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在线阅读

2017/12/28 0:10: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

第001章 容不下她
大齐,深秋 一年一度的秋猎,照例在离京三百里开外的皇家围场举行,这一次前往围场的随行人员名单,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阵容强大, 皇上身边除了有当朝宠妃段楚瑶伴驾,就连平日里行事低调的皇后都凤临其中。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在线阅读 “如意,你再去瞧瞧。” 眼看着天色渐晚,狩猎的队伍也陆陆续续回来了,皇后段连鸢在帐子里是坐不住了,不停的差人前去查探消息。 眼看着天已经黑透了,她的宏儿仍旧没有回来呢。 “娘娘别急,大皇子第一次参加秋猎,难免贪玩,兴许是见着什么都新鲜,将回程的时辰给耽搁了!”此时,在皇后段连鸢身边服侍的是她的心腹女官如意,是出嫁前在侍郎府就开始跟在她身边的人,因此,与段连鸢的情份较其余人要更贴近一些。 “如喜可有回来?”段连鸢接过如意递上前的茶水勉强抿了一口。 如喜和如意一样,同是段连鸢的心腹女官,也是她在皇宫里最信得过的人。 方才她派了如喜去打探儿子的消息,可去了足足一柱香的时辰,却迟迟未归。阅读http://www.xbxys.com/ 这两个丫头跟在她身边多年,且不说忠心,做事向来懂得进退分寸,按规矩如喜早应该回来复命,或是差人通报一声的。 “还未归”如意的眼底亦闪过一丝疑惑,两人平日里相处情同姐妹,十几载相依相扶,对彼此的性情是再了解不过,那丫头性子沉稳,行事稳妥,今儿个怎的会这般不知轻重,还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心猛的一跳,一抹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便在这个时候,营帐的帘子被人粗暴的撩了起来,几名侍卫开路,簇拥着一名华衣锦服的美丽女子缓缓入内。 女子二十有余,保养的极为精致,肌肤柔亮似雪,眉目含情,嘴含笑,身段纤瘦,一行一走间,给人一种弱柳拂风的错觉,使得旁人会情不自禁的想要上前扶她一把。 段连鸢猛的站了起来,她的营帐向来由自己人把守,没有她的允许,就连皇上要入内,也需要通传一声,何以段楚瑶却能大摇大摆的进来? “瑶贵妃好生无礼,没有通传便闯进皇后娘娘的宫帐,该当何罪!”如意上前喝斥。 段楚瑶掩着唇瓣轻轻的笑了起来,没有因为被一名下贱的奴婢喝斥而染上怒容,她目光柔美,脚步没有停止,而是朝着段连鸢的方向继续前行,几名侍卫许是保护她的安危,立即排开两队,将段连鸢和如意包围了起来。 “来人,抬进来!”袖口一扬,营帐外两名粗壮的嬷嬷押着一名发丝凌乱,衣着不整的女子闯入营帐,段楚瑶笑道:“姐姐,妹妹在外头抓住了一名鬼鬼祟祟的贱婢,不知道姐姐认不认得此人……” 未待段楚瑶将话说完,如意已经惊叫了起来:“如喜!” 跟在段连鸢身边十多载,即便被拷打得面目全非,段连鸢也能从她身上的气息辨认她的身份。 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这一刻,她悔得肠子都青了,若不是当初自己被猪油蒙了心,将段楚瑶和她的母亲乔氏看成了自己的至亲,自己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来自http://www.xbxys.com/ 当年,段家被指婚谦王谢睿,原本指的是才貌双全的段楚瑶,却因段楚瑶一心攀附太子不肯出嫁,最后哄得同是嫡女的段连鸢替嫁进府。 洞房花烛,原本该是情意绵绵,可她等来的是什么? 在揭开盖头的那一刻,谢睿打翻了桌面上的合巹酒,盛怒而去。 那时,她本该知道谢睿喜欢的是她那花容月貌的妹妹,而她段连鸢不过是段楚瑶和乔氏下在谦王身边的棋子,只可惜,她再次被那虚以伪蛇的亲情所蒙蔽,一心一意以为段楚瑶将谦王妃的位置拱手相让,并多次邀她进府谈心。 以至于,在后来太子失势后,段楚瑶又名正言顺的攀上了谦王,待到谦王排除众难,一举夺帝之后,便急切的将段楚瑶接进了后宫,并不顾众人的阻拦,破坏祖制,强行封她为贵妃,在后宫中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从此之后是冠宠后宫,只手遮天。 谢睿更是将段楚瑶生下的二皇子视若瑰宝,带在身边贴身教导,亦多次暗示要立二皇子谢廷为储,若不是朝中元老拼死反对,只怕那谢廷已经越过了她的大皇子了。 “瑶贵妃这是来给本宫示,威么?”段连鸢居高临下的瞧着段楚瑶,她的这个好妹妹不仅夺了她的夫君,如今又残害她身边的人,更是心心念念着她皇后的位置和她宏儿的太子之位,她的狼子野心到底有多大,可想而知。原文http://www.xbxys.com/ 在后宫,她步步退让妥协,却换不来段楚瑶的手下留情,相反,却让她步步紧逼,直到段连鸢已无路可退。 听了她的话,段楚瑶又一次笑了,那笑声平时听起来如黄莺般清脆悦耳,但这一刻,却让众人毛骨悚然,柔美的眉目往里一收,视线犹如淬了毒的利箭直指段连鸢,此刻,她已是离段连鸢一步之遥:“姐姐,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喜欢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你可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清高的姿态!” 段楚瑶的银牙忽的紧咬了起来,一股强烈的嫉妒之心涌上心头。 段连鸢的娘亲孟氏出身高贵,是曾经威振一时的昭阳候的嫡出大小姐,嫁入候府后,处处压制当时的户部侍郎段云华,以至于段楚瑶的娘亲乔氏被搁置外室数十载才得以回府。 因此,她恨透了嫡出的段连鸢,发誓要越过她。 “你心如蛇蝎,就算给你一个好出生,你也扮不来真正的名门贵女!”段连鸢冷哼一声,嘲讽的笑意逸出唇齿,麻雀就是麻雀,就算给了她华丽的外表,她也飞不出凤凰的姿态,如同此时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人。 但没有人知道,曾经段连鸢也羡慕过段楚瑶的花容月貌,模仿过她的一言一行,以讨得谦王谢睿的欢心,如今看来,都成了天大的笑意。 若是从前,她这样羞辱段楚瑶,只怕她早已哭哭啼啼的向谢睿告状去了,但是……这一刻,段楚瑶却没有半丝的不悦,她嘲讽的看着段连鸢,脚步再轻轻的向前挪了挪,贴近段连鸢的耳边,声若盘馨:“姐姐,就算我扮不来名门贵女,也好过痛失爱子……” 她的话像是一道惊雷,直将段连鸢击得浑身颤抖,整个人无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若不是如意扶了一把,只怕她此时已经瘫在了地上。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在线阅读 她早已意识到发生了变故,如今听了段楚瑶的话,是再也等不下去了,脚下一稳,她便镇定了下来,扬声唤道:“来人……” 可是,叫了数声,外头却无一人进来。
第002章 含恨而殒
“姐姐别叫了,就算叫破了嗓子,也没用!”段楚瑶的声音再度响起,不急不缓,已是胜券在握的一方:“咱们姐妹一场,我便给你指条明路,你现在去大皇子的营帐,兴许还能见大皇子最后一面”。 “你对我的宏儿做了什么?你好狠的心”段连鸢只觉得脑子里一声惊雷炸响,面色瞬间惨白,她猛的抓住段楚瑶的肩膀,顾不得形象的大吼出声,原本如喜失踪,她还抱有一丝希望,如今听完段楚瑶的话,她的天好似瞬间塌了,担忧了许久的事情,还是来了…… 她知道,段楚瑶容不下宏儿,但是……宏儿是她的儿子,亦是谢睿的儿子,就算谢睿对她已不再亲近,但她不信谢睿可以割舍下与宏儿的父子之情。 段连鸢的双眼瞪得滚圆,将段楚瑶那美丽却恶毒的面目尽收眼底。 “姐姐,别动怒,待你看到你的宏儿时,你再怒也不迟!”段楚瑶轻轻的拔开段连鸢的手,掩着唇笑着欣赏她这一刻的失态,她最喜欢看的就是那高高在上之人,狼狈不堪的模样,不……这一刻,还不够! “娘娘,您快救救大皇子,他被人陷害落入了狼群中,被救起时,已是惨不忍睹……”一直被嬷嬷押解着的如喜终于清醒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决心,而后挣开桎梏,冲向段楚瑶,她顾不得满身的疼痛,她要杀了段楚瑶。 这一刻,只想为大皇子报仇,为段连鸢报仇。 只可惜,她伸出的手还未抵达段楚瑶那细嫩的脖子,已经被身手敏捷的侍卫一剑刺穿心脏,鲜血溅了一地…… “如喜!”段连鸢正要扑了上去,却被如意死死的抱住。说明http://www.xbxys.com/ “娘娘,救大皇子要紧!” 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抓住,使劲的绞着,使得她全身颤抖,痛不欲生,是啊!这一刻她还不能倒。 跌跌撞撞的往营帐外跑,她要见她的宏儿,她的宏儿是皇长子,谢睿不能见死不救。 人刚出去,身后一声惨叫响起,便听到段楚瑶尖锐的声音:“如意丫头花容月貌,死了可惜了,赏给你们几个玩玩……” 眼泪夺眶而出,脚步一顿,但想到她的宏儿,她硬是没有回头,跌跌撞撞的冲到谢宏的营帐外头。 可疑的是,这四周围竟是一个侍卫都没有,若不是那营帐内还点着灯火,她恐怕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宏儿……”她冲了进去。 昏暗的灯火下躺着的少年不过十二、三岁,却是被野兽咬得血肉模糊,腿脚和手臂已经不见了踪影,一张英气的脸蛋只余一对硕大的双眼在眼眶中吊着,哪里还有半分人样,形似恶鬼。 段连鸢只觉得头脑充血,眼前晕玄一片,正要扑上去,脸上却被人狠狠的赏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直打得她头皮发麻,整个人摔在地上。 她这才注意到,这房里除了宏儿,还有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她那心心念念的好夫君谢睿。 “皇上,救救宏儿,求您救救宏儿,他是您的儿子啊……”段连鸢顾不得这么多,扑上前去扯住谢睿的裤脚,苦苦的哀求。 嘴角淌出鲜血来,她却浑然未觉,身子颤抖得厉害,眼泪早已模糊了双眼,她不想看……那不是她的宏儿,她的宏儿英姿洒脱,才十二岁,便已是天熹的文武全才,人人都说她的宏儿有帝王之风。 那个血肉模糊的人不可能是她的宏儿。 “段连鸢,你这个毒妇,这便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小小年纪,便懂得暗箭伤人,谋害手足!”谢睿似乎还不解恨,一脚踹在段连鸢的胸口,直踢得她鲜血直流,头上的发髻散乱,狼狈不堪。 她听不懂谢睿在说什么,她的宏儿心地善良,从来不懂得谋害人。 便在这个时候,帘子再度被撩了起来,一道哭哭啼啼的女声响起,直扑谢睿的怀抱:“皇上,臣妾不敢怪皇后和大皇子!一切都是廷儿不懂事,得罪了皇后和大皇子,都是妾身和廷儿的错……” “段楚瑶,你这个贱人,是你害死了我的宏儿,是你!”段连鸢听到这个声音,似是听到从地狱传来的噩耗,她猛的跳了起来,抓住段楚瑶那纤细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鲜血在她的牙关打颤,耳边传来段楚瑶惊恐的尖叫声。 她的宏儿已经成了那副模样,她还活着做什么? “段连鸢,你疯了不成?”谢睿遂不及防,没来得及保住段楚瑶的手臂,盛怒之下又是一脚踹在苏瑾月的胸口。 而此时的段连鸢已经不知道痛了,她仰起头望着谢睿那张曾经让她百看不厌的脸。 脑海中响起还在谦王府时,他高兴她为他生下宏儿,拥着她说的那些话。 他说,连鸢,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本王最好的人,你的付出,本王都记在心里。 他说,连鸢,宏儿是我们第一个孩儿,本王会视他为瑰宝,将来待本王登基,便立即封他为太子,而你,将会是本王后宫之主。 这些话,此时想起来,似乎成为了莫大的笑话,惹得段连鸢像疯了一样仰头大笑,满口的血滴在她的前襟,开出艳丽的花朵。 “母后……”床榻上的谢宏忍着最后一口气,发出一丝声响,紧接着,浑身一抽,再也没了气息。 段连鸢扑了上去:“宏儿,我的宏儿,母后就算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害你之人……”她恶狠狠的瞪着那对狗男女,鲜红的嘴里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 段楚瑶浑身打了个颤,下意识的钻进谢睿的怀里:“皇上,臣妾好怕!” “放心,朕请了法师,镇住她们的灵魂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一把火烧毁了整个营帐,没过多久,便传来行宫走水,皇后和大皇子百里宏不幸遇难的消息。 而后谢睿请了法师作法,却不想,那法师竟死在了当场……

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祸乱江山之王妃难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农女有毒:盛宠医妃6章

    原标题:农女有毒:盛宠医妃6章小说书名:农女有毒:盛宠医妃第6章洁癖狂东方青璃眼睛微眯,敢于反抗他的人他至今还没见过。这女子虽然衣着简陋,长于山野之中,但她一个人在这荒山僻野中出现便有些奇怪了。一般的村姑根本不敢独自来这样的地方,而且她似乎还懂得医术。他不禁有些好奇,他要看看这女子要如何反抗他,此时竟然恶趣味的有些期待。“臭不要脸的,看你人模狗样衣衫华贵的也是个富贵人家的子弟,我一偏远山村的小村姑亏你也能下得了手?”沈幻依早从他先前的动作中看出这人对她是非常排斥的。他有严重的洁癖,只是沾了一下自

  • 狼少的心尖宠6章

    原标题:狼少的心尖宠6章小说名字:狼少的心尖宠第6章我们回去再试试这听得施小年面红耳赤,于是慌慌张张的退了几步,“简直是胡说八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你不要占我的便宜,即使口头上也不行。”她说话的语气温温柔柔的,好像没什么力气,而且嘴唇干干的,略微有些泛白,眼神也没什么精神。他看着看着,就有些心痛了。但他还是慢慢的朝她走了过去,他不会放任她在刘小琴的手里,然后任由那个老女人折腾她。两人的距离就近在咫尺,施小年坐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男人高大的身影就围绕在她的周围,循循善诱,“跟我走吧。”他伸出手去

  • 撩妻狂魔:总裁爹地太难缠6章

    原标题:撩妻狂魔:总裁爹地太难缠6章小说名:撩妻狂魔:总裁爹地太难缠第6章想照顾小墨吃饭“妈咪,四十岁的一张脸,你非说是三十岁,不是逗是什么?”夏墨炎目光放在陈可脸上左右打量,摇晃小脑袋,“你看眼角都有好几条皱纹。”好啊,这一对畜生母子是专门来气她的。陈可咬牙,就差把夏墨炎一起揍了。夏百灵不看司徒浩,轻咳两声,伪装呵斥,“怎么说话,妈咪就教你这么没礼貌么?”“妈咪,我是一个非常绅士的男子汉,不应该对女士撒谎。”话外之意,我都是实话实说。一个白脸一个红脸,陈可算是懂了,夏百灵故意让她看见她和司徒浩

  • 一宠成瘾:总裁追妻100天6章

    原标题:一宠成瘾:总裁追妻100天6章小说名:一宠成瘾:总裁追妻100天第6章乔装被抓苏筱黎连忙跟上她朝等候室走去,脑海里飞速思考如何见到莫祁轩,只要见到人,她就有办法拍到照片。事到如今,她已不奢望能拿到专访,若能偷拍到几张照片就已大功告成。毕竟莫祁轩的照片从未传出过,她如果能拿到手可就是独家了。林清悠推开等候室的门,指指洗手间的方间,“你自己进去吧,尽快弄完。”“好的。”苏筱黎立即应声,提着垃圾桶进了洗手间。洗手间十分干净亮堂,马桶盖上还搁了只插着香味浓郁的大花蕙兰的花瓶。她也没装模作样,拿开

  • 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6章

    原标题: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6章小说书名: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第6章不怕脏了你的手“你叫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如果不是跟男人在外面鬼混又怎么会穿着男士衬衫回来?”梅秀云直接不再掩饰,眼神带着厌恶的看着夏可薇,就好像夏可薇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夏可薇咬住了下唇,脸色更加苍白。夏天见状急忙说道:“妈,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呢,姐是成年人了,自己有分寸的。”“姐,你不要在意啊,妈妈也是太震惊了所以才会这么说的。”“有分寸就可以夜不归宿吗?有分寸就可以穿着男人的衬衫回来?我们夏家的脸可被你丢尽

  • 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6章

    原标题: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6章小说名字: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第6章帮她的男鬼唐唯一感觉脑袋有些发晕,但昏倒在地上之前,她清晰的看见双胞胎身旁飘着一个蓝色身影,是个眉目温柔朝她微笑的男……鬼?再一次醒来,唐唯一习以为常的把汗湿的枕头套子往洗衣机里扔,调动程序等放水,她靠在阳光扑洒的墙上,蹙着眉头回忆昨晚的梦境,她第一次敢这样回忆,不为别的,而是为了那只蓝色身影生的俊俏的男鬼。他在帮她,而且不只一次。他是谁?为什么昨晚梦境里第一次相见却感觉他救了她很多次,唐唯一敲敲脑袋,回到客厅准备吃午饭,午后好

  • 倒插门女婿6章

    原标题:倒插门女婿6章小说名:倒插门女婿第六章,再度失业杜涛敲响了经理室的门。“进来。”随后里面传出了一道附带着气势的声音——刘雪的声音。推开门,刘雪正坐于她的经理椅子上,不停的敲着键盘,视线没有因为我们的进来而转移,依旧望着电脑屏幕。“刘总,那个,张姐现在在1024号房正发着飙,呃,她说要见你......”杜涛一进门,便很无奈的说道。“那丑八怪又想干嘛啊?”刘雪语气依旧平淡的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杜涛详细的将事情说了出来,我在一旁则是静静的站着。“哎,第一天上班,你就能搞出这样的飞

  • 极品上门女婿6章

    原标题:极品上门女婿6章书名:极品上门女婿第六章接客从办公室出来,我急忙掏出手机给刘英打电话,问她怎么回事。刘英语气很平淡的告诉我这是真的,我的确被她卖给了梅姐,期限两年,在这期间我必须服从梅姐的安排,否则我将赔偿双倍违约金,另外还要搭上一条腿。换句话说,梅姐让我当鸭,我就必须当鸭接客,不然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大爷!”我忍不住骂了一句,我怎么也没想到刘英居然会狠毒到这种地步。我问她多少钱就把我卖了。刘英很轻松的说道:“没多少,就一顿饭钱,一百多吧!”一,一百多……卧槽,一百快你他妈就把老子卖

  •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通过一批人事任免,详细名单公布!

    1月20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在郑州召开,会议通过了一批人事任免事项。决定任命何金平同志为河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吴浩同志为河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阚全程同志为河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付静同志为河南省人民政府外事侨务办公室主任任命胡道才同志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杨巍同志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副庭长陈超同志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审判员姚世宏同志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第二庭副庭长蔡智玉同志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四庭副庭长高海娟同志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

  • 清明上河图824个人物全都有名有姓,背后更暗含阴谋与杀局!

    全动态的清明上河图瞬间把你带到古代去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清明上河图》是北宋末年一幅百科全书式的画作,公认的千古名画第一巨作,无价之宝。800多年来,后人对它做了N多研究,甚至画中人物的衣冠服饰、小吃糕点、店铺杂货都不放过,反复推敲琢磨。但是研究者都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画中的这824个人物本身。这些人姓甚名谁?为什么出现在这幅画中?他们都有什么出身来历?当时在做什么?在画外又有什么样的命运?800多年来没有人问这些问题。这个问题居然被一本《清明上河图密码》的书石破天惊揭开,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