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鱼塘里有条龙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2:25:58 来源:网络 []

书名:我鱼塘里有条龙
第一章 回家
“李大鱼,这事就这么定了,我家小花绝对不能嫁过来跟着你吃苦!” “阿姨,我和小花是真心相爱的,而且,不论我家里怎么样,我都会努力让小花过上好日子!” 李大鱼现在欲哭无泪,明明已经定了结婚的日子,谁知道父亲突然得了渐冻症,为了给父亲治病,整个家庭一下子陷入了逆境当中,就连女朋友的家里人也找上门来退婚。推荐xbxys.com “你不用再说了,我是不会让小花嫁给你的,而且,我家小花也不喜欢你!” 一说这话,李大鱼顿时有些生气,李大鱼和方月花谈了三年恋爱,他坚持相信自己的心上人不可能同意家里的做法。 可当他目光看向自己的未婚妻方月花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只是低着头,并不想开口辩解什么。 “小花,你说句话啊,结婚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反悔的,你快劝劝阿姨。” 然而当方月花终于开口说话的时候,那句话却让李大鱼如遭雷击。 “大鱼,我们其实也不太适合,之前结婚可能有些冲动了。” 听着女朋友亲口说出这句话,李大鱼突然觉得天旋地转。 “大鱼,我们的婚事就算了吧,大家以后还是朋友,妈,我们走吧。我鱼塘里有条龙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似乎是因为心虚,方月花也不敢看李大鱼,而是拉起母亲迅速的往门外走去。 “事情就这么定了,回头记得要把彩礼钱退给我。”临走,方月花的母亲还不忘索要两人订婚时两家人一起凑的彩礼钱。 等方月花一家人出了屋子,李大鱼才回过神来,急忙追了出去。 此刻,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低沉乌黑的云层中,不是有雷光晃动,四周都被一片薄雾笼罩。 李大鱼看见方月花一家人上了车,于是拼命追过去。 “小花,小花,你别走啊!” 或许是因为雨太大,车上的人并没有听见他的声音,又或许,方月花根本没打算回头。我鱼塘里有条龙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总之李大鱼追着车子跑了一大段路,最后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汽车缓缓消失在视野中。 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得了重病,和自己山盟海誓的女朋友居然就上门退婚,这一切让李大鱼有种残酷的领悟。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如果我家很有钱,或许他们根本不会来退婚,反而会嘘寒问暖,送上无数爱心……” “爸现在的情况很糟糕,我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 可随着雨水的冲刷,他也渐渐清醒,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折磨自己,这又是何必,而家中的父亲还身处重病,小妹还在上学,一切还需要自己去扛着。 “我李大鱼发誓,今后一定要出人头地,我要让他们对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 站起身,李大鱼轻轻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虽说马上又被雨水打湿,可似乎就把心头的郁闷放了下来,开始一步步朝着家里的方向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天空中一道惊雷劈了下来,雷声轰鸣,仿佛可以击穿人的心灵。 而那道雷刚好就劈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榕树上,那棵树李大鱼很熟悉,因为逢年过节大家会在红纸上写下祝福的话,然后把纸挂在树上,这种树其实就是佛教里常说的菩提树,在沿海地区很常见,不过村里这一棵估计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足足三十多米高,十分难得。网站http://www.xbxys.com/ 可现在一道雷霆落下来,顿时被从中劈成两半。 说来也是奇怪,从这一道雷落下之后,云雨渐渐开始停歇,李大鱼走过去的时候,只见大榕树上点点火星,树干从中断开,处处焦黑。 “哎,真是可惜了。” 但面对这种事,李大鱼也是无可奈何,正打算走回去,却听见身旁一阵“嘶嘶”的细碎声音。 低头一看,竟然是有一条青蛇从树干里爬了出来,大约一米多长,浑身处处焦黑,不过大体还是青色,它似乎因为刚才的雷击而被殃及池鱼。 青蛇爬动得极其费力,到了李大鱼身旁不远处,似乎就没了力气,一动不动。 从小在海边长大,李大鱼对蛇自然不陌生,自己甚至抓过,因此也不害怕,就蹲下身子去看它。网站xbxys.com 蛇鳞多处灼伤,有些难以辨认,而蛇头狭窄细长,也不像是毒蛇,不过那条蛇的眼睛却有些奇特,是金黄色,完全看不到瞳孔,似乎微微发着光,像是在双眼上挂着两盏灯一样。 李大鱼看了一会儿,觉得这蛇应该快死了,也就打算离开,可正要起身,却发现那条蛇突然抬起头看着他,微微吐着信子,头轻点,仿佛在对着李大鱼哀求。 “你这是要我救你?”见状,李大鱼十分惊奇,这蛇未免太有灵性了。 说完这句,那条蛇点头的频率又快了一些,李大鱼这才明白,这条蛇还真听得懂自己说话。 于是李大鱼再次低下身子,说道:“那你别咬我,我带你回家,看能不能把你治好。” 蛇依旧点头,不过似乎力气用完了,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李大鱼把它拿起来,感受它身上一起一伏的气息,才知道它还活着,不过说起来也怪,蛇应该是冷血动物,可这条蛇的体温却烫的有些灼手。 李大鱼心想这多半是因为刚刚被雷劈过,又被火烧伤导致,随后就带着这条蛇回了家。小百姓养生网 开门进去,父亲还在医院休养,而妹妹则在镇上的寄宿学校,所以家里只有李大鱼一个人,如果不是因为亲家上面退婚,李大鱼应该也在医院陪伴父亲。 把受伤的蛇拿一个小竹筐装着,然后给它擦了一些烧伤药,又放下几块吃剩的鱼肉鸡肉,李大鱼说道:“我也只能这样做了,如果治不好你,你也别怪我。” 青蛇静静躺着,只有微微起伏的身子,说明它还活着。 李大鱼把能做的做了,就打算去医院看望父亲,村子离新平镇只有二十多公里,李大鱼骑摩托过去,很快也就到了。 打开病房进去,就看见父亲李成武躺在病床!上,身上挂着点滴,不过看样子应该是睡熟了。 守在病床傍边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李大鱼上前打了个招呼:“刘婶。” 刘婶大名叫做刘月,是个寡妇,因缘巧合和父亲走到一起,如果不是这场病病,或许两人已经领证了。 “医生说,你爸的病已经稳定下来了,只要按时吃药,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再留院观察一周,就可以回家了。” 说是这么说,可刘月的神情也丝毫不显得开心,毕竟渐冻症是一种绝症,恐怕也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了。 李大鱼轻轻点头,这个时候,父亲李成武醒了过来,脸色很苍白,但还是带着一丝笑容说:“大鱼,我这个病来的太不是时候了,耽搁你结婚了。” 李大鱼急忙摇头,说:“爸,没事的,小花他们能理解,不会怪您的。” 李大鱼并不敢把方家退婚的事说出来,只能瞒着,他现在最大的心愿,也就是父亲的身体能好起来。 李成武想了想,又说:“医院这里有你刘婶看着就可以了,还有一个月,家里的鱼就要上市了,鱼塘你得去看着,不能耽误了。” 李大鱼点了点头,鱼塘是一家人最大的收入来源,他怎么也会看好。
第二章 金币
在医院陪父亲吃过晚饭,李大鱼就赶回鱼塘,他家的鱼塘在一片海湾里,是一个天然的避风港,这里被大大小小的隔出十几个鱼塘,李大鱼家这个只算是小型,三亩多大。 鱼塘里面的工作并不复杂,每天定时清理,喂食,然后观察鱼苗成长状况,剩下来的就是等待,工作简单枯燥,再加上父亲的病情一直时好时坏,让李大鱼。 就这样过了两天,他偶然发现打雷那天救下的青蛇伤势恢复了许多,蛇皮上烧焦的地方都已经结巴,看它在笼子里爬动的样子,也基本恢复,于是就把他带到鱼塘边上打算放生。 青蛇缓缓爬出竹笼,接着灵性十足地抬起蛇头,朝着李大鱼点了两下,接着就缓缓游进了池塘里。 虽然这个经历十分奇妙,可对李大鱼来说也只是一个插曲。 “我还有五万左右的存款,父亲一直照顾小妹,手头不宽裕,加上这次大病,前后就花了近二十万,现在一年光服药的费用都高达几十万,这钱该怎么赚。” 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何况这是几十万,以前在外地打工,兼两份职,一年也就存三五万给家里,现在回来了,家里全靠自己一个人,小妹上学一年再节省还是得花两三万,而且今年小妹应该考上大学了,到底要花多少钱,李大鱼心里也没底。 李大鱼坐在鱼塘边,心绪繁杂。 这时,水面轻轻晃动,刚刚放生的小青蛇从水底钻出,看着李大鱼,不断吐着蛇信,像是想要逗李大鱼开心。 “咦,小家伙,又是你,看来你还真是成了精啊,不过可惜,我父亲得了绝症,治病要花很多钱,你帮不了我。” 青蛇望着李大鱼,微微吐着蛇信,似乎在倾听他的说话,过了一会儿,它就又沉入水底,不见了踪影。 李大鱼心想这小青蛇还挺有灵性的,放走之后,居然还能找着自己,不过现在让自己头痛的是父亲的医疗费。 混混沌沌地又渡过一天,第二天一早,李大鱼正在清理池塘,小青蛇的身影再次从水面浮了出来。 这一次,它嘴里还叼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正摇着小脑袋,像李大鱼示意。 “咦,这是什么东西?”好奇之下,李大鱼伸手取过青蛇嘴里的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金币。 四方孔,圆边,标准的古代货币模样,正面刻着淳化元宝,反面刻着两尊佛像,异常精美。 李大鱼万料不到这小青蛇还真给自己找来钱了,只不过,一个小金币,也不知道真假,估计也不值多少钱,不禁笑着说:“谢谢了,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 说完,那小青蛇似乎很得意的吱吱叫了两声,它的声音比一般的蛇洪亮很多,如果仔细听,会发现他的声音和一般蛇类根本不同。 普通的蛇是通过舌头和嘴唇摩擦,发出嘶嘶声,而这青蛇的声音却带着一股子金属般的尖锐。 青蛇的灵性让李大鱼大吃一惊,它几乎能听懂自己的话,让它往哪儿游就往哪儿游,和小青蛇玩了一阵,心情好了一些,李大鱼就说:“以后我就叫你小青吧。” 青蛇果然灵性十足的点点了头,接着李大鱼就伸出手指去摸小青的蛇头。 青蛇被他手指触碰,似乎格外享受,还用额头微微摩擦李大鱼的手指,让李大鱼感到一阵酥!痒。 可突然间,那小青蛇居然张开嘴,猛地咬在李大鱼的手上。 李大鱼吃痛,急忙缩手,小青蛇也仿佛受到惊吓,蹿回了水底。 而下一刻,李大鱼惊奇地发现,自己的手指上被青蛇咬中的地方浮现出一个奇异的花纹,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而片刻之后,那花纹又消失不见。 尚在惊讶之中,李大鱼忽然发现脑海传来一阵晕厥,但很快的晕厥感又消失了。 再次回过神,他发现自己有些不一样了。 整个人的灵魂仿佛飘荡起来,然后看见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他看见一条青色的小蛇,躲在水底的焦岩中,仿佛有些害怕一样的朝自己看过来。李大鱼似乎可以真真切切地体会到青蛇的情感,了解它的想法。 “别害怕。”李大鱼想对青蛇说,但似乎不用说,青蛇就领会了他的意思,脑海中传递过来的青蛇的情绪已经平复。 短暂奇妙交流后,李大鱼的仿佛灵魂归窍,只不过,他发现自己和青蛇之间确实多了某种联系。 即使不用眼睛看,他也清楚的知道青蛇就在不远处的水底。 “小青,出来吧。” 心中这么一想,小青蛇果然就从水里浮出。 刚才被青蛇咬到,似乎就导致两者间形成了一种神秘的联系,李大鱼也说不上好坏,不过对这条奇异的小青蛇,李大鱼也不在把它当做一个普通的动物,而是和自己一样的有着思想的生物。 又试着和小青交流了一阵,李大鱼突然感到一阵疲惫,就让小青回水里休息,自己也钻进棚屋,爬上床倒头就睡着了。 次日,一觉醒来,李大鱼只觉格外的精神,回想昨天发生的事,只觉得如同梦幻,可感知中,小青尚且潜在水底,静静地盘曲着身子,再加上床边那个闪闪发光的金币,就让他无法再质疑发生的一切。 这时,棚屋外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哥,你回来了?” 李大鱼急忙推门出去,就看见自己的妹妹李小燕正站在门外。 十七岁的女孩正是花季年龄,展现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而自己的妹妹李小燕不仅身材高挑,五官也十分精致,不想自己和父亲两个五大三粗的样子,是个标准的小美女。 “我听说你在镇上打工,今天放假了吗?” “恩,今天休息,我才回家的,听爸说你回来了,我就过来给你送饭。” 接过小妹手上的饭盒,李大鱼不禁问道:“小妹,这几天高考好像已经放榜了吧,你考上哪所学校,要多少学费?” 听到这话,李小燕突然收起脸上的笑容,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哥,我没有考上。” 李大鱼听见这话,十分惊讶,妹妹的成绩自己是知道的,全年级绝对数一数二,可据说现在高考很难,孩子压力大,发挥失常也是有的,于是李大鱼笑了笑,说道:“没事,咱们再补习一年,明年再考一次大学。” 然而李小燕却咬了咬嘴唇,说:“哥,我不考了,我也去打工。爸的病那么严重,再加上我继续读书,还要花钱,家里已经没钱了。” “胡说!你怎么可以不上学?!不上学哪来的出息!家里的事有我操心,爸的病有我看着,你就老老实实上你的学,做咱家的大学生!” 李大鱼是真心希望妹妹能够上个好大学,别和自己一样的命运,因此语气重了一些。 谁知道李小燕也执拗得很,大声道:“我就不,我就不。我已经和同学约好去外地打工了,你别管我!” 一听这话,李大鱼心里顿时一阵惊急,和同学打工,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能干什么?生怕小妹走上歪路,李大鱼顿时怒吼道:“李小燕,你敢出去打工试试!你敢出去我就当没你这个妹妹!” 李小燕被李大鱼这一吼,顿时满脸泪花,一时不知所措,转身就跑。 然而没跑几步,李大鱼就看见妹妹脚下一滑,踩到一块碎裂的石块,整个人失去平衡,一下掉进了海里。 这里的海湾虽然风平浪静,可水下面水草很多,容易绊住人,并不适合游泳,渔民捕鱼也会乘橡皮艇,而不是靠游的。 李小燕落水的时候本来就很意外,没有任何准备,一大口海水就灌进嘴里,呛得喘不了气。 李大鱼见状,急忙冲过去,毫不犹豫地跳进水里。 他水性不错,很快游到李小燕身旁,不过这个时候,李小燕已经有些脱力。 “哥,我脚被水草卡主了,救我。” “别怕,有哥在。” 李大鱼急忙潜入水中,想要设法拔掉水草。 可这一片的水草格外的密集,层层叠叠,李大鱼只看得见小妹的脚被一片海草缠住,可无论自己怎么用力,那些密集的海草依旧纹丝不动。 随着水底的暗潮涌动,海草还不断把小妹往水里拉。 李大鱼几次从窜进水底拔除水草,可小妹依旧被越拉越深,就在这时,远处,一道青色的身影缓缓游进。 “小青,帮帮我。”仿佛是疾病乱投医了,李大鱼对着不足一米长,小小身板的青蛇发出求救。 不过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小青在水中格外的灵活,飞快的蹿到李小燕脚边。 没多会儿功夫,就把一圈圈水草给咬断,松开了李小燕。 终于把妹妹救上岸,李大鱼自己也是因为长时间憋气,头晕乏力,但还是硬挺着背着妹妹回到鱼塘的棚屋里。 呕了好几口海水,李小燕才缓过气来,不禁又大哭起来。 “哥,我好害怕。” “没事,有哥在。” “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担心爸才决定不上大学的,其实我考上了燕京大学,已经收到录取通知书了。” 听妹妹说出真相,李大鱼微微一笑,一边拍着妹妹的后背,帮她顺气,一边安慰道:“放心去上学吧,家里的事情有哥担着。” 随后回家吃饭,兄妹两为了避免父亲担心,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起今天发生的事。 而李大鱼吃过饭则又回到鱼塘守夜,一个人躺在床!上,顺手拿起小青叼来的金币,李大鱼不禁叹道:“钱啊钱,我该怎么去挣呢。”
第三章 鉴定
小妹考上燕京大学,学费一年两万,这还是一等生录入的费用,学杂费全免,当然以小妹的成绩还可以申请奖学金,可那也得进校之后才能申请。 第一个月学期,就燕京的消费,小妹再省一个月也还是需要1500左右,一个学期的生活费还得准备一万左右。 那么存款就去了三万,剩下两万块钱,自己省着点应该能撑到鱼塘里的鱼上市。 只不过,父亲的病时好时坏,虽然药还有三个月的份,但如果临时出个什么问题,怕又是一大笔费用。 正在发愁的当口,意识中又传来一阵微妙的感应。 推门出去,只见小青又叼着一枚小金币缓缓爬到自己身边,将金币扔在自己脚下,就抬起头不断吐着信子,一副讨好的样子。 “哈,小青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又给我送钱来了。” 捡起金币,李大鱼不禁想到,这金币看样子不是假的,明天刚好要去镇上帮小妹买车票,顺便去找人鉴定鉴定,兴许真能值几个钱。 第二天一早,李大鱼独自去了镇上,先去车站把小妹的车票买了,然后就找到了镇上的旧货街。 虽然说是旧货,但也有几家古董店,大大小小的摊位上,偶尔也会有旅游的人来淘淘宝。 李大鱼没在小摊位上多停留,而是直接走进一家古董店里,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很热情地招待他:“小伙子想要点什么?” 李大鱼开口问道:“你这里收古代钱币吗?” 老板笑了笑,说:“收,你把东西拿过来看看吧。” 李大鱼点点头,就从怀里取出了一枚金币,放到桌上。 老板见到那金币的样式,眼睛微微一亮,接着拿了一个放大镜,对着金币反复翻看,几分钟以后,才开口说:“这是铜的,外层镀金,不过款式应该是宋朝的,一枚能值个一百多块。” 李大鱼心中一叹,没想到空欢喜一场,不过想想也是,一枚小小的古币,就算是金的又能值多少钱。 这时,那老板又问:“小伙子,卖吗?” 李大鱼拿回的金币,说:“算了,既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就不卖了,自己留着做个纪念。” 这时,老板显得有些焦急,说:“这东西你留着没什么用,这样吧,我出两百,这个价钱已经很不错了。” 闻言,李大鱼不禁有些奇怪,既然不是值钱货,你干嘛还非得买呢。 正准备换一家店去问问价,旁边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对陈铭说道:“小兄弟,你的这枚金币能让我看一看吗?” 这人西装革履,打扮十分讲究,而且从口音就知道不是本地人。 他见李大鱼有些犹豫,就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 “我是铭心拍卖行的鉴定师,给我看一下,肯定没有错。” 李大鱼接过名片看了看,上面果然写着铭心集团鉴定师——张海。而且名片的制作精美,显然不是普通人能用。 至于铭心拍卖行,由于举办过不少鉴定藏品的电视节目,知名度很高,也让李大鱼比较放心,于是把金币递给张海。 张海拿起金币,没有像古董店老板那样拿着放大镜观看,现实放到耳边轻轻一弹,金币发出清脆的嗡嗡声,随后轻轻用手指擦拭金币表面,观察其正反面的图案。 过了一会儿,张海笑着对李大鱼说道:“你这一枚金币是真品,而且来历不小。 随后,张海把金币还给李大鱼,接着解释:“这金币上面写着淳化元宝,是被动北宋宋太宗赵光义的年号,以此可看出年代,而背后雕刻着两尊佛像,是属于十分罕见的佛像钱。” 李大鱼问出最关键的问题:“这枚金币大概价值多少?” 张海笑了一下,说:“这种钱币并不是名用,而是专门铸造出来供奉,因此存世量极少,去年的这个苏富比市场上有一千枚这样的钱币,单价卖到了25000,不过,你这里只有一枚,正常收购价应该在18000到22000。” 李大鱼一听这小小的金币居然价值2万,不禁欣喜若狂,急忙又取出一枚说道:“我这里有两枚,您收吗?” 张海想了想,说:“虽然钱币不是我们拍卖行主要收购的古董类型,但这种佛像钱确实很有价值,我可以做主以2万元一枚向你收购。” “这东西这么值钱?”旁边那古董店的老板刚才虽然看出这钱币不一般,可也没想到这么值钱,表情像吃了死耗子一样难受。 张海又说:“古董交易需要到公司办理手续,我在新海城的分公司,地址名片上就有,你找时间过来就可以了。” 李大鱼急忙点头,随后又闲聊几句,张海就离开了。 离开古董店,李大鱼急忙跑回鱼塘,既然这金币这么值钱,自然要去问问小青还有没有。 一到池塘边,凭借和小青的奇妙感应,立刻找到它。 只见它青色的鳞片越发明亮,闪烁着一种金属般的光泽,跟一般的绿蛇截然不同,不知道是否是错觉,李大鱼发现,小青经过这几天的修养,似乎又长大了一些。 “小青,你给我的金币很值钱,你还能不能再找到?” 小青点了点蛇头,然后嗖地一下就蹿回了水里,在李大鱼的感应中,它飞快地向着远方游去,知道两者之间的感应也越来越淡。 小青去寻找金币,李大鱼也没事可干,简单清理了一下鱼塘,然后就躺在棚屋里等待。 下午妹妹李小燕送饭过来,李大鱼把车票交给她,并且嘱咐她一定要去好好上大学。 随后一直等到深夜,小青才缓缓游回,果然又叼着一枚金币来到李大鱼面前。 “果然还有金币!”李大鱼结果金币,兴奋无比,可接着就发现小青显得十分疲惫。 放下金币,对着李大鱼叫了一声, 像是打了个招呼,接着就钻回水底休息去了。 小青走后,李大鱼心中琢磨到,小青从下午就出去,叼回金币足足用了八九个小时,十分幸苦,一天叼回一枚金币应该是极限了。 可问题是金币到底有多少,李大鱼心里根本没底,因此要靠这个发财恐怕很难,好在只要把手上的金币卖掉,也是几万块钱,大大缓解了当下的困境,小妹读书有了着落。 “对了,我还可以去捕鱼。” 突然想到自己的家里还有一艘渔船,虽然是老式的渔船,开不了太远,但去海上去碰碰运气也不错,说不定能跟着小青去寻宝,即便不行,也能下海捕鱼,回来贴补一下家用。 第二天,李大鱼便来到了自家的渔船上,自从承包了鱼塘之后,这条渔船就一直闲置在海边没有使用过。 毕竟要想大量捕鱼,靠这种三米多长的木质小渔船是不行的,而大型渔船的价格,比承包鱼塘还要贵,远不是李大鱼家里负担得起。 李大鱼花了一天的事情,把家里的旧渔船清理了一番,又把一些漏水的地方给修补了一下,到第三天就准备出海捕鱼。
第四章 捕鱼达人
一大早,李大鱼就驾着渔船出海,他小时候也跟着父亲捕鱼,因此经验丰富,现在的渔船一般用发动机抽水,所以并不费力。 而小青也继续出发寻宝,现在李大鱼手上一共有五枚金币,十万块到手,心情十分不错。 原本想跟着小青去寻宝,却发现金币宝藏的所在远远不是小渔船可以去的地方,渔船只能停在四五海里的浅水区域里捕鱼,一旦进入深水区,一阵大浪过来,估计李大鱼就要扑街。 因此,也只能目送小青离开。 原本也是为了打渔而来,李大鱼也不耽搁,找了一片水域下网,然后就耐心等待。 传统的捕鱼,和电视上那些一网下去,就能大片大片的把鱼捞上来可截然不同,那种高效的捕鱼,一般是大型渔船,而且要寻找鱼潮,只能根据季节进行捕捞。 而海边的渔民一般幸苦一整天,能捕到几斤鱼就可以偷笑了,而其中还都是小鱼居多。 李大鱼在这方面的运气显然也不是那么好,六点钟出海,一直到了中午收网,只是零零碎碎的几条小鱼,巴掌大的都没有。 不过这也是常态,于是换一片水域,然后再次下网。 而这时,却发现不远处,小青缓缓游了过来,蛇头冒出水面,然后不断吐着信子,样子显得十分着急。 李大鱼大致可以体会它的意思,好像是宝藏被一个坏家伙霸占了,自己没办法拿金币回来。 得知这件事,李大鱼也是一阵无奈,大约是这个海底宝藏被某种海洋生物给当作了领地,小青也就不能随便去了。 这毕竟是意外之财,李大鱼也无法强求,安抚小青道:“那就算了吧,你的安全更重要,我可不想因为金币而没了你这个朋友。” 接着,李大鱼收拾心情,向周围下网。 他捕鱼的样子落在小青眼里,让小青一脸好奇,看了一阵,小青似乎看懂了李大鱼在干嘛,低吟一声,又钻入海底。 李大鱼下了网之后,就打算在渔船上睡一会儿养养神,谁知没过多久,就感觉到小青飞快的朝着这边游过来。 而它的身前,一大!波黑影,正被它追赶着,飞快朝着李大鱼下网的水域涌过来。 意识中的画面并不清晰,李大鱼站起身往水面一看,清澈见底的海水中,一片鱼群正在飞快接近。 小青是有意识的把鱼群往李大鱼这边赶。 “好样的,小青!” 急忙起身抓住渔网,待鱼群冲过来的一瞬间,李大鱼迅速收网,这一下,即便不用看也知道收获喜人。 渔网一紧,大量的鱼儿被捕捞上来,粗略的一看,大大小小各种鱼类估计有五六斤多。 而这只是一网下去的收获,已经可以比得上别人一天。 惊喜之下,李大鱼急忙招呼小青再去赶鱼。 “小青,再来几次。” 小青在水中灵巧的一转,再次又向远处,十来分钟后,就又带着大批鱼群游来。 李大鱼拼命下网,连续数次只收,数十斤鱼获已经堆满小船。 “哈哈,这下可发了。” 对李大鱼来说,金币还只是意外,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可小青这种驱赶鱼群的本事,却足以让自己衣食无忧。 光靠捕鱼,就足以发家致富。 “小青啊,你有这本事怎么不早说,从此以后咱哥俩就是捕鱼达人了。” 见小船已经负重,李大鱼就驾船返航,回到鱼塘之后,先把今天捕到的鱼放在鱼塘里养着,毕竟在村子周边是卖不出太好的价格,等大的鱼商过来收购才能卖个好价。 而且,李大鱼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如果是小青能够帮助捕鱼,那么,自己也不必守着鱼塘过日子,换一艘好一些的渔船,每天出海捕鱼,岂不是能获得更大的收获。 只看今天的鱼获,李大鱼估算了一下,自己起码能有上千元的收入。 如果说能够保证每天都打到那么多鱼,换上一艘中型渔船,那个收入就极其可观了。 心中下了决定,就联系父亲的一个朋友,打算问问渔船的行情。 “刘叔,在忙吗?” 刘叔名字叫刘庆,是李家村这一片最大的鱼商,村里不管是养鱼塘还是捕鱼的这些渔民,出货都是找的刘庆,包括李大鱼家之前也是一直和刘庆合作。 “哦,大鱼啊,听说你回来了,最近刘叔有点儿忙,还没来得及去你家看看,你爸的病我听说了,家里如果有什么困难,和刘叔说,能帮的一定帮!” 刘庆一番话,让李大鱼心头一暖,他一直以来都比较照顾自己家,收鱼的价格也很不错。 李大鱼急忙谢谢刘庆的关心,然后又问:“刘叔,你知不知道最近中型渔船是什么价位。” 刘庆有些好奇,问:“你小子想要出海捕鱼?这可不是个好活计,这些年海产的产量已经明显下降了,除了一些大型渔场,一般的个人靠捕鱼很难赚钱的。” 李大鱼急忙道:“刘叔放心,我是有一些把握才来问您的。” 刘庆虽然不解,但还是回道:“中型渔船,载重1.5吨的,市价也就是十五万左右,如果不要太复杂的配置,那么十万应该能拿下来。” 李大鱼一听,心想十万的话,只需要吧手上的金币卖了,就能凑够钱,而凭借小青的能力,每天如果能有个几百斤的捕鱼量,自己一天搞不好能赚上万! 急忙拜托刘叔让他联系一下渔场,约定了时间去看渔船。 接下来几天,李大鱼可算是忙得飞起,一大早就出海捕鱼,来回几趟,可以捕上百斤的鱼,这算下来,只需要一个月就几乎已经超过自家鱼塘的产值了。 而且小青赶鱼的效率确实很高,对一般渔民而言,在海上漂一天,不见得找得到几个鱼群聚集的地方,可只要和小青在一起,走在哪里,哪里就是鱼群。 这也使得李大鱼信心更加充足。 到了约定的时间,周末一早,他就换了衣服前往船厂。 船厂位于新平镇远郊,刘庆已经在工厂门口等着李大鱼了,走过去,李大鱼急忙说道:“刘叔,麻烦您了。” 刘庆年近四十,身体有些发福,国字脸,笑起来给人的感觉十分亲切。 他挥了挥手说:“你小子几年不见,长得挺壮啊。” “我哪儿能和刘叔比。” 刘庆哈哈一笑,拍了拍发福的肚子,说:“这几年做生意难啊,到哪儿都得应酬,想当初我那身材也厉害着呢。” 说完,表情微微一暗,问道:“小子,我知道你家里现在缺钱,可是捕鱼这活儿确实不好做,你可不能拿着家里的钱乱来。” 李大鱼急忙解释道:“刘叔放心,我哪儿能乱来,这钱是我自己存的。”

我鱼塘里有条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我鱼塘里有条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一宠成瘾:总裁追妻100天11章(第11章 证明清白)

    原标题:一宠成瘾:总裁追妻100天11章(第11章证明清白)小说书名:一宠成瘾:总裁追妻100天第11章证明清白苏筱黎气乐了,“我究竟对你做过什么?你说我纵火,说我被人指使去杀你,可我敢对天发誓,我绝对绝对没有做过这两件事!”她简直是无语问天,就为了一件她并未做过的事,莫祁轩不仅非法绑架她,还对她下致幻药让她差点没被吓得神经崩溃。莫祁轩冷冷看着她,薄薄的唇瓣间吐出令人胆寒的声音:“那么,我给你一周时间,找出能证明你清白的证据,否则我会让你知道这世上有比鬼更可怕的东西!”苏筱黎气得想跳脚,可是眼下

  • 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11章(第11章 冰冷的怒意)

    原标题: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11章(第11章冰冷的怒意)小说名字: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第11章冰冷的怒意那个女生见到夏天一副非常听话的样子,就以为夏可薇肯定总是欺负夏天,要不然夏天怎么会有委屈的表情?“夏可薇,你放开夏天!”那个女生叫朱琳琳,性格豪爽,最看不过的就是仗势欺人的,而且,在朱琳琳的眼里,夏可薇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公主,寄人篱下都没有自知之明,所以,朱琳琳自然而然的就讨厌上了夏可薇。“还有事?”夏可薇挑眉,回头看向朱琳琳。“琳琳,我只是跟姐去拿毕业证,不会发生什么的,你不用担心。”

  • 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11章(第11章 小当家)

    原标题: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11章(第11章小当家)小说名字: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第11章小当家18岁之前,她和父母住在一起,但上了大学之后,她不太愿意住宿舍于是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找了间公寓住着,起初在噩梦的一年里唐爸唐妈陪了她一阵,后来习以为常为了不耽误爸妈的工作,唐唯一只好撞着胆子继续自己一个人住,好在有时候有柯文和郝娜陪着她。唐家大宅位于近郊一座半山腰上,那是一片稀疏的别墅区,但是安保工作和周遭的生活环境特别好,通俗点来说,这就是城市典型的富人休假区。唐爸唐妈开车到出租屋来接她,唐唯一换了

  • 倒插门女婿11章(第十一章 又撞到人)

    原标题:倒插门女婿11章(第十一章又撞到人)小说名称:倒插门女婿第十一章又撞到人遭遇了此次的报复事件,我和刘雪此时已算是假夫妻进化到真夫妻了,虽然就差一本结婚证了,但不急,毕竟该做得都做了。安抚好了刘雪,我便让她去安心的洗个澡,随后我进房直接将地铺都收拾掉,现在我是有老婆的人了,睡地铺?切,不存在滴。很快,刘雪便洗澡好了,一身芬芳的沐浴露香味,今天穿的是一副睡裙,粉红色的,很是透明,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衣服里面,我的下身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了。没想到刘雪还是挺浪漫的一个人,随手还拿了瓶红酒进来,随后便邀

  • 极品上门女婿11章(第十一章 小姨子驾到)

    原标题:极品上门女婿11章(第十一章小姨子驾到)小说书名:极品上门女婿第十一章小姨子驾到好不容易打上车回到家,楼下全部黑着灯,只有楼上的卫生间亮着灯,刘英就在里面。我悄悄的爬上去,卫生间的门还是没关,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她在里面像是疯了一样,洗刷着自己的身体。“这……这至于吗?老子有那么脏吗?”我不禁咧了咧嘴,很不爽的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今天刘婷很反常,平时她都离得我远远的,生怕我碰她一下,可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主动,难道是看我太帅了,她终于忍不住了?想到这我差点没忍不住扇自己两

  • 超级经纪人11章(第0011章 圈里恩怨多)

    原标题:超级经纪人11章(第0011章圈里恩怨多)小说名:超级经纪人第0011章圈里恩怨多无论是年龄,还是入圈时间,冯雨涵都要比龙魅儿早的多。而且虽然只比龙魅儿早了一年多时间,就已经有了不少作品,而且很多作品都是和一些一线知名大碗合作。但是纵然如此,这次最佳新人奖还是被只有一部作品的龙魅儿摘的。这就是为什么,冯雨涵对龙魅儿仇恨的根本原因。对于此龙魅儿非但没有恃才傲物,反而还感觉有点愧对冯雨涵。毕竟人家准备了将近两年,而且所在的娱乐公司也花了大价钱。她这么半路劫胡,对于冯雨涵的伤害是超乎想象的。但

  • 超级小农民11章(第十一章 一起洗澡)

    原标题:超级小农民11章(第十一章一起洗澡)小说名:超级小农民第十一章一起洗澡出了宿舍,石头一脸的不甘心:“天哥,那小子太嚣张了,刚才我真想好好教训一下他”我白了石头一眼,高一的势力分布我并不清楚,但从那四眼男的反应来看,这王勇的哥哥王奇,应该是个小有名气的混混。初来乍到,我并不想惹是生非,我拍拍石头肩膀,笑道:“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真打起来,恐怕我们会吃亏”“吃亏我也不想把床位让他”石头撇撇嘴,抬头看着我:“天哥,咱们不能因为打不过他们,就让他们随意欺负,我要用拳头告

  • 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11章(第11章 背后不能议论人)

    原标题: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11章(第11章背后不能议论人)书名: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第11章背后不能议论人韩东宇的眉头又蹙起的更深,就在佳音觉得今天的机长大人有些莫名其妙的时候,一个便当盒放到她面前:“我妈给我带的便当,我看了没有食欲,给你吃。”佳音不可思议的看着韩东宇,满眼惊吓,大气不敢喘。“怎么?嫌弃?”韩东宇挑高眉头。“不不,不是。”佳音本能的就摇头,然后默默接过便当盒。“不嫌弃就吃,不想吃就扔。”韩东宇冷冷的扔下一句话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摊开本子开始写着什么,再不愿意看佳音一眼。佳音早

  • 凶猛鬼夫爱上我11章(第11章 诡异来电)

    原标题:凶猛鬼夫爱上我11章(第11章诡异来电)小说名:凶猛鬼夫爱上我第11章诡异来电他迈前一步,伸出冰冷的大手把我拉起,带回床上,居高临下看着我,我寒颤得更厉害,因为我猜不到他下一秒会对我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来。他看了我一会问我身上的伤怎么回事,我摇摇头低垂视线不敢去看他,我好害怕他,因为他已经死了,是个鬼魂的这个事实不停在我脑子里盘旋,就像被一条冰冷的毒蛇紧紧纠缠着,让我感觉到窒息。他突然捏起我下巴,我大气不敢喘,他看着我眼睛几秒后低头吻了下来,冰冷的大手从下巴开始慢慢往下摸去,冷得我直打哆嗦。

  • 婚迷心窍11章(第11章 什么礼物)

    原标题:婚迷心窍11章(第11章什么礼物)小说名称:婚迷心窍第11章什么礼物慕晴几步走到慕步元跟前,屁股一扭,将慕写意挤到一边,一把勾住慕步元的脖子,笑道:“爷爷,我没迟到吧,我为了爷爷的寿宴可是精心打扮了许久,喏,这是送您的礼物。”慕晴递上一个纸袋。慕步元笑笑,一挥手叫王管家收了。“爷爷都不看看孙女的礼物吗?”慕晴声音嗲嗲地撒着娇。“呵呵,不急,一会儿回去了,爷爷再慢慢看,就要有客人来了。”慕步元拍拍慕晴的背,示意她起来。慕晴松开慕步元的脖子一扭头,挑衅地盯着慕写意道:“不知道姐姐送了什么给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