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终于失去了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0:26: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我终于失去了你

1: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易允霏,你的演技不错。阅读xbxys.com”他在她的身前缓缓蹲下,那双好看的眼眸带着阴寒的气息。

“连你也以为,是我害死了姐姐吗?”易允霏第一次觉得这么无力。

“不是吗?”显然,他已经认定了她的罪行。

易允霏摇着自己的脑袋:“真的不是我……我怎么可能害死自己的姐姐?”

“怎么可能?”郁墨寒用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与他对视:“因为你喜欢我。”

她的确是喜欢他,可是她的喜欢没有那么卑劣,她还不至于卑鄙到去害死自己的姐姐。

“我是喜欢你,这一点,我无可辩驳。可是我真的从未想过要破坏你跟姐姐的感情,况且,你们都快要订婚了啊……”她的眼中满是急切,希望他可以信她。小百姓养生网

当时,姐姐易雪晴拉着她去酒吧,而她只不过是离开酒吧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当她放下电话回过身去的时候,那座酒吧便出现了漫天的火光。

她异父异母的姐姐易雪晴,死在了那场火灾里面。

她这个……并不受欢迎的人,活了下来。

所有人都在责问她,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正因为我跟你姐就要订婚了,所以你嫉妒得快要发疯了,对吗?别人都说你心肠歹毒,我现在总算可以相信了。”郁墨寒拽起她的肩膀:“易允霏,你该不会以为雪晴死了,我就会喜欢你了?”

易允霏突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存在着这种让你无能为力的事情。

无论你如何解释,他都不信。

他不信你,而你竟然无能为力。版权xbxys.com

“郁墨寒,我从没有奢望过你会喜欢我!你要我怎么做,才肯相信我?”易允霏想要解释。

可是却被郁墨寒嫌恶的一把推开:“除非易雪晴活过来!”

郁墨寒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明天是易雪晴的葬礼,你,也要去。”

郁墨寒提脚上楼去了,而她一个人坐在这冰冷的地板上,发觉身上的力气正被一点点地抽干。

那天晚上,她是在郁家的沙发上凑合过夜的。

次日天亮,易允霏的脑袋疼得很,她想要睁开眼睛,却无论如何都睁不开。

“起来。”冰冷的带有命令意味的声音。原文http://www.xbxys.com/

“我头疼……”易允霏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可是紧随而至的却是一杯冰冷的水,直接泼在了她的脸上。

易允霏费力地睁开眼睛,她知道,这头痛应该是因为昨晚上淋了雨。

液体顺着她的脸颊不停地滴落,她的模样一定狼狈极了。

“只不过是易家收养的一个不受宠的女儿,至于这么矫情?”郁墨寒将她下虚弱当成了惺惺作态。

易允霏知道,自己现在哪怕是真的死在他的面前,他也会觉得是装死而已。

她咬着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阵的头晕目眩,整个人向前倒去。版权xbxys.com

很不凑巧地,直接跌入了郁墨寒的怀中,她的双手还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她慌忙抬起眼,对上了郁墨寒的那双漠然的还带点讥诮意味的眼眸。

易允霏马上向后退了一步,别过脸去:“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郁墨寒却拽过她的手腕,然后将她压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易允霏的眼中带有几分的慌乱无措:“郁墨寒……”

2:谁给你的娇气的资格

“想要玩欲擒故纵这一招?”郁墨寒轻蔑一笑。

属于男性的气息瞬间在她呼吸范围内充斥着,易允霏的心跳不受控地失控了:“郁墨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郁墨寒的手缓缓地掠过她的脸庞,痒痒的触感,让易允霏浑身开始打颤,就连呼吸也不自觉地变得紊乱起来:“郁墨寒……不要……”

尤其是当他的手停留在她身前的衣服纽扣的时候,她更是惊慌地看着他。

郁墨寒的唇角却溢出了一抹讥讽的笑意:“果然很喜欢欲拒还迎。小百姓养生网果然……下贱!”

他很快地站起身来,然后大步流星地往外面走去:“跟上。”

郁墨寒就好像是故意的一般,好像在飙车一样,将车速提得很快。

而她由于头疼的缘故,这会儿整个人都很不舒服,尤其是胃部传来的恶心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开口:“墨寒,能不能慢点开?我头疼……想吐……”

郁墨寒锐利的双眸透过后视镜,瞟了她一眼,默不作声,仍旧保持着很快的车速。

在车上的那一个多小时里面,易允霏就好像承受了酷刑一般。

她求了他几次,让他慢点开,可是都被置若罔闻了之后,她便不再开口了,将所有的难受都咽回肚子里。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她就只是易家的一个不受宠的女儿,有什么好矫情的?

车子到达墓园之后,易允霏便疾步跑下车,弯下身去,开始呕吐不止。

郁墨寒倒是慢条斯理地下了车,然后走到她的身后:“走。”

“能不能让我歇一会儿……我头疼,而且很难受。”她看向他,可是得到的就只是冷冰冰的注视。

易允霏死心了。

她赶紧用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声音轻飘飘的:“那我们进去吧。”

郁墨寒总算将视线收了回去,然后率先朝墓园内走去。

葬礼上,来了许多人。

父母亲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又开始嘶吼怒骂:“我们易家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儿?你姐姐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忍心害死她!”

尤其是母亲,走上前来,对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

因为身体原本就不舒服的缘故,易允霏一时没站稳,直接跌倒在地。

额头甚至直接撞到了一旁的墓碑上,磕出了血来。

“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啊?为什么你好好的?”母亲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拽着她的肩膀摇晃不止,声音尖锐。

易允霏已经没有力气辩解什么了,她就那样安静地任由母亲责骂她,也任由额头上的血流个不止。

她知道,她一旦开口辩解,换来的将是周围人更多的责骂跟不屑。

因为大家,都认定了她害死易雪晴的罪行。

她的视线跳过人群,看到了站在人群外,仿若置身事外一般的郁墨寒。

他那冰冷的眼神犹如刀子一般,比这些人***裸的话语,更让她觉得难受。

晚上的时候,易允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仍旧头昏脑胀的。

她刚洗完澡便听到了门铃声。

打开门,看到了喝得烂醉的郁墨寒。

3: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郁墨寒突然拽过她的肩膀,并且将她压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一股灼热的气息喷洒在易允霏的脸上,她突然就慌了:“郁墨寒,我送你回去吧!你喝醉了……”

“我告诉你,我清醒得很!因为我还记得,是你害死了雪晴。”郁墨寒嗤笑了一声:“如果你费尽心思,我却还是不让你如愿,那你岂不是会很失望?”

易允霏有些听不明白郁墨寒的话:“什么?”

“什么?”郁墨寒突然捏住了她的下巴,然后很用力地吻了上去。

气息突然紊乱,易允霏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短路,她的瞳孔瞬间放大。

想要将郁墨寒推开,可是她的力气根本就不足以跟他对抗。

“现在明白,我在说什么了吗?”郁墨寒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再度堵住了她的嘴唇……

随后,他将她直接打横抱起,然后压在了沙发上。

易允霏的脑袋很疼,可她并没有失去理智:“郁墨寒,你放开我!郁墨寒!你别这样,求你清醒一点好吗!”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现在装什么矜持?”郁墨寒看着她的眼神带着讽刺:“你不就是想要代替易雪晴吗?好,如你所愿!”

说罢,郁墨寒便撕扯掉易允霏身上多余的衣物,没有任何的前奏,直接霸道地侵入……

“墨寒……不要,求你了……放过我,放过我……”身下传来一阵钻心般的痛。

易允霏知道,这份疼痛也来自于,那颗犹如死掉了一般的心。

易允霏的脸上泛着泪花,可是身上的人却对她的求饶不管不顾,只是一味地在她的身上发泄。

易允霏一直以为,所有的事情,可能到此就能画上一个句号。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当她到公司上班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打量着她。

当对上她的视线之后,那些人却又若无其事地将视线移开了。

发生什么事了?

她很困惑,可是却无从得知。

直到,她去开水间给自己倒开水的时候,看到了别人落在这里的几张照片。

是她与郁墨寒躺在沙发上的照片……

照片上,两个人都没穿衣服,而她更是躺在他的怀中……

这不就是昨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吗?

手中的杯子直接掉落,摔成了碎片,碎片刮伤了她的脚背,她也丝毫不以为然。

直接抓起了旁边的几张照片,然后冲到了郁墨寒的办公室。

郁墨寒正在看文件,看到她闯入,神色淡定。

直到她将照片甩到他的桌面上,他仍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郁墨寒,你做的?”易允霏没想到,郁墨寒为了败坏她的名声,甚至连他自己的名声也不管不顾了。

“你知道现在全公司的人都在谈论这些照片吗!”

“怎么,你也会在意自己的声誉?”

“郁墨寒……我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如果这件事真的跟我有关,我会承认!可这件事真的就只是一个意外,我为什么要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郁墨寒将手中的文件合上,满目的不屑:“照片的事情,你可以去解释。就说是我喝醉酒把你上了。你看看会不会有人相信。”

4:给我留点尊严

易允霏紧紧地攥紧自己的拳头,委屈跟不忿瞬间涌上心头:“郁墨寒,你真的以为易雪晴有那么好吗!当年她一举成名的作品,其实是我的!而且,你以为她对你的喜欢是发自内心的吗!倘若你不是郁氏集团的继承者,你以为她能喜欢你!”

“我告诉你,如果你什么都不是,第一个丢下你离开的人,就是她!”

听到易允霏贬低易雪晴,郁墨寒便直接气得拍桌而起,他踱步走到了易允霏的面前。

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你没有资格贬损她!”

易允霏的唇角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意。

郁墨寒对易雪晴的喜欢,看来已经入骨了啊?

他就那么相信易雪晴?

心中一阵苦涩,易允霏的眼角掉落了一滴泪水,直接砸在了郁墨寒的手背上。

郁墨寒在她的呼吸完全丧失之前,还是松开了她。

易允霏抓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可是那些话,她还在说:“郁墨寒,其实你就是个傻子!被人玩弄,你却以为自己遇到了爱情!原本这些残忍的话,我并不想告诉你,可是看到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她便被郁墨寒直接拦腰抱了起来,放在了眼前的办公桌上。

易允霏的心下一阵惊恐。

郁墨寒的脸上带着寒冷的笑意,他的手很用力地揽在她的腰间:“那你呢?如果我一无所有,你不会扔下我?”

“那是不是我想要什么,你都会满足我?”郁墨寒靠近她的脖子处,他的呼吸给她的脖子带去了一种痒痒的感觉。

她慌了,呼吸也开始乱了:“郁墨寒,你先让我下去!”

郁墨寒却并未将她的话当作一回事,反倒是在她的耳垂上轻咬了一口。

经过昨晚上的翻云覆雨,郁墨寒已经知道,易允霏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她的耳垂,听到她低吟出声,他便讽刺道:“舒服吗?”

刚才她急着进来找郁墨寒算账,所以连办公室的门都没来得及关。

这个时间,应该有不少的高层会来找郁墨寒汇报工作。

而这种暧昧的声音传入大家的耳朵,大家岂不是更得想入非非了?

“郁墨寒,当我求你了好吗?给我留点尊严行吗?”她着急了,眼眶处甚至一阵酸涩。

郁墨寒却根本没将她的求饶当作一回事,他继续做着惹火的举动,让这个女人发出暧昧又足以让人想入非非的声音。

办公室门外,的确有不少人都听到了那种声音。

所以当她从办公室出来之后,守在办公室门外的几个人便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易设计师,挺有手腕的嘛,这么快就爬上郁总的床了?”

“至于这么欲求不满吗?就连上班也不忘去找郁总?”

“你懂什么?人家可是憋了很久的……这不,等姐姐一死,她就马上开始卖弄妖艳了,真是各种犯贱无底线呢。”

“要我说,最该死的就是她吧?”

这几个女人对着易允霏说着讽刺的话语。

易允霏并不想跟这些人有过多的来往,于是就进了电梯。

电梯的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易允霏的眼眶一阵酸涩,她很想要嚎啕大哭,可是她拼命地忍着。

易雪晴死后,她的生活就好像被颠覆了一般,变得乱七八糟。

可即便如此,即便有那么多人指着她的鼻子问,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她都还是得让自己坚强地活下去,她没有错,她为什么要死?

下班了之后,她才刚刚走出公司,便直接被人给抓到车上去了。她的嘴巴被人用贴布给贴上了,所以就连求救都成为了奢望。

我终于失去了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终于失去了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第一届“路美交通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展(四)

    第一届“路美交通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展(四)031《风筝飞》我不止一次的想你是风筝我是线当你离我飞远无论多远就是风把你吹偏再吹偏甚至盘旋再盘旋最后也要落在我的心田我不止一次担心你是风筝我是线当强烈的劲风把你吹向高高的宇宙我害怕手中的线不能丈量彼此的距离甚至扯断你可以任意找一个位置降落可我呼唤你的倦容从此响成了夏树上的知了依恋着你曾经升腾的地方呼唤呼唤千遍万遍凭誓言劝自已或许你把亲近拉成了遥远于是我不止一次憧憬你是风筝我不再是线我要化作鸟飞成云的姿态与你缭绕天空032《我工作在丹江漂流的下游

  • 【了解】同心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

    关注我哟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后,一位西方读者想买一本莫言的书看,因为不太清楚具体书名,就按照作者名字在亚马逊网站搜索。花15.99美元买回来一看,作者却不是莫言,而是中国宁夏一个小姑娘马燕。【了解】同心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这也难怪,英语世界里把莫言(Moyan)当成马燕(Mayan)的人一定不少。这个读者没有大发雷霆,读完全书后反而十分高兴,认为自己犯了一个“幸运的错误”!奇特的来历宁夏西海固,1972年就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女孩,用稚

  • 「小小说」女方主动更容易获得幸福

    1她在那里坐着,似在等待什么。一个认识她的人从那里经过,看到她在那里傻傻地坐着,就问:嗨,你在等人呀?是的。认识的人说:我昨天也从这里经过,坐着车,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也看到你在这里等待。你都等几天了吧?是的。等谁呀,可以告诉我吗?她就指了指对面那座军营。认识她的人说:你喜欢上了一个兵哥哥,你在等他出现?她说:对。她知道你在等他吗?不知道。他根本就不认识我。那你在这里等他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啊。他有时和战友出军营,我能看他一眼就满足了。你写好一封信,下次他出来时,就塞给他。能行吗?能行。2那天,她终

  • 摄影:一只眼睛看世界

    盛鑫煜艺术家国际推广平台AlbertWatson,出生于1942年的苏格兰摄影师,从出生起就右眼失明。他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要约请他拍摄杂志的大片,就连《Vogue》和《HarpersBazaar》的名记们都得排队等上几个月。Watson赢得了无数的荣誉,几张上世纪90年代为KateMoss拍的照片就在佳士得以30余万元成交。他在业界的最大特点,就是能够对付任何一种主题的拍摄,同时总会带给人与众不同的个性。Watson作品不计其数,涉及面也很广,包括电视作品、商业平面广告、电影海报

  • 人生没有不幸福,只有不知足┃想念自己

    【原创:《吾爱非爱妮可不可》千首诗歌!其他诗词等原创作品数百首!敬请关注各大诗歌朗诵群及网络发布原创作品!】想念自己闭着双眼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跳着拉丁娑娑在镜子前浪漫的一个人跳舞想像绿油油的草皮上冒出水花飞溅着与阳光灿烂的光芒交错淋浴喷头冲洗一头秀发甩动着长犮舞动奇迹般地的沐浴瑜伽娑娑尽情享受水甘露的加持婀娜多姿的行仪瑜伽观想水珠如洒出无量的钻石光芒四射闪烁奔向天际踩踏在草地上随着音韵律动的节拍高唱着智慧妙音天女的梵咒幸阿阿衣衣烏烏日日力力唉唉欧欧安啊多么想念自己草皮上的行仪瑜伽踏在阳光灿烂的光芒

  • 山西刘老汉从乡下老家带回一根木棍,一刀切开 突然胸口不停发抖

    自古至今,人们听到最多的一句感慨就是:人分三六九等,木有花梨紫檀。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花梨(即如今海南黄花梨)自然是要优于紫檀木的。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也许有许多种解释。我们认为最根本的一条就在于黄花梨多是自产的,而紫檀木则是外来的。其实,自紫檀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始,就受到了异乎寻常的待遇。这也许会超出如今许多人的意料之外。历史资料显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紫檀的售价一直都是超过黄花梨的。据清代《圆明园则例》册三《物料轻重则例》记载:当时紫檀木每斤2.2钱,花梨1.8钱,就连桦木也是要压过花梨的

  •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春联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对联时间地点:雅瑶镇:2018年2月1日上午,稻草人煨汤饭店:2018年2月5日下午三点-六点,址山镇:时间待定现场参与挥毫的书法家:李向华、麦万记、余颖志、李文元、麦哲林、宋婉贞、王旭彬等。书法家简介:李向华,书画艺术家,群众文化研究与应用学者,文化艺术策划人。现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直美术家协会会员,鹤山市文联名誉主席,鹤山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鹤山市书协、美协名誉主席,华辉书画院院长,群众文化助理馆员。麦万记,广东省书法

  • 明日腊八,致我的朋友!

    明日腊八,我的朋友,送你一碗八宝粥,暖心暖胃,愿你,把热情留在眼里,把温暖握在手里,把幸福喝进肚里,把快乐放在心上,愿你的身体特别好,愿你的心情格外妙,愿你的生活越来越美好,祝你腊八节快乐,一生无忧。明日腊八,我的朋友,浓浓的亲情,为你驱散心头的阴霾,关心的话语温暖你冰冷的胸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腊八到了,春节还会远吗,在这暖暖的节日到来之际,祝你腊八喜气洋洋,祝你春节阳光暖暖。明日腊八,我的朋友,让我们在生活的大锅里,添加快乐的元素,注入健康的因子,用幸福的感觉,吉祥的氛围,在时间的温火

  • 旅遊|美國政府續停擺 自由女神、大峽谷維持開放

    全美各地22日正準備迎接新的一周,但政府部門卻有許多人被迫放「無薪假」,因為民主和共和兩黨日前在參議院,針對臨時開支法案進行表決,結果雙方在邊境安全及「夢想生」(Dreamers)身分問題上喬不攏,贊成方最終無法跨過60票門檻,正式宣告美國政府關門大吉。為了終結這場惡夢,兩黨有近20名溫和派議員,整個周末都在開會,希望可以在工作日前達成妥協方案,暫時舒緩政府停擺問題。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Mcconnell)也提議要在22日凌晨1點,表決1項暫時性撥款,讓政府可以運作至2月8日,但雙方

  • 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举办学员艺术交流活动

    中国网讯(特约记者杨新榕)2018年1月22日下午,由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根书古琴专委会发起的“海丝琴道—2018学员艺术交流”活动,于风景秀美的福建泉州三兴休闲山庄举办,几十位学员到场参与。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是由福建省智善慈航书画院副院长、泉州知名根书艺术家、桐影学堂负责人陈德南先生于2017年发起创建的,隶属于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现有根书研究和古琴传承(海丝琴道)两个项目,其中“海丝琴道”的学员有近百人之多。在2018年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为促进学员的艺术交流,检验他们的修研成绩,该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