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权倾天下10章

2017/12/26 8:10: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权倾天下

第10章 遗诏

单情莹心中疑惑,下意识的与莲声对视一眼,莲声暗暗点了点头,悄悄的退了下去。网站xbxys.com

大殿里的水漏一点点的滴落,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凝固了,单情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神色,太子和晋王已经急得来回踟蹰,倒是宣王,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当真是气定神闲。

又过了一刻,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打斗声,当真是令人心惊,单情莹一凝眉头,暗暗道,“不好。”

她当机立断,即刻冲了进去,皇后见状,连忙惊呼道,“来人,跟去看看。”

太子晋王跟宣王也坐不住了,纷纷冲了进去,谁知一进去,就看到李云路跟韩立孤打了起来,韩立孤早已浑身是伤,英俊不凡的脸上布满伤口,黑血顺着一滴滴的滴落,身上的华服也被剑刺破。

“李云路。”

众人见到他,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单情莹站在人前,眯起了眸子,警惕的盯着他,李云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方才大殿上都是人,他居然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内殿,他到底要做什么?

“李云路,你居然偷袭我。”韩立孤在莲声的搀扶下,勉强能站起来,他指着李云路,厉声道。网站xbxys.com

“是你技不如人。”李云路冷峻的眼睛里迸发着杀气,嘴角轻扬。

“李云路,你来这里做什么?”单龙生犹豫了片刻,这才站出来,他疑惑的皱起眉头,压着声音道。

李云路没有说话,他嘴角慢慢勾起一丝邪魅至极的浅笑,“你们都不用争了,真正的遗诏,在我手上。”

他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本以为只有单情莹和皇后手上握有遗诏,为什么李云路也会有,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

单情莹与韩立孤对视了一眼,她难以掩饰内心的惊恐,到底皇帝这是什么安排,不是李云路杀了他吗?

李云路扬起美目,眼里暗藏玄机,一双黑眸极为凌厉,全身上下笼罩这一层冰霜,“这份才是真正的遗诏,韩立孤,你说对吗?”

韩立孤紧咬着牙,单情莹听出了李云路话中的意思,她盯着韩立孤,问道,“你早知道父皇将遗诏放在何处?你进来不是为了拿手札,是为了遗诏?”

“是,”韩立孤不反驳,沉沉的叹了一声,“我一直都知道,你手上的遗诏是假的,是皇上使得障眼法而已。”

皇后此刻走了进来,她一挥长袖,声音冰冷而讽刺,“什么障眼法,只有我手上的才识真的。”

李云路将手中的遗诏亮了出来,明黄色的蜀锦,亮眼而鲜丽,他阴森俊朗的脸上多出了几分讽刺,“皇后娘娘,这一份遗诏,才是真的。说明http://www.xbxys.com/

晋王和太子早已是按捺不住都要跳了起来,倒是宣王不动声色,按照李云路跟单龙生的关系,这份遗诏若是真的,那么八九不离十是自己了。

“陛下的遗诏上说的很清楚,”李云路举起手上的诏书,“指明秦王继承大统。”

“胡说八道!”皇后一掌拍向御案,“太子才是嫡亲的皇子,陛下有什么理由不要太子登基?”

“皇后娘娘,遗诏上清清楚楚写明秦王登基,”李云路似笑非笑的讽刺道,“若是娘娘执意于此,那么岂不是要宫变?”

单情莹站了出来,“母后,此事既然已成定局,若是母后想要煽动叛乱,那么席郦一定会偕同文武百官,力争到底。”

单情莹字字雪亮,她毫不紧张的与皇后对视,皇后眼中的煞气更盛,脸上的笑愈发狰狞,“席郦,你敢忤逆本宫!”

“母后,无论谁登基,你都是独一无二的皇太后。”单情莹笑意浅淡。

单情莹转眼向秦王单膝跪地,“臣妹参见陛下。”

“臣参见陛下。权倾天下10章”随后,所有人都跪了下来,众人心知肚明,这遗诏落在李云路手上,那么秦王登基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毕竟,没有人敢跟李云路作对啊,北秦的势力如此强大,如今连李云路都支持秦王,秦王身后的势力,一定不能小觑。

待众人散去之后,单情莹随同宛萧寒一起走了出去,宛萧寒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双眸深邃,他回头望向单情莹,笑道,“我本以为李云路会支持宣王。”

“我也这么以为,”单情莹白皙的脸上是说不出的疑惑,“他若是想学国舅那样,宣王是最好的控制人选。”

“或许,他们也觉得宣王隐忍太深,不够可靠吧,”宛萧寒笑的极为温柔,他轻轻的握着单情莹的手,眸中笑意愈发柔和,“这一次回来,我要多谢你。”

单情莹悄无声息的将手抽了回去,“你有什么好谢我的,我只是遵循父皇的意思。”

“不,”宛萧寒摇了摇头,“我不是因为你辅助我登基才谢你,而是因为……”

宛萧寒还没说完,李云路突然从他们身旁走过,走到单情莹面前,“我们是不是该聊一聊了。”

“聊什么?”单情莹白了他一眼,讽刺道,“如今你在北齐可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我跟你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李云路一扯她的手腕,逼迫道,“跟我过来。版权http://www.xbxys.com/

宛萧寒脸色一紧,脱口而出,“李云路,你不要太嚣张了!”

李云路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的存在,冷笑道,“你最好不要触动我的底线,否则,我把你捧上去,也一样能把你拉下来,你的那些兄弟们现在各个都虎视眈眈着呢。”

“你!”宛萧寒咬牙切齿的死盯着他,一双眉头皱的死紧,“李云路,我根本就不稀罕这个皇位。”

“那是你的事,”李云路随意的道,握着单情莹的手更紧了,“我找的人又不是你。”

单情莹见二人之间火药味极重,恨不得都要打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对宛萧寒说,“我去去就来。”

她说罢跟着李云路向前走,两个人的背影看上去,既然毫无违和感,宛萧寒只觉得他们之间是在打情骂俏,根本就没什么深仇大恨。

两个人站在荷花池边,单情莹只是白了他一眼,不耐烦的道,“你到底找我做什么?”

李云路双眼阴沉,目光淡漠而清冷,“你离宛萧寒远一点。”

“为什么?”单情莹只觉得莫名其妙。阅读xbxys.com

“你不知道为什么?那我来告诉你,”李云路俯视着她,微微弯了下腰,盯着她的眼睛,“他喜欢你。”

“你胡说八道什么!”单情莹大吃一惊,眼睛瞪得老大,“他是我哥哥。”

“你根本就不是皇后的女儿,也不是宛席郦,”李云路冷冷笑道,“你自己心里很清楚。”

单情莹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没错,她确实不是宛席郦,但是在她的心里,将宛萧寒早已视作哥哥,不可能跟他有任何男女之情。

“你听清楚了,李云路,我根本就没心思去想什么情啊爱啊的,我只想好好的在北齐活下去。”如今,秦王已经登基了,她就不会再受到皇后他们的威胁。

“你想好好活下去,那就跟我回北秦,”李云路一字一字的道,双眼充满威慑,“你听清楚了?”

“不要!”单情莹想也没想就反驳了他,抬起头死盯着他的眼睛,“我不会跟你回北秦,永远都不会。”

“你……”李云路气极了,抓着她的手腕使劲的一抬,“你真是冥顽不灵,你以为你在北齐会捞到什么好处,皇后不会放过你,太子不会,晋王不会,你在这里除了宛萧寒,你还能靠谁,而且……我想他对你也没安什么好心思。”

“那你就对我有什么好心思了不成?”单情莹讽刺的笑了一声,“你只会利用我,想方设法的想着如何利用我帮你达到你的目的,除此之外,你还安了什么心?”

李云路气极了,强迫她与他对视,他步步紧逼,冷声道,“单情莹,我看你根本就没看清局势,现在的局势是我说了算。”

“那又如何?”单情莹轻笑了一声,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嘴角划开一丝讽刺的笑,“可我从来就不受你的控制,我不是你的附属品,李云路。”

她并不像这里的女人那样,只知道一味的依靠男人,她单情莹绝对不是。

李云路冷冷一笑,眼底划过一丝悄无声息的煞气,“好,很好,你只知道跟我作对。”

“你也只知道威胁我,”单情莹低声嘀咕了一句,又抬起头来,“我不会跟宛萧寒发生什么,对我来说,他就像我的哥哥一样。”

“可他不是这样想,”李云路侧过头不去看她,他负手而立,过了许久才道,“你听着,我迟早会把你带走。”

他说完这句话,转过身大步离开了。

宛萧寒不知何时站在单情莹身旁,轻轻的笑了笑,“看来李云路……真的很爱你呢。”

“他最爱他自己,”单情莹凝望着他的背影,云淡风轻的笑道,“对了,你打算如何对付晋王他们?如今你当上皇帝,若是不对他们几个有所防范,那么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威胁你。”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宛萧寒突然疑惑的问到她,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单情莹瞬间愣住了,她支支吾吾的了许久才道,“你……你是我哥哥。”

“不是,”宛萧寒突然执起她的手,“我不是你哥哥,我也不要做你哥哥。”

权倾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权倾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文化视野】春节节目展播:莒地记忆系列(三)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1、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莒酒生产技艺3、羊肉汤

  • 【春节专辑:随笔】张鸥|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

    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禁炮管事儿啊,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少了夜空的璀璨,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路还是原来的路。年,一年又一年。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公爹在路口,说着是无聊“卖单儿”,实则等我们去。爹在门口,路灯下徘徊,车库门打开,等我们回。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和他们犟嘴,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我们也会老,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我们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王顺昌|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王顺昌(吉林东丰)兴凯波澜,竞技启航,一派盎然。喜北琴千载,贯衢雕誉;舂秋两渡,頌韵谋篇。网络推新,台刊出秀。荟萃精英展筆笺。摇蓝旺,看主编兴雅,抖擞长鞭。诗坛如此空前,唯在线,恢弘纳百川。有龙媒风釆,领隽骚头;鸡西矿工,举迹峰巅。江柳文学,北方时报,广纳心声脱颖婵。逢盛世,让文人墨客,四海扬帆!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大专学历。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经商多年,酷爱诗词,发表数十首作品,终生将于诗词为伴

  • 【诗歌】京城散人|初春丝雨,畅思游

    初春丝雨,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鸭在绿波抖落寒星。南来的暖流,融开板结的原野。年糕的甜美,是复苏的形容。晨光里,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暖意间,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我多想,春姑娘步韵,少些延宕!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碧空下,尘霾能否少袭扰?屋顶上,鸽哨多些轻盈。迎春花,早些摇曳金色,牛背上,再现悠悠笛声……明晨,我行游飘雨的曲径,任随泥泞,任随朦胧。请岸畔丝柳,向行旅人垂青。借泥土清香,升扬绿色憧憬。二冬寒,是闲置的古琴,深沉、隐含、坚挺,指尖抚触,少些温润,多些松风。仅有冰冷目光

  • 何茂活:“近衣”考論兼訂相關諸簡釋文

    甘肅河西漢簡中常見“近衣”一詞,并有“謹衣”“慎衣”“適衣”“平衣”“調衣”等類似詞語。與之連言者有“強(彊)食”“幸酒食”“進酒食”“進御酒食”等。簡牘所見“近衣”與古代醫籍中所見之“近衣”意義有所不同。今據對漢代書牘套語“近衣強食”以及“甚苦候望事”“春氣不和”“察蓬(烽)火事”等的梳理解讀,參證訂補相關簡牘釋文近30例。通過比證分析可知,原釋“便酒食”“奉酒食”“強奉酒食”及“善酒食”者,“便”“奉”“善”實爲“幸”之誤釋。一“近衣”一詞,不見於《漢語大詞典》《辭源》等通行辭書,但在河西漢

  • 你见过清朝小学的语文课本吗?简直美得不得了

    这是100多年前的清朝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二册,因为是四年制,相当于现在的一年级下或二年级初。开学第一课,由拜孔子开始。古语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仪式,有时并不是形式,这是一种虔诚,一种尊重,一种珍视。随随便便的习惯一旦养成,轻浮以待也是早晚的事儿。这里是以实践告诉学生,尊师重道的道理。再想想如今,纯粹的师生关系往往夹杂着额外的东西,实在让人唏嘘。第二课,讲清楚其他学习内容。让学习计划、学习目标变成学习内容,这点很利于学生学习习惯的养成。而习惯的养成,其实对于人的一生都非常重要。人生最怕的

  • 【散文】杨福东|写给母亲的天书

    写给母亲的天书文/吉林辽源杨福东你走了,我的母亲,带着无限的眷恋,带着慈祥的目光,带着无可奈何的心愿,走完了您八十岁的人生之路。安祥的离开了,离开了您日夜牵挂的亲人,您的儿女们。您那慈祥的容颜,早以印在了我们的心上。儿后悔没能多为你洗洗脚,捶捶背揉揉肩。多为你做几顿饭,多炒几次菜。妈妈,您总说我炒的白菜片好屹。儿在做,您也不能吃到了。想您了,儿子就炒上一碟白菜片,一壶老酒。慢慢就的品味,品味您在时的一切美好时光。每到这个时候,妻子女儿就躲到别处。不在来打搅我,知道我又想您了。每次回家您总是和我唠

  • 美好之上,以诚为敬

    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编年史,每个普通的人回家,翻看那些小时候的照片。回乡,看童年一起玩耍的地方。回归,最初的那些可爱的念想。回去,才能想起自己来自何方。在北京的这段时间,我频繁地回西安或厦门我,度过童年和少年的两个故乡。在城市间的空档里,我持续地见以往的朋友,去看以往读过的学校走过的路。我相信每一个当下的路口,都会有来自于过去和未来的隐约线索。胡老师说:对于生活,在那些明亮与美好之上,是对生活的诚意。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18岁的胡老师第一次走进我们班级。我们是她的第一届学生,她是一位对学生有着一生

  • 女人,有这“三气”,才有福气!

    女人五十岁以后,不是日暮西山,是到了人生最美的华年。这世上,的确有少数女人嫁得了多金而又颜值高的男人,飞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但或许一开始她们就是落在了麻雀窝里的小凤凰呢?孩子不会一夜长大,幸福不会白白降落,请相信,每一个看似幸福的微微一笑的背后,一定也有着她们的与众不同和暗自的努力。有福的女人有“三气”骨气、灵气、大气骨气就是不因压力而弯腰,不因诱惑而迷茫,不因清贫而颓废,不因困难而消极,不因挫折而回头,不因打击而萎缩。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按自己的意愿,精神充沛地生活着,并尽力让自己快乐。灵气就

  • 雨水 | 天街小雨润如酥

    ▼萨克斯《雨的印记》明日(2月19日,周一)雨水一、雨水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意思是说,雨水节气前后,万物开始萌动,春天就要到了。如在《逸周书》中就有雨水节后“鸿雁来”“草木萌动”等物候记载。二、何为“雨”雨水的雨的古字,上面一横象征天,横下面是穹隆象征,象征云气升腾;说明“无云不成雨”。风流云散,别而为雨,由此,穹隆下有四行雨点,每行三点。这个象意,四是四方,四维;三是雨露滋润,天地气和而成甘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