也间接证明她有着一定的近战能力。   在‘黑暗之亚玛逊’的身后,跟着的是5名白名LV1枪兵,他们的任务是在亚玛逊出手之后,同时往前刺出,把兽人矿工什么的给拦下来,以方便亚玛逊进行下一步攻击。   再后面就是黑岩力士,他的任务当然是控制住这些兽人矿工,让他们不会四处乱跑,引来附近的敌人。   而圣武士则一直跟在杨迁的身边,他的任务是保护杨迁、医师与几外侍从,在没有遇到BOSS之前,是不需要由他出手的。原文xbxys.com   在排好阵型之后,杨迁他们自然是迅速地走入燃烧矿洞内,一进矿洞,杨迁士兵的足下就多出了一个白色的光环。   光环是玩家除下达命令指挥士兵战斗、使用魔法以外,唯一可以影响战斗的方式,《审判之翼》是一个指挥型的游戏,玩家是不能直接参加战斗的,同时他们也不会受到任何的攻击,只要手下还活着,玩家就算是坐在巨龙、恶魔的面前也不会有事。   同样对于一些不擅长于指挥,不合适使用魔法的玩家来说,为自己手下套光环就成为他们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在《审判之翼》的玩家中,只有着四种职业,分别是以‘勇气’提升攻击型光环威力的勇士,以‘毅力’提升防御型光环威力的守卫,用‘领导’为手下士兵多套光环的执政官与通过‘纪律’影响光环范围的指挥官。   杨迁就是一名指挥官,属性为勇气0、毅力0、领导1、纪律3的他,在战斗时可以为65米内的士兵加上1个光环,同时在光环范围里,他的士兵都可以听到他的命令。   这一次杨迁用上的光环是进入游戏后三个自带光环中的一个,寒冷光环,在光环之中带上寒冷的力量,所有的物理攻击都会带到10-15的寒冷伤害。   在把一切都准备好之后,战斗就开始,亚玛逊在离敌人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就闪电般投出了一支投矛,那边的燃烧监工才反应过来,就被投矛钉在墙上,随后亚玛逊就闪到5名长枪兵的身后,看着长枪兵统一刺出如同枪林一般的枪刺。推荐http://www.xbxys.com/   在杨迁的安排之下,5名长枪兵这么一刺,就正好刺在冲在比较前面的2名燃烧矿工身上,两名燃烧矿工当场死亡,而余下的2名燃烧矿工则借机冲到长枪兵的面前,他们手中的矿锄已经向着长枪兵砸下来。   一见这样的情况,杨迁带着自信地微笑命令道,“后退三步,再使用直刺。”
第4章 疤面卡洛克
  这一句之后,战斗也就此结束,杨迁的计算恰到好处,后退三步的长枪兵正好退到燃烧矿工无法攻击到的位置,而他们的长枪直刺冷却时间又正好过,同时刺出的长枪把这最后两名燃烧矿工给杀死,这一切用时不过2秒。   把这批的敌人给杀掉后,杨迁并没有多呆下去,也没有去考虑其他玩家遇到这样数量的敌人会有什么反应,直接就往前走去,而他手下‘细心的制图师’与‘努力的矿工’相互看了一眼,同时摇摇头,也跟着走下去。   随后的战斗也是一样的顺利,杨迁几乎没有停下的时候,就算是巡逻队也无法挡住他的脚步。   在往里面走五百米,进入了一个大转弯之后一切才开始变的不一样,在这里地上已经开始出现轨道车之类的东西,而矿工小队的人数更是从原本的5、6人变成7、8人的样子。   每群矿工里面,都有着一名绿名的燃烧监工,他们的身上闪动着火花,在这些火花的照耀下,每个矿工的身边都多出了一个红色的光环。   而在矿洞的中间,4名燃烧监工的包围中,一个红皮肤兽人正在那里大口地喝着三叶酒,他的的脸上有着一道深深的疤痕,这兽人就是这一次杨迁要对付的BOSS之一,蓝名怪疤面卡洛克。   疤面卡洛克,等级蓝名LV2,攻击型战士,技能1,劳动口号,技能2,士兵集中,技能3,??,技能4,??   疤面卡洛克是杨迁在来时就考虑过要对付的BOSS之一,在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得知疤面卡洛克的定位,燃烧矿洞内洞与外洞接口处的守卫者,想要进入内洞要么就要得到疤面卡洛克的认同,要么就要把他给干掉。   面对着LV2级别的蓝名BOSS,杨迁没有一丝大意,他并不因为之前一路杀进来的轻松,就认为这里的BOSS也是可以很轻松应对的。   同样他也没有过份看重疤面卡洛克,虽然他大小也算是一个BOSS,但绝对不会有那些高级BOSS那样有着自己的智慧,自信的杨迁还没有把他当成一个重要的对手来看。   在看了一眼疤面卡洛克所在位置之后,杨迁就做出决定,还是由‘黑暗之亚玛逊’出手,把附近的小群矿工一群群地引过来先处理掉。   他们在这么做的时候相当的小心,但随着矿洞里疤面卡洛克视野中的矿工少下去后,疤面卡洛克还是发现情况不对。   他把手中的三叶酒瓶重重地往平台上一放,随手提起一根人头大小的石锤站起来,他这么一动,他身边的两个燃烧监工也立刻跟在他的身后,大声地叫着,手上的长鞭甩的四处乱响。   在疤面卡洛克站起身的一瞬间,杨迁就已经在心中把疤面卡洛克给分析了一遍,他并没有急着带着手下冲上去,而是缓缓发退到矿洞的处口那里,观察着疤面卡洛克是如何应对眼前局面的。   在转了一圈之后,都没有发现自己手下跑哪里去,疤面卡洛克也变的有些焦急,他举着石锤不停地敲着地面,没多久一些红皮的兽人就从附近的矿道里面冲出来,他们有的运走之前留在这里的矿石,有的则留在原本兽人矿工应该在的位置,在那里工作着。   而疤面卡洛克本人则坐回平台之上,又在那里喝着三叶酒,但很明显,此时的疤面卡洛克已经变得很小心,他就算是在喝着酒,还是很小心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让杨迁也是一愣,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对着手下挥挥手说道,“把刚才多出来的燃烧矿工全部给拖出来干掉,我倒要看一看,他还能再招出多少的矿工来。”   杨迁的话才说完,他手下士兵就行动开来,这些士兵都不认为杨迁的命令有多过份,在他们看来命令就是命令,不管命令有多麻烦,他们都会很努力地去完成的。   这一次杨迁手下的举动并没有逃脱疤面卡洛克的注意,在看到杨迁的士兵把自己手下的燃烧矿工一个个给杀掉时,疤面卡洛克的样子终于变的暴怒了,他把手上的三叶酒一扔,提着石锤冲过来。   心中计算着疤面卡洛克的移动方向,杨迁很自信地说道,“不用担心,他并没有发现你们的存在,他只不过是发现他的手下少,才往这边赶的。”   杨迁的话里充满自信,这让他的手下也平静了一下,果然如同杨迁所说的那样,疤面卡洛克根本就没有找到杨迁他们的所在,他只是在失去矿工的位置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咬着牙回到原来的位置。   在他回到原来位置时,杨迁又让手下开始行动,这样三四次之后,疤面卡洛克终于受不了,他站到最开始失去人手的位置,在那里四下张望着,好像在等待着敌人的出现。   这正是杨迁所需要的效果,杨迁一开始就估算到疤面卡洛克可能有着召唤手下出手相助的能力,当着疤面卡洛克的面把这些燃烧矿工全给干掉是不可能,那么把疤面卡洛克给引到没有燃烧矿工的地方战斗,自然也就成他手上最好的选择。   要以杨迁手上的这一点兵力做到这一点,自然需要杨迁动一些小脑筋,还好杨迁是一个会利用所有细节的男人,在一进入这里时,他就发现疤面卡洛克手上的三叶酒正好可以让他轻松地做到这一点。   三叶酒是附近巴托那村的一个著名产品,在酒吧里杨迁在召募‘邪恶之矮人探路者’时请矮人探路者喝这种酒,而当时一直坐着不说话的矮人探路者喝完之后,竟然当场发酒疯。   事后杨迁虽然没问,但他心中多少有些明白,三叶酒多少有着一些致幻的作用。   一开始杨迁也没有把这些当成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在发现疤面卡洛克喝的是三叶酒的时候,杨迁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他故意选择这些可以激怒疤面卡洛克的方法,为的就是想要把疤面卡洛克给引出来,而他这么做自然就成功,疤面卡洛克终于走到矿洞的边上,并在那里四下地张望着。   就在此时杨迁挥挥手,黑暗之亚玛逊迅速跳出去,在疤面卡洛克还没反应过来前,投出了一支投矛。   这只投矛成功地扎在疤面卡洛克身上,疤面卡洛克大吼着冲向亚玛逊那边。   同时在他身后跟着的燃烧监工只有两名,余下的燃烧矿工都没有发现此时疤面卡洛克的情况。   在把疤面卡洛克引出之后,一直跟在杨迁身边的圣武士与黑岩力士就同时往前走了一步,圣武士来到疤面卡洛克的面前,左手的小圆盾呈30度角举在自己的胸前,而在他的右手则提着一支纯钢制的链枷。   这个链枷比圣武士想的要好,悬着的三个钢球大小不一,最大的有篮球大小,最后的只有拳头大小,但是每一个的重量却是一样的,每一个都寒光闪闪的,舞动起来相当的顺手,圣武士才拿到,就爱上这件武器,此时的他正把这链枷提在手中,就等着疤面卡洛克过来,好让他试一试这件武器。   另一边的黑岩力士则快步绕过疤面卡洛克,他的主要目标是跟在疤面卡洛克身后的两名燃烧监工,不让他们能影响杨迁对于疤面卡洛克的攻击,同时他还有挡住通道的作用,不知为何,杨迁总觉得如果不挡下这条通道,也许后面的战斗会变得更加麻烦。   在做好这一切之后,杨迁这才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疤面卡洛克的战斗上来,此时的圣武士已经成功地挡下疤面卡洛克两次的攻击,从圣武士那轻松的表情可以看的出来,这两次的攻击都没有伤到他。   不过杨迁可没打算让圣武士来玩,他有些不满地说道,“把仇恨吸引住,我要准备开始攻击。”   圣武士也听出杨迁的不满,他哈哈一笑,左手盾牌突然以一个想不到的角度打到疤面卡洛克的脸上,这一击不但让疤面卡洛克往后退两步,在他的头顶还出现了一个圈。   很好,杨迁对于这一击相当的满意,同时站在杨迁身后的亚玛逊也突然投出第二支投矛,与投矛一起出去的还有5名枪兵的刺枪。   疤面卡洛克根本就没办法闪开这来自于各个方向的攻击,六击同时打到他体内之后,他的生命瞬间下去了一半,不过此时的疤面卡洛克也没有就此颓废下去,反而举起石锤对着地面重重地一锤。   随着这一锤下去,在疤面卡洛克所有的士兵身上都套上了一个紫色的光圈,他们的移动速度与攻击速度全部变慢,甚至有一种走不动路的感觉。
第5章 击杀
  ‘技能3:雷霆震动,LV2,10米内所有敌人移动速度减慢50%,攻击速度减慢30%。’   随着疤面卡洛克用上雷霆震动技能后,他附近的一切都变慢,原本速度一般的疤面卡洛克竟然可以很轻松地看到附近士兵的动作,借着这个机会,他往后退几步,大声地吼叫着,“我努力,所以我无敌。”   一开始杨迁还以为这只不过是疤面卡洛克随意乱叫一下,就好像白名士兵开始系统就会设定一些固定的语句,让他们可以在说话的时候叫出来,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却让杨迁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头。   听到疤面卡洛克的吼声,被黑岩力士困住的两名燃烧监工突然动起来,他们火红色的皮肤突然变成暗红色的,个头也明显大了一号。   他们变大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停留,把头一低冲向黑岩力士,想要一举把黑岩力士给撞飞,冲到疤面卡洛克身边去帮他们的老大。   还好此时杨迁那边给黑岩力士下了一个命令,“黑岩,用‘地雷震’。”   黑岩力士一听二话没说就按杨迁的话去做,他的地雷震与疤面卡洛克的雷霆震动有些像,都是主动打击一下地面,但是打出来的效果却是不一样的,在黑岩力士这一拳下去,那两个正向他撞来的燃烧监工竟然从地面上弹起来,重重地摔到远处。   看着黑岩力士那边的情况,杨迁突然又说了一句,“圣武士,你拖住敌人,其他人攻击那两个家伙。”   杨迁的命令总是会得到他手下的全面服从,他这边话才说完,亚玛逊就已经投出她第三支投矛,随后提着长矛与圆盾的亚玛逊冲向其中的一个燃烧监工,而圣武士那边也第一次做出主动攻击的样式。   随着他的链枷打到疤面卡洛克的身上,疤面卡洛克也发现眼前的圣武士并不止防御强,他的攻击力也相当的惊人,虽然只有用普通攻击,但是打在他身上,却相当的痛,特别是链枷上那个只有拳头大小的铁球,这威力可比那个人头大小的铁球还要打,打到疤面卡洛克身上之间,竟然还往疤面卡洛克的肌肉里钻着,虽然只是转了一瞬间,但却把疤面卡洛克的右手给打出一个血洞。   正在不停减血的疤面卡洛克突然动用了一个技能,技能4:酒焰止血术,LV1,喷出腹中的酒水,瞬间点燃伤口,达到止血的效果,并且借助高温提升一部分生命。   疤面卡洛克这边一喷出火焰,那边的圣武士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妙,在高温之下,疤面卡洛克身上的伤口迅速地愈合着,甚至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红润。   当然这只不过是暂时的,疤面卡洛克在生命恢复部分之后,就转身向着山洞里冲去,看的出来他打算冲入矿洞中央,借助着手下还有技能1:劳动口号的力量翻本。   劳动口号,LV1,利用口号激起附近三十米内所有士兵的士气,士兵攻击力提升30%,生命力提升15%,持续时间50秒,冷却时间3分钟。   疤面卡洛克这是打算借着手下两名燃烧监工的力量,组成一个小的三角阵应对杨迁的攻击的。   但疤面卡洛克的两名手下此时却被黑岩力士给拖住,浪费这一次的机会,同时也让他明白杨迁手下的攻击力是相当强的,想要对付杨迁,一是自己有着超高的防御,另一条路也就只有拿出更多的炮灰来。   为此在把自己的伤处理好之后,疤面卡洛克根本就没有等圣武士的反应,直接一个转身就冲向来时的通道,他的士兵集中技能的冷却时间就要到,只要他能把战场引到自己的地盘,这一战就算是他胜。   但是他所做的一切,杨迁都看在眼里,此时正好雷霆震动的时间刚刚过去,杨迁派去攻击两名燃烧监工的5名枪兵突然转头,手上的长枪一个直刺就刺向向他们这边冲来的疤面卡洛克。   这一次的直刺5名枪兵同时用上技能,枪林,本来这招是用来对付骑兵这样冲撞型部队的,此时疤面卡洛克的移动速度也足够快,正好达到冲撞型士兵的标准,在枪林刺出时,枪林的附加的属性竟然发动成功。   枪林这一击对于骑兵型士兵50%的攻击加成成功通过计算,冲过来的疤面卡洛克身上直接被开五道大的伤口。   当然疤面卡洛克借着这样的冲击力也把5名枪兵给撞出很远,做为白名士兵,枪兵的攻击力虽然算是比较强的,但他们的生命力却相当的弱,在这一撞之下,两名枪兵直接被撞死,余下的三名枪兵也受了一定的轻重伤。   不过杨迁的手下根本就没有管这些枪兵的事情,后面的圣武士往前一跳,就冲到疤面卡洛克的身边,手中的链枷直接往疤面卡洛克的头上打去,一锤就把疤面卡洛克的头给打成碎片。   随着疤面卡洛克死去,那边的亚玛逊也成功地杀死被黑岩力士拖住的两名燃烧监工,她看了一眼还倒在地上的白名枪兵,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在这一路上,这5名白名枪兵都是跟在亚玛逊身后学习一些用枪知识的,虽然对于这种只会说一两句话的白名有些不喜,但是这样被人轻易地击杀掉,亚玛逊还是觉得自己丢脸。   这样的小细节杨迁当然也注意到,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很随意地走到疤面卡洛克尸体边上。   一边的老管家已经明白杨迁的打算,还没等杨迁开口,他就在那安排道,“你们几个过来把这尸体翻一下。”   当然做为侍从,老管家虽然有着一定的指挥权,却无法指挥士兵,他能指挥得动的只有跟他一样的绿名侍从,在老管家的指挥之下,三名侍从把疤面卡洛克尸体给翻个面,开始搜着疤面卡洛克身上的东西。   《审判之翼》里对于爆率有着相当严重的限制,从理论上来说,只要被杀死的敌人,身上所有东西都是可以拿下来的。   但是有属性的装备却是有限制的,大体来说每个有颜色的怪死后,都会爆出同等颜色装备1件或者低一等级颜色装备2-3件,同时还有几率爆出高一等级装备。   除去这些装备以外,其他拔下来的装备全部都是拿去当垃圾卖或是铸到铁炉里重铸的白色或灰色装备。   从这一点来说,人型怪身上可以得到的东西肯定没有可以抽筋、拔皮、切肉、剔骨的兽型怪来的多。   这一次杨迁的运气还算不错,三名侍从在从疤面卡洛克身上扒东西时,才扒两件就闪出了一道蓝光,老管家马上上前接过,认真地看了一眼便大声地说道,“少爷,是他的酒壶,属性还没鉴定过,具体情况还不知道。”   “你先收着吧。”杨迁点点头应道,“回去之后提醒我,要去买一个鉴定师。”   老管家一听就事出一本笔记本记录下来,并且小心地把这笔记本与酒壶一起收到包里。   “暗大人,如果可以,这酒壶鉴定出来可不可以给我。”此时矮人探路者突然出现在杨迁的身边。   杨迁看了一眼脸色微红的矮人探路者,随意地问道,“你可以装备的吗?”   “可以的,我是绿名,一共有着三个装备栏,除去武器与盔甲以外,我还可以再加装一个饰品。”矮人探路者很努力地点着头。   “看看鉴定出来的属性吧,如果合你用,我自然会给你。”杨迁并没有答应下来,不过最少也给矮人探路者一个希望。   就在此时,老管家又在一边叫道,“少爷,你来看看这个。”   杨迁回过头一看,发现老管家的正在手中挥着一张羊皮纸呢,杨迁接过一看,这羊皮纸竟然是一张地图,上面画着燃烧矿洞外围的地型与通道情况,虽然没有一路上‘细心的制图师’所图的那么详细,但却胜在全面。   杨迁想了想把羊皮纸扔给制图师道,“你能复制出来吗?”   “需要时间,而且这个只能复写三次。”制图师只是看了一眼,就做出判断。   “你先抄录一份,再把东西收好,虽然这只不过是新手地图,但说不定还会有机会用的上。”   在杨迁说话的时候,用来证明疤面卡洛克死亡的东西也被老管家找到,他小心翼翼地把带着疤面卡洛克那道著名伤疤的皮肤给收到一个口袋里面,这才对杨迁点下头。

审判之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审判之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无删节在岁月里等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在岁月里等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在岁月里等你目录预览:第1章扔出去第2章祸害遗千年第3章故意烫伤第4章不要脸到极致第1章扔出去“沈知夏,出去好好生活,往前走,不要再进来,更不要回头。”狱警公式化的嘱咐尚还在耳边回荡,紧接着,身后监狱大门就被“砰”的一声带关,卷起滚滚烟尘,彻底隔绝了沈知夏这三年的噩梦。好好生活么?明明已是冬天,沈知夏却仍穿着入狱时的那身T恤牛仔裤,她双目空洞而又茫然的看着监狱外的世界。距离她入狱不过短短三年而已,可这世界却陌生得让她几乎快不认得了,这样的她,谈何好好生

  • 无删节岁月深处说爱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岁月深处说爱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岁月深处说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植物人第2章要杀她第3章没有心第4章搬进秦家第1章植物人医院手术室门外,江瑾言浑身透湿的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看着不远处,面色阴沉的秦逸帆。夜里的声声惊雷,从头顶轰鸣而过,像是要把江瑾言的头盖骨碾碎一般。她害怕极了,不管是眼前秦逸帆对她的冷漠,还是刚才车祸现场的惨烈,都让她恐慌得无所适从。“逸帆,对不起,我……”话还没有说完,她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阵劲风,随后整个人便被狠狠扼在了墙上。脖子上是秦逸帆骨节分明,冰冷的手指,那越

  • 无删节但求来生不遇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但求来生不遇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但求来生不遇你目录预览:第1章许辞风,我恨你!第2章带走第3章管好你自己第4章将她的公司拱手送人第1章许辞风,我恨你!“江暖!我命令你给我马上下来!”天台上的风很大,瞬间便把许辞风的声音淹没,江暖看着不远处俊朗非凡、目光灼灼的许辞风,心疼得扭成了一团。爱了许辞风十年,结婚三年,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沦为今天这样的地步。“下来?好让你押着我去手术台摘了我的心脏吗?”眼泪顺着脸颊流到嘴里,分外的苦涩,江暖无法再看着这个自己深爱了多年的男人,仿佛再多看一眼

  • 无删节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免费阅读全文小说: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目录预览:第1章抽我的第2章活不长了第3章两根肋骨第4章永永远远的替身第1章抽我的夜半。窗外雷声阵阵,我睡得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突然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体。有一种人,倘若让你爱若骨髓,哪怕只是听见他的呼吸声,你也能无比清晰的判断出,是他来了。他给我的怀抱是那样的熟悉,我依赖似的刚想要反抱住他,他贴在我耳畔说的话却刹那间让我透体冰凉:“莫清,你现在简直把自己搞得像个疯子一样。”我心陡然一惊,这才想起睡觉前在鼻子里塞了两团卫生纸

  • 无删节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大婚第2章:遭陷害,被打脸第3章:五指,慢慢缩紧第4章:因为脏第1章:穿越,大婚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煞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宁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全城热议,想当初宁王娶宁王妃的时候,排场真只能用‘简便’二字形容,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行在队伍前面的一匹骏马上,宁王一身大红喜服身姿

  • 无删节首席大人说晚安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首席大人说晚安免费阅读全文小说:首席大人说晚安目录预览:第1章:一百块都不给她第2章:打算和我结婚吗?第3章:莫名其妙的结婚了第4章:前男友的现女友第1章:一百块都不给她今天的天气其实不错,蓝天白云,时不时还有几缕浅淡的清风。气温适宜,就连眼前的咖啡也不冷不热刚刚好。林清坐在靠窗的位置,用勺子一点一点搅动面前的咖啡。扶额想着,一切都很美好……如果没有眼前的男人的话。“我叫陈如晖,银行上班,今年28岁。其实我对妻子的要求不高,只要孝顺父母,有份清闲的工作就好了。林小姐的职业是编辑,想

  • 无删节神医寻美记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神医寻美记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神医寻美记目录预览:第一章会说话的大黄狗第二章秒治顽疾第三章全身按摩第四章来势汹汹第一章会说话的大黄狗李小军看着自己的狗,脸上露出惊讶不已的表情。就在半小时前,他养了五年的土狗突然开口跟他说话了,说他是一个由异世界穿越而来的医圣,结果因为失误,灵魂穿附到了这条叫大黄的土狗身上。大黄蹲坐在屋子中,看着李小军家徒四壁的陋室,一双狗眼中满是失落:“你家穷成这样,我以后的日子可是难过了。”李小军一摊手,说:“谁让你穿的时候不留心呢,我是村里有名的穷光棍,也没

  • 无删节穿梭万界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穿梭万界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穿梭万界目录预览:第01章应聘司机第02章女神的呼唤第03章罗刹鬼王第04章可爱小狐仙第01章应聘司机大三狗陈耀开始疯狂的做兼职了!因为她的女朋友苏珊想要一款价值一万多的LV包包!家教,保洁,后厨洗碗工,这些陈耀都尝试过,但是半个月的时间拼死累活攒了不到两千块钱,这就让陈耀有些沉不住气了。“不行,再有一周就是苏珊的生日了,自己得找一份来钱快的工作。”晚上十一点钟,陈耀洗完了几百个锅碗瓢盆后,才从厨房走出来。顾不得双手的酸疼,一边走路,一边用手机浏览着最

  • 无删节花心男神的独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花心男神的独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花心男神的独宠目录预览:第一章:上了个陌生人第二章:最大的嘲讽第三章:他出轨了第四章:喝凉水都塞牙第一章:上了个陌生人我被一个男人紧紧的压在门上,他的嘴唇急切有温柔的在我的脸颊、脖颈、锁骨处滑过,让我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栗着。他的手也不老实,从我腰间衣服的缝隙中摸了进去,在我的腰窝上来回的摩挲着,麻痒的感觉如同电流一般从那里升腾出来,让我的腿都要软了下去。我和这男人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而我之所以和他这样,是因为我要报复我的男朋友。不对,是我要报复那个

  • 无删节家住美人村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家住美人村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家住美人村目录预览:第一章寡妇门前艳福多第二章有种今晚来找我第三章黑石河滩野战第四章石头扔的准,玩枪肯定稳第一章寡妇门前艳福多大雨一下就是几天,像是喝饱了水的壮汉,可劲的放水,眼瞅着就要把毛家洼冲出个坑来时候,雨停了,太阳出来了。窝在家里这几天,差点把张肖憋出病来,算一算,他已经好几天没偷看赵秀娥洗澡了。赵寡妇原名赵秀娥,皮白貌美,前凸后翘,柔软的细腰扭起来,能把村里汉子的魂勾走。只是她当年刚拜堂就死了男人,村里的人都说她晦气,这些年,她一直没再嫁,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