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桃色王妃 最新章节

2017/12/28 4:17: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桃色王妃
前 名唤桃花
  听闻嘉城有一女,名唤桃花,生的倾国倾城,琴棋书画皆通,为嘉城男子所梦寐以求。桃色王妃 最新章节
  笄礼未至,上门求亲之人已踏破门槛,绕是他们费尽心机,也争不过一人,此人名安泰福,汉王府管家。
  皆叹那桃花女子却是入了虎口,只因那汉王已是中年,妾侍一箩,子嗣有八。
  要说为何无人阻止,敢怒不敢言。
  汉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利滔天,即便是皇上也要让三分。
  笄礼与婚事同办,桃花遵母命,踏上嫁往汉王府之路。
第一章 死而复生
  阳光媚人,嘉城本是一派祥和之气,可偏偏这汉王府与之截然不同。
  虽无电闪雷鸣却是乌云密布,前几日才办了喜事,今日却是白事,只因那大张旗鼓娶回来不过几日便香消玉殒了。阅读xbxys.com
  “王爷,不就是一妾侍嘛,出身低微,命薄,服侍不得王爷。”汉王妃李萍心疼的抚摸着汉王的背,为其顺气。
  一旁的妾侍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点头,还不忘加把火,平日里勾心斗角,这会儿子倒是和睦的不得了。
  “是啊,王爷,她能嫁与王爷那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不识好歹!”
  “她竟然以死相逼,真是污了王爷的眼。”
  “何况她竟然趁王爷与马将军商量事情,勾引三贝勒,那可是洞房花烛夜啊……”娥姨娘楚楚可怜的看向安泰国昌。
  “咳咳咳……”听到那娥姨娘的话,安泰国昌脸上怒意更甚,剧烈的咳嗽起来。
  李萍一边为安泰国昌轻轻拍背,一边狠狠递给娥姨娘一个眼神,娥姨娘这才赶紧住了嘴。小百姓养生网
  其他人也不敢再提起,本来还担心会有人争了她们的宠爱,谁知她们的招数还没使出来,那桃花娘子就寻了死路了。
  安泰国昌想起那夜,如鲠在喉。
  婚事已成偏偏马将军有要事与其商议,书房之中谈之三更,回新房。
  踏进房中,没有看到心心念念的小娘子,倒是看到自己的三儿子安泰凌辰,至新床之上起身,正在整理自己的衣物。
  床榻上女子的衣物,从里到外随意的散落着,床上人儿紧闭着双眼,似睡着了,双颊红扑扑,双唇水润,裸露在外的白皙香肩上隐隐有些桃红之色,看上去秀色可餐,格外迷人。
  空气中还未散去的暧昧气息,让安泰国昌整个人怒火中烧,身子微微颤抖,毕竟是老狐狸,下一刻便冷静下来,走了过去。
  “辰儿……”
  安泰凌辰不慌不忙,抬头对上安泰国昌的眼,一双紫眸里没有半点惊慌“父王。桃色王妃 最新章节
  看着自己的三子,利剑一样的眉下一双紫色凤眸,盯一眼就能让人胆寒,薄薄的双唇微微轻启便合上,似乎它从未开启过一般。
  安泰国昌色迷迷的眼从那香肩上挪开,看着安泰凌辰“辰儿不是一向不近女色吗?为何……”
  而且还是他刚刚娶回来的妾氏,安泰凌辰可是该叫她姨娘啊。
  安泰凌辰,汉王之三子,生得好皮囊,冷漠无情,不近女色。
  安泰凌辰已经整理好自己的衣物,甚至没有丝毫留恋那床上刚刚还与之翻云覆雨的美人娇,“父王,孩儿告退!”
  面无表情,迈开腿径直出了新房。
  留下安泰国昌咬牙切齿看了看床上依旧不省人事的美人,冷哼一声,“哼!”去了娥姨娘处。
  倒是让娥姨娘受宠若惊了。
  “王爷……啊……”一声尖叫唤回安泰国昌的思绪。阅读xbxys.com
  只见几个妾侍纷纷靠拢他,害怕的拽着他,一个个瑟瑟发抖,似被什么吓到了。
  管家下人纷纷躲了起来。
  “咚,咚,咚…”
  每响一声,众人都忍不住害怕,安泰国昌久经沙场,丝毫不被影响,仔细的听着那奇怪之声来自何处。
  “咚咚,咚咚!”
  几次响起,众人被吓破了胆,安泰国昌闻声而动,眨眼间就到了那声源处“砰……”
  在众人惊叹中,安泰国昌一掌便将那放在角落里还没下葬的棺材劈的粉碎。
  卷起一阵沙尘后,仅剩的棺材底板上,一柔弱的身影害怕的蜷缩着,似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坏了,颤抖着护着头,久久不愿放下。
  “啊……”本被这一幕吓得静谧的四周,不知是谁最先反应过来“诈尸了!”
  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这个道理。
  片刻间,屋子里鸡飞狗跳,逃命似的纷纷争先恐后奔了出去。版权xbxys.com
  李萍与娥姨娘看了看安泰国昌立在那里,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也顾不得他,拔腿就跑。
  蹙眉,心里没有害怕,反而有一丝兴奋,目不转睛盯着那纤瘦的身影。
  当桃花听见耳边那嘈杂声嘎然而止,提着的心才放下来,放下护着头的手,坐起身来。
  “疼死老娘了,别让我抓到那王八蛋,不然非……把他……大…卸…八…块……”狠狠吞了口水,只因抬头就看见了面前黑着脸打量她的安泰国昌。
  这人是谁?怎么穿着这样的衣服?拍戏?装的还蛮像的。
  面前的安泰国昌身材魁梧,身着上好的绫罗绸缎,头戴金冠,虽已中年,却精神奕奕,别说还有几分姿色。
  “你……”桃花刚刚准备问他这什么情况,脑袋就嗡嗡作响,还隐隐作痛,皱眉忍受着着这突然的疼痛。
  因为那些本不属于她的记忆让她整个人处于震撼中,久久不能自拔。
  她这身体的主人,也叫桃花,可谓嘉城第一美女与才女,可是却拗不过权势,嫁与了当朝权倾朝野的汉王为妾侍,那些莫须有的名头算是辱没了。
  这不足以让桃花惊叹,而是洞房花烛夜,本认命的桃花却被突然闯入的男人给强要了,而这个男人竟然是汉王的第三子。
  这桃花也可以接受,大不了换个目标,老爹不行要儿子!
  记忆还在源源闪过,桃花痛苦的抱住头,额头冷汗直冒。
  原以为虽然汉王好色,可她已是其子的女人,大可找个名目将她赐予安泰凌辰,没想到,汉王看她美丽动人一时竟有了变态的想法,想将她强行占为己有。
  身子的主人不堪其辱,从阁楼窗户跳下,当场毙命,眼中还看到安泰国昌从窗户看向她时的鄙夷与不屑。
  或许是这身子的主人留下的恨意,桃花突然就红了眼,牙齿咯咯打颤,瞬间抬头,利剑一样的目光从那双凤眼中蹦射而出,直直打在安泰国昌的身上。
  即使是汉王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忍不住被桃花那充满恨意的眼神吓得倒退一步,稳住,便是如此也让他很不舒服,倒是对面前的女子更加的有了兴趣。
第二章 桃花娘子
  “桃花娘子,你好生歇着吧,有什么吩咐可大声叫奴婢。”红儿放下床帐,点点头退了出去。
  直到听见关门的声音,桃花立刻从床上弹起来,后怕的抚额,长舒一口气。
  “还好我聪明,不然老娘的命可就又玩完了。”想起对上安泰国昌的深邃眸子那一刻,她差点儿就招架不住。
  下一秒,桃花双眸含泪,无辜的东看看西看看,那样子楚楚可怜,“这是哪里?我好害怕。”
  看到那让人怜爱的模样,安泰国昌只以为自己眼花了,再加之那唯唯诺诺的声音,安泰国昌的心都快化了,一步上前,就要把桃花揽入怀中。
  桃花警惕的后退,环抱自己,躲过安泰国昌的魔爪,“你是谁?不要过来!”声音细而柔。
  明明是拒绝,听在安泰国昌的耳中却成了欲擒故纵之举,也不恼就顺着她。
  “本王是汉王,你是桃花娘子,是本王刚刚娶回来的妾侍。”耐心的介绍着。
  看桃花那迷蒙的双眼瞬间明亮,“真的吗?为何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桃花起身,迈着莲步一步一步靠近安泰国昌,软弱无骨的小手抚上他的胸膛,近距离仔仔细细的看着安泰国昌那张脸,满脸委屈“我的头好痛,一想事情就痛……”
  “想不起来也不妨,”安泰国昌丝毫没有考虑桃花失忆的真假,已然是被此刻的桃花撩得心猿意马。
  桃花抚额,顺势就装晕靠在安泰国昌得怀里“王爷……我好累。”
  安泰国昌心疼的吩咐人送桃花去休息了,若不是他自己有事,恐怕桃花此刻还不得安宁。
  桃花打量着这诺大的房间,一应俱全,可惜并不能让此刻的桃花开心。
  桃花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是一名医生,只是她这个医生却是为黑帮服务的,在黑道人称她为“黑手堂客”,许多人都敬畏她。为了生存演戏也是常有的事。
  那日,宴会予城市最高的大楼上举行,她盛装出席,没想到成了她最后的演出。
  站在栏杆边,突然一只手伸来,她毫无准备,身子翻过那只到腰的栏杆,身子急急坠落,她都没来得及看一眼那害她的人,就浑身剧痛,昏了过去。
  她也以为是昏了过去,睁开眼,面前一片漆黑,伸手即可碰壁,很快明白自己所处之处狭小无比,隐约闻见蜡烛,加之这四周是木质,她立刻明白,自己这是身处棺材中。
  莫非是她的兄弟们以为她死了,为她办葬礼?
  想到这,桃花不由分说,狠狠敲打着棺材四壁,这才得以自救。
  “真狗血,老娘我竟然玩了一把穿越 ……”好奇的坐于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女子,一时出神。
  镜中女子美得惊心动魄,细眉凤眼,朱唇,如此完美的脸蛋,秀发如丝,多好的人儿啊!
  一双美眸竟是染上了些朦胧之色,许是这主人留在身体的恨意。
  “桃花姑娘,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了,放心,我会为你报仇,让那两个人后悔如此待你!我最恨欺负女人的人!尤其是男人!”
  两片水润的唇一张一合,“估计老娘已经回不去了,既然可以再活一次,我就绝不能再轻易让自己死去!”
  与镜中人儿对视,发下誓言。
  微微一笑,眼角那颗美丽的泪痣点缀的一双眸子更加魅惑。
  左厢房。
  李萍愤愤的揪着手里的丝帕,目光里都是嫉妒与恨意,“娥姨娘那个贱人,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成,真是蠢货!”
  春梅递上茶,贼眼滴溜的转,计上心头“王妃,莫气,伤了身子就不好了。”
  浅浅饮了一口茶,有些委屈的憋了憋嘴“我能不气吗?”
  茶杯递给春梅,抚摸着手腕上那上等的翡翠玲珑环“当年陪着王爷东征西讨,吃尽苦头,我亦无所求,只望王爷能能待我如初。”
  “王妃,王爷他一向迁就您,对您也极好,其他人都羡慕不已呢。”春梅轻轻拿捏着李萍的肩膀,宽慰她。
  “可是他还是耐不住性子,娶了一个又一个妾侍,这一次竟然不顾信儿的反对,娶了那桃花,那桃花比信儿还小八岁……”
  “可洞房花烛夜她不是已经把身子给了三贝勒凌辰了吗?那不就是三贝勒的女人?”春梅恰到好处的提醒。
  李萍眼前一亮,的确是自己看到桃花活过来,汉王对她垂涎若渴,百般呵护的样子气的一时慌了手脚。
  以为桃花一死,就一了百了,没想到她竟然起死回生,而且失忆,是否真失忆就不得而知了。对汉王眉目传情,迷得汉王三魂不见了七魄。
  “春梅,你过来……”李萍靠在春梅耳边轻声吩咐,听完两人对视,嘴角上扬,心情大好。
  右厢房。
  此刻一片狼藉,服侍得奴婢下人颤颤巍巍得守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
  “桃花是什么东西?死了就死了,为什么还要活过来?”不解气得将茶杯扔了出去,立刻四分五裂。
  “竟然勾引王爷,让王爷把为我修筑的梦亭阁给她住!”娥姨娘气得火冒三丈。
  她费尽心机,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那梦亭阁本是娥姨娘向汉王要的生辰礼物,花了大半年才建成,这娥姨娘还在沾沾自喜,等着黄道吉日搬进去呢,却是被人捷足先登了,叫她如何不气。
  “她已是三贝勒的女人,身子自己脏了,竟然还妄想爬上王爷的床,你们听到没有,王爷说等她身子好些,再去看她!”此刻的娥姨娘如泼妇一般,怒不可遏。
  “小姐,那桃花出生卑微,再会使些狐媚手段,她也休想比得过小姐,小姐可是娥大夫的女儿!”,夏喜鼓起勇气,就怕那娥姨娘继续生气,她们没有好果子吃。
  娥姨娘突然就停止了发怒,冷静下来“对啊,我爹可是娥大夫,桃花不过是商人之女!”
  想到这儿,怒意渐消,反而笑了出来“桃花,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条命!”
  那笑意滲人,奴婢们忍不住一阵恶寒,纷纷为那桃花娘子惋惜。
第三章 静观其变
  享受的喝下补药,“红儿,我想出去走走,待在屋中都快长出花儿来了!”
  红儿微笑“桃花娘子不如去后面花园走走啊,正值三月,奴婢见那园中桃花开的正好呢。”
  “是吗?”桃花兴奋的险些露了原型,“我最喜欢桃花了。”
  说走就走,不拖泥带水。
  暖暖的日光,微凉的风,花园中一片好大春光。
  开的正艳的桃花树旁,女子轻纱箩衫外罩雪白的斗篷,十指纤纤,握住那粉色的桃蕊,凑近鼻尖。
  花不醉人人自醉。
  闭上眸子享受着那清香,小脸也染上了那醉人的桃红,看得一旁的红儿也忍不住惊叹。
  好美!
  “红儿,你说王爷对我这么好我是不是该好好报答他呢?”
  桃花突然蹦出的一句话,让看呆的红儿未反应过来便点头应了一声“是。”
  回神,见桃花依旧闭着眼,站在那里,似乎从未动过,也不曾说话,红儿都以为自己幻听。
  只有桃花自己知道,表面安静,心里却百转千回。
  就在刚刚,她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那味道不臭,反而很提神醒脑,那是一股很好闻又很容易记住的香味,若不是她身为医生,鼻子对于各种药物味道敏感无比,她也不会发现有人就躲在不远处。
  只是不知是谁,但能在汉王府,又身具奇香,想来这人选不多。
  她这句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不管对谁,都是挑战的意思。
  从此刻开始,她要为桃花复仇了!
  只有复仇后她才能睡得踏实,不再被梦魇纠缠。
  她用简单的手法让郎中看到她身子虚弱,不能激动,挡了安泰国昌的色心,她以为终于能安静待一段时间,正好也想想该如何对付那混蛋两父子,可是夜里总是被吓醒。
  桃花死前那双大眼圆睁,眸子里满满的恨意,让她每夜都辗转反侧,难以继续入睡。
  “红儿,郎中可说过我的身子什么能调养好?”桃花感觉到那香味的主人还未离去,便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此刻另一边又多了几个听墙角的,想想如此好的日头,怎么可能就她与红儿两人来看桃花呢?
  红儿摇头“萧郎中并未说什么时候,只说多则一年,少则三个月。”
  桃花睁开眼若有所思,看在别人眼中却是另一番言论。
  “要那么久吗?”桃花轻叹一口气“红儿,我们回去吧!”扫兴的翘嘴。
  虽然在别人眼中她是因为要调养很久而难过,可她是真的觉得扫兴,人多不说,而且她目的也已经达到,那就静观其变了。
  红儿不解,却也乖乖跟在桃花身后,她是汉王派来服侍桃花的,服侍不好,那可就惨了。
  桃花走得有些急,因为她就快要装不下去了,没人看见她唇角得逞的笑。
  第二日。
  暖日透过窗户,照得人暖洋洋。桃花正在吃着营养餐,吃的津津有味。
  红儿一股风似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得说:“桃花娘子,她……她们……”
  “别急,慢慢说。”
  话没能说完,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不得已停下来,大口大口得呼吸着。
  刚刚喘过气来,“桃花娘子,她们来了……”
  “贱人!”人未到,声先至。
  红儿有些怕得站到桃花身边,担忧的看着桃花,在汉王府待久了,她也见识过那群妾侍的手段,忍不住替桃花捏了一把汗。
  “我今日倒要好好收拾那不要脸的狐狸精!”
  “不仅勾引王爷,竟然还狐媚三贝勒!”
  “……”
  说得多难听的都有,可惜桃花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低头悠哉悠哉吃着东西。
  全当没看见她们气势汹汹而来的样子。
  一群人得意洋洋的踏进来,下一秒就像吃鳖一样,脸色难看至极,在纹丝不动的桃花面前,她们俨然成了“跳梁小丑”!
  “桃花,你这个贱人!”气到极点,童姨娘伸出手, 一根手指直指桃花的额头“从小就是个狐狸精,这还没长全呢,就想被男人压,你床上的客人不少了吧?可不要脏了王爷的床,你赶紧去死吧,这次死,可要死得透一点儿!”
  童姨娘边说,手指抵着桃花的额头,一下一下的,使得准备喂进嘴里的东西,却是不慎掉在了桌子上。
  “真是不要脸,你以为王爷真看上你啊?不过就是一张皮……啊……”
  话没说完被一连串的惨叫代替了。
  众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只看见童姨娘抱着手腕,一个劲儿的惨叫,那叫一个惨绝人寰。
  “童姨娘,你这是怎么了?”林姨娘看了看坐在那儿没有动,只是蹙眉看着面前的众人的桃花,大着胆子靠近童姨娘。
  童姨娘抱着手腕,恼怒的看着桃花“是她,她竟然……”
  “童姨娘,你没事吧?”桃花一脸无辜的看着童姨娘,众人都不免要怀疑童姨娘要说得话了。
  谁都没看见桃花做了什么,连她自己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心里肯定是桃花做了什么。
  此刻被抱着的手腕处一阵一阵的酸麻传到大脑,让童姨娘来不及思考。
  “你是不是给我下了毒?”童姨娘已经有些难忍。
  林姨娘立刻退开一步,众人也都警惕起来。
  桃花用沉默代替回答。
  童姨娘自然就以为是真的,“解药,快把解药给我!”像童姨娘这样越是咋呼的人,越怕死。
  想必那把她当枪使之人也是抓到她这一弱点,毫无顾忌使唤她吧?
  “走出这梦亭阁,此毒便解。”桃花倒是大方的告知。
  童姨娘虽不信,却也不得不试试,握着已经麻木的手腕,一步步走出梦亭阁。
  奇怪的是,当童姨娘刚刚走出梦亭阁的大门,手腕上那麻木酸痛的感觉立刻烟消云散了。
  “哼!”想进去找桃花理论,又怕刚刚的情况再次发生,冷哼一声带着自己的奴婢离开了。
  林姨娘见状,就像见了鬼一般仓皇的往外逃。
  其他人胆子小的也都跟着逃了,她们刚刚可都看见童姨娘那狼狈的模样。
第四章 两个选择
  “你们还有事吗?若是要骂,就尽管骂吧,只要你们开心就好。”刚刚还盛气凌人的桃花,此刻却是双眸含泪,楚楚可怜。
  众人不解,只以为她是怕了,毕竟她们人多势众。
  “你这个狐狸精,那童姨娘怕死,我可不怕,我今天非给你点颜色看看!”蔡姨娘不由分说,冲上前就要动手。
  顷刻间,蔡姨娘的手就要打在桃花的脸上,在众人惋惜她那张脸时,那一巴掌却是迟迟未落下。
  蔡姨娘气愤不已“不想活了!我可是怀着王爷的骨肉!”
  在汉王府怀孕的姨娘便可横着走,绕是李萍也不敢对他们怎样,蔡姨娘更是大胆,她不相信谁敢阻止她。
  只是此刻空气里弥漫着安静,静的出奇,蔡姨娘都听见自己的心跳了。
  当她看向那甩开她的手腕,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人时,整个人都愣了,刚刚的嚣张气焰熄灭的无影无踪。
  “三……三……”
  桃花嘴角微杨,却又很快掩饰下去,“这位姐姐,你没事吧?”整张脸上写满了担忧,迅速的起身到蔡姨娘身边,关心着她。
  抬头怒视这突然闯入的男子“你是何人?你可知她身怀有孕?若是出了什么事,你担待的起吗?”
  这一副护犊子的模样,让刚刚见识了她小小的另一面的人都瞠目结舌。
  “哼,身下奴,我安泰凌辰从不放在眼里!”安泰凌辰一双紫眸危险的眯起,让人不敢靠近。
  安泰凌辰?呵呵!
  毫无顾忌的将目光在安泰凌辰的身上来回穿梭。
  身材修长,胸膛鼓鼓一定很有手感!那张脸好帅,不对,是好美,剑眉微蹙,那双紫色的眸子真美,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双唇,这就是活脱脱的妖孽啊,小鲜肉啊……
  可是为什么却是我的仇人?
  脑海中洞房花烛夜,桃花认命的坐在床边,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她不能逃,也不敢逃,若是逃了,她的娘亲,她的家人都将陷入火海,她不敢赌。
  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踉跄的脚步声靠近,似是喝醉了。
  桃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纠结的紧紧拽着那大红的喜服,大气都不敢出。
  眼前豁然开朗,桃花抬头还未看清那传闻中的汉王,就被“他”横抱起来,放在床上,欺压上来。
  待桃花看到他的样子,吓得不知所措,只得伸手用尽力气去推搡着,可却毫无用处。
  他有一双紫色的眸子,薄情的唇,俊俏的面容,让桃花一时失神。
  回神时她已经赤身裸背,全全暴露在他面前,没有一丝准备,突如其来的疼痛,从下身贯穿全身。
  桃花隐忍的泪水终是流了下来,眼角那颗泪痣被泪染得何其醒目妖艳。
  “啪!”桃花顷刻拉回思绪,抬起手便给了安泰凌辰一巴掌。
  既然来了,那老娘就不客气了。
  众人都不可思议得张着大嘴,安泰凌辰虽不是世子,可也深得汉王喜爱,加之他出类拔萃,更加没人敢冒犯于他。
  这次,王爷娶的女人,却是在洞房花烛夜被他占有,王爷什么都没说,更加没有要怪罪他的意思。可想而知,他的地位与世子不相上下。
  “这一巴掌,打你冒犯姨娘!”桃花被那双就要喷火的紫眸盯着,却“义愤填膺”的说着理由。
  看着安泰凌辰那脸颊上的红印,整个人都很解气。
  “……”准备抬起手趁安泰凌辰发呆,再打一次,可是手却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
  不是抓住手臂,也不是手腕,而是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掌不暖,甚至有些凉。
  听说手掌冷的人,心也很无情,不知是不是如此?
  “放……”开字还未出口,桃花的腰身就被一条手臂禁锢,浑身警钟敲响。
  “滚出去!”一声怒呵,本是暖洋洋的屋子温度瞬间变作寒冬。姨娘们带着奴婢落荒而逃,就怕引火上身。
  那蔡姨娘只以为桃花是为了护着她,心下倒是不忍,却也只是看了一眼桃花与冷冷的安泰凌辰,在奴婢的搀扶下离开了。
  红儿担忧的看了一眼桃花,为难不已,却也赶紧退了出去。
  几秒钟,屋子里就只剩下安泰凌辰和桃花两个人。
  如此近距离的对视那双紫眸,桃花心里在打鼓,脸颊微红。
  活了二十多个年头,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跟一个“陌生”男人,全身的细胞竟然都带着些许兴奋,这感觉让桃花微微害怕,怕自己破功。
  “你可知我是谁?”安泰凌辰臭着一张脸,鼻音很重,以显示自己的不爽。
  谁?哼,安泰凌辰,别跟老娘玩坑爹,老娘不吃这一套!
  可脸上却是害怕的表情,两只小手自然的放在安泰凌辰的胸前,看似在拒绝他的靠近,可却有意无意的摸来摸去,感受到他那结实的肌肉,桃花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吃干抹净就像跑?安泰凌辰老娘倒要让你看看,身下奴,也可以不容小觑!
  “不知!请你放开我!”桃花诚惶诚恐的说着。
  鼻息中隐约闻到昨日在后花园闻到的香气,不知不觉便记住了。
  “不知?那你竟敢打我?”安泰凌辰此刻脸上还有些火辣辣的,看着面前这女子,心里就更加窝火。
  “为何不敢?”桃花突然凑近安泰凌辰耳边,轻声说道:“我的男人,我想打就打。”
  安泰凌辰不可思议的看着桃花,桃花说完便一把推开了他,挣脱了安泰凌辰的禁锢,没有一丝留恋。
  独留安泰凌辰一个人风中凌乱。
  虽不是世子,但在这汉王府乃至整个幕天王朝也没有几个人敢对他说不字,可是今日他竟是撞了钉子。
  不仅被人轻视,还被扇了耳光,竟然还说不认识他,下一秒又对他说出那般决定他地位的话。
  想着安泰凌辰竟不知如何回话。
  “安泰凌辰,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娶我,做我的亲人。要么离我远远的,做我的仇人!”半晌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压在了安泰凌辰的心上。
  她不是失忆了吗?看来不仅没有失忆,而且变得狂妄了,哼!
  桃花背对着他,看着窗外生机勃勃的春色,安静的任那阳光洗涤着她微凉的心。
  她竟然有些期待安泰凌辰的回答。
  仇人?亲人?

桃色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桃色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佩戴和田玉的好处,你知道吗?

    和田玉是中国3000年的帝王用玉,而它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7000年前,可以说,从有中华文明以来,玉文化就一直伴随始终。玉中含有大量矿物元素,所以人们常说人养玉玉养人。如果人的身体不好长期佩玉,玉中的矿物元素会慢慢让人体吸收达到保健作用,譬如女士戴玉的手镯通常带左手,因为对心脏有好处。玉为枕而脑聪,古代皇帝就喜欢用玉做枕头。和田玉,素有软玉之王之称。和田玉含有对人体非常有益的微量元素,经常佩戴和田玉,由于在佩戴过程中摩擦皮肤与按摩穴位等作用,对经络血脉和皮肤等都有作用,能起到防病治病的效果。和

  • 美丽的汉字——有趣的造字方法

    中国意向文字一看便知的原因完全是它朴实、有趣的造字法和用字法使然。东汉许慎早就为我们发现了古文字的这六种造字法(包括用字法)——“六书”。我把许慎“六书”概念用现代语言表述起来很简单(若用许慎原定义表述,大家就很费解了)。六种方法是: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象形、指事、会意、形声是造字法,假借、转注则是用字法。下面按文字形成先后次序讲解“六书”概念,能够使大家比较清晰地弄懂汉字的形成过程。1.象形:面对一个物像,古人用单线对物像独特的结构特征,进行抽象地概括描述,使之成为该物像准确、

  • 姨妈花1200元买的“芒果”翡翠原石 切开后飘出青苔一样美的意境。

    这是一块来自老坑那木场口的翡翠原石小编的姨妈花1200元买下这块长相‘芒果’的翡翠原石原石,当场要求开小窗口。不打灯看,不擦不知道,一开擦吓一跳啊!这不就是缅甸的圣德隆芒果吗?哈哈哈打灯看一看:打灯一看:美女小编PL3877大年夜大年夜牌的位置是足够有了。很清楚开窗局部就是满满的飘绿花,不切就感应曾赌赢了!不多说,小编PL3877口水干了,直接自信拿给切割师傅和雕刻师傅一次性了,就赌这次了。经过切割,打磨,画图,设计,最后到抛光成形,经过整整块一个多月后。不负众望,华丽呈现完美作品:慢慢品尝翡翠

  • 传世哥窑身世迷离,金丝铁线醉美人间

    哥窑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这里所说的哥窑是指传世的哥窑瓷。其胎色有黑、深灰、浅灰及土黄多种,其釉均为失透的乳浊釉,釉色以灰青为主。常见器物有炉、瓶、碗、盘、洗等,均质地优良,做工精细,全为宫廷用瓷的式样,与民窑瓷器大相径庭。传世哥窑瓷器不见于宋墓出土,其窑址也未发现,故研究者普遍认为传世哥窑属于宋代官办瓷窑。长期以来,人们主要是根据文献记载和传世实物对其进行研究。南宋人叶寘的《坦斋笔衡》指出南宋官办瓷窑有两个:一是郊坛下官窑,另一个是修内司官窑。有学者根据刊于明洪武二十年的曹昭的《格古要论》中

  • 除了雕工,入手弥勒佛之前还需了解这些

    老铁(甲):玥儿,你说我戴弥勒佛合适不合适?老铁(乙):玥玥,有空推荐一款弥勒,我送媳妇的,要性价比高的。老铁(丙):小玥,男戴观音女戴佛,我一个大爷们,你推荐弥勒佛给我做啥子呢...老铁(丁):......老铁(戊):......::其实,弥勒名义上虽称之为“弥勒佛”,实际上其仍为菩萨(在此不多作详述)。弥勒的形象能让我们对其产生恭敬之心,仰天大笑,心宽体胖,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感悟到弥勒法相象征意义的启迪:慈悲、忍辱、宽容与乐观;所以,无论性别,不分社会地位高低,只要是有缘人,皆可与弥勒结缘

  • 出于内心的恒定、谦逊与真诚——胡华丁山水艺术画读后

    作者:沈文华胡华丁,1931年出生浙江兰溪,祖籍安徽歙县,浙江大学教授,著名的山水画家和艺术评论家。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曾在浙江人民广播电台编辑部工作,先后在杭州大学和浙江大学任教。他发表科研论文和时事杂文500余篇,艺术评论100多篇,主编和合编著作20部、专著20余部。华丁教授,兼擅文笔和画笔,被传媒誉为“用两支笔描绘世界的人”。这在他的自传体文论《我的笔缘》和《我的画缘》中,略道其详。今年已是87高龄的华丁教授,不但在写作上著作等身,而且在书画艺术创作中成果丰硕。在《美术报》等报

  • 擅长画仿古山水画的画家,当代仿古山水画大成者王宁

    画仿古山水画有名的画家都有哪些?古有“仇英”、“陈少梅”仿古画名家,今有“王宁”仿古山水画大成者。在中国山水画的历史传承中,仿古山水画派是其中一支,他们在一些遵循传统笔墨精华、师古而不泥古的作品中,借古开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凡淡中浓墨成为惊艳传世之作,王宁的水墨丹青仿古山水画也是画界传奇,被誉为“当代仿古山水画大成者”。在山水画创作中,画家王宁以仿古的风格将笔墨精细、构图饱满、色彩细腻的山水美景在画中很好的体现出来。初始觉得王宁的仿古山水画是严整的复古风格,实则非也。在他的作品里面没有浓重

  • 文物介绍——唐四鸾衔绶金银平脱镜

    铜镜就是古代用铜做的镜子。铜镜,又称青铜镜。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周新国先生《武陵藏珍》记载:远古时期,人们以水照面,铜器发明以后,以铜盆盛水鉴形照影。《尚书》《国语》《庄子》等先秦著作中,提到过古人“鉴于水”。《说文·金部》释“鉴”为“盆”,因此可以说盛水的盆(鉴),就是最早的镜子。随着合金技术的出现,开始了使用铜和锡或银铅等制作铜镜的历史。铜镜一般制成圆形或方形,其背面铸铭文饰图案,并陪钮以穿系,正面则以铅锡磨砺光亮,可清晰照面。齐家文化墓葬中出土的一面距今已有4000多年历史的小型铜镜,造型、

  • 一组绝美的古代国画,端庄,美丽!

  • 王信水彩画作品选集,精美的国画给美丽的你~

    王信,河北承德人。擅长水彩画、年画。毕业于热河师范。50年代初在热河省文联从事美术创作和编辑工作。历任辽宁美术出版社专职画家、承德市群艺馆研究馆员、河北水彩画会名誉会长、河北省美协顾问。作品《早雾》、《原始森林》、《深山情》、《山家》等曾获全国年画优秀作者奖。出版有《王信水彩画选辑》、《王信水彩选集》、《王信水彩画专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