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神医本色】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8 6:39:19 来源:网络 []

小说:神医本色

第一章 中医的危机
京华日报头条:天和医院第三次向中医大学附属医院发出挑战。原文http://www.xbxys.com/ 医疗晚报头条:西医挑战中医,是藐视还是炒作? 华岳日报头条:独家爆料!中医大学附属医院将会继续高挂免战牌。 生活周刊头版:京华市最后一家正统中医医院面临倒闭…… 华夏龙日刊:五千年的中医文化,真的只是骗术么? 啪! 李峰将几份报纸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有些花白的头发掩盖不住凌厉的目光。 “在座有一百二十位主任医师,八十四位中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三十六人。难道连一个敢应战的都没有吗?” 会议大厅,众人坐在台下,不敢作声,每当触碰到李峰的眼神时,都会主动把头低下。 “院长,人和机器比,不是自讨苦吃吗?”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小声的说了一句。 “这种比试,只有一个结果,输!” “京华市的几家正统中医医院不都是因为比试输了,无奈倒闭的么?” “依我看,继续高挂免战牌,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推荐xbxys.com 李峰脸色青白,嘴唇颤抖,看着自己失去知觉的右手,心中感伤,难道中医界真的没人了么? 一年前,京华市还有七家正统的中医医院,可随着一个天和医院的出现,沉寂被无情的打破。这个新投资的医院,表面上秉承着中西医结合的理念,实际却借着中医进行炒作,通过卑鄙的手段收购吞并中医医院,若有不从,天和医院就会发出挑战,大肆宣传。有几家中医医院不服应战,却遭遇完败。 这使得中医在京华市已经蒙上了一层寒霜,先后六家医院被其吞并。做为本市的最后一家中医医院,李峰多次拒绝天和医院的收购合作要求,最近一个月,对方故技重施,先后三次发出挑战,每一次都震动了整个医疗界,各大媒体争先报道。 李峰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如果不是他的右手失去知觉,一定会亲自披挂上阵,已经五十五岁的他,并不缺少年轻人的火气。但面前的这些年轻人…… “都静一静,有什么看法站起来说,陈刚你先说!”李峰语气稍显平和,这个陈刚,也是他亲自带出来的门生。网站http://www.xbxys.com/ 陈刚三十多岁,带个眼镜,站起来后有些为难,沉默一会说:“院长,我很理解您的心情,但出战的话,万一输了,我们医院的名声可就毁了,别人一定会骂我们是庸医。况且中医讲究循序渐进,需要一定疗程才能看出效果,西医却可一针见血,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啊!” “第一次不战,第二次依然不战,第三次继续不战的话,我们医院还有什么名声可言?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在患者的眼中一切借口都是无能的表现,坐下吧!”李峰有些失望。 陈刚坐下后,站起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语气中肯的说:“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没人能承担起失败,毕竟有前车之鉴,实在不行,院长就联系一下中医协会的那些人吧,看看他们能否帮忙。” “谢谢吴教授的建议,只是中医协会的那些人眼高于顶,只顾着享福作乐,不会帮我们的。”李峰很客气的说。 副院长王坤站了起来,他一米七多,四十多岁,发福的脸上带着一个圆形的眼镜,轻轻的咳嗽了一下:“做为本院的副院长,我倒是有不同的见解,大家都在想如何应战,若我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而且伤的肯定是我们,既然如此,倒不如答应天和医院,把我院建设成中西医结合医院,双方合作,那样的话对我院发展也非常有利。” 看见李峰已经有些微颤的身体,王坤的眸子里露出邪邪的笑意,但他的表情却大义凛然一般,继续说:“西医中医都是救人,我等学医,梦想的就是悬壶济世,可不是在这里勾心斗角。【神医本色】小说在线阅读” 他说完这句话,倒是有很多人在台下暗自点头。 李峰怎么也没想到王坤会站在对方的立场,压制着怒火,一字一字的说:“天和医院抹黑中医谁人不知?他们收购打压我们,到底是为了救人还是为了出名赚钱?你不会不知道天和医院是外资企业吧?与其说合作,倒不如说是狼狈为奸!” “在座的还看不出来吗?这是一种文化的侵略。京华市只剩下我们最后一家正统中医医院,如若消失,那是对华夏上下五千年的中医文化的玷污,丢的是我们老祖宗的脸,西医真的那么厉害,我们还学中医干什么?忘记你们的初衷了吗?” 李峰声音越来越大,说到这里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全场鸦雀无声,王坤恶狠狠的撇了一眼,真是老顽固。 啪!啪!啪! 寂静的会议室,突然响起了掌声,清脆,独特,众人循声望去,发现不知何时,会议室的后面站着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只有二十多岁,面白唇红,鼻子高挺小巧,一双眼睛很迷人,时不时的眯成一道缝,似乎想隐藏眸子里的寒光。可以说,这个年轻人长的很俊俏,只是复古的三七分头型使他的形象打了折扣,尤其还穿了一套大街上看不到的唐装。 年轻人拍了几下手,发现众人都看向他,表情没有变化,淡淡的说道:“院长说的对,老祖宗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神医本色】小说在线阅读”说着,就看向了王坤。 王坤气的直抖,他不敢顶撞李峰,还怕这个年轻人了?直接站了起来,指着对方喝道:“哪来小子,这是会议大厅,赶紧滚出去。” “如今的中西医结合医院,只是徒有虚名,都是西医为主,中医为辅,诺大的一个医院,能找到几个中医?分你一个几平米的办公室,来几个老头老太太看病,已经算是对你最大的施舍了,还真妄想着彼此合作?” “你们能在这种大医院工作应该感觉到庆幸,如今医院面临困难,不想如何应对,却渴望着别人施舍,不觉的羞愧么?” 年轻人并没有理会王坤的谩骂,自顾自的说着,他虽然不常出门,但对医疗界的一些事早有耳闻。 王坤越听越不是滋味,这些话明显针对于他,大吼道:“别在这危言耸听,保安呢?保安……” “我危言耸听?这位先生,如果你连如今的形势都不了解,真的不配在这里当医生,更不配出谋划策。” “你……你个毛头小子懂个屁,真以为穿个唐装就可以谈古论今了么?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世界在进步,在改变,西医的市场是中医可比的么?看看我们医院,每天来多少人看病?没有国家补助,工资都快发不起了。中医迟早会在市场上淘汰,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顺势而行。我说的这些都是从我院的角度考虑,你个外来人知道些什么?” 王坤气急败坏的说着,不过他的话,倒是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同,如今中医的市场的确越来越小。说明xbxys.com 年轻人眯着眼睛,微微唇起:“中医的深奥,岂是西医可比,看病的人少,不能怨天尤人,要怪就怪自己学艺不精。” 会议室内的医生都看傻眼了,在附属医院内还没有人敢跟王坤顶嘴。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虽然说的有些道理,但也太过狂傲。 一些人暗赞他勇气可嘉,一些人为他的安全担忧,还有一些人则认为他就是在口出狂言。 “学艺不精?”王坤气的双手直抖,指着年轻人怒道:“你的意思你很厉害?那好,你有种就代表中医大学附属医院参加这比试。” 这回我看你还怎么应对。王坤的想法,也是所有人的想法。 年轻人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容,一字一字的说:“如果院长同意的话,晚生愿意前往。” 轰! 如此平淡,如此镇定,没有一丝迟疑! 谁会想到这个年轻人会这样回答,那份自信,高傲,让众人的脑子一片空白,就连王坤都愣住了。 李峰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年轻人的身上,对方的话引起了他的兴趣,之所以没有制止,是想听听这个年轻人还有什么样的言论。 当王坤说出最后一句时,李峰本想出口打个圆场,却没想到对方顺势答应了王坤的要求,这是自信?还是逞能?李峰有些看不懂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正在感染着他。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师从何人?”李峰终于开口问道。 年轻人向前走了两步,拱手道:“在下白少羽,爷爷让我来此找您,说您有事相求。” “啊!竟然是白前辈的传人,李某失礼了!”李峰迟疑片刻,随后惊呼出声,忙从讲台上走了下去。 几步过后,李峰来到白少羽面前,用左手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激动的说:“怎么不见白前辈,老人家来了么?” 白少羽摇头:“爷爷身体不适,无法远行,有何请求与我说便可,不会就是这中西医比试的事情吧?” “当然不是,此事也是昨天刚刚发生,不过白前辈派你来,一定是信得过你,如果真能帮助我院,李某必然重谢。”虽然没见到白前辈李峰有些失望,但白家能派人来他也甚是欣慰。 “重谢不必,我不是帮您,是在帮整个中医界。”白少羽语气平和。 李峰不断的点头:“不愧是白前辈的传人,有气魄!”他说着,就拉着白少羽向讲台上走去。 刚到讲台,王坤就嚷了起来:“院长,你不会真想让他代表我院参赛吧?” “有何不可?”李峰反问。 “这……这也太儿戏了,他一个毛头小子会什么?学过几年中医啊?我们这里这么多的老前辈都没出头,什么时候轮到他了?” “是啊!院长,虽然没人参加比试,但也不能病急乱投医。” “这次比试关乎我院存亡,总不能指望一个孩子吧?” 虽说一些人很佩服白少羽的气魄,但若真让他代表中医附属医院参赛,众人达成了一致反对意见。因为没有人相信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孩子,有能力赢下比试。况且大部分人都认真这个白少羽只是一腔热血,好强逞能而已。 ps:新书,求粉丝,打赏,月票~~~Oye
第二章 白佛传人
白少羽微笑不语 王坤见自己一席话得到如此多人的回应,洋洋得意起来,背着手说:“李峰,你是本院院长,我们自然听你的,但有些事不能儿戏,可不能因为你一时兴起,就毁了我院!” 李峰心中恼怒,王坤靠着一点背景,无时无刻的都和自己做对,这种危难时刻,对方的胳膊还向外拐,虽然生气,但也没理由发作,毕竟对方说的有些道理,并且绝大部分医生都持反对意见,他自然不能一意孤行。最重要的是,李峰自己也不太确认这个白少羽有多大本事。哪怕他是白前辈的传人,中医讲究的年头,好比修道者的道行,而不是空谈道理。 满足一个人很容易,想要征服一个人却很难。 虽然自己满足了王坤的请求,但对方却换个角度继续反对自己,人总是如此奇怪。这就是白少羽的想法。 “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么?”白少羽终于开口了,他盯着王坤,脸色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 王坤一时哑口无言,的确是他让对方参赛的,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应对之策:“我承认刚才的话是我说的,但我只是一时气话,为了我院声誉和未来,我收回刚才的话,向你道歉。但你若想通过我的一句话,而让我院身败名裂,我很确切的告诉你,不可能。” 这个王坤还真是一副仁义道德的伪君子,白少羽想着,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看向了李峰,对方也是一脸为难的模样。 白少羽淡淡一笑,眼神中透露着自信,开口说:“我想在座的各位都知道,中医最基本的诊病方法就是望,闻,问,切,看似简单,但若掌握其一,都要几个年头。” “院长,我见你右臂垂于身下,软弱无力,行动不灵,五指不动,常以左手抱臂,你这右手是否已经瘫痪?” 李峰眉毛一扬,点头说:“是的,一年前出了车祸,这右手就已瘫痪,没了知觉。” “小子,李峰的病院内上下无人不知,况且他右手有恙,别说中医看的出来,就算是常人也能看的出来吧?”王坤眼角高挑,讽刺着。 “看病容易,治病难!”白少羽仅仅说了七个字。 王坤的眉头皱起,有些不敢相信的问:“怎么?你还能治好他的病?” 李峰右手瘫痪已经一年有余,在院内经过多次的专家会诊,确诊为神经坏死,经过一年的治疗,依然没有好转。 座位上的医生自然不会相信白少羽能治好李峰,所以当王坤问完,下面也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就连李峰,也不敢相信的看着白少羽。 “上肢瘫痪,病因多见于脑部,不过我见院长思路清晰,口齿伶俐,精神有些许低落但气色较好,脑部没有外伤,这说明病因不是源于脑部,依我看,院长当初遇到车祸,右手应该受到挤压,造成神经堵塞,如今病情已经一年有余,右手的神经应该早已坏死。”白少羽没有理会王坤的询问,认真的对李峰说道。 他的这句话一说完,全场死一般的寂静,因为李峰的病情,当初专家组连续会诊多次,才得出神经坏死的结论,而这小子只是打量一番,就说的八九不离十,尤其还说出了得病的原因。 这足以让众人对白少羽刮目相看了,就连王坤也吃惊不已,暗想:这小子不会是李峰特意请过来在这捣鬼的吧? 李峰惊愣片刻,点头道:“不错,当初我的整只右臂都受到了挤压,差一点就废了,幸好救援及时,刚开始右手还有些知觉,可时间越长,这右手越不听使唤,以至于到了现在,彻底瘫痪了!” 白少羽听后点点头,叹口气说道:“神经坏死,主要是当初你的神经堵塞造成,如果治疗及时,还有的救,现在有些难了!” “呦!说了这么半天,原来都是空口白话,我还以为你真的能治好李峰的手呢。”王坤逮到机会,就出言讽刺。 “我说小子,没本事的话就下来,别在这里演戏了。”王坤本来挺惊讶的,可当白少羽又说出此病难治时,他确定自己的想法了,心想,这小子一定是李峰请来的托,只是在这里演戏。 他说完这些话时,台下有些人开始议论起来。 白少羽不为所动,从旁边拿来一个凳子:“李院长,您坐下。” 李峰坐到了椅子上,小声的提醒道:“我这手,很多专家给看过,针灸,推拿,都做过,不见起色,我也是学中医的,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 白少羽微微一笑,知道李峰是在提醒他知难而退,但他却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哪怕没有十足把握,也要试一试。 白少羽将李峰的右手放到了讲台上,搭上脉搏,片刻后轻叹一口气:“脉搏微弱不稳,右臂不经常运动,严重影响了你的脾肺功能,日后一定要勤加锻炼。” “只是我这手都废了,这条胳膊也派不上用场。”李峰有些灰心的说。 “信心是赶走病魔最好的良药!”白少羽说着,猛的提起右手,伸出大拇指,瞬间按在了李峰的小臂上。 见其眉头一紧,白少羽忙问:“感觉如何?尝试动下你的五指。” “你的手很热,小臂上似乎有些许热气进入体内,不过我这五指依然没有感觉。”李峰说道。 王坤已经凑到了讲台旁观看,他的目的就是想戳穿李峰的谎言,当听见李峰说没有感觉时,他笑着道:“小兄弟,你这么演戏不累吗?大家都知道,中医看病推崇针灸和推拿,你上去就是一点,真以为自己会一阳指了?可别把我们院长点坏了。” “王坤……”李峰气的差点从座位上站起,虽然他也看出白少羽手法似乎不对,但毕竟是帮助自己,这个王坤实在是过分。 可白少羽却用左手将李峰按了下去,认真的说:“治病要紧。” 对方那冷静,认真的语气,让李峰感觉这并不是玩笑,坐直身子,压制住了心中的怒意。 此时台下的医生都抱着看戏的想法观看着白少羽的演出。大多人都认为这是一场荒唐的表演。 白少羽收回右手,瞬间又在李峰小臂上点了三下,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这回他并没有询问,刚点完小臂,就用中指猛的点在了李峰的右肘中央。 啊! 这一下点中后,李峰不由的大叫了一声,把身旁的王坤吓了一跳。 白少羽收回右手忙问:“疼吗?” 李峰摇摇头:“我只是感觉右手像触电了一样。” 听见李峰的话,白少羽松了口气,擦着额头的汗水说:“尝试着动一下你的中指。” 李峰压低呼吸,右臂开始微微颤抖,此时所有的医生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等待着奇迹发生的那一刻。 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李峰右手的中指微微勾动了一下,就那么一小下,兴奋的李峰大喊道:“动……动了,我的手指能动了。” “不是吧?” “这怎么可能?” “院长的手可都病了一整年了,真……真神了!” 讲台下已经骚动了,众人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打量着白少羽,如果几分钟前还有人认为这是一出戏的话,现在他一定否定了这种想法,毕竟李峰的右手瘫痪,是众人皆知的一件事。 就连王坤,也都无言以对,双目流露出震骇之色,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这怎么可能?刚才我感觉你手法独特,而且有丝丝热气,难不成你用的是《天罡拂穴手》。”李峰冷静下来,激动的询问。 “李院长果然见多识广,您说的没错,我用的正是《天罡拂穴手》。刚才我用内力贯通了您的曲池穴,所以中指才可暂时有了反应,待我内力消散,您的手依然会失去知觉。不过只要我坚持一个月帮您疏通右臂经络的话,病情就可康复,右手的功能至少能恢复百分之八十。” “好啊!好!”李峰激动的站了起来,双目中泪光闪闪:“看来,你已经得到白前辈的真传了,这门医术没有失传,真的是我中医界的大幸啊!” 他说着,看向了台下的众人,发现大家都已站起,底气十足的问道:“白少羽代表我院参加中西医比试,谁还有异议?” 谁还有异议?五个字铿锵有力,震慑心扉,众人无不暗赞白少羽实力惊人,又有谁会在这时候提出质疑。 尤其当几个老人听见李峰说出《天罡拂穴手》时,无不震惊,因为这门医术,在建国初期就已经失传。 李峰见众人默不作声,看向王坤,冷声问道:“王坤,你还反对意见么?” “这……”王坤一时说不出话来,但让一个毛头小子破坏自己的计划实在不甘,沉默片刻,勉强的挤出一个理由:“我院成立三十五年,人才辈出,如今找一个外人替我院出头,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正所谓名正言顺,这名不正,言不顺的,肯定会落下话柄。” “偏要名正言顺的话,我明日就可让他到我院当医生。”李峰镇定的说,他倒想看看,这个王坤还有什么理由反驳。 王坤气的直咬牙,又道:“可……可他有文凭吗?哪个中医大学毕业的?总不能剑走偏锋,糊弄别人吧?” “文凭?文凭只是一张废纸,凭他是白佛的传人就够了!”李峰义正言辞的说。 白佛二字一出,王坤的脸瞬间由红转白,嘴中再也吐不出半个不字,他在中医界混迹二十年,白佛一名也只在故事里听过。
第三章 日后?什么叫日后?
此时台下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白佛是谁?” “听着名字很霸气,难道也是中医?” 几个年轻人左顾右盼,这时,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小声说:“白佛只是一个称号,此人姓白,名不详,据说能从鬼魔手中挽救人的生命,所以称为白佛,此人隐世多年,少有人知晓,不过另一个称呼你们应该有所耳闻。” 老头微微一顿,吐出四个字:“炎黄仙手。” “不对啊,炎黄仙手不是东方家族的族长东方冷吗?”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反驳,旁边几个年轻人也跟着点头。 “我倒是听说过炎黄仙手,只是不知其由来!”另外一个年轻人也跟着说。语毕,众人都看向了老头,等待着他的解释。 老头眼中流露出崇敬之色,认真的说:“大清乾隆皇帝,赐予当世名医徐叡安炎黄仙手金字牌匾,赞誉其医术如仙,这种美誉,古往今来也仅此一人。当时的中医界,只要见到此匾如见圣上,必须行跪拜礼。现在虽然没有这种讲头了,但这块匾也标志着中医界至高无上的荣耀,得到此匾那便是华夏的第一名医,在中医界的地位更是无法撼动。” 众人听闻,无不心中震撼,一人不解的问道:“可这炎黄仙手,到底是白佛,还是东方冷?” 老者沉思,片刻后说:“建国初期,白佛是炎黄仙手的继承者,八十年代末,白佛隐世,十多年前,这牌匾到了东方冷手中,据说是因为东方冷医术战胜了白佛,赢得此匾,当然其中真正缘由,无人知晓。所以现在很多人只听过东方冷,却不知白佛。” 众人恍然大悟,心中都有了自己的推测和故事,虽说不清缘由,但一定很精彩。 “少羽,你还有要说的么?”听见大家议论声逐渐消失,李峰满意的问了一句,今天算是出了一口气,他也想听听白少羽的意见。 白少羽扫了一眼台下,发现大家都在注视着他,似乎等着他说一句豪言壮语,不过他只是淡然的说:“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你已经丧失了面对失败的勇气。” 说完,他走下讲台,向会议大厅外走去。 白少羽的这句话并不难懂,有人赞赏,有人羞愧,更有人认为这个年轻人,太过狂傲,早晚会跌倒。 不过对于白少羽来说,在哪跌倒,他就会在哪爬起,并且将拦住自己的障碍,一点点铲除。 一辆奥迪车上,李峰把手中的资料递给了白少羽:“少羽,这是此次比试的项目和天和医院的资料,你有时间看一下,也做下准备,时间是三天后。” “好的,李院长!” “别和我那么客气,叫我李叔就行,白前辈有恩于我,这次你又帮我了这么大忙,以后在京华市,就把我当成一家人。” 白少羽对这个正直的李峰印象倒是不错,点头答应:“好的,李叔!” “刚到京华市,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吧?”李峰又问。 “是的,刚一到就接到了爷爷的电话,让我先来医院找您,估计他还把我当个孩子吧。” 李峰哈哈一笑:“孙行千里爷担忧,白前辈担心你也是正常的,到家后我给老人家报个平安,你就在这京华住下,就住我家,我家地方大。” “这……有些麻烦吧?”白少羽尴尬的说了一句。 “要说麻烦,也是我给白家添麻烦了。” “李叔不要见外,这一次我来京华不仅是帮你,还有一些白家的私事要处理。” “私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可千万不要客气。” “多谢李叔了,白家的事我必须亲自去解决,对了,那个王坤是你院的副院长,为何如此嚣张跋扈,而且还帮助外人说话?”白少羽并不想谈自家的事,就把话题一转。 李峰点了支烟,说道:“这个王坤有些背景,父亲是中医大学的老校长,中医协会骨干,他来我院五年就升到了现在这个职位,目中无人,我压他一级,勉强震的住他。不过我看的出来,他对院长的这个位置垂涎已久了。” 说到这他叹口气:“我现在五十五了,没什么斗志了,尤其一年前右手还废了,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我也许都干不完这最后一届,再有两年,我下去之后,估计院长这位置就是王坤的了!” “这个王坤,处处帮助天和医院,如果真让他当上院长,这医院我估计也会被他卖了,李叔,其实你还年轻,从你眼里我依然能看见拼劲,这个位置你可不能轻易的让出去。那个王坤一看就是收了天和医院的好处。”白少羽分析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有些怀疑,可没有证据也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我和你说,一定要小心这个王坤,还有,你初来乍到,说话要圆滑一些,今天你走后的那句话,不知让多少人丢了颜面,这可是得罪人的话。”李峰认真的说。 “多谢李叔的指点,只是圆滑并非我的本性,也做不来。这也算我的一个毛病吧,哈哈!” “你倒是直接,不过我很欣赏你这样的小伙子。”李峰也跟着笑了起来。 中医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办公室。 王坤把门使劲一甩,口中骂骂咧咧:“妈了个巴子的,这个白少羽,老子与你没完。”说着,他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电话那面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事情办的怎么样?” “被一个小子搅局了!医院会派人应战,你们那面准备一下吧。”王坤气不打一处来的说着。 “附属医院还真是难啃的骨头,我早就告诉过你,让你代表医院参赛,到时候输给我们,岂不两全其美?” 王坤心里暗骂,靠!让我参赛?成全你们了,输了老子就是全院的罪人,这工作还干不干了,你当老子傻? 他虽然这样想,但口中却说:“本来李峰都要妥协了,谁会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况且对抗中医,你们还没把握吗?” “把握自然有,我只是不想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有没有参赛选手的资料?” “二十多岁,叫白少羽,其他资料不详。” “二十多岁?你没开玩笑吧?” “没有,是白佛的孙子,你们手眼遮天的,自己去查查吧!” “白佛?好吧,先挂了!”对面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王坤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心中感慨万千,自己离成功的一步就差一点点,但这个白少羽,却破坏了计划。这可能就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李峰的家住在京华市三环的盛世小区,半个小时的路,因为下班时间太拥堵,足足行驶二个小时,才把车子停在楼下。 “院长到了,明天早上还是八点来接你么?”司机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说道。他叫王达,三十二岁,挺憨厚的一个小伙子。 李峰想了一下说:“明天等我电话吧,看你气色不太好,在家好好睡一觉,注意休息。” “谢谢院长!”王达感激的说了一句。 这时,白少羽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只有几厘米高,递给了王达,说道:“回去每日中午服用一粒,三十日后,保你腰疼的病会痊愈。” “你……你怎么知道我腰疼?”王达没敢去接瓶子,惊讶的问道。 白少羽淡淡一笑:“要还是不要?我出门可就带了这一瓶。” 王达看了一眼李峰,对方对他连连点头,他赶忙把瓶子夺了过去,说道:“谢谢小兄弟了!” 白少羽没有回话,打开车门向楼里走去。 电梯里,李峰有些好奇的问:“你给王达的是什么药?” “这些年,我爷爷肾脏有些不好,就研制出了一种补肾的药,叫乌头丹。平日里吃上一粒,就可消除疲惫,滋补肾脏,不过我看王达的肾亏已经有些年头了,在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发展出其他疾病,就把一整瓶药都给他了。” “王达家境比较困难,除了给我当司机,时常还会去做些别的差事,他这腰也是老毛病了,我给他抓过几次药,只能维持,若要根除很难,如果你那药真的有效果,我可替他谢谢你了。”李峰笑着说。 “李叔,别这么客气,对了,我还有一事不知,此次找我们白家,到底有何事相求?”白少羽问出心中疑惑。 李峰一拍脑门:“你看看我,高兴的把正事都忘了。不过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这时,电梯的门打开了,18楼,走到03室,李峰按响了门铃,不一会门就开了……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形容盛开的芙蓉也比不上美人的妆容,水边的宫殿飘散着女人的芳香。 这是白少羽第一次看见她的形容。 眼前所见,美人如玉,像新月的光晕,像散落的桃花,一张脸秀丽绝俗,乌黑的长发垂于胸前,哪怕再灿烂的光辉在她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 婀娜的身姿隐藏在轻纱睡衣中,肌肤若隐若现,如同挣脱枷锁的仙女,落入凡尘。 若偏要在这个女人身上找些缺点,那只能说她有着一张苍白不太健康的脸,哪怕补了淡妆,也遮掩不住她的憔悴。 美女,极品美女,哪怕在艳绝全国的钱塘市都极为少有。 白少羽双目放光,毫不掩饰自己那一脸色色的模样,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对方。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对待自己的敌人,像是一只孔雀,绽放着骨子那高傲的血统,但一见到美女,他的防御力几乎为零。 “爸,怎么带生人回来?”美女冷冰冰的说了一句,像一瓢冰水泼在头顶,让白少羽冷静了许多。 “我是白少羽,初次见面,日后请多关照。”说完这句话,白少羽自己都有些浮想联翩,日后?什么叫日后?

神医本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神医本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总裁的独宠夫人1章(第1章 泣血婴儿)

    原标题:总裁的独宠夫人1章(第1章泣血婴儿)书名:总裁的独宠夫人第1章泣血婴儿黑夜蔓延着整个城市的上空,厚厚的云朵让本该照亮夜晚的月亮不曾露出一丝光亮,没有缝隙的黑暗仿佛在保守着什么秘密一般,让人喘不上气来。已经是午夜时分,疯狂的夜生活也都开始接近了尾声,整个城市安静的看不出任何异样,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在某个角落里正在发生的一切。瑞塔医院,这个充满着金钱和高端的私人病院,尽管是治病的地方,却是一进门就会让人感觉到仿佛主人一般的高端服务。充满着整个医院的“人情味”到了某个手术室门前,却变了味道。“

  • 丑女重生:倾尽天下1章(第1章 错付)

    原标题:丑女重生:倾尽天下1章(第1章错付)书名:丑女重生:倾尽天下第1章错付满殿桃花清香,桃花开得艳丽,一朵粉嫩冒出殿外西墙头,整个皇宫中唯有青霞宫花开得最盛,每到春日,整座宫殿姹紫嫣红,春花怒放。每一株都经岳璃歌手精心栽培,花耗了不少心血,宫里人人都说这些花让太子妃养成精了,每一朵每一簇,尽态极妍。“初初,我这样可还好?”铜镜里,岳璃歌整理自己的裙摆,她身上这件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可是丝织坊十二位织女绣制三月有余,今日是岳璃歌册封大典,加冠为后。“好看,皇后娘娘这一身甚是好看。”初初笑着,

  • 盛宠再恋1章(第1章 惹上麻烦)

    原标题:盛宠再恋1章(第1章惹上麻烦)小说名字:盛宠再恋第1章惹上麻烦S市,羚锐媒体总部办公室。“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没有拍到实质性的照片,你报道写的再好也没用!谁会去信啊?”主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没有照片一切免谈,快走。”安北酒乖巧的站着,眨巴眼睛听完主编的话,笑着从包里掏出了信封。“当然有照片啊,这可是我花了一星期跟踪下才拍到的照片呢,主编您肯定会喜欢的。”照片被摊在桌子上展开。被拍的是一个英挺贵气的男人,英俊立体的五官,冷漠锐利的眼神,隔着照片都让人不敢小觑。看到照片的一瞬间,主编大惊

  • 那天,我入行1章(第1章 新工作)

    原标题:那天,我入行1章(第1章新工作)小说:那天,我入行第1章新工作“臭小子还钱,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们抓不到你的妞儿,还抓不到你?再不赶紧还钱,要你好看!”说完壮汉把门一摔走了。我叫陈齐飞,而我的女朋友在给我留下一笔高利贷后无故失踪了,我有些绝望,因为那笔钱,我是无论如何都还不起的。在这个困难的时期,我的兄弟赵强给予了我帮助,他在华天洗浴城给我找了一个活。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收拾好,跟着赵强去面试。面试很快就结束了,因为是赵强介绍来的,我的形象也符合,就录用了我。洗浴中心的领班叫大飞,一个光头胖

  • 若非是你1章(第1章 第一次)

    原标题:若非是你1章(第1章第一次)小说书名:若非是你第1章第一次有时候即使一个好女人,如果遇到了一个坏男人,那这段婚姻也注定是个悲剧。而一个坏女人若是遇到一个好男人……————————许一鸣染上赌瘾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不同于麻将棋牌那类,而是手机微信红包群。别看这东西看起来数额不大,可是真的陷进去,你才知道它的可怕!因为赌博,他甚至动手将已怀有两个月身孕的我打的流产了,即便如此,我还是选择了原谅他,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妈。我生活在单亲家庭,我跟着妈妈生活,许一鸣特别会做人。当时,也是我妈从朋友那里

  • 不斩相思不忍顾兮1章(第一章 迎娶她人)

    原标题:不斩相思不忍顾兮1章(第一章迎娶她人)小说名字:不斩相思不忍顾兮第一章迎娶她人长乐三年,春,大盛皇朝。今儿是大盛皇帝皇甫琰迎娶苏家之女苏卿歌的大喜之日,整个皇朝一片喜气洋洋。紫云殿内,大摆宴席,百官祝贺皇帝抱得美人归,摆脱顾氏一族的枷锁。高座之上,皇帝俊朗的面容略显不悦,一爵喜酒灌下,百官瞠目,猜忌纷纷。顾倾城站在未央宫的阁楼上远眺,身为皇后却不顾皇家颜面缺席为苏卿歌封妃的典仪。身后传来脚步声,转过身,望着逐渐走向自己的男人。身穿红色喜袍的皇甫琰,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寒光。“还未恭喜陛下今日

  • 万般风情不如你1章(第1章 你怎么敢)

    原标题:万般风情不如你1章(第1章你怎么敢)小说:万般风情不如你第1章你怎么敢“顾止,你怎么敢,我……啊……我可是你最好朋友的妻子!你……啊……”顾氏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女人被压在落地窗前,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的失去形状,双腿发颤,唇齿间的挣扎惊呼也被男人撞的支离破碎。“最好朋友的妻子?”听见苏颖的话,顾止冷笑起来,墨眸里阴霾一片,“是啊,所以你每天穿着这样的衣服来你丈夫的好朋友的办公室,到底是什么目的?”男人嘲讽的言语让苏颖的脸色惨白。“求求你……”她没了刚才的气焰,语气变成了哀求,“求你放过

  • 一品侯妃1章(第一章 大婚之夜)

    原标题:一品侯妃1章(第一章大婚之夜)小说名:一品侯妃第一章大婚之夜冬,暴雪封城。于这茫茫夜色之中,京都两处灯火通明,喧哗顿起。大红的纱幔在寒风中飞扬,落入新婚之人的眼中。喜房外窸窣作响,笑声朗朗,带着几分意气风发的味道。那是她今后的依靠——她的丈夫,楚墨。“吱呀”一声,冷意袭来,看来是新婚大堂那是疯闹够了。叶思皖低垂着眉眼,那人便慢慢弯下腰,轻轻挑开了她头上鲜红的头盖。她的手紧握着,因为等待的缘故,不曾动弹过一分,有些冰凉。她恍恍惚惚的,隐约瞧见面前人轻勾了唇角:“娘子。”他喊得极为熟稔,仿佛

  • 那夜心微凉1章(第1章 好似初遇)

    原标题:那夜心微凉1章(第1章好似初遇)小说书名:那夜心微凉第1章好似初遇我叫梁微。白天,我是美女钢琴师,夜晚,我是诱人的蔷薇花。我擅长弹钢琴,但我更习惯了周转在不同的男人间,因为,我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我对着洗手间的镜子补好了口红,拿起放在洗手台上的银色手包,走向了会所里最豪华的某间包厢。里面,音乐动听,景象,却纸醉金迷。商场里最有名的几位阔佬,搂着会所里最出色的几个姑娘。“哈哈,微微啊,你总算来了,迟到了可要罚酒埃”说话的男人四十来岁,他是在场唯一没有美女作陪的男人。我笑笑,拿着手包走近他

  • 当爱耗尽1章(第1章 没吃过避孕药)

    原标题:当爱耗尽1章(第1章没吃过避孕药)小说名字:当爱耗尽第1章没吃过避孕药夜晚,冷清的月光照耀进窗户,洒在床上交织如火的两个人身上。“承安……轻点……”时语的双手被男人提着高高举过头顶,他如狂风暴雨般吻上她。男人如同一只狂暴的狮子,只知道不断的索龋“怎么?不喜欢?”顾承安与她紧紧贴合在一起,黑夜下本来就如同鹰隼般湛黑的瞳孔,更是幽深得看不到底。时语的身子微微轻颤着,欲想说什么时,话还未说出口,再一次被他的唇堵上。她只觉得身下如同被一把利刃割开般疼痛,倒吸了口凉气,却是无法挣脱身上男人的固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