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乡野痞夫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8 12:41: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乡野痞夫

第五章 薛婷
“谁他妈的跟你说这个了!”邵晓东打了个哈欠道:“楚哥是我老大,你们敢不敬我老大,我打你们正常!”
  “是是,我们错了,我们狗眼无珠。网站http://www.xbxys.com/”几人挨了揍还得赔不是。
  “嗯,是够不长眼的!我告诉你们几个!以后我老大在这边当村长,你们一定要支持他的工作,懂不懂?”
  “懂,懂,我懂啊。”董六也跟着点头。
  “嗯,懂就行,不过……我老大的事儿解决了,下面谈谈我的事儿。”
  邵晓东又抽了一口烟,优哉游哉的样子。
  “晓东哥,你……你啥事儿?”杨三问。
  “放屁!我们这二十多人,白来了?路费谁出?也不多要,来三千,回去三千,六千块钱,赶紧取钱去,少一分钱妈的接着打!”
  邵晓东一瞪眼,几个小子一个个唉声叹气的,被揍了一顿,还得给人掏路费。小百姓养生网
  但他们也知道,邵晓东这些人不能得罪,不然天天折磨死你。
  陈楚回到村部,桃支书忙问:“你……没怎么样吧?”
  “呵呵……我能怎么样?对了桃支书,咱们村应该修一条路啊,我发现咱村的景色不错,就是路不行,这要是修一条路,发展旅游,赚钱小意思了。”
  “唉,不是不修,是没钱修啊,乡里没钱,镇里也没钱,县里也没钱。别说咱村,好多村都这样。”
  正说着,院子里进来几个鼻青脸肿的小子。
  桃支书一看正是董六这伙人,不禁惊慌问:“你们,你们想干啥?”
  “不干啥。”杨三低头冲陈楚道:“陈村长,刚才是我们的错,您看您刚上任,我们应该给您包个红包啥的,那个……你看看有啥活,也派我们干干。推荐http://www.xbxys.com/
  “哦,红包就免了,你们把院子里的草除了,院子再好好收拾收拾,我再问问,乡里贷款你们有认识人么?”
  杨三挠挠头:“好像……好像新来了个乡长,听别人说这乡长人挺好的,楚哥,要不……我们去帮您问问,听说这个乡长还是个女的。”
  “女的?”陈楚眼睛转了转:“算了,女的就用不着你们去问了,别把人吓到,还是我受累去问吧。”
  陈楚说完站起身往外走。
  桃支书忙追两步拉着他,老头子都有些傻眼了。
  “陈楚,这……这是咋回事?”
  “没事啊!哦,你是说董六这孩子啊?”陈楚摊摊手,笑道:“唉,小孩儿不听话,就得给俩巴掌,看,这不教育过来了么?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坏人,就存在没有好的教育方法,啧啧,我说的对吧?我都感觉我自己是个哲人……桃支书,你在这看着他们干活,我去乡里一趟,去找新来的乡长,给咱贷款修路。”
  “唉……”桃支书叹了口气,心想人家能给你贷款么?乡里都穷的叮当响,都没贷款了。
  出了门,陈楚才想到,自己的二八大杠还扔在山上了,光顾着偷看桃小杏洗澡给忘了,哦不,是为了怕桃小杏洗澡有危险。网站xbxys.com
  找回了自行车,陈楚手机定了位,直奔杏花乡。
  杏花乡办公地点就在杏花镇,乡镇离着不远,陈楚又奔镇里而去。
  二八大杠骑得虎虎生风,陈楚有了一种找回童年感觉,那时候腿短,就掏裆骑。
  杏花镇政府是一座白色的二层小楼,挺破的,应该是六七十年代的产物,临着公路,远处还有个部队大院,呼呼咋咋的传出喊口号的声音。
  陈楚叹了口气,这镇政府,连个看收发的都没有,直接骑了进去,把二八大杠停好。
  下午了,一楼静悄悄的,陈楚沿着楼梯往二楼走,就看见一个女孩儿晃着个屁股在他前面。
  “咦?”这弧度不错。小百姓养生网
  陈楚正要细看,女孩儿转过头,白了他一眼:“你谁啊?来这里找谁?”
  “哦,我找……我找杏花乡的乡长。”
  这女孩儿上下扫了他几眼:“不在。”
  “嗯?不在?”陈楚眼睛转了转,忙焦急的一把拉住女孩的胳膊:“哎呀,有急事啊,她……她男朋友出车祸了……满地的血啊,那个惨啊,上半身还在动,下半身在几十米开外,满地的肠子肚子啊……她男朋友的爹妈都哭晕过去了,唉,惨啊惨……”
  “妈呀……”女孩儿脸刷的白了。
  “那赶紧的吧,薛乡长正午休,赶紧跟我来……”女孩儿发现陈楚扯着她的手,还在她手心里捏了几把。
  但她以为肯定是人家紧张的,也没在意别的。
  到了里面挂着乡长室连门都没敲,直接推门而入。
  “薛婷姐,不好了,你家出大事了,你男朋友让车压了……好像……好像是……唉,你来说吧。小百姓养生网”女孩儿不想去形容那个惨象,想让陈楚说。
第六章 领导的关心
“哦,谢谢。”陈楚大咧咧的坐到了薛婷对面,开始打量起来。
  心里不禁赞叹:“呷……好大的美女啊,长发飘飘到了腰,大大眼睛像蜜桃,红红小嘴大长腿,低胸里面裹着枣。”
  “看够了没有?”薛婷脸孔冷了下来。
  “嗯,没看够,啥也没看到,我再看看。”
  薛婷霍的站了起来:“小娜,这人你都没问清楚,怎么就往我这里带?我根本没有男朋友,还有你,你给我出去。”
  秘书小娜哦!了一声,过来抓陈楚:“好啊,你骗我,你太坏了,赶紧出去……出去……”
  “等等,谁说你们乡长没有男朋友?”陈楚一脸笑眯眯的问,这样子更把薛婷气坏了。
  “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我再次警告你!我没有男朋友,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啧啧啧,你生气的时候更漂亮,报警吧,我现在要做你的男朋友,警察总不能干涉我喜欢你的权利吧?”陈楚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真-不-要-脸-啊……”秘书小娜一字一蹦的吐出了几个字。
  “好!你不走,我走。”薛婷都被气糊涂了,走到门口想起来了,自己走什么啊?自己是乡长啊,应该让这小子走才对。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薛婷姐,刚才说的是咱俩的私事,现在来谈谈公事吧,私事咱们私下里谈。”陈楚站了起来:“我是杏花村的村长陈楚,你好……”
  薛婷气晕了,这货竟然是村长?不对,好像真是县里面空降一个村长到杏花村,只是这事儿不算大事,一个村长而已,自己当时扫了一眼照片,以为还是这村长年轻时候的照片呢,没想到真是这么年轻,也就十八九岁样子。
  “你……你……”
  “哦,薛婷姐姐,我虽然长得很帅,但我这人很低调的,你不用这么激动,来,请坐,下面来谈谈我们村修路贷款的事儿,啥时候给钱哪?”陈楚又大咧咧的坐下来,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
  “什么?修路?哼!你们村……你们村下辈子吧!哼!”薛婷气得大脑一片空白,甩过长发,抓起桌上的手机和一个文件夹,大步往外走。
  陈楚看着她的背影不断点头:“好,真好啊,当真的好,没想到果然美女出民间,感谢莫九,感谢任务,感谢……感谢党中央。”
  陈娜气不过道:“你这人,简直无耻到了极点,你看把乡长气得。”
  陈楚还优哉游哉的坐着,毫不以为然道:“多大个事儿啊?就这么点小事儿,她就气成了这样,这点度量当啥乡长啊?女人就是女人。”
  “哼!”秘书陈娜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算了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明天再来谈修路贷款的事儿。”
  陈楚溜达出了镇政府,心里琢磨着,怎么让杏花村快速富裕起来,只要富裕了,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就能回到以前潇潇洒洒的快活日子去,不用在这遭罪了。
  刚出了大门,就见前面一辆小白色羚羊车停靠在那里,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家伙正跟个女的拉拉扯扯的,那人头型往后背着,显然像是个基层领导的模样。
  “薛婷,你这样干工作可不行啊,你看你,都瘦了,我作为你的领导,有权利关心你的身体……健康,你身体不健康,就不能很高效的投入生活生产中去,不能投入生活生产中,那就影响工作质量,就是耽误革命,耽误生产,所以,我请你吃饭吧。”
  这男的绕了一圈,才绕到了点子上。
  女人把脸转向了一旁,一副不厌其烦的样子。
  但也没办法,这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只能忍着。
  “婷婷,其实我的心意……你懂。”这男的说着手摸到了女人柔嫩修长的柔荑。
  女人惊羞的啊的叫了一声,心想这一天真是够倒霉的,刚才遇见个小变态,现在又碰上这个大变态,至从自己到了杏花镇,武国斌镇长就每天垂涎她的美色,经常动手动脚。
  “武镇长,你干啥?”薛婷退后一步。
  武国斌两眼红红的盯着她白色职业裙内的长腿丝袜,鼻孔热烘烘道:“婷婷,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懂我的心,只要你跟我好一次,副镇长的职位就是你的,年底改选,我当选镇委书记,你就是镇长,婷婷,怎么样?我心里有你吧!”
  面对武国斌精虫上脑还有那猩红了的两眼。
  薛婷不禁退后半步。
  “武镇长,请你放尊重些。你再这样,我就给上级打报告。”
  
第七章 打镇长
  “打报告?婷婷……”武国斌左右看看,这穷乡僻壤的,哪有啥人啊?再说镇政府基本上一到下午就没人了,很多基层干部就上午来点个卯而已。
  两边还都是苞米地。
  “婷婷,哥哥不行了,你跟我好一次,哥哥肯定亏待不了你。”武国斌仗着身高力气大,抓住薛婷两只白嫩的胳膊就往苞米地里拉。
  “干啥?武镇长你干啥?你再这样我喊人了?”薛婷一边说,一边奋力挣扎着,她没想到武国斌竟然这样胆大妄为,也是自己大意了,这镇子离着公路还有一段距离,车少人少的,真要是被拖进苞米地,没准武国斌就得逞了,那自己保存了二十四年的贞操毁于一旦,那自己还活不活了。
  “放手,你给我放手……”薛婷奋力挣脱着,但也无法挣开武国斌,反倒被胳膊粗力气大的武国斌扯到了壕沟里,再往里已经迈进了苞米地一步。
  薛婷忽然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像是被人得逞了一般的屈辱感。
  她眼泪汪汪,想喊,但却气得浑身发抖,喊不出多大声。
  武国斌见把薛婷拖进了壕沟,一股热心冲上头顶,两手抓着她的肩膀,想要一鼓作气把她拖进苞米地,只要跟她好一次,她就知道自己的好处了,再说,她一个姑娘,肯定会在乎自己的名声的,最后不能报案啥的。
  “你给我来吧薛婷,我都想死你……谁?”
  武国斌感觉肩膀上突然多了一只手,同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我说哥们,扯我老婆扯的挺过瘾呗?”
  “轰……”武国斌脑袋一炸,自己做贼心虚,被人家男人发现了,他猛转过头,心却放下了。
  面前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子,这能是薛婷对象?不可能啊?
  薛婷二十四了,不可能喜欢这样的小破孩儿的,武国斌再看这小子偏瘦,长得有些秀气,只是脸上带着一种坏笑让这张本来秀气的脸变得难看了,或者说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武国斌不禁心放下了,就这样一个小崽子,凭自己一米八的身高跟虎背熊腰,一大巴掌就能把他扇飞了。
  武国斌理直气壮的喝道:“哪来的小崽子!给我滚蛋!不滚,我打死你!”
  “呀呀呀,我好怕怕啊!”陈楚一脸贼笑道:“我告诉你,我不是吓唬你,我可是杏花村新上任的村长,我叫陈楚,这边的事儿都归我陈村长管,你欺负良家妇女就不行,再说了,她是我媳妇,你大白天的给我戴绿帽子,我更得管了。”
  “扯淡!”武国斌骂了一句,手却松开了薛婷,薛婷忙跑到陈楚身后,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个女人,现在受惊不小,有个男的出手相救,虽然嘴上胡说八道,但毕竟是救了自己。
  “小子!你是村长?毛都没长齐哪,你就是村长了?”武国斌两手掐腰,居高临下。
  “如假包换。”陈楚打了个哈欠:“我媳妇薛婷是乡长,我是村长,所以我归我媳妇管。”
  薛婷脸红了,自己被一个半打孩子媳妇来媳妇去的喊着,心里一阵不舒服。
  “武镇长,你真无耻,我这就报警。”薛婷说完就要打电话。
  武国斌一激灵,还真怕薛婷报警,但他毕竟为官多年,有主意,眼睛动了动哼道:“薛婷,报警?真是好笑,证据那?你有证据吗?再说了,我告诉你,派出所跟我都是老关系了,镇派出所所长都是我提拔起来的,你报警?报吧,随便……告诉你,不管在哪个衙门口,都得给我武国斌面子,今天算我不对,再见。”
  “你……你这个流氓。”薛婷气得浑身直哆嗦。但也明白在这里武国斌是土皇上,山高皇帝远,村长是皇上,这镇长更是跋扈。
  这时,一段录音传来:你报警?报吧,随便,告诉你……哪个衙门口都得给我武国斌面子……
  武国斌走了几步,身体僵直住了,回头看了看,陈楚正摇晃着手机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
  “原来你是镇长啊,不知道这算不算证据。”
  “你,你竟然敢录音?把手机给我!你个小小的村长,你敢跟我俩得瑟?信不信我把你的官给给撸了!”武国斌仗着身高马大,去抢陈楚的手机。
  陈楚微微一闪,退后一步,笑眯眯道:“姓武的,哦不,武镇长对不对?咋的,还想跟我动手啊?”
  “动手?我是镇长,你必须得听我的命令,给我,拿过来!你小子找打是不是?”武国斌冲上来就是一拳。
  “呵呵……这可是你先动手的,怪不得小爷我了。”
  
第八章 有素质有道德
  陈楚说着一矮身,武国斌一拳打空,陈楚弯身一个扫堂腿,武国斌整个人临空飞了起来。
  “哎呦……”武国斌被重重的扫到地上,屁股像是被摔成了八瓣。
  他刚要爬起来,陈楚冲上来一脚踏出他胸口,挥拳冲着他脸砰砰砰就是三拳。
  武国斌没想到这小子下手太狠,三拳分别打中鼻梁,眼睛,和嘴。
  武国斌眼角被打出血,鼻梁塌陷,喷了满脸是血,而嘴也被打开了,他吐了一口,竟然吐出一颗糟牙。
  “啊?”武国斌傻了,看着吐出的牙齿,指着陈楚口齿漏风的喊:“我牙掉了,我牙掉了,你把我的牙打掉了,至少判你三年!”
  旁边的薛婷也傻了,没想到事件变化的这么快,说到底,这个半大小子还是为了救她,自己不能连累别人,她忙想去劝劝武国斌大事化小。
  “判我三年?哈哈哈……”陈楚笑道:“太少了,干脆,给我来给过失杀人,判我无期好了,你妈的,你妈的!让你跟我横!”陈楚接着砰砰砰又是三拳,边打边骂:“你个刁民!你个贪官,你个死胖子!你个欺负我老婆的杂碎……”
  “别……别打了……我不告了,不了,我错了,我服了,别打了。”武国斌不得不求饶,自己已经又飞出三颗牙了,再打下去,这条命可能都没了。
  “服了?真服假服?”陈楚踩着他,眼睛不辍的盯着,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
  武国斌口齿不清道:“真服了,陈楚,哦不,楚哥,楚爷爷,我错了,我不该打你老婆的主意,我改邪归正,我改……”
  “嗯,早这样多好,你看,你这顿打挨得多冤,对了,有没有钱镶牙啊?没有的话,我兜里有五十,你先拿去把牙镶上。”
  陈楚在兜里还真抠出皱巴巴的五十块钱来。
  武国斌心里把他骂了几百遍,你他妈五十块钱够镶牙的?拔三颗牙都不一定够。
  “不,不了,我自己来,自己来,我可以走了吧。”武国斌爬起啦,不忘把自己被打落的牙齿捡起来揣着,躬身拱手的冲陈楚极为的客气。
  “滚吧,本来我想弄死你的,不过我现在是村长了,一村之长就不能素质太低,我还得带领全村人民致富奔小康呢,所以,我也得注意一下我个人的形象,对了。”陈楚说着甩了甩手上的血,在武国斌身上擦干净。
  “滚吧,以后别仗着当个破镇长欺负人,再这样我把你满口牙都拔光。”
  “知道了,知道了,不敢了。”武国斌退了几步,随后转身跑进自己的车里,一溜烟,羚羊小车开走了。
  他的方向是县医院,但他更咽不下这口气,报警?便宜这小子了,找县里混子砍死这个王八蛋。
  “媳妇,没事吧?看,你脸都吓白了。”陈楚笑眯眯的过去关心薛婷。
  薛婷脸是白了,一是吓得,二是气得。
  “陈楚……你凭什么打人?还下手那么重?你这是以暴制暴,你懂不懂?”
  “呷?”陈楚搔搔头,这怎么怨我了?嗯,媳妇你听我解释。”
  “谁是你媳妇?你别不要脸……你,你跟武国斌一个样,都不是好人,武国斌是臭流氓,你……你……你是混混无赖。”
  薛婷说完转身往镇子里走,陈楚看着她丰腴的臀,深深呼出口气。
  “好,很好,顶花带刺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烈性的,这样才有味道。”
  ……
  打完架,给邵晓东打过去电话。
  “哎呦,楚哥,兄弟们正念道你哪,一会儿有事儿么?没事儿咱兄弟一块去ktv潇洒潇洒,挑两个刚下水的妹子,高中生,活好。”
  “滚蛋吧!”陈楚吐出口气:“活好还能是刚下水的?你帮我查一个人。”
  “不会又打架了吧?”邵晓东问。
  “嗯,本来想忍住的,实在忍不住了,那孙子太猖狂,我现在可是村长啊,敢在我的低头调戏良家妇女,这就是在挑战我的权限啊!”
  邵晓东拍手称赞道:“对,楚哥地头,良家妇女都是楚哥的,谁调戏就干谁!楚哥,那人叫啥?要不兄弟们再去平了他。”
  “不用不用,我已经修理了,你帮我查查底细就行,应该是杏花镇的镇长。”
  “楚哥牛笔!”邵晓东笑着点了点头:“我这就托派出所的朋友查,对了楚哥,你不是有个女朋友是警员么,让她查多好?”
  “呼呼,她被她爸整老家去了,赶紧查吧。”陈楚不禁想起韩潇潇绝美的脸庞来,不过想也白想,在莫九那娘们手里扣着呢,自己不把杏花村搞富裕了,莫九那边就不会放人。
第九章 黄瓜茄子
  
  自己被莫九放倒后,对方不杀他,就提出一个条件,让他把杏花村搞富裕了,不答应韩潇潇也别想活。
  陈楚没得选择。
  但这些事手下兄弟们也不知道,知道了也没用,跟莫九杀手组织,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而且莫九还不是一般的杀手组织……
  邵晓东那边还在吃喝着,放下了电话,手下兄弟们说啥时候去ktv潇洒。
  邵晓东撇了撇嘴骂道:“糙!潇洒个茄子!楚哥又跟人干起来了,哈哈哈,当村长第一天打两架,这次把他们的镇长给干了。”
  “哈哈哈……”路边烧烤吃吃喝喝的兄弟们一阵放声大笑起来:“楚哥就不适合当官,还是回来当咱老大得了……”
  邵晓东一挥手,十多个吃吃喝喝的兄弟起身,烧烤店老板直哆嗦,邵晓东甩过去钱,拍了拍老板肩膀:“别怕,我们该吃多少给多少,不占老百姓一针一线,俺们又不是城管,你怕个茄子?”
  不久,邵晓东就把武国斌的底细给摸清了。
  陈楚正在村部院子里晒太阳,董六跟杨三把院子拾掇的别提多干净了,陈楚挥了挥手,这几个小混混点头哈腰道:“楚哥,我们……走了啊。”
  “喊什么楚哥!我现在是村长,不许喊楚哥。”
  “哦!对对,陈村长,我们走了。”
  “嗯。”陈楚点下头,杨三几人如蒙大赦,刚到门口,陈楚咳咳道:“等一下。”
  “村长,啥事儿,您吩咐。”
  “你们啊!”陈楚打了个哈欠:“以后你们怎么混我不管,但在我管辖的这一片不准给我惹事,我当这个村长,就要保一方平安,懂不?”
  “懂,懂,我们懂。”
  “还有,杏花镇你们以后也别在这里惹事,要惹事去外面别的镇,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做人都讲究点。”
  杨三几人又是点头:“明白,明白,楚哥那我们走了。”
  杨三几人走没多远,邵晓东电话打了过来。
  “楚哥,那个叫武国斌的底细我查到了,武国斌以前是个村长,这个村长也是他花钱买选票得来的,当了村长之后卖了几块地,跟县里几个混混有勾结,在他们村欺男霸女,祸害了好几个大姑娘,小媳妇他也祸害了不少,有个女的听说还为他自杀了。”
  “妈的。”陈楚低骂一声,手又痒痒了,觉得今天下手还是轻了。
  “楚哥,我觉得你打了他,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不如今天晚上兄弟们把他连窝端了。”
  “别。”陈楚想了想道:“我现在是村长了,不能整天打打杀杀的,我得力争做一个有素质,有道德高尚的人。”
  “拉倒吧楚哥,那个武国斌是一个瑕疵必报的人,当上村长后熬进了镇里,也混了个镇长当当,我猜今天白天没事儿,今天晚上或者明天他肯定会找人去报复你的。”邵晓东说完有点担忧之色。
  “呵呵,晓东,我还怕他么?行了,你跟兄弟们玩吧,挂了。”挂了电话,陈楚抻了个懒腰。
  走进村部问:“桃支书,晚上饭啥时候回去吃啊?”
  桃支书正在打算盘,一听这话,心慌意乱,一哆嗦,算盘掉地上了,半天算白忙活了。
  “唉,陈村长,我家粗茶淡饭的,你能吃得惯么?”
  “吃得惯,吃得惯,不禁吃的惯,还能多吃一碗饭。”陈楚心道:那一碗便是秀色可餐了。
  桃支书一琢磨,既然甩不掉这货,这晚上饭得早点吃,吃完了让这货赶紧走,不然别赖到自己家住一宿,这家伙无耻之极,俩孙女别有啥危险。
  “行,那我打电话让家里做饭。”
  “不用了,家离着也不远,打电话都浪费钱啊?我去你家通知得了。”陈楚笑嘻嘻往外走。
  “啊?”郭支书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想说不用你去通知。
  但陈楚已经走出了多远。
  “哗啦啦,哗啦啦……”一阵水响,桃小杏正把晌午晾的井水倒进大澡盆里。
  今天去潭里洗澡的时候,都让陈楚给毁了,她想再仔细的洗一洗,离做饭的时间还早,妹妹小眉去同学家复习去了,临走的时候,小妹在外面落了锁,这样别人就以为家里没人了,她洗澡也不会受到打扰。再说,毕竟是二十二岁的大姑娘了,也思春的。
  她跟妹妹一起睡,晚上动作不太好意思,正好借着偷偷洗澡的时候,解决解决正常的生理问题,正常人都要面对这个需要,也没啥丢人的。
  所以桃小杏就准备自己洗的时间长一些。
  水放好了,桃小杏早就有些急不可耐的样子,像是一条欢快的美人鱼,光溜溜的进入水中,欢快的揉搓洗涤起来。
  
第十章 无意的
  揉着揉着,她不禁脸色微红了,毕竟到了成熟的年龄,表面上不好意思,心底中对男人还是有些向往和期盼的。
  她的中指没有留指甲,然后慢慢的……
  ……
  嗖。
  陈楚落尽桃支书家的院子。
  外面锁着门,但并不代表里面没有人,即使没有人,陈楚也想在桃支书家参观参观,比如自己不经意的发现了桃小杏跟桃小梅姐妹的闺房。
  又不经意的发现那种蕾丝的或者是情趣的黑色或者白色的小内内啥的。
  自己可以抱着艺术的眼光欣赏欣赏的。
  落入院中,陈楚就听到从厢房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嗯?有人在洗水果么?”陈楚快步走到门口,推了一下,门插上了。
  但这难不倒陈楚,捡了一根铁丝塞进门缝,往外一勾,直接把门打开,陈楚大咧咧推门而入。
  “啊……”传来一声惊叫。
  本来桃小杏正欢快的动着,听见门响,她先是一愣,随后手忙脚乱的,站起来要取衣服,没想到陈楚速度这样快,门被拨开。
  “呼……”陈楚深吸了口气,今天上午的时候是看到了,但离着远,没看仔细,这次看自己了,两团加下面一抹黑。
  “不要脸……臭流氓……”桃小杏喊了两句,陈楚忙一把冲到跟前,堵住她的嘴。
  桃小杏慌了,呜呜呜的,看着他,脸红起来,心想:“自己冒失了,这大流氓不会狗急跳墙,把自己给杀了吧?然后奸尸?”
  “嘘……”陈楚一根手指放在嘴边。
  桃小杏表示明白的点下头。
  “我不是流氓,我是来问问晚上吃啥饭的,那个……”陈楚说着看到旁边摆着黄瓜,茄子。
  咳咳道:“晚上是红烧茄子拍黄瓜吗?”
  桃小杏脸红了,像是能滴出红水来似的。
  “小杏,你这丫头,又大白天锁门,唉,我还得开……”院外传来桃支书的声音。
  本来桃支书还得过一个来小时下班的,但陈楚这厮先走了,他不放心,也匆匆的跟了过来。
  见门上落着锁,他担心孙女有危险,说了一句,随后掏出钥匙打开门锁。
  “小杏……”桃支书说着话,推开厢房的门,看到孙女身上裹着衣裳,下半身在高高的澡盆里。
  桃支书忙转过去。
  “你这丫头,天天洗澡,唉,洗吧洗吧,别耽误做饭啊,对了,陈楚陈害虫来过了吗?”桃支书背过身问。
  孙女虽然没露肉,但毕竟这么大的姑娘了,得避嫌了。
  “没……”桃小杏说了一个字,感觉大腿根被摸了一把,不禁羞红满脸,脚丫子踩住陈楚的一只手。
  刚才情急之下,陈楚没地方藏,直接跳入了澡盆里。
  桃小杏慌张了起来,忙急道:“你要干啥?”
  “呃,躲你爷爷啊,你想啊,咱俩这样不干不净,不清不楚的,你爷爷万一进来,气得心脏病复发艮儿的一声过去了咋办?再不,你爷爷以为咱俩生米煮成糊饭,你个大姑娘的得要脸啊,直接许配给我当媳妇,你愿意吗?”
  桃小杏咬牙切齿:“你做梦,我死也不会从的。”
  “那就好,赶紧让我躲起来。”陈楚进入水底,躲在桃小杏屁股后面。
  “呼……”陈楚咕噜噜的一阵冒泡,桃小杏气得手一抓把他拉到前面,忙一把抓过衣服快速穿上,两手抱着胸。
  陈楚到了前面,鼻孔一阵热烘烘的,看着桃小杏,心花怒放,心里不禁嘀咕:妈呀,这是天堂啊,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一把。
  ……
  桃支书点头道:“行,陈楚那害虫没来就好,可能是看门落了锁,去别地方溜达去了,小杏啊,你要记住,以后跟那个害虫少说话,最好一句话也不要说,也告诉你妹妹小眉,别搭理那害虫,那家伙跟董六一样坏,可能比董六还坏……”
  桃小杏嗯嗯应着,但陈楚还在澡盆里,爷爷再唠叨下去,自己得让这小子占去多大便宜了。
  忙焦急道:“爷爷,我都知道了,您快点出去,把门关上吧。”
  “哦哦,你看我,差点忘了,这就走,这就走。”桃支书把门带上,回自己屋休息去了。
  “死人!你给我出来!”桃小杏揪着陈楚耳朵,把他揪了出来,扬手要打,陈楚嗖的跳出澡盆,拎起一根黄瓜:“小杏,咱们扯平了,你要是再跟我作对……我就把黄瓜的事儿说出去。”
  “你……你……你不要脸。”桃小杏急的乱跳脚丫,但想到这种羞人的事儿真传出去,自己别说没脸嫁人了,也没脸面对家人,只能选择离家出走了。
  陈楚趁机掀开后面的窗帘,从后窗户逃走了。
  “死人,你给我站住。”桃小杏又羞又气,又不能出澡盆。
  

乡野痞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乡野痞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十三章 身体大好【13】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十三章身体大好【13】小说名:花间俏医女第十三章身体大好顺着声音朝着外面望去,林谷雨就瞧见那辆马车不偏不倚的停在了她家门口。乡下的人白天都没有关门的习惯,等到晚上的时候,他们才会将大门紧闭。林谷雨将手里的衣物全都放到了木盆旁边的小兀子上面,想着一会洗洗。脚步声愈来愈近,林谷雨起身转头,远远地就瞧见陆子煜朝着这边走过来。那人美如冠玉,一袭白色衣衫,乌发之下肤似寒冰,眉如墨彩,鼻梁高挺,琥珀一般闪亮的眼眸,清冷的眸光带着暖意,落在林谷雨的身上。林谷雨心中闪过一丝的诧异,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13章 还他一顶绿帽子【13】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13章还他一顶绿帽子【13】小说名: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13章还他一顶绿帽子我顺着那只手抬起头,看到了薛度云。他今日穿了一件干净的白衬衣,笔直的西装裤,纤尘不染的黑皮鞋,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帅气。“当小三当得这么猖狂也是本事,不过在骂别人不要脸的时候,难道没发现自己贴着小三的标签其实早就没脸了么?”薛度云虽然表情波澜不惊,语调也缓慢沉稳,却威慑力十足。他就那么轻轻松松一甩,季薇就像受到了巨大冲击似的,连退了好几步,被何旭扶住才勉强站稳。男人的尊严让何旭将季薇护在身后

  • 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13章 他的警告【13】

    原标题: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13章他的警告【13】小说名字:红妆余毒:栀子香第13章他的警告“罗夕颜,你还真是不懂的爱惜自己,处理好,要是留疤的话,我会让你付出比这更惨痛的代价。”顾宸明显的怒了,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冷冷的说道。“我知道了,以后会小心的。”我低下头,不敢看他满是怒火的眼睛,生怕一不小心,他就会直接伸手过来,掐死我泄愤。听着质地有力的脚步声走出包厢,我才终于松了口气,抬头看去顾宸确实走了。空荡荡的包厢,让我终于松了口气。我看了看胳膊上有点惨不忍睹的烫伤,重新在沙发上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十三章 再见林锦尧【13】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十三章再见林锦尧【13】小说名字:亿万婚约第十三章再见林锦尧这顿饭吃得非常沉默。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气氛也一点一点凝固。眼瞅着吃得差不多了,苏沫就起身借故去洗手间,再待下去,她怕自己会被自己憋死,却没注意到她身后那双眼睛里的深意。苏沫刚一走,蓝风宸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下屏幕,显然有些意外会在这时候接到对方的电话,刚接起来,就听到对方的声音传来,似乎带着一抹戏谑。“听说你在相亲?”蓝风宸把手机拿开又看了眼屏幕,显然是怀疑自己听错了,看看外面,“这天也没下红雨啊!陆大少怎么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十三章:易云睿的‘笑’【13】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十三章:易云睿的‘笑’【13】小说书名: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十三章:易云睿的‘笑’“你!”尹静遥怒目圆瞪,正想开骂,这时助理走了出来,立刻恢复妩媚的笑容。这脸变的快呀……夏凝暗下赞叹,尹静遥是做影后的料。“尹少校,老将军说对于出席B市军部汇演的事情还要考虑,考虑好了再通知你。不好意思。”“没事,”尹静遥一边笑一边点头:“麻烦你了,将军决定了的话,麻烦第一时间通知我。”“好的,”助理转而向夏凝道:“夏小姐,这边请。”尹静遥离开,经过她身边时,恨恨的刮了她一眼:“小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三章 尴尬的相遇【13】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三章尴尬的相遇【13】小说:前妻不要逃第十三章尴尬的相遇白书南带着冷清溪离开了公司后,冷清溪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让白书南请她吃顿好的,而是跟白书南说,简单地吃顿工作餐就好了。吃过饭白书南提议带冷清溪到附近的花圃去散散心,那里的建筑风格突出,一定会给冷清溪很多灵感,冷清溪正在为设计上的瓶颈感到烦闷,听到白书南的提议,她欣然同意。两人走近了这栋建筑,冷清溪迫不及待地拿起相机开始拍照,突然,她在相机里看到了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人——慕寻城!天哪,慕寻城怎么会在这里?冷清溪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彻骨恨【13】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彻骨恨【13】小说:相思君知否彻骨恨朔月十三,当夜皇宫地牢里,值夜的共有一十七名狱卒。十七名壮年男子分列三排,将狭窄地牢衬托得更拥挤。“你们成日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想必也无趣得紧,”若妃信步走过他们面前,身上的香味儿勾得一名狱卒咽了下口水。“呵,”她轻笑一声,“今夜算是有福气,这贱人虽样貌丑陋,又桀骜难驯,但好歹算是个女人,便给兄弟们开开荤,聊以告慰这漫漫长夜辛苦。”狱卒们面面相觑,自丑妃被送进地牢,平日里哥儿几个多看两眼,过过嘴瘾也不是没有过。但心里都门儿清,皇帝睡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3章 冷宫【13】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3章冷宫【13】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3章冷宫阎清鸣一挥衣袖离开了。应雪桃蜷缩在地上,一整夜没合上眼。天快亮时,她才体力不支小憩了片刻,做了一个梦。她梦见父皇母后携手前来看她了,他们还和从前一样,穿着华丽的盛装。父皇和母后慈爱地看着她,对她挥了挥手。应雪桃想要扑过去,可是他们明明近在咫尺,却怎么也抓不住。大门“嘎吱”一声被人推开,应雪桃从睡梦中惊醒。德公公前来宣旨:“应雪桃私通侍卫,罪不可恕,今日起打入冷宫,待到腹中孽种出生之时,一并凌迟处死。”凌迟处死,千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3章 翻脸无情【13】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3章翻脸无情【13】小说名称:先生,我们不约第13章翻脸无情冷爵枭黑眸一闪:“他去吃饭了,这段时间正好让我们偷情……”“你可真是色胆包天!”林语嫣依旧还在后怕中,时不时地望向门口。她的不专心,让他不悦,一手掐住她的尖下巴:“胆子不小,对我不专心!”林语嫣软下语气:“我真的好怕,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我们可能都会丢了工作的……”冷爵枭起身,大手捞起她,将她夹起来就走,径直往专属的休息室去了。进了休息室,屋内顿时有丝熟悉感。林语嫣想起那天在这张床上醒来的场景,脸色发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3章 诬陷【13】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3章诬陷【13】小说名称: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3章诬陷萧年灏已经出院了,住在萧家的别院里,佣人见到萧月回来,一个个都十分的开心。“大小姐回来了!”“大小姐怎么没和姑爷一起回来?”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淡淡的笑着,好不容易打发了他们,才见到书房里正在练字的萧年灏。萧月看着两鬓已经有些发白的父亲,眼眶不禁有了泪意。她的母亲生她时难产,抛下父女二人走了,这么多年,萧年灏为了她没有再娶,更是全心全意爱着这个唯一的女儿。可是他不知道,他捧在掌心里疼爱的女儿,到了陆温泽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