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异世贼王】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6 23:07:1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异世贼王

第一章国际刑警

警察署署长办公室,一个肥胖臃肿的中年人,身穿警服,坐在硕大的半圆形写字台后面。说明xbxys.com肥大的脑袋上,稀稀疏疏的没有几缕头发,露出光亮的头皮。也许是因为脸上肥肉太多,把一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都挤到了一起,看起来很不协调。

此刻,他瞪视着坐在对面沙发上一个青年,满脸气愤神情,不住手的擦拭额头上的汗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蓦地发觉对面那个青年脸上闪起一丝不满神色,“当”的一声,重重将茶杯放在桌上,顿时杯中茶水四溅,泼到桌子上一大片水渍。

他冲着那青年吼叫道:“周立文你这个王八蛋,你都快害死我了,还不服气是吧?”

那个叫周立文的青年,一脸满不在乎,道:“我也不想这样啊,不就一份文件吗,值得这么大惊小怪……”

话没说完,署长打断他怒道:“那份文件是绝密档案,关系到我们警局甚至更高层的一些机密事宜。我让你拿这份文件送给关市长,不是让你去泡妞的。你他妈的风流一夜,睡了三个妞不说,文件还被贼给偷走了。网站xbxys.com这次要是找不回来,我头上帽子都戴不稳,你就等着免职处分吧!”

周立文并没有因为免职恐吓感到害怕,反而笑道:“署长,别这么激动好不好,这个偷文件的贼,我已经掌握了一点线索,不出几天,就能把他抓捕归案,保证文件完好无损的交回来。”

署长听了这句话,脸上才有了一丝缓和,才欲开口说话,这时却听到了敲门声。

“进来。”署长很不高兴的叫了声,他最讨厌有人在自己训斥下属的时候敲门。

门开了,走进一位年约二十四五岁的美丽女郎。长长的一头黑发,如波浪般,垂至双肩。上身穿了一件黑色连衣短裙,低胸开领,露出深深乳沟。【异世贼王】小说在线阅读一双修长的腿上,穿了双过膝长靴。从裸露的一段大腿上看,还穿了黑色丝袜。这位既美丽又性感的女郎,面若冰霜,淡淡的散发出一股高贵优雅的气质。

署长和周立文两人的目光立时被吸引过去,再也挪不开了。尤其周立文,眼珠仿佛都要掉了出来,不住口的狂咽口水,脸上分明写了个大大的色字。

这位年轻女郎看到他们二人的神情,眉头微蹙,轻轻咳嗽一声,道:“我叫冷雪滢,来找刘署长。”

刘署长被她的咳嗽声惊醒,立刻意识到刚才失态,额头上的汗珠更加密了。阅读xbxys.com他尴尬的笑了几声,道:“不知小姐找我什么事?”

那女郎微微一笑,这笑容就像冰雪除融后绽放般明艳绝伦,再次让刘署长和周立文陷入了痴迷之中。

“这是我的证件,相信刘署长今天早上已经接到了关于我要来的电话。”她说着从精致的女士包里,拿出一张证件,在刘署长面前晃了一下,又装了回去。

刘署长连忙站起身子,从写字台后走出,弯腰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笑道:“原来您就是国际刑警冷小姐,请坐请坐。冷小姐喝茶还是咖啡?”

冷雪滢又回复一脸冷冰冰的神色,道:“不用了,我们开门见山,直接切入正题吧。”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举在胸前,让二人来看。

周立文故意从沙发上起来,凑到美女跟前,伸头在照片前面晃来晃去。原文xbxys.com他看的不是照片,其实是在看照片后的胸部。鼻中闻到浓郁的香水味,觉得骨头都酥了。

刘署长伸手在周立文头上拍了一巴掌,骂道:“滚一边去。”

冷雪滢对于他们二人的举动,浑若不见,看着刘署长,冷静地说道:“你们应该对这个人不陌生,他就是偷了你们文件的小贼。他叫叶飞,是梵比组织成员。梵比组织是国际最大的一个黑帮,贩卖毒品、走私军火、倒卖人蛇、清洗黑钱、开设赌场等等,什么犯罪勾当都做。

“一个月前,国际刑警组织,对他们进行了清剿,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绩,一举捣毁了他们的组织总部,抓获了两百多成员。小百姓养生网还收缴了枪支武器、毒品不计其数。只是梵比组织的老大,却非常狡猾,这次行动中,没有抓捕归案。在国际刑警组织的多方调查下,他很可能偷渡来到了朗国。

“他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这次国际刑警动作很大,没有抓到他,他就会很好的掩护自己的身份,可能以多种身份躲在某个角落,这也给国际刑警办案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所幸我们调查中发现,这个名叫叶飞的小贼,就是梵比组织设在这里的分部成员。抓到他,就能从他身上找到线索。”

刘署长静静听她说完,笑道:“冷小姐有什么需要我们警署做的,请尽管说出来,我们一定配合。”

冷雪滢点点头,道:“目前你们什么都不用做,这个人由我亲自查找抓捕。我不希望你们插手此事,怕打草惊蛇,反而坏事。”

刘署长一脸失望,轻“哦”一声,道:“既然冷小姐不希望插手,我们警署也一定不会多事,如果抓捕过程中有什么困难,就立刻通知我们。”

冷雪滢道:“我如果锁定了罪犯目标,会通知你们封锁他住处的各条通道,到时还需要贵署大力支持和帮助。”

刘署长一听此话,脸上又有了笑容,道:“不用客气,我们警署随时为冷小姐效劳。”

冷雪滢轻轻一笑,道:“那我就不打扰刘署长办公了,再见。”

刘署长笑道:“再见。”伸出右手,要和对方握手作别。

哪知冷雪滢低垂眼帘看了一下的他的右手,蓦地转身,快步走出了署长办公室,出去时还不忘关上了门。

刘署长直到冷雪滢关门走远了,右手还兀自伸在前面。他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冷遇,堂堂一个警察署长,居然被一个女人这样无礼对待,心中的恼火就别提有多大了。但对方是国际刑警,不管警衔高低,总之是得罪不起。

周立文在一旁暗自偷笑,这个猪头署长老是骂的他狗血淋头,今天终于遇到糗事,怎能不让他大快人心。

刘署长察觉到了周立文的表情,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走回座位坐下,马上又端起了署长的威严。看着周立文说道:“你从今天起,不用再办这件案子了。”

周立文做了个立正姿势,道:“是,署长。”

刘署长又道:“从现在起,交给你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时刻监视这个叫冷雪滢的国际刑警。”

周立文怔道:“署长,冷雪滢不是说不用我们插手吗,我跟着她干吗?”

刘署长一脸不爽道:“笨蛋,他要查的是黑帮组织,我们要查的是那份文件,如果这份文件落入国际刑警手中不还给我们,你就等着去死吧。”

周立文恍然大悟道:“对,她要是连人带文件都拿走了,我们真的死定了。”

刘署长咬牙切齿道:“我们……我们,你小子倒是很聪明,不忘把我拉下水。”

周立文嘿嘿笑道:“多蒙署长夸奖。”

第二章森林奇遇

天刚刚亮,森林中弥漫着一层薄薄的晨雾,萦绕在树木花草之间,仿佛披了层轻纱,迷迷蒙蒙,如幻如梦。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也打破了这森林多年来的安谧。粗鲁的响声,惊起了成群的鸟儿,“扑楞楞”地飞向天空,四散逃离。

薄雾中,一个男人在狂命飞奔着,全身大汗淋漓,衣服都被浸湿,贴在了身上。尽管跑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但脚步丝毫不缓,像只飞箭般,在树林之间急速穿过。

一身衣服,此刻也被林间荆棘划的破烂不堪,衣服破洞中,露出一道道血淋淋的伤痕。破衣碎片,随着他的奔跑速度,在风中不住飘扬。

他个子很高,但身子极瘦,就像一根竹竿,在快速的向前移动着。一双并不大的眼睛,投射出阴鸷的目光。两片厚厚而又棱角分明的嘴唇,散发出一股坚狠的气息。

他就是叶飞!

昨晚刚刚睡下,忽然听到屋外有动静,透过窗帘缝隙看到了外面包围的警察。

叶飞从小开始做贼,有着丰厚的应变经验,马上穿窗而出,跳入屋子后面的河水中,凭着出色的水性遁走。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一个拿着手枪的女人在后面紧追不舍,就像是一只猎犬,无论他逃到哪里,她都能嗅到他的气味,及时的追赶过来。

一路从郊区跑到了山里,又从山里钻进了森林。

他除了偷盗之外,还享有“神行太保”之称,奔跑速度是一流的,而且耐力也很好。他有时暗恨自己没走上正道,否则在世界田径比赛上,怎么也捞上一个冠军,名利双收,比现在做贼不知风光多少倍。

整整跑了五六个小时了,就是一只野狗这样不停的奔跑,也是挺不住的。他停下脚步扶着一棵大树,吐着舌头像狗一样粗喘着。回头望着来路,没有人影,心里一阵宽松。

一边喘息一边想道:“奶奶的,一个女人居然有这么好的体力和速度,追的老子满山跑。不过终究是女人,这会儿应该累的躺在地上吐白沫了。”

刚想坐下来休息,就感到后面有一个冰冷的东西顶住了脑袋。他心里一惊,下意识的举起双手,慢慢转过身来。

转过来后,清楚看到一把手枪正对着自己的眉心之间,手枪上握着五根雪白纤细的手指。手枪的主人就是追了自己一夜的那个女人。她没有累的吐白沫,竟然紧追不舍的跟过来,倒是自己坚持不住,被对方逮个正着。

昨晚黑灯瞎火的,根本看不清楚这女人的容貌,现在却看的一清二楚。

叶飞不由看得呆住,这么美的女人,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可是四处游荡无孔不入的小偷,形形色色的女人见过不少,从来没见过有这么美得令人惊心动魄的女人。再加上她完美的身材,修长的大腿,黑丝袜上破了不少洞,露出白皙娇嫩的肌肤,微带着一丝丝血痕,更加能唤起男人原始的冲动。

冷雪滢对于男人的这种眼光见得太多了,一点也不介意。她从腰带上摘下一副亮锃锃的手铐,冷冷道:“我是国际刑警重案组的警员,因为你涉及并参与梵比组织犯罪行为,我现在要拘捕你,你有权保持沉默。”说着左手前递,“咔”的一声,手铐已拷住了叶飞的右手。

叶飞此刻还沉浸在她的美色当中,感到右手腕一凉,才惊醒过来。他睁大了眼睛叫道:“喂,你把话说清楚,什么梵比组织,我根本没听说个这个名字。”

冷雪滢冷哼一声,道:“跟我回去你就会明白了。”说着拿另一只铐子去锁他的左手。

叶飞心想自己有贩毒前科,不管是不是什么梵比组织的人,回去一样坐牢。想到这儿,左手翻转到背后,不让手铐锁住了这只手。然后不顾手枪的威胁,向左边逃去。

冷雪滢牢牢握紧手铐另一端,被他带的向前踉踉跄跄的奔去。因为她想抓活的,不想开枪,唯恐一枪打死了他,自己的这番努力就会付之东流了。

她没想到的是,经过一夜的劳累奔波,这个小贼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自己这会儿有点虚脱,看来经不住他的疯狂拉扯之势,手铐马上就要脱手。

冷雪滢咬牙做出一个决定,右手抓住手铐,“咔”地拷住了自己的左手,这样无论对方有再大的本事,也休想逃脱。

叶飞向前跑出了五十多米,发觉后面的这个女警,已经跟不上脚步,被自己拖着向前奔行,因此他的速度自然而然的受到拖累,步伐慢了下来。最终他也支撑不住,脸朝下栽倒在地。

幸好地下积了一层厚厚的枯叶,才不致摔得如何疼痛。不过脸埋进了枯叶之中,顿时一股腐败的霉臭味扑鼻而来,令他感到一阵窒息。

冷雪滢此刻也没了半点力气,摔倒在他身边,气喘吁吁,站不起来。她比叶飞情形稍微好点,是仰面朝天,不用去闻那股霉臭味。

叶飞隐隐看见枯叶下面有两个按钮,他向上抬了抬头,让光线充分折射进来,才看清下面是一个红色和一个绿色的按钮。

他心里一动,这片人迹罕见的森林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看着像是某种仪器上按钮?心想不管那么多了,按一下试试,说不定会发生什么状况,或许能乘机甩开这个女警逃走。

“按哪个好呢?”他心里想道。通常红色的代表危险,绿色代表安全,就按绿色的。他拿定主意,伸出左手,在绿色按钮上摁了下去。

“卡啦”一声响,叶飞感到身体下面一空,整个人急速坠了下去。他大吃一惊,忍不住大声呼叫:“啊……”

由于两人被手铐连着手臂,他的坠落,也将冷雪滢拉了下来。所幸下面不深,约莫坠落了三米多高,发出“砰砰”两声,二人落在了一个柔软的大床上。

叶飞很惨,他先掉下来的,所以做了人肉垫子,冷雪滢正好趴在他的身上。他被砸的五脏六腑一阵翻转,差点没痛晕过去。

两人身体紧密接触,脸孔之间距离也不过几寸。

“什么人?”一个粗鲁的男人声音从左边不远处传来。

二人不由转头向那边看去,只见墙角一只沙发上,坐着一个赤条条的男人,他身边还有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男人却是一副紧张神情,双手握着一把微型冲锋枪,枪口指着叶飞和冷雪滢二人。

如此情景,叶飞怎能不激动。

冷雪滢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脸上蓦地红了。她连忙转过头,一双美目瞪视着叶飞。

叶飞不好意思的向她笑笑,心想:“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压在我身上,更要命的是还撞到了真人表演的A片。”

他看着那个男人笑道:“你们继续,我们也是来做这个的,大家不用害臊。”

冷雪滢这才想起来,自己可以动的,用力翻身,从叶飞身上滚落下来,便要下床。

那男人冷冷道:“不许动,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他看到二人手臂上手铐相连,而且冷雪滢手中还握着一把手枪,心中更增疑惑。

冷雪滢乖乖坐着床上不动,转过了脸孔,不去看他们的丑态。就在她转头的一刹那,突然扬起左手,连着叶飞的右手也一块带了起来,向沙发上的男人丢过去一只枕头,紧跟着翻身下床,扯着叶飞向门口奔去。

“嗒嗒嗒”一阵枪声响起,数发子弹打在了枕头上,棉絮纷飞,在空中洒落开来。

冷雪滢奔出几步,冷静的回头向那男人开了两枪,她奔跑之势不停,枪声落下时,人已经来到门口。

那男人却很机警,抱着身上女人做盾牌,滚到在地上。幸好他躲的及时,那个女人也没中弹,但吓得双手抱头,大声尖叫不止。

与此同时,冷雪滢用持枪的右手拉开了房门,飞快的扑了出去。他们二人刚刚扑倒在地上,就听到一阵枪响,一溜子弹从身上划过。

叶飞直吓得一颗心差点跳出了嗓子眼,背上出了层冷汗。枪战情景在电视上看多了,还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原来是这么可怖。

冷雪滢用力拉着他向右面一个翻身,躲开门口,迅速站了起来。叶飞这会儿就像一个木偶,身不由己,全凭冷雪滢拨弄。不过这个女警力气不小,从屋中床上到门外,拉着自己就像牵着一个小孩般,丝毫不见吃力。

二人贴身站在门口一侧,稍作喘息。里面的男人一时也不敢出来,只是向外拼命开枪,一梭梭子弹,全都打在了对面墙上。

叶飞现在惊魂甫定,转头去打量四周情形。这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甬道四壁都是金属构成,顶上安装了一排日光灯,将里面照耀的亮如白昼。甬道右面尽头有一扇门,距他们大概三十米左右。左面尽头也有一扇门,但距离要比这边远的多。

此时甬道顶上亮起几盏红灯,“呜呜”的发出警报,有个女人声音在上空叫道:“一级警报,敌人闯入!一级警报,敌人闯入!”

冷雪滢右臂探出,向门内开了两枪,拉起叶飞,撒腿向右面那扇门跑去。叶飞现在已经把冷雪滢当做了保护神,极为配合的跟在她身后一阵狂奔。

待奔到了甬道尽头,冷雪滢转过身,连开两枪,那个没穿衣服的男人刚探出头,又被逼回了屋子里。叶飞看着门侧的一排按钮,伸手在上面乱摁。摁了几下,“唰”的一声,金属门分向两边打开。

冷雪滢用赞许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拉着他走进门内。当这两扇门正在关闭的时候,只见甬道对面尽头的门打开了,从里面涌出了十几个身穿野战军服的男人,各个手持微冲,一齐向这边开枪扫射。

“当当当”,随着金属门的关闭,百余发子弹,全射在了门上。

很险,门关的慢一点,他们每人身上就会多出数十个窟窿。叶飞吓得脸色苍白,腿软的像面条一样,差点瘫倒在地。

冷雪滢冷喝道:“快走。”拖着他转身向后,快步奔去。

这里好像是研究某种科技的实验室,他们后来所穿过的几个房间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实验器材和化学物品。只是他们忙于躲避后面的追兵,无心详细浏览这些东西。左转右拐,最终钻进一个死胡同,前面是一扇紧闭的门,门上挂着一个禁止入内的标志。

二人奔到门前,仍由叶飞在上面一阵胡按,不过门却是纹丝不动。

冷雪滢看着他不停咒骂的在击打着按钮,冷冰冰地道:“不用白费力气了,这个门是需要刷卡、眼网膜扫描和密码才能打开的。”

叶飞回头看着她,此时听到了后面屋子里已经传来了脚步声,吃惊地问道:“那怎么办?”

冷雪滢面色不改,举起手枪,向按钮上一阵狂射。“唰”的一声,门竟然开了。冷雪滢连看叶飞都不看一眼,快步入内。

叶飞被她拉的一个趔趄,心中不忿道:“妈的,你有这手干吗不早使出来,害老子按半天,指头都快摁断了。”

二人向内走出十米左右,转弯右行。推门进入一间屋子,里面空间很大,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屋门对面墙壁边缘有一道仪器台,数十个荧光屏上,闪烁着稀奇古怪的文字。台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各色按钮,闪闪发着光亮。

屋顶上有一个圆形玻璃罩,很像女人烫发用的罩子,只是大了不知多少倍。冷雪滢抬头望着这个罩子仔细观察,眼中闪现着奇异的目光。

叶飞听到了外面的枪响声,看着冷雪滢无动于衷,心道:“这会儿还有闲工夫研究烫头发的罩子。”他扯着冷雪滢来到仪器台前,伸出左手,认准绿色按钮不住按下。

按到十几个的时候,屋子里有了动静,从上面发出一阵“呼呼”的响声,像是在抽风。叶飞抬头望去,只见那个玻璃罩慢慢转动,并向下低沉,正对准了他们二人头顶。

二人茫然的看着玻璃罩,不知所措。

忽然从里面发出极大的吸力,吸的二人头发笔直向上,就像揪了一根朝天辫。衣服也在向上掀起,叶飞不忘低头看了一下冷雪滢下体,差点流出口水,心下大乐:“哈哈,她穿了一件白色内裤!”

不过几秒,两个人身体也被吸的离地而起,钻进了玻璃罩。这时,他们才有了恐惧心理,里面会不会是像绞肉机一般的齿轮,把他们绞成了肉馅?

眼前一黑,任凭再怎么挣扎,都脱不开这股巨大的吸引力。

二人在惊叫声中,像火箭一样,飞快地向黑暗深处射去!

第三章大漠追击

在无尽的黑暗中,经历着冰与火般的痛苦煎熬,漫长的流逝,已使得大脑麻木,没了半点思维。仿佛挣扎在漫无边际的宇宙,沿着无穷的轨道,永无休止的轮回。

突然间,眼前一阵光明,刺的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双眼难以睁开。

“砰”的一声巨响,从耳边传来。随之一阵剧烈的疼痛,迅速蔓延全身,撕心裂肺般的痛楚,一时涌上大脑,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叶飞终于有了知觉,先是手指微微颤动,然后口中吐出一股浊气,双眼艰难地缓缓睁开。

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此刻正盯视着他,见他醒了过来,眼神中并没有太多的喜悦,只是眨了眨眼睛,就转过头去。

叶飞咬牙忍着身上的剧痛,吃力的爬起来,半跪半趴在地上。发现冷雪滢就坐在身边,一如以往般的冷静沉着,脸上丝毫没有半点痛楚的神色,似乎她根本没有经历过这场灾难一样。

“可以走了吧?”冷雪滢自从他醒来,就没再看过他一眼,此时慢慢站起身。

她的起身,带的叶飞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蓦觉膝上一痛,便要跪了下来。

冷雪滢左手用力向上一扯,他软倒的身体,又直立起来。

叶飞痛苦的呻吟一声,道:“拜托大姐,我好像伤的很重,你不要这么粗鲁好不好?”

冷雪滢忽然转过头,闪烁着晶莹的目光,在他脸上一番逼视,道:“我很老吗?”

叶飞摇摇头道:“不老。”

冷雪滢一脸诧异,问道:“那你为什么叫我大姐?”

叶飞顿时语塞。

冷雪滢唇角闪现一丝冷笑,左手向前一带,迈步走去,轻叱道:“走了。”

叶飞被她拖着酸痛而又疲惫不堪的身体,向前踉跄而行。几次跟不上步伐,差点跪倒,都是由冷雪滢用力扯住,才得以勉强维持。他边走边看这里的情景,一看之下,立刻呆住。

他们现在是在沙漠里!

四野黄沙连天,连一棵树木都看不到。从沙层中蒸腾而起的高温热气,把前面所有的景色都变得飘渺迷离,感觉那么的不真实。阳光就像燃烧的烈火,在炙烤着每一寸肌肤,灼痛异常。

脚下每走一步,都会深深陷入柔软发烫的沙粒中,更增加了行走艰难和辛苦。

“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不会是撒哈拉沙漠吧?”叶飞不由开口骂道。他这时才想起,他们二人被吸进那个大罩子里后,在黑暗中不知飞行了多长时间,怎么会落到了这里?

冷雪滢对他骂声充耳未闻,自顾走路。她穿了长靴,不怕沙子灌入鞋子里,走起路来,不太吃力。

叶飞就不同了,一双球鞋里,早就灌满了沙粒,咯的脚底颇不舒服。还没走出几十米,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走了,无论冷雪滢如何拉扯,他都极力反抗,不肯起来。

冷雪滢似乎也累了,停止了动作,微微做着喘息。一呼一吸之间,高耸的胸部起伏不定。

叶飞一时看得直了眼,差点流出鼻血。

冷雪滢冷冷看着他道:“沙漠中昼夜温差极大,晚上往往低到零度左右。现在距离天黑差不多还有四个小时,我们如果四个小时找不到人烟,就等着晚上冻死吧。”

叶飞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道:“再走下去非累死不可,反正都是死,还不如先顾眼前,舒服一刻算一刻。”

话音刚落,就听到“嗒嗒嗒”从远处传来一阵枪响,一丛子弹射在身旁几米之外,激起了一片沙尘,扬在空中。

叶飞心里咯噔一下,有人向他们开枪!现在也顾不上累了,翻身爬起,动作竟是很麻利。他还没看到敌人在什么方位,就被冷雪滢拉着急速向西奔去。

根据子弹落地时的弧度,冷雪滢不假思索地判断敌人是来自东面,所以向西逃走。

在沙漠中奔跑,不同于平地,落脚深深陷进沙子里,每跑一步都很吃力,无疑大大减低了速度。不过他们二人奔跑速度还是有一定优势的,虽然受沙地影响,但足以甩开后面追兵,逐渐与敌人拉远距离。

从背后射来一丛丛的子弹,落在脚跟后面,射入沙子中,发出阵阵闷响声。

他们只顾向前逃窜,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也不知道后面来了多少敌人,只从子弹追射数量上推断,应该不下十只枪。

在躲避枪击方面,叶飞就不如冷雪滢有经验了,每次听到枪响,都是由她拉着,向一旁飞快斜奔,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子弹。两人在枪林弹雨中穿行,冷雪滢显得非常镇定和从容,没有表现出一丝慌张。而叶飞却是面如土色,全身出满了冷汗。

子弹越来越远,从最初射过身前十几米,到现在落后身体二十几米。他们不知疲倦的拼命狂奔,这样的距离还在不断加大。距离越大,就意味着他们越安全。

这会儿,冷雪滢才有余暇回头望了一眼,然后马上转了回去,不使奔跑速度受到影响。就这么匆匆一瞥,也清楚看见了有大约十五六个身穿迷彩服的人,各持微冲,远远掇在三百多米开外。一边奔跑,一边不停的向前开枪扫射。

这些人的装束,与森林地下实验室的那些人相同,不言而喻,这些人是因为他们二人误闯了实验室,过来追杀的。

待又跑出二百米左右,冷雪滢忽然停下脚步,由于停的太急,带的叶飞差点没扑倒在地上。叶飞心下疑惑,眼见把后面的人抛的越来越远,怎么会停下来不走了?

只见冷雪滢面色平静,淡淡散发着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她凝视着远方的十几条影子渐渐移近,一排排从微冲射出的子弹,落在了身前三十米处。她抬起右手,枪口瞄准跑在最前面的一个敌人。

口中轻轻数道:“五、四、三、二……”

“乒”的一声,她搂动扳机,一颗子弹从枪口激射而出,直奔那个敌人射去。

随着一声惨叫,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扑地倒下。那伙人见倒下一名同伴,均各停住脚步,有两个人弯腰查看,其余人继续开枪射击,不过他们的子弹射到冷雪滢面前二十多米处就落在了地上。

冷雪滢紧接着连开数枪,站在那名死者身边的人,一一应声而倒。当她打死了七个人后,忽见其中一人从背上拿下了一支步枪,瞄准了冷雪滢。

“快跑!”冷雪滢紧张的叫了声,拉住叶飞转身就跑。

“砰”的一声大响,在身侧传来,一片巨大的沙尘从地上腾空而起,沙粒打在二人身上,感到隐隐作痛。

叶飞只觉得一股气流冲的身体向右摇摆,幸亏冷雪滢经验丰富,拉着他急速转弯,卸开了这股冲击力,才不致跌倒。

他惊得咋舌道:“狗日的是不是用飞弹打我们?”说着回头看去,这一回头分神,脚下便慢了,被冷雪滢扯的踉踉跄跄,险些跟不上脚步。

冷雪滢冷喝道:“别回头,向前跑。”

叶飞连忙转回头,使自己定下神来,一心向前奔命。两人一番狂奔,不多时又将那伙人远远抛在了后面。虽然身边发出一声声骇人巨响,但总是差之毫厘,没能射中他们,情形是有惊无险。

一直不住脚的奔到天黑,再也听不到身后有枪响声传来,这才确定把那伙人甩的远了。加上入夜,敌人也看不到他们的影子,除非跟着留在沙漠中的脚印来追踪了。

二人这次又跑了将近一个小时,本来还没恢复体力,现在更是加重了疲劳。冷雪滢首先滚倒在地上,出乎意料的让叶飞占了便宜,居然倒下时,他趴在了冷雪滢的身上。

冷雪滢在喘息声中厉喝道:“滚下来!”

叶飞笑道:“滚下来就滚下来。”两只手乘机在她胸上摸了一把,这个便宜如果不占,就不是男人了。他得意的翻身滚下,躺在一侧,不住口的粗声喘息着。

冷雪滢才欲开口斥责两句,似是听到了什么声音,急忙翻身爬起,侧耳贴在地上倾听。听了十几秒钟,她从地上跳了起来,急道:“快走,他们骑马追过来了。”

叶飞极不情愿的从地上起来,刚刚还没休息一分钟,就要接着跑路,心里大呼倒霉。身子还没站稳,就被冷雪滢扯的站立不定,向前奔去。

他们体力在严重透支下,已是强弩之末,与其说是奔跑,还不如说是漫步。每跨出一步,都觉极其艰辛。就这样跌跌撞撞的奔出几百米,就听到了后面马蹄声响起。

“嗵”的一声,敌人向天空射出一枚信号弹一类东西,在空中炸响。叶飞顿时感到眼前一亮,在火光照耀下,他们二人身影清楚的出现在敌人视线中,再也无法遁形。

紧跟着枪声响起,数丛子弹从身边擦过,其中一颗子弹擦破了叶飞左臂,当真是险到了极点。叶飞心慌之下,双腿一软便趴倒在地上。

冷雪滢此刻也没了力气,被叶飞扯倒下来。她身形刚一着地,就翻身坐起,举起手枪,看到前方黑暗中火花闪起,就是一枪。果然,惨叫声不断,竟然被她打中三人。

一阵阵枪响声,加上子弹疯狂的射到叶飞身边,吓得他全身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他整张脸贴在沙子上不敢抬起,紧闭着双眼,心中不住祈祷:“老天爷保佑!老天爷保佑!”也许是祈祷起到了作用,子弹始终没有光顾他的身体。

耳边听到冷雪滢轻哼了一声,手枪便没了声息,她人也慢慢软倒,伏在了他背上。叶飞张大了口,心下叫道:“完了,这个女警是不是挂了?她要是挂了,老子小命也保不住!”

远远从后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大声欢呼道:“队长,那个女的好像挂了!”

另一个男人道:“快过去看看。你们小心点,这个死女人真他妈够狠,居然打死了我们十一个人!”

异世贼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异世贼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佩戴和田玉的好处,你知道吗?

    和田玉是中国3000年的帝王用玉,而它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7000年前,可以说,从有中华文明以来,玉文化就一直伴随始终。玉中含有大量矿物元素,所以人们常说人养玉玉养人。如果人的身体不好长期佩玉,玉中的矿物元素会慢慢让人体吸收达到保健作用,譬如女士戴玉的手镯通常带左手,因为对心脏有好处。玉为枕而脑聪,古代皇帝就喜欢用玉做枕头。和田玉,素有软玉之王之称。和田玉含有对人体非常有益的微量元素,经常佩戴和田玉,由于在佩戴过程中摩擦皮肤与按摩穴位等作用,对经络血脉和皮肤等都有作用,能起到防病治病的效果。和

  • 美丽的汉字——有趣的造字方法

    中国意向文字一看便知的原因完全是它朴实、有趣的造字法和用字法使然。东汉许慎早就为我们发现了古文字的这六种造字法(包括用字法)——“六书”。我把许慎“六书”概念用现代语言表述起来很简单(若用许慎原定义表述,大家就很费解了)。六种方法是: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象形、指事、会意、形声是造字法,假借、转注则是用字法。下面按文字形成先后次序讲解“六书”概念,能够使大家比较清晰地弄懂汉字的形成过程。1.象形:面对一个物像,古人用单线对物像独特的结构特征,进行抽象地概括描述,使之成为该物像准确、

  • 姨妈花1200元买的“芒果”翡翠原石 切开后飘出青苔一样美的意境。

    这是一块来自老坑那木场口的翡翠原石小编的姨妈花1200元买下这块长相‘芒果’的翡翠原石原石,当场要求开小窗口。不打灯看,不擦不知道,一开擦吓一跳啊!这不就是缅甸的圣德隆芒果吗?哈哈哈打灯看一看:打灯一看:美女小编PL3877大年夜大年夜牌的位置是足够有了。很清楚开窗局部就是满满的飘绿花,不切就感应曾赌赢了!不多说,小编PL3877口水干了,直接自信拿给切割师傅和雕刻师傅一次性了,就赌这次了。经过切割,打磨,画图,设计,最后到抛光成形,经过整整块一个多月后。不负众望,华丽呈现完美作品:慢慢品尝翡翠

  • 传世哥窑身世迷离,金丝铁线醉美人间

    哥窑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这里所说的哥窑是指传世的哥窑瓷。其胎色有黑、深灰、浅灰及土黄多种,其釉均为失透的乳浊釉,釉色以灰青为主。常见器物有炉、瓶、碗、盘、洗等,均质地优良,做工精细,全为宫廷用瓷的式样,与民窑瓷器大相径庭。传世哥窑瓷器不见于宋墓出土,其窑址也未发现,故研究者普遍认为传世哥窑属于宋代官办瓷窑。长期以来,人们主要是根据文献记载和传世实物对其进行研究。南宋人叶寘的《坦斋笔衡》指出南宋官办瓷窑有两个:一是郊坛下官窑,另一个是修内司官窑。有学者根据刊于明洪武二十年的曹昭的《格古要论》中

  • 除了雕工,入手弥勒佛之前还需了解这些

    老铁(甲):玥儿,你说我戴弥勒佛合适不合适?老铁(乙):玥玥,有空推荐一款弥勒,我送媳妇的,要性价比高的。老铁(丙):小玥,男戴观音女戴佛,我一个大爷们,你推荐弥勒佛给我做啥子呢...老铁(丁):......老铁(戊):......::其实,弥勒名义上虽称之为“弥勒佛”,实际上其仍为菩萨(在此不多作详述)。弥勒的形象能让我们对其产生恭敬之心,仰天大笑,心宽体胖,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感悟到弥勒法相象征意义的启迪:慈悲、忍辱、宽容与乐观;所以,无论性别,不分社会地位高低,只要是有缘人,皆可与弥勒结缘

  • 出于内心的恒定、谦逊与真诚——胡华丁山水艺术画读后

    作者:沈文华胡华丁,1931年出生浙江兰溪,祖籍安徽歙县,浙江大学教授,著名的山水画家和艺术评论家。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曾在浙江人民广播电台编辑部工作,先后在杭州大学和浙江大学任教。他发表科研论文和时事杂文500余篇,艺术评论100多篇,主编和合编著作20部、专著20余部。华丁教授,兼擅文笔和画笔,被传媒誉为“用两支笔描绘世界的人”。这在他的自传体文论《我的笔缘》和《我的画缘》中,略道其详。今年已是87高龄的华丁教授,不但在写作上著作等身,而且在书画艺术创作中成果丰硕。在《美术报》等报

  • 擅长画仿古山水画的画家,当代仿古山水画大成者王宁

    画仿古山水画有名的画家都有哪些?古有“仇英”、“陈少梅”仿古画名家,今有“王宁”仿古山水画大成者。在中国山水画的历史传承中,仿古山水画派是其中一支,他们在一些遵循传统笔墨精华、师古而不泥古的作品中,借古开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凡淡中浓墨成为惊艳传世之作,王宁的水墨丹青仿古山水画也是画界传奇,被誉为“当代仿古山水画大成者”。在山水画创作中,画家王宁以仿古的风格将笔墨精细、构图饱满、色彩细腻的山水美景在画中很好的体现出来。初始觉得王宁的仿古山水画是严整的复古风格,实则非也。在他的作品里面没有浓重

  • 文物介绍——唐四鸾衔绶金银平脱镜

    铜镜就是古代用铜做的镜子。铜镜,又称青铜镜。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周新国先生《武陵藏珍》记载:远古时期,人们以水照面,铜器发明以后,以铜盆盛水鉴形照影。《尚书》《国语》《庄子》等先秦著作中,提到过古人“鉴于水”。《说文·金部》释“鉴”为“盆”,因此可以说盛水的盆(鉴),就是最早的镜子。随着合金技术的出现,开始了使用铜和锡或银铅等制作铜镜的历史。铜镜一般制成圆形或方形,其背面铸铭文饰图案,并陪钮以穿系,正面则以铅锡磨砺光亮,可清晰照面。齐家文化墓葬中出土的一面距今已有4000多年历史的小型铜镜,造型、

  • 一组绝美的古代国画,端庄,美丽!

  • 王信水彩画作品选集,精美的国画给美丽的你~

    王信,河北承德人。擅长水彩画、年画。毕业于热河师范。50年代初在热河省文联从事美术创作和编辑工作。历任辽宁美术出版社专职画家、承德市群艺馆研究馆员、河北水彩画会名誉会长、河北省美协顾问。作品《早雾》、《原始森林》、《深山情》、《山家》等曾获全国年画优秀作者奖。出版有《王信水彩画选辑》、《王信水彩选集》、《王信水彩画专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