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灵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59:27 来源:网络 []

小说:灵胎

第一章 龙吞胎
  1993年6月份,如果你有幸到西湖旁边的徐家村转一转,应该可以在村东头的一户人家里看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小百姓养生网   这女人叫刘若兰,就是我的母亲,当时肚子里怀着的就是我。   确切说,母亲当时怀的是我和我那个双胞胎妹妹,也有可能是姐姐。   只可惜的是,这个妹妹或者姐姐,我后来却是终究没有见到过她的面,具体是为什么,还得从头说起。   先说93年那会子,医学还不是很发达,但是B超这种东西在农村却已经家喻户晓。   原因就是农村人重男轻女,想要生男孩,所以他们在孩子长到了四个月左右的时候,都会去医院找关系,塞钱给医生,偷偷地B一把,判定是男是女,是男的就留下,是女的,果断流掉。   当年,母亲在生我之前,也是去做了B超。   从这一点说,我之所以能够被顺利生下来,也多亏我是个男儿身,不然我可能就压根没法来到这个世界上了。小百姓养生网   听说当年那医生用B超看我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我的小命根子了,当时他还和我爸妈开玩笑来着,说什么:“嘿,这才四个月呢,都手指头大了,我给这么多人做B超,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子的娃娃,这以后长大了,典型的大叫驴啊。”   那个医生在看到我那话儿的同时,也看到了躺在我旁边的妹妹,并且告诉妈妈说她怀的是双胞胎,还是龙凤胎,真是有福气的人。   得知了这些消息,父亲就欢天喜地带着我母亲回家了,从此一家人好吃好喝把母亲伺候着,就等着年底生孩子了。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农村人毕竟是迷信,虽然B超都检查出来,说是一男一女龙凤胎了,但是回到家之后呢,爸妈还是找了村上的一个老瞎子给算了算,主要就是问问孩子的吉凶。   那老瞎子是一个阴阳先生,是我的本家,论辈分是我的二叔爷,天生的独眼龙,一只眼睛是好的,一只眼睛没有眼珠米子,只有眼白,平时两只眼睛一起张开来,鬼一样子的,说不出的吓人。   但是呢,农村人传统里有这么个概念,就是天生五感不全的人,特别是瞎子和聋子,那是最能开发出神秘的第六感,可以感知一些常人感觉不到的东西的人。所以,一般来说,如果谁家里出了这么样的孩子,大多会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给他拜个师父,跟着学一些阴阳风水之事,长大了也就当个算命先生什么的,也算是一门糊口的营生。小百姓养生网   这些算命先生里面,不乏一些装神弄鬼糊弄人也糊弄鬼,瞎说话,白赚钱花的存在,但是也不排除一些有真才实学的,的确是可以看出一些门道来。   就比如说我这二叔爷,本名叫徐千斤,乍一听还以为是个女人名字,其实是个男人,具体为啥叫这个名字,听说是因为命贱,只有二钱重,就起了这么个名字,想让他命相贵重一点,好养活。   二叔爷从小跟随芒砀山的道士学艺,听说是练就了一身的本领,能掐会算,很多东西都算得特别准,所以远近一些村子里的人,经常会跑来找他算命,而他自己也经常走街串巷干这个事情,算过的人很多,却没一个有怨言的,可见的确是让人信服,也因为这个原因,他也算是名声在外了,应该不是和喜欢瞎说鬼话的人。 何况二叔爷还有个道号叫:千斤子,说是:皇帝说话一言九鼎,九鼎有多重,咱是不知道,但是咱老瞎子说话,不是一言九鼎,但是一言也有千斤重,说得不准的,尽管来找我,到时候还你一千斤谷子……   说真心的,作为一个算命的人,敢夸这样的海口,那就绝对不是虚的,所以他的话是绝对可信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爸妈对他也很信奉,当时B超完了,回来没几天的时间,就专门提了点东西过去找二叔爷,让他帮忙给看看。   但是呢,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当时二叔爷眯着眼睛,露着眼白,绕着母亲转了两圈,之后却是面色凝重地说道:“哎呀呀,可不得了,千年难得一见的龙吞胎,这小子生下来,要么就是个有出息的,要么就是个祸害,你们可是得小心啊。”   当时爸妈听着这话,心里还笑呢,琢磨着二叔爷眼力劲不行,没看出来母亲怀的是龙凤胎,不过父亲并没有当场拆穿他老人家,毕竟都是本家,做事情要留点余地。推荐http://www.xbxys.com/ 所以,当时爸妈也没就没太想出二叔爷的丑,就和二叔爷说了:“我说二叔啊,您就别掰呼了,前两天我刚带若兰去县里的医院B超了,医生看了,说怀的是龙凤胎,您这会子又什么龙吞胎,又这小子的,可不是瞎说,明明一男一女,您老可是眼花了,只看对了一半儿。”   听到父亲的话,二叔爷就看了看父亲,然后又看了看母亲的肚子,之后却是摇摇头道:“大桥啊,你别以为你二叔年纪大,功力不行了,我这话在这儿摆着,到时候生产了,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大桥是我父亲的名字,我父亲叫徐大桥,听说父亲出生那会子,村子东头的柳沿河上正好起了一座大桥,所以就取了这么个名字。   当时父亲听到二叔爷的话,也就笑笑,没怎么信,觉得二叔爷是在故弄玄虚,人家医院里的科学仪器检查出来的东西,难道还没他准?所以,这事情很快就被父亲和母亲丢到了一边,没再去理会了。   二叔爷似乎知道父亲并不相信他的话,所以也就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没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这之后,日子一直过得很平静,爸妈也一直为孩子的临产做准备,期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要说异常,也就是母亲有一次去西湖里散步,赶上下雨,于是就到白龙洞里面去躲雨,结果这一躲雨不要紧,坐在石头上不小心就睡着了,结果睡着之后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到一条水桶粗的白头黑蛇往她身上扑,吓得她一声尖叫醒了过来。   醒过来之后,母亲感觉浑身冰凉,特别是肚子的位置,总胀乎乎的,似乎有什么东西钻进去了。原文xbxys.com   之后雨停了,母亲匆匆忙忙赶回家,当天夜里就发了高烧,一直说糊话,父亲送她去医院检查。   检查的时候,医生只是说母亲可能是着凉了,并没有什么大碍,简单给开了一点药,就让母亲回来了。   父亲也是无奈,只好带母亲回到家里,小心地给她吃了一点药,然后母亲的高烧一直持续了两三天才过去,之后也就再没什么事情了。   只是,让我爸妈没想到的是,到了生产的那一天,却是出现了一件让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   当时,爸妈由于已经提前知道怀的是双胞胎,所以父亲特地带着母亲去了城里的医院,到医院待产。   结果呢,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却只有一个男婴,那个女婴却是不见了。   当时,见到这个状况,母亲首先就傻眼了,还骂人家医生缺德,说我肚子里明明还有一个孩子,你怎么就不帮我接生出来了?   父亲因为这个事情还差点跟人家医生打起来了,但是,后来人家医生特地用B超给母亲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孩子了,又让父亲亲自看了画面,这事情才算完了。灵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但是,从此之后,父亲和母亲就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之前检查明明是两个孩子,现在生下来却只有一个呢,之前看到的那个女娃子,到哪里去了呢?
第二章 背龙图
     可以想象,当年在医院,爸妈因为孩子少了一个,和人家医生闹成了什么样子。   后来,那些医生也总算是听明白爸妈的意思了,知道之前我妈肚子里怀着的是两个孩子,但是现在生下来了,却又的确只有一个,那这个事情怎么解释?   然后人家医生就说了,这其实是医学上经常见到的一种现象,那就是,本身是双胞胎的胎儿,在母体自宫里发育的过程中,有时候其中一个胎儿过于强大,会渐渐把另外一个胎儿吸收掉,这样一来,即便检查出来是两个胎儿,但是最后生下来的,肯定也只有一个。   当时为了证明这个事情,那医生还特地从旁边的一个水桶里,把血淋淋的一大块子的胎盘取了出来,然后指着上面一块鼓鼓囊囊,看起来只有拳头大小的肉包对爸妈道:“你看,这就是那个被吸收掉的胎儿,不信的话,咱们把这包切开,里面说不定还有一些残留的骨头呢。”   医生说话间,真个就用手术刀在那肉包上一划,把那肉包切开了,立时里面先是流出来一些有些腥臭的黑水,然后就见到一些细小的碎骨渣子溢了出来,再之后,拨开那肉包的皮层,却是发现里面竟是有一颗青红色的小肉球,硬邦邦的,有些弹性,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医生也解释不清,只说那可能是胎儿被吸收之后,五脏六腑凝聚在一起形成的东西。   对于这个东西,爸妈最终把它保留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一个小盒子里,带回家藏了起来,说那是为了纪念自己那个未能出世的孩子。   其实爸妈自然是希望能够生出一对龙凤胎,这样一来,他们受一回罪,就已经有儿有女了,在农村说来,就是“全福人”,也就是儿女齐全,享福一辈子的意思。   现在莫名其妙,少了一个女儿,爸妈当然很有些郁闷,对我也是有些不太喜欢,当时就没那么喜庆了,在医院简单呆了三天,也就回家了。   回家之后,爸妈就想起来之前二叔爷说的话,一琢磨之下,就知道这个事情,早就被二叔爷算中了,他当时就知道有一个孩子会被吸收掉,所以说什么千年难得一见的龙吞胎,又说什么吉凶掺半。   到了这会子,爸妈自然是恍然大悟,然后父亲让母亲带着我在家坐月子,而他自己则是又重新准备了一些礼品,上门找到了二叔爷。   二叔爷对于自己之前的预测,倒也没有太过得意,只是非常平静地点点头道:“我说得没错吧,”然后就让父亲进去坐,收下了东西,问父亲此趟前来是要做什么。   父亲支吾了半天,就说我感觉这个孩子的命运可能不是很平正,你看他还没出生就把自己的妹妹给克死了,这以后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呢,您老能不能给好好算一算,看看这娃娃以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命数。   听了这话,二叔爷呵呵一笑道:“我之前早就说过了,吉凶掺半嘛,这还不够明确吗?”   “那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需要忌讳的东西?您老可是我本家二叔,不能这么含糊啊,”父亲是真心有点担心了,所以就央求二叔爷给说得明确一点。   见到这个状况,二叔爷点点头道:“也行吧,你说得也没错,咱们是本家,正好这事儿也让我撞上了,那我就帮帮你吧。”   二叔爷说完话之后,就走到里屋里面去,取出来纸笔砚瓦,放好,之后又穿了道袍,洗了手,净了面,这才在桌子前端坐下来,眯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说了一番神神叨叨的话语,最后却是闭眼在那纸上一笔连成线,画下了一道符印。   画完之后,二叔爷就搁下笔,把那符印递给了父亲,告诉他说:“这是我禀明神灵,为你家那娃求的一张趋吉避凶的平安符,金贵着呢,平时没事别给别人看到,好生收着,在家里供好,然后呀,照着这符的样子,给那娃娃的背上也画一个,画的时候注意了,要一笔连成线,中途不能断,断了就没效果了,同时心也要诚,别亵渎了神仙,说不定还要给你降灾呢。”   听到这话,父亲于是就把那符印收了下来,把二叔爷的话也谨记在了心上,回家就把那符印小心藏在柜子顶上,连同妹妹留下的那颗小肉球一起,摆好了,然后在柜子前面设了个香案,没事的时候就上根香拜一拜,祈求神灵保佑,也祝愿妹妹能够在那边过上好日子,总之是很虔诚。   当然了,父亲也没忘在我背上描了一个符印图。好在那符印不是很复杂,基本上就是一个太极双鱼的模样,只是中间有几道弯曲的线,十字交叉着连在一起,看着就像是一张渔网锁着太极双鱼一般的样子。   这些事情,我当年躺在母亲怀里吃奶的时候,自然是不知道的,不然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了,这些都是后来我长大之后,才渐渐弄清楚的一些事情。   说起来,其实那个时候爸妈也是比较笨,他们当时其实可以直接给我纹身,在后背上纹那么一个符印图的,只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说是担心影响我的形象,而且还有一个顾虑就是当兵的人不能有纹身,他们当时还琢磨着让我当兵哩,殊不知,后来我的确是进过军营,但是却一直都没能穿上军装,这不得不说是我人生之中的一大憾事。   总是,后来的事情,大约就是这么回事,父亲很勤快,基本上每次我洗澡之后,屁股刚晾干,就拿起毛笔“哗哗”几下,笔走龙蛇,在我背上把那个符印画了出来,由于画的次数多了,最后他都已经完全背下来那符印的模样和笔法了,压根就不用参照,抬手就来,没事的时候,还会自己在纸上画一些,挂在我床头,说是给我辟邪。   然后他们给那符印也取了个名字叫做“背龙图”,农村人嘛,凡是图个吉利,明明是两条鱼,非要说是龙,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   这背龙图我一背就是七年,一直到我上小学了,期间倒是没有出过什么大问题,就是我的消化不太好,经常闹肚子,不是拉肚子就是胀肚子,三天两头上医院,怎么整治也不好,爸妈因此算是伤透了脑筋,最后无奈了,就又去找了二叔爷,让给他看看。   二叔爷查看了一下我的情况,就问我妈在生我之前,有没有遇到什么比较奇怪的事情。   然后我妈就把她在白龙洞里休息,做了一个怪梦的事情给说了。   听了母亲的话,二叔爷就对我爸妈说道:“这估计是娘胎里带来的凉气了,普通的药物是治不好的,想要根治的话,那得给大驴认个干爹。”   “认干爹?认谁?”父亲有些疑惑地问道。   听到父亲的话,二叔爷想了一下,就对父亲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当时是在白龙洞里出了事情,那就还去白龙洞吧。我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洞里有一块万年青,就去拜那万年青当干爹吧,可以帮忙压制一下那凉气,也图个长寿无疆的好说口。”   之后二叔爷把那万年青的具体模样和位置也告诉了父亲:“你到了那白龙洞里,一直往里走,看到一块一丈见方,半截埋在土里,半截露在外面,顶上光滑如玉的大石头,就是找对了,那就是那块万年青。”   听了这话,父亲果然带我去了白龙洞,让我认了那块大石头当了干爹。   实际上,在农村里,类似这样认干爹的事情,古来有之,一般来说,都是因为孩子难养活,身体弱,于是家里人就想个主意,让他认水井啊桥梁啊什么的当干爹,一来是老农村的人觉得这些自然物有灵性,会庇护孩子,二者,水井桥梁什么的,都是比较坚定不移的物事,这也象征着孩子的命格硬,如同水井一般扎根在地上,好比桥梁一般凌驾在水上,谁也搬不走,挪不动。   而我就却是认了一块大石头当干爹,这倒是比较少见的事情。   认了干爹,不是嘴上说说就可以的,要有实际行动,那就是每年清明节,还有我生日的那一天,我都要带上供品和鞭炮,去白龙洞里,给“干爹”磕头,上供品,放鞭炮,孝敬干爹,这样一来,干爹才会一直保佑我。   这份孝敬,也不是只走走形式就可以的,要在心里真心孝敬,尊敬干爹才可以,不然干爹生气了,问题也会很严重。   当年我还只有六七岁大的时候,比较顽皮,性格也有些叛逆,有一次去拜干爹,我就说:“这就是一块大石头,我认他做干爹做什么?我还给他磕头,我才不干,呸!”   结果我这样做不要紧,当时父亲就把我狠狠地打了一顿,我执拗着不屈服,感觉自己上学了,懂了科学知识,看不上父亲他们的迷信思想。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事情之后,我却是从第二天就开始发高烧,一直高烧不退,打针吃药都不好使,情状奇怪至极,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我心里就疑惑,莫非这世上真的存在鬼神之说?   
第三章 灯下人
     当年发烧的事情,最后还是父亲带我去给“干爹”赔礼道歉才好的,从这方面说,这里面真的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存在,但是却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个情况,只能是姑且信其有的心态了,从此对“干爹”敬畏许多。   说来也奇怪,自从我认了“干爹”之后,肚子的毛病,的确是好了。   可是,自此之后,我却是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我经常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特别是我背上的背龙图被洗掉的时候。   好几次晚上,我在家里洗澡,刚把背上的背龙图洗掉,就看到我们家院子里有一些陌生人在走动,那些人我都不认识,我喊声问他们是做什么的,他们也不答应,只是自顾自来来往往走动着,到了墙边就消失了。   爸妈好像看不到他们,还说我在装鬼,压根就不相信我说的话,然后父亲照例在我洗完澡之后,给我背上画上背龙图,然后,那背龙图一画上,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这个事情让我很奇怪,但是却也没多想,毕竟那时候年纪还小,一直懵懵懂懂的,什么都不懂,以为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一年多之后,我却因此遭遇了人生最为惊悚的一件事情。   那是我有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因为当天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我跟班上的几个人一块踢球,出了一身汗,临回家之前,去水池边上洗了一下,当时脱了上衣洗的,班上的人就说我背上黑乎乎的,花花的一片,好心帮我洗搓了一下,就把那背龙图洗掉了。 我当时因为平时在家也经常会把那背龙图洗掉,所以也就没当回事,放心让他洗了,然后我们洗好晾干,穿上衣服也就回家了。回去的时候,天色就已经有些黑下来,不过,因为我们是三个人结伴一起走的,所以也不是很怕。   当时我们先走的一段路是土路,之后拐上了一条小公路,上面有路灯,然后我走着走着,就看到一根路灯下,站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脸色很白,面无表情,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我们路过的时候,我因为好奇,就多看了她两眼,她也微微侧头看了看我,好像是发现我在看她了,那神情有些奇怪,感觉阴阴的,这让我有点怵,就没敢再看她,连忙扭头和同伴说话,装作没是人一样,继续往前走。   后来走了一段距离,离那女人比较远了之后,我这才跟我一起走的两个人说:“你们刚才看到那女人没?真奇怪呀,大热天的,传穿个呢子大衣,还是红色的,还有那眼神,直勾勾的,感觉像是个疯子。”   听到我的话,跟我一起走的两个人就惊奇,连忙问我在哪里看到的,我就告诉他们说就是在拐弯的路口看到的,结果他们都是满脸愕然地摇摇头说那路口空荡荡的,压根就没有人影。   听到他们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立时有些明白过来了。   这估计是因为我洗掉了背龙图,又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了,这些东西都是正常人看不到的,所以说,刚才那个女人,应该也是这样一种情况。   当时我没敢把话说开,只是和他们两个随口敷衍了一下,然后就分手往家里走。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时我一边走路,一边就觉得背后有人跟着我,然后我回头看了好几次,前几次还好,没看到什么人,结果,就在我快要到家的时候,回头一看,却是赫然看到身后不远处的路上,正有一个人影在朝我走过来,那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路灯下看到的那个女人。   当时见到这个状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立时一阵的紧张,赶紧推开大门,跑到家里去了。   爸妈见到了慌慌张张的样子,就问我怎么了,我就跟他们说有个女人跟着我,就在门口呢。   结果他们开门看了一下,就说我说瞎话,门外压根就没有什么人。   见到他们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但是随即想起了背龙图的事情,就脱了上衣,让父亲赶紧给我画上。   父亲对于这个事情倒是很积极的,很快就帮我画好了。   背龙图画好了之后,我安心了很多,出门左右看了看,没再看到那个女人,我这才放心下来,转身回家吃饭。   原本,我以为这个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结果哪想到,当天晚上,我睡着之后,一直就感觉床边站着一个人,迷迷糊糊之中张眼看了一下,赫然发现之前见到的那个白脸穿红衣的女人就站在我的床前,而且还咧嘴笑着,一副很诡异的表情看着我。   这个情况惊得我浑身一抖,一声怪叫就醒了过来,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然后脑袋也是晕乎乎的,似乎是发了高烧。   爸妈当时也被我惊醒了,连忙过来查看我的情况,母亲试了试我的额头,知道我是发烧了,就给我找了药吃,然后我吃了药之后,迷迷糊糊的,就跟他们说你们别走,晚上看到的那个女人跟来家了,一直站在我床边不走。   当时,母亲听到我的话,立时就警觉了起来,跟父亲说我这是撞上脏东西了,估计吃药还不行,得去找二叔爷来给瞧瞧才行。   当时,父亲听了母亲的话,就点点头说今天天太晚了,要不就明天再去找吧。   母亲开门看看外面的天色,发现的确是太晚了,就同意了父亲的话,没让父亲立刻去找,结果他们这么一拖延,我可就是遭了大罪了。 因为,自这之后,我就一直在做一个很诡异的梦,梦里总是看到那个女人,而且还看到的是不同形状的,一开始见到她血淋淋的,站在水里冷冷地看着我,后来又看到她只有一个头,滚在路上,长着嘴巴看着天,还有时却是半截身子,前后好像都是被人用到剁掉的一样,血肉模糊的,在那儿爬呀爬的。   我被这情况折磨地牙齿得得响,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就拼命哭喊,压根就不敢睡觉。   后来,好容易熬到了天亮,母亲见到实在有点不行了,就赶忙催父亲去请二叔爷。   父亲也知道情况严重,连忙就去了,然后,太阳刚冒出来的时候,二叔爷就来了,还是以前的那身装束,青布的长袍子,板寸短发,山羊胡子,满脸皱纹,眯着眼睛,微微弯腰,手里携着一个布包裹,感觉像是要出门赶路一样。   当时二叔爷老远看到我,就是眉头一皱,起口就问父亲道:“我给你的背龙图,有没有给他背着?”   听到这话,父亲就有些尴尬,好半天才和二叔爷说了,说是我在学校里踢球热了,洗身子的时候,不小心把那图给洗掉了,不过回家之后,他就马上又给我画上了。   听了父亲的叙述之后,二叔爷就神情有些凝重地上前翻开我的眼皮,查看了一番,之后又看了我的手心和脚心,随即却是对父亲道:“这不行,他这是被缠上了,单靠那图是镇不住了,这孩子得跟我走,我带他去躲一阵子才行。这样兴许还有救,否则的话,估计就有些麻烦了。”   当时,听到二叔爷的话,父亲就有些疑惑,问二叔爷要带我去什么地方躲,结果二叔爷也不解释,只是说去山上呆几天,然后就问父亲同意不同意。   这么一来,父亲也是没了办法,当然只能说是同意,然后二叔爷果断就领着我走了。   我当时也是迷迷糊糊的,发着高烧,感觉浑身酸疼,两腿都是软的,压根就没什么思考能力,所以,爸妈让我跟二叔爷走,我也就跟着走,其实当时主要的想法是二叔爷可以把我治好,那样的话,比啥都强,毕竟这发高烧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但是二叔爷到底准备怎么做呢?这时候我就不自觉满心的好奇。
第四章 石上血滴
     二叔爷带着我离开之后,先去了他家,然后他收拾了一些东西,装在了一只小箱子里,便带着我出门去了。   当时我晕头转向的,整个人都面条一般,所以也没看清楚二叔爷收拾了什么东西,只是感觉二叔爷家里比较冷清,特别是气味,和我们家完全不一样,二叔爷家的屋子里,有一种明显的,湿湿的水汽,很阴凉,感觉那墙壁似乎是透风的一般。   不过,因为二叔爷经常外出走街串巷给人算命,平时很少在家里,所以他家里的这种气氛也可以理解,我没怎么觉得好奇。   出门之后,我就问二叔爷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二叔爷看了看我,眯着他那一黑一白的眼睛,看着我问道:“你觉得咱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去?”   二叔爷的话让我有些疑惑了,心里就琢磨着我怎么知道要去做什么呢?现在不是你在带着我吗?   但是,此时见到他这么问,我还是在心里想了一下,然后就有些犹豫地对他老人家说道:“要不,我们先去我干爹那里?”   “嗯,是个好主意,”让我没想到的是,二叔爷对我的提议竟然是点头认同,随即就对我道:“走,咱们先去白龙洞,看望一下你干爹,看看它能不能帮到你。”   见到他这么说,我于是就跟着他往白龙洞走。   很快,我们就到了白龙洞。   由于之前我经常来这里给干爹上香,所以对这洞穴也算是熟悉了。   这白龙洞入口的地方并不是很大,但是进去之后就会发现别有洞天,洞顶有两三丈高,偶尔有水滴从上边掉下来,左右好几米宽,一路往里面通进去,环境比较潮湿,地面上散落了一些碎石,长着青苔,所以气氛其实有些阴森。 而我的“干爹”则更是位于山洞的最深处,那里是一处天然的石室,非常空旷宽阔,石室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就是一些散碎的石头,“干爹”是其中最大的一块,足有一丈见方,通体光滑,清湛湛的,灯光照上去都有些荧光,感觉像是玉石一样。   二叔爷说它是万年青,我也不知道真假,不过估计差不离,毕竟这石头的确很特殊,给人一种很灵透的感觉。   当时我们到了“干爹”面前之后,二叔爷就把那小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来一些草纸,在地上点了起来,然后他自己则是蹲在那儿,用一根小树枝,一边拨弄着火堆,一边就絮絮叨叨地说道:“好久没来看你了,最近都还好吧?凡事还顺心不?没事别老是怄气,容易伤着身体——”   当时听到二叔爷的话,我心里就一阵的愕然,感觉二叔爷好像是在跟活人说话一样,这让我不自觉背后有些毛毛的,下意识地看着面前的万年青大石头,差点都以为它会开口回答二叔爷的话了。   好在它没说话,不然我估计自己会当场吓死。   然后,二叔爷一阵寒暄之后,就对我那干爹道:“这次来啊,是拜托你个事情,也是凑巧啊,正好你干儿子被个女人给缠上了,您帮忙给说道说道,让她别为难孩子了,您看怎么样?”   二叔爷这话很明白了,意思就是请干爹去把那女人劝走,或者是赶走。   我本来觉得我这干爹万年长青,神通广大,这点小事情,应该是小菜一碟的。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二叔爷的话音还没落下,却只觉那石室里无形中起了一阵的阴风,一下子把地上那摊火纸都吹乱了,与此同时,我借助那明灭不定的火光,却是赫然看到了我和二叔爷在那石头里面的影子。 只是,这个时候,我除了看到我和二叔爷的影子之外,隐约之间还看到一个黑发披散的女人正站在我的身后。   这个状况惊得我一声怪叫,一下子缩到二叔爷身边,紧紧抓着他的手臂,告诉他说我背后有人。   听到我的话,再加上此时环境的异常,二叔爷果断是站起身,回头看着我刚才站着的那处空地,断然一声大喝道:“好大的胆子,还不快滚开,再迟一分,小心我让你烟消云散!”   当时二叔爷的气势真的是让我由衷的敬佩,感觉他非常正气和厉害,那脏东西肯定怕他。   事实也是如此,二叔爷这么一声大喝之后,石室里的阴风果然就停下来了,我也感觉舒服了一些,然后二叔爷就拍拍我的肩膀,让我不要担心,之后则是拉着我,让我跪下给干爹磕头,求干爹帮忙驱邪。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时我在干爹面前跪下来之后,一个头磕完,抬头往“干爹”身上望过去的时候,竟是隐约看到“干爹”身上好像有血迹,那血迹离地只有三寸高,只有指甲块大小,不仔细看的话,压根就发现不了。   当时见到这个状况,我心里有些疑惑,就和二叔爷说了一下。   听到我的话,二叔爷走过去蹲下身,皱眉看了一下,还伸手把那血迹沾起来,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他老人家却是突然神色大变,手触电般一哆嗦,随即走过来一把将我拉起来,对我道:“快,跟我一起找,看看这里的石头有没有被翻动过的迹象。”   二叔爷的反应让我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老人家怎么突然这么紧张了,但是既然他这么交待了,我也只好照做,所以当下我们就分头在石室里查找了起来,想看看什么地方是被人翻动过的。   但是,让我和二叔爷都比较泄气的是,我们找了一整圈之后,却发现这石室里面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那地上的碎石,还有地面,上面都是长了一层很轻薄的褐色地衣和青苔,基本上如果哪个地方被人翻动过,我们肯定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但是事实的情况却是,这里所有的地方都保持着原样,压根就没有被翻动过的意思。   见到这个状况,二叔爷就蹲到“干爹”面前,仔细查看那滴血迹下方的地面,然后把那地面上的碎石都扒拉开了,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我就有些好奇,问二叔爷到底在找什么。   听到我的话,二叔爷就有些疑惑地皱着眉头,沉吟着说道:“不可能,莫非我的推测是错的?”   然后,二叔爷说完话之后,突然把视线落到了我的身上,然后他就有些恍然地站起身,走到我面前,对我道:“你跪下,闭上眼睛。”   二叔爷的话让我一阵疑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过我还是照做了。   然后,我跪下之后,二叔爷就从他的小箱子里取出了一只毛笔,拔掉笔帽,塞到我右手里,然后又在我面前铺了一张草纸,对我道:“写。”   “写什么?”我疑惑地问道。   “你别管,就是写,”二叔爷有些生硬地对我说道。   听到这话,我也没法子了,就握着那笔,落到纸上,准备随手写个字。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却是感觉到二叔爷握住我的手,然后引着我的手在纸上画了几下。   当时我察觉到这个情况,心里还纳闷呢,琢磨着二叔爷既然让我自己写,怎么又来拿我的手了?   不过我毕竟是个好脾气的孩子,所以当时也没说什么,就任由他拿着我的手,在那纸上划拉了起来。   当时我感觉二叔爷的手有些冰凉,这让我很奇怪。   然后,当我写好了之后,我下意识地就张开了眼睛,先是看了一下纸上,却赫然发现那上面写的,竟然不是文字,而是一个歪歪扭扭的数字“18”。   当时见到这个状况,我就有些疑惑地抬头看向二叔爷,问他老人家写个“18”是什么意思。   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听到我的话,二叔爷却是看着我道:“这是你写的,意思应该问你自己啊,我怎么知道?”   “啊?”二叔爷这话让我一愣,不觉是皱眉看着他道:“不对啊,刚才不是您老人家拿着我的手写的吗?”   “什么拿着你的手?”听到我的话,二叔爷皱眉看着我道:“我一直站在你身后没动呢,这字就是你自己写的,我什么时候拿你的手了?”   什么?二叔爷他老人家没有拿我的手?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灵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灵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嫡女医妃:盛宠无双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嫡女医妃:盛宠无双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嫡女医妃:盛宠无双目录预览:第一卷有凤来仪第5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第一卷有凤来仪第6章病从口入第一卷有凤来仪第7章约法三章第一卷有凤来仪第8章收服第一卷有凤来仪第9章婚期提前第一卷有凤来仪第10章舌战群亲第一卷有凤来仪第5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一点小伤,不碍事。”戮千山皱了皱眉头,“这么晚了,你来街上做什么?”“出来买点药。”凤比翼不愿多说,生怕说多了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虽然她在凤家的日子过的并不是很好,但在外人眼中,她仍旧是凤家的大小姐,若是被人知道凤

  • 盛宠不欢:青梅欲强婚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盛宠不欢:青梅欲强婚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盛宠不欢:青梅欲强婚目录预览:第5章我跟亦言哥哥什么也没有发生第6章告诉他你喜欢他第7章咱俩过一辈子第8章你应该去看眼科第9章她是骄傲的第10章你过分了啊第5章我跟亦言哥哥什么也没有发生乔家!一进门,是两根木雕画柱子,面向大门的那扇墙,是一块巨大的红木雕刻屏风,所有的家具,都是上好的红木材打造的。客厅中央挂着一盏巨大的水晶灯。古色古香,一看就是沉淀了百年的世家风格。光一楼客厅,足足有两百多平米,家具摆设,室内装修,低调奢华,每一处,尽现大师手笔。

  • 诱妻深宠:霸道总裁狠狠宠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诱妻深宠:霸道总裁狠狠宠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诱妻深宠:霸道总裁狠狠宠目录预览:第5章小鹿乱撞第6章衣服扒了第7章欲望很高第8章很爽的聚会第9章人家害羞嘛第10章捡这么大一便宜第5章小鹿乱撞一旁魏霄却是明白的,那咖啡都撒了出来,依总裁大人那么严苛的一个人,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总裁,我去重新准备一杯进来。”魏霄替苏小晚解围道。魏霄端着咖啡杯出去的时候,苏小晚也紧跟着出去了。身后的门一关,苏小晚大松一口气。幸好,乔厉琛真的没认出昨晚是她上了他的床。千幸万幸啊!魏霄重新送完咖啡后出来,走到苏小

  • 特工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特工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特工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目录预览:第5章手往哪摸?第6章恭贺太子妃第7章不是嫁给太子么?第8章大婚惊变第9章你到底是……谁?第10章劳烦王妃走去王府第5章手往哪摸?他颇为感兴趣的“哦?”了一声,看得出,他比较满意安以绣的提议:“说来听听。”“既然你能进禁地,一定熟悉这里的路,只要你带我离开,我保你性命。”他呵呵笑了两声,声音沙哑:“有点意思,照你说的办吧。”“你现在身子怎么样?能自己走么?”既然已经决定联手,安以绣自然不再想着杀死男人,逃出禁

  • 总裁太会宠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太会宠全文在线阅读书名:总裁太会宠目录预览:第5章信不信我把你丢到海里去?第6章别弄脏了你的手第7章拿一辈子来偿第8章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第9章为了她,不惜和全世界作对第10章我已经够手下留情了第5章信不信我把你丢到海里去?安颜变得慌张局促起来,那双顾盼生姿的眸里全然都是慌乱,当对上他的眼眸之时,她就后悔了。他的眸中就像是藏着日月星辰,而她不过是那渺小到不能再渺小的星子,刹那间就被他吸引而去……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是狂妄的资本的。“阿嚏——”安颜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正是因为这个喷嚏让安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目录预览:第5章装什么失忆第6章衣冠楚楚、丰神俊朗第7章这个男人惹不得第8章你这是在勾引我第9章水性杨花、红杏出墙第10章浑身无力、脸颊潮红第5章装什么失忆楮墨冷笑,他竟然被人女票了?还‘坑’了他女票资?原来,时清欢写了一大串,竟然没有留下微信号!?还有,这什么鬼称呼?先生?这个女人,装什么失忆?不过五年,她就不记得他了?简直!岂有此理!楮墨眯起眼,“容曜,给我挖她出来!”“是。”——时清欢在娱乐城接待处找回了包和手机

  • 闪婚契约,老公么么哒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闪婚契约,老公么么哒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闪婚契约,老公么么哒目录预览:第5章怎么会退婚不成功第6章你有什么不满意第7章希望俞先生不要毁约第8章她还不知道想饶过谁第9章她的卧室我拆定了第10章你们都给我滚出去第5章怎么会退婚不成功“王妈,去泡些红茶,小小差不多也快回来了。”柳如梦强打起精神,对着一旁的王妈吩咐。王妈应了一声,转身往厨房走去。午后,浓烈的阳光格外炙热,迎面一阵微风拂过,热浪滚滚。一辆的士停在了一座宏伟豪华的别墅前面,俞小小打开车门,心底依旧还是愤愤不平。做生意的不应该最遵守信

  • 吻安,老公大人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吻安,老公大人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吻安,老公大人目录预览:第5章救不回来,你就陪葬!第6章对她玩壁咚!第7章抱着她滚了两圈第8章你的意思让男人脱我裤子?第9章我得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第10章不许乱看!不许乱摸!第5章救不回来,你就陪葬!他自那片黑暗中走出来的时候,窑洞里的大汉立即持枪立正,头颅微微垂着,恭敬的如同迎接帝王的莅临。那个男人身穿白色的衬衣,衣摆收在黑色的长裤里。他之前应该是经过一番激烈的打斗的,身上的衣服有几处撕裂的地方,白色布料上沾染了不少的脏污,衬衣的扣子也被扯掉几颗。

  • 黑道公主误夺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黑道公主误夺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黑道公主误夺心目录预览:第一卷穿越开始第5章谈婚论嫁第一卷穿越开始第6章出嫁第一卷穿越开始第7章四王爷第一卷穿越开始第8章锻炼第一卷穿越开始第9章运动服第一卷穿越开始第10章购物第一卷穿越开始第5章谈婚论嫁莫若兰在洗完澡后,坐在梳妆台前,本来是梦羽帮她打扮的,可被她拒绝了。莫若兰,风髻露鬓,发中别着珠花簪,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

  • 再婚盛宠:权少的契约前妻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再婚盛宠:权少的契约前妻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再婚盛宠:权少的契约前妻目录预览:第5章我的嫁妆可不轻薄第6章各得其所各取所需第7章与虎谋皮第8章她还活着第9章撤销他的投标资格第10章以其人之道还之第5章我的嫁妆可不轻薄简川一手紧紧扣住苏蔓的手腕,一手捏住她的下颌,冷冷地问:“好玩吗?”“我不懂你的意思。”苏蔓装傻。“苏蔓!”简川薄唇轻轻掠过她的耳朵,悄声喊出了她的名字。“你,你怎么知道?”被识破的苏蔓,脊背一凛,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身体瞬间僵硬。从苏蔓进来,简川就觉得这个身影有点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