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宝鉴圣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6:25:33 来源:网络 []

书名:宝鉴圣手

第一章:妖娆的女人

“哎!”林建国坐在桌子旁边狠狠地把一杯白酒灌进了嘴里,一张国字脸上写满了焦虑。小百姓养生网

“叔,你等会还得去厂里呢,少喝点吧。”坐在一旁得林风对林建国说道,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倒是生得眉清目秀,跟林建国不太像。

原来这林风从小父母早亡,靠着叔叔林建国一手抚养长大,虽然没读几天书但好歹还是长大成人了,跟着叔叔林建国在琉璃厂里干着仿制工艺品偶尔鉴定鉴定古玩的工作,虽然年纪不大,好在头脑聪明现在一身本事差着林建国也没多少了。

林建国重重地把酒杯放下对林风说道,“风儿,成不成就看这一趟了!咱们厂里好几百号人的饭碗也就指着我了!你在家帮着你婶子收拾一下桌子,我这就去厂里。”林建国说着,放下酒杯就离开了家。

作为琉璃厂的一员林风当然知道林建国在焦虑什么,琉璃厂早先为了扩大生产向一家公司借了钱,后来琉璃厂亏了本还不上这钱,结果人家公司索性就把债务转给了隆盛房地产开房有限公司,现在这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放话了,一周之内不还钱就拿厂子的这块地抵偿,说白了也就是看中这块地了。

就在全厂上上下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厂长袁红旗找出了厂里堆在仓库长灰的一堆玩意,顿时厂子就有了希望。宝鉴圣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但这些东西是真是假,能卖多少钱能不能还清债务,这都全指望在林建国这个“临时”鉴宝师身上了。

“收拾碗啊!还在愣着干什么?痴痴呆呆的!成天就知道吃饭!一点用都没有,你瞅瞅你自己多大了吧?!还得我给你找媳妇!没出息的东西!”婶子廖秋梅拿着抹布叉着腰,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是依旧涂脂抹粉妖里妖气,涂着绿眼影的一双金鱼眼睛斜看着林风,满眼都是鄙视。

林风本想顶嘴,但是看在叔叔的份上,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默默地开始收拾碗筷。

“我可告诉你林风!这对象是我给你找的,今后成不成可全都在你了。有本事你就娶,没本事就拉倒!我们能做的就这么多了,要钱一个子儿也没有!听到了吗?”廖秋梅横着眼看着林风,要不是她自己生不出来,早就把林风撵出了家门。眼看着林风快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林建国是有些着急了,廖秋梅索性趁着这个机会,给林风随便找了一个她自己都看不上眼的,盼着林风早点滚出这个家去。

“咚咚咚!咚咚咚!”

林风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推荐http://www.xbxys.com/

“这死鬼,是不是两口马尿一下去又忘了什么东西?!”廖秋梅骂骂咧咧地走到门口一打开门,忽然愣了愣,看着眼前西装笔挺的男人奇怪地问道,“你是?”

“我是隆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经理王强,这是我的名片。”西装笔挺的男人说着,微笑着给廖秋梅递上了名片。

“你有啥事?”廖秋梅这几天把这个什么隆盛房地产的名字听得太多,多的她不知道,但是知道这家公司现在要端掉她男人的饭碗,当然脸色就没有一个好了。

“不知道我能不能进去说话?”王强对廖秋梅笑着说道,悄然拉开了公文包,露出里面一摞摞的红色钞票。

廖秋梅让开身子,王强进屋之后很自然地坐在了沙发上,开门见山地对廖秋梅问道,“不知道林建国林师傅是您?”

“我男人!”廖秋梅瞪着王强说道,她之所以放王强进来,当然是看见了王强包里的钞票,她琢磨着这王强肯定是有目的的。

王强立刻笑着说道,“原来是嫂子!幸会!”

客套了几句之后,王强就直接说明了来意,“我这次来是希望嫂子劝说林师傅跟我们公司合作的。”说着,王强就把包里的一摞摞钱拿了出来,直接放在了桌子上。小百姓养生网

“怎……怎么合作?”廖秋梅哪见过这么多钱,立刻就眼睛直了。

“我知道林师傅是行家,所以希望林师傅能够从琉璃厂弄一批假货把仓库里的那批东西换掉。然后咱们就皆大欢喜了。”王强笑眯眯地对廖秋梅说道。

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开口的林风一听就站出来说道,“不可能!我叔叔不是那样的人!厂子里几百号人都指望着重新开工,我叔叔绝不会这样做!”

“小兄弟你还是太年轻,有一句话叫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还不懂生活艰辛!”王强依旧是一脸商人般的微笑对林风说完,然后转头对廖秋梅说道,“嫂子,希望你多劝劝林师傅,掂量掂量轻重。这是欠款十万,事成之后还有四十万。”

王强说着就站起了身,然后朝着四周看了看,啧啧有声道,“这里的条件还真……嫂子,我先告辞了,你仔细想想林师傅多少年能赚到五十万。推荐http://www.xbxys.com/再会!”

王强刚一离开,林风就对廖秋梅说道,“婶子,千万不能劝叔叔这么做,要不然叔叔就成了琉璃厂的罪人了!咱们不能把这么多同事卖了啊!”

“我知道!我知道!不需要你来教我!去给我洗碗,怎么做还需要你来教我?!”廖秋梅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的她现在有些懵。

林风见廖秋梅这种态度,心里想着叔叔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但是让林风始料未及的是,刚到吃完饭的点他的电话就响了,拿起来一看,正是廖秋梅给他介绍的那个女人——马艳丽打来的电话。

“是不是小马?接啊!还愣着干啥?没出息的东西,女人上赶着都弄不进门!”廖秋梅在一旁咒骂道。

廖秋梅这种态度林风很多时候都想翻脸,但是实在是碍于叔叔林建国的面子只得一次次忍让了,而廖秋梅给他介绍的这个马艳丽也是他很不喜欢的人。

刚一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马艳丽嗲死人的声音,“林风啊,阿姨说你要请我吃饭是不是啦?”

林风一愣,没想到马艳丽打电话来是廖秋梅安排的,刚一转头看向廖秋梅,就听廖秋梅说道,“我这是为你好,拿着去跟小马吃饭!”说着,廖秋梅生平地一次给林风塞了五百块钱。

林风被廖秋梅推出了门,跟着马艳丽吃了一顿气氛尴尬的饭,他知道马艳丽看不上他,他也压根就不喜欢马艳丽,只是为了敷衍廖秋梅,同时让叔叔林建国有些盼头而已。推荐http://www.xbxys.com/

林风吃完饭就回家了,马艳丽当然也只是把林风当饭票而已。刚一推开家门,林风正打算跟林建国说房地产开发商的事,没想到林建国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一看见林风就拉着林风结结巴巴地说道,“风……儿……给你买……结婚……”

“叔,你在说什么呢?”林风扶着林建国问道,他压根没有听清楚林建国说什么话。

“你叔喝多了,有我呢。你回自己屋吧!”廖秋梅三言两语就打发了林风,然后扶着林建国就进了屋。

林风担心廖秋梅把他自己支开是为了给林建国灌迷魂汤,但是眼下林建国这个状态是肯定不能说事的了。

第二天,林风刚起床就打算去跟林建国说说,结果没想到林建国已经去了厂里,林风正想出门去找林建国,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又是马艳丽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中心公园见。

“是不是小马发来的?”廖秋梅依旧一副老黄瓜刷绿漆的模样站在林风身边问道。

“婶子,是你……”林风一听廖秋梅这么问,就知道肯定又是她安排的了。

“我告诉你林风,别好心当做驴肝肺,我这是为你好!好好去见见别人小马,要是这事黄了,我看你还能去哪找这么好的女人!”廖秋梅叉着腰对林风吆五喝六地说道。

“婶子,可是我叔……”林风还是有些担心林建国,正开口说了一句,就被廖秋梅给堵了回去。

“你叔怎么了你叔?你叔觉悟可比你高多了!需要你一个吃闲饭没用的东西操心?你叔会为了几个臭钱做违背良心的事?轮得到你来管你叔?好好管管你自己吧!把小马的事弄好比什么都强!也算了了你叔的心愿,瞧瞧你那样子,看着就心烦!去!去找小马去!”廖秋梅说着,伸手直接戳着林风的鼻尖说道,“你要是敢不去找小马而去烦你叔,哼!”

林风还真不怕廖秋梅把他怎么样,虽然小时候经常不给饭吃,但是长大了他还真就没有怕过廖秋梅,他只是担心叔叔林建国夹在当中两边不好受,而且想来林建国也有大是大非的观念,不会答应房地产商的条件,于是就只得硬着头皮去约会马艳丽,他倒是想看看廖秋梅给他安排的什么约会。

当林风来到中心公园的时候,马艳丽很罕见地早早就等在那里,而且今天的马艳丽更是打扮得别样妖娆,脸上像是刷了一层漆似的,见着林风就娇笑着挽住了林风的手臂,马艳丽从来没有过的亲密举动倒是让林风有些不自然。

“林风,走吧!我可是期盼了很久哦?”马艳丽咯咯笑着,不由林风分说就拽着他朝着不远处的一栋建筑走了过去。

第二章:能说会道

林风被五迷三道地拉着走过去才发现这里是中心花园的楼盘销售处,两人刚一进门,销售小姐就笑脸相迎了过来,“欢迎两位,这里是我们中心花园一期的楼盘,请跟我来这边看看。”

马艳丽拉着林风跟着售楼小姐来到了沙盘建的一期旁边,只听售楼小姐说道,“我们一期的房子非常的好,采光绿化各个方面都不错,更重要的是只要首付二十万……”

“等一下!”林风忽然出声打断了售楼小姐的话,然后转身对马艳丽问道,“这是……”

“讨厌!”马艳丽娇羞地摇了摇林风的手臂说道,“阿姨说首付就行啦,人家也不想你全款啦,压力会很大的哟。”马艳丽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一双眼睛盯着林风,分明是在盼望他全款购买。

“我婶子说首付?什么首付?”林风顿时有些懵。

“当然是买房子啦,阿姨说你答应给我买房子,先首付二十万。看不出来你平时还挺低调的嘛。”马艳丽娇滴滴对林风说道。

林风顿时觉得不妙,他自己肯定没有二十万,但是廖秋梅这样许诺马艳丽,难不成是答应了开发商。

“嘀嘀嘀,嘀嘀嘀。”

忽然林风的电话响了起来,正是廖秋梅,接起一听,那头顿时传来廖秋梅的声音,“林风,你现在赶紧回家一趟,有个东西在门口去拿着……嘟嘟嘟……”

林风还没来得及回答廖秋梅就挂断了电话,林风总觉得事情有蹊跷,甩开马艳丽急匆匆地就赶了回去。

马艳丽看着林风落跑,狠狠地一跺脚咒骂道,“奔丧啊!看老娘以后不把你掏空!”

林风回到家刚一开门就发现门口放着一个不大的纸箱,里面堆着杂七杂八的东西,他随手拿起一个怀表一看……

“这……这是清末民初的东西!难道……”林风放下怀表,再仔细翻出几样东西来看,尽都是叔叔林建国给他说过的仓库里的古玩,而且箱子里面的东西十有八九都是真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家里。”林风愣了愣神,忽然眼神被一双蚕丝手套吸引了,忍不住就拿了起来。

“这东西是哪个朝代的?故人怎么会做手套?好像上面还有字……”林风顿时好奇心起,连门都忘了关拿着一双蚕丝手套就朝窗户边走了过去。

接着窗户的光线,林风还是有些看不清楚,索性就戴着在了自己的手上,将蚕丝手套紧绷到了最大程度,总算是看清楚了上面的字迹。

“夺……予……之……手……九……重……天……”林风看着手套上的字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再仔细一看左手手套上刻着“夺视”两个小字,而右手手套上写着“予视”两个小字,上面还刻着“窥视夺取世间一切财富价值纳为己用……窥视给予世间一切腐朽以价值化作神奇……祭宝升华……五……十……”

突然!

一阵尖锐的刺痛从双手直冲脑门儿,林风吃痛不过顿时就昏迷了过去。

“诶!诶!诶!医生!医生!他醒了!他醒了!”

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随后就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到了林风身边,拿着手电看了看瞳孔说道,“应该没有问题了。”

手电的光线移开,林风这才恢复了视力,眼珠子一转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病房里,而身边站着的是自己穿着警察制服的铁哥们石磊

“石头,你……我怎么会在这里?”林风很是奇怪地对石磊问道。

“你在家里昏倒了,这都已经一周了!”石磊瞅着林风说道,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问道,“你怎么会昏在家里呢?医生都说找不出什么毛病。”

“我昏迷七天了?”林风双眼有些失神,顿时想起了自己那天在家里好像是正在辨认着手套上的字,忽然就一阵疼痛让自己昏迷了,没想到这一昏就是七天。

“林风……这还有个录口供的程序。”石磊有些尴尬地把笔录本拿了出来,然后坐在了林风身边说道,“你躺着说就行了。”

“口供?录什么口供?”林风有些不解地问道。

石磊挠了挠头,狠狠地把笔录本摔在病床上就骂道,“我早就知道你那个婶子不是个好东西了,劝了你多少次搬出来早点远离她!你呢,就一口一个叔一口一个叔!现在好了,她拿着钱跑得无影无踪,琉璃厂的地皮被房地产开发商拿走,你叔……”

“我叔叔怎么了?!”林风猛地拉着石磊的袖子问道。

石磊盯着林风半天,才说道,“哎!你婶子把房地产开发商的钱拿着跑了,你又无缘无故昏迷了,厂子里的人天天上门咒骂你叔,他……突发脑溢血去了……”

林风混混噩噩地回到家里,家里的所有东西都被琉璃厂的人搬空了,只剩下了一个简陋的床架子,空空荡荡的异常凄凉。

“嘭!”一声巨响,林风红着眼转身一看,一堆琉璃厂的工人气势汹汹地就冲了进来,首当其冲的就是一直跟林建国不对付的贾贺。

贾贺凶神恶煞地指着林风,满脸的痘疤也跟着一个个激凸了起来,“姓林的小瘪犊子!老子告诉你,别你以为林建国死了这事就躲得了!”

“对!得给个说法!不能就这么算了,凭什么他林家拿了钱跑了,坑了咱们?这叫咱们以后去哪讨生活?”

“就是!枉我们一直相信林建国!我呸!他就不是娘的东西!见钱眼开的玩意,良心都被狗吃了!”

“嘿!我还怀疑这就是林家的计策,想卷钱逃跑,保不准他们婶侄俩在策划着啥阴谋,反正这件事得给个说法!”

“……”

涌进来的琉璃厂工人们堵着林风一阵阵指指点点地咒骂,句句直指林风的痛处,而贾贺更是凑准了机会,想要报当年的一箭之仇,借着群情激奋的由头,伸手一把揪住了林风的衣领,一脸冷笑道,“你叔叔是老畜生!你就是小畜生!老子今天就要打你这个畜生!为厂子报仇!”

林风双眼一厉,瞪着贾贺咬牙道,“你再说一句试试。”

“老子不但要说,还要打你!”贾贺说着一拳就朝林风的面门砸了过去。

“啪!”

愤恨在心里的林风早就做好了准备,伸出左手稳稳地接住了贾贺的拳头,反手一拧瞪着贾贺道,“道歉!”

贾贺本想出风头顺带报仇,没想到自己沉溺酒色的身体根本就不是林风的对手,这一拳头下去不但没有出气,反倒是被林风制住了。从手腕传来的钻心剧痛,让他呲牙咧嘴得脸都绿了,一阵阵地吸这凉气叫嚣道,“小……小畜生,放……放手!你……你还敢行凶?!你们……你们还看着干什么?揍他!”

“谁敢?!”林风拧着贾贺的手怒目圆睁气势澎湃,他感觉从未有过的一种力量从双手瞬间充盈了全身,朝着周围指指点点的人群一声呵斥,周围的人非但不敢上来帮忙,连咒骂的声音也收了回去。

挤满屋子的几十号人谁也没想到平日里不声不响,处处受婶子气的受气包林风居然会有这一面,而这种压迫的气势,让所有人都静若寒蝉,纷纷退后了一小步。

林风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想去深究,眼下最重要的事打眼前这只狗的脸。他缓缓地看了周围人一圈,怒目扫过这些带着讪讪又有些惊恐的面容,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贾贺的脸上,满腔的怒火伴随着无处发泄的澎湃力量顿时化作一声暴呵,对着贾贺兜头而下!

“跪下!”

贾贺哪能受林风的呵斥,正牟足劲想给林风裆下来一下子的时候……

忽然!

周围的空间时间林风看来像是凝固了一样,更让他惊奇的是他竟然看到了贾贺的……价值!于此同时,一行小字骤然出现在了他隐约泛着银光的左手臂上,赫然正是那天看到的在蚕丝手套上出现的小字!

奇异的景象让林风浑然忘我,情不自禁地就跟着嘟哝了出来,“夺视第一重!五万财运!取!”

仅仅就是这句话落下的瞬间,周围的一切恢复了原样,而正准备偷袭林风的贾贺浑身一阵哆嗦打了一个冷摆子,仿佛有什么宝贵的东西从身体里流走了一样,小腿一颤,“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与其同时气血冲脑的林风顿时感到一阵奇异的暖流从捏着贾贺的手汹涌地涌向了自己,他明白了自己刚才取走了原本属于贾贺的极为珍贵的五万财运!

这诡异又神奇的一幕划过眼前,让林风顿时松开了捏着贾贺的手,怒气也被这一阵奇妙的感觉冲得烟消云散。

“让开!让开!吵吵什么吵吵!贾贺你跪在地上干啥?”两鬓斑白戴着眼镜廋骨嶙峋的厂长陈群拨开人群走了过来,一眼就看着跪在地上的贾贺。

贾贺浑身抽了一下,一个激灵就蹿了起来,满脸通红地指着林风对厂长陈群说道,“陈厂长!这小……小子刚才动手打人!他们都看到了!咱们得报警啊!得收拾这小子!”

“你在咋呼什么?报警干什么?”陈群很是不满地看了贾贺一眼说道。

贾贺顿时就不乐意了,嘿然一笑道,“陈厂长,这林家拿了钱跑路了,把咱们厂卖了,这事儿总得找个说法吧!”

宝鉴圣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宝鉴圣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不朽传道奇人1章(第1章 初遇)

    原标题:不朽传道奇人1章(第1章初遇)小说名字:不朽传道奇人第1章初遇今年的酷夏,气温再创新高,真心热得人难受,唯一爽点恐怕只有街上的美女穿的夏装要比以往更清凉。在江花市火车站出口处,林辰身穿一件白色T恤,外面套着淡橘色马夹,下身一条蓝色牛仔裤,如此搭配比较随意,只是在这种天就显得有些奇葩。可细看能发现,他在这等候一个小时,身上未流一丝汗水,犹如自带空调一般。“如今妹子的腿真是越来越好看了,又白又长!”由于迟迟没人来与他碰头,只好找点事儿打发时间,可再有趣看多了也没味,不如自己去算了,反正知道地

  • 戎马半生为君颜1章(第一章 重生)

    原标题:戎马半生为君颜1章(第一章重生)小说名字:戎马半生为君颜第一章重生于噩梦中惊醒,前程过往给柳宸带来的苦痛如烙印般深刻,但不是因为爱情。从刘稹温言劝她饮下那一杯鸩酒的时候,她就已经将所有的爱情都掐灭掩埋掉了,可是她仍然不能轻易忘怀那些久远的事情,不能接受,自己戎马半生挣命打下来的半壁江山,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落入刘稹和他的新皇后手中。刘稹、刘稹,你绝对想不到吧,你亲手喂我的,名为“此生休”的毒酒,竟有服孟婆汤而不忘前尘的功效。等着我啊、一定要等着我啊,我会回来复仇的,我会拿回所有本属于我的东

  • 灿烂笑颜为君开1章(第1章 被骂)

    原标题:灿烂笑颜为君开1章(第1章被骂)小说名:灿烂笑颜为君开第1章被骂“黎助理,这几封邮件尽快发掉,还有今天下午会议要的资料请尽快准备好,另外今晚鸿升地产的王总在海唐大酒店请客,有几个项目的负责人都要来,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希望你能陪我出席!”身材高大的男子边走边说,语速极快,跟在他身边的黎曼怀中抱着一沓资料,一边记录一边紧跟着他,忙的脚下生风。“哦,对了……”陆景杼突然站住,紧跟在他后面的黎曼一时不察,差点一头撞了上去。好容易才收住脚,陆景杼侧头看着她身上一身万年不变的黑色短裙皱起眉头,“

  • 横推仙道1章(第一章 至尊归来)

    原标题:横推仙道1章(第一章至尊归来)小说书名:横推仙道第一章至尊归来“少爷,你醒醒,快醒醒...”叶凡身处一片陌生世界,他踉跄着前行,浑然不知所在何处。可他的耳边总有一声怆的呜咽声,如泣如诉,宛如在如镜的湖面投入了一颗石子,激起涟漪,久久不能消去。谁在叫我?叶凡驻足,感受着这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迷惘的看向四野。“唉,少爷,你不要我了么?说好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倩儿没有你...也不想活不下去了!”充满了痛苦和绝望的女声带着一丝决绝。叶凡只感到内心传来一阵言语无法描述的痛楚,深入骨髓。“不...不要,

  • 怀念的那件白衬衫1章(第1章 你到底是谁)

    原标题:怀念的那件白衬衫1章(第1章你到底是谁)小说书名:怀念的那件白衬衫第1章你到底是谁眼前有无数的闪光灯不停地闪烁着,白柯寒微微一笑,冲台下招了招手,引起了一阵小小的尖叫声,然后动作优雅地在台上站定。她接过编辑手中递来的话筒,放在唇边,清亮的声音顿时在会场之中响起。“首先,非常感谢各位记者朋友和我亲爱的粉丝们来到我的新书发布会的现场,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以后还要请各位继续多多关照!其次,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新书的内容……”白柯寒的话音刚落,台下顿时响起了粉丝们的回应声。“柯柯最棒了,

  • 危险人物1章(第1章: 引子)

    原标题:危险人物1章(第1章:引子)书名:危险人物第1章:引子轰轰轰!!一处密集的丛林中,传来一连串的炮火的轰炸声音。“不好,我们中了埋伏,草泥马的,一定有人出卖了我们,快,快呼叫头狼,快!!”嘟嘟!!叮叮!!一阵电子忙碌的声音传来,在这个电报人员的耳边,不时的传来子弹破空的声音,这放佛是地狱的恶鬼在朝着他招手,但是,这个电报人员却面不改色,在短暂的惊讶和震撼后,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同时他一边跑动,一边发着信息,看他跑动的姿势,极其的怪异,但是,在这密集的子弹群里,却没有一颗子弹打中他。叮!!最后

  • 弛战血都1章(第1章 美女老总的私事)

    原标题:弛战血都1章(第1章美女老总的私事)小说名:弛战血都第1章美女老总的私事天阳市,昌宏区,辉煌大厦。这栋大厦,是天阳市最繁华的商业大厦之一,吸引了近五十家大中小型公司集团入驻。叶煌所在的菲凡集团就在这里,拥有着三层楼的办公场地,百分之三十的地下仓库,集团规模堪称辉煌大厦之最,就算放在整个天阳市也能排进前十。不过,对叶煌而言菲凡集团再耀眼与他关系也不大,因为他只是集团最底层的小保安。上午十点左右,叶煌按例检查了一遍集团地下的数十个仓库后,猫在监控死角的墙根下从兜里翻出一盒两块钱的红梅,准备解

  • 夫随你魂牵梦绕1章(第一章 是谁?)

    原标题:夫随你魂牵梦绕1章(第一章是谁?)小说:夫随你魂牵梦绕第一章是谁?丞相萧府后院,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残肢断臂遍地都是,如阿鼻地狱般,一个惨字都形容不了眼前的景象。到底发生了什么?林牧晓刚刚出门,就看到萧府里的人竟都被残忍的杀害。尤其是她脚底那粘稠的血液,鼻间的铁锈味都在告诉她,这一切多么的真实。林牧晓跌跌撞撞跑向书房,却看到萧寒躺在血泊之中,血不断的从胸口溢出,身旁满是艳红的鲜血。“萧寒,你醒醒!”林牧晓慌忙的用手捂住萧寒的伤口,企图这样能够对伤势有所作用。“晓,你赶紧……走!别管我,时

  • 战都帝者1章(第1章 套路不对啊)

    原标题:战都帝者1章(第1章套路不对啊)书名:战都帝者第1章套路不对啊江奈尔集团是一家新兴的主打女性品牌的上市公司,市值近五十亿,备受瞩目。此时公司大厅,一穿着白色衬衫配上黑色短裙的女子正一脸焦急的坐在椅子上,娇媚冷艳的俏脸上隐隐约约有不耐烦的神色,时不时的拿出手机看看。每一个从这边路过的人,要么恭敬地点头,要么视线盯着她的完美身材,总是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刺啦!忽然,一阵刺耳的停车声从公司门外响起,一辆阿斯顿马丁跑车停在了门前。没一会,一个身穿白色西装,浑身名牌的俊朗青年从车内走了出来。他挥了

  • 纯情人生1章(第二章 路上遇恶霸)

    原标题:纯情人生1章(第二章路上遇恶霸)小说名字:纯情人生第二章路上遇恶霸正当林雪茹骑着电瓶车继续行驶的时候,一直昏迷不醒的萧逸风此刻已经悄悄的张开了眼。看见一个背影柔美风姿卓越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而且她身上所穿的服饰很是怪异,瞬间让萧逸风感到十分的好奇。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哪个家族的人,会不会对自己有所不利啊!不过萧逸风并没有从这个女的身上感觉到修行者的气息,便放下心来了。一个普通人自己还会怕吗?想到这个萧逸风便不再担心。看到此刻自己的脸正靠在她的后背上,从那个陌生女子身体上传来了阵阵诱人的体香,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