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与尸共舞在线阅读

2017/12/28 0:10:21 来源:网络 []

书名:与尸共舞

第一章 骨变
  我叫古今,古往今来的古今。与尸共舞在线阅读住在古都洛阳的白马寺附近。   家里做的是制香的生意,只不过我的家的制香与别家是不同的。按照奶奶的话来说,我家做的是贡香,在古时候,是要往皇宫大院里送的。   家里的直系子弟死了之后,要剔骨成香。   这里所谓的剔骨,用刮骨刀在脊椎骨上刮下来一层,这一层用行里的话来说,叫做香骨。然后用秘制的方法调和香泥,将之混合在一起之后,抽成香线,最后曝晒七七四十九九天,制成一根独一无二的香。   这根香经久耐燃,不过在寻常的时候并不会燃烧。小百姓养生网   不过每年家里人的祭日,都会在祠堂的牌位前面,为每一个先祖敬上自己的骨香。一直到燃尽为止。   一般而言,这一根香,足以燃烧二十年。每年的祭日,在夜晚七点的时候燃起,到凌晨十二点的时候结束。   不过奇怪的是,在这祠堂的角落里,还供奉着另外一个人的排位。这是一个女人,也并不属于古家,上面也没有姓氏名讳,只有一张简单的照片,眸子好像是能够将人勾过去一样。   我因为好奇问过奶奶很多次,不过奶奶从来没有回答过我,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版权xbxys.com   爷爷的祭日当天,按照惯例,七点的时候,我将属于爷爷的骨香点燃,插在了灵牌前方的香炉中,又拜了三拜。   上完香,只见奶奶走进来祠堂,就让我去给附近的白马寺送一些祈福香,说是寺里的师父催得紧,我便急匆匆的取了香,然后向寺里送去。   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奶奶还在祠堂中,只是脸色有些不对劲,我正想问奶奶怎么了,却发现爷爷灵牌前面所燃着的骨香,竟然灭了!   奶奶见我回来了,就让我赶紧去邻村去找齐叔过来,齐叔是我们家的远房亲戚,论辈分,齐叔摇他还要喊奶奶一声三姑。   齐叔急匆匆地跟着我来到祠堂,仔细地看了爷爷的牌位面前的骨香,齐叔的眉头微微一皱,眼神中充满了凝重,我连忙问齐叔怎么了,齐叔摇了摇头,叹气道。   “必须要在三天之内给老爷子迁坟,不然家中会有灾祸。”   听了齐叔的话,我心里咯噔一跳,心里莫名得不安,奶奶的脸上很平常,没有一丝意外,又夹杂着一丝难以言说的复杂,像是很早就预料到了这件事。   接下来齐叔就开始和奶奶商量给爷爷迁坟的事,又让我去准备捡骨罐,竹篙,柳木锥子,还有红布等一些东西。来自xbxys.com接下来是算时辰,选新坟,点龙头……   我们都知道,迁坟一般是要在白天进行的,为的是防止诡异的事情发生。奇怪的是,齐叔却选择了在晚上迁坟。   准备恰当之后,等到天黑,我们就开始动手迁坟。   坟头竖竹篙,入土三分,这竹篙倒在什么方位,就要从什么地方动手。谁知道,这竹篙刚刚插下,附近却是陡然间传出了一阵黑鸦的鸣叫。   这一声鸣叫,让我们所有人的心都是一突!   紧接着,一股风吹过,那竹篙在坟头上开始左右摇摆,我猛地打了一个寒颤,双眼死死的盯着那竹篙。   “哐……”   竹篙被一股风顺势吹倒,倒落的方向是坟头的左上的位置。小百姓养生网   “动手吧!”齐叔深吸了一口气,将那竹篙移开,然后拿出了一根柳木锥子,在柳木锥子上还缠绕着一块红布,轻轻的插入了倒下的地方。   弄好这些之后,齐叔看了我一眼:“你是长孙,就由你来动第一铲,从这个地方下铲,可不要弄歪了!”   我点头,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便把铲子拿起来,猛然间用力铲了下去。   第一铲下去之后,齐叔也开始动了,随着我们挖掘的进行,地面上翻出来的土也越来越红!而且非常的湿润,腥臭的味道也随之传出,就好像是刚从血里浸泡过一样。   我紧张地吞了一口唾沫:“这土…怎么越来越红了…”   齐叔皱着眉头,对我摇了摇头,示意我继续挖。   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挖下去,感觉到铲子似乎是触碰到了什么,急忙的收力:“齐叔,我好像碰到棺材了。”   齐叔将铲子放在一边,用手将那泥土轻轻的扒开,就看到了一具棺材,棺材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了,散发着一股腥臭味,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胭脂味道。   我有些奇怪,爷爷的棺材里怎么会有出来胭脂的味道?   齐叔示意我帮忙抬起棺盖,随着嘎吱一声响,从棺材里面冒出了一股黑烟。小百姓养生网这可着实把我吓了一条,不过齐叔说没事,这些不过是阴气,等到阴气散尽之后,才能将整个棺盖给掀开。   掀开棺盖后,在月光的照耀下,一具穿着黑色寿衣的腐烂尸体,静静地躺在棺材里,不知为何,我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头皮瞬间就发麻了,小腿也不听使唤的打哆嗦。   我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棺材里的尸骨,却是越看越不对劲。   “这,这尸骨不是老头子的…”站在边上的奶奶突然开口了。   爷爷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可这棺材里的尸骨,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只有一米六左右的人。   齐叔伸出手,在棺材里仔细地摸了一把,眉头间的川字也逐渐加深,齐叔突然开口:“这里面的尸骨是一个女人。”   我惊呆了,这他娘的算怎么回事?   当年我是看着爷爷被抬到棺材里的,也是亲眼看着爷爷下葬的。甚至,爷爷脊椎上的骨粉都是我亲眼看着刮的。   现在棺材里的尸骨,却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齐叔来到了奶奶的身边,面色严肃:“现在怎么办,是不是有人蹭了铲子?”   齐叔所说的蹭铲子,就是掘墓的勾当。   这东西当年见得多,如今少了不少,可也有一些在下面行走的人,偶尔会蹭上几铲子,或是为利,或是为名。不过这种勾当有损阴德,爷爷和奶奶也不让我碰这些东西。连在土里面刨出来的一些物件,都要敬香之后,才能按规矩使用或者重新填回去。   奶奶仔细的观摩了片刻,摇头否认。   我看着也不是太像,因为如果有人蹭铲子的话,总不至于将其他人的尸骨再填进去。更何况,棺材没被撬开过,里面的东西也是都在的。   “这可邪怪了!”齐叔绕着棺材走了几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别的不对的地方。   接下来为难的是如何处置这女人的尸骨,按照道理来说,这女人雀占鸠巢。这尸骨我们就应该直接的扔到荒郊野外去。我的心里也是有些恼怒,毕竟这里可是爷爷的墓穴。怎么突的被一个女人给占了去?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   这个女尸浑身上下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黑凹的眼眶和颧骨看上去非常渗人,不过除此之外也看不出有太多奇怪的地方。从体形来看的话,这女人的骨架也不是很大,应该是一个小家碧玉的女人!   因为身体已经腐烂,所以丧服整个耷拉在那里,看上去非常的不协调。   不过,很快我就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我在那女子的手里,发现了一个东西,一个我看上去非常眼熟的东西。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的物件。   迟疑了下,我探出手去,想要将那东西拿出来研究一下。   可那女尸却握的很紧,似乎是不想松开一样。   我暗暗用劲,直接将她的手给掰开。这才算是将那东西取了出来。
第二章 黑狐狸
  就在这个时候,棺材竟然发出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声响,好像是里面的尸骨蠕动了起来,我甚至能够听到骨缝之中传来的摩擦的声音。   我不敢大意,急忙从兜里直接的抽出一枚事先准备好的令符,直接的贴在了棺材上面。   那抖动的棺材这才算是安稳了下来。   仔细端详之后,才发现女尸手里的是一枚小珠子,有些像是珍珠,不过却是绿色的,看上去并不是很起眼。   我心中一惊,发现这东西我还真见过,而且是在祠堂之中那女子照片的簪子上,简直是一模一样。我急忙将这个发现告诉了奶奶。   奶奶将珠子拿过去仔细的端详了一下之后:“准备迁坟吧!”   说完这句话,奶奶好像是卸下了什么担子一样松了一口气。   我和齐叔却是吓了一跳,要知道这新坟可是给爷爷准备的。现在爷爷的尸骨还未找到,我们竟然要为了这个女尸将爷爷的新坟给让出去?   奶奶似乎是不想说太多的话,不过态度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我和齐叔互相看了一眼,无奈之下只有将那尸骨装入到了捡骨罐里。又小心翼翼的将老坟给填上。   填上之后,将原本的竹篙竖在了坟头,然后抓起一把香灰,灌入到了竹篙之中。   将这里的事情忙活完,就急匆匆的向着新穴而去,这个时候已经是将近凌晨。   到了新坟上,我们将那尸骨从捡骨罐中拿出来放入棺材中。   可就在摆放整齐的时候,我发现了不对!原本那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的尸骨,身上竟然又重新泛起了一丝丝的血色,好像是血管在一点点重新的滋生一般。这可把我给吓坏了。   “不要动……”正在我打算摸一下确认的时候,齐叔猛然间叫道。   紧接着,一股凉意顺着我的脊梁逐渐的向上蔓延。   更诡异的一幕在我的眼前出现,月光倾洒而下,我好像是能够看到那些已经腐烂的血管正在一点点的重新接续!一股类似于骨香燃烧时候的香味,竟然从那新棺材中飘荡出来。   周围更是诡异的传来了一阵狐狸的叫声。   齐叔的脸色瞬间变了起来。   三更狐狸叫,入土也难安!这是一个规矩,要入土之前,如果说听到了狐狸叫声,就算是再麻烦,也不能再接着葬了。要不然,阴魂难安,家生不宁!   下葬已经是不可能了。我们三个人合计了一下,决定将这一口新棺材直接的抬到家里,先寻个地方放下。等到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再做决定!   废了好大的力气,我和齐叔才将这棺材给抬了回来。夜半三更的,着实是把我累坏了。我则是对这个女人更加的好奇了,所以就又询问了下。   奶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这是你爹欠的债,也是你们古家欠的债!”   我的心咯噔一下,想要追问。因为奶奶从来不肯和我谈论我爹的事情,从小到大,我甚至没有从奶奶的口中听过一次他的名字。可是奶奶却很自然将话题岔开,说到了爷爷的尸骨上。   爷爷当年死的比较蹊跷,身子骨一直好好的,可是突然间就暴毙而亡。奶奶也一直没想明白其中的原因,医院也没有一个好的定论。而且现在的尸骨又丢了,所以奶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爷爷还没死!   听了奶奶的话后,我有些懵。毕竟当年,是我亲眼看着爷爷剔骨,然后下葬的。虽然说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不过这种事情是没办法更改的。   而且时间过了这么久,就算是想要追究,只怕也没有任何的线索了。   我宽慰了奶奶几句,也不想要让她这么累。   聊到后半夜,我有些撑不住,就去休息了。迷迷糊糊中看到祠堂的灯一直都在亮着,奶奶似乎是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第二天,我醒了一个大早。   有些不放心奶奶,洗了把脸就向着祠堂而去。   到了之后,发现奶奶不在这里。应该是睡觉了吧。我心中有些狐疑。   我的身体猛地一颤,一股凉意袭来,要知道现在可是盛夏,外面的日头也好的很,怎得莫名其妙会感到冷呢?   想到昨晚的事情,我又不自觉的向着那女子的灵牌走去。   这一看不要紧,那照片的脸上,竟然好像多了一抹血色。这照片可有年头了,上面已经褪色很严重了,可是今天,这照片竟然多了一分色彩。   我有些不自然。各种诡异的事情见得多了,不过这么诡异的还是第一次见。从香盒中抽出了三根笼神香,点燃之后,插在了前面的香炉中,双手合拢拜了下。这下心中才算是稍微安定了一些。   香烟袅袅,缠绕着向着那灵牌的方向汇聚。然后逐渐的消失,就好像是被那照片给吸收了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感觉到那照片中的女子对着我笑了一下。   把我吓得匆匆后退了数步。一不小心靠在了那棺材上,棺材从昨晚抬回来之后,就一直都放在祠堂里。祠堂里空间挺大,如果不是刚才被吓了一跳,我也不会碰着。   我急忙的对着那棺材鞠躬,告罪一下。   做完之后,我才有些惴惴不安的走出了祠堂。合计了一下,打算去外面晃悠一圈,这两天邪门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找个人多的地方去去晦气也好。   谁知道刚打开门,就有一个黑影嗖的一下从我眼前闪过。好像是疯了一样,向着祠堂的方向奔去。   我心中一颤,急忙跟了上去。祠堂可是家里最重要的地方,里面各个祖宗的灵牌都在,一旦出事情,我非被奶奶扒一层皮不行。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更加着急了。   赶到祠堂之后,只见一只黑狐狸静静地坐在那里,轻轻的仰起脖子,看上去就好像是在朝圣一般的看着那祠堂角落里女子的照片,我甚至能看到那黑狐狸的脸上里带着虔诚的表情。   千年黑,万年白。说的就是狐狸。   眼前这狐狸的灵性,只怕就算没有活千年也差不多了。虽然身上掺杂着一些杂毛,不过却差不多有全黑了。我的心中有些奇怪,这黑狐狸难道和这女子有什么关系?   看到这狐狸还算乖巧,我也松了一口气,却不敢太过大意。鬼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会发疯。   “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奶奶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听声音还带着疲惫。   我指着那黑狐狸,苦笑了一声。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奶奶的脸色逐渐的变得严肃了起来。先是上前仔细的看了一眼那灵牌上的照片,紧接着又快速的来到了棺材的旁边。将棺材推开了一条缝隙。   里面的女尸,身上那种腐臭的味道竟然已经彻底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而且还十分的新鲜。在她的身旁,许许多多的腐肉似乎是正在一点点的脱落。更奇怪的是,在骨骼之间,一丝丝薄如蝉翼的血管正在滋生蔓延。   “这?难不成这女人还真的能活过来不成?”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奶奶仔细的思考了下,吩咐我去将家里有十年香熏的红绳给取出来。   十年香熏的红绳,需要用特制的香料,每日熏陶,十年为止。红绳有灵,可通心神。寻常人家若是养狗养猫,有这样一根红绳,很容易就能感受到猫狗的想法。不过,这红绳的作用可不止这么一点,还能驱凶辟邪,消灾解难等……   我取回来之后,奶奶将那枚碧绿色的珠子拿出来。然后仔细的串到了红绳上,向着棺材的走去。   而那只黑狐狸,在这个时候却好像是疯了一样,直接跳上了棺材板!

与尸共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与尸共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19章(第19章 烫伤)

    原标题: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19章(第19章烫伤)小说: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第19章烫伤“啊——”满屋的人都被惊吓得大叫了一声。安小希就算是反应再快,也不可能避得开那么大一碗汤。眼见着她就要被泼个正着,一只大手忽然伸过来,以极快的速度,挡住了那碗汤。“哐当”一声,汤碗落地,碗里滚烫的汤水,飞溅了不少出来,洒在了古炎晟的手上。“晟哥哥!你怎么样了?有没有烫着啊?”苏巧晴吓坏了,急得眼泪吧哒吧哒直往下掉。手足无措的,就要往他身上扑。安小希一把拽开了她,没好气地道,“苏小姐,我真没想到,你的心

  • 重生之都市逍遥王19章(第19章 本王没有情感吗?)

    原标题:重生之都市逍遥王19章(第19章本王没有情感吗?)小说书名:重生之都市逍遥王第19章本王没有情感吗?“娜姐,我再也不相信别人的话了。”偷偷看了眼睡着一样的李如风,陈奕信誓旦旦说道。叶娜疑惑不已,小声问道:“为什么?”“以前啊,咱们的长辈啊兄长姐们呀,都说李如风是没用的那啥,但是今天,我感觉他好MAN哦。”陈奕搅了搅手指,忍不住再偷看了一眼。叶娜大怒,肩膀顶了她一下,哼道:“好好陪你的朋友过生日,别胡思乱想。”和李如风接触才一两天,他的面孔,他的身体和那股独有的气质,就刻入了叶娜脑海,挥之

  • 公主有喜:妖娆皇帝慢点来19章(卷一 元启乱第19章 来做交易吧)

    原标题:公主有喜:妖娆皇帝慢点来19章(卷一元启乱第19章来做交易吧)书名:公主有喜:妖娆皇帝慢点来卷一元启乱第19章来做交易吧霍翎瑶盯着商君乾看了好一会儿,脑中将整件事情过了一遍。她需要一个帮手,一个能在关键时刻拉她一把的人。而纵观整个皇宫,眼下怕是只有商君乾看起来最为靠谱。心中顿时有了计较,她神情严肃道:“三殿下,你虽为使臣,但在元启皇宫整日也无所事事吧。眼下有一件事,我需要三殿下的帮忙,你看……”说着,她将唇凑向商君乾耳边,低语地将心中怀疑纷纷道出。商君乾的目光从百无聊赖到惊疑不定,最后看

  • 总裁很宠很强势:小妻,乖乖!19章(第19章 很有个性)

    原标题:总裁很宠很强势:小妻,乖乖!19章(第19章很有个性)小说名字:总裁很宠很强势:小妻,乖乖!第19章很有个性秦小初抱着数位板和妹妹隔空对视,“为什么?”她今天晚上还真就谁都不想搭理,只想做一个安静绘画的美少女。秦熙:“因为你本尊的微博只有十几个粉丝,而祁烈是坐拥九百万粉的官方认证号,他现在还没想起要关注你,等到他单方面关注你的时候……”就这样。秦小初屁滚尿流的切换另一个博客,果然看到祁烈的留言。还不止一条!9点17分,祁家那个祁烈:为什么关机?9点21分,祁家那个祁烈:手机掉了?9点35

  • 西游记中如来佛祖为何要治犀牛精于死地?他们到底犯了什么错?

    (六石映像第336期)我们知道,灵山脚下有一座金平府,在这里取经团队遇上了三只犀牛精。然后唐僧、猪八戒和沙和尚都被抓了,没事大师兄最后肯定会带着救兵来救我们的,这都是套路!最后孙悟空果然带着救兵把三犀牛降伏救出了师父师弟。咦,不对呀。金平府是天竺国的下辖,离灵山很近很近的。三只犀牛冒充佛祖骗灯油竟然能这么明目张胆?而且,这里既然离灵山这么近,当唐僧被抓的时候孙悟空竟然没去找佛祖帮忙,反而舍近求远,去天庭搬了救兵。我们知道在原著第92回,孙悟空看到八戒沙僧被抓后,直接去了天庭找到救兵,天庭派了四木

  • 夜巡

    【类别】布面油画【规格】379.5×453.5cm【年代】1642年【作者】伦勃朗·梵·莱茵【收藏】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通常碰到大师的作品,六月总是难以挪步,并且养成了一个习惯,这种习惯就类似看曲艺节目那种等待返场的感觉,在相声或是戏曲表演结束后,观众的掌声和洪水般的叫好声把表演者再次拉回到舞台中间,继续表演一段,甚至多次地来来回回。你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种折腾,实质是台上和台下发自内心的彼此间的喜爱和不舍。这种因表演精彩,观众意犹未尽而产生的特别环节并不是我们独有的,国外的音乐会、歌剧通常也

  • 都市最强特种狂龙19章(第19章 人渣会所)

    原标题:都市最强特种狂龙19章(第19章人渣会所)小说书名:都市最强特种狂龙第19章人渣会所刚才还是笑容甜美的程瑶,转眼间就露出惊诧错愕的表情,苏筱颖觉得肯定是吴胜刚才那种跟猴子一样的动作把她给吓倒了。“瑶瑶,这个奇葩就是这样的,上楼梯都没个人样!”苏筱颖赶紧安慰着程瑶,扭头朝着吴胜娇喝道:“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安稳点啊,这是我家,不是你们战术训练基地!”“习惯了,哈哈!”吴胜抬手摸着脑袋,呲牙笑道。“不是这样啦!”程瑶见苏筱颖因为自己而责怪苏筱颖,连忙抓着她的胳膊惊呼道:“筱颖,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

  • 合肥举办家政迎新春年会 员工自编自导文艺演出

    2018年1月20日,安徽省家政服务行业促进会在合肥举办“家政迎新春共筑中国梦”暨年度家政服务“金牌最美”十佳”表彰颁奖活动,家政企业的员工表演了自编自导文艺演出。图为安徽赛菲家庭服务管理有限公司员工表演印度舞。

  • 唐河县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胜利闭幕

    唐河县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经过全体代表和与会同志的共同努力,圆满完成了各项议程,于1月21日下午在唐州大剧院胜利闭幕。大会主席团常务主席李德成、马哲宇、周天龙、张富强、朱全富、李勇、赵阳、杜勇、白献友、李梦然、乔建森、尹清岭、靖忠增等在主席台前排就座。在主席台就坐的还有任平等县四大家领导及大会主席团其他成员。县直各部门负责同志列席大会。本次大会应到代表390人,因事因病请假11名,实出席大会代表379名,符合法定人数。会议由大会主席团常务主席、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马哲宇主持。在完成选举事

  • 男人结婚前应该明白即将面对的成熟

    生活在这大千世界里的芸芸众生,我们绝大多数都是俗人,很少有人懂得和追求风花雪月和花前月下的浪漫爱情,即便恋爱期间有,也会随着婚后的整天忙于生计而没时间没兴致去营造和体会琼瑶式缠绵的爱情故事。但是,我们这些大多生活在社会世俗眼光之中的普通人,惟一明白的是“男在当婚、女大当嫁”的浅显道理,明白的是当自己成为“剩男和剩女”时社会投来眼光的刺痛,明白的是家人和朋友盼望你能够完成终身大事时的急切心情。因此,我们之中有绝大多数的男人是在这种社会世俗的眼光中、在家庭亲戚万分的催促之后和在朋友热心的关怀下稀里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