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争婚夺爱:总裁老公太腹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6:09: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争婚夺爱:总裁老公太腹黑
第1章 初遇,惊心动魄的逃离

C市。争婚夺爱:总裁老公太腹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霓虹夜晚,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繁荣璀璨。

位于市中心,坐路着这座城市最顶级最奢华的会所,兰会所。

方若娴站在门口,已然徘徊了两个小时,双脚早已麻痹。

电话铃声响起,她按下接听键,对方传来的话语,将她所有的退路全数堵死。

方若娴深深呼吸一口气,迈开步伐,踏入会所。

奢华高端的会所,不似酒吧里的乌烟瘴气,反而更像是一种高端大气的茶馆,清幽宁静,芬芳扑鼻。

优美动听的古筝乐曲,从四面八方,幽幽传来,令人身心放松下来。小百姓养生网

抵达对方说好的房间号,方若娴深呼吸一口气,拉了拉过于暴露的黑色紧身裙,敲了敲门,随即推门而入。

房间内,烟气弥散,阵阵白雾,看的并不真切。

一股呛人的烟酒味扑面而至,方若娴下意识的蹙眉,看到三五个男人围着茶几打牌,玩的不亦乐乎。

其中一个长相斯文的年轻男子看到方若娴的出现,脸上浮现出奸计得逞的笑容,“你终于来了!”

旁边有人瞅了一眼,眼神带有几分了然,“身材倒是不错!”

方若娴双手无意识的攥紧,感觉自己成了动物园里的猴子,等待着买家的验货。

斯文男子眉头一挑,笑的很开,“你感兴趣?”顿了一下,补充一句,“要不等会一起玩一玩?”

此话一出,众人一阵吆喝声,吹哨声,好是兴奋。

他们这一群人都是爱玩之人,平日里这样的情况也曾有过。所以,并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之处。网站http://www.xbxys.com/

可是听在方若娴的耳畔,完全就是晴天霹雳,坠入黑暗地狱一般。

脸色刷然惨白,浑身的血液全数紧绷,整个人僵硬到了极点,有一种备受侮辱的感觉。

“这个建议不错!只要你不觉得便宜了我!”

“所谓肥水不落外人田,反正是要花钱的,多几次都是一样的。”

“哈哈……”

那刺耳的笑声,重重的敲打在方若娴的心中。

眼泪已然在眼眶中打转,满身的难堪,恨不得自己在顷刻间消失。

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

她毅然转身,往房门口飞奔而去。小百姓养生网

就在她的手即将触及门把的时候,背后一道强而有力的力道将她死死揪住,身体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倏然间,包厢内传来啪的一声,格外的清脆,令这一切都安静下来。

方若娴的脸颊往旁边一偏,白皙的脸颊上印有触目惊心的巴掌印,剧痛来袭,眼冒金星,晕眩感极浓。

“贱人!叫你跑!”阴鸷而冰冷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下巴被狠狠的捏住,痛的差一点落下泪来,她被迫的迎上男子阴寒的眼睛,充满了惊恐,就好像是一个恶魔。

她下意识的挣扎,语气很急,“你放开我!我不玩了!我后悔了!”

斯文男子阴寒一笑,嘲笑她的天真与愚蠢,语气冰寒至极。

“现在说后悔,已经迟了!”

方若娴身子一抖,内心不安,仓皇的看着四周。网站xbxys.com

房间里的人那么多,他们的眼神中或是嘲讽,或是冷漠,或是兴味,唯独没有同情。

方若娴的心在顷刻间绝望。

然则,她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抬起右脚,直接往男子的要害狠狠踢去,一声惨叫声在耳边响起。

男子痛苦的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方若娴趁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急速的打开房门,往外头直奔而去。她的耳边似乎还听到男子暴跳如雷的声音,一股寒气从背脊后蔓延开来。

……

长廊口,除了正在整理房间的服务生以外,再也没有什么人,显得格外的空旷。争婚夺爱:总裁老公太腹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方若娴头发凌乱,衣裳不整的冲回来,脸上的巴掌印在灯光的照耀之下,更加的鲜艳清晰,模样很是狼狈。

众人惊愕而同情的目光,让方若娴又羞愧又无语,连忙低下头,灰溜溜的跑开。

“她在那里!快追!”激动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隐隐间还带有几分回音。

方若娴回头一看,发现是刚才在包厢的那群人追了出来,吓得脸色更白。

金银色的十米高跟鞋,在光滑的地板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格外的烦躁。

乌黑的头发在风中放肆的飘扬,带有几分魅惑的气息。

电梯门一个往上,一个往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方若娴心一横,冲到楼梯口准备逃离。

因为动作太快,鞋子又太高,一个不留神一脚踩空,身子本能往下倾,天旋地转间,直接从楼梯间滚落下来。

世界在反复的旋转,不断的下落,剧痛如影随形。

砰的一声过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等待晕眩感过去,方若娴脸色灰白,想要爬起来,却发现整个人都难以动弹,不禁有种想要哭的无助感觉。

如今动弹不了,后方又有追兵,难道今天就是她的死期了吗?

“她在下面!”不知是谁大喊一声,语气中带有兴奋。

方若娴哪里还顾得上自哀自怜,咬紧牙关,艰难的爬起来,拿着高跟鞋,往旁边飞奔而去。

然则一走进,愕然发现没有一处可以隐藏的地方,顿时痛苦的抱住自己的脑袋,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脚步声越来越靠近,她的心越发的惊恐,几乎是跳到了嗓子处,呼吸又急又喘,眼底中的害怕更浓,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被他们抓回去,她一定会被他们灭了!

千钧一发之际,方若娴听到开门声,眼睛放亮,根本来不及想任何,提着高跟鞋飞奔过去,冲入房间,利索关门,一气呵成。

几乎就在那一瞬间,房间外传到对话声。

“人呢?”

“是不是跑下去了?”

“快找!不然怎么交差?”说话间,脚步声渐行渐远,想来是已然走远了。

方若娴紧绷的心弦终于放松下来,虚脱的身子倚靠在冰冷的房门上,无力的滑落在冰冷的地上,双手颤抖不止,语气干涩,喃喃自语道,“谢天谢地,总算是安全了!”

恍然间,她才发觉,自己早已经是大汗淋漓。

脸上的疼痛,身上的疼痛,都在提醒着她刚才经历了什么。

她抬起头,房间内的光线极暗,极暗,看不到一点光芒。

然则,空气中隐隐间弥散着沁雅的薰衣草香气,又夹杂着清新的木质香调。

那绝对不是自己身上所带的香味。

倏然,方若娴从地上爬起来,拉动着脚上的伤口,疼的令人冷汗直流,语气饱含歉意,“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就离开!”

“你确定现在要出去?”声音慵懒而玩味,带有几分蛊惑的味道,很是动听,在这漆黑黑的当下,更是添了几分性感。

那是专属于男子的声音。

方若娴刹住脚步,踌躇不前。

如果她现在出去的话,很难保证不会遇到那些人。

若是被抓了,那么她的下场……方若娴的身子抖了抖,脚步下意识的退怯。

她抬起头,注视着黑暗中的陌生男子,语气干涩而紧绷,“先生,能不能让我再待一会。等他们离开以后,我一定走人!”

男子像是笑了一声,随即开口道,“可以!只要你认为安全!”

难道她不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容易出事。

方若娴身子一僵,脸颊滚烫至极,心口扑通扑通狂跳不止,低声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的感觉告诉我!”

纵然他们才认识,她却莫名的相信他不会那么对她!或许是因为他愿意收留她一会的缘故吧!

感觉?好个奇妙的字眼!

男子低沉一笑,喃喃道,“有点意思!”

恰时,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夜的静谧。

方若娴看到男子优雅的拿出手机,走到窗户边,接通了电话。

“暂时走不开!”男子的声音依旧慵懒,漫不经心,故有自己的一派作风。

方若娴脸上一阵燥热,只觉羞愧,他刚刚是要出门的节奏,却被自己这么一搅合,留在了房间内。

“我喜欢的类型,你不知道?”

“一千万?”

听到敏感的数字,方若娴眼皮一跳,很难不往某个方向想去。

“成交!”

“让她洗干净,我晚点过来!”

呃,所以真的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你继续等,我有事先走一步!”慵懒而沙哑的声音,伴随而至的还有那股独有的男士香水味。

她从未闻过那么好闻的香水味,却是莫名的喜欢着。

方若娴啊了一声,心在不断的挣扎。

男子察觉到异样,“有事?”

方若娴十指交叉,心跳到嗓子口,鼓起勇气道,“今夜你需要人陪吗?”

凌厉而寒冷的眼神,即使在黑暗中都隐藏不住。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至,带有几分暧、昧气息,愕然弥散在四周。

腰际倏然间搂住,她本能一惊,邪魅而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幽幽出来,带有几分蛊惑人心的味道,“你感兴趣?”

这无形中也算是给予了她答案。

她压下脑袋,忽视掉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死死的攥紧自己的衣裳,艰难的开口,“若是你不介意的话,我、我没问题。”顿了一下,又急忙补充道,“我、我不需要那么多,只要一半就好!”

今夜的事情已然颠覆了她之前的一切,真的是太刺激。庆幸眼前一片黑暗,无形的散去不少尴尬。

第2章 交易,你的优势在哪里

悠长而古老的钟声,从不远处悠然传来。

机械的女声穿过层层黑暗,隐隐传来,清晰的传入耳畔,“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八点整。”

八点,这个时间点,繁华都市的夜晚才刚开始。

然则,方若娴所身处的房间内,是死寂般的沉默。

若不是自己还在呼吸,她差一点就会以为时间就在这一刻定格。

见他迟迟没有回答,方若娴谈不上失望更多,还是轻松更多。

“抱歉,我……”正为自己的唐突而道歉时,那道好听而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他玩味似的问,“我很好奇,你刚才为何要跑?”

或许是黑暗的关系,所以两个人的互动比平常的更加敏锐一些,就连心跳声,都是那么的急促,那么的不安稳。

方若娴呃了一声,着实有片刻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难道要告诉他是自己‘不小心’的伤了人,他们才会来抓她的吗?

不,若是据实说了,只怕眼前的这一位会跑的更快吧。

左右权衡一下,她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避重言轻道,“他、他们要动手打人。”

事实上,脸颊上的疼痛感,带有几分灼热感,时时刻刻都在挑战着她的神经。

所以她这么说,应该不算是骗人吧。

“你不怕我也打你?”

“我想,你不是那么没品的男人。”

“你倒是很会说话!”男子别有深意的说着,“那么,你觉得你的优势在哪里?跟别的女人比起来!”

优势?连这个都还要讲究优势?而她唯一能够想到的优势只有一个。

成功与否,在此一举。

于是她踮起脚尖,在他的耳畔说了几个字。

方若娴没有听到他的答案,唯有腰际被一只大手给揽住,意思很明显。

后来方若娴不记得太多的事情,因为她着实无暇去顾及其他。

迷迷糊糊间,听到他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而他并没有去接的意思。

铃声断断续续的响了好久,最终归于平静。

不知道是对方终于放弃了,还是手机没有了电池,自动关了机。

方若娴对电话那头的人有几分抱歉,毕竟自己硬生生的把对方的财路给劫了,着实有些不好意思的意味。

再后来,实在是累极,沉沉的睡去。

她似乎感觉有人把自己抱入了怀中,因为有种很温暖的感觉。

……

晨曦初显,宛如茉莉色轻纱漫天飘散,笼罩了整个天地。

方若娴从睡梦中幽幽醒过来,睁开眼眸,最先看到眼底的是一副体魄完美,肤色呈健康古铜色的男性胸膛。

她惊愕的整个人都僵住了。

好半响,脑海中才想起昨夜里的事情,脸颊顿时一阵红润。

天啦,她真的……

往上一看,见得一张睡容俊雅,模样安逸的俊美脸庞。

他长得极俊,精致的轮廓,挺直的鼻梁,斜飞的剑眉,处处都彰显着男子不屈的不羁而狂野。

而她衣不寸缕的被他圈在他的怀中,这种姿势更像是情、人间的亲昵。方若娴被自己的想法惊住了,小心翼翼的从他的怀中挣脱而出。

最后凑过身子,在他性感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他的唇很柔软,不似昨日的狂野。

方若娴悄无声息的下了床,趁着他尚未醒过来的当口,飞一样的速度将衣服给穿好。

浴室内,透过玻璃的镜片,昨日被拍了一个巴掌的地方早已消了肿,露出光洁无瑕的脸蛋。

到了现在,她都能够记得那只修长而温润的大手替她涂抹药水的感觉,暖暖的,热热的,带有令人无法抗拒的眷恋。

想着,镜子里面反射出来的女人轻轻柔柔的笑了。

离开之前,她回眸看了床榻之人一眼,嘴角扬起一抹浅白的笑容。

午夜十二点已过,灰姑娘被打回原形!

当手刚碰上门把的时候,背后冷不防的传来一道懒散而玩味的声音。

“交易结束了,连再多留一秒,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方若娴一惊,倏然转身,对上那一深黑如寒潭的眼眸,心漏跳了半拍,抓住包包的双手,紧紧的揪成一团。

此时的她,早已是心乱如麻,为了不要对面这样的情况,她才会选择趁他醒来之前离开此地的,却不想……

她哪里知道他早就醒了,甚至是比她醒过来的时间还要早。

这时,男子下了床,修长的双腿朝着她走了过来,方若娴吓得后退几步,直到整个身体靠在门背上,退无可退时。

倏然,一只骨碌分明的大手触及到她的下巴,缓缓的抬起,他邪魅的笑道,“你在害怕?为什么?”

方若娴摇头,说不出一个字。

“留下来一起吃个早餐吧。”

“我、我还有事!”

听到她的答案,男人的眼底掠过一丝极快的精光,凝视着她美丽的容颜,好笑的道,“看来你是不排斥我的。”

此时,红晕早就爬上了她的脸颊,干净的眼睛内含着几分窘迫,他不禁被她的模样给逗的笑了,秀眉一挑,不假思索的话脱口而出,“不如做我的女人,如何?”

方若娴整个人都傻了,愣愣然的看着尽在眼前的出色男子。

虽然她对他一无所知,但是,从昨夜里他的言行之举中隐隐约约的猜到他必定有不凡的出身。

一个外表出色,家世不凡的男子,怎么可能会没有女人呢?

她相信,只要他轻轻的一勾手,就会有大把的绝色美女,千金小姐,争先恐后的扑向他,答应做他的女人。

他这样的男人,又怎么会让她这样一个女人做他的女人?想来,不过是一场玩笑而已。

方若娴笑了,笑的有些飘忽,有些落寞,说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语,“时间不早了,我真的要走了。”

男人明白了她的拒绝,不再勉强,松开她的下巴,俊美的脸上带着冷漠的疏离。

看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方若娴在心里无声的对自己说着。

“不做我的女人,那就把名字留下!”男子又开口。

方若娴有些错愕,不知道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想了下,开启嘴唇说了一个字,“娴。”

“娴?”

方若娴点点头,浅笑一声。

男子又说,“下次你可以再来找我!”

下次?还会有下次吗?答案是,永远都不会。

“看缘分吧。”方若娴的声音低的像是在跟自己说话。

门打开,又合上,静悄悄的。

方若娴顿住脚步,下意识的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忍不住的想着,他们之间会有缘分这种玄幻的东西存在吗?

争婚夺爱:总裁老公太腹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争婚夺爱 或 总裁老公太腹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11章(第11章 豪门密辛)

    原标题: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11章(第11章豪门密辛)小说名称: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第11章豪门密辛乔夏眼里满是泪水,狠狠地瞪着慕靳尧的身影。今天发生的这一切,让乔夏脑子很乱,她无力地蹲下来,抱着自己的身躯,想到刚刚慕靳尧强吻自己,她就恼火,恨不得把那个臭屁的家伙给胖揍一顿。乔夏看着她现在的模样很不堪,这样出去一定会成重大新闻的。思索之下,她偷偷拿了剧组的衣服披上,转身走了出去。乔夏回了自己的狗窝,洗个了澡,打电话给导演,她的剧本拒绝签约,然后倒头大睡。慕允航被慕靳尧带着

  • 爹地,妈咪已出墙11章(第十一章 仍然不能走)

    原标题:爹地,妈咪已出墙11章(第十一章仍然不能走)小说书名:爹地,妈咪已出墙第十一章仍然不能走“妈咪,”暮明生看着暮思晴奇怪的姿势:“为什么你不自己走路?”一句“妈咪”,让裕蔚明彻底的愣住了。“因为妈咪受伤了。”她摆摆手,“你别拦在门口,这样我们怎么进来!”“哦。”暮明生闪身让开。裕蔚明接着走了进来,脚步虽然在动,但完全是凭着潜意识里的认知。他本人自己,还未从刚才那一句“妈咪”之中回过神来。暮明生跟着走进房间,暮思晴已经被放置在床了,正笑着对他说:“小明,快去给叔叔倒杯水吧。”小身影转身出去了

  • 诱捕小妈咪11章(第十一章 总裁大人,您辛苦了(一))

    原标题:诱捕小妈咪11章(第十一章总裁大人,您辛苦了(一))小说:诱捕小妈咪第十一章总裁大人,您辛苦了(一)繁婕瑶回到公司后,心情非常的沉重一方面知道印修黎的惨状,另一方面是对于颜琮的残忍觉得有些恐惧。“经理,这是您不在的期间总裁办公室出来的企划文案,您看一下。”敏儿将昨天的企划书交到繁婕瑶的手中。繁婕瑶有些吃惊,因为前天自己跟颜琮一起出来的。如果他昨天一直在工作的话,那么他会累到什么程度,还是说他真的就是一个铁人吗?面对着桌子上的文案,繁婕瑶认真的审核。他也不能输给那个恶魔,为了能尽快的把欠款

  • 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11章(第十一章 心慌)

    原标题: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11章(第十一章心慌)小说名字: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第十一章心慌你不要死啊,李昂,夕瑶心中默默祈祷。巷子尽头的黑暗仿佛都在嘲弄夕瑶的愚蠢,发出了阵阵笑声。“ken―你说,这次顾君熠会拿她怎么办。”……顾君熠站在清溪酒店的大厅,温和舒适的灯光抚不平下面男人身上的低气压,顾君熠本来魅惑的双眼被怒火覆盖,暗沉的眼眸中有火光闪过。从听到属下报给他这个消息之后,顾君熠就像一座随时可以爆发的火山,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不敢打扰他。顾君熠不甘心她的遗失,他相信她会来。时间一分一秒的

  • 桃色小保安11章(第十一章 败类速度滚)

    原标题:桃色小保安11章(第十一章败类速度滚)小说名字:桃色小保安第十一章败类速度滚“这有何难啊,你老公我本事大着呢,这都是小case,一点铁丝就能解决的事情,我小学二年级就到这个水平了哈哈,不要夸我,我会骄傲的哦!”宋楚扬得意洋洋地道,真是为自己的专业技能点赞。“呵呵,潜入民宅,偷看隐私,不错,坐个三年五年的应该不是什么问题!”林芳菲淡淡一笑,接着摸到了自己的电话,就要通知警察。“喂喂喂,老婆,你这样就不好玩了,是我不对好不好,你别啊!”宋楚扬连忙道歉。林芳菲却是丝毫都不理会,给这样的流氓机会

  • 都市传奇之旅11章(第十一章 冷艳美女未婚妻飙车)

    原标题:都市传奇之旅11章(第十一章冷艳美女未婚妻飙车)小说名称:都市传奇之旅第十一章冷艳美女未婚妻飙车唐雅萱给林昊打电话,听出林昊在酒吧花天酒地后,便挂了电话,冷着脸离开了。唐伯见此,心说这是怎么了,难道没打通,他急忙又给林昊打了过去。林昊正在纳闷谁打来的电话,心说难道打错了。这时他的手机又想起来了,他一看是唐伯的,随即走到一边接通了。唐伯一听声音顿时也知道林昊在哪里,瞬间明白小姐为啥冷着一张脸,他不由苦笑了一下。“唐伯,不好意思,让你挂心了,我在和朋友喝酒,晚饭不用等我了。”林昊以为唐伯是问

  • 校园绝品狂神11章(第十一章 熟悉这个世界)

    原标题:校园绝品狂神11章(第十一章熟悉这个世界)小说:校园绝品狂神第十一章熟悉这个世界唐子臣洗完澡,来到客厅,脸上不动声色。小环和金贵两人忙从阳台走进来。小环道:“少爷,你先坐会,我马上就去做饭。”唐子臣道:“等你做饭,本少早饿死了。”那个金贵笑道:“少爷,那我给你泡茶,读了一天的书,很累了吧。”唐子臣不咸不淡的说:“再累,收拾你也足够。”“呵呵!”金贵脸色一白。唐子臣洗了个澡,神清气爽,在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去,刚好坐在电视遥控器上。电视上突然开启,电视里的人刚好一喊:“大胆,谁让你坐下的。”

  • 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11章(第十一章:想念的人也刚好在想念你)

    原标题: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11章(第十一章:想念的人也刚好在想念你)小说名称: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第十一章:想念的人也刚好在想念你夏冰倾听到声音当下就跨下了脸。生无可恋!他们回头。“三哥?”慕琉玄对他咧开一口雪白的牙齿。慕月森踱步走过去,漫不经心的说:“今天我有空,送你们去学校。”“你送我们?”慕琉玄无比诧异,今天这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吧。“先吃早餐!”慕月森搁下一句话就往餐厅方向走。“你去吃吧,我吃过了,”慕琉玄随口回答,然后才想起夏冰倾:“对了,冰倾还没吃早餐呢,瞧我粗心的。”慕月森没理会表弟

  • 芳名满京华11章(第11章 狠毒,哭着喊着求嫁)

    原标题:芳名满京华11章(第11章狠毒,哭着喊着求嫁)小说名字:芳名满京华第11章狠毒,哭着喊着求嫁纪云开被皇上宣进宫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燕北王府的人很快就收到消息,甚至他们还知道了旁人不知晓的消息。“王爷,纪小姐的凤佩不见了!”依旧是管事进来,依旧看不到萧九安其人,只能隔着床幔说话。“嗯。”声音透着床幔传来,尾音压得很重、拖得很长,明显是心里不满。管事的额头不受控制的冒出冷汗:“王爷,属下尚未查到为谁所窃,但能肯定不是皇上的人,皇上今天宣纪小姐进宫,想必是为了凤佩的事。”“本王要的不是解释。”

  • 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11章(第11章 叫声老公)

    原标题: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11章(第11章叫声老公)小说: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第11章叫声老公祁望眼底的光从柔和变得冷冽,他看着自己掌中的花儿。她的肌肤白腻如玉,此刻又透着一层嫣红,很是诱人。长发垂落,密密长长的睫毛宛若蝴蝶的翅膀覆在她娇美的脸上。因为他的动作,她的头朝他仰着,润了水的红唇微微张开,惹人遐思。祁望盯着她看了许久,眸底的光越来越幽深,却也越发的迷离。指尖从她的唇瓣上掠过,用略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唇上酥痒的感觉让洛汐有些不适,她下意识的伸出舌尖轻舔了舔,却不知,舔在了祁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