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阴缘了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26 23:59:4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阴缘了了

001 人形布偶
  清明,天空昏昏沉沉,头顶上聚拢来的仿佛不只有乌云,还有一些我们肉眼根本就看不见的东西。来自http://www.xbxys.com/   我是刚从从乡下逃回来的,没错是“逃”,因为我在镇上碰到了怪事情,一件我有记忆以来亲身经历的一件最恐怖的事情。   我父母死的早,又应“落叶归根”的俗礼葬在了乡下。作为爸妈的独生女儿,每年清明扫墓的重任都落在了我身上,我心里虽然不乐意,但是为人子女,这是最基本的孝道,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   今年清明我同往年一样买了香蜡纸炮鲜花贡品,从城里坐大巴出发了,出门的时候天气很好,所以我还带了几件换洗的衣裳,准备在东华镇玩一天,明天再回来。   中途转了一辆小巴,近两个小时的旅程,我顺利的抵达了东华镇。   这个地方在地图上没有标记,但它真真实实的存在。它前依黑河,背靠荒山,虽然山清水秀自然景色很好,但也因为与世隔绝而贫瘠荒凉的很。推荐xbxys.com   我在镇上找了一家小旅馆落脚之后,就找了一辆车送我进山去扫墓,前面一切都很顺利。不顺利的事就是我扫完墓下山的时候,路过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田边,就自恋的过去自拍了几张。   自然风光给力,翻着相册我很满意,只顾低头看手机也没注意脚下的路,结果一不小心整个人就跌进了一个大坑里。   这个大坑的形状有些奇怪,有些像老人们说的“井”也就是下葬时的墓穴,可是里面空空的并没有棺材之类的东西。   我摔的四丫八叉倒在里面,手掌心传来钻心的痛,一看,没想到鲜血娟娟的流个不停,把黄色的土壤都给染红了。   这可了不得,我平时就总因为贫血犯晕,这会流这么多血,我得吃多少东西才补的回来呀?   我赶紧爬起来找东西止血,才发现自己出门的时候什么东西也没带,我寻找周围,突然看见坑穴里面有一个很脏很脏的布偶。   这个布偶跟我以前玩的那些布偶不同,它的模样是一个温润儒雅的男人样子,身上穿的还是解放前很多男性穿的那种长布衫,纯黑色的,衬得他眉清目秀栩栩如生像个读书人。小百姓养生网   怎么会有人做这种布偶?真是罕见。   它可能是被人丢弃在这里很久,所以身上到处都是污泥,又脏又旧。   我也没多想,抓起布偶就往自己流血的手掌心擦,看着擦得差不多我就随手把它丢了。未免伤口感染细菌,我也没有心思继续在山上看风景,不敢耽搁的回到了镇上,找了一家小诊所清理伤口。   这家小诊所虽然小,医生兼护理、助手都是一个人,生意好的不得了。不是小孩大哭,就是不小的孩子撒娇瞎闹,再就是张家李家的媳妇叽里咕噜的谈论别人的家长里短,小小的一间诊所熙熙攘攘的抵得上一条街的热闹。   医生给我挂了水,我靠在椅子上眯了会,迷迷糊糊中有个低沉的在我耳边说:“你弄脏了我的衣裳,怎么赔我?”
002 送葬队伍
  我瞌睡上头也没放在心上继续打着点滴打着盹,等两瓶水吊完了,已经是三四点钟的时候。说明xbxys.com本来晴好的天空上,乌云一点一点的聚拢,天立马就黑了起来。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本热闹的小诊所里除了那个五十多岁的医生,一个病人也没有,我就纳闷了,这些人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我困惑的给了钱,坐在办公桌前的医生抬起眼睛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说:“你住在哪里?一会这里有事,你一个姑娘家不要在外面瞎逛,早些回去别出门。”   我不明白,轻言细语的问:“有什么事,为什么不能出门呀?”   “诶你这个女娃娃听话就是,问那么多干啥子?”   “……”我真是无语了,不懂就问,这不是老师教的吗?   不问就不问,我也没那么八卦,就离开了小诊所。我刚出来,老板就迫不及待的把门关了。   天空上乌云密布,窄窄的街道上冷冷清清,原本开着门做生意的铺子就像是躲避台风一样,紧紧的关上了门。   我缩着脖子觉得冷的恨,又怕暴雨突然袭来,加紧了步子往我住宿的小旅馆去。   我住的这家小旅馆在西大街,这条街的街道很窄,两面的铺子做的都是一样的生意,卖的都是寿衣棺材,花圈灵屋等等供死人用的东西。小百姓养生网   现在是清明节回乡祭祖的人络绎不绝,是正做生意的时候,所以西大街从早到晚生意好的没话说。可是当我回到西大街的时候,我发现西大街所有的铺子也全部都关门了,这下我有些蒙头了,到底怎么回事呀?   我挠着头不明就里,准备回到小旅馆找老板打听打听是怎么回事,刚走了没几步我就听见了一阵很奇怪的声音,听在耳朵里说不出的怪异。   仔细听有些像纪录片里祭祀时巫师呜呜啊啊发出来的念咒语的声音,很显然我听见的声音不止是一个人发出来的,它听起来很沉,很厚,像一个合唱团集体发出来的怪声。   这种暗沉沉的天,又半个人影不见,怎么都觉得不正常。我有些立不住,加紧了脚步往小旅馆的方向去,却突然发现就在我正前往方不远的巷子口,慢慢的,慢慢的,像是走,又像是飘的,出来了那么一队人,死气沉沉的。   他们穿着一样的白色宽大的服饰,脸色都是雪白雪白的,如同幽灵一般带着一层薄薄的雾气飘了过来。   我傻住了,第一反应是遇到了镇上有人去世送葬的队伍,可是现在已经下午了,这户人家怎么会挑在下午出殡呢?而且人家出殡不都是吹唢呐和子女哭灵的声音吗,怎么会是这么诡异的怪声呢?   我原本是想绕道另一条路回去的,可是当我要走时,两只脚突然的就跟灌了铅似得重的不得了,抬了半天也没抬起来。版权http://www.xbxys.com/我急得不得了,脑门上渗出来不少冷汗。   “小姑娘,一个人呀?”   天越发的昏暗压抑,我这才发现那队送葬的队伍已经来到了我的跟前,他们中有人举着白幡,有人朝着天空抛着黄纸,而对我说话的人,他的手中则抱着一个血红色的骨灰盒。   我僵硬的点点头,后背渗出了一层白毛汗。
003 勾魂人
  “给往生者上柱香吧。”捧着骨灰盒的男人说。他身后已经有一个人闪出来,将三根香递到了我的手里。   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目无斜视的盯着我,好像我不上香,他们就不放过我似的。我犹豫不决,哪有出殡让路人这样上香的啊?   “你们找错人了。”突然我的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随着声音的落地,我的肩膀上也多了一只手。   我心脏突地一缩,搞什么啊,我在东华镇没有熟人吧?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就搭女孩子的肩膀呢?   抱着骨灰盒的男人涣散的双目怨念的扫过我和我身后的人,其他人大抵也是这样的表情,他们不会突然打人吧?   我僵硬着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冥冥中感觉骤冷的气压力中有两股力量正在无形的对决,而显然抱着骨灰盒的男人落了下风,他领着送葬的队伍,慢慢的,慢慢的,裹着一层薄薄的雾水,走向了街的那头。   “你如果点了那支香,不出二十四小时,你就会死于非命。”   我浑身发抖,扭过头去看,发现我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男人,斯斯文文的,透着书卷气,不像是坏人。   我完全不相信他说的话,疑惑的盯着他:“你骗我吧?怎么会有这种事呢。”   他摇头冷笑,说:“他们是勾魂人,是为镇上的亡灵寻找替身,一旦被选中就只有死路一条,在东华镇这是千百年的规矩。”   男人说的十分的严肃肯定,容不得我质疑一点点,我整个人傻住了,感情我这是去死亡线上走了一遭啊?如果刚才不是他挺身相救,那我会怎么死啊?   这个时候我再次循着那队送葬人离去的方向看去,他们去的有些远了,队伍在那边慢慢的停了下来,我看见一个同样是一个人的女人正在跟他们交谈着什么,然后接过了他们递给她的香,啪嗒的点着打火机……   “我要去阻止他们……”如果这个规矩是真的,那么那个女人点燃了香,是不是就会被选作为亡灵的替身,就会在二十四小时内死于非命?我怎么能够让这种事发生在我眼前而不管呢。   可是我还没有来得及动身,那个男人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我转身焦急的说:“我们快去救救她啊。”   男人表情冷漠,抓着我的手一点也不肯放松,直到女人将三根香点燃了。   我瞪着一双大眼睛,无法理解的盯着慢慢松开我手臂的男人,他既然可以救我,为什么就不肯再多救一个呢?   他对前面发生的事情无动于衷,冷漠的说:“既然是规矩就轻易坏不得,所以今天不管怎么样总会有个人要去做替身,既然那个人不是你,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   男人的话让我无从辩驳,人都是自私的,我当然不希望做替身的是我,可是既然不是我自己是别人我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反驳呢?   我浑身抖得跟筛糠似的,是怎么回到小旅馆的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当时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我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残忍的杀人不见血的鬼地方!   这个时间点公共汽车早下班了,我抓起我的旅行包逃命似的到处拦车,好不容易找了一辆车愿意送我去县城里,县城里大巴也下班了。我只好拦了一辆出租车,多了花了好几倍的钱,让司机直接将我送到了我家楼下。
004 带回一只鬼(1)
  回到家里我久久平静不下来,脑海里总是不自觉的漂浮出那一行白衣飘飘的队伍,和那个点燃了香的女人,如果她活不过二十四小时,她又会怎么死去?   我被这些问题纠缠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只能瞪大了眼睛盯着天花板。   “叮咚,叮咚……”半梦半醒之间,我听见有清脆的声音滴在地板上,好像是屋顶漏雨一般。   可是外面没有下雨呀,虽然我住的房子有些旧,但是也从来没有漏过雨,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该不是楼上的住户大晚上在弄些什么吧?我竖着耳朵认真的听了一会,那声音又不像是从楼上传来的,更像是——从我的床头不远处传来的呀。   我顿然收紧了身体,两只手抖得厉害,四肢百骸几乎在同一时间被一股深深的寒意侵袭着。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我分明能够感觉到我的床头站着一个人——不,可能不是人。   该怎么办?我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难道我把不干净的东西带回来了吗?因为心里不确定,觉得是自己在吓唬自己,于是我小心翼翼的张开眼睛,悄悄的,往哪个方向看了一眼……   这不看还好,一看我,整颗心脏都被吓的跳了出来!因为我看见一个浑身鲜血,模样难辨的男人站在那里,凶神恶煞的盯着我,嘴里还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有鬼!”我低呼一声,掀起被子就想跑,可是我发现自己动不了,不单是动不了,连嘴巴也张不开,想喊救命也做不到,我要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不看他就好了,可是眼睛也合不上。   我就那样毫无选择余地的干干的与他对视着,他是没有眼睛的,眼睛的部位是两个空空的血窟窿,样子好狰狞恐怖。他满身血,浓浓的腥味一下子就占满了我不大的卧房,腥味熏的我胃里翻滚。   时间一分一秒在我的房间里好像停止了一般,我内心的恐惧张牙舞爪胆都快要吓破了,突然窗台上一个黑影呼的闪过,“瞄”的一声,死寂一般的房间立马恢复了正常。   我用力的挣扎了一下,手脚也全部都恢复了正常,幸好有这只野猫,平时在外面弄的烦人,今晚可是帮了我大忙。   我大声喊:“救命啊!救命啊……有鬼!”   “你的血污了我的衣裳,要怎么赔?”不知道何时那个男人已经站到我的床边,低垂着脑袋,形如丧尸一般,不知道想闹哪样。   “你谁呀?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呀。”我小小声的说。这样诡异的事儿,就这么真实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而我居然没有被吓晕过去。   “怎么赔?你说!”男人又贴过来了一些,一股腐朽的臭味钻进鼻孔,我向后退:“赔……赔什么啊?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居然还装糊涂?”男人一抖手,将一件长衫丢到我脸上,“这上面的可是你的血?”这衣裳怎么这么熟悉,我怎么感觉是在哪里见过一模一样的啊?
005 带回一只鬼(2)
  “啊!”我尖叫了一声坐起来,满头冷汗,我白天见到的那个布偶穿的不就是这样一身衣裳吗?   “你是……”他该不会是那个布偶吧?布偶怎么会变成鬼呢?   “都怪你!你的血弄脏了我的衣裳,怎么赔,你说怎么赔?”他伸出一只手来抓住我的下巴,我盯着他只剩下血窟窿的眼窝,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答应你,我明天就去给你买新衣裳,你要多少我买多少,买的我倾家荡产,买到你满意为止……好不好?求求你别害我,别缠着我。”   谁能想到,我只不过随便捡了一个被人丢弃的布偶擦了手上的血,这样居然也能招到一只鬼回来,我这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呀?   “衣裳自然是要赔的,但是——”他嘎嘎的大笑,抓住我下巴的手慢慢的收了回去,嗜血的薄唇勾出一道弧线:“我要你做的事情不仅仅是这么简单,否则太便宜你了!”   “那,那你想怎么样啊?”我都快被吓死了,居然还说便宜我,难道我死了才不算便宜吗?   “哼哼哼!”他闪的俯下身来,伸出长长的舌头在我脸上舔了一下,黏黏稠稠的液体夹着一股浓浓的腥味。   “啊!滚开!”我尖叫一声,用力的拍打着他的脸,突然两脚踏空,我猛地睁开眼睛,我正好好的睡在床上,原来是做了一个噩梦。   我喘了一口气,一下打开床头灯,有了灯光的照明才稍微安心了些。我不经意的回头,顿时倒抽凉气,我的枕头边正放着一件黑色的长布衫,布衫上面一块一块的暗红色正在慢慢扩大,向着我的床渗着鲜红的血,顺着那黑色的衣裳我抬眼望去,只见着一个满脸鲜血的男人,正嘴含邪笑的望着我,他没有眼睛只有一双血窟窿,我心脏剧烈一缩,顿时的晕了过去。   “颜颜,颜颜你在家吗?”门外催命似的声音响起,我猛然睁开眼睛,第一时间就去看枕头边,发现那件黑色的长衫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你的血污了我的衣裳,要怎么赔?”那鬼魅一般的声音又在脑海里响起,我不觉打了个冷颤,寒意从脊背一路爬升。   我连滚带爬的去开了门,楼上的杨婶一脸凝重的站在门外,见到晕头转向的我,急急地问:“颜颜,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脸色这么难看?”   我看见走廊上很黑,外面应该又在下雨,不过看她的样子,才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我……”我的眼睛下意识的望向了卧房,那件黑色长衫还在床上。   见我吞吞吐吐,杨婶立马冲了进去,还没等我跟上,她已经将那件黑色的长衫紧紧的抓在了手里。   “这是什么东西,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你昨天到底是去了哪里,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东西啊?”   杨婶是我楼上的一位会通灵术的神婆,每天慕名来找她的人很多。平时我这人也有点小迷信,做了什么噩梦,遇到什么怪事也都会跟杨婶讲。远亲不如近邻嘛,加上我年纪轻轻的就父母双亡,杨婶对我怜惜照顾的很。   “杨婶救救我……”我已是带着哭腔,抱住了杨婶,现在恐怕也只有她能救我了。   杨婶狠狠一跺脚,二话没说,抓着衣裳就出了我家。
006 带回一只鬼(3)
  我抓起椅子上的外套披上,一路跟着她去了她家里,我看见她已经拿了一个半大的铜盆放在神龛前,毫不犹豫的将黑色的长衫丢进了铜盆里,又往衣服上面撒了一些红色的粉末,然后嘴里念叨了些什么之后,她吹起火折子丢进火盆里,弹指间那件长衫就化作了灰烬。   杨婶见我脸色还是惨白惨白的,摸摸我的头,安慰我说:“没事了,不过是个失魂鬼,我已经送走了。你本来就阳火低阴气重容易招那些东西,以后不该去的地方少去,这样才能平平安安啊。”   听了杨婶的话我长松了一口气,对杨婶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我还会做恶梦梦到那个人吗?他老是要我赔他衣裳。”想到昨晚的事情,我还是心有余悸,总觉得杨婶是不是把事情看的简单了一些?   “这个黑剪刀你拿回去放在剪刀下面,它会保佑你平安的。”   剪刀就是寻常裁缝用的那种剪刀,通体黑色,握在手里一阵寒意自剪刀里冒出来,冷得我手臂一缩,剪刀掉到了地上。   “别怕,这把剪刀是个好东西。从前有人去世担心在黄泉路上被小鬼欺负,于是入殓时就会在手里握一样利器。这把剪刀就是这样一个东西,它长年累月的跟尸体相亲,日久天长自然就成了阴邪之物,寻常的鬼见着它都会绕道。”   杨婶对付鬼神有她自己的一套,这点我从不质疑。我再次接过剪刀紧紧的我在手里,但愿缠着我的那个失魂鬼会惧怕这把剪刀。   我对杨婶道了谢谢之后心中忐忑的回了屋,按照杨婶吩咐的将剪刀放在了枕头下面。   暴雨接连下个不停,天空昏沉沉的,我一天也没有出门,看书听音乐看电影,不知不觉天黑了。   十一点钟准时上床睡觉,惴惴不安的望着天花板,不停的在心里祈祷,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蠢女人!你这个蠢女人!你居然敢用火对付我!”凄厉的声音刺激的我神经抽痛,我猛的睁开眼睛,呼啦的一阵阴风掠过我的面庞,我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浑身黑烟站在我的床边,一对血窟窿死死的盯着我。   我嗅到一股刺鼻的焦味,猛然想到白天杨婶烧掉的那件衣裳,心一下子就跌落到了谷底——他没有被杨婶赶走,他又找回来了!   男人闪身俯下来,两只枯爪狠狠的掐着我的脖子,我被他掐的快要不能呼吸,拼命的去掰他的手,可是他越掐越紧,恨不得要把我的头拧下来。   我呼吸急促,脸涨的紫红,眼睛狠狠的凸出,好像要掉下来。我好难受,力气也越来越薄弱,我想我今晚肯定难逃一死了……   突然我脑海里灵光一闪,我想到了杨婶给我的那把黑剪刀,绝望的双手瞬间恢复了力气胡乱的摸进了枕头里——它还在。   我抓起大黑剪刀,毫不犹豫的,用力的,朝他刺了过去——黑血一飙,洒了我满脸都是,有些顺着流进了我的嘴里,腥腐的味道让我想吐,嘴唇就跟被火烧着一般热辣辣的。

阴缘了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阴缘了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2018幸福大观!非常好的四句话:

    2018幸福大观!非常好的四句话:【1】什么叫幸福?白天有说有笑,晚上睡个好觉。【2】什么叫智慧?安排的事能做好,没安排的事能想到。【3】什么叫情商?说话让人喜欢,做事让人感动,做人让人想念。【4】什么叫正能量?给人希望,给人方向,给人力量,给人智慧,给人自信,给人快乐。

  • 阿克苏市城乡建设局驻拜什吐格曼乡尤喀克英巴扎村迎新春联谊会

    青年网青年在线讯中国城乡新闻网消息(艾肯江•吐孙)2月16日,大年初一,阿克苏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驻拜什吐格曼乡尤喀克英巴扎村“访惠聚”工作队在经历半个多月紧锣密鼓的筹备后,终于迎来了尤喀克英巴扎村的村民们期盼已久的迎新春联谊会。联谊活动活动开幕前,阿克苏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党组副书记尹正护向全体“访惠聚”干部、下沉干部及村民们发表新春致辞,并要求工作队员在新的一年俯下身子、撸起袖子沉下心来为尤喀克英巴扎村人民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明天。随后,一首经典的《解放时代》开了联欢会的序幕。由尤喀克英巴扎村

  • 张占伟:啸天神犬护平安

    啸天神犬|张占伟值此新春佳节之际,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张占伟携新作啸天神犬,为各位送上平安祝福。啸天神犬大形体为几何、具象、简约立体的中国风,高46cm,两耳造型似琉璃瓦,尾巴似圆鼓状,通身有鼓钉,水旋纹和水车轮形纹做装饰,底部中心位置选用中国书法篆刻印章(神犬)二字。通体选用中国红釉色,非常具有中国风节日特色,和强烈的艺术视觉冲击力!啸天神犬的造型、釉色,寓意在新的一年里日子红红火火、事业蒸蒸日上、生活平平安安!

  • 和田玉:鉴别只看这1点就够了!

    该如何鉴别籽料?说复杂也复杂,油润度,颜色,重量,等等,每一项都是和田玉的特点。说简单也简单,有一点是籽料独有的,很容易辨别出真假。籽料因为是交织状结晶,所以结晶不会象单晶体的矿物那样均匀,也就是说,有些部分会密度大,有些会小,所以在天然的河床中,受水流和泥沙的冲击,密度小的会形成凹坑,密度大的则能经受住撞击,从而形成凹凸的自然表皮。简单来说,籽料表面凹凸不平的一个个小坑就是汗毛孔。一般不是人工可以伪造出来的,在灯光下看或者在放大镜下看都很清楚。正因如此,它被用来作为鉴别籽料的一个非常好的方法。

  • 致中年的你我他……

    人到中年,不要再斤斤计较了,后面的人生越过越快;人到中年,不要再愁眉苦脸了,后面的人生路你连哭的时间都没有了;人到中年,不要再为什么争吵了,人生苦短,吵着吵着就老了;人到中年,不要再抱怨了,事情归事情,心情归心情;人到中年,不要再相互拆台了,相识是缘,没准哪天就散了;人到中年,不要再整天多爱多爱了,彼此需要的,只是一声问候,一个微笑;人到中年,不要跟人攀比了,比昨天的自己更好,就够了;人到中年,不要再多愁善感了,好好善待当下的自己最重要!人到中年,不要再蹉跎了,读完这篇文章,分享出去,赶快生活吧

  • 春节到元宵节 东营有300多场群众文化活动等您参加

    东营今年除组织举办新春系列文艺演出、闹元宵文化展演活动外,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将首次在2018年春节元宵节期间举办“欢乐黄河口共筑中国梦”系列群众文化活动。

  • 崖柏:什么是包浆?如何才能盘出包浆?

    包浆是文玩界的行话,是指文玩表面由于长时间氧化形成的氧化层。视觉上,它给人一种独特的光泽感,而触觉上,给人一种滑润感。包浆可以说是所有文玩爱好者的追求。那么说到崖柏,究竟该如何才能盘出包浆呢?一、崖柏本身油性好要想盘出一串好崖柏,首先就要保证崖柏本身油性好。除了关注雀眼、瘤疤这些各种各样的花样纹路,色泽比较深沉,油性好才是最基础和最重要的崖柏特征。二、生料手串要先去干生料崖柏水分量大,油分少。由于水分很大,木质很不稳定,所以很可能开裂,盘玩出来也没有老料漂亮。从颜色上看,崖柏的陈化料和老料底色一

  • 气温回升 暖阳作伴 节后东营最高气温将到14℃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现在已经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个节气——雨水。

  • 过年了,又老了一岁!现实的无奈,别喊好累!

    城市灯火谁都陶醉,好梦易醒才叫社会。现实一点真的疲惫,理想一点只是梦昧。是累是醉,自己调配!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没必要为彼此的疏忽,动了真苦恼。你能理解是你的高度,你不能理解也是你的真实。你能感觉到别人的辛苦,是你的道义。你感觉不到别人的心酸,也是你的本分。没有人会过分在意你的热情和冷酷,如果人间有痛苦和不如意,那也是你自己在煎熬着自己。有时候,事情很简单,复杂的是自己的脑袋。总以为烦恼会伤人,后来才晓得,你若转身,它即浮云。活着,本来就不容易。不必压抑,谁都有难言的情绪;

  • 和田玉:糖玉?糖白玉?两者有什么区别?

    说到和田玉,你第一个想到的是不是洁白无瑕的籽料呢?和田玉界追求白是人尽皆知,然而这也导致了白玉越来越少,越来越稀缺。实际上,白玉虽美,和田玉还有很多美丽的料子,比如糖玉。糖玉的成因,至今也还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但是普遍认同的是这种独特的色泽是受某种物质沁染而成的。因为其颜色类似于红糖,所以被称为糖玉。一般来说糖色需占玉石的整体85%以上,才能被叫做糖玉。什么是糖白玉呢?其实这只是根据含糖多少做的简单区分。玉的主体部分是白玉或青玉,糖色部分达到85%以上被称为糖玉,而糖色在30%以上则被称为糖白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