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尸兄不可以3章(第三章 危险)

2017/12/27 3:47:23 来源:网络 []
书名:尸兄不可以
第三章 危险
  我早先定的是往返机票,到候机时间,作别来送的爸妈,来时背的包鼓得满满当当,手里还提了口袋子。说明http://www.xbxys.com/   出了机场门口就见到桃桃,她飞奔而来,抢过我手中的袋子,笑眯眯道:“咱爸咱妈又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我看看。”   跟桃桃在回城的大巴上笑闹了一会儿,心里的惆怅丝毫不减。   回是好好的回来了,可到了晚上……   跟桃桃商量着晚上睡觉的事,她紧抱着我的手臂,贴在她柔软的胸脯上,肆无忌惮的撒娇,我却犹豫了。   万一陆凡对桃桃出手怎么办。想到此,心里有说不出的别扭感,我甚至快分不清是为了保护桃桃的清白,还是保护别的。   “不行不行,小忆你出尔反尔,我不管,今晚必须睡一起,这毕业之后你就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支教,再见到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了,难道我这辈子都没法拥有闺蜜睡了吗!”   桃桃嘟起粉唇,傲人的36E随她委屈的情绪波动,如果我不答应她,估计接下来很难轻松度过的不仅是我,还有坐桃桃旁边视线时不时瞥来的三名男乘客。   “好吧。尸兄不可以3章(第三章 危险)”   到了一家桃桃指定的餐厅的包厢里,点好菜后她左顾右盼,突然眼前一亮,站起身来。   “祁城学长这里这里!”   我心咯噔一下,顺着她招手的方向望去,祁城学长高挺的身影走近,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歉意道:“抱歉,我来迟了。”   “不迟不迟,祁城学长快坐。”桃桃热情的引上前,还不忘冲我做个鬼脸。   无语!   哪知道鬼点子多的桃桃要这样给我安排“惊喜”,前个晚上我连头都没洗,气得我心里骂了桃桃几声坑货。   毕竟认识,简单打过招呼,我尴尬的冲祁城笑笑,祁城自然的坐我旁边,身上有男士香水的味道,不难闻,我却不太喜欢。   桃桃就是个话唠,祁城学长很随和,我也渐渐放松,一并聊了两句。网站http://www.xbxys.com/   到中途桃桃说有电话要打,鬼鬼祟祟的出去了,只剩下我和祁城学长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尴尬感再次浮起,连筷子碰到碗壁的声音也格外清晰。   “小忆最近睡得不好?那只鬼,很闹?”   刚好一块牛肉丸夹进嘴里,祁城的一番话,吓得我手一抖,牛肉丸囫囵塞进嘴里,烫得我呲牙咧嘴。   抓过祁城递来的纸巾,我害羞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怯怯的问:“你,你怎么知道?!”   “唔,小忆你转过来我告诉你。”   我听话的转过头去。   祁城的手伸来,捧起我左脸,我想往后躲,可他神色认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只好忍忍。   “我看你印堂发黑,有大凶之兆,你看看这里,还有这里。”他边说,手指边在我额头上轻轻敲点。尸兄不可以3章(第三章 危险)   我急了,果然!   “那怎么办啊学长。”   “想摆脱?”   “想!”   “我有一招,包治百鬼,当日见效。一到白天,你就……”他背对着窗户,阳光从外洒进来,祁城在暗圈里笑眯了眼。   他说着,头靠过来,贴在我耳边,悉悉碎语。   我全神贯注等着听结论,不敢大喘气,却在此时,平静的火锅锅面突然跳跃起油点,狠狠砸在我手背上。   “嘶。”   “小心--”   “小忆,你怎么?烫到手了?”门口走来的桃桃站在我旁边,牵我的手仔细检查:“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夹东西慢点儿,别着急啊。推荐http://www.xbxys.com/”   “没事。”   我回答得心不在焉,刚才我和祁城在说话,谁都没动过那口挂着小火的锅。   晚上我也没回公寓,提着东西跟着桃桃回她家。   她是当地人,当晚她爸妈刚好出去旅游没回来,我简单收拾一下,洗个澡,裹着桃桃借我的睡衣,往床的角落睡。   桃桃敷着面膜进来,扫我一眼,“啧啧”两声:“苏忆我看你这是孤僻的前兆,睡过来点吧,我吃不了你。”   我还占着大床的三分之一不到的位置,纹丝不动,摆摆手:“不了,感恩。”   桃桃怒翻一记白眼,不打算理我的意思。尸兄不可以3章(第三章 危险)   晚上,桃桃睡在外侧,她床很软,我睡得也快,半夜迷迷糊糊的,时不时惊醒,摸一摸衣服下摆还好好的,才又放心的接着睡,直到--   第一次醒来,桃桃在我旁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第二次醒来,桃桃已经不在了,我以为她去厕所,结果第三次第四次--   她始终没有回来。   我支起身体看了眼门口,模糊看到房间门是开的,那桃桃应该是出去了,但这么长时间过去,她也没有回来的迹象。   我不放心,想下床去找找,可还敞开条缝的房门,却突然一下,猛得关上。   仿佛我又回到陆凡房间里的那个,待宰的羔羊身上。   说不紧张是假的,以前相信过鬼神论可没经历过,真让我跟鬼怪面对面,我直接蒙圈了。   一回生二回熟,比起之前,我胆大了一点,背得靠着墙壁,又有了点底气。   “陆,陆凡是吧,咱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的,我小时候要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下月回家我多给你烧点纸钱,再赔你套房子,一双童男童女,还有熟女,素人,人妻,萝莉……”   实在不清楚陆凡口味,索性全都说了一通,却得来一声轻蔑的冷呵:“先管好该管的人吧,她还没脱离危险。”   该管的人……桃桃?!   我惊得一下,赶忙跳下床往客厅跑,这才意识到有别于之前,我身体能够行动,摸黑到了客厅,却找不到电灯开关,眼前是一片漆黑,我试着喊了两声:“桃桃,桃桃你在哪儿?”   我得到的回应是无声,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摸索开关,再仔细瞪着眼睛查找桃桃踪影。   眼睛好不容易适应了昏暗,可宽敞的客厅,哪里有桃桃的影子。   “桃桃?桃桃你听到了回我一声,桃桃。”   我只能朝其他地方找找,厨房是开放式,一眼就能看个清楚,没有桃桃,我转去厕所找找。   厕所的门在客厅背后的拐角,一过去就到。我推开厕所的门,先摸索开关位置,却在昏暗的狭小空间里,一眼就认出了桃桃!   “桃桃!你在干什么桃桃?”   站我面前的桃桃不知何时换上了一袭暗红戏袍,袍上丝屡银线穿缠绕着大朵绢花。   她没有理我,始终面对着镜子,手放在头边,一下一下往下划拉。   “啪”的一声,灯总算被我按开,透着比刚才暗几个色调的古怪昏黄灯光,我才注意到,桃桃的手上空无一物,是用她弓起手指作梳子模样,一下下煞有介事的梳理。   “桃桃?”我紧张得声音发紧。   桃桃梳头的动作戛然停止,我以为她听着了,哪知道她半空中的手指却捏成了兰花状,摆出个古怪的造型,她镜中的表情突然一变,浑圆的眼珠瞪得极大,拉下嘴角,表情十分厌恶。   “虚无缥缈神仙境,自在逍遥享清静。谁人不羡天堂好,你竟敢违天规废耕作,勾引织女动凡心。”   倏地,她又楚楚可怜的垂下眼,再抬起时,眼眶的眼泪簌簌落下,声音凄惨凌冽。   “那一日漫步碧空游,彩云深处遇牵牛。是我约他人间去……求王母你把贬他的玉旨收。”   “是我云端会织女,劝她下凡织绫绸。”   “纵有罪过我担受……”   “莫罚织女罚牵牛!”   “宝殿上还敢眉目互传情,哪还有半点天规放在心?!你妄想偷下凡尘圆好梦,偏叫你永生永世两离分!受折磨牵牛谪贬人间去!”   “织女也求贬下凡尘!”   “我要你一在天上一在地,无我旨意不得擅出门!”   她一人分饰几个角色,把一场黄梅戏演得入木三分,她镜中的表情无比狰狞,像是在死撑着表情,把戏演的淋漓尽致。   昏黄的灯光突然忽闪,桃桃的诡异表情在明暗交替间描得更深。   我无法在恐惧里为她的演技鼓掌,眼前的她似乎只剩下桃桃的皮囊,其余的,全都与桃桃无关。   “桃桃,你别吓我,桃桃,你理我一下……”   我按耐不住,碰了碰她的肩膀,她浑身一震,整张脸刷得转来朝向我,空洞的眼神压根没有看到我,表情越发麻木。   “桃桃,你醒醒。”   我捏着她的手臂摇了摇,桃桃阴冷的视线突然扫到我,随后凄厉的大笑,嘴角越拉越大,活生生扯开一条从嘴角到耳根的缝隙,皮肉拉扯的尖锐声音和着暗红的血水,源源不断的从嘴里淌出,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我最后看的那一眼,是桃桃裂开撕裂的鲜红嘴巴,显现的狰狞笑意。

尸兄不可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尸兄不可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我的神秘老公》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我的神秘老公》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我的神秘老公第20章你躲起来,不就是想和我……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是刘爽的,刚好很尴尬,“我接个电话。”顾凌擎看着她红的像是水蜜桃一样的脸,清了清嗓子,松开了她的手臂。白雅走到一边,接听。“怎么了,爽妞。”白雅问道。她觉得她的脸还是热的。“我看到那个男人了,就是你在他家过夜的那个男人吧,好帅啊,越看越帅,他刚才是想吻你吗?”刘爽兴奋的说道。“没有。”白雅的脸更红了。她意识到刘爽就在附近,看向四周。刘爽从车上下来,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霸道上司爱上我》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霸道上司爱上我》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霸道上司爱上我第二十章睡你才公平我有些生气的瞪着萧墨,心里很不爽,这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又不是故意偷听的,他用得着这么吓唬我吗!“想要你!”我生气的瞪着他,不过他好像并没有生气,脸上反而还带上了一抹暧昧的笑容,那本来就长得非常帅气,冷冰冰的脸上现在带上了笑容,完全是把我迷住了。我并不是一个花痴,主要是这个男人长得真的是太帅了,还有身上那股天生的贵气,无形之中就在吸引着我。我沉迷在他的魅力之下,直到他的大手摸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同床宠妻》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同床宠妻》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同床宠妻第二十章衣服脱了“额,嗯。”乔汐晴支着下巴的手一软,脑袋就垂了下去,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迅速的瞄向客厅门口的方向,当乔汐晴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心情不由的低落起来了。“什么应酬啊,怎么现在还不回来。”乔汐晴心中忍不住的暗暗埋怨,凌澈刚一进门就接了个电话出去了,把她一人丢在这偌大的别墅呆着,最最关键的是,她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跟凌澈说。“福婶,你们家少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我等的都有点困了。”乔汐晴用力的眨巴了几下眼睛

  • 我是大地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是大地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我是大地主目录预览:第一章玩笑还是少开的好第二章被敲闷棍了第一章玩笑还是少开的好“小凡哥,怎么你回来也不给我说一声啊。”六月的天气,正是闷热的时候,陈凡顶着炎日,挥动手中的锄头,正在锄草,听到这甜美的声音,抹了一把脸上的热汗,抬起头来,憨厚的笑着问道:“小诗,你咋来了?”“哼,我当然是来看看你啊,回来都不给我说。”唐小诗小嘴撅起,表露自己的不满,但说话的时候,不经意间却靠近了陈凡几分,一点也不在乎他身上的臭汗味。陈凡无奈的摇摇头,爷爷走的太突然,他回来的

  • 至尊归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至尊归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至尊归元目录预览:1王府世子2路上遭遇1王府世子魔武大陆,范围不知几许,广阔无垠,其上武者与魔法师数量不少,但比之陆上普通人,其数量却几乎可以不计,尤其魔法师数量更为稀少。若说武者可为百中取一,那么魔法师则万中无一。武者,擅使各类武器,其中以大剑为主。寻常人只要略有资质,且能够吃苦耐劳,成为寻常武者并算不得什么。武者分从低到高分一到九级,而九级之上则为圣,在整个魔武大陆之内,众所周知的圣级武者却寥寥可数。而魔法师,却是上天的宠儿,根据各人资质与身体属性不同,

  • 执爱成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执爱成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执爱成灰目录预览:第1章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第2章既然不爱我,又何必娶我第1章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夜凉如水,郝遇见穿着单薄的真丝睡裙,双手环膝的坐在卧室的窗口边。“她人在哪里?”彼时,丝毫不让她意外的是,耳边响起了那道冰冷的,薄凉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紧接着,是女佣战战兢兢的回应,“在……楼上的大卧室内……”一阵可怕的寂静之后,是皮鞋踩着大理石地砖的铿锵声,从楼下的客厅,至旋转楼梯,再至门边。直到卧室的门被大力的推开,身材颀长的男人压迫而来,郝遇见勾起唇

  • 特工王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特工王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特工王妃目录预览:第1章狗血的穿越第2章诬蔑第1章狗血的穿越又来?凌玄翼厌恶地皱起了眉,薄唇勾起一个嘲讽的角度:“能不能有点新意?”云微寒也同样皱起了眉,眼前的男人穿着长袍,长袍上绣着几条盘龙,头上戴着金冠,腰间系着玉带。这样的服饰……“还不快滚?”凌玄翼冰冷的眼神扫向那个美貌的女人。云微寒愕然,抬起头来看向背光而立的男人。刚要起身下床,突然,脑海中一个个片段闪现出来。她捂着头,忍着脑海中的疼痛,整理着零落的记忆。凌玄翼看到那女人居然捂着头装作娇弱的样子

  • 冬季恋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冬季恋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冬季恋歌目录预览:第1章所谓顾太太第2章所谓顾离川第1章所谓顾太太“嘶——”衣服被扯碎的声音从后座传来。林寒在驾驶座位上,紧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冒起了青筋。“讨厌,衣服都被你撕坏了。”女人娇嗔地推开搂着她的男人。“小.东西,今天就先办了你!”男人扯开她的衣服,狠狠地咬了下去。车内响起了女人嘻笑的声音,妖.媚诱.人,“马上就要到拍卖会场了,你先等等嘛,不要。”“等不及了。”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响起,修长有力的手掌从女人大腿上慢慢往上滑动,突然一个用力,女人身上

  • 好先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好先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好先生目录预览:第1章你是我的噩梦第2章你不是这样伺候我三年吗?第1章你是我的噩梦“若白……你别走,别走……”洁白的大床上,简沫心闭着眼睛用力的摇头,精致的小脸上泪痕交错。忽地,一双大手从被子下面探过来,毫不客气的卡住了她细嫩的脖子,狠狠扼住。呼吸被夺,简沫心倏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细嫩的脚蹬着光滑的床单,本能的扯住男人的手腕。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俊脸,轮廓完美,但面色冰冷,刀锋的剑眉尽是狠戾,“简沫心!”“慕……慕延西你干什么!松开……”她一定是睡蒙了,

  • 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目录预览:第001章:怀孕?离婚?第002章:委屈和不舍第001章:怀孕?离婚?林安然看着手中那张显示自己怀孕两周的化验单,突然觉得很讽刺。两周?是那一次吗?那一晚,绝对是让林安然又恋又恨刻骨铭心的一晚。林安然和顾谨森结婚三年,三年时间,顾谨森从来没有碰过林安然,甚至连接近都不愿,就好像林安然是毒药。可是那一晚的顾谨森,温柔的不像话,一声一声的唤着她“安然”,这个男人,有多久没有这么亲昵的喊过她了?可,所有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