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爱的漩涡 大结局

2017/12/28 3:40:25 来源:网络 []

小说:爱的漩涡

第1章 披上婚纱

 叶舟山已经被伴娘们送回了房间,听到房间外面宽敞硕大的会客厅里面仍然觥筹交错,不知道这个婚宴会进行到何时。原文xbxys.com

 叶舟山脱掉了白纱手套,摘掉了白纱头巾,怔怔的坐在那张粉红色的大床上,望着和阳致远的婚纱照,感觉好像是在做梦。

 自己就这样的嫁给了阳致远了吗,这个外表永远是酷酷的阳家大少爷,永远也不知道他内心想法的男人。

 对于阳致远,叶舟山太过的熟悉了,熟悉的让自己觉得直到今天和阳致远结婚了,仍然感觉到自己是和阳致远在过家家。

 记忆里的阳致远在很小的时候,便有着大家族少爷的风范,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冰冷,高傲,从小自己就喜欢跟在阳致远的后面,做一个阳致远的小尾巴,看着阳致远那张英俊的小脸,用仰望的姿态来崇拜他。

 叶舟山永远都记得那一次,自己的洋娃娃掉到水沟里面了,那是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了,是一只憨憨的小棕熊。水沟很深。叶舟山试着下去那那只小棕熊玩具,可是,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叶舟山自己差一点儿滑倒了水里,吓得叶舟山再也不敢自己下去了。推荐http://www.xbxys.com/

 看着小棕熊渐渐的被污水所淹没,叶舟山的心很痛,感觉到小棕熊就要死了,就要渐渐的离开自己了,那自己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有谁会陪自己呢,刮风下雨的时候,还有谁会给自己安慰呢。

 我不要小棕熊离开我,我要和小棕熊永远的在一起,叶舟山用脏兮兮的手背擦了一下脸颊,那洋娃娃般的面容上满是污垢,就像是一个折翼的小天使,孤苦无依。

 而这个时候,自己的身后,闪过一道身影,一道白色的身影,那个自己幼小心里面英雄一般的大哥哥,致远。那个自己看似很深的水坑,在阳致远看来,是那么的浅显,致远不顾自己白色袜子和白色皮鞋上的水渍,抄手一捞,就将自己心爱的小棕熊捞了上来。

 小棕熊,我的小棕熊,你终于得救了,是致远哥哥救了你,这时候的叶舟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明媚的,有了小棕熊,有了致远,自己的世界里便不再有孤单,不再有寂寞,不再有害怕。

 致远很帅气的纵身跳出了水沟,将小棕熊塞到自己的手中,叶舟山赶紧抱过小棕熊,紧紧的将小棕熊抱在怀中,小棕熊,我再也不会大意了,再也不会将你摔到水沟里面了。

 怔怔的望着致远那一脸酷酷的表情,叶舟山觉得自己有了依靠,有了安慰。阅读http://www.xbxys.com/

 “舟山,我会永远保护你的。”致远留下这样一句话,走了。

 而叶舟山,望着致远有些瘦弱的背影,笑了,如同一朵清纯可爱的小花。

 “喝喝,再来一杯。”客厅里面的吵杂声打断了叶舟山的思路,叶舟山猛地回过神来,致远他们要喝到什么时候啊。整个客厅面积有两千多平米,宾客上千,翡翠别墅算是枫叶市最大最豪华的别墅了吧,阳家的别墅,金钱,权利,地位的象征。冷式集团,枫叶市第一大跨国集团,资产上千亿。来自xbxys.com

 所以,自己的父亲,叶一平,要千方百计的和阳家接结为联姻,这种强强联合的政治婚姻并不是没有,叶舟山也见过,可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感觉到有些无奈,叶舟山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从小和致远玩到大,忽然这么一天,就成为了致远的妻子,叶舟山不知道自己的心做好准备没有。

 目光又注视到和致远的结婚照上面,照片上的一对男女,女孩儿闭月羞花,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笑靥如花。男人丰神俊朗,身体修长,一脸的酷容。

 女孩儿,今天晚上,我就要成为女人了吧,想到这里,叶舟山的心便不住的扑通扑通跳了起来,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

 自己已经在婚房里面坐了有快两个小时了吧,叶舟山猜想道。可是,致远在外面和几个哥们儿还是在一个劲儿的喝,渐渐的,大部分宾客已经离去,春宵一刻值千金,这是谁都懂得,人们都很配合的送上了祝福的话语,一一的离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舟山已经渐渐的感觉到有些困意了,便斜着身子,和身躺在柔软的真丝棉被上。原文http://www.xbxys.com/

 睡梦中,叶舟山发现自己来到一个患无人烟的岛上,上面没有一个人,转身间,却发现一头狮子,长着血盆大口,朝着自己追来,叶舟山想要大声的呼救,却是丝毫的叫不出来,只能是拼命的朝着一个方向跑,可是,自己哪里跑得过狮子啊,很快,便北狮子追上,一个猛扑,将自己扑到在地,狮子狰狞的低吼一声,伸出长长的舌头,向着叶舟山白皙的脖颈舔来,叶舟山可以闻到,狮子口中那浓烈的腥味儿。

 “啊。”叶舟山使劲的摆动着身躯,想要拜托狮子的控制,终于是惊醒了,原来是一个梦。

 可是,转醒的叶舟山却是真真实实的感觉到自己的娇躯上真的有一个重物压在上面,低头一看,原来是致远。

 不知道何时,致远已经回来了,客厅里安安静静,很显然所有的宾客已经走了,致远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整个身上散发着浓烈的酒气。

 “致远,致远,醒醒。”叶舟山使劲的将致远高大的身躯扳过来,起身给致远盗了一杯水,一只手拿着杯子,另一只手扶起致远的头,将手中的水递到致远的嘴巴前。推荐xbxys.com

 “咕咚咕咚。”致远大口大口的将杯子里面的水喝的干干净净,而自己的脑子,也因为这一丝的凉意,清醒了一些。

 “致远,到被子里面去睡。”叶舟山轻声道。

 致远醉眼朦胧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娇滴滴的可人儿,从致远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叶舟山胸前的那大片的雪白,在婚纱的衬托之下,叶舟山整个人仿佛是天上的仙女一般。

 猛地,致远将叶舟山一把抱起,重重的摔在松软的大床上面,自己如同一只狮子般狠狠的扑了上去。

 “啊。”叶舟山一声娇喝,手中的杯子摔落在地面上。。。。。。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在宽敞的卧室里面,整个卧室在粉红色的窗帘的映衬下,显得光线是异常的柔和。叶舟山伸伸懒腰,心里有了一种这样的想法,不管怎样,我已经算是致远的妻子了吧。

 摸摸索索,叶舟山在迷糊中想着致远的方向抹去,摸了又摸,感觉到的是,一片空白。叶舟山转过身,见到的是空荡荡的被子。

 致远起这么早啊,昨天醉酒醉的那么厉害,今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叶舟山不疑有他,喊了一声,“致远。”没有人回答。

 “致远。”叶舟山提高了嗓门,并且私下里张望。仍然没有见到致远答应,也看不见致远的影子。

 叶舟山这下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了,致远绝对不会是不和自己打招呼就出去的,即便是有什么急事,也应该给自己留字条啊。

 叶舟山穿好衣服,赶紧给致远打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阵忙音,嘟嘟嘟——

 不知怎的,叶舟山的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对于自己和阳致远的结合,肯定是有政治利益的,但是,对于致远,叶舟山并不排斥,毕竟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彼此的性子都很了解。

 当然,这个时候,叶舟山并没有往其他的方面去想,或许是阳致远有紧急的事情,再加上他的手机正好信号不太好。

 叶舟山怀着忐忑的心情将电话打到了阳家别墅,阳致远的母亲,阮玲玉那里,得到的回答是致远并没有在那里,而且,阮母也有些奇怪了,反而问起了叶舟山来,“舟山,怎么回事啊,你们难道不在一起吗?”

 叶舟山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有谁能够想到,新婚之夜后的第一天大清早,新郎便跑的无影无踪了。

 但是,叶舟山也不能过直接说,致远大清早的不见了吧,只好打了一个马虎眼,将这件事情隐瞒过去,而且,叶舟山也不敢再打电话去询问其他的亲朋好友了,这件事情,越描越黑。

 叶舟山就在这种焦虑的状态中,等待了一天,直到傍晚,外面的马路上亮起了路灯的时候,阳致远才回到了家里。

 依旧是满身的酒味,不过,感觉却是不一样的,昨天的酒,是喜酒,是为了得到一位如花似玉的妻子而感到高兴,而今天呢,依旧高兴吗?为什么高兴的整个人一整天也不见身影,为什么高兴的让新娘子找也找不到人而白白的在家里焦急的等待了一天,为什么高兴的回来后对于今天的行为没有一丁点儿的解释?

 致远,你还是一个人吗?你已经有了妻子了啊。叶舟山见到依旧和平常人一样的致远,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开口问道:“致远,一大清早的你跑到哪里去了,打你手机也打不通。”

 致远转过身,这是一张及其俊朗的脸,这张脸,如果愿意,会有无数的少女投怀送抱,如果再加上致远的身世,家世,地位,那,女人对于阳致远来讲,什么也不是,只手可得。

 见到叶舟山有些担心的眼神,致远的神情却是没有一丝的变化,仍然是那张万年不化的寒冰脸,冷冷的对着叶舟山道:“我去干什么需要告诉你吗?”

 叶舟山一时语塞,是啊,致远为什么要告诉自己,冷若冰霜性子的阳致远,不会因为和自己结婚,便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致远,终归是那个阳氏家族的大少。

 叶舟山轻轻的起身,走到致远的跟前,伸出一双芊芊玉手,用那葱白一样的小手给致远的脖颈上面轻轻的按压着,以此给致远减缓喝酒带来的疲劳。

第2章 他很冷淡

 紧接着,叶舟山又给致远端来一杯柠檬水,清热解渴,致远喝完,倒头便睡。

 婚后的日子开始了,结婚后,叶舟山觉得不管怎样,都应该做到一个妻子的责任,她回父母那里的次数也是渐渐的少了,每次,都是做好饭等着致远回来,致远有时候会回家,有的时候,会给自己打一个电话,告诉自己他有事,今天不回去了。

 叶舟山也只能是默默的为致远做着一切。

 “舟山啊,结婚后的日子怎么样,过得还好吗?”叶家别墅,叶舟山的妈妈李翠玉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关心的问道。

 叶舟山点点头,“嗯,妈妈,致远结婚后对我很好,性子也变了很多呢,晚上的时候没事了会和我说很多话,呵呵,一直以为他是个木头疙瘩呢。”苏舟山吃着碗里的饭,一粒一粒,连头也不抬。

 而一旁的叶舟山的爸爸叶一平却是乐呵呵的,那张圆脸充满了得意和满足,摸着自己的翩翩大腹,道:“看到了吧,这和致远的结合之一举两得的事情,既救了我们叶家,帮助我们叶家度过了这次金融危机,我们的女儿也得到了自己的幸福,哈哈哈,真好不错不错。”

 李翠玉也是欣慰的点点头,帮助女儿叶舟山的碗里夹了一块儿肉,和蔼的道:“嗯,能看到女儿好,我的心就踏实了,当时你提出要和阳家联姻的时候,我还有些不同意呢,虽然咱们舟山和致远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但是,致远那孩子性子太傲,做丈夫不合适,现在看到女儿过得很好,我也很欣慰。”

 “妇人之见,当时我和阳为民提出孩子们的事情的时候,那个老狐狸是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意图,当时的我的公司已经极大的受到了这次金融危机的影响了,只有他那样的龙头集团,才能够躲避过这次风险,就像是航海上的一艘擎天巨航,能够得到阳氏的庇护和帮助,我们才能够转危为安。当时阳为民是不同意的,可是,是致远当着他的父母亲的面,还有我的面,亲口说喜欢舟山的,阳为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将来自己撒手人寰的时候,阳氏集团肯定是阳致远的,所以,对于致远的意见和决定,阳为民是肯定同意的,因为这样,这门亲事才算是真正的定了下来,你以为真的是那个老狐狸真心实意的想要和我们联姻啊,没有致远,我们叶家就完了。”

 听到叶一平这般说,李翠玉也是点点头,而当事人叶舟山的内心却是一片的苦涩,致远,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如果说你真的爱我,那为什么会对我这般的冷漠,你酷,你不爱说话,我知道,但是,爱一个人,会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的,自己是女人,女人对于这一点是相当的敏感的。

 叶舟山想不透致远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见到女儿怔怔不语,叶一平也帮着女儿夹了一块儿肉,道:“舟山啊,多吃点,把身体养的棒棒的,争取早日给生个大胖小子,哼,到时候,阳氏集团最终还是我外孙的,哈哈哈,那只老狐狸。”想到这里,叶一平不禁得意的大笑起来。

 “死老头子,说什么呢,舟山和致远这才结婚几天,哪有呢么快啊,不过,舟山啊,你爸爸说的倒也没错,女人嘛,终归是有个孩子为好,这是作为一个女人神圣的责任。”李翠玉也是毫不避讳的劝道。

 叶舟山听了父母亲如是这般说,内心觉得更加的苦涩了,使劲的扒拉着碗里的饭菜,用以掩饰自己已经变得有些通红的双眼,一顿晚饭吃完,叶舟山的内心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亲去说,他们还以为自己过得额幸福甜蜜呢。

 这只是致远很平常的加班夜的一个缩影,每次致远说要加班,叶舟山便会回到父母家中去吃饭,睡觉,那个硕大的别墅,只有叶舟山一个人,空荡荡的,没有人烟,没有温度,没有气息,只有等致远回来的时候,才会觉得有点人气。

 但是,致远那冷漠的态度,让这个家依旧是没有一点儿灵魂。

 到了后来,就连叶舟山的父母亲也觉得有些奇怪了,刚结婚那会儿想让叶舟山回来,她都总是说要给致远准备晚饭,不肯回来,而现在,叶舟山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而每次问叶舟山的时候,她总是说致远工作忙,在加班。

 这新婚燕尔,怎么会这般,但是,叶舟山父母亲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叶舟山和致远两个人的事情,而且,阳氏集团家大业大,很可能最近确实是有些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致远去处理和解决。

 二十七岁的致远,阳为民已经有意的在培养他的管理能力了,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可以看到阳氏集团在致远的手中变得越来越强大,变成一个商业界的传奇,变成一座里程碑,让他们阳家世代荣威。

 舟山受些委屈了,虽说是很心疼女儿,每次都孤零零的来,每次都孤零零的回,但是,阳氏是什么,那种商业界的巨擘,分分钟便可以将叶家灭掉,或许,这就是这个社会的真实写照吧。

 不过,叶一平终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邀请致远来叶家吃饭。

 叶舟山当然不会驳父亲的面子,只得点头答允,在这个星期天的时候,和致远一起回家。

 “致远,我爸妈希望你明天到我们家去吃个便饭,结婚这么久,你还没有去过我家呢。”叶舟山细心的给致远脱掉了皮鞋,放在阳台上,并将他的袜子也一并得脱掉,将一双棉质拖鞋放到了致远的跟前。

 “额,我,我明天加班。”致远顿了一顿,还是这般说。

 “致远,明天是星期天啊,你看可不可以早些回来啊,这些天你加班的时候,一直是我一个人回家,你看——”叶舟山将洗好的睡衣轻轻的给致远放在旁边。

 “好吧。”致远简单的回了两个字,起身朝着浴室走去。

 叶舟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默默的给致远整理着他脱下来的衣衫,将他们一一收到清洗箱中,准备放到洗衣机清洗,忽然,叶舟山感觉到从致远的淡粉色的衬衫上面传来了一股淡淡的香奈儿COCO小姐特有的味道,叶舟山睁大了眼睛,将衬衣放在自己的鼻子跟前,再次认真的嗅了一嗅,嗯,却是是这种味道,但是,自己却不是用这个牌子的。。。。。。

 叶家别墅,晚餐很丰富,有红烧扇贝,烧海参,鲍鱼粥,天然野菜等等,叶一平还特意拿出一瓶他自己珍藏的79年的法国红葡萄酒,热情的招待了阳致远,饭桌上,叶一平讲了很多致远和叶舟山小时候的事情。

 讲到致远为了保护叶舟山,和外面的坏小子打架的时候,叶一平也兴奋起来,说致远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孩子,举杯频频和致远喝酒,而每次致远也是简单的回应几句,便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致远毕竟年轻力壮,不一会儿,便把叶一平喝的摇摇欲坠了,红着脸,连连的摆手,道:“不行了,不行了,老了,不能和你们年轻人比了,喝了这么点儿酒就扛不住了,年轻那会儿,我可是拿这个解渴用的,哈哈,现在可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好好的对舟山,而且,爸爸真心的感谢你能够救我们叶家,虽然说是顺手而为,但是,叔叔还是感激你,感激你——”

 说着说着,叶一平已经迷糊了,李翠玉只好将叶一平扶回了卧室,让他休息,对着致远道:“你叔叔今天高兴,喝的多了些,当你们是自己的孩子,也就不避讳了,致远不要怪你叔叔招待不周啊。”

 “哪有,叔叔从小看着我长大,和亲人一样,不会。”致远道。

 “那就好,有时间就多陪陪舟山,你们年轻人有话说,对吧,舟山?”李翠玉温婉的一笑。

 “哦。”叶舟山明显的心不在焉。

 “这孩子,成天迷迷糊糊的,好了,今天致远在,我就不挽留你们了,一会儿吃完饭,你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放心。”

 致远点点头,转身问叶舟山道:“想去哪里?”

 “哪里也不想去。”叶舟山淡淡的回到道。

 致远又看了叶舟山一眼,觉得叶舟山今天有什么心事,想说什么,但却没有开口。

 吃罢饭,便告别了李翠玉。

 宝马3351在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低沉的马达声显示着这辆跑车极佳的性能,跑车里,致远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搭在嘴边,不断的超越着前面的一辆辆车,强烈的推背感不断的传来。

 而在副驾驶上的叶舟山却是低着头,沉默不语,和这种速度带来的激情显得格格不入。致远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叶舟山一眼,今天的叶舟山一身黑色束腰圆领紧身一步裙,修长的大腿暴露在外面,一双黑色的吊带高跟凉鞋,一头乌黑的长发高高的盘起,做成一个圆形的发髻,露出那如白天鹅般优美的脖颈,显得高贵妩媚动人。

 但是,叶舟山的眼神却是有着掩盖不住的恍惚,好像这跑车带来的速度,也不能够将她从沉思中带回到现实中来。

 回到家中,叶舟山仍然和往常一样,给致远脱掉鞋袜,拿来拖鞋,并且用双手给致远轻轻的按摩着,但是,那双小手却不同与往常,冰凉冰凉。

 致远也是沉默不语,整个卧室显得格外的宁静,只能够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呼吸。

 良久,还是叶舟山开口了,“致远,我好想回到小时候啊。”

 致远的身子一震,转过身,看着叶舟山,望着这个眼前的女人,自己的妻子,可以说,她的样子,是在自己的眼中一天天的变化的,从一个懵懂未知的小女孩儿,长成一个如出水芙蓉般的大姑娘。

第3章 受伤

 叶舟山没有看阳致远的表情,自顾自的坐在大床的中央,用双手抱住膝盖,像个小女孩儿一般的用下巴顶在膝盖上,喃喃自语道:“小时候,我记得每次都会和一个跟屁虫一般的跟在你的后面,你酷酷的姿态总是吸引着我,要我总想着和你在一起玩耍,觉得只要有你在,我便什么也不会害怕。”

 叶舟山转过身,眼睛盯着阳致远,看着他的那张脸,像是要将阳致远的全部形象都融进自己的记忆里面。

 “你还记得那个小棕熊吗,那是我小时候最喜爱的玩具,那次,它掉进了水里,我很害怕,害怕失去他,可是,我又不敢去拿,那个水沟对于我来讲,太深了,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我真的很无助,我当时在想,如果神仙说有一个愿望可以实现,那我一定会说要把我的小棕熊拿上来。那个时候,你出现了,阳致远,你很容易的就帮我拿回了我的小棕熊,那时候,你就是我的一个神奇的愿望啊。”叶舟山说着说着,自己的眼泪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流了下来。

 用手背擦擦泪痕,叶舟山猛地抬起头,那张娇容满是泪水,看着阳致远,道:“你说过,你会保护我一辈子的,那是你的诺言,对吗?”

 阳致远的心微微的颤动着,他不知道叶舟山为何今天的表现会如此的异常,为何会对自已说小时候的事情。

 “睡吧。”阳致远的简单的两个字将叶舟山的情感的火焰顿时浇灭,独自一人朝着阳台走去,点燃一根烟,独自抽着。

 寂寞的男人在抽烟,那寂寞的女人该怎么做?

 第二天,阳致远的一个电话打来,依然是要加班,一个星期,阳致远有三天至四天的时间在加班。

 今天的叶舟山,换上了一身休闲的红色运动装,将那头长发简单的扎成一束马尾,一双白色旅游鞋,更有一番别样的韵味。

 出门,叶舟山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阳氏集团。昨天一夜的倾诉和发泄,让自己显得理智了很多,将自己的情感更多的埋藏了起来。

 她仍然希望相信阳致远,但是,她需要去验证。叶舟山知道在阳氏集团的对面,就有一个规模颇大的健身房,在枫叶市也算是首屈一指,全部的钢化玻璃建筑,里面的健身器材应有尽有,而且,健身教练也是一流的,最重要的是,从健身房里,可以直接看到对面阳氏集团的一些情况,最重要的是可以看到阳氏的大门,以及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

 阳氏集团,位于枫叶市最为喧闹的商业街,这里寸土寸金,是枫叶市商业高度集中的地方,而一栋整整有五十多层高的现代化办公商业楼,便是阳氏集团的总部,而阳氏集团的分部,遍布全国各地。

 一进门,是一个巨大的旋转玻璃门,整个一楼是接待厅,高约二十几米,有上千平米的面积,抬头仰望屋顶,是一个巨大的玻璃水晶吊灯,周围点缀着各式的装饰灯。大厅的四周分布着十二根巨大的大理石石柱,撑起了整栋大厦的主体结构,大理石光彩照人,而地面也是全部采用高端技术,无缝瓷板铺砌而成。

 大厅的左右两侧是十几排座椅,用来供人们休息,正对面是前台接待,整个淡蓝色风格,几名接待小姐笔直的站在台后,每人一部电话机,没事的时候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电话打来,便用甜美而标准的女声问道:“您好,阳氏集团总部,很高兴为您服务——”

 在后面,是两部全封闭式电梯,不断的有人进进出出。

 叶舟山走到一位前台接待跟前,问道:“阳致远副董在吗?”阳致远现在的职位是公司副董,而他的父亲阳为民是董事。

 “在的,请问您找阳副董有什么事情吗?”

 “哦,没事。”叶舟山转身便走。

 前台接待奇怪的看了叶舟山一眼,但是,见叶舟山漂亮大方,气质非凡,摇摇头,也没有多想什么。

 健身房里,叶舟山将白色运动衣脱下,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健身装,一件黑色的极其性感的清凉胸衣和短裤,在一台可以清晰的看到阳氏集团的跑步机上慢跑起来,逐渐的,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儿,叶舟山挥汗如雨,汗水顺着那白皙的皮肤淌下,性感的腰肢,脖颈,胸前满是汗水,显得充满了诱惑的气息,不时的引来旁人的偷瞄。

 远远的看到阳致远从阳氏集团的门出来,叶舟山便出了健身房,上了一辆出租车,跟在了阳致远的宝马3351后面。

 叶舟山的心里很彷徨,也很纠结,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啊,可是,阳致远那衣服上的香水味道,在叶舟山的脑海里不断的徘徊缭绕,经久不散,叶舟山知道,如果不亲自去印证,自己是说服不了自己的,而且,自己也过不了自己的这一关。

 眼看着3351在加速,叶舟山也只得催促司机跟紧了,老司机把心一横,运用自己娴熟的技术在车海里左转右转,还好没有跟丢,毕竟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流量太大,车辆也太多,阳致远车子的性能也难以发挥出来。

 最后,阳致远的车子在一个名字叫做“粉黛”的咖啡厅前听了下来,阳致远下车,看看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左右张望了一下,便走了进去,在一个靠近边角的桌子前坐了下来。

 叶舟山也跟着下了车,付了司机钱后,便跟着进了咖啡厅,在距离阳致远很远的一个地方背对着阳致远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黑色摇摆裙,身材高挑的美女走了进来,径直来到阳致远的桌子前,坐了下来,而阳致远,作了这样的一个动作,起身,在美女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非常绅士。

 眼前的一幕,让叶舟山惊呆了,其实,她已经预感到了一些,但是,却没有想到,阳致远这么快会——

 结婚还不到一个月啊,叶舟山明白了,这一定是阳致远在和自己结婚之前,便与这个女孩儿认识了,而且,两人的关系并不一般。

 阳致远,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给我一个妻子的名分,却在背地里和其他的女孩儿在一起,为什么,为什么?

 叶舟山想不明白,看着阳致远和那个女孩儿卿卿我我暧昧的神情,自己觉得心目中有个什么东西轰然倒塌了。

 默默的起身,离开这个叫做‘粉黛’的咖啡厅,六宫粉黛无颜色,这是用来描述杨贵妃的美貌的,可是,现在的叶舟山看来,这个‘粉黛’咖啡厅却是一个绝妙的讽刺,自己即便是阳致远的妻子,但是,他在外面却有着别的女孩儿,或许,会更多。

 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中,叶舟山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许,自己和阳致远的结合,本来就是一个错误,或者说,本来就是一场为了挽救叶家的曲线救国的行动。

 而自己,就是一个棋子,而不是妻子。脑海中满是阳致远和那个女孩儿亲昵的情景,叶舟山觉得自己心目中的那个影子离自己越来越远了,阳致远,你怎么会这样。

 作为一个女人,叶舟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晚上的时候,自己的妈妈又打来了电话,询问今天阳致远是否在家,自己要不要过去吃饭,如果过去,他们便派车来接叶舟山。

 听着电话那头妈妈刘宛如的关心的话语,叶舟山鼻子一酸,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大滴大滴的滴落下来。

 也不敢和妈妈多说话,怕电话那头的妈妈听出了什么端倪,叶舟山害怕妈妈担心,只是强忍着伤痛,说了句,自己吃过了,便挂断了电话。

 叶舟山脱掉衣服,冲进浴室,想要把这一切的痛苦统统的都冲刷干净,哗哗哗,水汽氤氲的缭绕在叶舟山的四周,若隐若现可以看到一具几乎完美的酮体,可是,叶舟山的婚姻却不完美,因为,阳致远不爱自己。

 第二天的下午,阳致远回来了,到了家里,一开门,阳致远吓了一跳,地上扔的到处是叶舟山的衣物,而叶舟山,仅穿着一身白色内衣身子朝下躺在床上,周围四处乱扔着几十个啤酒罐儿,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酒气。

 阳致远的神色一动,紧走几步,来到卧室跟前,将叶舟山翻过来,抱到床的正中央,叶舟山这是要闹哪样?阳致远不知道,自从前天起,叶舟山的表现就不是很正常,着怎么能够喝这么多呢。

 迷迷糊糊中,叶舟山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和一对强有力的臂膀将自己抱起,放下,自己的内心,忽然间就没有了那种意兴阑珊的惊悸感,本能的就抱住了阳致远的一只手臂,死死的抓住不放,力气好大,好像一挣脱开这只手臂,自己就要烟硝玉损了一般。

 而正要起身的阳致远也是一把被叶舟山抓住,感觉到叶舟山的整个身子的重量都挂在了自己的一只胳膊上,试着挣脱了一下,叶舟山抱得反而更紧了。

 无奈,阳致远只得侧身坐在叶舟山的身边,而叶舟山的嘴里却喃喃的道:“水水,我要喝水。”还好,因为自己经常喝酒的缘故,在卧室的傍边,叶舟山就放了一只饮水机,阳致远臂展伸长,用一只手接了一杯凉开水,递到了叶舟山的跟前,抬起手臂,叶舟山的上身也跟着上倾,“张嘴,喝水。”

 阳致远下命令般的说道,叶舟山本能的张开樱桃小嘴,将一杯凉开水喝了下去,而后又重重的躺下。

 阳致远现在才发现,以前自己喝醉的时候,叶舟山这个女人照顾他一个醉酒的大男人是多么的不容易,况且,现在还是反过来的,阳致远的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看着叶舟山那朦胧的醉眼,阳致远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叶舟山睡的很不安稳,睡梦中一直在紧蹙着额头,好像是在梦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忽然,叶舟山的头左右摇摆,异常的痛苦,嘴里说着,“阳致远,为什么要找别的女人,阳致远,为什么要骗我?”

爱的漩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的漩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午夜货车1章(第001章 奇怪的货车)

    原标题:午夜货车1章(第001章奇怪的货车)小说名:午夜货车第001章奇怪的货车我叫陆浩永,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开货车的,我没觉得我特殊在哪里。祖上是十代贫农,自己这些年也没打拼出来,没房没车没女朋友,算得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穷吊丝。我从十八岁开始就在市里的马达货运公司工作,工资虽然不高,但也稳定,对于只有初中学历的我来说算是很不错的了,所以这么一干就是六年。本来以为我可以一直干这份工作干到退休,因为我连合约都签了,一下子就签了三十年,期间只要我没有违约的行为,我就可以一直干下去,享受正式工的待遇。可

  • 诡师1章(第一章 同学会)

    原标题:诡师1章(第一章同学会)小说名称:诡师第一章同学会元旦的时候,我们大四的同学组织了毕业之后的第一场聚会。我和女友同时接到电话,第二天,我们分道扬镳,各自搭乘前往不同城市的火车,离开了生活三年的都市。到了地方,出了月台,在候车厅的时候,看到有一个人向我挥手。是胡凯,我们的老班长。他搂着我的肩膀,嘘寒问暖的说了一通。我倍感亲切,将毕业后的创业经历报喜不报忧的对他简述一番。胡凯家里有钱,老爹是做医疗器材生意的。出了校门就到自家的公司,子承父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去年迎娶了漂亮的妻子。这场同学聚

  • 开鬼眼1章(第1章 夜猫子的笑声)

    原标题:开鬼眼1章(第1章夜猫子的笑声)小说名:开鬼眼第1章夜猫子的笑声接到二舅要结婚的消息时我吓了一跳,因为我二舅三年前就死了。在电话里我问这是怎么回事,我爹就喊开了:“喜事!你立刻给我滚回来!”于是我赶紧向公司请了假,抱着一脑袋官司连夜坐上了回家的火车。下了火车,又马不停蹄的换了汽车,最后又搭了老乡的三蹦子,这一趟折腾下来三天时间就过去了。我二舅是个名人,可谓十里八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二舅的死因总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趣事。关于我二舅的死有很多版本,其中有一个版本是这样的:三年前的一

  • 一世孽情还付谁1章(第一章 她不过是暖床的)

    原标题:一世孽情还付谁1章(第一章她不过是暖床的)小说书名:一世孽情还付谁第一章她不过是暖床的漆黑的深夜里,闪电伴着惊雷,掩盖着屋内的交叠起伏的喘息声。雨水冲刷着玻璃,昏暗的光线下,依稀能到林烟香汗淋漓地坐在一个男人身上起伏,腰部的不适,让林烟想要停下来,身下的动作渐渐地慢了下来。感觉到身上没有动静,夜霍宇睁开眼睛,看到林烟那被汗水沾湿的头发丝丝缕缕的粘在脸上,不由轻蔑一笑,这就想停下来?那可不行!夜霍宇抬起双手,换住林烟的背,翻身将林烟也在了身下。“阿宇,我……我不行了。”林烟微微撑起手,抵着

  • 鬼妻撩人1章(第一章 被迫成亲)

    原标题:鬼妻撩人1章(第一章被迫成亲)小说书名:鬼妻撩人第一章被迫成亲“小娇,还有多久啊?”看看前面的高山和脚下崎岖不平的小路,我抬手用手背擦了擦额上大粒大粒的汗珠,忍不住有些埋怨地问。如果不是小娇极力邀请,我去哪里采风不好,非要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呢!“快了,快了!”小娇伸手指了指远处的半山腰:“你看,那不就到了吗。”顺着小娇的手,我看到郁郁葱葱的半山腰上,有星星点点的白色小屋,浓绿与洁白相互掩映,好似一处世外桃源。这时,小娇伸过手想要帮我拿住画板。我为自己刚才的不耐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连忙拒

  • 嘿,宝贝靠近点1章(第一章 几年不见胆子大了)

    原标题:嘿,宝贝靠近点1章(第一章几年不见胆子大了)书名:嘿,宝贝靠近点第一章几年不见胆子大了“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没教养!”宁静的沙滩,被一声怒骂打破,尖锐的嗓音引得沙滩上的人们都往这边围观。“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霍天天看着掉在地上的冰淇淋,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奶声奶气地道歉。“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就能算了吗!我新买的裙子,就被你弄脏了!我最讨厌你这种熊孩子!”刘欣悦看了一眼裙子上的污渍,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准备推开自己身边的男孩。“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孩子跟我追着玩呢,把您衣服

  • 缘来是你早注定1章(第一章 千金沦落陪酒女)

    原标题:缘来是你早注定1章(第一章千金沦落陪酒女)小说名称:缘来是你早注定第一章千金沦落陪酒女夜晚,华灯初上,圣成ktv。“小千!你这么怎么慢啊!客人都等急了!”一个穿着酒吧制服的女生急匆匆的推开休息室的门,对着刚换好衣服的女孩喊着。刹那间红绿灯火涌进来,交错映在女孩的脸上像是照出了人性最深的欲望,各种贪婪……小千别扭的扯了扯快要到大腿根的裙角,“知道了,我这就去。”答话的同时往外走。“这裙子穿几次了还是不习惯。”小千边扯裙摆边嘀嘀咕咕的。小千在踏出休息室的一瞬间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震耳欲聋

  • 我记得我爱过1章(第一章 把她关起来)

    原标题:我记得我爱过1章(第一章把她关起来)小说名称:我记得我爱过第一章把她关起来五月,天清气朗。秦半夏穿着婚纱站在教堂内,底下宾客满堂,他们都是安城内数一数二的豪门名贵,如今韩秦两家联姻,他们自然是会来参加的。只是比起秦家小姐的满心欢喜,身为新郎的韩有容却显的有几分疏离。秦半夏手捧鲜花,将他们脸上所有的疑惑都看在眼中,不以为然,韩有容是韩家未来的继承人当然保持着继承人应有的个性。只是,今天一过,她便真的成为了他的妻子,相伴一生。繁琐的婚礼流程结束,夜晚很快就来临了。秦半夏坐在房中,等待韩有容到

  • 小姐,偷心先偷身1章(第一章 天啊,你去拍AV)

    原标题:小姐,偷心先偷身1章(第一章天啊,你去拍AV)小说名字:小姐,偷心先偷身第一章天啊,你去拍AV清晨,太阳的微光尚未丰满,薄薄的雾气洒满了整座城市,静谧的如同一幅定格的画卷。冯宝宝沿着马路慢慢的走着,满怀心事,纤瘦身影似乎要融入那雾色之中。刚进公司门口,冯宝宝敏锐的察觉到四周的目光都朝她看来,她感到一丝不安。我的天老爷,宝宝你终于来了!刚踏入办公区,还没缓过神,好友落落就火急火燎的冲了过来。“你知道了吗?”落落冲到冯宝宝跟前猛地刹住了车,对上她的一脸疑惑,落落抿了抿唇,继续道:“你来看看这

  • 情深成瘾便成劫1章(第一章 他很恨我)

    原标题:情深成瘾便成劫1章(第一章他很恨我)小说书名:情深成瘾便成劫第一章他很恨我蒙家客厅里,蒙繁森旁若无人的搂着许心仪,讨论着婚礼的流程,偶尔二人还会咬耳朵,声音虽然小,却时不时的传出笑声。“繁森,你们男人的审美我可不信,我要让雪珂帮我参详。”许心仪嗔了他一眼,搂着蒙繁森撒娇。林雪珂就坐在对面,她不由垂下头,剪毛轻轻颤动着,不想让别人看见她眼神中的难过。“要是不想听,就滚回楼上去,不要哭丧着一张脸,看着晦气。”蒙繁森突然抬起头,目光冷冷的看着她。“我不是有意的……”林雪珂忍着心中的酸涩,小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