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全集]《许天下为卿心》全文免费阅读醉桃源

2017/12/27 9:23:11 来源:网络 []

小说:许天下为卿心

作者:醉桃源

第7章 王爷竟然碰了她

发泄完毕,司徒白抽身而退,舒婧容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角挂着亮晶晶的泪水。小百姓养生网

看着这样的舒婧容,司徒白心里竟然莫名一窒,他快速穿了衣服拉开门大步而出。

回到自己的书房,他满脑子竟然都是舒婧容眼角流泪绝望悲凉的样子。

他不是要弄死她为馨容报仇的吗?怎么会对她产生了怜惜?

不该是这样啊?烦躁的起身在书房里踱了一会步,他叫来管家:“那个女人,安排两个下人伺候她!”

听说司徒白竟然安排了下人照顾舒婧容,温若颜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

王爷怎么突然对那个女人心软了?

今天是舒馨容的忌日,昨天晚上她就特意在靖王面前念叨了好半天舒馨容的好,把舒婧容说得恶毒到极致,还声泪俱下的说一定要让舒婧容在舒馨容坟前磕头才能让舒馨容瞑目。

看靖王满脸怒容,她心里暗暗开心,舒婧容虽然和她关系一般,但是她跟着舒馨容可是把舒婧容的摸了个里外清透。

知道她好强,知道她绝不会忍受磕头这样的屈辱。

以舒婧容的脾气肯定是宁愿死也不会想着要跪下磕头认错的,只要舒婧容一死,她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可是没有想到,靖王竟然出手阻拦。[全集]《许天下为卿心》全文免费阅读醉桃源

在坟场时候她以为靖王是担心舒婧容死了不好交代。可是这一路回府,靖王竟然把舒婧容一直抱在怀里,现在竟然安排人去伺候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爷对她动心了么?

这可不是好事情,温若颜眉头皱紧,得想一个好办法,必须想一个好办法永绝后患!

司徒白离开后,舒婧容在床上躺了好一会,才挣扎着坐起来。

地上散落一地破碎的衣衫提醒她刚刚有多耻辱,她强撑着找了衣服换上,门被推开了。

侧妃温若颜带着两个丫鬟走了进来。

看见舒婧容温若颜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王妃姐姐醒了?”

舒婧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温若颜。

温若颜的目光落在舒婧容的身上,舒婧容脸色惨白,但是掩饰不掉天生的花容月貌,此时此刻她的樱唇上竟然破了一块皮。

温若颜的目光从舒婧容被咬破的嘴唇上慢慢的往下,看到她脖子上点点红痕,她的心抽搐着疼。[全集]《许天下为卿心》全文免费阅读醉桃源

王爷竟然碰了她了吗?王爷不是恨得要吃她肉的吗?怎么会碰她?

心里难受到极点,她脸上却是半点不满都不带,依旧笑得那个温柔娴静,吩咐丫鬟把食盒放在桌上:“这是我吩咐厨房为王妃姐姐做的补汤,王妃姐姐身体太虚弱,吃了这个身体一定会恢复的快些的。”

舒婧容还是没有说话,眼前的女人是温尚书的嫡出大小姐,在闺中时候也是认识的,不过她曾听闻温若颜为人狠毒,心胸狭窄,所以和她交往不深。

温若颜虽然和她关系一般,但是和庶妹馨容倒是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在相府时候曾数次看见她来拜访馨容,她当时还特意提醒馨容对她留点心眼。

后来馨容没了,这个馨容当初的闺蜜却嫁给了靖王,先她一步做了靖王侧妃。

她记得温若颜嫁给靖王时候是三个月前,那时候她和靖王的婚期刚刚定下,听闻靖王先娶了侧妃,她当时非常不高兴。

只是温若颜嫁给靖王是太后指婚,她心里纵然是万般的不高兴,也没有办法。说明xbxys.com

娘亲还劝她想开一点,现在皇亲贵族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就连爹爹不也有几个姨娘吗?

听了娘亲的开解,她也就把嫉妒压在了心里,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嫁过来会是这般局面。

司徒白爱的人不是她,她爱错了人。

见舒婧容一声不吭的盯着自己看,温若颜脸上笑容依旧,挥手示意丫鬟退下,自己亲自给舒婧容盛汤:“王妃姐姐,请喝汤。”

她们之间这么近的距离她完全不需要这样提高声音说话的,舒婧容有预感她肯定有什么目的。

果然下一秒温若颜压低声音:“王妃姐姐,我相信你是被冤枉的,馨容的死一定和你没有关系!”

第8章 还她个清白

舒婧容惊讶的看向温若颜,她非常震惊温若颜的态度,新婚夜是她和靖王在自己婚床上翻云覆雨,还指责自己害死馨容。

今天在墓地时候她也是满脸凶狠,说她是杀死馨容的凶手,这才过几个时辰,这画风怎么就突然改变了呢?

见舒婧容继续不发一言的看着自己,温若颜脸上带了羞愧的神色,“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姐姐对不起!我和馨容情同姐妹,感情深厚,听了小莲那贱婢的一派胡言就以为姐姐真的是害死馨容的凶手,所以才会对姐姐那样无理。”

“为何现在你又相信我是清白的?”舒婧容开口,声音沙哑低沉。[全集]《许天下为卿心》全文免费阅读醉桃源

“因为姐姐的勇气,是姐姐昨在坟场的表现提醒了我,如果姐姐真的是害死馨容的凶手,是绝不会有勇气寻死的。像姐姐这样烈性的人,又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呢?”温若颜微微叹息一声,“我相信姐姐是清白的,所以我想帮姐姐,想还你一个清白。”

“怎么帮我?”

“我们去找小莲,姐姐你亲自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污蔑你。”

“找小莲?她会说出实情吗?”舒婧容表示怀疑。小莲是她身旁的一等丫鬟,她自问对她没有任何不好,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转眼指鹿为马,胡说一气,她去问她,她能说出实情?

“不瞒姐姐说,所谓馨容被害的话都是小莲传出的,我不知道姐姐到底如何得罪了她,让她污蔑于你,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原因,还得姐姐你亲自找她问问。”

舒婧容淡淡的看着温若颜,眼前的女人口口声声说她和馨容情同姐妹,可是最后却嫁给了司徒白,还当着她的面司徒白翻云覆雨……

大概是看出了舒婧容的心思,温若颜马上跟着开口:“我并不是想嫁给靖王爷,一切都是有苦衷的,以后我会找机会告诉姐姐的。”

舒婧容并不相信温若颜,可是温若颜有句话说对了,她的确想亲口问问小莲,她待她不薄,为什么她要这样污蔑自己?

见舒婧容神色松动,温若颜压低声音:“今天晚上王爷要进宫问安,院子里看守不严,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姐姐看?”

“好,麻烦温侧妃安排一下。推荐http://www.xbxys.com/

深夜,靖王进宫没有回府,舒婧容换了衣服在温若颜的丫鬟指引下去了小莲关押的柴房。

柴房里黑乎乎的一片,小莲蜷缩成一团躺在地上。

听见推门声音她受惊般的抬起头来,看见是舒婧容站在面前,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小姐!你……你怎么来了?”

舒婧容走到她面前站定,声音带了一丝的厉色:“小莲,我自问待你不薄,为何要这样污蔑我?”

小莲低着头:“小姐,对不起!”

“告诉我,为何要这样污蔑我!是谁指使你污蔑我的!”舒婧容加重语气。

“我……”小莲刚吐出一个是字,突然伸手捂住肚子,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惨白的。

舒婧容发现了小莲的不对:“你怎么了?”

只是瞬间小莲的嘴角开始往外流血,她脸上的表情痛苦到极致,舒婧容吓一跳,伸手去扶小莲:“小莲,小莲你怎么了?”

小莲腹中绞痛,嘴角鲜血不停的溢出,都是报应,这都是报应,是自己做错事的报应,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她用尽力气:“小姐,小心……小心温……”

话没有说完小莲头一歪,瞬间气绝。

舒婧容瞪大眼睛还在惊悸中,虚掩的柴房门被一脚踢开了。

第9章 好好招呼她

舒婧容受惊般转过头来,看见司徒白一袭白袍带着风霜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看见司徒白的眼神,舒婧容心里一沉,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头升起来。

她想站起来的,一声惊叫从司徒白身后响起,接着温若颜满脸惊呼失色的从了进来:“王妃姐姐,你……你杀了小莲?你为什么要杀死小莲?”

“不是我……不是我……”舒婧容想要解释,司徒白冷飕飕的目光扫过来。

一字一顿:“好一个毒妇!”

他声音淬毒般的阴森恐怖,一步步的踏进柴房,“我还打算留你一条命的,既然你要寻死,那就不要怪我!”

“不是这样!我没有杀小莲,我真的没有杀小莲!”

“人赃俱获,事实俱在,你还想抵赖?”温若颜尖着嗓子,“舒婧容,王爷都已经决定给你一条生路了,你怎么还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你杀了小莲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因为小莲知道了你的恶毒吗?”

“不是我杀的!小莲不是我杀的!我只是问了她几句话,她就变成这样了。”

舒婧容强烈的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温若颜冷冷一笑,眼中都是怨毒:“说几句话就能把人说得口吐鲜血而亡?舒婧容,你是把大家都当傻子了么?王爷,舒婧容深夜来找小莲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了一下,目光怪异的盯着舒婧容:“你披风口袋里是什么?”

舒婧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披风口袋,指尖接触到一枚温润的东西,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司徒白上前一步用力抽出了她的手。

一块质地上好的美玉映入司徒白眼帘,他一把夺过玉佩,“你不是说不知道玉佩所在吗?这又是什么?”

“我……”舒婧容也有些莫名其妙,这块玉佩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披风口袋里的?

她还在疑惑中,温若颜先一步开口了:“王爷,这块玉佩妾身曾看到小莲身上看到过。”

“在小莲身上看到过?怎么可能?”司徒白完全不相信,这是他的玉佩,是当年为了感谢馨容救命之恩送给馨容的东西,怎么会在小莲手里?

“妾身没有说谎,当时看见这个玉佩妾身觉得奇怪问过小莲,小莲说这块玉佩是馨容临死时候交给她的,还说王妃一直在寻找这块玉佩。”

温若颜说完突然一脸的惊愕:“王妃姐姐,你不会是因为这块玉佩对小莲杀人灭口吧?”

“你胡说!”舒婧容的目光也落在这块玉佩上面,看清楚玉佩她吃了一惊,这块玉佩怎么会在这里?

还没有想出所以然,旁边的司徒白突然一记耳光抽在她脸上,“毒妇!你这个恶毒的贱人!”

他昨天晚上才去询问她玉佩的事情,今天她就为了玉佩杀人灭口。

他竟然还对她有一丝怜惜,竟然还想过只要她悔改,就放过她!

舒婧容捂住火辣辣的脸看着司徒白,想说话的,目光接触到站在他身后的温若颜眼中闪过得逞的笑意。

她不是傻子,母亲也曾教过她后院尔虞我诈,再想到小莲临死前断断续续的一个温字。

舒婧容马上就明白过来,猛得站起来扑过去:“温若颜,你算计我!”

人还没有到温若颜身旁,司徒白一个窝心脚迎面踢来,她吐出一口血倒了下去。

在晕过去的时候听见司徒白冷冰冰的声音:“把这个毒妇拖到杂役房去,好好招呼招呼她!记住留住她的命,让她生不如死的活着!”

第10章 梦

司徒白让好好招呼招呼她,王府的下人自然不会含糊,舒婧容被打得皮开肉绽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来,舒婧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她梦见了七年前发生的事情,烟花三月,杨柳泛青,她跟随母亲回家扫墓,途径驿站,恰巧遇到一个浑身是伤奄奄一息被伤得面目全非的锦袍公子,公子命悬一线,是她怜惜救了公子一命。

为感谢救命之恩,公子离别时解下腰间玉佩赠予于她。

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玉佩的事情回相府后就抛之脑后。

后来过了数日皇后设宴,邀请未出闺阁的权贵千金踏雪赏梅,她带了庶妹馨容前往。

馨容到了皇宫后竟然走失了,她情急之下四处寻找,在皇宫后花园的假山旁,她不经意发现了舒馨容和一个锦袍男人在私会,男女授受不亲,馨容和男人私自见面可是大忌。

她震惊之下找了馨容询问原因,馨容告诉她,和她见面的男人是当朝靖王,靖王生母梅妃身体抱恙,听说她写得一手好字,想委托她为梅妃抄写金刚经祈福。

她没有怀疑馨容的话,毕竟靖王身份高贵,京城中众多花容月貌的贵女一直对他芳心暗许,以靖王的身份怎么也不可能会对长相平凡的馨容有什么非分之想。

回去后她应馨容所托日夜抄写了一部金刚经给馨容,这事情就又被放下了。

再后来时光回转,秋风萧瑟,秋季围猎,她惊马后差点死于猛兽之口,是靖王爷拼死救下了她。

都说美女爱英雄,靖王司徒白长得玉树临风,又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对他芳心暗许。

暗恋的滋味并不好受,男女授受不亲,舒婧容没有办法说出心里的感受,只是开始茶不思饭不想日渐消瘦。

庶妹馨容不知道怎么看出了她的心思,竟然充当红娘主动要帮她和靖王私会。

舒婧容虽然对靖王芳心暗许,但是还有理智,知道闺阁女儿不能做出私会男人这样有损声誉的事情。

但是对司徒白的狂热还是让她走出了错误的一步,在馨容的怂恿下开始和靖王私下通信。

为了防止事情被人知道,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只相信馨容,让馨容充当了她和靖王之间的红娘,她和靖王书信往来都是让馨容从中传递。

这一通信就是三年,这三年来她并非没有见过司徒白,每次宫中设宴她都见过他,司徒白对她和旁人无异,看不出任何不同。

她并未多想,一直以为他是为了不落人口舌而故意伪装。

却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靖王喜欢的人是馨容。

浑浑噩噩一个月,舒婧容已经想不明白了许多想不明白的事情,一切的一切的缘由应该是馨容和靖王私下定了终身,被她发现后怕她对他们不利,所以想了这样一个拙劣的借口来掩饰。

而她傻乎乎的陷进了这个谎言里,三年来看着靖王写给馨容的书信耳热心跳,夜不能寐,还亲手回了那么多情真意切的回信。

多可笑啊!她竟然活在一个谎言里面,活在别人的爱情里,为之付出一颗心。

想着为司徒白付出的三年真情,舒婧容就觉得羞愧难当,生不如死。

只是还有一点她想不明白,那就是为什么那个锦袍公子送给她的玉佩会出现在小莲手里?

她记得那块玉佩她带回相府后就吩咐丫鬟放在了箱子底,在没有关注过,难道是小莲偷了那块玉佩占为己有?

可是为什么靖王会说这玉佩是他送给馨容的定情物?

难道这天下有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佩?

她更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司徒白会认定是她杀了馨容,馨容不是落水受了风寒而死吗?

为什么他们要认定她是被人谋害?

为什么她一直信赖的贴身大丫鬟小莲也言之凿凿的指认她是杀死馨容的凶手?

第11章 孩子不能留

一个月后被折磨的破败不堪的舒婧容终于能够坐起来了,寒冷的冬天已经过去,外面春光明媚,鸟语花香。

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的舒婧容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刚走了一步,门被推开了,伺候她的小丫头掀起帘子进入室内。

看见她下床,小丫头马上上前扶住她,“娘娘身体还未复原,可千万别下床又伤了。”

舒婧容没有说话,只是把一双美目怔怔的看向窗外。

小丫头知道她心思,微微的叹口气,“娘娘你先回床上躺着,一会有御医前来为您诊治。”

“御医?”舒婧容苦笑了一下,她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司徒白除了安排一个小丫头照顾她外并未让任何大夫来医治过她的伤,又怎么可能会请御医来为她看病?

看她不相信小丫头跟着解释:“这是真的,奴婢听彩霞姐姐说的,说是过几日是春日,皇太后在宫中设宴,指明要娘娘出席,特地指派了御医前来给娘娘治病。”

原来是皇太后的意思啊?舒婧容自嘲的抽了抽嘴角,小丫头却又是一脸气愤:“本来御医是来为娘娘看病的,可是到了王府却被王爷指派过去为温侧妃看病?”

“温侧妃生了什么病?”这是这一个多月来舒婧容说话最多的时候。

“温侧妃有喜了,吃不下东西,王爷说让太医帮她开一些开胃的方子……”

接下来小丫头说什么舒婧容都听不见了,脑子里一直是那句,温侧妃有喜了。

几个时辰后御医才姗姗来迟,替舒婧容把了脉后,突然出声:“恭喜王妃!贺喜王妃!”

舒婧容躺在床上声音空洞无力:“喜从何来?”

“王妃有喜了!”

恍若平地惊雷,她惊得一下子坐起来,不顾牵扯到伤口疼痛:“当真?”

“当真!卑职这就去告诉王爷!”

舒婧容重重的躺下,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听闻她有喜,司徒白午时出现在了她的房中,这是自她被惩治以来第一次见到司徒白。

他还是那样玉树临风,天人之姿,尊贵如神祇。

舒婧容的目光落在他冷冷清清的脸上只是瞬间便收回了目光,司徒白走到床边,声音如同他人一样冷冷清清:“这个孩子不能留!”

舒婧容没有说话,她已经心痛得完全没有力气去质问他为什么了。

“舒婧容,你应该清楚本王留着你一条命不过是为了赎罪,你这样恶毒的女人,没有资格替本王生孩子。”

舒婧容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垂下眼眸,司徒白以为她会辨别,以为她会据理力争,可是他没有看到这一幕,她就这样安静的靠在床头一言不发。

看着她那副样子他莫名的生出一股怒气,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本王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妾身听见了,王爷,妾身有一事相求。”舒婧容的声音暗哑晦涩。

“除了让本王留下这个孩子,别的本王都可以考虑。”司徒白以为她是想求情留下孩子马上堵了她的口。

舒婧容缓缓的抬起眸子看向司徒白,“王爷能不能给妾身一封休书,放妾身离开?”

这话出口司徒白满脸愕然,她竟然想要休书离开王府?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愤怒:“你有什么资格提出离开王府?舒婧容,本王留你一条命不是为了让你舒服的活着,是为了让你忏悔明白吗?想离开王府除非你死!”

“我这样心肠歹毒,王爷就不怕留我这个祸害在王府会再生什么事端吗?”舒婧容抽了一下嘴角。

“在本王的地盘上动歪脑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舒婧容看着这个自己爱了三年的男人,看着她冷漠无情的目光,以为不会再痛的心竟然又抽搐起来,她压下心头的苦涩:“王爷,孩子的事情能不能缓几天,我现在身体还没有复原……”

“本王给你十天时间!”扔下这句话司徒白转身就走。

舒婧容靠在床头看着他的背影怔怔的保持着一个姿势很久很久都没有动。

第12章 身死

两天后的午时,侧妃温若颜在贴身丫鬟的陪同下来了舒婧容的院子。

大概是怀孕了的关系,温若颜的身材显得有些臃肿,进入舒婧容的房间后她阴阳怪气的开口:“王妃可真是命大啊,这样折腾竟然也没有死,竟然还能怀上王爷的骨血。”

舒婧容看着温若颜淡淡的一笑,“温侧妃今天来可是有私密话想对我说?”

“是,我的确有话对你说。”温若颜示意丫鬟退到门外,自己在舒婧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堂堂相府千金落到这种地步真是可怜啊!”

舒婧容嘴角的笑意隐去,“为什么要害我?”

温若颜掀唇一笑,妩媚动人:“还能为了谁?当然是为了王爷啊!”

她压低声音,“舒婧容,你知道吗,其实最开始算计你的不是我,是你那个其貌不扬的堂妹馨容,她偷了你的玉佩李代桃僵让王爷认为她就是救王爷之人,而我只是凑巧知道了她的计划而已!”

“原来是这样!”舒婧容竟然没有丝毫的生气,她总算明白了自己一直想不明白的原因。

为什么那个锦衣公子送给她的玉佩会消失不见,为什么靖王会对馨容情根深种。

原来是因为多年前的那场相救,那个被她救下的锦衣公子就是后来的靖王司徒白。

“这么说是你杀了馨容买通小莲嫁祸于我?”

“错,小莲不是我买通的,是你庶妹买通的,而我不过是捏住她对你不忠的把柄威胁她而已。”

“所以利用完小莲后你就杀了她?”

“对啊,这样背主求荣的东西留着干什么?我杀了小莲不也是为了替你出气吗?”温若颜笑吟吟的,“算起来你命还真是大啊,三年前围场狩猎时候本来就应该死在猛兽口里,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活过来。”

“什么意思?”

“你的马惊是你庶妹动的手,不过是为了让你变成一具尸体永远不能开口,她就好一直冒充你等着和王爷双宿双飞,可惜那天你穿了和她一样的披风,让王爷以为你是她才让你逃过一劫……”

“原来是这样啊?你告诉我这一切就不怕我对王爷说出实情?”

“不怕,因为你马上就会是一个死人!”

温若颜说完这句话突然猛的站起来冲向舒婧容,看她来势汹汹,舒婧容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只听砰的一声,温若颜并没有碰到她丝毫,而是重重的摔倒在地。

她发出一声嘶声裂肺的惨叫,舒婧容站在原地,看见她身上的白裙慢慢的被鲜血染红了。

随着温若颜嘶声裂肺的惨叫声响起,守在门口的丫鬟马上推开门闯了进来。

温若颜的贴身丫鬟推门时候就发出嘶声裂肺的尖叫:“快来人啊,侧妃娘娘小产了!”

一众丫鬟手忙脚乱的去扶地上的温若颜,温若颜脸上的表情痛苦到极致,看舒婧容的目光带着怨毒,嘴唇在翕动。

虽然她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但是舒婧容读懂了她的意思:“舒婧容,这次没有谁能救得了你!你死定了!”

温若颜被人抬走前去救治,舒婧容很平静的在桌旁坐下,静静的等待着。

一个时辰未到,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很快靖王司徒白的身影出现在室内。

看着平静坐在桌旁的舒婧容他愣了一下,随即一阵风似的冲过来,扬起手恶狠狠的对着舒婧容的脸扇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舒婧容的脸被扇得偏了过去,她维持着偏头的动作许久,才抬手拭去唇角溢出的血迹,转头笑望着司徒白。

“王爷,这一巴掌就权当还了你在围场救我的恩情吧。今后,舒婧容和你两不相欠了。”

她的语气极轻,像极了在说情话。只是那眉眼间的决绝和冷冽,却让人的心为之一颤。

司徒白看着这样的舒婧容,他以为她会辩解,会喊冤,可是她没有,就那样嘴角溢血笑看着他。

心里莫名一颤,他转过身去,大步向外,走到门口冷冽的声音响起:“把这个毒妇拖去杂役房,赏她一碗毒酒,从今以后,靖王府再也没有王妃!”

几个如狼似虎的侍卫应声而入拖起舒婧容就往外走,转过廊檐舒婧容看向司徒白身后传来舒婧容平静的声音:“谢靖王爷成全!”

舒婧容的死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一向强势的丞相府在知道她做出谋害皇嗣的事情后竟然也没有脸来找靖王要说法。

舒婧容的尸体孤零零的躺在柴房,没有人关注半分,几个时辰后丞相府来了一辆简陋的马车,接走了她的尸体。

终于替馨容报仇司徒白以为一切尘埃落定,可是他却开始做梦,总是重复梦到那天舒婧容嘴角溢血,含笑看着他那副决然的摸样。

从梦中惊醒后,他就再也难以入眠。

舒婧容像是给他下了什么巫蛊一样左右他的生活,让他心神不宁。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

司徒白喝得大醉,踉踉跄跄的推开了早已经封闭了很长时间的舒婧容居住的院子。

满目萧条,遍地灰尘,空气中洋溢着尘土的呛人味道。

站在空荡荡的室内,不知道为什么司徒白竟然又想起了舒婧容当日嘴角流血的样子。

他失控的对着舒婧容当日坐着的位置嘶吼:“舒婧容,本王没有错,都是你的错,本王都已经想要放过你了,你为什么不悔改,为什么要害死本王的孩子?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自找的!”

没有人回答他,只有一室冷寂。

愤怒的司徒白一拳重重的击打在面前的桌上,桌子四分五裂,伴随着桌子四分五裂的是一声清脆的“铛”。

就着从窗外照进来的月光司徒白看见地上静静的躺着一枚金钗。

他伸手捡起金钗,却在看清楚金钗的摸样时候瞬间石化。

许天下为卿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许天下为卿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目录预览:第一章被BOSS追杀第二章被全世界遗弃第三章是你回来了吗?第四章霸道的吻第一章被BOSS追杀嘭……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循声望去。阳台的玻璃被重物袭来,破碎不堪。瞿萌慌张起身,想不通光天化日之下谁这么大胆随便往别人家里丢东西。她拿起手机拨通了110,那边却传来嘟嘟的声音……打不通?怎么回事?这下,瞿萌更加的焦急,握紧手机往门外跑去,她拼命的拧着门把却怎么都打不开,门后好像有座大山压着似的,千斤重量,

  • 盛世暖婚:恶魔老公滚远点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盛世暖婚:恶魔老公滚远点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盛世暖婚:恶魔老公滚远点目录预览:第001章离婚前一夜第002章再见前夫第003章招惹上了他第004章她的天才儿子第001章离婚前一夜夜已深,南山富人区一片静谧,唯独山顶那独栋的别墅,二楼的某个窗口,水晶灯的灯光照的周围赤亮一片。奢华的主卧中央,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浑身赤果的男人,或者更确切点说,是铐着。男人的脸蛋生的十分俊俏,微薄的唇畔紧紧抿着,翘挺的鼻梁如同精心雕刻的作品,浓黑的剑眉下,那双大眼中迸发出的光芒冷峻而严厉。近

  • 你是我心上的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你是我心上的城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你是我心上的城目录预览:第1章把你体内的心脏掏出来!第2章我要把你的心脏挖出来,做成标本第3章选择死,还是选择脱胎换骨活下来第4章我变成另一个女人第1章把你体内的心脏掏出来!转眼,我被妹夫沈攸宁囚禁在这座别墅,已经一年之久。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他在看到仅有一条杠的验孕棒后恼羞成怒,把验孕棒扔在我的脸上,然后拽起我的头发把我摁在墙上,疯子般发泄之后在我体内留下滚烫的白色液体。他掐着我的下巴,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喷着火:“许易安,如果你再怀不上的话,

  • 豪门小逃妻:走错总裁房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豪门小逃妻:走错总裁房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豪门小逃妻:走错总裁房目录预览:第01章今晚,一定要搞定他!第02章醉酒扑倒第03章对不起,看错人了!第04章将错就错第01章今晚,一定要搞定他!夜,迷离又妖娆。世界顶级的娱乐会所“帝王”,上流社会人士寻欢作乐的地方,极度感官的闪耀空间,轻狂妩媚的音乐,充斥在诺大的空间里,带给人虚幻又神秘的味道。“今晚,一定要搞定他!”吧台边一个纤细的身影,目光紧紧的瞄着贵宾区里一个男人的身影,暗暗给自己打气。他,就是她今晚的目标!!将酒保递给她

  • 鬼胎难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鬼胎难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鬼胎难养目录预览:第1章我是伴娘第2章轿子里的疯狂第3章大凶之兆第4章烧死这个妖女第1章我是伴娘我叫穆瑶,云南导游,但绝对不是你不购物就骂你骗吃骗喝的那种哟,相反我却经常被骗。前不久我就被闺蜜骗去当伴娘,结果被新郎强奸了,而且强奸的方式竟然如此羞愧……那件事发生在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准确的说是去婚礼路上的车祸之后。“咚!”似乎撞到人了,我非常紧张,司机却异常镇定的说道:“下去看看。”我双手颤抖的打开车门,刚出车厢,扑面而来沁人骨髓的凉意。我向被

  • 致命邂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致命邂逅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致命邂逅目录预览:第1章:不一样第2章:出轨第3章:我要离婚第4章:房城很乱第1章:不一样我叫林纾,是一名高中老师,我父母都是老师,我算是出生在一个是教师之家。23岁,我刚毕业不到一年就和李瑞涛结婚了,他是我大学同学,家境很好,父亲是教育局的干部,母亲是丽城二中的校长,而他本人也是阳光帅气,在学校的时候很多女生就喜欢他。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追求我,更没想到他我会和他结婚,这是一门高攀的婚姻。朋友同学都很羡慕我,父母也很高兴,但我个人却觉得压力很大。

  • 如果爱情这样忧伤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如果爱情这样忧伤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如果爱情这样忧伤目录预览:第1章要么做,要么脱第2章叫我沛林第3章孩子需要爸爸第4章物是人非第1章要么做,要么脱“要么换上衣服睡觉,要么脱下衣服和我做!”对我说这话的是我的大boss江沛林,地点在他家,时间在深夜。说完,将他手上的真丝睡衣扔到了我手上。我回头看了一下宽大的席梦思,又看了看我手里的吊带睡衣。我没有办法在他面前换上这样性感露骨的睡衣,而他就堵在门口,也不能越过他逃出去。蹑手蹑脚的掀开了薄被,没换衣服,直接钻了进去。感觉到自己身体

  • 宠妻上瘾:总裁老公太无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宠妻上瘾:总裁老公太无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宠妻上瘾:总裁老公太无耻目录预览:第一章蓄意的谋杀第二章成了季承晏的老婆第三章参加自己的葬礼第四章别出去给我搞事情第一章蓄意的谋杀“老婆,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我们晚上游艇上见!”宏文伯面朝着透明的落地窗,嘴角微翘地给柳唯伊打完电话,原本带着笑意的眼睛里莫名多出了一丝阴狠。唯伊,你不要怪我!“好,老公,我们晚上见。”柳唯伊甜甜蜜蜜地挂断了电话,沉静的小脸上溢满了幸福。不知不觉,她和文伯已经携手走过了三年的时光,时间过得真快

  • 这场爱情,致命相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这场爱情,致命相迎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这场爱情,致命相迎目录预览:第一章他嫌她恶心第二章不要脸的女人第三章讨厌乔安然第四章你有什么资格问第一章他嫌她恶心上午十一点半,乔安然正在用心的将自己刚刚熬好的鸡烫倒进饭盒里。三种炒菜,一份汤,一碗米饭,这是乔安然在这三年间,每天准时准点送去陆盛南公司的午饭,即便那个男人从来也不曾吃过一口。乔安然一路上都在想,今天陆盛南会怎么羞辱她呢?是将饭菜倒进垃圾桶,还是甩在她的身上?想到这里,她的眼底流露出浓浓的自嘲。“陆太太,你今天晚了一分钟。”

  • 娇医有毒:王爷别乱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娇医有毒:王爷别乱来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娇医有毒:王爷别乱来目录预览:第一章:火拼被牵连第二章:嘴贱,该打第三章:半夜有人摸进来了第四章:是你救了我?第一章:火拼被牵连“云医生,这次也麻烦你了。”手术台上,面容苍白地捂着刚包扎好的肩膀,难掩病容却仍然气势强大的冷硬男子客气地对穿着沾了他不少血的白大褂的年轻女医生道谢。云锦将手术台上旁边的手术用具简单整理了一下,神色不变地摘掉沾满了血的手套,淡淡说道:“洛老大记得把钱付清就行了。”男子也清楚云医生的性格,轻轻一笑,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