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僵尸俏妻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8 13:25:5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僵尸俏妻

第五章:悲催的寿星
我跑得很快,也顾不上那杂草里的含羞草倒刺,刮破我的腿脚了,因为此刻,我就怕我一迟疑起来,那只僵尸就会缠着我不放,还有那只被僵尸打了后,就一直没有再开口说话的鬼,其实我更怕的是他,那只僵尸看起来还是人畜无害,似乎不会伤害我的样子,但那只鬼,动不动就出言来威胁我,还说要杀光了我的朋友,就该让僵尸打他一顿才好。小百姓养生网 终于看到路边那块大石头了,我心里一喜,三步并作两步,几乎是一窜而起,到了那条熟悉的小路上,我知道,再沿着这条小路跑上一小会,就能见到乔飞他们了。 “来、看、我。”一句怯生生的话语,就在我的身后响起,我不用转头都能知道,那只僵尸一定是在用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满脸恳求地望着我,所以我不敢回头,我就捂住了耳朵,沿着那小路使劲的往山顶上跑,只求在他千万不要再跟上来了。 “哎,蓝小玲,你怎么这么慢呀?”这才刚到半路,就听到了杜飞宇的喊声,同时出现的还有乔飞那个抛下我独自跑路的大胖子。 看到他们突然出现,我急忙回头望了望,幸好,那只僵尸没有再跟来,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他长得一点都不像死人,可是身上却穿着古时候的盔甲,这一点是很难跟人解释的。 “蓝小玲你没事吧?”杜飞也可能是见我没有吭声,又再多问了一句。 我瞥了乔飞一眼,气哼哼地说道:“我才没事呢,都怪胖乔飞,跑那么快扔下我一个人。推荐xbxys.com” “哎,蓝小玲,你自己走的慢还要怪我呀?”我看到乔飞脸上居然露出了委屈的神情,不由得在心底里叹了口气,确实不应该怪他的,“算了,不如我们就回去吧?” 对于这个山,我是真的怕了,虽然那个僵尸那么可怜的哀求我再去看他,可是我在也不要再踏上这见鬼的山了。 “那可不行。”没想到乔飞跟杜飞宇居然异口同声,还一起摇了下头,我突然想起了那只鬼跟我说的,他们在给我筹备生日惊喜,心底里不由得一暖,点了下头,“那好吧,我们去山顶吧。” 这里离山顶真的是很近了,不过是小跑一会,我们就已经到了山顶,我这才发现,原来不只是他们两人,还有我同宿舍的女生,居然也早就到了,而地上,早就铺好了一块布,上面还有一个三层大蛋糕。 原来,他们是真的要给我过生日的啊?我忍不住捂住了嘴巴,满脸的惊喜,确实啊,这十八年除了奶奶,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热心的给我过生日呢。 “小玲,祝你生日快乐。”睡在我上铺的王白珍,手里捧着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物,朝着我走来,“送给你的。来自http://www.xbxys.com/” “谢谢。”我当即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我觉得人生有两件最开心的事情,那就是收礼物跟收钱,不管我心情多坏,只要能有这两样事情让我做,我的心情都会变得好好,当然,前提就是收来的礼物跟钱都得是我的才对。 “看,蓝小玲笑得如狗尾巴花般招摇,我就说她喜欢这种惊喜吧。”就在我笑得合不拢嘴的时候,那大胖子居然蹦出了这句话,实在是太煞风景了有没有。 所以,我瞥了他一眼,气嘟嘟的说道:“那还不是我好心有好报的下场啊,你问问谁能在这么热的大中午,陪你这大胖子爬山减肥啊?” “是啊,是啊,我就觉得我们家的蓝小玲最最善良可爱,这生日派对是我办的,开心吧?”我听到胖乔飞这话,心底里哪还有气哦,虽然因为他,所以我的初吻才献给了一只僵尸,但不知者无罪嘛,我不应该怪他的。 “我们切蛋糕吧?”收完礼物,我当然是火急火燎地催促切蛋糕了,因为这时候,都快要日落西山了,想到树林里那僵尸,我可不想等到晚上了,才摸黑走山路。 可是,我那话音才刚落,胖乔飞就把他的胖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蓝小玲,你急什么啊,我们带了很多东西过来,打算狂欢到后半夜呢。僵尸俏妻全文在线阅读” “对啊,我们还打算玩碟仙。”王白珍居然兴奋得拍手大叫起来,我当即就傻眼了,在这有僵尸的山野里玩碟仙?他们是胆子太大了呢,还是存心找死? “蓝小玲,你该不会是怕吧?”听到胖乔飞这句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答,我确实是怕嘛,不过这要承认了,也太丢人了,不过也不等我做出决定呢,王白珍就已经替我说话了,“我们家蓝小玲才不会怕呢,她最爱自己一个人,三更半夜的看恐怖片了。” 听到王白珍居然替我说出了这些话,我自然是更不好意思承认我胆小了,只得是点头,同意了陪他们三更半夜玩碟仙。 八月的夜晚,自然是满天繁星,如果说没有了僵尸那回事的话,这一个生日夜晚,我真的是很开心,因为有那么多人帮我庆祝,而且还有这么美的夜景看,不过此刻,我的心底里却很是忐忑,因为我知道,这深山里可是有僵尸的,有僵尸就代表有鬼,在这有鬼的深山野林里,还要玩这招鬼的邪术,真的是在送死啊。 “不如我们不要玩了。”见到王白珍已经兴致勃勃地拿出她刚淘宝来的工具,我还是心生怯意,就在前些天,我可还看了《碟仙》,只觉得自己如今就是在作死。 “哎呀,蓝小玲你不要这么扫兴嘛,快过来,大家都坐下。说明xbxys.com”王白珍可一点都不听我说的话,大叫着招呼大家围着那些工具坐下,其实我很不想坐的,可是大家都在看着我,王白珍更是不依不饶的拉着我的手,还说我是大寿星,非要我坐在主位。 我觉得我这个寿星真的是很悲催,有哪个寿星是像我这样,居然不是坐在酒店的主位,而是坐在了玩碟仙的主位,这不摆明了要是真的招了鬼,首先找的不就是我吗?
第六章:作死的一群人
“来啦,大家把手指头放进来。”这里面最积极的就是王白珍了,我都不明白,她平时又不怎么爱看恐怖片,怎么会对这些这么感兴趣? 夜,已经快接近十二点了,王白珍就是特意挑这个点,说最容易找到碟仙,要我看这个点是最容易找死的点。 “到了,时间到了,大家要诚心默念,小碟仙快来。”听到王白珍的话,大家都跟着她默念了起来,可我可是真不想请到什么碟仙,所以我心底里念念的是碟仙你别来,千万别来。 可就我这倒霉催的命,蝶仙怎么可能这么听我的话,几分钟过后,手指上的那个碟子竟然微微动了起来,就在这一瞬间,我真的感觉到周边阴风阵阵,就跟恐怖片一般,让人毛骨悚然,然后我就觉得我的眉心跳动了一下。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就像我的额头中间,有个什么东西打开了一样。小百姓养生网 可我来不及多想,因为王白珍已经兴奋地大叫了起来:“碟仙来了。” 听到她的声音,我看向了手指上的那个碟子,然后,然后我就真的看到了,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碟仙,那是一只鬼,披头散发的鬼,正瞪着那血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们诡笑。 但王白珍他们都看不到,他们见那碟子动了,兴奋的跟什么一样,王白珍还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那只鬼,“你叫什么名字?” “然后,我就感觉到我手上的碟子,在缓慢地移动起来。”就在此时,跟我们同一宿舍的一个比较胆小的符雪松,居然尖叫一声,收回了她的手指。 “喂,你干什么呀?”王白珍这一下可急了,站起身指着她就大叫,“你知不知道,这样子是会把我们大家都害死的。” “不是,我看到后边的树林里面,有双红色的眼睛在看着我们。”听到符雪松的话,我的心咯噔一跳,第一个想起的便是那只红眼睛的僵尸,他该不会跟着我到这来了吧? 就在我们大家都看向那树林,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符雪松说的红色眼睛之时,那家伙又突然大叫了起来,这一下,不只是王白珍恼火了,我也有点气火,本来就是嘛,我都真见着鬼了我都没有松手,你们一起叫囔囔地玩碟仙,结果却自己松手了,我这倒霉催的。 “碟子,碟子自己动起来了。”听到符雪松这惊恐的话语,我第一时间自然是看向了那碟子。 那只鬼还立在那碟子上,直勾勾的看着我,脸带诡笑,然后那只碟子就带着她,缓缓地动了起来,我不明白那么多人,她为什么要盯着我看,不过我觉得,那一定就是赤矢命导致的。 “什么会动,我就不信这个邪了,这底下,一定是有什么东西。”一旁的胖乔飞,见我们都吓成了这副样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竟然伸手把碟子给掀了起来,里面不知道何时,竟然扣着一只蟑螂,符雪松跟王白珍一蹦而起,失声尖叫。 我就不明白了,她们那么热心的玩碟仙,连鬼都不怕,居然会怕一只蟑螂? “哎,不就是一只蟑螂吗?你们这些女人啊,就是无聊。”胖乔飞白了我们一眼,赶跑蟑螂,又把碟子扣回了原处,还一脸不耐烦的问我们,“还玩不玩?” 而我,看到那只鬼,居然还立在那碟子上,还是那样阴森森的看着我,自然是连忙摇头,“我们别玩了,把碟仙送回去了好不好?” “什么不玩啊?好不容易来一趟,再玩一次,我们再请一次碟仙,这一次,一定成功的,谁都不许放手啊。”王白珍说着,一屁股坐回了原位,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什么再请一次?那鬼都来了,你所谓的碟仙,此刻就站在碟子上,冲着我翻白眼的笑着呢,所以,我很坚决的说道:“我不玩了,在这荒山野岭的,玩什么碟仙,我们把碟仙送回去,刚才都请蝶仙了又放开手,我可是坐在主位,万一那鬼找我怎么办?” 此刻,我只觉得我很悲催,我可是一个寿星耶,居然会被一个鬼给盯上了,还有比我更加悲催的人吗? 王白珍见到我生气了,居然冲着我吼道:“蓝小玲,你不是这么胆小吧?” “什么胆小,你难道没有看过碟仙系列吗?那些女学生,都是做死的好吗?我才不要那么笨,像那些人一样做死。”我不想跟王白珍吵的,所以,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声说道:“我不管,我要先把碟仙请回去,然后我就不玩了,你们爱玩,那我就旁观。” 我不是傻子,也不是圣人,他们看不到鬼,我看得到,更何况,我还被这只鬼给盯上了,一直看着我阴森森的笑,要是让我还继续把手指按在这只女鬼的身旁,玩什么碟仙,装作没什么事情发生,那我做不到。 “好了,今天蓝小玲生日,当然是她最大,我们听她的。”本来王白珍还很不服我的,不过杜飞宇说话了,她就没有再吭声。 其实我知道,王白珍一直在暗恋着杜飞宇,玩这个碟仙,说不定也是想跟杜飞宇有个说话的机会,却不想被我搅黄了,想到这,我就有点内疚了,我刚才的语气,也确实太凶了一些,“其实我真的是有点怕了,没看到电影里都说吗?手一松了,就要死人了,我又是坐在主位,我能不怕吗?” 或许是见到我服软了,王白珍也没有那么坚持,“那好吧,我们先送碟仙回去,然后蓝小玲你不想玩就算了,我们自己玩就好。” 见到她还要坚持玩,我心底里有些无奈,其实我想告诉她们,我见到鬼了,可是,我觉得他们都不会相信我的话的,所以,我只能在心底里叹了口气,认命的把手指按在了碟子上,大家也跟着按了上去。 这一次,我喊得很大声,也很虔诚,“碟仙请回去,碟仙请回去……” 然后那只鬼,竟然冲着我咧嘴笑了,吓得我差点惊叫出声,不过似乎就那么一闪,她就消失了。 她真的走了吧?我的心中有些打鼓,但是,王白珍说信誓旦旦的说她走了,我的心总算是有些放松了下来,因为,我真的看到她消失了啊。
第七章:你会不会怕僵尸
今晚的月光特别的皎洁,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距离我们上次玩碟仙也都已经过了五天了,这五天,我见始终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心自然是完全放了下来,看来,真的就像是网上所说的,把那只鬼送走就没事了。 这五天以来,我也会时不时的想起那只僵尸,他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我,哀求着我再去看他,有的时候,我也觉得我挺残忍的,因为他自己孤零零的住在那个坟墓里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一定很可怜吧? “蓝小玲,你还不睡觉?躺在这想什么呢?”王白珍坐到我的床边,冲着我笑眯眯的问道。 “王白珍,你说如果你遇上了一个特别特别帅气的僵尸,你会不会怕他?”看着王白珍这灿烂的笑容,我实在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因为,我很想知道,我居然会去想一个僵尸,是不是有点那么不正常? “特别帅气?是不是像暮光之城里面的爱德华?”听到我这个问题,王白珍眼中居然闪起了兴奋的光芒,“那我肯定是不会怕的,我巴不得他看上我,我就可以当女主角了。” 听到王白珍这话,我彻底无语了,我就知道,我不该问她的,如果说我的偷偷动心是不正常的话,那王白珍这样子盼着遇上一个僵尸,当上女主角,更是不正常了。 “蓝小玲,你干嘛用这种嫌弃的眼神看着我啊,难道我说得不对吗?这是僵尸,又不是丧尸,僵尸跟丧尸是有区别的,而且长得有那么帅,又那么专情,永生永世的爱情耶,你说,人世间的哪一个男人能办得到?”王白珍一脸的理所当然,我甚至觉得,她的潜台词是说,要是爱德华出现,她立马就能飞了杜飞宇。 不过这种话,我是不敢问出来的,毕竟,她都没有承认她暗恋杜飞宇呢,我也不是那么八卦的人。 不过,王白珍的这一番话,确实是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是啊,那只是僵尸又不是丧尸,我怕什么啊?所以,我甚至在想,我明天要不要去那里看看他。 不过,想到他身边的那只鬼,我心底里又有些发恘,不过又想到那只鬼愿意放我走,我觉得,他应该也是说到做到,到底要不要去看他呢?我的心底里无比的纠结,只可惜如今,没有一朵花让我拔一拔,问一问。 所以,我果断的失眠了,整个宿舍都已经安静了下来,我听到她们的呼吸声都已经平缓,只有我,一点睡意都没有,还在眼睁睁的看着窗外,此刻,午夜的月亮,就那么大大的挂在天边,我却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去看他。 就在此时,谁在我对面的符雪松,突然坐起了身子,隔着蚊帐,我看不清她的模样。 只见她拉开了蚊帐,坐到了床边,我才发现,她脸上竟然挂着一抹诡笑,那很是熟悉的诡笑,让我一下子打了个冷颤,因为,那天玩碟仙的时候,那只鬼,也是冲着我这么笑的。 我躺着一动都不敢动,眼睁睁的看着符雪松走到了窗外的阳台,然后对着那月光吸气,我看着她的背影,心紧张的要死,难不成那只女鬼根本就没有走,而是附身到了符雪松的身上,这简直是太可怕了,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明天一定要去找一个道士来驱鬼。 符雪松站在外面许久,我眼都不敢眨的盯着她,看着她缓缓的转过身,脸上居然还是挂着那种笑容,在月光下,泛着点点的绿光,吓得我的小心脏,差点就窒息了,她居然在朝着我笑? 我急忙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心底里在暗暗祈祷,千万别看上我,千万别知道我醒着。 在这一刻,我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样子的,我只觉得我吓得甚至都发颤了起来,其实我不是那么胆小的人,半夜看鬼片,甚至看鬼来电,都是自己一个人,也不怎么怕的,可是现在,我才知道,看鬼片跟真实看到鬼,那压根就是两码子事。 还好,符雪松似乎没有发现我,她只是又静静的回到了她自己的床上,似乎又睡着了,这一切的过程,就像是符雪松自己在梦游一样。 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就凭那一抹诡笑,符雪松一定不是梦游来的,她一定是被附身了。 所以我悲剧了,全世界都睡着了,而我却失眠了,应该没有人可以知道自己身旁睡着一只鬼,却还能睡得着的吧? “哎,蓝小玲,你昨晚上去当小偷了吗?”一大清早,我才刚坐到我的座位上,坐在我身后的乔胖子,就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开口打趣。 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一夜未睡的我,悲催的顶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任谁都知道,我昨晚失眠了。 “别闹了,心塞塞哒。”我是真的没有力气跟乔大胖子打趣了,此刻的我,只觉得身心具疲,一下子就趴在课桌上,动都不想动,我的心理压力好大的,一来不知道符雪松还有没有得救,二来,我不知道那只鬼,究竟想要怎么样,会不会把我们整个宿舍的人都害死,我真的觉得,她是不怀好意的样子。 我甚至想到了那个怨咒,或者一夜之间,我们整个学校,就横尸遍野,实在是太吓人了。 “蓝小玲,你怎么了?”跟乔胖子同桌的杜飞宇,可能是见我有气无力的样子,也是关心的问我。 可是,我能怎么回答他呢?要不然告诉他们,我见鬼了,对,说不定他们能替我想想办法呢。 可是,就在我坐起身,正打算和盘托出的时候,却看到符雪松从教室门外走了进来,我就突然想到,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我知道她在这啊,要不然的话,她还不得我把杀人灭口啊? “蓝小玲,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脸色变得这么白?”杜飞宇的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我决定了,不告诉他们,不能泄露了我昨晚上见到的事情,但是,我也不能坐以待毙,所以,我摇了摇头,“我没事,你俩别那么三八了,我没空搭理你们。”
第八章:逮到一只小道士
我自然是没空搭理杜飞宇他俩的,因为,我要抓紧时间,找一个法力高强的道士,帮我驱鬼才行。 所以,我转过身,便拿出了我的手机,直接百度搜索,X市有没有抓鬼比较厉害的道士? 虽然度娘无所不能,可是这一次,我还是失望了,就是一堆的抓鬼小说,基本还都是我看过的,一点屁用都没有,想了想,我又搜了一下,见鬼了怎么办?结果,居然出来一堆的见鬼办法。 天啊,我不是要去见鬼,我是真的见到鬼了,这答案就不能靠点谱,让我好好的参考一下吗? 我的心情很差,差得连上课,我都听不进去老师讲什么了,符雪松就坐在我左上角的地方,我偷偷的观察她,发现她真的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要不是我昨晚上亲眼所见的话,我真的会怀疑,不对,我现在都怀疑了,我昨晚上其实是做梦。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符雪松笑嘻嘻的朝着我走了过来,我心底里一颤,明明想装作没事的,可跟我同桌的文云露却很是疑惑的拍了拍我的手,“蓝小玲,你没事吧?脸色这么白。” “你大姨妈来了吧?”凑过来的符雪松,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大姨妈来了。 虽然我不是什么老古董啦,但是,这种话,能这样子大庭广众之下说的吗? 不过,我真的没有什么心情反驳,只是拿起我的书,打算出去溜达溜达,我记得这里市中心有个广场,里面经常有摆摊替人算命的老人,估计里面,会有一些有本事的道士。 “蓝小玲,你生气了啊?”见到我不说话,拿起书就要走,符雪松居然一把就拉住了我的手。 她的手很凉,而且不是一般的凉,就仿佛是那种渗入心扉的透心凉,让我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不过我今天中午有点事情,没办法陪你吃午饭了,晚上好了,晚上我陪你吃大餐,不过你付钱。” 这话音都没落呢,我简直就是落荒而逃,我从来就不知道,我竟然如此的怕一只鬼的。 我们的学校位处郊区,要是坐公交车到市中心的话,需要一个多小时,还得是不塞车的情况之下,所以,我很豪气的叫了出租车。 或许每一个城市的公园,都会有这样子的算命师父,其实我以前,对这些人都很没有好感的,因为小的时候,我就是差点被一个坏道士给骗了。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有本事的人呢?我看着那一排七八个算命师父,心底里有些打不定主意,这一个写着周易八字,那一个写着祖传命理,还有一个什么八十八代传人,看得有些眼花缭乱。 “姑娘,我看你面色红润,似乎有桃花运啊,来来来,我给你算一算,不要钱。”一个头上秃顶的大爷,见到我从他身前走过,居然这么招呼我。 我一听直接无语,知道他肯定是假的了,我现在都倒霉透顶,还红润,还桃花运? “姑娘,找人驱鬼吧?”突然有个人,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回头一看,是个毛头小男人,虽然看起来比我大几岁,但是,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岁,这可跟我心底里的预期不一样,我觉得吧,道士就得像是林正英那样子的,给人一看,就是很有本事,很厉害的那种。 而这个小男人,一看就不是那么有料的样子。 估计是察觉到了我不信任他的表情,他笑嘻嘻的冲我招了招手,然后转身往一棵大树旁走去,我看到,那地上摆着一个八卦图,估计是他的摊位。 “我要收摊了,知道是为什么吗?”那毛头小男人快速的把地上摆着的八卦图收了起来,还开口冲我问道。 “我哪里知道,你叫我过来,就是让我看你收摊?”我一脸不感兴趣的模样,说真的,我现在可没有空跟他闲扯,我今天一定要找个到时帮我驱鬼啊。 “嘿嘿,我要证明我的实力给你看看,根据我的八卦演示,这里二十分钟左右,会有城管扫街。”只见那毛头小男人,不停的动着他的手指,一脸很认真的样子,我不由得有些半信半疑。 看了下时间,还早着呢,我觉得,既然他说的这么若有其事的样子,我就等等看好了。 虽然已经是中秋,这大中午的,太阳还是挺辣的,我跟这小道士,就坐在大树底下闲扯。 他告诉我,他叫做马小方,是什么南茅北马的继承人,正宗的道家传承都在他的身上,我是运气极好,才会碰上他。 南茅北马我自然是听说过的,那个我跟僵尸有个约会里面的马小玲,不就是马家传人吗?很有本事,也很厉害的样子。 “蓝小玲,你这名字跟我姑奶奶可是很像啊,她叫马小玲,怪不得我们这么有缘分呢。”就在我想到马小玲的名字时,马小方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话,让我顿时无语了,马小玲是他姑奶奶?人家明明是电视剧好吗?我越来越觉得,这个马小方就是个骗子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这种质疑的眼神,让他察觉到了,他居然一脸神秘的凑近我,还压低了声音说道:“蓝小玲,你知道吗?前段日子有段很火的僵尸电视剧,叫做我跟僵尸有个约会,里面的事情,都是真的,是我姑奶奶的亲身经历。” “你觉得我是傻子吗?”我很无语,特别无语,我都不明白了,我干嘛要花时间,跟这么一个骗子坐在这里闲扯,我可是要找人抓鬼的啊。 “这世界上的事情,你没有看过,就不代表没有发生,就像你,没有见过鬼之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吧?”听到马小方的这一句话,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因为,我真的没有跟他说过,我要找人抓鬼的事情,在这一刹那,我还真是有些相信了,他是有点本事的。 “我看你乌云盖顶,这有点不妙啊,不过你还是很好命的,因为你遇上了我,这样吧,两千块,我帮你把鬼给收了。”看看,这就是道士本色,张口闭口就是钱,好像没钱,他们就不懂抓鬼一样的。
第九章:砍价能手
我心底里很郁闷,说真的,两千块钱是我两个月的伙食费,而且才刚开学,老爸给我的三千块钱,我都花的七七八八了,这一个月都没到呢,我总不能又开口跟他们拿钱吧? 关键是我认为好不值得啊,就那么一个平白无故招惹回来的鬼,还不是我招惹的,凭什么要我花钱啊? 心很痛,痛得拔凉拔凉的。 “哎,你不是说二十分钟,城管就会来扫街吗?为什么还不来啊?”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应该慎重考虑一下,毕竟两千块钱可不是小钱,我可不想明天的新闻就有,某大学女学生封建迷信被江湖术士骗了几千块寻死觅活,额,虽然我不会寻死觅活啦,但是也不能吃这冤枉亏。 “这个,这不是天有不测风云吗?估计堵车晚了点吧?”我看到马小方居然因为我的这一句随口的问话,脸色有些发红,我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 “哎,你看,来了来了,虽然晚了八分钟,但是,我的占卜之术,还是很灵的。”就在我觉得不对劲的时候,马小方很是兴奋的手指着前方。 城管居然真的来了!这一下,我心底里是真觉得这个小道士还是很有本事的,只不过这价钱,似乎贵了一些。 “怎么样蓝小玲,要不要请我去帮你抓鬼?”马小方这回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但我觉得,他高兴不是因为我相信他了,他高兴是因为他要有钱拿了。 “那个,价钱能不能便宜一点点?”我有些犹豫,因为一开价就是两千,再怎么还,起码也要一千块钱吧?一千块啊,一个月的伙食费,一想到这个,我的心就好痛好痛,我甚至都不想抓鬼了。 “还不便宜?蓝小玲,你知不知道那些大师一出马,别说抓鬼了,只是帮小孩取一个名字,都要收好几万的,我只收你这么点钱开个张,你还嫌贵?”马小方一脸的义愤填膺,但他这话,我可是很不认同的,连想都没想,我就直接反驳,“人家那是大师,你是摆地摊的,怎么会一样?” “马小方,我摆你旁边啊,这城管每天都是这时候来,真是烦人。”就刚才冲我招手,说我面色红润的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居然笑盈盈的跟马小方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顿时知道,我上当受骗了,假假的说什么占卜之术,原来都是假的啊,所以,我不再跟他废话,转身就走。 “哎,蓝小玲,你听我解释啊!”见到我转身就走,马小方很是着急的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虽然我骗了你,但是,我真的有算出来,你需要找人抓鬼啊。” 听到他这一句话,我顿住了脚步,这确实啊,他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要找人抓鬼的,这一点,是不假的。 “这样吧,先抓鬼后给钱,抓不到我就不收你钱,怎么样?”见到我犹豫了,那马小方是趁热打铁,但是我也不会那么傻的,常年逛地摊练就的经验告诉我,砍价就要狠,只有更低没有最低,要胆大,必要时还要欲拒还迎。 所以,我板起了脸,装作毫不在意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见鬼了,这样吧,一百块,你要抓就抓好了,不抓就算了。” “一百块?蓝小玲,你一百块钱想请一个道士抓鬼?”马小方的声音很大,一旁的那个秃顶老头也凑了过来,“姑娘,这一百块钱,那可是真的低了一点,抓鬼是有生命危险的。” “那算了,反正有鬼也不关我的事情。”我转身就要走,其实我也在犹豫当中的,不过,要我真的花几千块钱请人抓鬼,我怎么感觉,比之前,那只鬼逼着我亲僵尸还要过分啊? “蓝小玲,一百块包一顿午饭跟来回车费,这总行了吧?”这一句喊声,从我的身后传来,我忍不住笑了,虽然一百块还是让人觉得有些肉痛,但是,还是在我承受的范围之内的,所以,我转过头,很是认真的说道:“只能请一碗云吞面。” “加个蛋行不?”看着马小方这眼巴巴的表情,我真的忍不住想笑,当然连连点头,“行,给你加个蛋。” 夜已经深了,由于明天就是中秋节,学校放假三天,我们宿舍里的八个人,如今只剩下了三个,那就是王白珍跟符雪松,当然还有一个悲催的我。 马小方说了,他自有办法在午夜时分潜入学校当中,也有办法把厉鬼引出去,让我一切都不用担心,装作不知道就行了。 这让我有些安心,因为,这样子就算是马小方不能抓了她,那只鬼也不知道是我找人要干掉她的,那我还是安全的。 夜很静,我却是无比的清醒,我在担心,如果那个马小方制服不了这只女鬼怎么办? 突然,符雪松又从她的床上坐了起来,我的心猛然一颤,看着她一脸诡笑的走到窗户外,像昨晚一样,对着月亮深呼吸,这只鬼,是不是像电影里面的情节一样,在吸取着什么阴气的,然后修炼成精? 我不由得替符雪松担心起来,她被鬼附身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就在我着急的想着,马小方怎么还不出现的时候,符雪松竟然跨上了阳台护栏,一跃而下。 我被吓得猛然坐起,想都不想就往外冲,趴在栏杆哪里往底下看,我真的很害怕,看到符雪松的尸体,躺在那里。 但我却看到了,身穿道士服的马小方,正在跟符雪松对持,他们也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马小方就直接拿着桃木剑冲着她捅去。 但可怕的一幕发生了,符雪松就那么随手一扬,马小方直接就被甩到了两三米远,我看到,马小方都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马小方会不会死?这时候,这一个念头,自然是从我的脑海当中一闪而过,他要是真的有什么个万一的话,那就是我害的啊,可是,我能怎么办呢?眼泪都急出来了,符雪松也开始缓缓走近马小方,我知道,她说不定是想要杀人灭口了。
第十章:一惊一乍
就在我急的不得了的时候,马小方似乎甩出了一道符,远远的,我也看不清他的动作,似乎念了什么咒语,他就突然消失了。 我有些傻眼,符雪松也是顿住了脚步,我见状,想都不想就直接往屋子里冲,我要赶紧躺好,我不能让符雪松发现我看见她了。 身子在发颤,脚也在发软,不过幸好,等我躺进了被窝里的时候,符雪松才出现在阳台上,她似乎没有察觉到我醒了,依然是背对着我,对着那月亮,使劲的深呼吸,我有种感觉,她要修炼成精了。 那个小道士,真的是不中用的。我心底里无比的庆幸,幸好符雪松都没有发现我发现了她是鬼。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是顶了个黑眼圈起床,不过,这一次我可没有那么傻了,等着符雪松出门,我才敢起床,直接冲出了宿舍。 这一次,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就算是此刻,天上有着大太阳,我却一点安全感都没有,都说鬼一见到太阳就魂飞魄散的,可是,我看符雪松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关键是,她还有影子。 “蓝小玲!”一只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本来就一惊一乍的我,吓得一蹦而起,回头一看,居然是杜飞宇,不由得有些窝火,“你干嘛啊?不知道拍人后背,会让人倒霉的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杜飞宇收回了手,居然还很客气的跟我说对不起,这倒是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其实也知道,是我太小题大作了,不关他的事,我却把火发到了他的身上,“是我该说对不起,杜飞宇,我心情不好,你别怪我。” “你怎么心情不好了?我请你吃早餐?”见到杜飞宇这么关心我,说实在的,心底里还是有些感动,虽然我们都是才认识不久,但是,他跟王白珍他们,都是对我不错的。 还有那个可怜的符雪松,她的胆子一向就小,现在却碰上了这样子的事情,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我告诉你一件事,但是,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想了想,我觉得杜飞宇应该还算是个挺可靠的人,而且我也听王白珍说,他是个富二代,我觉得,他能给我出个主意什么的,所以我决定,把符雪松的事情告诉他。 “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看到杜飞宇很认真的跟我承诺,我当然是信了,把他拉到一旁,还不放心的四周看了看,确定绝对没有符雪松的身影之后,我才开口说道:“杜飞宇,你还记得我们上次玩碟仙的意外吗?” “当然记得,我们松手了。”杜飞宇点了下头,我见到他记得,也不多解释什么,而是直接开口说道:“如果我告诉你,我那天就见鬼了,你信不信啊?” “你说什么,我都信。”想不到杜飞宇居然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我反倒是愣住了,这句话给我的感觉有些怪怪的。 “我们是朋友,所以,你说的我当然都信了,然后呢?我们都把碟仙送走了,应该没事了吧?”听到杜飞宇的问话,刚才怪怪的感觉,便直接被我抛到了脑后,我急忙摇头,“我告诉你啊,那只鬼原来附身到了符雪松的身上,我看到她总是半夜起来对着月亮深呼吸,我估计,她是在修炼什么邪功,你认不认识什么道士之类的?” “你是说鬼附身?”杜飞宇似乎不相信我的话,脸上也露出了怀疑的神色,我的心顿时凉了下来,我就知道,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话的。 “蓝小玲,我相信你的话,你放心好了,我会帮你找到一个有能力的道士的,不过需要一点时间,你要小心一点。”我没有想到,杜飞宇居然就相信了我的话,还许诺会帮我请道士,在这一刻,说不感动是假的,在这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有个人相信你,愿意帮助你,那种感觉当然是不一样的。 此刻,我的心稍微踏实了一点,没有之前那么惊慌了,“那谢谢你了,杜飞宇,你一定要尽快。” “谢什么啊,我们是朋友,不要对我这么见外,我会不高兴的。”听到我说谢谢,杜飞宇却是板起了脸,然后问我,“一起去吃早餐吧?” “我不去了,我想在走走看看。”听到杜飞宇的邀约,我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想跟他去吃早餐,而是我根本就没有什么食欲,而且我还要去找那个道士,我跟他约好了,不管有没有成功,我们九点钟,在学校外面小吃街里等。 现在都快八点半了,我一向都不习惯迟到的。 十多分钟之后,告别了杜飞宇的我,在小吃街的一个麻辣串摊位前,看到了马小方。 “哎蓝小玲,那只鬼太厉害了,我打不过她。”见到我,马小方倒也直接,也不脸红什么的,很是诚实。 “我昨晚都看到了,幸好你没事,要不然我真是过意不去。”知道马小方也是尽力了,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百块钱,递给他,“虽然你没有抓到,但是我觉得我应该还是把钱给你的。” 这也不是我突然变得大方了,而是我觉得,人家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办事了的,而且,昨晚我也是看到了,马小方被那只鬼伤的可不轻,这一百块钱,说多的话,还真的是不多,我总不能那么的不仗义吧? “蓝小玲,你收起来吧,我又没有帮上你的忙。”我没有想到,看起来那么缺钱的马小方,居然不要我的钱,而是把我拉到了偏僻的地方,递给了我一道符咒,“蓝小玲,这是我师父给我的,说可以保你平安,不过他最近没空,等他有空了,就回来帮你抓鬼。” “可是我没那么多钱。”听到马小方说请他师父出马,我第一个反应,那就是会花很多的钱,毕竟马小方开价都两千了,师父不得四千啊? “没事,抓鬼是我师父的爱好,不要钱。”马小方把符咒递给我之后,就直接走了。 我拿着符咒,有些发呆,这徒弟这么贪钱,师父抓鬼却只是爱好?这可信吗?

僵尸俏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僵尸俏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百变武魂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百变武魂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百变武魂3、欧阳狂豹“武魂的事情我也等到以后再与你详细的说,虽说你的极罡至炎修炼很快,不过若是你的武魂是个废武魂,那么你的修为就将缘尽于此,终此一生,你都不会出现半点进步了。”七叔缓缓道。“废武魂?”卓天凡惊道:“即使我再努力都无进步?”“是的,极罡至炎只是提升你本身的力量,让你的身体,骨骼,筋脉,肌肉甚至血液得到锻炼。现在三层已是一个人类所能容纳的极限,若是你的武魂不能帮你容纳,那你的身体将再也存入不了一丝力量,如果你强行修炼,只会筋脉爆破而亡。

  • 小说九玄魔修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九玄魔修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九玄魔修3再回520或许因为本来是修炼者的缘故,欧阳九玄的身体出人意料的恢复速度,不仅是让林夕若,更是让那些知道他伤情的人无比惊讶,这种骇人的伤势竟然短短一个周时间就完全好了,简直是让人不可思议……在医院呆了近一百日的时间,欧阳九玄终于等到出院那一日……这日,正当欧阳九玄的主治医生宣布他可以出院之后,林夕若那娇小可爱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欧阳九玄的身后,正当她准备出声轻吓欧阳九玄之际,欧阳九玄的声音便当即响了起来,“怎么了?还来这一套?”经过这段时间的相

  • 小说异界神修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异界神修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异界神修第三章军事之家陆辰在他老妈的肚子里,已经呆了快一个月了。这么长时间过去,当初的那个大肉团,已经长的有些初具人型了。在这一个月中,陆辰已经通过周围人的对话,得知自己生活环境的一些情况。首先自己重生的地方是在龙魂大陆的华夏帝国的一个军事世家。被称作华夏帝国守护神的陆家。要说他们陆家被称为华夏守护神还是有一段典故的。当初的华夏帝国并不只有现在这么大,它几乎有现在的两倍大。在一千年前,当时的皇帝龙袁,因为敌国的偷袭,被人杀死在寝宫。他死了到无所谓,

  • 25岁成教授?105岁读博士!90后女学霸VS 105岁老学童,你看好谁

    「陈洪标撰稿」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没有对比,更没有区别。今天看到这两条新闻,我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因为任何事情往两极发展,都会到达极端。一个最牛的90后美女学霸与一个105岁在读博士的老学童放一起,来看看谁更厉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但从比对中,或许能看到其他一些东西,比如学习不是增皱剂,相反学习可以让人变年轻;学习也有学习的快乐等等。先来说说这位90后美女学霸。这位出生于1990年5月17日的重庆人,18岁留学英国布里斯托大学。2011年以全系第一名毕业并获得一等学位,随后进入英国剑

  • 剧评|南昆孤本,秣陵重到:大时代里的小人物

    《桃花扇》其实是国破家亡戏里头,我尽量回避去看的。因为“无力”。这种“无力”不同于《长生殿》埋玉中江山与爱情两难的无力,而是一步步走到这个结局的选择的必然。这种无力使我觉得,郁结,哭不出,缺乏释放的途径。上一次看是全本,还是16年年底在兰苑,金陵图书馆众筹的一场。跨年的选场,弥补了很多遗憾。我最大的遗憾,是李贞丽。李香君是《桃花扇》当之无愧的主角,貌美多才,刚烈守节,她的光彩衬得侯朝宗软弱、阮大铖卑劣,衬得李贞丽世俗。李贞丽为她替嫁田仰,临行前嘱咐杨龙友替自己收着那三百两银子。当时剧场里都在笑,

  • 中国社会被一个高中生破解了 无数人读完拍案称绝

    南宁市三中高考满分的作文,看了感触真深刻。800字的文章表达的如此完美:格局大、立意高。18岁的孩子那么懂事?能写出如此霸气的作文!不得不让我们佩服!让我们一起好好的欣赏吧!让我们也想想自身的环境吧!《说尺子》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

  • 华阴市孟塬镇如期完成离任村干部生活补贴申报工作

    【苗军宁】为了进一步加强离任村干部基本生活保障,健全完善关怀激励机制,华阴市孟塬镇扎实安排部署,全面贯彻落实离任村干部生活补贴制度。离任村干部在非常艰苦的时期,任劳任怨,为孟塬镇的发展进步做出了贡献。镇党委高度重视,积极宣传,本着公开、公正、实事求是的原则,对镇辖行政村的离任村干部进行认真调查摸底,严格按照申报对象和标准,采取个人申报、支部确认、镇初审公示、镇复审核查、市级审查、市级公示的程序进行,此项工作有序推进。通过镇村两级认真审核,2018年该镇共有10名离任村两委主要干部符合申报生活补贴

  • 北京大学王曙光《山村启蒙》

    山村启蒙王曙光(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一)我的童年时代,是在胶东的一个小山村——掖县梁郭人民公社小郭家村度过。村子很小,也比较僻远,距离县城,大约有三十多公里路程。当时的乡亲,视去一趟县城为大事,很多人可能一辈子也没有去过县城,偶有去过的,则引以为荣耀。能在县城里谋得一份差使,当然更其荣耀,在乡邻里自然更体面。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也就是大约半个世纪前,小山村的民风,还算得上淳朴。人民公社年代,这个稍嫌僻远的小山村却也并不十分闭塞,乡村的日子虽然仍然贫困,然而集体经济的存在,使得农民的生活相对稳定、

  • 新乡:明朝一代皇妃赵氏墓

    西陵的次妃赵氏墓自1954年以来一直被河南省豫北监狱占用。由于管理原因,陵内众多文物建筑难以得到及时修葺和合理保护。近些年来,市、区两级政府及各级文物主管部门在保护开发东墓区的同时,不断加大协调力度,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积极提案呼吁。2000年,终于取得实质性进展。北站区(按照新乡市的行政区划调整自次妃墓明楼和宝顶2004年元月起,北站区更名为凤泉区)人民政府出台了《北站区人民政府关于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大力发展旅游业的决定》,按照“统一规划,分步实施”的要求,提出豫北监狱迁出次妃赵氏墓的实施措

  • 藏友精品收藏石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题名:《风水》石种:红水河卷纹石规格:长70cm高50cm厚30cm当您看到这块卷纹石,您一定会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它经过亿万年时光雕琢,是天然艺术精品中的精品!整块石头形神兼备,形体相当准确到位,表面纹理有序,特别是线条布局十分有韵。此石风水石,可谓是石中珍品,无论是形状,还是质地、色彩,均达到一流,石中浮雕部分恰似无声之乐,立体之画。当您细细品味这块石头时,就会充满着更多的大自然山水气息,观赏此石仿佛立即与生存在喧啸都市的人们产生了心理上的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