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霸天群雄 大结局

2017/12/26 20:37:40 来源:网络 []
小说:霸天群雄
第1章 传说的人

 高大的黑石构造的大门,门牌之上写着四个字,灵幻学院,这是浩志大陆最为顶尖的学府,更是所有修仙者们所仰望的存在。来自xbxys.com

 一个男子站在这石门前面,一双锐利而清澈的双眼看向去,眼中迷离,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他留着一头的短发,高挺的身材,看上去虽然有些清瘦,但却不会瘦弱。

 身穿着一身白衣黑裤,在衣服的胸膛之上有一个五星符纹,冰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这个男子名字叫昊立,一个背负着命运的少年,只见他看口轻语道,“这就是我以后要学习的地方吗?真有意思。”

 这话音刚落,一个身穿白衣长袍,英气逼人的年轻人出现在昊立的身前,他比起昊立大不了多少岁,腰上系着一把剑,看见昊立他笑了笑,“你来了。”

 “嗯,来了,好久不见了。”昊立看着面前的男人,与他会心一笑,此人名字叫张展,是昊立以前在学院外所认识的朋友,如今两人却是校友,张展比昊立要大上二岁,所以正确来说是自己的师兄。

 张展领着昊立走入学院之中,边走边介绍:“灵幻学院是整一个大陆最文明的修仙之地,在这里可以学习的战斗的技术,灵气的运用和法术的施用。但同样要知道的,这里集合了各个高强之人,也有许多隐世家族的子弟生活在这。小百姓养生网

 “我明白的,你的意思是叫我好好小心一点是吧。”

 “是的,你脾气急躁,遇事不懂忍让,这一点西门秋闻老师已经和我说过了。”

 见张展搬出了西门秋闻,昊立脸上愣了一下,谈起西门秋闻,他可以说是昊立长辈一样的角色,只不过他却是最近才出现在昊立的生活之中,在自己家族危难的时候忽然出现,并且让自己来到这一个灵幻学院。

 话锋一转,昊立便是问到,“张展,你可知道四镇古家族的事情吗?“

 “你不就是四镇古家族的人吗?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我怎么会知道了?“张展如实回答,脸上带着一丝疑惑,昊立,这个年轻人便是传说之子,更是四镇古镇东家族的人。

 可惜镇东家族最近遇上了一场灾难,全部家族成员都被禁闭了起来,而昊立是唯一一个从里面逃脱的人。

 为了保障昊立的安全,西门秋闻老师便是让昊立前来灵幻学院,名义上是学习,实际上却是保护昊立/。

 张展心里面想的事情昊立又哪会不知道了,他是何等的聪明人,天生优秀的他在修炼这一天赋之上便是有着明显的优势,这一次前来灵幻学院他是为了调查自己父亲的事情。原文http://www.xbxys.com/

 四镇古分别是镇东,镇南,镇西,镇北,每一个家族的人都有一种独特的气息,他们是高高在上的人,与一般人比起来更具备有修炼的天赋,对灵气的掌握更加的敏锐。

 张展带着昊立来到一个石子路,但是心里面多少还是有些不定,“昊立,在你前去正式上课的时候我需要和你说一声,千万不要惹事。“

 “明白了,别人不得罪我的话,我不会惹事的。“话是那样说,但是张展依旧有点不放心,想到昨天昊立就在灵幻学院的附近便是和几名高年纪的学生进行了竞技,那几名学生都是学院内顶尖的实力,早已经闻名已久。

 但是昊立以一人之力便是接连将学院那些顶尖人才都打败了,这一事让整一个学院都震惊了。

 而学院内的学生更是对昊立的身份感觉好奇,他还没有来到学院,名声已经传遍了整一个地方了。为此,张展才担心昊立会造事。阅读xbxys.com

 昊立倒不管那么多,反正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走在学院的中央,张展停了下来,转过头,对着身后的昊立说道,“对了,忘记告诉你,在这里使用的货币和外面的一样,都是天地丹,以后在学院内购买东西也是用这玩物。”

 “明白。”

 张展继续带着昊立在学院转了一圈,学院极大里面的设施一应俱全,学院分为五个大区南边是学员的教学区,西边是食堂修炼锻炼所在,东边是学生住的地方,北边是学院赡养灵兽的地方,学院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比斗场,平时有学员比试都在比武场进行。

 张展带着昊立走到住的地方露出笑容道“这里是学员住的地方,左边混合住所,右边是单人住所,你想住那边”

 “这住的地方自己还能挑吗?肯定有问题”昊立心中暗道,装出好奇的表情道“这有什么说法吗?”

 张展对昊立的机敏暗自点了点头露出奸诈的笑容道“区别就在于左边一年需要交五百枚天地丹,右边一年需要交三千枚天地丹”

 “什么,你这是在明抢”昊立一听顿时大惊

 张展对昊立摇了摇手指笑道“咱们学院收费一向是合理的收费标准,而且这里还包含了你的伙食费杂物费等等”说道这张展对昊立悄声道“在说这可是我对你的特殊照顾,一般人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你就知足吧”昊立其实不知道他被张展黑了一把,正常左边住的是家贫的学员不收费用,右边对于天赋卓越的学院也是免费,只有那些天赋一般的富贵子弟才会花上一年五百枚天地丹的价格住进右边。

 昊立顿时露出为难之色道“我没有这多么天地丹”

 张展的狐狸尾巴终于漏了出来奸笑道“这个好办,你身后的这匹冰麟马能值一万天地丹,我给你打个折算你四年的学费好了”

 昊立心中一琢磨觉得可行道“可以,但是我想、、、、、、”

 昊立话还没说完张展插口道“好了,这匹马以后就归我了”张展一下说漏了嘴急忙道“哦,不对是归学院所有了,走吧我带你去住的地方”不等昊立回应拉着昊立向右边走去。

 张展拉着昊立进入右边房区,走到第三个二层阁楼门前笑道“这里以后就是你的住处了,好了我就先走了”张展交给昊立一把钥匙转身就走,刚走两步回头道“对了,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我不想让人说我滥用职权”说完向北边走去。

 昊立还没反应过来张展已经消失在眼前,等待一会昊立回过神来看着手中的钥匙顿时感到一股肉痛的感觉,自己一万天地丹就只换了一个二层阁楼四年的住期。网站xbxys.com昊立刚才想说的是“我想住左边,把剩下的天地丹退给我”可是张展根本没有给昊立说话的机会,就替昊立做了决定。

 过了一会昊立打开门进入屋中,只见屋中宽敞干净点了点头安慰自己道“不错”到现在昊立还不知道自己被骗了。

 昊立走上二楼看到屋中有一张又大又软的圆床一股浓浓的困意袭来,连续赶了七天路的昊立有些坚持不住,用力摇了摇头强行驱除困意走到床边盘膝而坐修炼起来。

 太阳西落东升一天过去。

 昊立睁开双眼一道十厘米的灵芒射出,灵芒飞出不到半米消失了,昊立站起身只觉神清气爽,活动一下身体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走下楼洗了洗脸出门向南边教学区走去,路上经过的众人看到昊立都好奇的看着昊立悄声议论着,昊立也不在意,走了二十多分钟抵达一栋白色高大的四层建筑门前,门上有一块牌匾刻着一个博战二字,这建筑正是学员上课的教学楼。

 进入博战楼就见一道长长的楼梯直通四楼,左右两边各有四个教室,昊立轻车熟路向右一拐走到最里面一间宽教室,教室及其宽阔最少能容下两百人。

 现在时间尚早教室之中只有不到十人,一个短发男子看到昊立进入教室,有些诧异的走了过去好心道“这位朋友你进错班了吧,这里可是第一班”

 昊立却不理会短发男子双眼直直的看着坐在中间一名身穿白色连衣长裙,脸上带着一个面纱丰姿尽展的女子。霸天群雄 大结局

 然而蒙面女子好像感受到昊立的目光,抬头看向昊立同样呆住了心中不由的一颤“是他”

 短发男子见昊立都不理睬他脸上生出怒色“你”

 刚要喝骂昊立一位身材肥胖,脸上五官都挤在一起,肥肥的脸颊,笑起来双眼一咪变成一条细线,长得十分憨厚的男子走了过来笑道“殷达,这位校友以后就是咱们的同班的校友了”

 “咱们班的人员不是已经满一百了吗?你少骗我许天象”殷达不信道

 许天象也不生气笑道“昨天学院中沸沸扬扬的传言你都不知道?”

 殷达好奇道“什么传言”

 许瑞祥将昨天昊立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昊立也不理会两人谈话迈步走向蒙面女子走去,走到蒙面女子身旁伸出右手道“你好我叫昊立”

 殷达有些不相信的看向昊立。也许刚在昊立不理会殷达,殷达还记在心里,见昊立走到蒙面女子身旁伸出右手讽刺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一届蒙面女子在绝榜之中可是排在第二名,被众人封号冰芙蓉。想和冰芙蓉握手想的美”绝榜是每一届绝美女子的排榜,凡是能进入绝榜之人无一不是实力与美貌并存的女子,而蒙面女子正是排第二名。

 蒙面女子站起身伸出修长洁白细腻的左手与昊立右手握在一起冰冷道道“梅静雨”

 屋中众人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梅静雨,梅静雨说话虽然一如既往没有一丝波动,但是梅静雨能伸出手与昊立我在一起,对众人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一般。

 “梅静雨好名字,以后咱们就是校友,请多指教”昊立也不松开右手笑道

 “我、我这是怎么了”梅静雨只觉昊立的右手温暖无比,自己的心缓缓加速跳动,脸上生出一丝红晕,好在有面纱遮面众人看不到,梅静雨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心中慌乱语气依然冰冷道“谢谢昊公子的救命之恩”蒙面女子正是与昊立有过两面之缘的蒙面女子

 “既然如此有缘就不必客气”昊立笑道

 梅静雨刚要回话门口进来一名身高七尺的男子,男子一身白色黑纹长袍,一头乌黑的短发,一张国字脸,一对斜斜翘起的狼眉,双眼炯炯有神,每走一步都从骨骼中散发着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

 黑发男子见到梅静雨与昊立双手握在一起先是一愣,随即露出好奇之色,几个大步走到昊立身旁,上下仔细打量着昊立,忽然黑发男子只觉体内兽魂一震发出共鸣,黑发男子脸色一变双眼中露出惊讶之色,黑发男子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咳嗽两声作为掩饰,内心却惊讶不已“他难道是那个家族的人?”

 昊立和梅静雨都观察到黑发男子神情,心中都不由诧异,两人松开握着的双手看向黑发男子。

 昊立打量着黑发男子,忽然从黑发男子身上感受到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种似曾相识却又有些不像。

 一时间两人都看着对方不说话。

 这时门口进来一名娇小的女子,娇小女子身穿一身火红色长裙,三千红丝垂于双肩,淡扫蛾眉一双凤目,娇小巧鼻素齿朱唇,丰盈窈窕娇小动人。

 红衣女子步履轻盈走到黑发男子身旁一把搂住黑发男子手臂撒娇道“古哥哥,你怎么不等我一起来那”

 然而黑发男子却犹如没有听见一般与昊立对视着。

 红衣女子见黑发男子没有回答自己反而看着昊立,有些诧异的看向昊立,刚看一眼只觉昊立只是一个长相普通的男子,可是看了第二眼,体内兽魂同样一震发出共鸣,红衣女子顿时大惊道“古古,他他是、、、、、、”

 黑发男子急忙捂住红衣女子的嘴不让她再往下说低喝道“闭嘴”

 红衣女子也很听话果然就不在之声,只是好奇的看着昊立。

 昊立看着红衣女子,心中同样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黑发男子对昊立伸出右手道“兄弟,你好我叫古景天,在家排行老三,身旁朋友看的起都管我叫一声古三少”

 “你好,我叫昊立”昊立伸出右手与黑发男子握手,两人双手刚一接触,昊立体内沉睡的蛟龙忽然睁开双眼发出一声似龙般的吼声,一股微弱的镇东之气同时散发。

 古三少丹田之中灵谭上空趴在一只沉睡的黑白斑纹的镇南,镇南头上有一个黑色的王字,镇南虽然沉睡,身上却依然散发着一股霸气与一股隐藏在血脉深处的杀气。古三少正是四镇古镇南家族当代家主的儿子,在家排行老三。

 古三少镇南兽魂感受到昊立体内散发而出的镇东之气同时睁开双眼发出一声虎吼。

 红衣少女丹田灵谭之中生长着一根梧桐树,梧桐树上有一只艳丽优雅的火鸟,只见火鸟有鸡的脑袋、燕子的下巴、蛇的颈、鱼的尾、有五色纹,此火鸟正是镇西。红衣女子名叫冬依然是四镇古镇西家族当代族长之女。镇西家族本在南大陆,冬依然应该在四大学院之一,只收女学员的凤鳞学院学习,然而冬依然却为了古三少来到了灵幻学院。

 冬依然体内镇西同样感受到镇东之气,煽动燃烧着火焰的翅膀腾飞而起发出一声凤鸣。

 三人同时感受到对方体内散发出的波动,然而这股波动却只有四镇古家族之人才能感受到。

 古三少和冬依然更确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而昊立更加震惊的看着两人。

 

 

 

 

 

 

第2章 动乱

 “昊立?镇东家族的人不是在封闭中?他怎么会出现在骄阳学员”古三少虽然想不明白脸上却带着笑容道“昊兄好久不见,你怎么也来灵幻学院了,不知道你有没有退步,等会下课咱们去斗武场,比试比试怎么样,晚上在到我的住处,咱们痛饮一番可好”古三少话中之意是说你镇东家族的人不是还在封闭当中吗?你怎么会来到灵幻学院,既然来了就较量一下,看是你镇东家族新一代强,还是我镇南家族新一代强。然后在讨论你怎么来到了灵幻学院。

 昊立点了点松开与古三少握在一起的手道“好,晚上定要和古兄不醉不归”昊立虽然没听出古三少前面话的意思,后半段却听明白了。

 昊立和古三少以前虽然都不认识,却都是精明之人知道在人多的地方说话不方便。

 然而昊立二人的对话却让周围人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两人先是不认识,怎么后来有认识了那?但是也有少数的人猜出其中的原由,

 古三少对昊立点了点头向后排走去,冬依然急忙跟在后面与古三少坐在一起。

 昊立索性也不向后走就坐在梅静雨身旁,梅静雨也不反对两人坐在一桌。

 等待一会日班学员陆续赶到,后到的众人看到昊立先是一愣,看到昊立与梅静雨坐在一起更是一惊。

 昊立与梅静雨却都不在众人的目光。

 又等待一会学员几乎全部到齐,门口走进一名身穿白衣长发的英俊男子。

 “西门秋闻”昊立看到白袍男子心中震惊险些叫出声,此刻西门秋闻与昊立印象中的简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西门秋闻对昊立眨了一下眼,嘴角露出笑容走到讲台中间道“相信大家已经知道了,咱们日班又来了一名学员,昊立自我介绍一下吧”

 昊立无奈的站起身淡淡道“大家好,我叫昊立”昊立也不多说,说完就坐下了。

 殷达见昊立如此傲慢有些看不顺眼道“可是西门老师,咱们班已经满员了,他又是后来的插班生,咱们学院从古到今可来没有插班生”

 西门秋闻还没之声,古三少冷哼一声道“哼,他有本事才会进入日班,如果论实力来说你可要被挤出日班,进入月班了”

 “你”殷达一听大怒想要喝骂古三少却又有些畏惧,古三少在日班也是拔尖的存在。一时间殷达有些进退两难。

 正在殷达不知道怎么办时,许天象做起和事老笑道“大家都不要吵了,免得大家伤了和气,昊立能加入咱们班,必定使咱们日班更加辉煌,我代表大家欢迎昊立”说完自己鼓起掌

 殷达得到台阶下不在之声

 昊立见许天象为人和善不禁对他多了一分好感。

 “好了,欢迎仪式结束,今天咱们就来讨论一下灵气,大家对灵气有什么认识”西门秋闻拍了拍手道

 班上学员大半想也不想大喝道“力量”“实力”“永恒”

 西门秋闻摇了摇道“你们对灵气只有肤浅的认识,如果你们依然这么认为,那么你们将来的成就必定有限”

 众人一听有些不解。

 西门秋闻又问道“大家就没有知道的吗?”

 昊立一时想着怎么才能打听到关于父亲的消息有些出神。

 西门秋闻观察道昊立的神情嘴角一翘笑道“昊立同学,我看你的样子,肯定对灵气有深刻的认识,那请你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的心得”

 昊立想的出神没有听到。西门秋闻见状又问了一便。昊立依然没有回过神来。一时间班上同学都看着昊立。

 梅静雨伸出右手晃了一下昊立,昊立回过神来见班上众人正看着自己有些疑惑。

 “昊立同学,相信你是对灵气有很深的了解才会出神,那你就给众人讲讲你的心得吧”西门秋闻轻笑道

 昊立无奈的站起身道“我个人认为,灵气是有生命的,虽然灵气有金木水火土风雷等等,但也正代表着灵气也是一个大家族。灵气的生命也是有喜怒哀乐,而只有感受到灵气的悲欢,才能说真正的了解灵气”

 昊立刚一说完班上学员有的目瞪口呆,有的半信半疑,更有的不肖一顾不想信昊立所说的。

 有一名头发白色的男子阴阳怪气道“按照你说,那你已经能感受到灵气的情感了”

 昊立也不生气讽刺道“对于你这种天资蠢笨之人,永远也不会体会到我所说的境界”

 “你想找死吗?”白发男子一听大怒看着昊立阴森道

 昊立轻笑道“你想体会死亡的感觉,我可以帮你”昊立的意思是说你想死我成全你

 “好,今天中午斗武场生死之战,怕死就当缩头乌龟吧”白发男子阴森道

 昊立摇了摇头叹道“居然你想死,那好吧”

 西门秋闻看着白发男子与昊立两人的敌意不断增加,也不阻止反而激励道“好,中午一号斗武场,于思民与昊立生死之战,由我来做裁判,大家一定要将全部都来观看”在灵幻学院中都不阻止学员比斗,反而更鼓励学员们比斗,这样能激发出学员们争强好胜的心,而让学员们有了前进的动力,更加刻苦的修炼。

 班上学员顿时纷纷议论于思民与昊立谁会赢,班上众人昨天都没有看到昊立与黄洪楠的战斗,虽然传闻中昊立硬接了黄洪楠一拳,但毕竟是耳听为虚,而且传言越传越离奇,最终众人都半信半疑,有一半人都认为昊立不是雨思民的对手。

 过了一会,西门秋闻拍了怕手道“好了,现在继续讲课,刚才昊立所说的不错,能说出这一点证明昊立对灵气的领悟度已经很深,我也是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才感受到灵气的生命,当你感受到了灵气的情绪,你的境界就会得到一个质的飞跃,当然也有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感受到灵气的生命,那是因为这些人只将灵气当做一种工具看待,所以才永远无法感受到灵气的生命”说完西门秋闻伸出右手,也不见西门秋闻有什么动作,右手上慢慢缠绕着一层红色微弱的光芒。众人顿时都感受到西门秋闻身旁的火灵气浓度不断增加。

 “相信大家都能感受到,这就是对灵气认识达到一定程度的好处之一”西门秋闻右手微动凝聚的灵气慢慢散去

 班上众人顿时陷入沉思,琢磨着西门秋闻所说的话,等待一会众人回过神来震惊看向昊立,心中都暗惊如果按照西门秋闻所说他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才感悟到,那昊立要是自己领悟到这一点,那昊立的天赋是多麽的逆天。

 古三少心中同时暗道“族中的那些老家伙们,都对族中的年轻一辈说过这些,但是族中年轻一代都无法感受到灵气的生命,没想到镇东家族年轻一代之中居然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不愧是四镇古之首的镇东族人”

 冬依然却不管这些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古三少。

 一个时辰后西门秋闻拍了拍手道“今天就到这里下课”

 屋中学员一听下课一半学员迅速向外跑去,古三少走到昊立身旁悄声道“就靠你了”说完急匆匆向外走去,冬依然跟在古三少后面向外走去。

 昊立不明白古三少什么意思无奈的摇了摇头。

 许天象也走到昊立身旁热心道“昊立,你知道比武场在哪吗,不知道我带你去吧”

 “谢谢我知道”昊立说完伸出右手道“昊立”

 许天象先是一愣随即想明白伸出左手与昊立握了一下手笑道“许天象”

 “你要是没什么事咱们一起走吧”许天象笑道

 昊立摇了摇头道“我还有些事情,你先走吧”

 “那好吧,我会去给你加油的”许天象有些遗憾的走了。

 等待一会屋中就只剩下昊立梅静雨和西门秋闻。

 西门秋闻对昊立眨了一下眼,开玩笑道“行呀,小子这么快就将我们班上的一朵冰花夺走了,有我当年的风范”

 昊立白了西门华妃一眼道“我们以前认识”

 “哦,是吗?”西门秋闻露出一副谁相信的表情。

 昊立没好气道“爱信不信”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梅静雨听着两人对话只觉脸上火热心跳加快,又听了两句心跳越来越快,梅静雨急忙装作平淡的样子向外走去。走出日班靠着墙壁喘息两口平复心中的跳动。

 “我这是怎么了,我难道喜欢他吗?不我不能,这样会害了他的”梅静雨内心不断挣扎,最终理智战了上风,将对昊立的情意深深的冰封在内心深处。恢复了往常的神态向外走去。

 “你怎么成了我的老师了,还有李莲雪在哪里,她没有和你在一起吗?”昊立连续问道

 西门秋闻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两个酒碗和一个酒壶,给自己和昊立各倒一杯酒,喝了一口道“你的问题真多,第一我本来就是灵幻学院的导师,第二是不是你跟李莲雪说,和我差五岁不算多”说道这瞪了昊立一眼,随即露出得意的笑容道“我给李家传达了一个信息,李家就将派人将李莲雪带回去了”

 昊立略一寻思猜测道“你是不是将李莲雪发现星宿镜的消息告诉了他的父亲”

 “聪明”西门秋闻又喝了一口酒道

 

 

 

 

 

 

第3章 真正天才

 天空碧蓝,微风浮动,树柳晃摆,烈日升到天空最高处。

 此时灵幻学院中昊立与于思民生死之战的消息如狂风般的速度迅速传遍校园。

 校园中心有一个占地上万平方米的长方形建筑,建筑高大雄伟通体都是用金属建筑而成,高大建筑正门口有两个闪烁着淡褐色光芒的大树,大树十多米高通体深黄色,这两颗大树看似普通,却极其不简单,这两大树名叫鈡铉树,是一种有自我防御的灵树,鈡铉树生长极其缓慢,能长到十多米高需要五百多年的时间,这两颗大树在灵幻学院建立之初就被扬崇光种在此地,这两颗鈡铉树防御力极强,就算是天合镜强者都不能突破。

 两颗鈡铉树中间有一个敞开的大门,大门上有一个牌匾,上面刻着斗武场三字,这三个字笔法苍劲有力,雄厚之际充满霸气,写这三字之人境界必定极高。

 进入斗武场出现一个长长的隧道,隧道开端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盘旋而上的楼梯。走出隧道眼前一片宽旷,从左到右每隔一百米都有一个擂台,擂台四周是观众席,宽旷的斗武场中最少能容下上万人。然而此时左边第一个擂台周围已经被学员们围得里三成外三层堵得水泻不通,本学期第一次的擂台生死战即将在这里展开。

 在一号擂台最外围有一位白衣黑纹的男子摆了一个长形桌子,桌子上左边写着于思民一赔一、右边是昊立一赔五。这男子正是古三少。

 古三少大声喝“大家快来看那,新一届在日班中排名第十的于思玛对战史上第一插班生昊立,本人开设赌盘于思玛一赔一,昊立一赔五了,买的多赢得多了”。

 周围学员听到古三少的吆喝顿时将古三少团团围住,一个二年级的学员问道“是下多少都接吗?”

 古三少点了点笑道“没错多少都接,但是二年级以上学长不接”古三少也是极为精明之人,昨天最少有上千人看到了昊立硬接黄洪楠的一拳,但是这上千人中必定都是三年级与四年级的学长居多,所以古三少才不收三年级以上人的赌注。

 二年级学长道“那就是包括我们这一届吧”

 古三少笑道“没错”

 “好,我压于思民一千天地丹”学长取出一个袋子放在桌上道

 古三少心中大喜道“好的学长”

 周围众人顿时都纷纷押注,然而买昊立胜的却只有寥寥无几,就算是有最多也只买一百天地丹。古三少见到众人全部都买于思民胜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这也不能押注的众人,二年级中见到昊立实力的只有孙博与李竖二人,然而孙博身受重伤,李竖却更不能将自己丢脸的事情说出,所以使二年级的众人无一人知道昊立的实力。

 斗武场中人数越来越多,观看席上也坐了大半的人。

 忽然有人指着斗武场的入口大声道“快看于思民来了”

 众人急忙偏头看向斗武场的入口,只见于思民穿着一身戎装,脸上充满了自信,身后跟着四五人,挺胸抬头气宇宣扬的迈开大步向一号擂台走去,围绕擂台周围的众人都纷纷让开道路。

 于思民走到擂台旁左脚一踏地面跃上六十平方米的方形擂台,走到擂台一边双手抱胸自信满满的等着昊立。

 众人看到于思民一副必胜的表情,急忙又跑到古三少身旁加注。

 古三少心中暗自窃喜“于思民好样的”

 于思民在擂台上见古三少桌子上赔率,自己赔率是一赔一,而昊立却是一赔五,觉得自己脸上有光道“三少,我可以押注吗?”

 “当然可以”古三少点头道

 于思民大笑道“那好,我押我自己十万天地丹,我赢了你可不要抵赖呀,三少”

 “哈哈,放心吧,就算是你押一百万我都能赔得起”古三少笑道

 这时昊立走入斗武场,同样听到古三少和于思民的对话也不知声向古三少走去。

 周围众人同样发现昊立,自觉让开了道路。

 昊立走到古三少身旁,假装与古三少拥抱借机贴着古三少的耳朵悄声道“你这靠我赢得钱,是不是分我一半”

 古三少低声笑道“你想的美”

 “那好,你给我的赔率不是一赔五吗?那我就押一件下品天器,据我所知一件下品天器值五万天地丹到二十万天地丹,我就算十万天地丹,一赔五我赢了就是五十天地丹,我看不赔死你”昊立悄声说道

 古三少一听心中大怒双眼冒着怒火道“你怎么不去明抢呀”

 “呵呵,我这不是准备在你这里抢那吗”昊立轻笑道

 古三少强刃着怒气道“那好七三分怎么样”

 “五五”

 “六四”

 “五五”

 “好成交算你狠”古三少强忍住怒火道

 昊立得意笑道“你靠我挣钱,分我一半不是天经地义吗?”说完拍了拍古三少的后背大声道“我押自己一百天地丹”放下一个袋子走向擂台。

 于思民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那”

 “呵呵,有人找揍我能不帮忙那,你说是不是”昊立轻笑道

 于思民冷哼道“哼,只会耍嘴皮子,就不知道有没有真本事”

 “那你就来试试吧”昊立对于思民够了够右手食指挑衅道

 于思民双眼寒芒一闪向昊立冲去,还没冲出三米,忽然西门秋闻拦在于思民身前笑道“等等,我还没说话那,不要着急”

 西门秋闻脸上郑重看着昊立道“昊立,你确定是生死之战吗?”

 “确定”昊立点了点

 西门秋闻又看向于思民道“于思民,你确定是生死之战吗?”

 “没错”

 西门秋闻点了点道“我宣布,昊立与于思民生死之战正是开始”说完走到擂台旁边的一个石碑前,左掌接触石碑,一股股灵力不断融入石碑,石碑黄芒一闪擂台上出现一个透明防御罩。

 于思民双眼寒芒一闪,“轰隆”一股雷鸣声传出,于思民闪电般的消失在原地。

 昊立心中暗惊,自己居然无法捕捉到于思民的动作,谨慎的看着周围,忽然一道雷芒一闪于思民突然出现在昊立身前,于思民左拳雷芒闪烁速度奇快无比击向昊立胸口,昊立心中大惊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只能运用起纯罡之体,双手护住胸口硬接这一击。

 “嘭”于思民电闪雷鸣的一拳瞬间击在昊立双臂之上,昊立受到重击向后倒退了两步。

 于思民脚下雷芒闪烁,向前迈出一步,双拳化为无数雷芒连续击向昊立。

 “嘭嘭嘭嘭”昊立不断倒退,眨眼间昊立退到擂台边缘,只要昊立掉下擂台,那就是输了。

 于思民嘴角一翘露出得意的笑容,右拳雷芒不断压缩。

 观看的学员们见于思民如此狂暴的攻击都忍不住赞道“不愧是日班排名第十闪电手于思民”

 然而买了于思民赢的学员们有的暗自窃喜“哈哈,发财了”有的却暗自悔恨“早知道昊立如此弱,就应该多买点”

 忽然“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霆之声传出,“雷光拳”于思民右拳雷芒大放,挥拳打向昊立。

 就在学员们都以为昊立被于思民击落擂台时。

 “蛟鳞甲”昊立忽然低喝一声,右手臂瞬间变粗一圈抓向于思民的右拳。

 众人都以为昊立是螳臂当车殊死一搏,然而斗武场中眼尖的人都暗呼一声“神魂变”

 “啪”昊立左掌与于思民雷光拳撞在一起,于思民右拳上雷霆之力瞬间大放向昊立手臂上传去。

 然而让众人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于思民的雷霆之力在昊立身上不断跳动,却无法攻进昊立体内。

 一名学员突然大惊道“快看昊立手臂”

 众人急忙向昊立手臂看去,只见昊立手臂上都长出一层层坚不可摧的青色鳞片。

 “神魂变”众人顿时惊呼出声。这蛟鳞甲正是昊立的神魂变,昊立进入玄破镜这么长时间终于在十多天前领悟到了神魂变。在新一届日班之中达到玄破镜的人有四十多人,然而能领悟到神魂变的人却不超过一手之术,可见神魂变不是轻易能领悟的。

 于思民心中同样大惊,想要抽出右手与昊立拉开距离,于思民只觉自己右手犹如与昊立左手粘结在一起,不管怎么挣脱都无法挣脱而出。

 昊立嘴角一翘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你打爽了吧,现在轮到我了”说完不等于思民回答,右拳迅猛之极击向于思民腹部。于思民想要躲闪右手却被昊立死死抓住无法躲避。

 “嘭”昊立一拳重重的击中于思民腹部。

 “噗”于思民一口鲜血喷出,只觉昊立右拳有万斤巨力一般,体内五脏六腑顿时被昊立一拳震伤。

 昊立左臂向上一会将于思民扔向空中,紧跟向上跃起,凌空侧身一转左腿犹如铁鞭一般抽象于思民,于思民身在空中无法躲闪。

 “啪”“嘭”昊立一记鞭腿将于思民抽飞,于思民飞出四十多米重重的撞上擂台防护罩上,落在擂台之外,一口鲜再度喷出人已昏迷。

 

 

 

 

 

霸天群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霸天群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首席邪妃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首席邪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首席邪妃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成残废草包第2章陌生男人第1章穿越成残废草包“哎哟,这丫头虽然是个草包,但长得真水灵,她真的就归我了?”“嘿,瞧你这色胚样子,记住了,这丫头的腿脚不好,你到时候可小心点,别给人整伤了。”“我呸,大小姐都直接把这废物给我玩了,还怕伤了她的腿?本来就是个残废,担心个屁。”耳边充斥着两个男人浑浊不堪的声音,低哑中透出一股猥琐。慕洛微微蹙眉。怎么回事,她不是在出任务么?怎么会昏过去了?她挣扎的睁开沉重的眼皮子,入目的,便是一个凌乱漆黑的柴

  • 惊鸿一场爱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惊鸿一场爱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惊鸿一场爱目录预览:第1章男友悔婚第2章各打算盘第1章男友悔婚“明天去登记结婚。”“好。”“你在民政局门口等我。”“行。”大抵每个缺爱的孩子,长大之后都有一个既简单又平凡的梦想,那就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毕业证书一拿到手,凌薇就答应了男友温明瑞的求婚。没有婚礼、婚纱,甚至连亲朋好友都未通知,就这么傻傻地匆匆地把自己给嫁掉了!值得吗?遗憾吗?或许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吧,但是跟那些商业联姻相比,能嫁给一个自己所爱的、也爱自己的男人,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有人说,爱

  • 白天坏夜晚爱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白天坏夜晚爱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白天坏夜晚爱目录预览: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章我要回去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2章彻底绝望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章我要回去名可第一步踏入这个包厢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事情不是许邵阳说的那么简单。包厢里,烟雾袅袅,男男女女或是碰杯或是在玩着某些儿童不宜的游戏,热闹,热闹中却又透着丝丝寒意。她很快就知道那丝丝寒意是来自哪里。角落的昏暗处,那个男人独自一人抽着烟,雪茄在他修长的指间慢慢燃烧着,冒出星星点点的光亮。借着那点光亮,名可终于看清这

  • 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目录预览:第1章随时能给她添堵第2章你一家都是三儿第1章随时能给她添堵当凌少宸从简宁身上起来后,他像完成一个烦闷的任务般紧了紧眉头,很快甩门离去,唯独留下刚献出初夜的简宁一人。两年了,这还是他们第一个“新婚夜”,如果不是她刚刚出声冒犯了他的心头肉,他也不会一时气急攻心要了她的身体!第二日一早,简宁依着生物钟的时间起床,却感到浑身酸软,低头一看,只见腰身被掐出点点淤青。她打起精神,穿衣、洗漱,凌少宸越想看她笑话,她就越要

  • 倾心倾情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倾心倾情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倾心倾情目录预览:第1章确定不是在找死第2章一对贱人第1章确定不是在找死是个人都有犯浑的时候,苏末也不例外,而且今天她这个浑犯的还不轻。锦州酒店808号房间门口,苏末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了敲房门。“吧嗒!”一声,门开了,迎接她的果然是一个男人。一个看上去确实可以靠脸吃饭的男人。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脸部线条的俊朗让人疑心他是不是去某国特地整过的。不过,做这一行的,整过也正常。苏末心想。“愣着干嘛?让我进去啊?”苏末有些不满,瞧这男人裹着个浴袍,露出精壮的胸肌,明

  • 我的女法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的女法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我的女法医目录预览:第1章你居然杀死了你的丈夫第2章黎安,你适可而止第1章你居然杀死了你的丈夫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的寒冷,透过单薄的病号服一直沁入了心底,冷的发寒。窗外的雪花如柳絮如鹅毛般从天空飘飘洒洒的落下,将整个世界染得素白,平添了一股幽寂苍凉的感觉。楚夕出神的盯着病房里的电视,嘴角扯出一抹艰涩的弧度。近两日以来,铺天盖地的报道都是首席法医楚夕意外葬身火海,尸骨无存的消息。关掉电视,她把头紧紧的埋入膝盖。意外么?可是为什么她却不这么觉得,当时房子莫名起火,她

  • 庶出小佳人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庶出小佳人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庶出小佳人目录预览:第1章貌美如仙的傻子第2章你是个骗子第1章貌美如仙的傻子西陇国。十月的梁州城稍显闷热,不过街上依旧是熙熙攘攘,来往的商贩不少,讨价还价声,偶尔的争论声充斥着大街,虽觉得有些吵闹,却也是热闹,正是体现了如今的西陇国,国力昌盛,国泰民安。祥安街的一处酒楼里,几乎座无虚席,生意红火。靠窗位置的一桌人正在大声地讨论着什么,引得旁边几桌的客人也忍不住倾身去听。“你们听说了没有?云侯府的四小姐可是出了大事啊。”说话者的神情极为的夸张,好似真的发生了

  • 你的爱盛情难却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你的爱盛情难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你的爱盛情难却目录预览:第1章脱胎换骨第2章想得美第1章脱胎换骨十八岁以前,苏沫的形象一直都是暴发户的女儿,她从骨子里讨厌,一直梦想着让自己脱胎换骨。十八岁之后,她成了破落户的女儿,才彻底明白,暴发户的女儿,其实挺好,至少穷的只剩下钱。而现在,她富得只剩下自己,倒是真的脱胎换骨了!苏沫一步一步走的很小心,刚下过雨,地上水渍和烂菜叶子被踩烂了粘在地上,看起来恶心的很。她总是喜欢把不想回家的原因归结于这一条路。穿过这个菜市场,是一幢已经有些年月的老楼。从远处看

  • 半生你我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半生你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半生你我目录预览:第1章面具舞会第2章渣男劈腿第1章面具舞会初秋的夜,还有些凉爽,此刻皇城酒店的某一层被一神秘的男人包下来了,会场上穿的单薄却靓丽的男女走来走去,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同形状的面具,谁也不知道面具下是一张怎样的脸。显然这是一场特别的面具舞会。据说这神秘男人很喜欢面具。“秦枫,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啊?”陈曦不安的攥着前面男人的衣袖,不合脚的高跟鞋让她走起路来显得有些踉跄。“好了,小曦,你不是一直很想参加一次面具舞会吗?这可是我找朋友好不容易进来的地

  • 王妃太嚣张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王妃太嚣张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王妃太嚣张目录预览:第1章繁华似锦第2章半路杀出第1章繁华似锦镇南侯府,百年世家,十年前大长公主下嫁,富贵无双,权势滔天。正值侯爷陈平的三十岁生辰,镇南侯府到处披红戴绿,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侯府正门大开,红绸子高挂,阳光洒下来,打在镇南侯府四个大字上,泛起无数金色的光芒,金光闪闪。长长的街道停满了各色车马,全是前来贺寿的世交们,衣着光鲜亮丽的宾客们纷纷被迎进去,热闹非凡,繁华似锦,华盖倾城。不远处,两个女子驻足观看,白衣少女仰起尖尖的下巴,露出一张腊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