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毒女在上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8 12:48:59 来源:网络 []

书名:毒女在上

第5章 草包废物翻身了?!
  
  因为今日过后不久,她的大姐齐倾人便会下嫁三皇子府。原文xbxys.com
  把脖子上的伤口又撕了点,齐倾墨拉起鹊应不知死活地冲进前厅,放声哭喊:“父亲救命啊,二姐要杀我,还毁了四姐的脸!父亲救命!”
  齐治平日便不苟言笑,此时一见齐倾墨这般无礼莽撞,本想一脚将其踢开,却又碍着萧天离在一边不好发作,面如寒霜冷喝道:“哭哭闹闹,成何体统!”
  “七妹这是怎么了?一身是血的,二妹怎么会要杀你呢?”坐在一边的齐倾人连忙起身扶起齐倾墨,温柔地问到,又仔细替她擦着脖子上的血,目光微寒,二妹行事也太没分寸了。
  齐倾墨心中冷笑一声,好一张温柔的表皮,她的大姐,美艳无双,温柔善良,是丰城三美中的首美,前世就是因为自己的愚善相信了这种表皮,不知遭了多少暗算!此时只继续哭道:“长姐,二姐说四姐与她抢平遥王,一怒之下毁了四姐的脸,我……我不小心看见了,所以,所以……”
  “所以她要杀你灭口是吗?”齐倾人接过话头,笑得如一汪春水。
  齐倾墨暗道一声好心机,若她承认了,那才是笑话。一个在外名声温柔可爱的相府小姐,如何做得出残杀自家姐妹的事来?而齐倾墨在外的名声却是偷鸡摸狗,草包废物,这事儿传出去也只会是她这个不成器的七小姐陷害二小姐。
  “不,不是的!”齐倾墨的急声否认,倒让齐倾人愣了一下,“是……是……是二姐身边的碧儿,是碧儿,不是二姐,刚才是我心急说错了!”
  那想说不敢说的样子全落在了齐治与三皇子眼中,比直接说二小姐要杀人更具说服力,齐倾人脸色不由得沉了一沉。
  今日这个一向无能软弱的齐倾墨敢跑出来求救就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现在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齐倾月那个废物,莫非就没有看出她的异样吗?
  脸皮抽了抽,齐倾人看了一眼托着腮一副看好戏的萧天离,端庄地笑了一笑,拍着齐倾墨的手,和善地说道:“别怕,有什么事爹和长姐会给你作主的。”
  “谢谢爹和长姐!”齐倾墨抹着脸泪哭得毫无形象。推荐http://www.xbxys.com/
  她话音刚落,齐倾月也杀到了,口中骂着:“齐倾墨你这个贱人,你给我站住!”
  话音稳稳当当地传进了前厅每一个人耳中之后,她人才出来。
  齐治一摔桌上的茶杯,吓得齐倾月“噗通”一声跪倒地,发颤地叫了一声:“爹……”
  齐治脸色早已青得吓人,对着萧天离一抱拳:“家丑倒让三皇子见笑了。”
  “不妨事,齐大人尽可慢慢处理,本王不着急。”萧天离似乎没听出齐治的逐客之意,悠悠然端了杯茶,施施然轻啜了一口。
  齐治一僵,今日齐家的颜面都让这几个不成器的东西丢光了,沉声道:“你们几个先下去,等会儿我会找你们。”
  齐倾墨怯生生地看了一眼齐治,又瞟了一眼萧天离:“那二姐,不,碧儿会不会还要杀我……”
  “放肆!你是我齐家的女儿,何时轮到一个婢女打杀了?”齐治借着这个台阶便也下了,想来那碧儿成了真正的替罪羔羊,当着三皇子萧天离,齐倾月以后再想拉自己下水也不可能了。
  “是啊,七妹不必害怕,先下去换身衣服,这样当着客人岂不是要贻笑大方?”齐倾人很合时宜地出来诠释着善良。网站http://www.xbxys.com/
  哪知这一句话却让齐倾墨满眼含泪,欲落未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长姐有所不知,前些日子我的衣服送去浣洗,那些婆子把我的衣服全洗坏了,三日后宫中的百花宴我都没衣服可穿了。”
  齐倾人的手不着痕迹地掐在齐倾墨的腰间,不管她今天是发了什么疯,突然大胆起来,也要让她知道齐家不是她可以胡作非为的地方!
  三日后,皇后将设百花宴,虽是邀请朝中官员女眷,可何时允许她去了?!
  口中却笑道:“妹妹你既然受了伤,那便在府中好好歇息,不便再去宫中,怕冲撞了什么贵人就不好了。”
  不想让她去吗?她就一定要去,而且她去了,还会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
  
第6章 三皇子的诱惑!
  
  齐倾墨将齐倾人的自腰间拿开,紧紧握在一起,看上去好一派姐妹情深:“多谢长姐关心,城南妙手先生的医术极好,无需三日妹妹便可复原的,姐姐不必挂心。”
  “如此,甚好。”齐倾人已经气得胸口发堵,却不得不温声软语。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贱人是怎么知道城南妙手先生的,看来有些人要好好查查了!
  “还请姐姐替四姐也好生看看,那碧儿好狠的手段。”齐倾墨说着拍了拍胸口,似乎心有余悸的样子,实则是自己一双手快被齐倾人的指甲掐去一块肉了。推荐xbxys.com
  “来人,将这个丫头拖出去赶出相府!”齐治何尝不知这两人是在惺惺作态,这府中之事他虽然不怎么管,却并非完全不知情。狐疑地看了一眼一直无能懦弱的齐倾墨同,吩咐人进来将碧儿拖出去,一直听到她哭闹的声音渐渐远去。
  齐治皱了皱眉,看见跪在一边不知所措的齐倾月越发心烦,口气略重:“你也下去!治下不利,闭门思过!”
  齐倾月早已吓得发抖,腿脚都软了,完全不明白今日之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冷流顺着脸颊流下来,冲花了妆容,叩了个头连忙退出去,连看一眼屋中众人的勇气都没有。
  看到齐倾月这副无能样,齐倾墨眼中的无情更深刻。这种人也只会欺软怕恶,在曾经善良的自己面前,她是何等的嚣张跋扈!
  突然感觉有人在审视自己,那种被人上下打量的感觉令她极不舒服,转过头去看,却正好对上萧天离探究的目光。
  前世她只知道自己大姐最后嫁入了三皇子府,与他也不过几面之交,连一句话也不曾说上过。说明xbxys.com只是偶尔听人说起他的风流趣事,比如宿醉在青楼误了早朝,又比如与府上姬妾捉迷藏却摸到了谁家的大家闺秀,诸如此类的荒唐事不胜枚举。
  但是这样一个人,他生得眉目入画,墨发随意束在脑后,一管玉簪穿过,长眉斜挑,与微微上挑的凤眼一同飞起几分邪气,红唇若点朱,歪着嘴笑得肆意轻挑,总带着几分促狭,一双深得不见底的眸子如一潭湖水,诱人想追逐里面到底藏了什么。
  只是,齐倾墨看到的只不过是一副好看的皮相,不能再令她动心。当初太子,何尝不是一副好皮囊?
  萧天离很敏锐地察觉到齐倾墨眼中的死寂,那种死寂如同死人一般,他曾经感同身受。所以,他突然来了兴致:“如此说来,七小姐三日后也要进宫了?以前从未见过七小姐,看来本王要呼朋唤友去宫中,只为一赌七小姐芳容了。”
  此话一出,齐倾人与齐治脸上都僵住。
  齐倾墨微微一愣,抬眼又看了萧天离一眼,他笑得干净无暇,很难想象这会是个风流王爷的笑容。推荐xbxys.com
  “既然齐大人府中有事,本王也不好再逗留,就此告辞。”萧天离站起身抚了抚袍子,悠然说道。
  “看天色也到了晚膳时分,三皇子不如用过晚膳再走?”齐倾人一听萧天离要走,连忙放了齐倾墨,挽留着萧天离。
  萧天离看了看齐倾墨,她此时倒安静得像不存在一般,目光闪了几闪不知在想什么,只说还另有他事,三日后宫中再见也是一样。
  送走萧天离,齐倾墨很是淡然地看着眼前脸色阴沉的长姐,等待接下来马上要发生的疾风骤雨。
  
第7章 脖子痛的很诡异
  
  齐倾墨随意撕了块身上衣服的布条,先给鹊应包好了,才给自己擦了擦脖子上血。她那一下极有技巧,不会伤及血脉,又能唬住他人。
  “七妹今日倒是大出风头了。”齐倾人温婉一笑,若不是眼中寒意太盛,实在柔和至极。
  齐倾墨巧笑倩兮:“长姐羞煞小妹了,小妹一时情急才向长姐与父亲求救,还望长姐莫怪。”
  “妹妹哪里话,你可是与三皇子有约的人,三日后你可是要进宫的,这两日切记要好好养伤。”齐倾人恨得牙根发痒,女人的嫉妒之心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可以恶毒到别的女子与心怡的男子说了两句话,就恨不得杀了她。
  齐倾墨福身一拜,却是对着齐治,笑着说道:“自是不敢让父亲挂心的。”
  齐治微一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是血的女儿,十五年了,整整十五年这个女儿一直藏于后院,从不与人争执抢夺。他对家中琐事从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当年那件事出来了,害得这个七女儿的生母死去,从此齐倾墨的处境过得连府中下人也不如,他就是知道也不曾多说过什么。
  他的野心在朝堂。
  可是今天这个沉寂了十五年的女儿突然冒了出来,还是以这样惊世骇俗的方式,他倒是颇感意外。
  三皇子喜好不定,听说他府中有长相平平可是性子刚烈的女子,也有身世不好但才艺双绝的烟尘女子。长女齐倾人虽才貌双全,又弹得一手好琴,但三皇子却一直对她平平,不曾有别的表示,今日对齐倾墨倒是多了两句话……
  想到这里,他端了一杯茶饮了一口,慢声说道:“下去好生歇着,三日后不要丢人现眼。”
  “是。”齐倾墨甜甜一笑,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竟比齐倾人还要有仪态,又令齐治讶异了一下,看来这些年他似乎忽略了这个女儿。
  齐倾人眸光越寒,父亲这话是在警示自己么?这三日不要对齐倾墨动什么手脚!
  一个贱人生养的贱货,有什么资格与她一起入宫,又有什么资格与三皇子攀谈!
  她在袖中紧了紧手,笑容大方温和:“父亲不必担心,我看七妹知书达礼,三日后在宫中定不会输给了别家小姐去的,是吧七妹?”齐倾人说着用上好的丝帕抚过齐倾墨脖子上的伤口,替她擦了擦早已干涸的血迹。
  “长姐过奖了。”齐倾墨依然笑得不动声色,与齐倾人目光相接,一个寒如利剑,一个沉如深潭。
  “无事便下去吧,这两日叫管家帮你置办两件衣裳。”齐治挥了挥手,拿起手边一卷书,示意她们二人退下。
  穿过小花园,齐倾墨与鹊应慢慢走在小道上,朝着自己破烂的耳房走去,心中却想着为何三皇子要替她说那句话,无心的么?她可不信!
  突然一疼,齐倾墨捂着脖子“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鹊应见了连忙拿出帕子替她擦血,齐倾墨回过头看她,才见她脸色雪白没有一丝人色,这才想起今日发生的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只怕是吓着了。
  便笑眯眯的,温声道:“鹊应,从今住后,我们不再忍让了。”
  “是。”鹊应怯生生地应道,不敢看齐倾墨的脸色。
  “别怕,我还是你的小姐,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齐倾墨拉过她的手,上面的布条渗出了些血,很红,红得像前世从她腹中滑出的那些。
  主仆二人默默走在小道上,鹊应几次想开口却又不敢说,还是齐倾墨问了她,她才迟疑着说道:“小姐今天反正将事情推给碧儿了,何不直接……直接……”
  “直接推到二姐齐倾月身上?”齐倾墨有些意外,没想到鹊应竟还有这样的想法,又很欣慰,至少鹊应不跟前世的自己一样,是愚善之人,笑说道:“我若将今日之事推到二姐身上,大姐与嫡母定会力保她,且二姐与平遥王走得近,父亲也不会放任这么好一颗棋子让我毁了。所以,一个碧儿足矣,你不要忘了,四姐的脸毁了也有我一份。”
  齐倾墨说得悠悠然不急不徐,鹊应听得目瞪口呆,似乎不能相信眼前这个分析得头头是道的人真的是自家小姐,而且小姐许多话她根本听不明白,小姐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她正想着小心思,齐倾墨突然暗骂一声“糟糕”,拉起鹊应便往耳房跑去……
  
第8章 长姐有毒
  
  一到耳房齐倾墨便先从井中打了水冲洗脖子,待洗干净干涸的血迹之后,却发现血一直往下流怎么也止不住,不论用多少布都挡不住,而且有越流越多的趋势。
  “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直流血?”鹊应此时早已忘了害怕,只担心齐倾墨若止不了血岂不是要流血而亡?
  齐倾墨站在井边,冷笑一声,齐倾人好狠的手段!
  “鹊应,我要出去一趟,你在这里等我。”齐倾墨吩咐了一怕,看了一眼这破烂不堪的耳房,过不了多久,她就会从这里搬出去的,一定会!
  “小姐,你要去哪里?我陪你……”鹊应还想说什么,齐倾墨早已捂着脖子往外跑去,她便是追也追不上了。
  齐府后花园中百花开得正艳,齐倾人正采摘着盛放的花朵,放入后面婢女提着的花蓝里,鹅黄粉红,十分好看,那婢女却不敢碰半点。
  “四小姐,四小姐,你不能去啊,刚才老爷吩咐过了,让七小姐好生歇息!”不远处的回廊里,一个小丫鬟正拉着齐倾水,大声喊着。
  齐倾人折花的手停了一下,微皱了下峨眉:“怜月。”
  后面提着花蓝的婢女怜月便冲那边唤道:“四小姐,我们家小姐请你过来叙叙话。”
  “长姐?长姐,长姐你要还我公道啊!”齐倾水一见到齐倾人,提起裙角便跑过来,一路踩死了不少花草,看得齐倾人眉头直皱。
  她脸上覆了面纱,只是伤口太长,尤其是右脸,长长一条疤痕还带着新鲜的血肉,齐倾人一手挑开了她脸上的面纱,齐倾水先是一惊,马上窘迫地低下头去。
  “四妹这张脸,真是可惜了呢。”齐倾人看似怜悯地一叹。
  “长姐你帮我杀了那个贱人,杀了她帮我报仇啊长姐!”齐倾水猛地抬起头大喊,眼泪顺着脸庞流下来,漫进伤疤,渍得她生疼,脸都疼得扭曲了。
  “杀了她?你没听到父亲的话吗?四妹可是想害死我?”齐倾人冷笑一声,甩开齐倾水的双手。
  “长姐你要杀她一定有办法的,那个贱人毁了我的脸,我要她死!”齐倾水继续拽着齐倾人的衣裙狠毒的骂着。
  “我听说此事似乎与二妹有关?”齐倾人好奇般转过头来盯着齐倾水,笑意盈然。
  齐倾水癫狂的神情一滞,脸色发白,连忙摆手:“不,此事与二姐毫无关系,都是那个贱人害的!”
  齐倾人恍然大悟一般,采下刚才看中那朵花,说道:“既然这样,四妹受了委屈我这个做姐姐的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多谢长姐,我就知道长姐一定有办法的!”齐倾水一笑,那脸上的疤痕如两条蚯蚓一般蠕动,恶心难看至极,原本还算清秀的脸蛋彻底毁了。
  齐倾人看得心里恶心,脸上却笑道:“不知四妹可要我帮你医治一番?”
  齐倾水面色陡变,连忙摆手后退:“不,不不不,不用了,不麻烦长姐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边说边往后跑去,像是听什么极可怕的事。
  看着连着跌了几个跟头的齐倾水,齐倾人冷笑一声:“没用的东西。”又转过身对后面的一众人说道:“你可知错了?”
  人群中走出一个女子,正是齐倾月,她脸色并不好看,看着齐倾人哆嗦了一下,说道:“是,我知错了。”
  “哼,这一次若不是你,父亲便会向三皇子提起我的婚事,齐倾月,别怪我没告诉你,挡在我前面的人,不管是谁,我都不会轻易放过!”齐倾人手中的一朵娇艳的花,瞬间凋零成灰烬,自她指缝间飘落。
  “那,那个贱人……”齐倾月嚅嚅问道。
  “活不过今晚。”齐倾人冷声道。
  
第9章 神医馆的猥琐神医
  
  城南一处不打眼的铺子,上面匾额上写着的“神医馆”早已脱了漆,门口处杂草丛生,门可罗雀大抵如此,齐倾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回想起前世记忆。
  神医馆的大夫“妙手”是个怪人,他看病只有一个规矩:看心情!
  若他那天心情不好,便是皇帝老儿来了,也只能被他骂得一脸唾沫星子。
  若他那天心情好了,路边一条快死的狗他也会大善心。
  听说他心情不好已经长达三年了,三年没有出手救过人了。
  齐倾人想了会不由得笑出来,这世上倒难得有这样的趣人,拾步而上,一只脚还没跨过门槛,一只酒杯便扔了出来砸在在她脚边:“滚,本公子今日心情不佳!”
  齐倾墨拾起那只茶杯,上等青瓷,出自官窑,又闻了下里面的酒,梨花白,千金一杯,酒中珍品,果然一如往世的记忆。
  “那倒是可惜了,我还以为柳公子还想得到那株子规啼呢。”齐倾墨轻声故作叹息,转身欲走。
  未走两步,一个满身酒气的男子挡在她面前,长发飘动,真是位翩翩公子,容颜如玉,精雕细琢这样的词用在他身上竟丝毫不觉脂粉气,他伸出双手挡住齐倾墨去路,急声问道:“子规啼在你那儿?”
  “先替我解毒。”齐倾墨笑眯眯说道,双手负在身后,酒杯在她手指间转动。
  “你先说。”那公子脸一板,收起刚才的激动之色。
  “先解毒。”齐倾墨不急不燥,若她没有记错,两年后这位妙手先生柳公子,为了救心上人大闹太子府,只为了那株子规啼,当时闹得整个丰城就沸沸扬扬,连她也得知。
  想起太子,她脸色一暗,转瞬又冲妙手先生笑得灿烂,似乎不在问他拿救命的解药,而是在谈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柳安之很郁闷,他最讨厌别人要挟他,尤其是眼前这种浑身脏兮兮,满脸是血的人,却又无可奈何,憋着一口气在她脖子四周连连点了几下,扔了一瓶药膏给她。
  齐倾墨稳稳握住药膏,快速拔掉瓶塞将里面蜜脂一样的药倒出来覆在伤口处,未过片刻,血便慢慢见停。
  “现在能说了吧?”柳安之厌恶地看着齐倾墨,这女人怎么笑得这样烦人,明明是来求自己的,还这么淡定。
  “你就不怕我骗你?”齐倾墨反问道。
  “只要不怕死。”柳安之冷笑道。
  “当然怕。”死过一次的人才知道活着的滋味有多好,论这天底下最怕死的人只怕就是自己了,齐倾墨笑道:“太子府,子规啼在太子府。”
  “你当真?”柳安之脸色第一次认真。
  “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齐倾墨不再多说,将酒杯递回给柳安之,从他身边迈步而过,连头都未回。
  “你若不将那株子规啼替我取来,活不过一年。”柳安之将酒杯把玩在掌间,悠悠说道。
  齐倾墨转头看他,微露不喜,现在是轮到柳安之来威胁自己了么?
  “怎么你有意见?你既然能知道子规啼这等神药在太子府,就应该有办法将其取出来吧。”柳安之说得理所当然。
  “一年之内,我会将子规啼送来。”齐倾墨沉声说道,这种感觉她极为讨厌。
  再回到齐府已至深夜,柳安之的药很管用,回来的路上伤口便在慢慢愈合了,真没有辜负了他妙手先生的名号。
  只是一想起他说的一年之约,便心思沉重起来,要从太子府拿东西可不容易。
  鹊应站在破落的小院子里伸长了脖子在等,一直惴惴不安,担心四小姐和二小姐会过来找麻烦,结果一直等到月挂枝头,除了张管家来送几匹布料也没见到那几位小姐。她正张望着,就见到自家小姐趁着夜色回来了。
  “小姐,小姐你可回来了,担心死奴婢了。”鹊应连忙迎过来扶住齐倾墨,看着她伤口已经止住了血,悄悄出了一口长气放下心来。
  “嗯。”齐倾墨心中微暖,笑着点头。
  鹊应觉得小姐今日最大的变化便是变得爱笑了,以往的小姐总是哭哭啼啼的,不哭的时候也喜欢唉声叹气,愁眉不展的,今天一天的笑容比起以往半年都要多。
  鹊应早备好了热汤,齐倾墨泡在不大的木桶里,一寸寸清洗着身子,将身上的每一块皮肤都搓得通红,又加了两桶热水,她要洗去前尘过往一切软弱与善良,杀死她孩子的人,她必定要将他片片凌迟至死!那些曾经辱她欺她的人,她会一点点还回!
  远处脱了漆缺了角的桌子上,放着一匹布,她眸光低垂,藏好冷漠,嘴角的笑意不达眼底。
  
第10章 夜黑风高,杀人夜
  
  “小姐,咱别看了,那张管家动了手脚,这布料根本做不成衣裳。”鹊应站在一边,委屈地扁着嘴,那料子是普通的缎子也就罢了,怎么还缺了半匹,里面裹着废纸就送过来了。
  “是吗?”齐倾墨双手靠在木桶边上,枕着下巴,笑望着那匹料子:“鹊应,明日去布庄把这布料换成大红色的,就说你是相府的人,他们不敢不换。”
  鹊应一愣,以前小姐最不喜穿红衣,总觉得太艳了,她喜欢清清淡淡的,这怎么突然转了性子?不过想起今日小姐转性子的事多了,也不觉得这有多怪了,应了一声,将料子收了起来,准备明日去换。
  “鹊应,你将我今日擦血的那布条拿过来。”齐倾墨披了单衣,对鹊应招呼道。
  “那东西脏死了,小姐还要来干嘛?”鹊应对今天齐倾墨的举动心有余悸,一个不小心,便是要命的事啊。
  “无妨,我有用。”齐倾墨打了盆水站在井水边,鹊应从屋内拿了布条过来,井水反着月光正好照在齐倾墨脸上,笑得淡然自若的小姐,美得倾国倾城,她一时愣住。齐倾墨见她一动不动奇怪道:“怎么了?”
  “小姐,你好美。”鹊应直愣愣说道。
  “是吗?那是好事。”她笑得淡淡,前世,她总信奉着女子的美应该是满腹诗书,温柔贤良,可以为夫君红袖添香,可以为良人洗手做羹汤,现在她才明白,没有姣好的容颜,夫君会另找红颜添香,她便只能成为那做羹汤的糟糠之妻。
  鹊应连忙收起眼光,这样自信又从容的小姐,莫名让人想信服,依赖。
  齐倾墨并不知鹊应心中的感概,只是将今日自己捂血的血布浸在不多的水里,很快清亮的井水便染成了红色。
  “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鹊应在一边正准备伸手帮齐倾月洗,却被齐倾月一把拦住:“别动!”
  “小姐怎么了?”鹊应一怔,望着齐倾墨。
  “没事,你手上有伤,碰不得水。”齐倾墨并不想把这血水中还含有齐倾人下的毒药之事告诉鹊应,至少现在不想。
  没想到,齐倾人下毒的手法这么高深,只是丝帕轻轻一抚便是这么狠的毒药。
  将这不多的血水收起来,里面的毒素也不知能保持多久,看来要早些用了才好。
  “鹊应,我记得四姐那里有莲藕糕是吧?”齐倾墨将血水装起来,正好一碗,装在粗糙的瓷碗里,腥红腥红的,分外妖艳。
  “对啊,不过那东西精贵,这种时节最是难得,前些日子夫人得了些给大小姐和二小姐,二小姐才给了些四小姐的。”鹊应说道。
  “嗯,那就好。”说着齐倾墨便将那碗血水收起来,端了便外往走。
  “小姐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鹊应跟出来连忙问道。
  “月黑风高,自是杀人夜了。”齐倾墨笑得莫测,将鹊应推回屋子里不许她跟来,自己端了这碗血水一路摸黑去到厨房。
  

毒女在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毒女在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 15章(第15章 照顾生病的她)

    原标题: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15章(第15章照顾生病的她)小说名字: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第15章照顾生病的她感觉到她浑身滚烫,男人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紧了紧怀中的女人抱着她盖好被子,他感觉自己仿佛被火炉给点着了,怀里的女人更是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摸索,惹的他身体的火燃烧的更旺盛了。“该死!这次是看你病了。”后承奕低声咒骂一句,被欲火折磨的难受不已。因为后承奕的帮忙,后半夜的任曦妍慢慢开始退烧了,身体也没有之前那么烫了,也开始睡的安稳一些了。童妈小声的推开门走进来。“少爷,不如换童妈来照顾少

  • 缠情总裁,撩不停!15章(第15章 姐夫你太性感了)

    原标题:缠情总裁,撩不停!15章(第15章姐夫你太性感了)小说名称:缠情总裁,撩不停!第15章姐夫你太性感了“你你你……你是谁,想想想干嘛?”顾言馨说话都不利索了,房间里面没有开灯,也拉上了窗帘,非常的暗。“哼!顾言馨,你现在知道怕了?”男人的声音充满磁性地响起来了。顾言馨这才听出来是萧逸晗!妈蛋!这个臭男人,竟然这样突然袭击她,让她担心了好一阵,以为真的遇到了歹徒。“萧逸晗,你大爷的,你有事不能好好说吗?非要来这一套。”顾言馨立马将萧逸晗给推开了。这把她拉到房间里面来是几个意思?“顾言馨,刚才

  •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15章(第一卷 血凤归来第15章 谁比谁狠)

    原标题: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15章(第一卷血凤归来第15章谁比谁狠)小说: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第一卷血凤归来第15章谁比谁狠余惜月要喊人,却被余辛夷捂住嘴巴。靠得那么近,余辛夷那双绝美却绝冷的眸子,定定的倒映在余惜月的眼睛里,她就要让余惜月记住今日,永远记住!“余惜月,你给我记住,别把你的小心机用在我身上,我保证你会追悔莫及。我余辛夷这辈子绝非善类,谁人欺我,百倍奉还!”余惜月惊得一双水眸蓦地缩起,眼里写满了痛恨,以及一丝难掩的惧怕。一旁白芷却担忧的劝道:“小姐,您打了二小姐,待会儿怎样

  • 帝业15章(第一卷 风乍起第15章 石师兄身体真好)

    原标题:帝业15章(第一卷风乍起第15章石师兄身体真好)小说书名:帝业第一卷风乍起第15章石师兄身体真好当鱼非池衣衫完整地再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有人长缓一口气,也有人嘘了石凤岐一声,石凤岐铁着脸,冲叶藏招手,叶藏他不情不愿点着步子过来:“石师兄,干啥呀?”“我有事要你去做。”“啥事儿啊?”“这册子的真相版,画一百册。”“多了啊,咱们这儿统共就二十几号男子呢。”“叫你画就画,哪儿那么多废话!”石凤岐觉得今日这张脸算是被鱼非池糟蹋光了,又遇上个不懂套路的小弟,他真的是快气死了。叶藏被他吓得不轻,石凤岐

  •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15章(第15章 非礼纯情少男)

    原标题: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15章(第15章非礼纯情少男)小说书名: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第15章非礼纯情少男独孤烨发现跟她说话,很挑战心脏承受能力,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又莫名其妙的气消了。她说话好逗,忍不住想笑,他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你要是哄的我高兴,我就考虑帮你度过眼前的难关。”他本是来看热闹的,这样的好戏,错过太可惜。结果,莫名其妙的被她搅乱了思绪,带偏了原定的方向。琳琅愣了一下,“你怎么处理?”她向来喜欢迎着困难而上,喜欢挑战。独孤烨坐在她身边,信心满满的开口,“只要我发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15章(第15章 虫子便便)

    原标题: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15章(第15章虫子便便)小说名: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第15章虫子便便若水一边骂一边飞快的取出绣针,幸好提前消好了毒,她暗自庆幸。取出一枚绣针,她毫不犹豫的一针扎下,正中他头顶的百汇穴。她对人体的各处穴道了若指掌,当下飞快的下针,隔着衣服,仍是认穴奇准,手中绣针不停,几个呼吸之间,己在小七全身的三十六处大穴上扎满了绣针。她停下手来,紧张的看着小七的表情。这些绣花针实在太短,无法针透穴位,更无法驱毒,她只能帮助他减轻一下痛楚,并缩短毒发的时间。小七剧烈颤抖的身体慢慢

  • 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15章(第15章 打了一巴掌)

    原标题: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15章(第15章打了一巴掌)小说书名: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第15章打了一巴掌贾静容一听,顿时慌了,“老公……我我……我听烙心说喜欢,所以我以为她要,这才拍下来的……毕竟以前烙心就爱这一类的东西……”“妈咪!你怎么能怪我?我明明没有说过我要拍它,因为太贵了,爹地赚钱也不容易,我怎么敢这样花钱?以前是我不懂事,可是后来看到爹地头上的白头发,我便不敢再这样了……爹地那么辛苦,我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买奢侈品?其实妹妹穿的这一条价值十多万的晚礼服,我也想让妈咪退掉……”简烙心委

  • 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15章(第15章 所谓约会)

    原标题: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15章(第15章所谓约会)小说名字: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第15章所谓约会因为他的一句话,下午的时候,慕初夏卯足了劲,埋首于一堆文件当中,一个个烦心的数据,此刻在她眼里,都不算什么。等到她伸着懒腰打着哈气的时候,外边的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想着给陆景乔打个电话,她刚拿出手机,但是就好像心有灵犀一样的,她手里刚握起的手机随即响了起来。还是那低沉动听的充满磁性的男音,还是那轻松自如十分自然的一声,老婆……“老婆,下班了吧,下来,我在楼下等你。”“你在楼下?”慕初夏拿着

  • 皇后在上:朕心甚悦15章(第15章 授人以渔)

    原标题:皇后在上:朕心甚悦15章(第15章授人以渔)小说名称:皇后在上:朕心甚悦第15章授人以渔方智凑过来看了看,大惑不解,“这不就是平常所用的银针吗?”托盘之上是一方锦帕,而锦帕上则是四枚银针,铮光瓦亮,寒光凛冽,赫然便是叶青梧所用之物。“你确定是平时所用?”方智闻言又向前走了两步,拿起银针细细看了一番,依旧摇头,“回皇上,以末将之见便是平时所用的银针,不然,还是再请江太医看一下吧?”江鹧鸪刚给洛熠宸收了针,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踢了出来,心下不满瞪了方智一眼,但迫于洛熠宸的威慑,不得不上前观看

  • 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15章(第15章 难得人多)

    原标题: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15章(第15章难得人多)小说名字: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第15章难得人多深深吸了一口气平缓了一下情绪,然后拎着准备好的礼物一起下了车。刚刚进门,就听到了里面爽朗的笑声。不用想,沈安然都知道这个是穆城的爷爷穆英国的声音。想着这个开明的老爷子,沈安然只能无奈迈步硬着头皮进去。穆家老爷子跟沈家老爷子是发小,两个人一辈子几乎都在一块儿待着,比亲兄弟还要亲。可是,人老了,病自然就多了。老爷子撒手人寰刚刚过了丧期,穆家就像沈家提亲,说是冲喜。沈安然在回国之后,就选择了在安恒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