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拽个美男当相公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20:02: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拽个美男当相公

第1章如此穿越非本意一

阴冷昏暗的仓库中,穿梭着几道身影,不是还传来有人绊倒在地的声音。网站http://www.xbxys.com/

“冷薰凌,有种你别跑!”

前方奔跑的女子闻声停下了脚步,一点儿也没有被人追赶的狼狈。她捋了捋被风吹乱的长发,勾唇一笑,笑得云淡风轻:“哪,我现在停下了——你们有何贵干呀?”

“你……”领头的男子不可置信地顿住脚步,半晌才敛了心神,道,“冷薰凌,你可别想耍花样!”

“唔?难道我这样还不够诚意?”女子摊了摊双手,手中空无一物,“还是说,你要搜身?”冷薰凌淡笑着,负手一步步朝领头的男子走近。男子不知道为何,心中居然有些恐慌——女子的手中明明没有任何利器,况且他们人多势众,但是他却有了临阵脱逃的念头。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气场,给人以无形的压迫感?

“头儿,当心!”只听身后传来一阵惊呼。男子肢体的反应速度快于大脑,连忙向后撤去。可惜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一把银亮的手枪已经抵在了他的太阳穴。谁也没看清女子是如何出手的,只知道她能一心多用,同一时间完成了多个敏捷的高难度动作。网站xbxys.com

“哎呀呀,看来你们的技术还不到家嘛!”冷薰凌摇摇头,满是遗憾,“真没挑战性。”

话音刚落,身后的黑衣人才回过神来,纷纷举枪指着冷薰凌。

女子笑得越发灿烂:“想要我的命,就凭你们?”众人望着她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冷薰凌不愧是亚洲最大的集黑帮及商业于一体的LS集团的“终极武器”!

“是谁派你们来追杀我的?”薰凌好整以暇地问,压根就不在乎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朝阳。

“想杀你的人多了去了,你何必那么执著?”被薰凌用枪抵着的男子很平静地回答。

“哟,还挺忠诚的。”薰凌轻笑,“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

“激将法对我来说没用,别想套我的话。”男子撇开眼,抿唇不再说话。阅读xbxys.com

“啧啧,没想到冷薇姐姐竟然有这么男子汉的手下,真让我大开眼见了。”薰凌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虽然你不是她的得力部下,不过呢,我觉得你比她的那些满嘴喷米田共的人,要强上许多。就冲你刚才那句话,我拉你陪葬也值了。”

“你……什么意思?”众人的瞳孔不禁放大了好几倍。

薰凌淡淡一笑,樱唇轻启:“在我数到‘一’之前,想活命的就赶紧滚。”

“三。”

“二。小百姓养生网

“一。”

“砰!”薰凌一枪打在远处的油桶上。子弹击中满装的汽油桶没有爆炸,只穿透了汽油桶,在桶壁上留下窟窿,汽油缓缓从中流出。原本屏气凝神的黑衣人放松下来,很轻蔑地笑道:“看来LS的‘终极武器’也不见得怎样,连基本的常识也没有学会。”

薰凌但笑不语,静静地等了一会儿,这才右手一转,调整了另一个角度,又是一枪。此时子弹击中了油桶空的部分,并且产生了火花,火花遇到汽油,迅速爆炸。一时间,整个仓库都被大火掩埋。拽个美男当相公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薰凌闭上眼睛,没有任何疼痛,只觉得自己的耳边吹过一阵风,然后自己的身体也化作了风的一部分,随风而去……

这是哪里?天堂,还是地狱?唔,随便都好,反正她冷薰凌都无所谓。

“你就是冷薰凌?”一个长着长长胡子的黑老头问她。

“不然呢?”薰凌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

阎罗王好脾气地摸了摸胡子,说道:“本王念你机智伶俐,阳寿本不该尽,因此就赐你两条路:第一,重新投胎,到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终老残生;第二,就是去走‘念水道’。如果你能在‘念水道’里见到一位白发老者,你就能够穿越时空回到古代,并得到他的祝福和无所不能的三个愿望,如果见不到,就只能成为枯魂野鬼。你想好选择什么路了吗?”

念水道?名字倒不错。薰凌眯了眯眼睛:“我有个问题。阅读http://www.xbxys.com/

“啊?”阎罗王显然没料到这个女娃娃竟然还有心情提问题。

“嗯,为什么是回到古代而不是到未来?”薰凌对这点很好奇。

“……”阎罗王抚额,无奈的可以,“闭嘴!还不快滚进去!”语毕,只见眼前一道紫光,面前顿时出现了一条路。这就是传说中的“念水道”?薰凌挑了挑眉。唔,进去看看再说,反正已经死了,她不怕再死一次。

“喂,这里有没有人?”薰凌喊道。阎王老子该不会骗她的吧?这里阴森森的,怎么也不像有人待的。

“你就是那个要走‘念水道’的小姑娘?”一个飘渺的声音传来。

“废话,难道你这里还有别人吗?”薰凌没好气地回答。臭老头,你非得站在后面吓她么!

“大胆!你竟然这样跟我说话!”一位素衣老头儿走到薰凌的面前,气得吹胡子瞪眼——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忤逆自己!

薰凌懒懒地回了他三个字:“你好吵”。

老神仙:“……”

“喂,我说老头,你是不是叫‘念水’?”薰凌百无聊赖地问。

“呀,你怎么知道?”念水老神仙惊讶地问。

薰凌用看白痴的眼神瞟了他一眼:“老头儿,凭你这点智商,是怎么修道成功的?”

这下念水老神仙终于反应过来了,怒不可遏:“还就我这智商能当上神仙了,你呢?切!还‘天才少女’呢?牛皮!”

薰凌怎么会听不出他的画外音,当即便反驳:“我呸!你才蠢,你全家都蠢!”

“行啦行啦,你有什么愿望就赶快说吧!说完赶紧走!”老头终于扯回正题,不耐烦地挥了挥袖,心想再和她吵下去,他就要英年早逝了!

第2章如此穿越非本意二

“好吧。第一,我要保留现代的记忆穿越古代,到了那里,我可不想被欺负。”薰凌悠悠的说,“第二,我希望要有武功,至少……”

还没等她说完,老头就插了进来:“你怎么不要绝世容貌呢?啧啧,女孩子家家学什么武功啊?”

冷薰凌艰辛地扼住拳头,在心底对自己无限循环催眠:不要对神仙动粗,不要对神仙动粗,不要对神仙动粗……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你,听我把话说完。”薰凌深吸一口气,慢慢平复自己的暴怒,“第三,我希望我能够有一个不平凡的人生。”

“这是肯定的啦!好了,你的愿望都说完了,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就让你带着应有的美貌过去吧!”老神仙笑眯眯地说,巴不得她赶紧滚蛋。

话音刚落,薰凌的面前便出现了一条紫色的隧道……

从隧道里出来,还没辨认出自己身在何处,薰凌便忍不住吐得一塌糊涂。怎么没人告诉她,过山车的速度和这隧道根本没法比?怎么没人告诉她,这条隧道是按照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制造出来的?——当隧道速度等于光速,时间将会静止;而当这速度超过光速,时光则会倒流!

胃里稍转好,薰凌便朝四周望了望,发现她置身于一片竹林中。无意间看了看自己——她、她变成婴儿了?而且又是弃儿?!前世,她是LS集团的养女之一,为了LS集团在一直枪口上生活;今世,在这个世界里出生没多久,居然也落得个被遗弃的下场。薰凌的心中有些悲哀,但到了脸上却变成了冷笑。薰凌努力让自己什么都不想,这样才不会恐惧。丢在树林中的婴儿不就等于野兽们口中的美食,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只有睡着了才可以什么都不想,不再恐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薰凌突然感觉到有人挡住了她的光线。缓缓睁开眼睛,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出现在她面前。薰凌狠狠地瞪着她,眼里传达着一种信息:还不快走开,再看我,我就咬你了!女子一愣,然后嫣然一笑:“有趣有趣,我真是捡到个宝啊!”薰凌一听,更加恼怒地瞪他。谁知她却不以为然,抱起薰凌,在她脸上揪了两下:“小乖乖,别再瞪了。再瞪,眼珠都要出来了噢。”

哼,薰凌索性闭上眼睛不理她,看她能把她怎么样。

女子抱着薰凌飞快地掠向树林深处。

轻功!薰凌心中微动,但面上却波澜未起,继续睡觉。

等到她醒来,已身在一座雅致的小竹屋里。桌椅皆由青翠的绿竹做成,窗帘则是白色的轻纱,一阵风过,翩跹起舞,很美,仿若梦中。

绿色链珠做成的门帘一阵响,露出了方才那个女子的脸,只见她手里端着一个小瓷碗,笑眯眯地向薰凌走来:“小乖乖醒了?来喝点粥吧。”于是轻车熟路地抱着她喂起粥来。喂完粥,女子轻轻地给她擦擦脸,笑眯眯地说:“小乖乖,以后我们互相做个伴吧。”

“《临窗小记》:墨笔轻点,晕开一场盛世烟花。眉间朱砂,又惹了谁一世繁华。湖畔画楼琴瑟扬,一笑芳菲尽,为尔倾尽天下。世事薄凉,叹只叹,云淡风轻……”一位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捧着一张墨迹未干的宣纸,轻声朗读。

“留下后面的成语,前面的废话全部去掉。”卧在竹塌上粉妆玉琢的小姑娘不耐烦地打断了她。

女子脸上的笑容立即垮了:“夜儿……”

“我说了多少遍了:我叫冷薰凌!”白衣飘飘,眨眼间榻上的小姑娘已经站在了女子的面前,“苏若倾,看来你的记性真不怎么好啊。”

苏若倾微微皱眉,轻声呵斥道:“臭丫头,说话真是越来越不知大小分寸了!”冷薰凌闻之嘻嘻一笑,后退一步,欠身,规规矩矩地作了个揖:“师父教训的是,徒儿知错了。”

“扑哧!”苏若倾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得了得了,小薰凌,你这样子可真别扭。为师准你下次可以没大没小了!”

薰凌撇撇嘴,小声地嘀咕:“女人真是麻烦!”

“……”苏若倾有晕的冲动,内心咆哮:小薰凌,你是不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你也是女的!

“我说,苏……师父啊,咱们为什么一定要待在这座破山上?”薰凌很不满地问。她已经在这里待了整整十年了啊十年!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啊!好吧,虽然她这具身躯今年才十岁……但这不是重点!她是真的受够了!她冷薰凌明明天资过人,一屋子的武功秘籍顶多三年就能倒背如流,但她却抱着这些破书蹉跎了十年啊!不行不行,再不下山她就该疯了!

苏若倾感到眼角抽搐:“这里是缥缈峰!不是山!”

薰凌一脸无所谓:“山峰山峰,山和峰有区别吗?”

“……”苏若倾艰辛地忍住想掐她脖子的冲动,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开口,“小薰凌,咱俩之间是不是有代沟?”

“咦?”薰凌目光灼灼,一脸惊喜,“呀!苏若倾,你终于肯承认你老了?”

饶是苏若倾有再好的修养也要暴走了:“冷薰凌,你马上给我滚下缥缈峰去!一个月之内别再让我见到你!”

话音还未落,一个如谪仙般的白色身影早已踩着轻功窜出去了,远处隐隐飘来薰凌含笑的声音:“多谢师父,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还有,师父,经常生气会长皱纹的哦!我可不希望我回来看到的一张长满皱纹的脸。”

“你!”苏若倾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冷薰凌,算你狠!”

第3章天不救人人自救一

薰凌下了缥缈峰,简单地易了点容,束起长发女扮男装,竟然也颇具英气,不知底细的人还真以为她是个风流倜傥的少年郎。慢慢一路走来,她来到一个小镇,找了家还算干净的客栈坐下来,要了碗面便支起耳朵听起八卦来。听了半天,才发现大家讲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薰凌叹了口气,自慰地想:古代科技不发达,小城镇传不到什么惊天动地的新闻八卦……

经过几天零零碎碎的探索,薰凌终于知道了这是一块未知的大陆。与其说未知,还不如说是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朝代。薰凌不止一次地想,干嘛好端端地来到了架空的朝代,但每到最后都是以“她一个前世杀手还没人品好到可以改变历史的地步”来打发自己。走了好多地方,费了好些口舌,薰凌终于打听到这个朝代有四个大国:云黎国、叶落国、风霖国、星夜国。自己现在身在云黎国。

唔,听说少林寺的武功秘籍甚多,不去学点,恐怕对不起这次下山了。薰凌暗自思忖。

于是几天后,江湖上发生了几件大事:少林的藏经阁被人盗了,但几天后秘籍又被人送了回来,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做的。如果说第一次是疏忽,那第二次就是真的丢人了,上下戒备森严,还是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书送了回来,简直是奇耻大辱。虽然少林秘而不宣,但还是被有心人士知道了。

接着是武当、峨眉、飞灵庄等,许多秘籍都是失而复得,盗贼却一直杳无音信,不知何去何从。唯独一本很神秘的书,从一个山洞的密道里被取出来后,一直没有还的意思,当然,这书也根本无人知晓。

一个月后的一天,扮成男装的薰凌正巧在集市上闲逛,一个长相不差的女孩儿因奔得太急,一头栽进薰凌的怀里。薰凌吃痛地揉了揉胸口,冷冷地看向肇事者。

“公子……”那个女孩儿可怜兮兮地看了看她,突然惊慌失措地躲到薰凌的身后,紧紧拽住薰凌的衣衫。

“公子,救救我……有人要抓我……”女孩儿小声地对薰凌说道。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他们要抓我回怡红院。我不想回去,那里好恐怖。”女孩儿使劲地摇头。

薰凌挑了挑眉,拍了拍女孩儿的手背,安慰道:“放心,我不会见死不救的。”说着,薰凌眯了眯好看的双眼,一丝玩味从眼中一闪而过。又有好戏看了!

突然,六七个膀大腰粗的男人闯进了薰凌的视线。他们也很快发现了薰凌,准确地说是薰凌身后的女孩儿。而薰凌则旁若无人般地拉起女孩儿的手就往回走。

“喂,你们给我站住。”随即,一个人快步走到她们面前,“这位小兄弟,别人家的闲事你还是莫管得好。”

薰凌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抱歉,在下正无聊得很,看有闲事哪能不管?要不你陪在下打发打发时间?”男子一愣,笑道:“好说好说。不过小兄弟可否先让她跟我们回去?”

“这可不行,若是你们反悔了怎么办?”薰凌歪着脑袋,状似深思熟虑地想了一想,这才提议,“还是你们先陪我玩比较好。”一旁其他几个男人开始不耐烦了:“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怎么这么多废话?再不放人我们就要用拳头解决了!”

“哦,这样啊……”薰凌云淡风轻地瞟了他们一眼,“你们是一个一个上呢,还是一起上呢?”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薰凌又自顾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一个一个上太慢了,你们还是一起来吧。”

说着,薰凌勾唇一笑,下一秒一个侧身,来到那名男子身后。那人只见薰凌衣袂飘飘,人影一闪即逝,正在四下寻找,突然颈后一痛,随即晕了过去。薰凌拍拍手,若无其事地上前了一步,下巴一昂,用藐视众生的眼神望着剩余的人,缓缓开口道:“怎么?不是说好一起上的吗?不敢了?”

那几个男子刚才看到薰凌一气呵成的动作,不禁有些发愣,心中或多或少有几分惶恐。正犹豫时,被薰凌一句不轻不重的话给激怒了,几人想到自己这方人多势众,于是抄起家伙就上了。

薰凌在他们的匕首将要刺到眼前时才堪堪一个后仰,算准时机,指尖在地上一触,脚尖借力上踢,正巧踢在那人的手腕最脆弱的地方。“当!”匕首掉到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薰凌又单腿一扫,那些人全部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地上。

“还要来吗?”薰凌居高临下地说,“接下来可就会更痛了噢。”

躺在地上的人对望了一眼,纷纷磕头:“公子饶命!”

“生命诚可贵。”薰凌掸了掸衣上的尘土,把一颗骰子扔到他们面前,“哪,一人掷一次,掷到双数的人可以离开,单数的话……就不要怪我了。”

最后,七个人中只有两个人得以自由。

剩下的人该怎么办呢?围观的人以为薰凌会给每人一刀,结果……结果可想而知,薰凌是不可能这么“纯洁”地饶了他们的——她居然让五个大男人在城门口跳了整整半个时辰的草裙舞!

随后才牵起愣在一旁的小女孩就驾着轻功离去了……

这次下山,薰凌收了七八个孩子,都和薰凌差不多大,有的是乞丐,有的是被卖入青楼的小女孩,还有是她路见不平救下来的。

薰凌让他们结伴爬上缥缈峰,自己却并没有回去的意思。看着他们望向峰顶坚定的神情,薰凌满意一笑,转身便走,果真置他们的生死于度外了。

天不救人人自救,没有人能永远救他们于水火之中,除了他们自己。

经历了饥饿、严寒、迷路、被野兽追赶的重重困难,几个人终于互相拉扯地到达了目的地。苏若倾一边惊讶于他们的毅力,一边也不忘资质因材施教的——挑书!没办法,她除了擅长医毒,对于武功一窍不通!

第4章天不救人人自救二

又过了几个漫长的月后。

“苏若倾!我回来了!”薰凌一脚踹开房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整个竹屋都晃了晃。

“小薰凌,你要不要这么兴奋啊?!”苏若倾扶额。别看冷薰凌长得倾国倾城,从表面上看起来端庄可人,冷静淡然,文雅无比;但谁一旦走进了她的心,消除了她心底的防线,得到了她的信任,她就立马肆无忌惮起来了!也许,毒舌+心软+爱玩爱闹爱恶作剧+语不惊人死不休才是冷薰凌真正的一面吧!

“哎呀呀,苏若倾,别生气嘛!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送你一样东西吧!”薰凌从怀里掏出一个本子,“喏,我从一个山洞里取出来的,也不知道写得是什么,似乎有点像舞蹈。我觉得无趣就给你带回来了。”

“你觉得无趣了才想到我?”苏若倾白了她一眼,满不在意地接过书。一看封面,苏若倾就愣住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外飞仙》?自从三百年前从江湖上消失后,就再也没人见到过了。你是怎么找到的?”

“就是在一个山洞里啊。”薰凌打着哈欠,满是困意地答道,“既然你喜欢,就送给你好了。咱俩谁跟谁呀,是不是?”

“你这个小丫头,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喜欢研究医毒,对武功没什么兴趣。你的功夫还不都是参照那个人留下的一书斋的武功秘籍来练的?你就好好学习吧,只要练成了这‘天外飞仙’,你在江湖上就几乎无人能及了。”苏若倾难得不继续与薰凌抬杠,反而笑着轻轻拍了拍薰凌的头,递给她一柄手感很好的软剑。

“这是什么?”薰凌抚摸了一下剑鞘,问道。

“你也该有一件像样的武器来防身了。喏——灵犀紫檀。”

“灵犀紫檀?”薰凌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没有拒绝。

“公子,我们能不能休息一下?”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抹了把额上的汗,实在是忍不住了,这才厚着脸皮对树荫下悠闲地喝着酸梅汤的薰凌开口提议道。

“唔?”薰凌缓缓把目光移到少年的脸上,打趣道,“哎呀呀,玄冰,看来你的耐力考验要通不过了。”

“公子,天太热了,就算我们吃得消,可那些从不习武的百姓也吃不消啊!”看到薰凌皱眉,玄冰自知失言,但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于是只能壮壮胆子继续说道,“就算公子要惩罚玄冰,玄冰也绝无怨言。但请公子务必允许百姓们休息!”玄冰说完便低头跪下,等待受罚。可没想到他的举动却换来薰凌爽朗的笑声:“小冰冰,平日里看你不苟言笑,还以为你会是个冷血之人,没想到也挺会为人着想的。很好很可爱。”

“诶?”玄冰有些迷茫地看向薰凌。

“我知道建玄凌教大殿的确很辛苦,况且还有那么多精巧的机关,也难为你这么长时间监工了。”薰凌满意地抿了口酸梅汤,复又道,“去舀几碗凉汤给百姓们解解暑吧,多关心关心他们,让他们全心全意地建造大殿。另外,别忘了告诉他们,等顺利竣工后我会给他们三倍的工资,好好努力。”

两年前,薰凌打发玄溪、玄萧、玄悦、玄凝等人下山。除了薰凌自收的徒弟被留下来当佣人兼跑腿苦力和玄冰留下来监工外,其他人都按她的要求建立自己的势力。薰凌把现代的经营管理模式教给他们,而她则在竹林里做幕后指挥。经过两年的经营,各自都小有成就,成功管住了云黎国的衣、食、住三大,就连其他国都有涉及。

唔,所以说就算给老百姓十倍的工资也没关系,反正花的钱又不是她自己挣的,她不心疼。

玄冰不可置信地听薰凌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公子……”

“一句话——就依你所言,休息半个时辰。”薰凌微微一笑,闭了闭眼睛,又忽然睁开了,“对了玄冰,你替我把子亲叫来。”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白衣的俊朗少年走了过来,脸上写满了不乐意:“什么事?”

“站的这么远,怎么,那么讨厌我?”薰凌不看他,只是把玩着自己手中的紫砂杯,看不出喜怒。

“你……”白衣少年抿了抿唇,语气仍是很硬,不肯服软,“到底有什么事?”

“夏子亲,你别忘了你的身份。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薰凌微微笑道。不过是淡淡的一句话,立即使夏子亲涨红了脸:“别拿身份来压我!你难道对苏若倾很恭敬吗?”

“我没压你啊,我只是提醒你一个事实。”薰凌笑得异常灿烂,但和她相熟的人很清楚地知道,薰凌表面越开心其实越不好惹,“还有啊,你如果想学我对苏若倾的态度,你有必要先打赢我。手下败将,听到了吗?”

夏子亲咬了咬牙,狠狠地别开了头,不再吭声。

“行了,回归正题吧。”薰凌把杯子随手扔到一边,“夏子亲,你是想下山与玄溪、玄萧一起经商呢还是跟着我闯荡江湖?”

“我……”夏子亲明显犹豫了。

“你可以慢慢考虑。”薰凌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转身欲走。唉,她向来没有多余的耐心,能这么和颜悦色地撑那么久,已经很苏若倾面子了。

“我选后者。”夏子亲对着薰凌的背影,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

“后者?后者是哪个?”薰凌没有回答,懒懒地问。

夏子亲涨红脸瞪了她的后脑勺一眼,半晌才回答:“我跟着你——是不是包吃包住兼发俸禄?”

薰凌:“……”

拽个美男当相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拽个美男当相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7章——第8章:他让她恶心的想吐温暖拼命挣扎,他死死的按住她,邪佞的冷笑:“我可记得刚结婚时,每晚你都穿着性感睡裙在我面前扭来扭去,那叫一个浪,现在倒和我装纯洁了?”“不要再说了……”不堪的过去,在今时今日这种情况下提及,只提醒了温暖她好傻,真的好傻,总以为只要自己尽力去做,终究会和他恢复以往的亲密。而现在,他是亲近她了,却是为了羞辱她。“今天我就成全你,给你个表现的机会!”陆霆禹说着,抬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夜店风流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夜店风流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夜店风流事第七章有人闹事杨军点了支烟,看着我继续说,“你没看咱们明珠现在拼命的招人吗?这都是因为之前跳槽的太多。现在人手不够。你没在这两天,又招了一批人。不过我估计也干不长……”我有些诧异,追问他,“为什么?”杨军嘿嘿笑下,也没回答我。他眼睛本来就不大,这一笑就更小了。杨军不说,我也不再多问,但我也猜到这些肯定和豪哥有关。吃过饭,杨军要去做美容。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马上摇头。我总觉得一个男的做美容是件挺恶心的事儿。

  • 【美乐欣赏】世界上最美的大提琴:杰奎琳·杜普蕾

    敬请收看:

  • 《中国诗》山西卷||贺丽珍的诗

    作者简介:贺丽珍,女,1972年出生,山西定襄西营人。性本爱丘山,喜欢身边一山一水,常与文字为伍。贺丽珍诗五首1.腊月小记岁寒渐入岁末腊,西风一怒万里沙。灶头放出千缕香,可怜慈母望天涯。2.春雨峰吐云雾雨洗山,烟蒙山色幻无常。一翁耕作湿衣衫,恐错时机点籽忙。一妪携草急急归,圈里羊儿无食粮。可怜垄上窑人家,风雨四季不得闲。3.咏杨直拔郊荒野,飒飒一骄杨。飞花亦做魂,苦自当胸腔。百年歌不休,千叶诗吟唱。枝干凌云志,何羡柳伤疡。4.手机调侃古人天涯若比邻,今朝网络连着村。手机随身如同影,走着战着点刷屏

  • “绿”是后面的无数个“0”,没有前面的“1”,零就只是零

    俗话说“翡翠要看种水色”,这样的顺序正好符合鉴赏的顺序:如果没有“种+水”做前面的“1”,“色”只是后面的零而已。绿色翡翠一定是高端翡翠吗?不一定不是。如果种水等级低的话,即使颜色很好,价值也不会太高。高档翡翠的定义是,种水是根基,颜色是亮点,如果把翡翠比作成功男人,成熟稳重有内涵就是种水,颜值作为加分项代表着翡翠的颜色。种水不好,颜色却很绿的代表性翡翠就是铁龙生了。铁龙生,在缅语中还有满绿色的意思,90年代缅甸村民在龙肯矿区首次挖出,全部25个矿洞呈带状似龙环绕,本地狂呼天龙出生,所以也叫天龙

  • 【周末】不畏将来 不念过去(1)

    不畏将来不念过去作者:十二第一章其实,你什么都不用怕想当年,我们怕的是下个月的房租怎么办,几年之后还是这么穷怎么办,万一真心爱上一个穷人怎么办……可其实走完一段之后回头看,真正能被记得的事真的没有多少,真正无法忘记的人屈指可数,真正有趣的日子不过是那么一些,而真正需要害怕的也是寥寥无几。其实,你什么都不用怕,走着走着就又到了下一个回头看的日子。1.若想改变,就从丢弃旧物开始你留存的记忆越多,就意味着未来可以伤你的越多。你留存的记忆越细致,越是容易铸造出一个思维的牢笼,困于其中,越陷越深。我自小就

  • 【周末】不畏将来 不念过去(3)

    28.让爱情成为最好的锦上添花女人的区别,不过是有人为自己而活,有人不能。超过30岁仍未婚的女性,在日本称之为“败犬”。在本国超过30岁的单身女性被称之为“剩斗士”。“败犬”和“剩斗士”们所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家中有焦急的父母亲朋,不仅天天电话催促,更是恨不得走街串巷询问别家是否有合适的对象介绍;生活中,时刻要面对别人怀疑你是否有性格缺陷,甚至是有难以启齿的隐情。然而即便如此,顶着“剩女”名号的大龄女青年们,依然没那么容易放下傲娇立地成佛,而且这个群体俨然越来越声势壮大。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剩

  • 【周末】不畏将来 不念过去(2)

    15.痛苦因你所求与所需非同一人最好的人生,无非是所求亦是所需。然大多数人面临的结局只能选其一,这才是真正用得着智慧的地方。这个春天来得有点迟,冷空气侵袭而下,但是抵挡不住生物法则。到了春天,蠢蠢欲动的不只是树枝上的嫩芽,还有那一颗颗蠢蠢欲动的心。在情人节过后的那一周,有一个朋友失恋了。对于爱情而言,也许只有恋爱是缘分。但对于自我而言,失恋未尝不是缘分。爱上错的人,才容易找到真正的自己,才肯承认,你所求与你所需原来并非同一人。失恋的那位,情人节兴致勃勃奔到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城市,忐忑等待着见未来的

  • 【周末】不畏将来 不念过去(5)

    54.看到婚姻的残酷,才懂如何相守甭管谁比谁没有文化,只看生死输赢,那才是男人的世界观。朱天心说:“所有的爱情到最后都是这样,看到它的残酷,才懂如何相守。”朱天心,我不爱,但是我爱这句话。王朔说,这句话是他半生对感情的领悟:“婚姻怎么选都是错,你愿意与我将错就错吗?”于是最后,《非诚勿扰》里,舒淇放下不甘心,立地成妻了。是因为她感受到了命运的无常吗?还是因为孙红雷死前对他们说:“我看好你们喔!”我是不相信那个结局的,因为像舒淇饰演的梁笑笑这般的女子,可以有太多的选择,可以有太多的宠爱,她缺的不是

  • 【周末】不畏将来 不念过去(完)

    62.其实他只是爱得太深沉为什么人总是要看到更悲惨的范本,才能清楚意识到自己的幸福呢?曾经一度风靡一个电影叫做《Heisnotthatintoyou》,中文译作《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看这个电影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另一个城市出差,回忆起我和他之间的好多事。女人总容易犯这样的毛病,暧昧的时候找一切理由说服自己:其实他对我有意思。在一起之后却总会去抱怨:为什么他不够爱自己?这种错位源于女人会时常容易有期望值和画面感。我属于那种不幸的人之一,居然看过他给前女友写的情书。有一段时间固执认为,在他心中,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