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穿二代公主:预订驸马》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1:28: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穿二代公主:预订驸马
第1章  非礼小美男

  辛芙瞪了眼辛睿,气冲冲的跑开了。小百姓养生网

  看着女儿生气的背影,辛睿的记忆回到了十二年前。

  十二年前,也是今天这样的日子,只是那时辛芙才三岁,辛睿记得那天是长女辛芙三岁的生辰,那天他为女儿庆生席开百桌,宴请群众及家眷。那天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

  “我的白马王子。”正与辛羽诺,辛羽翰兄弟玩在一起的傅诚赐听得身后小女孩子稚嫩的惊呼,忙转首。

  “芙儿”辛羽诺与辛羽翰兄弟齐唤道。

  “好美的白马王子,我要娶你。”辛芙胖嘟嘟的小身子挤到傅诚赐跟前,抱着傅诚赐的腰道。小百姓养生网

  “芙儿,诚赐是男人,你应该说我要嫁给你。”辛羽诺纠正妹妹道。

  “我不要嫁你,我要嫁白马王子。”小芙儿说着踮起脚尖,肥嘟嘟的小手拉着傅诚赐道:“你低下头好不好?”

  比芙蕊大半岁的傅诚赐低首轻柔道:“你叫芙儿是吗,我叫傅……”

  “啵。”未等傅诚赐说完,辛芙红润的小嘴印上了傅诚赐张开的唇上,而且还发出了‘啵’的响声。

  “啊……”以辛芙为中心的人群发出了惊呼。

  发出‘啊’的惊呼声的正是众臣的家眷。《穿二代公主:预订驸马》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当然‘啊’过的众人忙捂嘴,这里可是皇宫,可不是随便‘啊’的。

  殿中一片安静。

  “白马王子,你以后就是我的了,这辈子你就得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而且要一起生,一起死。”辛芙用她理解来的话霸道道。

  “芙儿,过来,来父皇这。”很没面子的辛睿向女儿伸出手道。

  “不要,皇上爹,白马王子还没有亲白雪公主呢。版权xbxys.com”小芙儿拽着小脸通红的傅诚赐道。

  辛睿见众臣都是一副想笑不敢笑的神情,面子有些挂不住,几步上前抱起肥嘟嘟的小辛芙向众臣道。

  “各位爱卿,这是朕的大公主,雅洁公主。”

  “皇上爹,傅叔叔与白马王子长得好像。”辛芙指着离皇帝不算远的傅鑫道。

  

  “乖女儿,当然像了,你说的白马王子就是傅叔叔的儿子。”辛睿尴尬的笑道,都是心儿现代的童话故事惹的祸,世界上那有那么多白马王子。小百姓养生网

  “白马王子爹,你能不能将白马王子送给我?”辛芙看着傅诚赐道。

  虽然有皇上在,但是小辛芙话一出口,还是引来众臣大笑。

  “蕊蕊,姑丈抱好不好,姑丈可比叔叔更帅。”言紫辰笑着伸出手道。

  “不要,你还没我皇上爹帅。”小辛芙嫌弃道。

  小辛芙自小就很认人,非美男不让抱,而且她在会说话时,即管美得冒泡的美国萧南天为爹,直到现在,她偶尔还是会叫萧南天为爹,只是醋味浓的辛睿不止,。小百姓养生网

  “唉,可怜的娃,被我妹妹欺负了吧。”辛羽诺同情的看着粉脸通红的傅诚赐。

  “诚赐,小公主粉可爱,嫁给她有人陪你玩,多好呀。”与傅诚赐同龄的方旭拉着傅诚赐的小手道。

  “好,我娘说不可以随便亲人,亲了人家就要娶人家的。”傅诚赐摸着小嘴羞涩道。

  “可怜的娃,被小猪看上了,以后你就惨了。”辛羽诺十分同情道。

  “诺,别吓诚赐,蕊妹妹除了爱吃,爱看漂亮的男人,挺不错的。”辛羽翰小大人似的拍着傅诚赐的肩安慰道。

  “你们不准碰我的白马王子。”被辛睿抱着的小辛芙见哥哥们在泡她的白马王子,立即迈着小胖腿跑来了。

“芙儿,你这样很没羞,诚赐又没说要娶你。”辛羽诺看着鸭霸的妹妹为傅诚赐抱不平道。

  “走开,白马王子,我带你去玩我的玩具。”辛芙用肥嘟嘟的小手拽着傅诚赐道。

  “芙儿,我不叫白马王子,我叫傅诚赐。”傅诚赐小绅士似的柔声道。

  “橙子。”小辛芙甜甜道。

  “我叫诚赐,不是橙子。”傅诚赐愣了会,解释道。

  “橙子,你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橙子,谁也不能同我抢。”小辛芙抱着傅诚赐的小手道。

  傅诚赐第一次有种想哭的感觉,他爹说他是上天赐予的,同橙子根本就没有关系,不过他也不指望能同一个三岁的小孩子说清楚,算了,橙子就橙子吧,以后等他识字了就知道了。

  辛芙气冲冲的跑回紫辰宫,一边骂着父皇的无情,一边思索着如何去夺回自己的心上人。

  要知道从她有记忆开始就认定了傅诚赐这个驸马,而且她为了傅诚赐,可是很努力的做个全能公主。

  辛芙一想到心上人被抢,心里就痛的直流泪,就像当初为了绣香囊被针扎一样的痛。

  辛芙记得那是傅诚赐六岁的生日,她在一个月前就开始着手绣这件特别的生日礼物,生日这天,辛芙跟着羽诺与羽翰一起到了恒王府。

  一进恒王府,小辛芙即撒开脚丫头跑,边跑边唤道。

  “橙子,橙子,你在哪,我来了。”小辛芙童稚的声音传入傅诚赐的耳内,他那黑亮的眉毛,立即成了黑色的小虫子。

  “美女娘。”小辛芙见罗香出来,甜甜的唤道。

  “芙儿,你来了。”罗香喜笑颜开道。

  自从辛芙看看中了傅诚赐后,见到罗香就改口为美女娘了。

  “呵呵,美女娘,你看,这是我送给橙子的生日礼物。”小辛芙说着现宝似的拿出了自己绣的小香囊。

  “芙儿来了,真是越长越漂亮。”老王妃笑眯眯的走过来。

  “漂亮奶奶。”小辛芙高兴的跑过去。

  “芙儿,这是给诚赐的生日礼物吗?”老王妃端祥着辛芙手中的小香囊微笑道。

  “是啊,我可是绣了一个月了,我娘说女孩子送东西给喜欢的人,一定要可以随身携带的,所以我将自己的同橙子都绣在上面了。”小辛芙得意道。

  “啊,这是你同诚赐?”老王妃眼睛都凸出来了,那两个图案她还以为是小猴子。

  “嗯,为了绣这个,我所有的手指都扎流血了。”小辛芙说着伸出全是针眼的小手。

  “小辛芙好用心,诚赐一定会喜欢的。”老王妃看着辛芙的小手心疼道。

  “芙儿,下个月我生日的时候你也送我一个行吗?”自门口走来的方旭激动道。

  “不要,我的手很痛。”小辛芙直接拒绝道。

  “那借我看看总行吧。”方旭说着直接自老王妃手中抢过小香囊。

  “不准看,这是我给橙子的。”小辛芙一见礼物被方旭抢走,哇哇叫道。

  

  “不准看,这是我给橙子的。”小辛芙一见礼物被方旭抢走,哇哇叫道。

  “芙儿,想不到你这么小绣功就这么好,这两只小猪很可爱。”方旭很用心的拍着芙儿的‘马屁’。

  “方旭,你还给我。”辛芙一听自己与傅诚赐被人说成是猪,气得脸红脖子粗,追着方旭就在恒王府的大厅里打开了。

  “旭,你虽欺负芙儿。”辛羽翰见妹妹凶悍样露了出来,不由阻止方旭。

  “二哥,方旭抢了我给橙子的礼物,还笑我们是猪。”辛芙一见辛羽翰,忙跑上前告状。

  “翰,我没有,我是想夸芙儿的猪绣得可爱。”方旭红着小脸道。

  “哈哈哈……旭,你死定了,你口中的猪就是芙儿与诚赐。”几人中最大的辛羽诺很不给面子的大笑道。

  “啊,我……”方旭拿出小香囊瞪大眼看,他实在看不出这是两个人。

  “旭,你真是找死,昨天小弟说这是猴子的时候,已经被芙儿揍得一头包,你今天竟然说是猪,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辛羽诺笑看着趴在羽翰身上哭的妹妹,一点也不心疼。

  “诺,翰,旭,你们来了。”傅诚赐终于还是出来了。

  “橙子,还有我。”小辛芙一听傅诚赐的声音,忙将眼泪鼻涕往做哥哥的翰胸前一抹,再抬首,又是甜蜜可爱的小公主。

  “哦,芙儿,欢迎你来。”傅诚赐微笑道。

  “橙子,我送你的礼物被旭抢走了。”小辛芙不忘将方旭的恶行恶状公诸于世。

  “对不起,诚赐,我这就还给你。”再次被点名的方旭,可怜兮兮的将香囊交了上去。

  “芙儿,谢谢你,很漂亮。”傅诚赐违心道。

  “真的,橙子喜欢就好,那明年你生日的时候我再绣一个更好的。”小辛芙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辛芙越想心越酸,她打开一个精美的梳妆盒,里面豁然是形式各样的小香囊,除了三岁那年的,之后每年她都会绣两个一样的香囊,一个是给橙子的,一个是自己的,这里面已经有十二个了,最后一个是半年前放进去的。

  看着这些香囊,辛芙就想起了与傅诚赐在一起的记忆。

  记忆中的傅诚赐一直是温和的,好像他从来都不会生气。不对,应该是很少生气,这十几年里,唯一的一次是去年。

  辛芙的记忆飘到一年前。

  那天她正躺在贵妃上享受生活。

  “芙儿,我来了。”言忻一路小跑进辛芙的紫辰宫。

  “言忻,好久没见你了,今天怎么想起来看我这个表妹了。”躺在贵妃椅上吃葡萄的辛芙慵懒道。

  “芙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炎月城来了个超级美男,比你的橙子还要美上三分。”言忻抢过辛芙手中的葡萄扔进口中道。

  “不可能,我的橙子是最美的。”辛芙很有信心道。

  “那是同你认识的人比较,听说这新出炉的美男是戏子,而且是专演小旦,城里的女人,上至八十岁的老婆婆,下至三岁的小妹妹全都对他着迷。”言忻夸大道。

  “真有这么美?”辛芙有点丰腴的身体终于在贵妃椅上动了动。

  “都是这么传的。”

  “得,原来你也只是听说的,要是真有这样的美男,你娘与我妈咪早抢着一睹为快了,那还会轮到你来说。”辛芙侧了个身,准备做睡公主。

  “那是因为她们年纪大了,对小孩子没兴趣。”言忻解释道。

  “哈,说了半天,你说的美男只是小P孩,我对没断奶的小P孩也没兴趣。”辛芙打了个呵欠道。

  “才不是,听说庆惕今年才十七。”

  “忻表姐,你这也听说,那也听说,你既然这么好奇自己去亲自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辛芙看着有些无聊的言忻有些不耐道。

  “芙儿,这可是你说的,我看到了,可就是我的了,到时你别后悔哦。”言忻警告似的说道。

  

  

第2章  伸了个懒腰

  “芙儿,这可是你说的,我看到了,可就是我的了,到时你别后悔哦。”言忻警告似的说道。

  “说的也是,虽然我有了橙子,不过看看也没关系,有比较才知道谁最好,走吧,我陪你去瞄一眼。”辛芙的瞌睡虫终于被言忻赶走,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精神立即来了。

  “呵呵,这才差不多,要不要向你娘请示一下?”言忻提醒道。

  “不用,我妈咪对我们是放羊吃草,只要别太过,她通常不会管太多。”辛芙幸福道。

  “也是,若是没有你妈咪的洗脑,我娘估计会像其他贵妇一样将我们关在家里学习琴棋书画,诗书礼仪,真的很喜欢你妈咪。”言忻羡慕道。

  “嘿嘿,你不是爱美男吗,走吧,去看看你说的那位‘惊炎月,泣妇孺’的美男。”辛芙姿态优雅的下了贵妃椅。

  辛芙与言忻两人悄悄溜出宫,当马车行至‘鸿福戏楼’这条街时,行进立时缓慢。

  “阿福,怎么了?”辛芙由边窗探首外看。

  “主子,人太多,车无法通行。”太监阿福看着拥护的人群,蹙着眉回禀。

  “芙儿,看到没,全是女的。”言忻笑指着窗外的老少女人道。

  “嘿嘿,这也不能证明你说明戏子会比橙子漂亮,不过按我妈咪的说法,这样的人叫偶像,这些人叫追星,追星星自然得热烈一点,不奇怪了。”辛芙以尽可能平常的语气道。

  “呵呵,追星星,公主殿下,那咱们现在是走进去,还是让车行至戏楼外呢?”

  “还是让车驶过去吧,这么多人,听叫声头就晕,非出一身汗不可。”被宫里人私底下唤作猪公主的辛芙,这猪的称号可不是假的。

  像现在外面这般场面,她是肯定不会凑热闹的,若不是有美男的吸引力,打死她也不会来。

  半个时辰后,一辆甚是华丽的马车停在‘鸿福戏楼’外,本来辛芙与言忻想低调一点,但是没办法,帝王之家,这辆马车已经是最寒碜的了。

  

   “两位小姐里面请。”小二一见贵客来了,忙上前迎道。

  “小二,我们要最好的雅座。”言忻上前道。

  “两位小姐,真是对不起,雅座都满了,就连楼下普通的位都只有几个,要不两位小姐将就一下?”小二有点得意道。

  “有这么多人?”辛芙不敢置信道。

  “两位小姐有所不知,我们这鸿福戏楼自从‘庆远班’来了后,可是天天爆满,今天是两位小姐运气好,要是在平时这会早就没位了。”小二笑道。

  “啥米,这还叫运气好。”辛芙咂舌道。

  “芙儿,要不我们先进去瞄瞄,如果那位没有传言那么美,咱们就走人,然后我找人来砸了这个破戏楼。”言忻发狠道。

  “行,小二,带我们去见美男。”辛芙蹙眉不悦道。

  “不知两位公子说的可是庆惕小爷。”小二听辛芙如言忻的话,心里有一肚子火了,要不是顾客是他们的财源,他早将人哄走了。

  “庆惕小爷,小二,以后虽让我们听到爷这个字,要不然本公……本小姐抽你。”言忻凶道。

  “是,两位小姐里面请,庆惕小……他正在台上。”小二汗道。

  “我有病啊,你直接带我们进去不就得了,说这么半天废话你不累,我都累。”辛芙白着小二道。

  “是,两位小姐教训的是,小的,下次一定谨记教诲。”小二点头哈腰道。

  “台上那个是你庆什么的?”辛芙看着站在台上身着戏服的几人,实在看不出美丑。

  “那个一身白衣的。”小二指道。

  “小二,你带我们去后台吧,这人又多又乱,让人头晕。”言忻不悦道。

  “两位小姐,后台不是随便可以……”

  “这样还随便吗?”言忻摸出一锭金子道。

  “我的神啊,忻,你带着这么多钱来泡美男,好大手笔哟。”辛芙惊道。

  

  “两位小姐,你们坐在这等会,一会庆惕就该来换装了。”小二笑眯眯的奉上茶。

  “今天不出场了。”小二正说话间,由门外传来了男子发恼的声音。

  “唉哟,我的爷,这可不行,今天少说还有三场,人家刘大人可是花了大价钱。”立即有人陪笑道。

  “谁收钱谁上场,爷我今天没兴趣。”说话间门帘就被掀开了。

  “来了,来了。”小二看着门帘道。

  “呕,远看不觉得,近看这脸白得像死人脸一样,有点倒胃,就这样也叫美男,八成平民面姓没见过漂亮的男人。”辛芙看着走近的庆惕一脸厌恶道。

  “小李子,这两位喳喳叫的是什么东西?”庆惕冷喝道。

  “呀,人长得不咋样,脾气还不小,敢说我们是东西,你小子欠抽。”辛芙起身上前瞪着庆惕不悦道。

  “你们两个姑娘家跑到戏院来看男人,这才叫不知羞,真不知道你爹娘怎么教的。”庆惕冷着脸训斥道。

  “臭小子,你神气什么,不就是一卖声的吗,以为自己是爷呀。”辛芙黑着脸骂道。

  “你再说一遍,谁卖身?”庆惕的白脸立时绷了起来。

  “哇,真被说中了,恼怒成羞了。”辛芙见庆惕生气,心情大好,笑道。

  “小李子,将这两个臭丫头赶出去。”庆惕恼道。

  “上当了,好大的脾气,就你这样,不出三天,你们这个什么戏楼就得关门。”言忻懊恼道。

  “知道了吧,下次别再听信谗言,你要是真得垂涎美男,大不了我将橙子借你看一眼就是了,比跑这来看棺材脸强了上千倍。”辛芙拍着言忻安慰道。

  “唉,早知这样我还不如回家看我爹呢,扫兴。”言忻感叹道。

  “知道就好,就这德行,还出来骗人,原来民间,浪得虚名的不是一般的多。”辛芙线过庆惕,准备去看看她橙子,安慰一下受伤的心。

  

  男2

  “站住,你们不准走。”庆惕朝走至身后的两人大声道。

  “呀,好大的胆,竟然敢喝本小姐。”辛芙侧首笑道。

  “小李子,将银子还给他们。”

  “芙儿,他挺有骨气的。”言忻说着走至庆惕身旁认真打量着庆惕。

  “收起你的眼神,小爷是人不是商品。”庆惕冷声道。

  “芙儿,你看,他真的长得不错,只是这妆太丑了。”言忻说着竟伸手去碰触庆惕的脸。

  “无耻。”庆惕推开言忻的手,走至一旁开始卸妆。

  “唇红齿白的绝色佳人。”言忻走上前看着庆惕已渐纯净的脸赞道。

  “确实有几分姿色,忻,你要是喜欢,我们包下他好了。”辛芙看着庆惕白净的俊脸笑道。

  “滚。”庆惕吼道。

  “小狮子发怒了。”辛芙笑道,看来这个花样美男也不错,最起码应该很好玩。

  “我再说一遍,滚,别再出现在小爷面前。”庆惕站起身冷喝道。

  “不错,很有男子气慨,决定了,本小姐要包你一个月。”辛芙大声道。

  一旁的小李子,早已被吓得目瞠口呆,包一个月?虽然有不少达官贵人想包庆惕,但是一个个都被他打跑了。

  “是吗,只要你出得起十万两,小爷就让你包。”庆惕冷笑道。

  “原来你才十万两,行,明天起本小姐带银子来带人。”辛芙笑眯眯道。

  “我有说是银子吗?”庆惕挑眉冷道。

  “啥米,你不会是想要十万两黄金吧?”辛芙惊道。

  “没错,十万两黄金,没钱就滚。”庆惕最后一个字几乎是用吼得出来的。

  “臭小子,别以为你长得有几分姿色就拽,你当你是你是谁啊,十万两黄金,真当自己是金雕玉琢的吗?”辛芙也来气了,不就是一个戏子吗,虽然长得有点漂亮,但是比起橙子差远了,也敢狮子大开口,也不拿镜子照照,就他那小白脸样也值十万两。

  虽然觉得不值,但是为了争口气,辛芙与言忻还是决定买下那个花样贱男。

  不过十万两黄金,除了找他们爹娘,真没那么多,最后二个想了又想,决定找大家凑钱,算上言家的两姐妹,还有萧茗烟,辛芙与辛紫蕊,几人好不容易凑齐八万两,但是还差二万两,这二万两,他们是再也想不出来了。

  除了他们这些公主郡主有这么多钱外,像方玉兰他们那些官家小姐,能凑个百来两就不错了,看来还得借钱。

  “芙儿,我看还是算了吧,不就是一个有点漂亮的男人吗,咱们家里多的是。”言忻劝道。

  “是啊,芙儿,这要是让皇上,娘娘,我们的爹娘知道我们买男人,不气死也得气疯。”萧茗烟有点担忧道。

  “怕什么,只要我们不说,我父皇不可能知道的,就算我妈咪知道,她顶多只是笑笑,不会揭发我们的。”辛芙很有信心道。

  “姐,但是现在才八万两,还差好多,要不我们去问大哥,二哥借?”辛紫蕊看着堆在桌上的黄金,出主意道。

  “借,好主意,但是不能向大哥,二哥借,尤其是大哥,他那嘴,根本关不住,改明整个炎月城的人就有可能都知道了。”辛芙凝眉思索道。

  “那向谁借,向妈咪借?”

  “妈咪身上根本不可能有银子,而且从妈咪那拿银子,就等于告诉皇上老爹了,我想或许我们可以去找橙子兄妹借。”辛芙喜笑眉开道。

  “啊,你要告诉橙子?”众女惊呼道。

  “呵呵,当然,正好试探一下橙子,看他会不会吃醋。”辛芙坏笑道。

  “烟儿,你扶我一下,我要晕了。”言忻夸张道。

  “芙儿,万一傅诚赐不借怎么办?”

  “好啊,那说明橙子心里有我,我这个美男相公谁也抢不走的。”辛芙期待道。

  “我再晕,要是傅诚赐借呢?”言忻瞪大眼道。

  “要是借吗?没想好,等我去了才想。”辛芙讪笑道。

  

  

  

  

  

第3章  橙子,借我点钱买男人

  说到就做,辛芙饭都没吃就跑到了恒王府。

  “芙儿,你来了,午膳用过没?”正在用餐的傅诚赐被爹娘由饭厅轰出来迎客。

  “还没,你家正在吃饭对吗?我也要吃。”辛芙上前亲昵的挽着傅诚刚的胳膊道。

  “爷爷好,奶奶好,帅叔叔好,美女娘好,欣儿好,玉函好。”辛芙大方的向餐桌上众人问好。

  “芙姐姐好,芙姐姐,好久没见你了,一会你同哥哥带我们去放风筝好不好。”傅欣露着小虎牙笑问。

  “好,只要橙子去我一定去。”辛芙爽快道。

  饭后,辛芙趁欣儿去拿风筝的时候悄悄走至傅诚赐身后轻道:“橙子,我有点事想同你商量可以吗?”

  “可以,什么事?”傅诚赐温和道。

  “走,我们去你院里说。”辛芙说着拖起傅诚赐的手就往他住的“竹韵园”而去。

  “橙子,我想向你借点黄金。”第一次开口向人借东西,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黄金?你要多少?”傅诚赐直觉的认为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这黄金的用途肯定不是好事,不然辛芙也不会舍近求远。

  “不多,这么多就够了。”辛芙笑嘻嘻的伸出二根手指道。

  “二百两。”傅诚赐松了口气,二百两虽然不少,但是对于皇家公主来说,不算多了。

  “不是,你再猜。”辛芙愣了下,摇着头道。

  二百两,与二万两差太多,她这会突然有点担心,不知傅诚赐一会听到二万两会做何想?

  “二千两?”傅诚赐深吸了口气道。

  辛芙仍然摇头。

  “啊,不会是二万两吧?”傅诚赐身体晃了晃。

  “橙子,你好聪明,就是二万两。”辛芙谄媚道。

  “二万两黄金,芙儿,你要这么多黄金做什么?”傅诚赐眉头都打结了,二万两黄金,她以为他是开金店的,莫说他没有二万两,纵是有也不可能随便拿出来的。

   “买东西,我们几个人已经凑了八万了,还差二万两。”辛芙有些不好意思道。

  “十万两黄金,什么东西这么贵?”傅诚赐第一次失态的惊呼。

  “这个,不就是一个人吗?”

  “人?宫里缺人吗?”傅诚赐有些迷糊了,宫里宫女太监到处都是,还会缺人吗?

  “这个不一样的,宫里的都是阉人。”辛芙在傅诚赐一再的质问下,突然觉得花这么多钱包一个人好像很不值。

  泡美男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花钱别人也贴上来。

  “你要买男人?”傅诚赐脸色有些白。

  莫说辛芙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就是一普通官家小姐,买男人这种离经叛教的事,也是断不可能做出的,怎么芙儿尽做这些惊世骇俗的事。

  “也不是了,我们只是花钱包他一个月,让他单独唱戏给我们听。”辛芙犹豫了下,以很和缓的方式道。

  “你们?除了你还有谁?”傅诚赐感觉头在痛了,看来这个你们肯定是三个以上,他已经可以猜到有那几个人了。

  “不多了,我,蕊儿,忻儿,烟儿还有兰儿,我们将所有的钱都凑起来了,还差二万两,你先借一下,过二个月我生日的时候,就还你。”辛芙有些不好意思道。

  “芙儿,这不是钱不钱,还不还的问题,你们什么不好买,为什么要买人,而且还买男人,这要是传出去,皇家的……”

  “橙子,你就一句话,借还不借吧,我们只是让他唱戏,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辛芙撅着小嘴道。

  “我没那么多黄金。”傅诚赐知道自己说服不了辛芙,但是他确实没那么多黄金。

  “二万两都没有吗?”辛芙疑道。

  

  “二万两都没有吗?”辛芙疑道。

  “芙儿,你是皇家公主都没有二万两,我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呢,估计我爹也拿不出这么多。”傅诚赐摇头尴尬道。

  “二万两很多吗?”辛芙有些不解道。

  “芙儿,你知道普通一家五口的百姓,一年的生活开支是多少银子吗?”傅诚赐很耐心的问道。

  “不知道,我每月可以领二百两,这够他们一个月的开支吗?”辛芙傻问道。

  “二百两够他们用十年有余了。”傅诚赐叹道。

  “啊,他们用得这么少。”辛芙突然觉得很羞愧。

  这时她想起言慧心给她讲的一个历史故事:说是古时有一个昏庸的皇帝,当时天下闹饥荒,老百姓饿死了许多,皇帝听说后说:“他们也大无知了,没有粮食,为什么就不能煮肉粥吃呢?

  “芙儿,你们那这些黄金去包戏子听戏,何不拿这些黄金去做善事,天底下吃不上饭的人也很多的。”傅诚赐语重心长道。

  “对不起,橙子,我错了,我会将这些钱送捐出去的。”辛芙低首愧道。

  “芙儿,我可能说的重了些,你如果觉得不爱听,可以当做没听见。”傅诚赐见辛芙点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知道这些话对于一个对银钱没什么概念的公主来说有些重了,但是他也是为她好。

  “不会,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橙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关心我才会说的,谢谢你。”辛芙抬首感激的看向傅诚赐。

  被辛芙这样看着,傅诚赐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脸不觉得转红。

  “哥,芙姐姐,我们去放风筝好吗?”幸好这时救场的傅欣来了。

  “嗯,芙儿,一起去放风筝吧。”傅诚赐向辛芙邀请道。

  “嗯,橙子,等我及笄后,你能带我去民间走走吗?”辛芙期盼道。

  “芙儿,男女授受不亲,等你及笄后,你就是大姑娘了,我们不可以再走得如此近。”傅诚赐愣了下,婉然道。

  

  虽然没借到黄金,但是辛芙却度过了甜蜜的半天,当一脸幸福的辛芙回到辛晴的公主府时,众女依然在等她。

  “芙儿,你怎么这么久才来,不会是与你家橙子卿卿我我忘记时间了吧。”言忻羡慕道。

  “对不起,欣儿说要放几筝,所以……”辛芙脸色微红道。

  “唉呀,别说那么多了,赶紧将黄金装好,明天去‘砸死’那个拽戏子。”言忻拍着箱子道。

  “对不起,没有黄金,而且我也不打算花这么金黄金去包一个男人,虽然他很俊美,但是我觉得不用钱能泡到他才能证明我们的厉害。”辛芙窘笑道。

  “姐,是不是诚赐哥哥不借你黄金?”人小眼利的小紫蕊笑问道。

  “咳,才不是,只是我突然觉得花这么多黄金包一个小白脸很不合适,尤其是像我们这样高贵的公主,传出去有损皇家声誉。”辛芙清了清嗓子,镇定道。

  “芙儿,可是那个小白脸很拽,而且看不起我们,如果我们明天不拿黄金去‘砸’死他,那我们岂不是更没面子?”言忻一听辛芙不包庆惕,有些失望道。

  “由他去呗,大不了我们不去了,反正美男满街都是,不差他一个。”辛芙不甚在意道。

  “不对,真得不对,芙儿,是不是傅诚赐对你说了什么,还是你又偷亲了他。”萧茗烟以研究的眼神看着辛芙道。

  “嘿嘿,烟儿,矜持,矜持,我再大胆也不会在欣儿面前亲橙子。”辛芙讪笑道。

  “得了吧,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雅洁公主爱恒王府的小王爷,再矜持就假了。”言忻取笑道。

  “嘿嘿,忻儿,虽然我是很喜欢橙子,也很想亲他,但是我终究是姑娘家,怎好做出如此羞人之事。”辛芙低首羞涩道。

  “哈哈……芙儿,十多年前你怎么不如此想呢,你三岁时候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亲傅诚赐可是众所周知的事哦,这会再矜持是不是有点傻了。”萧茗烟捂嘴笑道。

  

  原本辛芙第二天是不打算再去鸿福戏楼丢脸的,但是经不住几个丫头的折腾,最终她还是被拖上车了。

  “咦,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外面人挤人,里面狗都没半只。”辛芙疑惑的看着空荡的戏楼,虽然台上仍然有几个无聊的戏子在那唱,但是没有观众,他们唱的也不是很卖力。

  “嘿嘿,这是烟儿的功劳,一早烟儿就派人来包下了这间戏楼,今天偌大的戏楼就我们几个。”言忻讨赏似的笑道。

  “啊,烟儿,大哥知道你会很惨的。”辛芙惊呼。

  “我与他没有关系的,你别乱点鸳鸯谱。”萧茗烟愣了下,矢口否认道。

  “呵呵,反正你这个嫂子是跑不掉的,不过烟儿,你那来那么多钱包戏子?”辛芙疑惑道。

  “晕,芙儿,这包戏楼同包戏子是不一样的,包人要十万两黄金,包戏楼才五百两,而且还是银子,呵呵。”萧茗烟呵呵笑道。

  “掌柜的,你先让他们下去休息一下,我们一会要看庆惕上台,上台前麻烦你先传他过来。”言忻很有经验的吩咐道。

  “这个,几位小姐,庆惕今天身体有些不适,可否改天再来。”掌柜的陪笑道。

  “你玩我们吗?钱收了,我们大驾光临了你这破戏楼,竟然这会跑来说人不舒服,你是不是想惹得姑奶奶们不舒服。”言忻朝掌柜的凶道。

  “各位小姐,订金方成我们愿意加倍赔偿。”掌柜的脸色涨得通红,看样子,是敢怒不敢言,忍得很辛苦。

  “谁稀罕你的赔偿金,我们今天来就是要看人听戏的。”萧茗烟黑着脸道。

  众姐妹中,萧茗烟年龄最长,而且今天这场是她订的,这个时候掌柜的一句美男病了,就想忽悠她们,门都没有。

  “爷今天不想唱,你们以为有银子就是大爷吗,阿全,十倍退他们。”一直隐在暗处的庆惕实在看不下去,真不知道这些嚣张的丫头们那来的,一个比一个彪悍,有点讨厌。

  

  

  

第4章  被美男耻笑

   “真的好拽,原来是装病。”辛芙走至庆惕面前BS道:“虽然有银子的不是大爷,但是我们付了银子,你就得唱。”

  “小李,送客。”庆惕理都不理辛芙,朝小二吼完转身就朝里走。

  “站住,你狂什么,我们今天包了你,你就得唱。”辛芙火了,从来没男人敢在他们面前这么拽,这么狂妄,这个小子凭着自己有几份姿色,上天送他一副金嗓子就在这耍大牌,他以为他是谁呀?

  “是吧,爷可记得昨天说得是十万两黄金,黄金呢?”庆惕冷讥道。

  “你……你以为你是活佛呀,十万两黄金。”辛芙冷嘲道。

  “就是啊,一个戏子比皇子架子还大,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狂起来了。”昨天与辛芙一起被人瞧不起的言忻也冷讽道。

  “滚,别再让我说第二遍。”庆惕转身,朝言忻大吼道。

  “公子,不管怎么说,我们出钱包场了,你现在无端要退定就是不对的。”萧茗烟见双方火气都愈烧愈旺,考虑到各自的身份,不得不出现打圆场道。

  “好,半个时辰后开场。”庆惕冷眼看向萧茗烟,定了几秒后,冷道。

  “各位小姐,既然公子答应开场,请各位小姐上楼上雅座。”掌柜的拭了把汗道。

  “哼,总有一天我要用银子砸死你。”辛芙看着庆惕离去的背影咬牙道。

  “芙儿,别再说了,我们上楼听戏。”萧茗烟拽着辛芙的胳膊道。

  “烟姐姐,你刚才都看到了,这臭小子比诺还狂,我一定要用银子狠狠砸死他,今天回去我就向妈咪要银子。”辛芙恨恨道。

  “芙儿,别堵气了,真包了你还准备将他怎么着。”萧茗烟以劝道。

  气归气,但是辛芙却不得不佩服这位爷的能力,尤其是他入戏的那份真,很快辛芙他们就被庆惕带入了故事中。

  几个丫头好像被庆惕征服了,几乎每天都往戏楼跑,甚至回到公主府也学着庆惕的腔调唱,那痴迷的程度不亚于现代的追星族。

  辛芙更是连皇宫都不回了,缩在言家一个月了,最要命的是这几个丫头忘记了几位美女娘亲定的一年一次的聚会了。

  这是第十年的聚会日,聚会地点是皇宫。

  男孩们都到了,唯独不见了公主小姐们。

  “今天怎么了,大家怎么都还没来?”辛羽诺等的有些不耐了,蹙眉道。

  “姑娘家大了,要打扮,迟到是正常的。”方旭明了似的笑道。

  “韶华,你姐呢?”辛羽诺瞪着九岁的萧昭华不悦道。

  “姐姐不知道,她最近每天都早出晚归,妈咪问了几次,她都不理。”萧韶华蹙眉思索道。

  “诺,我上个月有见到烟儿,她好像迷上了听戏,每天往戏院跑,听说那个‘庆远班’的小生 庆惕长得俊美非凡,令火月城的大小姑娘为之疯狂。”方旭幽黑的双眸一闪一闪,一看就知道肯定得自方平皓的真传。

   “旭,你见过那个庆惕吗?”一直未语的傅诚赐凝眉道。

  “没有呢,诚赐,你也知道那个人?”方旭兴味道。

  “嗯。”傅诚赐只是哼了声,并未多说,看样子,这个庆惕很不一般。

  众人的眼神随着傅诚赐的那声‘嗯’都转了过去。

  “你们别看着我,你们各自回家问妹妹自已的妹妹就知道,不止是烟儿,我想芙儿最近应该也很少在宫中吧?”傅诚赐若有所思的眼神看向辛羽诺兄弟。

  “啊,诚赐你知道?”辛羽诺惊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月前,芙儿曾经到府上借黄金,说是要包那个戏子,只是后来芙儿好像打消了念头,难道她是骗我的?”傅诚赐不是滋味的低喃。

  

  “骗不骗,去看看就知道了。”辛羽诺黑着脸道。

  “诺,你要去哪?”方旭等人见辛羽诺黑脸奔出了宫,惊呼道。

  “旭,别追了,诺定是去戏楼抓人了。”羽翰一脸平静道。

  “诚赐,芙儿真的曾向你借银子说要包戏子?”方旭有些不敢置信道。

  “但是芙儿亦亲口说过不会包的,而且她们也凑不齐十万两黄金。”傅诚赐脸色很不平静,十万两,难道芙儿真的包了一个月?

  “十万两,那个男人是谁?”方旭闻言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样子。

  “不用问,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羽翰站起身道。

  看来众人对于那个开价十万两的戏子很好齐。

  “那个戏子也真敢开口,十万两,比万花楼的花魁还贵。”方旭恨恨道。

  “哦,旭,你去过万花楼了。”羽翰若有深意道。

  “没有,我只是听说的,听说花魅的初意标价也是十万两,但是那是白银,而这个男人竟然是黄金,差太大了。”方旭不自然道。

  三个大男孩挤到鸿福戏楼后才知道萧茗烟已经被诺劫走了,剩下的这些公主郡主,也正准备开溜,只是被羽翰与傅诚赐几人逮了个正着。

  “橙子,二哥,你们也来听戏啊,好巧。”正欲从后门开溜的辛芙见站在门外的傅诚赐几人讪笑道。

  “芙儿,你不是说过不包男人吗?”傅诚赐剑眉拢起道。

  “是啊,我没有包,我们只是来听戏,听戏而已。”辛芙撑着笑脸道。

  “是啊,傅大哥,庆惕的戏唱的真不错,演得也很棒。”小紫蕊证明道。

  “蕊儿,你一个小孩子跑来听什么戏。”羽翰冷脸道。

  “橙子,你生气了。”辛芙小心翼翼的看着傅诚赐,试探道。

  “芙儿,一个戏子有什么好,你们为何都疯了似的跑来看男人。”方旭酸道。

  “方旭,你这是妒嫉吗,人家庆惕可是美男,男人看美人,我们姑娘家自然看美男了。”言忻瞪着方旭道。

  “芙儿,你太让我失望了。”傅诚赐说完这句转身走开了。

  傅诚赐的话让辛芙心一沉,橙子生气了,橙子真的生气了。

  “橙子,等等我。”辛芙一见傅诚赐走了,当即追了出去。

  “芙儿……”方旭也欲追,却言忻给拽住了。

  “方旭,人家小两口的事,你掺和什么。”言忻拽着方旭的胳膊道。

  “言忻,你放手,我去调解不行吗?”方旭不悦的瞪着胳膊上的那只小手。

  “调解也不用你,我看你是巴不得芙儿与橙子吵架,你好趁虚而入。”言忻很不能面子的揭穿了方旭的小心眼。

  “言忻,你少自以为是,我看芙儿一定是你带坏的,定是你怂恿芙儿来包男人的。”方旭脸红脖子粗道。

  “请你们离开,我们这不是酒楼。”庆惕冷看着眼前这些贵族子弟厌恶道。

  “你是哪棵蒜?”方旭转首却在看到庆惕时愣住了,好一会才指着庆惕道:“你就是那个戏子?”

  “旭,我们走。”羽翰注视着庆惕,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二哥,你刚才看到庆惕的时候为什么笑?”马车上,年幼的紫蕊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现代的姑娘越来越大胆。”羽翰看着窗外沉思道。

  “还不都是你妈咪她们的错,尤其是言忻你娘,成立什么妇女联合会,教坏了女人,现在炎月城的姑娘,小姐,一个个比男人还凶悍。”方旭瞪着言忻道。

  “方旭,你说我娘坏话。”方忻站起身,怒瞪方旭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难道我说错了吗?如果不是你娘,炎月城的女人们会变得如此开放,你们看看刚才鸿福戏楼外,那么多的女人竟然眼巴巴看着一个男人,还知不知羞耻。”方旭毫不示弱的回道。

  “女人看男人有什么不对,你们男人那个不是成天盯着女人看,啊……”就在两人争得激烈时,马车颠了下,言忻脚下不稳,竟倒向方旭。

  

  “叭”

  “你手放在什么地方。”方忻手比嘴快,玉手早已粘上方旭的脸。

  “你……凶女人,谁愿意碰了,是你自己倒过来,我好心扶你,你……”被甩了巴掌的方旭,气得将言忻一把推开。

  幸好羽翰眼明手快,要不然言忻这一下可就惨了。

  “那你也不能碰……”稳住身形的言忻红着脸羞道。

  “你少臭美,你以为我愿意碰,比男人还平,还好意思,啊,救命……”方旭话未说完,恼羞成怒的言忻一脚将方旭踹下了马车。

  “姐,你真的不是一般的凶悍。”言慧兰惊道。

  这边方旭被踹下车扔在街上,街那头辛芙追着傅诚赐跑。

  “橙子,等等我。”辛芙焦急的拦住傅诚赐欲解释。

  “芙儿,你该回宫了。”见辛芙追来,傅诚赐心里舒服了好多,在他心里辛芙应该是个可爱懂事的小妹妹,可是这次,他们竟然为了看男人连一年一次的聚会都忘记了。

  “橙子,你是不是生我气了?”辛芙抿着唇不安道。

  “你在乎我生气吗?”傅诚赐注视着辛芙轻问。

  “嗯,你是我……”本来辛芙想说你是我的驸马,但是抬眼见傅诚赐正注视着她,竟害羞的说不出来。

  “芙儿,我们去前面茶楼说话。”傅诚赐说着执起辛芙的手,向街对面的茶楼走去。

  可能因为是中午的原因,茶楼里面人不多。

  “橙子,你生气是不是因为吃醋?”辛芙红着脸轻问道。

  傅诚赐愣了下,语重心长道:“芙儿,我生气不是吃醋,只是气你食言,而且一个姑娘家总是守在戏楼总是不好的,你可以像以前一样,在宫里绣绣花,或者找兰儿她们一起出去走走,但是不能像花痴一样为了一个男人整天耗在戏楼。”

  “哦,我还以为你是吃醋,白高兴一场,其实那个庆惕还没有橙子好看,不过大家没事,才会一起去看的,橙子,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辛芙低首轻问道。

  

  

  

  傅诚赐见辛芙含羞带怯的神情,心中一动,自从十一年前,辛芙在生辰宴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示了她的主权后,那抹圆滚的身影就一直在他心头。

  傅诚赐注视着辛芙,当年的童言童语依旧在他耳畔,只是今天的辛芙不在是那个三岁的小公主,她长大了。她的心里真的像她所说的那样喜欢他吗?傅诚赐不知道。

  上次辛芙向他借黄金的时候,他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次在戏楼里见到辛芙她们时,他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本来他不能评价姑娘们的喜好,但是她们这种以貌取人的想法更加证实了辛芙喜欢他的原因。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容貌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改变,再美的人也有变丑的时候,他不希望辛芙对他的喜欢只仅仅是外表,他希望辛芙能真正长大,能发自内心的喜欢他傅诚赐这个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盲目的喜欢他的外表。

  “橙子,难道一点都没有吗?”辛芙有些沮丧道。

  “芙儿,我当然喜欢你,就像喜欢欣儿一样。”傅诚赐微笑道。

  “欣儿是你妹妹,我又不是你妹妹。”辛芙撅着小嘴不满意道。

  “但你是诺与翰的妹妹,芙儿,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吧。”傅诚赐回避道。

  “橙子,你好坏,每次都不回答我,你别总当我小孩子,我是真的喜欢你,我要你做我一个人的橙子。”辛芙站起身,霸道的看着傅诚赐。

  “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那有姑娘家成天将喜欢挂在嘴上,姑娘家要矜持。”傅诚赐笑道。

  “喜欢一个人就不矜持了吗?我妈咪说喜欢一个人就要说出来,要让对方知道。”辛芙鼓着腮帮子抗议道。

  

  

  

  

穿二代公主:预订驸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二代公主 或 预订驸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征服销魂女上司》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征服销魂女上司》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征服销魂女上司目录预览:第001章前卫的美女第002章说不出的尴尬第003章刺耳的警报第001章前卫的美女三江市的丽都广场上,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正用惊人的速度朝离他不到两百米的丽都大厦跑去,这是陆振东第一天去新公司上班,眼看着就要迟到了,他不想因为迟到被炒鱿鱼,所以跑起来脚下生风。他刚跑到丽都大厦的露天停车场时,一名穿着职业装的长发女人突然从一辆越野车身后窜了出来,陆振东心里顿时一惊,想要自己马上停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美艳教师》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美艳教师》在线全文阅读书名:美艳教师目录预览:第一章班主任第二章屈辱第三章瘸子爹第一章班主任我从小就没见过我妈,我爸跟我说,我妈是在我小时候跟人跑了,因此我从小就对女人没什么好印象。小时候我爸白天要出去上班,他是个瘸子,只能找一些工厂、废品收购站看大门的工作,他上班之前就把我放在邻居家,让邻居家的大姐姐帮忙照顾我。我叫她欣妍姐,她长得很漂亮,一笑起来脸上有个酒窝,还有两虎牙。欣妍姐总是喜欢抱着我睡觉。那时候是夏天,天气很热,娇姐穿着一件贴身蓝色连衣裙,很清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目录预览:第一章/t悲催穿越第二章/t鬼面男人第三章/t应召男丁第一章/t悲催穿越“呃……痛。”赵明月慢慢睁开眼,目光逐渐有了焦距。屋顶上一个巨大的破洞,一轮圆月亮当空,月光穿过遍布蜘蛛网的房梁照在她的身上……这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出现在这儿?啊,想起来了……大概两个月之前,B市无数阴阳师为夺回被阴鬼夺走“太阴灵犀”死去。据说太阴灵犀是上古太阴神堕神之后的一缕残魂,阴鬼得之能涂炭生灵颠倒阴阳。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目录预览:001老子偏让你喝002还不如跟我睡003让我睡一次,不准反悔001老子偏让你喝“念念姐,三号房开包厢!”我刚坐下喝口水的工夫,就收到了小武的通知,连忙对着对讲机应了一声:“收到!”开包厢是夜场里的行话,就是找姑娘的意思。我赶紧整理了一番衣衫,站起身子走到休息室门口,对着坐在里面的姑娘振臂一呼:“我们组的姑娘,都跟我走!”听到我这么说,立马有十几个姑娘忙不迭地站起了身子。我数了数人数,确定人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玲珑璞玉重生妃》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玲珑璞玉重生妃》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玲珑璞玉重生妃目录预览:第一章贱人,沉塘第二章六年后第三章何德何能啊第一章贱人,沉塘“贱人,滚进去。”一道怒喝声在暗黑的夜色中响起,玉清落猛地一个踉跄,便被于家的当家主母直接掼进了柴房内,‘砰’的一声,让人将门给锁上了。玉清落险险护住自己的肚子,手指急急忙忙扒着阖上的小门,瞳孔一缩,疾呼道,“娘……”“闭嘴,不要叫我娘。你私德败坏,与人私通,还怀了个野种回来,简直丢尽我们于家的脸面。你等着明日老爷回来,沉塘吧。”门外的于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傲娇王爷毒舌妃》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傲娇王爷毒舌妃》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傲娇王爷毒舌妃目录预览:卷一轮回劫,归去来兮第001章午门行刑第002章母子再见卷一轮回劫,归去来兮午门,乃秦都延袭数百年的唯一观刑之所,所有被判死刑的囚徒,最终都会被押往午门公开行刑,以达震摄之效。古往今来,无数犯人,在这里走向了他们生命的终结,这些人中,下至贩夫走卒,三教九流,穷凶极恶之徒,上至富贵乡绅,权门高官,乃至皇亲国戚,应有尽有。而今日,午门却迎来了一位特殊的犯人,以致于整个秦都都因此掀起了轩然大波。此人,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面具下的神秘爱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面具下的神秘爱妻》在线全文阅读书名: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目录预览:第1章:傻子相亲第2章:订婚第3章:醒来第1章:傻子相亲“要不是因为两年前的那场意外,她也不会变成一个傻子。哎,真可怜,人都傻了,还要去相亲。”“嘘……”女佣在身后窃窃私语。而走在前面的少女,一蹦一跳的嚷嚷着:“姐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你烦不烦!真想不通,干嘛要我跟你这个傻子一起去相亲,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一个智障也配我一起相亲吗?也不怕走出去给人笑话!”龙美奈一脸不爽的扫量了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目录预览:第1章生还是死?第2章家有萌宝第3章疯女人第1章生还是死?雨,倾盆而至,仿佛给整个城市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纱帘,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空旷萧条的平地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名气质清冷雍华的妇人撑着雨伞气势凌人的站在那里,而她的对面还站在一名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女孩没有撑伞,只站在雨里,仰着头,坚韧的与妇人对峙。“尹晓楠,你自己想清楚,这个孽种,生还是死?”清冷的声音,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强宠乖乖小萌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强宠乖乖小萌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强宠乖乖小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骗第2章救下她第3章逗弄第1章被骗台北郊区的一个废弃仓库里,大门被锁得紧紧的,外面的阳光从仅有的几个高高的窗子射进来,晒在几个年轻的女孩身上。吱吱……吱吱……“什么声音啊?”一个女孩子警觉的问。“好……好像是老鼠!”另一个女孩子回答。“啊……”然后仓库里便响起了一声尖叫。蹲在她们中间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眉清目秀,长发披肩,也许是害怕老鼠吧?她把头垂得低低的,双手抱住自己的肩膀,一副无助的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盲妃恶女乱天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之《盲妃恶女乱天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盲妃恶女乱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活埋?第二章比鬼更可怕!第三章反埋之第一章活埋?正值穷冬十月,鹅毛飘雪,北风呼呼,夜晚黑沉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启天国皇城的慕府里,两三个人合手合脚的扛着一捆被席子包裹着的东西,鬼鬼祟祟的往府内荒废多年的院落走去。那一处荒废的院落荒草灌木丛生,比人还高,大冬天里,枯草被雪花打得零落缭乱。在一个隐秘处,有两个人在合力的在地上挖着什么,一人站在上面看着,黑夜暗沉,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见她朱钗华鬓,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