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冲喜王爷:腹黑妃白脸郎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21:55: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冲喜王爷:腹黑妃白脸郎

第1章 摇晃的婚床

 乔禾坐在婚床上,心脏控制不住的狂跳着,桃心桃核已经被白铎王府的人带了下去,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挂满喜庆大红色的婚房中,便只有她一人孤零零的坐着。原文http://www.xbxys.com/明明红色该极是温暖的,可偏偏乔禾却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寒冷。

 她紧了紧身上的大红嫁衣,吸了满口的龙涎香。这是他身上的气息,没想到穿越之后,他还喜欢上古人玩儿东西。

 他不知道她是谁,她知道他是前生那个伤害过后又将她甩掉的仇人就行了。

 虽然已经决心要报复他,可是一想起临出嫁前哥哥同她说的话,乔禾怎么都有些生气。她一个堂堂现代人,怎么会相信冲喜这东西?好吧!这姑且不算什么,单说哥哥知不知道他算计的是谁啊?

 那可是白铎王!

 且不说那个家伙脾气臭的要死,还色咪咪的,除了有一张尚且能拿出手的脸,便是那双眼睛,跟他的人品一样让人讨厌。单说他的身份,只要是白国臣民,他一句话就决定了他人生死,除了那个皇帝,他是白国权利最高的人了。来自xbxys.com听他来到这里之后娶了上百个老婆,中国上下五千年,从来就没有过这种狂人。简直就是变态加神经病。

 没想到这个家伙,穿越之后竟然当起了种马!也是,以前在现代有婚姻法管制着,现在在这里他就是老大,自然说的算,只是可怜了那些曾经成了他妻子的姑娘们。

 乔禾脑中有些混乱,她想东想西,以此来缓解对新婚之夜的恐惧。忽的,她脑中灵光一闪而过,倏然就冒出一个想法:他会不会修炼什么采阴补阳大法?将女子的阴气全部吸走之后再将她们休掉?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不然他也不会每个月都娶一个妻子。外界传言他每娶一个妻子就休掉一个,可却没人见过被他休掉的妻子,说不定那些女子都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

 想到自己就快成为白骨中的一员,乔禾顿时就手脚发抖,不受控制的想要逃离这里。小百姓养生网

 空气中的龙涎香有些干燥,连带着呼吸都是涩滞的。乔禾有些烦躁的将头一偏,费了半天的力气才将大红盖头甩到床上,无奈她的双手双脚却是被牢牢的束缚着。她再次不死心的动了动,却越来越紧,细白的手腕儿上都呈现出青紫色的勒痕。

 手腕上传来的痛楚让乔禾湿润了眼眶,却是非但没让她一脸狼狈,倒是平添几分楚楚可怜,这副模样配上那张让人望之心动的娇俏容颜,端的是让人看了就心生怜惜。

 就在乔禾眼泪要掉不掉的时候,砰的一声,紧闭的房门被大力撞开。

 乔禾闻声也顾不得哭,而是睁着泪眼惊恐的看向挂着红绸子的木门,只见那个绝世美男子酒气冲天的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看的出他喝了不少酒。而他那双血色的眸子,越是喝酒,便颜色越深。版权http://www.xbxys.com/

 乔禾眼睁睁的看着醉醺醺的他越走越近,她却是眼睛一眨,眼泪便落了下来。随着白铎的靠近,酒气将空气中的龙涎香快速侵蚀,不多时整间屋子充满着刺鼻的酒味儿,熏的乔禾几欲作呕。

 她来不及不舒服,她承认之前想要对他报复的勇气全都跑光了。现在只要一面对他,就害怕的紧。她现在想要逃,立马就逃出去这里。现在什么报仇啊!什么前世的恩怨啊!她都忘记了,整个大脑中只有人类的本能支配着她,清楚的告诉她前方这个看似绝色尤物的他是个比怪兽还要危险的,如果不马上逃离这里,她的这条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小命估计马上会再次交还给老天爷。

 白铎微眯了眼睛,将那眼中的森意遮住。说明http://www.xbxys.com/她竟然想要逃,她竟然还有脸逃!她竟然还有胆子逃!这个认知让他非常生气,满是怒火的胸腔似是要爆炸开来。这个女人知不知道他是谁?

 乔禾见他猛然间就不动了,心中稍定。飞快的瞄了一眼白铎之后,一弯腰,便从他高抬的手臂滑了出去,速度之快堪比游鱼。可是下一秒,她便被束手束脚的绳子带来的不便摔了个狗吃屎。

 疼的乔禾眼泪顿时就掉了下来,她吸吸鼻子,却不哭出声。她知道后面没有声音是因为他在看她的热闹,她还偏不让他看,就算是摔的如此凄惨,她还是不哭出声。

 乔禾支着身子费力站起,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嗤笑。网站http://www.xbxys.com/她闻言气恼的回头,他已经松了衣袍半倚在床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一个人在表演跳跳舞。那风轻云淡的样子让人看了恨得牙痒痒,乔禾恨不得跑过去撕烂那副嘴脸。

 精致的锁骨被大红色的里衣衬托的洁白晶莹,宛若一块上好的养殖白玉,微露出的大片胸膛,亦是平坦而妖娆,渲染着无声的诱惑。乔禾的脸不受控制的一红。

 “让你看个够如何?”却是白铎说话了,他脸上带着冰冷到极点的笑,那双泣血的妖瞳更是颜色深的好似墨汁。只听见一声裂帛声,那大红色的衣袍顷刻间便被震个粉碎,彼时白铎身上已是一丝不挂。

 乔禾还未从他那句话中反应过来的脑袋,一时间如同被板砖拍过,呆呆的看着白铎赤裸着身体,某个部位正昂首而望。

 乔禾有些模糊的泪眼向下一移,便将他全部看个干净,她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尖叫出声,手脚齐动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从现代穿越过来的她,很清楚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他这个样子,分明是已经知道真相了,知道他堂堂白铎王爷成了给一个商家女冲喜的新郎!!

 他的骄傲断不会允许他受此等惊天耻辱,他斗不过哥哥乔垣之,一定会在她身上发泄,直到将她折磨而死。她不敢期望他对身为美人儿的她有任何怜香惜玉,因为前生不会,这一世身为种马的他更不会,这天下美人何其多,她将来不过是他死去美人中的一具白骨而已。

 这样的想法让乔禾飞快镇定下来,她发现白铎将衣服震碎之后,并没有下一步动作。而她彼时已经跳到门口,她想,只要出了这道门,到时候一呼喊救命,桃心桃核一定飞速过来的,便是她们不过来,天道也说过一定会将她保护的好好的,一点委屈都不让她受。

 呜呜……天道哥哥,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受委屈了,你怎么还不来救我?

 她不知道,天道此时正被乔垣之派人看着,因怕他跑了,他竟然亲自坐镇。

 天道气急败坏的一把将桌子上的东西推到地上,控制不住的对他吼着:“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那可你你亲妹妹。白铎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派人查了吗?他若是知道真相,你以为他能放过乔禾?”

 乔垣之的眼皮一颤,却是咬了咬牙,冷声道:“你放心,他一定不会发现的。你现在过去找禾儿,不过是看到他们现场版的春宫图而已。”

 听到乔垣之如此说,天道登时白了脸,却是无力的垂下头,瘫软在椅子上。片刻之后,天道抬起头,双眸清冷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总有一日你会后悔,我不会任由禾儿被他糟蹋的。”说罢,竟是闭上眼睛沉默不语起来。

 此时,就如乔垣之所说,他做任何事都来不及了,乔禾已经被白铎给玷污了。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的,幻想着她在他身下被折磨的样子,绝对不会有任何欢愉,有的只是无尽的凄楚跟疼痛,还有被自己亲生哥哥给算计的愤怒。

 乔禾在心中万分委屈着,模糊的泪眼时不时瞄一下大红房间那个通体如玉般晶莹的男子。她真的很怕,虽然前生只交往了一个月,但她就是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绝对不会向对待他其他的妻子那样,娶一个就休掉一个,他绝对会将她留到最后,一定会用最残酷最残忍的方法折磨她。

 一想起他那泣血森寒的眸子,她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跳的越发快了。眼看门槛已经在眼前,乔禾心中大定,只要一步,只要一步!

 可--

 “女人,哪有在新婚之夜逃走的道理?嗯?”那一声嗯,端得是拉的极长的靡哑之音,酥酥的回荡着属于他们的婚房。这声音离得如此之近,好似就在她的身后,他呼出的酒气将她耳后的碎发带动的微微痒,有点想笑,可她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是我哥哥,你去找他,我也是被算计的,呜呜……你去找他。”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过被他一吓,便将满颗心为她打算的哥哥给出卖了。

 “噢?”他低笑出声,可他脸上却没带丝毫笑意,他抬起冰凉的指尖,慢慢放在她细白如瓷的脖颈上,轻轻的来回滑动着,好似在感受她的体温。

 这具身体,是热的。片刻之后,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没想到冷如冰霜的她,身体竟然是热的。不对……白铎微微皱起眉,她对待别人的时候,都是笑语晏晏,好似唯独面对他,便不是惊慌就是害怕,他对她说话,从来都是绷着脸,好像他欠了她很多东西。

第2章 一场注定

 这女人……没想到竟然联合她那个商人哥哥算计他,居然让他给她冲喜--真当他堂堂一国王爷好欺负呢!

 “你真不知道?”他又凑近了她,就在她的耳后,不过一厘米。

 他冰凉的手指放在她脖颈间的时候,乔禾都快哭了出来,她知道,他马上要有所动作了。现在他只是在玩一个猫戏老鼠的游戏,她便是那只可怜的老鼠,在猫的爪子下一点生机都没有。

 彼时她已经顾不得哭了,只让自己一定要镇定下来。喊人!对,只要将王府的下人们都惊动了,她就得救了。想到这里,她紧张皱在一起的心脏稍稍一松,刚要张口却听见他说话了。这声音不咸不淡,却仿佛相信了!

 乔禾登时将自己欲脱口喊出的话咽回去,忙不迭的点头说:“你看,我真不知道,要不然我怎么会任由哥哥将我绑来扔到这里。”她这个手脚,便是乔垣之命人绑起来将其扔在花轿上的。她不求他就此放弃她,她只求他现在立马偕同她去找乔垣之,只要出了这道门,她就一定安全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放在她脖颈间的手指忽然一动,那只大手便整个覆盖在她的脖颈上,登时手指的冰凉触感让她打了一个寒颤。然后那只手顺着衣领慢慢摸索进去,好像是为了引起她的恐慌似的,他的动作极慢,好像在汲取她身上的温暖,又像是在好奇的探索一片领地,而这片领地于他来说又没有丝毫危险。

 乔禾已经来不及思考,她怕,真的怕了!她脱口就喊出:“救……”下一个字却是被他飞快的吞入口中。不过半秒的时间,她只堪堪喊出一个字,他便迅速的将她转过身,然后吻住那小巧粉嫩的嘴唇,将她下一个字吞进口中,用力的汲取她口中香甜的蜜液。

 乔禾只感觉脑袋轰的一下,便傻了!她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他,他微垂着眼睑,半露出泣血妖瞳,那血色中带上一丝淡淡的笑意,却多半都被阴寒代替,便是那样温柔,又是那样用力,不过片刻她便尝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疼痛的刺激让她大脑迅速清醒,她吃痛之下,用力咬住一只钻进她口腔的舌头,顿时感到一股热量,就在她以为他吃痛会将她松开的时候,她只感觉胸前的两只半丘忽然被一只大手盖住,然后一个用力捏住,疼痛的刺激让她眼泪顿时涌出松开了咬住的舌头。而那个舌头却没有就此离开,而是更加放肆的在里面探索。

 口腔里都是腥甜的鲜血味道,交织着她跟他的,就像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羁绊,就算是穿越,也是一起都在这里。她有时候真想开口问问,她是病死在前世,那么他呢?为何也在这里?

 她绝对不会去想他也会病死,或是知道她死去之后伤心难过,因为她所认识的他,是那般自私自大,从未将任何人放过眼中,便是有那样一个人,想必也是那个美国妞,绝对不会是她。她恶毒的想着,他该是被撞死的,或是被仇人杀死的,一定是这样,若不然她想不到他会因什么而穿越。

 胸前跟口腔都传来刺痛,方到此时,乔禾才知道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自己,她也不敢开口求他,以前不会,现在亦是不会。不过是一个身体,他想要,便给他吧!她日后会让他欠她的,前世今生一起还给她。

 杀了他!杀了他!

 乔禾脑中现在只有这个想法,便放弃了挣扎,任由他的大手在半丘上狠狠揉搓。彼时这具身体好似已经不是她的了,她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她的脑中反反复复只有三个字:杀了他!

 感受到她放弃挣扎,白铎却是停下全部动作,只是那两只手依旧用力握着那饱满圆挺的半丘。这个女人,又在跟他玩心计!以为她没了挣扎他便会放过她吗?她以为利用完自己就可以了吗?当他只是一介平民可以任之丢弃?开什么玩笑!他要让她知道,利用他的下场。

 白铎用力眯了眯那双血色的眸子,双手一披,她身上的大红嫁衣便被撕裂开来,顷刻间便只剩下一只刺绣着龙凤锦戏的大红肚兜,而那两只被他用力捏弄过的半丘上面的樱桃却是已经亭亭玉立将大红肚兜顶出两颗可爱的圆点。

 身上的嫁衣被褪除干净,空气中的冷分子顿时就将那细白如瓷的肌肤激起一层鸡皮疙瘩,一点一点的,跟胸前的两颗俏丽的樱桃一样可爱,看上去更是诱人的很。几乎是一瞬间,白铎的沉稳的呼吸就骤然加重,那泣血的双眸更是幽深起来,然而他只是低头看着,却不曾有下一步动作,好像只想这么看着她就够了。

 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乔禾裸露在外的身体控制不住的一哆嗦,她这一个小动作不要紧,却是让一动不动的他猛然一动,下一秒她已是身子悬空,被他毫不怜香惜玉的大力提起之后快步朝婚床走去,乔禾只听见砰的一声,却是门被他不知何时关上了。她尖叫出声,又被他狠狠丢在床上。

 她的双手双脚都被束缚着,这一摔可是摔个结实,痛的她五脏六腑都聚集在一起,不受控制的抽着筋。乔禾大声的哭喊着,惊恐的看着站在床边的赤裸男子,她知道,逃不掉了,他一定会将她吃掉。可是,明明心中已经很明白了,也已经任由了,可是为什么总想哭,很害怕,这种感觉就像是掉进了无底的深渊,前后都是无尽的黑暗,整个空间里只有她跟宛如魔鬼的他。

 彼时他就像张牙舞爪的恶魔,正优哉游哉的站在她的面前吓唬她不说,好像还觉得她不够害怕似的,他迟迟不动手,只是睁着一双血色的眸子锁定着她,好像要等她最为美味的时候下手。

 这种感觉让她忘记了哭,只是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那双媚然的大眼中有着控诉有着不安,还有着深入骨髓的颤抖,还有不加掩饰的恨意跟认命。

 来了!又是这种眼神,便是那种他欠了她很多的眼神,好像他曾经做了多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还记得初见那日,她看清他便说了那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不是傻子,就是乔垣之跟在场听见她话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听出那口气,绝对是他们已经相识很久才说出的话。好像很惊讶于他的出现,错愕到极点。

 除却她长的算是好看一点的容貌,最初吸引他的,就是这样一句话。现在想想,身为病秧子的她,竟然会在他刚刚去汝城的时候选择出门,显然是乔垣之算计好了的。只要打听一番,便知道他是个颜控,遇见美人总要想办法将其收入帐中。

 可是真正知道他的人,却都知道这些不过是他用来转移白幽帝的视线的牺牲品而已。可偏偏,明明感觉是被人算计了,他却心甘情愿,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痛快。

 后来他想,偌大个白铎王府,也真应该有个当家主母坐镇了。就算是皇帝不觊觎他的实力,他也一定不会娶朝中大臣之女。一是觉得她们太过做作太假,二是不想跟朝中的大臣有任何牵扯让白幽帝抓到把柄,以此来搅合他的后院。所以他一定会将目光放在一个不起眼的人身上,这人一定要对他有所作用,不然他也不会选择。

 可是就在那一日,便让他遇见了这么一个人。有着不起眼的身份,还有着他想要的美貌,还有一个很有能力的哥哥,乔垣之的敛财能力,在这一带都非常有名。彼时就算是白幽帝查到乔家身上,也会认为他贪图的是乔禾的美貌,毕竟乔禾还有个哥哥在身。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在算计乔家的同时,却走进了乔垣之跟乔禾连起来铺就的阴谋大网了,成了给她的冲喜新郎。真真是欺人太甚,真当他是个傻子吗?那他白铎王杀人狂魔的虚名可是白得了!

 想到这里,白铎目光森冷的勾起嘴角,忽然觉得眼前这样的她看着很舒服,至少他现在心中是有些快意的。他想,这便是算计他的下场。今日承受的这些,不过是他小小收回的一点利息。

 “禾儿……”他尝试性的张口唤了一声她的名字,他记得,乔垣之跟那个叫天道的人总是这么唤她的名字。这样叫出她的名字,显得很是亲近。

 乔禾闻言登时瞪大眼睛警惕的看着他,只见他声音虽然温柔无比,眼神却依旧如同结了一层寒冰,这模样分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想想做了这么多前戏,他下一步说不定就是将她吃抹干净,可是他却迟迟不动手,偏偏就是让她害怕,让她在他面前伏低做小。可是,他太不了解她了,想她前世宁可病死都不愿去开口求他回头,如今不过是一个身体,他想要便拿去吧!

 乔禾放松了身子,直挺挺的躺在大红色的锦被上,缓缓闭上双眼,竟是一眼都不在看他。那双媚然的眸子闭上的,是对他全部的恐惧,全部的恨跟怨念,还有无尽的坚决。她发誓,此生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等她放开手脚,她一定会杀了他替自己报仇。

冲喜王爷:腹黑妃白脸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冲喜王爷 或 腹黑妃白脸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都市大御医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都市大御医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都市大御医第十八章:高级房间翻来覆去折腾了两个小时,曹子扬才睡过去,第二天早上被村长拍门拍醒:“子扬,起床没有?赶紧起床,兴工仪式安排好了……”曹子扬应了一声,以最快速度下床洗漱换衣服,弄好后又以最快速度往村长家跑。如村长所说,兴工仪式已经准备好,拜祭各路神仙的祭品,鞭炮之类放在一个篓子,摆在桌子上面。黄素凝坐在桌子傍叠着金纸,看见曹子扬进来,脸露笑容道:“子扬医生,你吃过早餐没有?”曹子扬说:“没有。”“厨房有饺子,我昨晚弄的,有留给你,去找

  • 小说情陷极品美女上司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陷极品美女上司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情陷极品美女上司第十八章:健身馆梁佳小脸迅速一红,那副神情可爱到无以形容,加上她身上的汗味带着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我不禁咽了咽口水。“看什么看,色狼。”“是你先看了我,才知道我在看你,别把逻辑混乱了。”梁佳气走!“带你去一个地方。”我追上去,不由分说拉着梁佳走。“去那?”“健身馆。”进了健身馆,又看到一帮家伙在玩柔道。看到我走进来,这帮家伙明显有点缩手缩脚,最后干脆停了下来,通通都用彷徨不安的目光看着我。“没事,我就随便逛逛。”听我这么说,

  • 小说一号人物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号人物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一号人物第18章老少恋一大早醒来,莫正南又是吓了一跳。念桃的大腿压在他的脾酒肚上,整张脸却贴在他的胸口,娇小玲珑而乖巧地绻缩着。嘴巴微张着,甚至还有口水流了出来,这个样子,实在是不雅观。可莫正南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不讨厌这个女孩,甚至还极为温柔地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那感觉极像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宠爱,又像一个大人对孩子的关怀。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种的感觉,这感觉很怪,却又很实诚,同时又觉得有义务、有豪情地消耗她。真的把她还当作了还债品?这念头一起,

  • 小说霸爱之极品女秘书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爱之极品女秘书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霸爱之极品女秘书第18章截然不同的感觉就是这一吻,让她对他有了截然不同的感觉,感情上发生了质的变化。第二次的接触,虽然很短暂,却让她对他的感情进一步加深,以至于心都被他偷走了!现在,面对他的这个要求,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留?还是不留?留下来,她知道结果,那就是完整地把自己交给他,从此成为他的地下女人。他们之间的爱,是不能见光的。他和她本就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人,何况他还有家室,他们之间,注定是不会有结果的。这是她要的感情吗?不,不是的!她

  • 小说权路风云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权路风云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权路风云第18章你长得好看“儿子,让妈想死了!”一身白衣的张丽紧紧抱着儿子。张鹏飞早知道母亲天生丽质,却没想过五年没见,反而更加年轻漂亮了,要不是身后的贺楚涵咳嗽起来,母子二人还不会分开的。“儿了,这位是……”张丽拉着儿子指着贺楚涵问道。“阿……阿姨好,我是鹏飞的同事,您保养得可真好啊!”张鹏飞叹气,心说女人怎么就离不开这个话题呢,无奈地补充道:“妈,她叫贺楚涵,是贺部长的的女儿,平时没少对我照顾。”“哦,哦,原来是贵客。姑娘快进来,长得可真漂亮

  • 小说天姿国色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姿国色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天姿国色第十八章:秘籍“这有点夸张了吧?”王冬杨极其郁闷,越科学的治疗手段不是越得到充足的保护吗?竟然会有杀身之祸,拜托,现在是法治社会好不好?见王冬杨不相信,老金没多说,就一句:“不然你觉得这门绝学会失传那么久?我为啥在这鬼地方?自己好好想想,想清楚了我给你秘籍。”“我想清楚了,我知道,不说出去,不乱传嘛!”开玩笑,关键时刻王冬杨可不能掉链子,“不过你得告诉我怎样才算不乱传。”“学这门绝学的人必须人品好,有医德,性格刚硬有耐心,有能力保护它不被

  • 小说恨你情难守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恨你情难守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恨你情难守第十七章他的心从未乱过北唐修看到这一幕,心脏狠狠颤抖,直接将手指塞进她的嘴里。利齿咬破手指,鲜血瞬间溢满了整个口腔。温如歌没想到北唐修竟然救下了自己!她才不要活在这冰冷的世上,任他折磨!她还想寻短见,却被他捏住了嘴巴,让她牙齿无法咬合。“温如歌,你今日敢死,那你行凶刺杀朕的消息就会轰动全城。即便你爹是丞相,也难逃其责,按律当诛!”“北唐修,你……”温如歌浑身一僵,瞳孔狠狠收缩,没想到他竟然牵连到相府。“你疯了,如果我爹出事,那朝纲必然大乱

  • 小说我的野蛮上司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野蛮上司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我的野蛮上司第一十八章模特美女总监我再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这身陆战队打扮,越看越像个民工兄弟,我无奈的摇摇头,坐在窗外的一个长凳上,坐在那抽烟,望着林魔女,抛开她的种种不是与令我抓狂的性格,欣赏着她,她这身的藏蓝色,更衬得她的白色肌肤年轻又光泽,那双白皙好看的脚自信而美丽的袒露,多精致的女人。许久,她看见了我,轻轻的一瞥,足以让人心动。呵呵,不知咱这种下等人哪年哪月才能与林魔女此类高级上等人相敬如宾,坐在普洱茶馆里开心对饮侃些无聊而又开心的话题。又

  • 小说贴身男秘有春天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贴身男秘有春天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十八章:半路杀出箫连赫箫连赫伸开手拨拉了几下,把拦在自己面前的小混混统统扒拉到一边去,径直走向人群中间的薛妮妮。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妮妮包起来:“丫头,地上凉,起来。”妮妮听到这个自己做梦都想听到的声音,猛然抬起头,看着昼思夜想的这张脸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小萧哥哥,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在做梦?”箫连赫帮妮妮紧了紧外套,又擦了擦还挂在她小脸上的泪痕:“好妮妮别怕,是我,小萧哥哥。”“哇——小萧哥哥,我没有做他们说的那件

  • 小说我的妖孽女总裁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妖孽女总裁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的妖孽女总裁第十八章:苏老如果说美食和蜡染是苏家镇双绝的话,古少强走到苏家祠堂的时候,一直粘着吴月西身上的目光终于移开,和芋头还有韦小武几乎同时瞠目结舌的目瞪口呆,面前的建筑实在令人震惊,至少除了电视上,很少能看见保存如此完好,规模如此庞大的祠堂。古少强目测一下,这祠堂大约有700多平方米,蔚为大观,门楼为重檐歇山式屋顶,面阔七间,进深两间,木雕额枋上是一幅鲤鱼跳龙门图,而下一块额枋雕刻的是福、禄、寿三星图。俯首须弥座上的浅浮雕刻花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