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1:07: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

第一章 醒来,教训两猥琐男
圣傲大陆。推荐http://www.xbxys.com/
东冥国帝都御城。
醉欢楼……御城最繁华的烟花之地,上至王孙贵族,下至平民百姓,贩夫走卒,只要是男人,哪怕是砸锅卖铁,皆都携款来这happy!
二楼的一间厢房内,雕刻着花纹的软木地板上,躺着一名身姿妙曼,且狼狈不堪的女子。
女子一头青丝散乱,白皙的额间一大块显眼的红色,缓缓渗出血,鲜红的液体如圆润的珠子顺着额际滴落至软木地板上,盘踞成一朵妖艳的海棠,身上的银白色长裙被撕的破烂,所剩无几的衣料根本无法完完全全掩藏住女子姣好的身子。
修长玉颈下的莹白风景诱人视线,如嫩藕般的纤纤玉臂上淤青遍布,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淤青印在白皙细嫩的肌肤上,犹如一块完美的璞玉被染上了污点,十分的刺目。
女子如玫瑰花般绚烂的双唇被咬的破裂,嘴角溢出的血蜿蜒至下颚,似一条瑰丽的小蛇,惊心刺眼。
女子似乎已经没了气息。
这时,响起两名男子伴随着粗重喘息的吟邪声音。原文http://www.xbxys.com/
“嗯……大哥,这凤大小姐虽是个傻子,可却是东冥国第一美人,这身子是又软又滑。”说话的是一名身材矮胖的男子,光着上身,粗糙黝黑的手在女子的脸上游摸,发直的双眼目光猥琐的看着女子姣好的身子,吟邪的笑容堆满了那张龌龊的脸。
另一名身材稍显瘦的男子脸上的表情,极其猥琐,特别那副垂涎欲滴的样子,更是令人恶心。
“嘿嘿……老二,这还要多亏了凤二小姐,否则,你我哪有机会与东冥国第一美人好?凤二小姐可是特意交待了的,让我们一定要尽心尽力的伺候这个傻子,让这个傻子好好享受云雨之乐,哈哈……”
猥琐男子说完,如一只饿狼一般的扑向了地上的女子,那污秽的大嘴对着女子白皙的脖颈就是一阵啃咬。
突地,女子如孔雀开屏般的修长翠羽轻轻颤动,细如葱根的手指抖动了两下,无名指上一枚紫色指环闪耀着淡淡的琉璃之光,指环上镶嵌着一颗心形的紫晶石,细细一看,这紫晶石内似禁闭着一直沉睡的凤凰。
呃……怎么回事?身上好重,快透不过气了,是谁压着她吗?谁活腻了敢压着她凤芊雅?
傒地,已经没有气息的女子豁然睁开了透澈的双眸,原本的呆滞消失殆尽,与之替代的那与生俱来的灵动与冷戾之气,利剑一般的光芒,似能肃杀周围的一切。
此时的女子已经是从二十一世纪灵魂穿越而来的凤芊雅。《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额际的疼痛令凤芊雅娥眉轻蹙,锐利的目光落在正压在她身上粗暴啃咬着的两名猥琐男子身上。
目光只停滞半秒,犀利的目光似结了冰一般透着寒气,她抬起纤细如玉的小手,一把抓起其中一名男子的长发,嘴角勾出一道邪戾的弧度,用尽全力的一扯,男子的长发连带一大块头皮硬生生被扯下,秃了的地方,鲜血淋漓。
“啊……”男子杀猪般凄惨的喊声,夺口而出,黝黑粗短的肥手抱着头,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如女子一般扯着嗓子痛哭起来。
另一名个子稍显瘦的男子听到这杀猪般的惨叫声,猛的抬起头,正好对上凤芊雅冷冽邪戾的目光,他被吓得脸色大变,猥琐盈满情欲的目光被极度恐惧替代,“你……你……”
“啊……”
男子惨叫着,双手捂着重要部位,与刚刚那名男子一样,在地上不断的翻滚,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
瞥了眼翻滚的两人,凤芊雅动作敏捷的站起身,额间与周身传来的疼痛令她蹙了下眉。
她下意识的抬手摸向额间,白皙的手指上染上了鲜红,她微微征愣了住,怎么回事?她怎么受伤了?
无名指上的紫色指环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什么时候戴上指环了?这指环好眼熟,她细看了下,发现这指环上镶嵌的紫晶石内似禁闭这一只凤凰。
凤凰?怎么又是凤凰?
她目光犀利的扫视了下四周,陌生与质疑占据了她的双眸。说明http://www.xbxys.com/
古色古香的房间,悬着纱帐的架子床,红木桌椅……
“这是什么地方?”清脆莞尔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冷意,像是从寒潭发出一般,令人寒栗。
凤芊雅的目光射向了地上痛哭哀嚎的两人。
突地,头剧烈的痛了起来,一幕幕不属于她的记忆争先恐后的涌现,塞满了她整个脑子。
东冥国,第一傻女凤芊雅,左丞相之女……
N秒后,头痛消失,凤芊雅眯起了剪水杏眸,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她竟然穿越了?还穿越成了一个受人耻笑的傻子。
而她……也叫凤芊雅,二十一世纪“血煞组织”最不像杀手的杀手,却也是最顶级的杀手,有个响亮的外号“会笑的恶魔”,但接受到的最新任务不是暗杀,而是潜入X拍卖场,盗取一对紫晶石凤凰指环。
只是指环刚到手,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幕幻象,一对凤凰发出耀眼金光飞向了她,而她下意识的伸手一挡,却莫名其妙的晕了过去,醒来便处在了这陌生之地。
想到这,凤芊雅拧眉,视线落在她无名指上的那枚紫色指环上,越看越觉得她手上的指环是她在二十一世纪盗取的紫晶石指环中其中一只。说明http://www.xbxys.com/
她虽记起了这个身体主人的许多事,但还有一些事她不知道,比如这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凤芊雅虽是傻子,但也是东冥国左丞相之女,怎会沦落至两名猥琐男子手中?
这段记忆似乎被以前的凤芊雅封锁了,她是不想记起被人凌辱这件事吗?
她锐利的目光落在房里的红木椅上,好似没受伤一般,步伐轻快的走上前,玉手一掀裙子,一屁股坐在了那红木椅上,翘起了二郎腿,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带着一股子霸气。
她细如葱根的手指朝着地上的两名猥琐男子勾了勾,剪水杏眸微眯,唇角轻扬几分,“过来。”
她声音不大,但那潜藏的那股子迫人气势令两名正哀嚎着的猥琐男子都抬头看向了她,原本惧怕的双眼中多了一抹精光。
两人死性不改,双眼发直的看着凤芊雅,脖子一缩,咽下了即将奔涌而出的口水。
第二章 游戏结束,你们也该over了
“凤……凤大小姐,饶命啊!”被扯掉头皮的那名身材矮胖的男子忍着头上的疼痛,边求饶边大哭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还痴傻呆愣,柔弱无比的人此时竟完全变了一个人,让人不寒而栗,难道传闻凤大小姐是傻子只是谣言?
“饶?”凤芊雅如画娥眉轻挑,垂下眼眸,瞥了下她自己狼狈不堪的身子,见她全身都是触目的淤青,这些可都是眼前的两个畜生造成的,这个身体的主人虽傻,但却为了保住清白,拼命挣扎,不惜一头撞死,而这两个畜生竟却仍然不放过她。
若是她再晚醒来一刻,她的清白就彻彻底底的被这两个畜生毁了。
她凤芊雅向着全中国十三亿人口发誓,一定会让这两个畜生知道,碰了她会是什么下场。网站http://www.xbxys.com/
她勾起唇角,清脆的声音宛如幽谷清泉,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平淡如水,“饶了你们可以……”
听到凤芊雅的话,两名猥琐男子因为她突然的转变惊讶不已,见她说饶了他们可以,两人双眼一亮,像是看见了天神,充满了希望,甚是感激,“凤……凤小姐真的愿意饶了我们?”
她如画娥眉轻挑,剪水杏眸斜下四十五度,丢给两猥琐男一道不可置否的眼神,“当然……只要你们够听话,说出你们所知道的……”
“说……我们一定实话实说,凤小姐……凤小姐……想知道什么?”两猥琐男子忍着身上的痛意,充满希望的双眼狗腿的看着即将化身为天神的凤芊雅,激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凤芊雅平淡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她的指甲上,唇角弯出一道不悦的弧度,这么好看的指甲竟然断了,真是可惜。
当两名猥琐男错愕的看着一直盯着指甲看的凤芊雅时,突兀的清脆声音响起,宛如破开的竹声,刺入两猥琐男子的耳膜,“还有三秒时间,再不说我就只好送两位驾鹤西去了。”
话落,凤芊雅目光一凛,似一道利光闪过,声音冷冽,“一”。
两名猥琐男立即反应过来,争先恐后的抢着说,“我……我说……”
“我先说!”身材矮胖的男子伸出短粗黝黑的手捂住身材稍瘦的男子的嘴,泪眼婆娑的看着凤芊雅,带着哭腔说道:“凤大小姐,这不能怪我们,这一切都是你妹妹凤二小姐指使的,是你妹妹将你下了药,让我们以十两银子把你卖进醉欢楼,她还给了我们一人一千两,让我们一定要……一定要先破了你的身子,呜呜……凤大小姐,你饶了我们吧!”
说完,两猥琐男子忍着身上的痛,不住的磕头。
“嘭嘭嘭”的声音在这房间里突兀的响亮,像是谁在拿着铁锤敲击着地面。
这两人的头够硬。
听完他们的这番话,凤芊雅如画娥眉轻挑,依旧平淡无波澜的剪水杏眸以四十五度角斜睨着两名猥琐男子,唇角上扬了几分,“没了?”
两猥琐男子抬起头,额头被磕的青肿,见凤芊雅表现的极为平静,两人不明所以的互看了一眼,后又看着凤芊雅小鸡啄米般的使劲点头,“没了……没了。”
凤芊雅抿唇一笑,眉宇间似晕染开了一朵曼珠沙华,唯美妖娆,她轻启双唇,冷硬着声音如铁面判官一般宣布着死刑,“游戏结束了,那你们也该over了!”
话落,凤芊雅如慵懒的狮子一般站起了身,展开双臂舒展了下筋骨,发觉她此时的身手虽不如二十一世纪时那般灵活,但对付眼前的两猥琐男还是没有问题。
她睥睨着两名更加错愕看着她的猥琐男子,挑眉笑的越发风华绝代,“你们马上就要下地府了,这身上的枪还是别带了,免得下辈子不小心走火。”
“地府?枪?枪是什么?”两猥琐男听到凤芊雅的话,瞪大了满是泪水的双眼,却在收到凤芊雅嗜血般的凌厉眼神后,吓得脸色煞白,惊恐的往后退着,“你……你要做什么?”
凤芊雅的脸上依旧带着风华绝代的笑,眉宇间晕染开的那朵曼珠沙华似乎更艳丽了几分,她剪水杏眸瞥了眼正后退的两人,犀利的目光落在了房里四方木桌上的陶瓷茶盏上。
轻抿唇,她动作优雅的拿起那茶盏,玉手一松,将其摔碎,慵懒的蹲下身子,捡起两块碎瓷片,抬眸睨向了那两名惊恐不已的猥琐男子,唇角挑出妖艳的弧度。
“你……啊……”
“啊……”
“刺啦”两声过后,两名猥琐男子双手捂住下身,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不断的翻滚,而他们的手上以及那两块碎瓷片上都染上了鲜红的血。
很显然,两支枪没了。
“啊……”
“啊……”
两名猥琐男子的哭天抢地的惨叫声还在继续,凤芊雅娥眉轻挑,慵懒的弯腰再捡起两块碎瓷片,又一屁股坐在了那红木椅上,翘起二郎腿,挑眉瞥着正痛苦哀嚎着的两名猥琐男子,把玩着手中的两块碎瓷片。
突地,她把玩的动作一滞,唇角的笑容如水波一般漾开,似要卷起巨浪,她纤细的皓腕一转,只听“咻咻”两声,两块碎瓷片从她的手中疾飞而出,直射向两猥琐男的颈间。
鲜血渗出,染红了那插在颈间的碎瓷片,两猥琐男子还没来得及惨叫一声,便瞪大双眼,踏上了黄泉路。
“嘭……”
这时,房门被人突地踹开,一名还不到四十岁,身穿暗蓝色锦袍,气宇轩昂,但却一点看不出年纪,并且俊逸不凡的男子神色担忧的跨步走了进来。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六名家丁,以及醉欢楼的老鸨。
这醉欢楼的老鸨神色慌张,她怎么也没想到今日被人以十两银子卖进来的女子竟然是左丞相之女。
凤芊雅如画娥眉轻挑,双唇轻抿,斜睨着跨步进来的俊逸男子,凭着记忆一眼就将他认出,他就是这个身体的爹,东冥国的左丞相凤锦恒。
凤锦恒担忧的目光落在正稳如泰山一般端坐在红木椅上的人,见她衣裙被撕烂,狼狈不堪,额间全是血,他眼中升起心疼。
“雅儿……雅儿不怕,爹来救你了。”
凤锦恒哽咽着声音,心疼的说着,上前一把将凤芊雅扯进他怀里,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被扯进怀里的凤芊雅娥眉轻挑,唇角轻扬,怕?怕个毛线,她凤芊雅会怕吗?不过她这个爹对她似乎还挺好。
第三章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放心,我没事!”凤芊雅抬起头,声音生硬的说着,平淡陌生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路人甲。
“雅……雅儿……你怎么了?”凤锦恒睨着凤芊雅,她陌生的眼神以及生硬的语气,令他征愣了住,察觉到她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她双眸中的傻气没了,倒是多了一分灵气。
凤芊雅见眼前的人征愣住,她掩饰性的垂下了双眸,刻意将声音放低放柔,“我……我想回府!”
话落,她唇角轻扬,杏眸中划过一抹戾色,她的“好”妹妹给她等着,这笔账,她一定会替这个身体的主人好好跟她算算。
凤锦恒听到凤千雅说想回府,他满眼心疼的看着她,“好,雅儿随爹回府,这件事爹不会善罢甘休,爹一定会查出是谁掳走了雅儿,还将雅儿卖入了青楼。”
凤芊雅听到凤锦恒这样说,抬眸睨向他,剪水杏眸微眯,声音依旧平淡陌生,“你不知道是谁掳走了我?怎知我在醉欢楼?”
她平淡陌生的语气令凤锦恒皱眉,一脸的质疑的看着她,现在的她看起来与正常人无异,没有了以往的傻气,难道她是因为遇到被卖入青楼之事惊吓过度恢复正常了,他没作多想,这才说道:“是有人认出了雅儿,特来丞相府报信,爹这才知道雅儿在醉欢楼。”
这时,老鸨满脸赔笑的说道:“凤大小姐,让你受惊了,赶快随你爹回府吧!”
“受惊?”凤芊雅瞥向老鸨,脑海中想起她被那两名猥琐男子掳来醉欢楼以十两银子卖给她时,她那脸可是笑的都快变形了。
“那两个人,你自行解决!”凤芊雅细如葱根的手指指着那两名已死的猥琐男子说完,便转身往房门外走去。
“啊……”而老鸨顺着凤芊雅的手指看去,见地上躺着两个死人,她被吓得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雅儿……”凤锦恒收回落在那两名猥琐男子身上的惊讶视线,见凤芊雅已经出了房门,他担忧的喊着,追了出去。
因为凤芊雅衣裙被扯破,狼狈不堪,以免被人看见指指点点,凤锦恒带着她从醉欢楼的后院离开。
半个时辰后。
凤芊雅随着凤锦恒回到了左丞相府。
下了马车,一回到左丞相府,正准备回房,而头发散乱,衣裙破烂,几乎衣不蔽体,狼狈不堪的她,一路上都接收到了府里不少下人投来的轻蔑目光。
甚至还有人吞了大象胆,小声的议论起来。
“听说大小姐被人卖进了青楼,还被两名男子玷污了,看大小姐狼狈不堪的样子,应该是真的了。”
“大小姐失了贞洁,一定会被荀王退婚!”
“就是没有失贞,被卖进了青楼,而且大小姐还是傻子,荀王也不会要……”
“就是,我听说荀王有心上人了,就是大小姐没被卖进青楼,荀王也不会喜欢大小姐这个傻子。”
“嘘……小声点,别让大小姐听到了。”
听着议论声,凤芊雅弯起了唇角,剪水杏眸中依旧波澜不惊,神色平淡。
倒是走在她身旁的凤锦恒一脸的怒气,他凌厉的眼神射向正小声议论着的四五名丫鬟,“你们再敢多说一句,我立即将你们赶出丞相府。”
四五名丫鬟闻言,吓得脸一白,立即跪地,“老爷赎罪,奴婢们不敢了。”
这时,一道柔媚刺骨的声音传来,“爹,姐姐。”
听到声音,凤芊雅微微抬眸,见一名少女款步而来,她平淡无波澜的目光落在少女的脸上,立即便将她认了出,那不正是将她下药以十两银子卖进青楼的“好”妹妹吗?
她身着紧身绸缎的浅绿色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身前淡黄色锦缎裹胸,不盈一握的纤腰系着丝带,梳着流云髻,斜插着两支金簪,皮肤白皙如凝脂,五官精致,标准的瓜子脸,是个美人胚子。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呜呜……姐姐你怎么了?你的额头怎么受伤了?姐姐的衣服怎么破了?姐姐要不要紧?”女子正是凤芊雅的妹妹凤芊雨,她满眼惊讶的看着凤千雅,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样子,好似凤芊雅是她亲娘,看似很关心很心疼,实则,她的眼底下掩藏着一抹狠色,嘴角得逞的扬起。
凤芊雅垂眸,目光依旧平淡无波澜的睨着她眼前的“好”妹妹,将她那掩藏下的狠色与得逞收进了眸底。
她唇角轻扬,浮出一抹更加荡漾人心的笑,眉宇间晕染出的那朵曼珠沙华似乎要比在青楼时还要艳丽几分。
她笑的越美,就越有毒。
就好比罂粟一般。
对于她这个“好”妹妹,她可一定要“盛情款待”她,不过在这之前,她要先洗个澡。
被两猥琐碰了,她现在觉得全身都脏兮兮的。
凤芊雨看着她嘴角扬起的那抹笑,竟莫名的觉得恐慌起来,她满是泪水的双眼,带着担忧的看着她,“呜呜……姐姐,你怎么了?你不要吓雨儿。”
凤芊雅轻抿唇,目光平淡的睨了她一眼,却不答话。
这时,一名十五岁左右,身着淡青色裙褂的小丫鬟冲到她的跟前跪了下来,哭喊道:“小姐,老爷终于将你救出来了,奴婢担心死小姐了。”
睨着眼前跪地的小丫鬟,凤芊雅剪水杏眸微眯,想起这个小丫头是她的贴身婢女彤儿。
既来之则安之,凤芊雅的适应能力要比一般人都强,她在二十一世纪可不是白混的。
“彤儿,准备水,我要洗澡!”凤芊雅垂眸睨着跪地的小丫鬟说完,笑的越发风华绝代的斜睨了凤芊雨一眼,便凭着记忆在众人错愕与震惊不已的目光中径直往她的住处走去。
跪地的小丫鬟彤儿见凤芊雅离开了,她站起身立即跟了上去。
刚刚凤芊雅的那一眼,令凤芊雨的心猛地一跳,额际不禁冒出了细汗,她不明白,凤芊雅那个傻子明明笑着,可她却觉得全身都生出了寒意。
怎么回事?她的这个傻子姐姐好像变了?
“爹……姐姐她怎么了?怎么像变了一个人?”她看向凤锦恒,既心慌又质疑的问着。
凤锦恒看向凤芊雅离开的地方,满是疑惑与惊讶的皱起了眉,难道她真的是因为惊吓过度反而不傻了?
凭着记忆回到房内,凤芊雅打量了下她的房间。
房间里充斥着古色古香的味道,有内外两室,以粉色珠帘隔开,珠帘后竖立着一架红木彩雕屏风,画工精湛,栩栩如生。
伸手撩开珠帘,凤芊雅进入了内室,一眼扫去,房内的陈列的皆都是女子所用之物,精雕玉琢的镶玉牙床,淡粉色的帐幔,梳妆用的妆奁……
一看就是女子的香闺。
身后,响起彤儿的声音,“小姐,沐浴的水准备好了。”
凤芊雅一个优雅的转身,却是极不优雅的一屁股坐在了身旁的紫檀木圆凳上,翘起了二郎腿。
“小……小姐,你……”彤儿看着凤芊雅不是很淑女的坐姿,惊的瞪大了双眼,她家小姐好像变得不一样了?而且看起来不傻了,不像以往一样嘿嘿笑了。
凤芊雅直接忽视掉自己带给彤儿的惊讶,垂下眼眸睨了眼狼狈不堪的她,便站起身,边毫无顾忌褪下身上被扯烂的衣裙,边说道:“让人把水抬进来。”
“是!”彤儿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应声立即退下,让府中的下人将热水抬进了房里。
沐浴时,凤芊雅并没让彤儿伺候着,而是让她候在了外室,待她沐完浴起身后,她才将彤儿唤进来为她穿衣。
此时彤儿正在为她梳妆,她锐利的视线聚焦在了铜镜中的人儿身上,眸中划过一抹惊艳之色,宛若新月的娥眉,孔雀开屏般的修长翠羽下,一双剪水杏眸含妖揉媚,透着一股子傲气儿,丹唇红润,娇艳欲滴,若似樱桃。
不愧是东冥国第一美人,果然倾国倾城,只可惜……
凤芊雅的唇角轻扬,漾起艳丽的笑容,她细如葱根的手指轻抚了下额间的伤,嘴角的那抹笑容越发的妖艳起来,却似乎带着致命的毒药。
正替她梳妆的彤儿见状,惊讶的愣了半会,才担忧的说道:“小姐,你全身都是伤,奴婢去为小姐请大夫来。”
“不必了,我没事!”凤芊雅轻勾唇说完,站起了身,玉手捂嘴打了个哈欠,斜睨着彤儿说道:“我困了,睡会!不要让任何人或畜生来打扰我。”
话落,凤芊雅边打着哈欠边走向了床榻,动作敏捷的翻身上床,她拉过锦被盖好后,才挑眉睨着彤儿说道:“让管家弄两只恶犬回府,关进柴房,记住,一定要是恶犬,让管家寸步不离的守在柴房外。”
凤芊雅说完后,直接放下了帐幔,不一会,帐内便传出她均匀的呼吸声。
彤儿看着眼前放下的帐幔,惊讶的张大了嘴,呆愣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她家小姐越来越不一样了。
她不明白她家小姐让管家弄两只恶犬回府做什么?
带着疑问,她动作轻巧的出了房间,并关好了房门。
或许是因为头被撞了的缘故,凤芊雅这一睡下,便是一天一夜。
而她被“奸人”卖进青楼,被陌生男子险些玷污了清白的事,只一天一夜,便传遍了整个御城,自然也传进了与她有婚约的五王爷荀王的耳里,这位荀王本就不满这桩婚事,更是借此机会对此事做出了热烈的回应,今日便上朝要求与凤芊雅解除婚约。
第四章 报仇,亲爱的在想什么
翌日。
朝云出岫,旭日东升,第一缕曙光透过镂花窗射进了房内,投射在软木地板上,像是一块块闪闪发光的金子。
悬着锦帐的镶玉牙床上,一只修长白皙的玉腿搭落在了床沿外,暴露在空气中。
彤儿端着银盆走进,看着搭落在床沿外的那只玉腿,惊的差点掉了下巴。
她将银盆放下,立即走上前,准备将凤芊雅的腿移回至床榻上,却没想到,她的手刚一伸出,还没触碰到凤芊雅的腿,便被凤芊雅一脚踢中了胸膛。
“啊……”被踢中胸膛的彤儿惨叫一声,仰倒在了地上。
听到她的声音响起,凤芊雅双眸一睁,动作敏捷的坐起了身,伸手掀开锦帐,斜睨着地上的彤儿,剪水杏眸中划过一丝歉意,她这是习惯问题,还好刚刚她没用多大的劲。
踩着赤脚下了床榻,她走至彤儿的身前,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挑眉睨着她说道:“下次记得不要随便碰我,嗯?”
彤儿看着凤芊雅,有些质疑她家小姐力气怎么变得那么大了?
她因为胸前的疼痛,皱了下眉,看着凤芊雅颔首,“奴婢记住了!奴婢替小姐梳洗。”
凤芊雅娥眉轻挑,坐了下来,双腿一叠,翘起了二郎腿,小腿无忧无虑的晃荡着。
彤儿见状,不禁嘴角一抽,她家小姐不仅不傻了,好像还完全变了一个人。
这时,一道挪揄的声音传进,“这都什么时候了,姐姐怎么才起来?现在整个东冥国都知道姐姐被卖进了青楼,这事若是传进荀王的耳里,必定会解除与姐姐的婚约,妹妹真替姐姐担心啊?姐姐本就傻,这要是被荀王退了婚,只怕姐姐这辈子都很难嫁出去了。”
听完凤芊雨的话,凤芊雅唇角扬起绝美的笑容,修长翠羽下的剪水杏眸微眯,睨向了正摇曳着身姿走进来的女子,与昨日不一样的是,此时她的脸上尽是鄙夷的表情。
凤芊雅挑了挑眉,这个女人倒是有几分演戏的天分,昨日有凤锦恒她们的爹在,她就装可爱,似乎很关心自己的姐姐,今日这副恶心的嘴脸就露出来了,以前的凤芊雅痴傻,没有心机,不管她这个妹妹对她如何的冷言讽语,她都是傻傻的笑着,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最疼爱的妹妹竟然会对她下药,还将她以十两银子卖进青楼。
Shit!她凤芊雅才值十两银子吗?
她如慵懒的美洲豹一般优雅的站起了身,掰了掰手腕,娥眉轻挑,丢给凤芊雨一个妩媚的眼神,“亲爱的,说完了吗?”
凤芊雨瞪大双眸,直愣愣睨着此时的凤芊雅,不敢相信她自己的耳朵,这个傻子刚刚叫她什么?亲爱的?
在凤芊雨愣神之际,凤芊雅垂眸睨着同样惊讶的张大嘴巴的彤儿,清脆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彤儿,更衣吧!”
“是!”彤儿反应过来,立即替凤芊雅更衣。
而凤芊雨像傻了似的看着毫无顾忌的在她眼前更衣的凤芊雅。
她见凤芊雅白皙的肌肤上全都是淤青,咬痕,她的嘴角浮出得逞的笑意,眼中盛满了鄙夷之色,“妹妹真是佩服姐姐,姐姐都被人……”
说到这,凤芊雨顿了下,讥讽道:“幸而姐姐痴傻,就是被人玷污了身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若是换作妹妹我受了此等侮辱,早就不活了,姐姐满身是伤,怎么也不找个大夫看看?莫不是姐姐傻里傻气的,还知道害羞吧!呵呵……”凤芊雨说完讥笑起来。
在凤芊雨说这些话时,凤芊雅唇角边上扬起的那抹笑容越来越绚丽夺目,她修长翠羽微微颤动,宛若碧波,漾起涟漪,看的彤儿愣了住。
虽然她额际的伤还没愈合,唇瓣上被咬破的细小伤口已经结痂,但却一点也不影响她的倾城美貌。
此时的她更是多了一分灵气,周身都若有似无的散发着一股子慑人的凛冽气息。
“小姐,你好美!”彤儿愣愣的看着她家小姐,真心的称赞道。
听到彤儿对凤芊雅的称赞,凤芊雨的眸中划过深深的妒意,她揪紧了手里的锦帕,心中极为不悦,凤芊雅这个傻子,竟然是东冥国第一美人,她嫉妒她的美貌,嫉妒她是个傻子却能嫁给荀王,那个将来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王爷。
所以她要毁了她,她一直就喜欢荀王,该嫁给荀王的人是她凤芊雨才对,凤芊雅一个傻子只配嫁给畜生。
凤芊雨愤恨的想着,没发觉凤芊雅已经穿戴整齐,此时就站在她的身前,灵动的杏眸正细细的打量着她。
“亲爱的在想什么?”
突兀的清脆声音响起,潜藏着一丝诡异。
凤芊雨闻声抬眸,正好对上了凤芊雅那双深邃的看不出任何喜怒的剪水杏眸。
此时的凤芊雅淡淡的笑着,却令凤芊雨感觉到了一丝惧意,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只要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就莫名其妙的感觉到背脊骨窜出一阵凉意。
“彤儿,我们出去转转!”凤芊雅瞥了凤芊雨一眼,便径直出了房门。
彤儿见凤芊雅出去了,随后跟了出去。
至于被忽视了的凤芊雨,恨恨的握起了双拳,不屑道:“哼……这个傻子,贱人,怎么变得不傻了?”
凤芊雨恨恨的说完,也出了房门,她的身后跟着她的贴身丫鬟。
“彤儿,我昨天说的恶犬,管家弄回来没?”率先出门的凤芊雅走的极慢,侧眸睨着跟在她身后的彤儿问道。
彤儿颔首回道:“按照小姐的吩咐,那两只恶犬关在了柴房。”
闻言,凤芊雅弯起了唇角,修长翠羽下的剪水杏眸中一抹戾色一闪而过,她微微转身,挑眉睨着随后跟出的凤芊雨,声音不大,但语气如丝竹破开般刺耳,“妹妹想知道将我卖进青楼的那两名男子长什么样子吗?”
听到这话,凤芊雨心神一紧,揪紧了手里的锦帕,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她抬眸不敢置信的睨着凤芊雅,这个傻子不但不傻了,好像还变聪明了。
她掩下慌色,冷冷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将凤芊雨的掩下的慌色收进眸底,凤芊雅唇角漾起魅惑人心的笑,宛若绚丽绽放的玫瑰,耀眼却带刺。
“他们现在就被关在柴房,妹妹有兴趣去看看吗?说不定他们会说出是谁指使他们这样做的?”
听到这话,凤芊雨的心越是一慌,紧握锦帕的手,长长的指甲扣进了手心里,心里想着凤芊雅这个傻子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她一抬眸,却见凤芊雅正往柴房的方向走去。
眼神一狠,她掩下慌色,快步追向凤芊雅。
“汪……汪……”
此时柴房里,传出凶猛的狗叫声,丞相府的管家正守在柴房外,听着柴房里传出的凶猛声音,他就禁不住全身打颤,他不明白他们大小姐让他弄两只恶犬回府做什么?这一点也不像那个痴傻小姐的作风啊!
远远的,凤芊雨便听见了凶猛的狗叫声,惧狗的她,目光不悦的睨着凤芊雅,“柴房里为何会有狗叫声?”
凤芊雅没有回凤芊雨的话,唇角始终带着笑意,快步往前走着。
守在柴房外的管家看见凤芊雅,迎上了前,“大小姐……”
凤芊雅垂眸以四十五度角瞥着管家说道:“管家辛苦了。”
随即她走至柴房门前,准备伸手推开柴房的门。
管家见状,神色凝重的阻止道:“大小姐,这……这柴房里关着的可是恶犬,昨日还咬伤了府里的两名家丁,大小姐还是别进去了,以免不小心被咬伤。”
以前的凤芊雅痴傻,对丞相府的下人更是没有架子,因此这管家对她倒是没有像其他下人那般轻视于她。
这时,凤芊雨也与走至了柴房门前,听着柴房里凶猛的狗叫声,更是害怕。
她志高气场的睨着管家,语气不善的问:“林管家,这柴房里怎会有狗叫声?”
“这是……”
管家正欲回话,凤芊雅杏眸微眯,唇角漾起笑容,先一步说道:“这里面关着的就是昨日将我卖进青楼,险些毁了我清白的畜生,妹妹可有兴趣看看?”
话落,凤芊雅伸出一只脚,动作极为不优雅的踹了踹那柴房的门。
“汪……汪……”
因为她这一踹,柴房里的两条狗叫的更加凶猛。
“啊……”凤芊雨被吓得大喊一声,后退了几步。
见她后退,凤芊雅挑眉睨着她,慵懒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冷冽,“妹妹不进去和这两个畜生照照面吗?或许它们认识你?”
“你……你什么意思?”凤芊雨因为她的话,一脸疑惑且愤怒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我是畜生?”
凤芊雅唇角漾起的那抹笑容越发艳丽,丢给她一个不可置否的眼神,“原来你比我想象中还要聪明。”
“你……”凤芊雨气的纤手直指她,“凤芊雅,你这个被人玷污了清白的贱人,你这个傻子凭什么这样说我?”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宠妃挡道 或 残王请躺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请说你愿意》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请说你愿意》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请说你愿意第13章:苏眠现在在哪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夺走了我的孩子,夺走了我的肾脏,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喉咙撕裂的疼痛,苏眠尝到了唇中的血腥味,她被狱警按住,眼泪不住的往下落。顾北城看着她,放下了听筒,隔着玻璃看着苏眠,看着突然扑向他,看着她挣扎狼狈的样子,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苏家大小姐,风光明媚,现在泪流满脸,枯瘦的厉害,整个人瘦的仿佛只有一副骨架,那一双眼睛,带着怨恨看着自己。男人紧紧的握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宠你倾尽所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宠你倾尽所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宠你倾尽所有第13章沈洛溪抢走她的顾亦雪想堂而皇之的嫁给他,通过顾家的生意她妈妈的遗产和自己正室女儿的身份完全可以得到他爷爷的同意,可是他却被沈洛溪的假死蒙蔽,错以为她那般卑劣,活生生让她在痛苦中度过了两年。沈洛溪犹如被一盆冷水兜头淋下,绍云霆知道了他们两年前的计划。同时脸色大变的还有顾长德和凌茹月,他们的变化落在绍云霆眼中,他愤恨交加之余,只觉自己愚蠢的可笑。眼神晃到沈洛溪一直宝贝似的戴颈间的玉坠子,他伸手就给她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行走的强者第13章杀光你们“你是谁?”陈锋沉声问道。“杀你们的人。”光头小青年冷笑着走进,仿佛是在聊天。没有受伤的黑衣人上前一步拦在陈锋面前,那受伤昏迷的陈哥此时也已经醒了过来,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警惕的站在陈锋身边。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小青年太诡异了,让他们感觉到一阵不安。“嘿……”距离三人只有十米之时,青年的身形忽然加速,犹如一道白色电光,最前面的黑衣人眼中只看见一道寒光,连拦阻的动作都没有便忽然感觉脖子上一凉,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坠入你的温柔里》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坠入你的温柔里》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坠入你的温柔里第十三章私人律师她咬牙颤着身子坐起来,有些茫然地看向微微透着光的窗帘,再一看墙壁上挂钟的时间,才发现自己竟然昏睡了那么长时间。拖着疲累至极的身体下床,慢慢挪到浴室将自己清洗干净。苏依依不知道昨天还动不了的身体为什么今天情况就好了不少,大概和她的机械心脏脱不了关系吧。但不管怎样,还是要感谢老天没有将她的命收回去,还为她留了复仇的机会。把自己打理干净之后,苏依依赤着身体看向明澈的镜面。镜子里的自己和一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10002》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10002》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10002第14章实战考核砰砰砰!拳头击打肉体的声音,在健身房里响起,不时还夹杂着几声惨叫!刘大奎强撑着疲惫至极的身体,一拳拳挥出,争取早点结束这场让他郁闷到吐血的战斗!在萧晨的监视下,几个青年也不敢放水,不说用全力,七八分力还是用上了,双方你来我往,打得很是激烈!砰。刘大奎脸上挨了一拳,疼得他一咧嘴,反手就是一拳,把打他的青年放翻在地上。三分钟过去,几个青年全都躺在了地上,不说鼻青脸肿吧,也是拳拳到肉,浑身疼痛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异能高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异能高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异能高手第13章半路拦截随着巫金的抚摸,顾飞燕慢慢感受到一股浩远宏大的元气进入腹腔,原本在腹腔肆虐的真气被包裹起来,一丝丝被消释。顾飞燕紧绷的身体也慢慢变得放松。华夏主流修行方式共有四种,巫术,武术,道家丹术,密宗。巫术最为古老神秘,修炼方式是沟通天地,修炼最难,逐渐没落。武术宗旨是锻炼肉体,最容易,一般人都可以学习,所以学习者众多,但是想要有所成就,也是极难的。道家修炼的是真气,炼化天地元气化为自身真气,古时修炼者颇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小叔,不可以》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小叔,不可以》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小叔,不可以第13章:庆祝自由的方式“你要干什么?”苏诗诗走了没两步,就见裴易跟了上来。她脸色一变,拔腿就想跑。裴易两步就追上了她,弯腰就抱起了她。“你放开我!”“再喊一句,你会后悔。”裴易淡淡地看了苏诗诗一眼。那表情,吓得苏诗诗心头哆嗦了一下,吓得一时半会都没敢说话。这个男人绝对比何家母子恐怖多了!民政局外,停着那辆低调奢华的卡宴。裴易抱着苏诗诗上了车。“唔……”苏诗诗闷哼一声。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扔她!痛死她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3章想不想看一出好戏“尊重?尊重的前提是双方相互尊重。”薄御宸冷漠的开口,讽刺意味十足。慕至凯仿佛听到什么大笑话,“你觉得苏初夏这种女人值得尊重?薄御宸,我看你现在就是被蒙蔽了眼,等你知道她真面目的时候!你会比我更后悔!”苏初夏闻言看了看薄御宸,见他如雕塑的面容不动丝毫,她扯了扯嘴角:“慕至凯,被蒙蔽了双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人他还有清醒的智慧与是非分明的心。你如果想吵架,我不奉陪。”叶倾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十三章不完全是坏人这个时候,蓝远麟的手再一用力,将那虫子捏紧了几分,转头对着蓝礼说,“还不快点拿点糯米水来!”有些愣住的蓝礼被蓝远麟这么一吼就彻底清醒了过来,连忙哆嗦着去拿了一碗白乎乎的水过来。“喂她!”蓝远麟的声音很急促,带着不容置喙的意味。蓝礼点头,忙不迭地上前想要喂那女人,但是自己的妻子现在痛得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那张嘴紧紧闭着,怎么喂也喂不进去!“快!”蓝远麟拧着眉头再次催促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怪谈异质论第13章第十三章汉朝巫蛊案师傅淡淡的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女人都是哄的。”我说道:“师娘还年轻,她要的东西,不是金钱,只是你的一句关心。”“你懂?”师傅冷冷的道:“那我给不了,你帮我给吧。”说完,师傅便将水杯放在桌子上:“出去,我要忙了。”我被师傅给气坏了,赌气的关上门离开。我觉得师傅一点都不男人,他给不了的,让我给?这是要让我给他戴绿帽子吗?师傅真的已经麻木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