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至尊武魂 第八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7:16:0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至尊武魂 第八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龙断江出现

龙降天几人来到了仇千敌的城堡之中。小百姓养生网

在大厅之中相会。

“在下恐怕不知道龙祭司在说什么,税金一事现在是由鹤不群接手。”

仇千敌闻言之后,直接就回绝了。

他也是看在六道纹的份上在这夜中会回见龙降天,不可能因为这一点事而得罪了鹤不群,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鹤回刚刚让我杀了,我从他的口中打听到税金就在鹤不群的手中,我要想拿回来也难,既然我敢杀鹤回,那么自然就不怕鹤不群,只是我不想把事情闹到帝国上面去,如果你帮把税金找出来,由你出面联名举报他,我会让你坐正委员会的会长位置。”

龙降天淡淡的说着,仇千敌闻言不由得觉得龙降天自不量力了。

“且不说能不能逮捕得了鹤不群,就算真找到了证据,他不死,对我一样是一个威胁,难道你还能杀了他不可?”仇千敌摇了摇头道,显然他是有这意向,只是没有人能杀得了鹤不群。小百姓养生网

“蓝灵。”龙降天望向了蓝灵。

蓝灵有些不耐烦的望向仇千敌,然后淡淡的开口:“仇千敌,不知道仇权那个废物安好?”

此话一出,六道纹,以及仇千敌都不由得一震。

仇权是他们仇家的第一天才,也是仇千敌的父亲,现在虽然没有再有进步,也不干涉朝政,但是实力却是大宗师级别,人人都对他十分的敬重,现在竟然让眼前这个黑衣女子叫废物?

可是听她这样的口气,仇千敌也不敢妄撞,强势压下心中的怒气。

“不知阁下是什么人,与我父亲有什么渊缘?”

蓝灵哼了一声。

“仇权那条废物,当然要不是本尊将他从那些人的手中拎出来,他现在已经是一堆白骨了吧。”

蓝灵此话一出,六道纹以及仇千敌脸色都白了,他们可都是知道三年前,仇权在武灵宗与别的峰头与人交战,战队覆没,是一个石武魂的强者将他拎小鸡一样拎出来的。至尊武魂 第八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而那个石武魂强者就是人称石尊的女强者!

那可是一个先天境强者啊!

他们二人的脸色此刻白得不能再白了。

六道纹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她,龙降天竟然连这样的人都难交到朋友,而且看样子,对龙降天的态度也非比寻常。

他们二人都不由得咕噜的吞了吞唾沫。

“石尊者,刚才实在是抱歉!都怪在下一时没能看出来……”

仇千敌连忙起身抱了一拳,一脸的谦卑,紧张的手心都冒出了汗水来。

不仅是仇千敌没有猜到,六道纹也没猜到,以他们的实力根本就看不透蓝灵的实力,这才会将她当成了一般人。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这位小兄弟说的事情,你可都有能力办好?”

蓝灵这么一说,仇千敌哪里敢再说半句废话?

“能,一定会办好!天亮之前,证据必定就会到手,到时我们就等鹤不群去龙家庄之时,将之围下!”

“那好,希望不要食言,我的脾气可不是很好的,见到仇权的话,替我告诉他,如果还没死的话,以后龙家庄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蓝灵道。

“是!”

仇千敌抹了一把汗,送龙降天他们离开了。至尊武魂 第八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六道纹留了下来,仇千敌这下呼了一口气,望向了六道纹。

“六道兄,你这也太够义气了,把这么一个强者带过来还不跟我说,害我刚才差点就丢了小命!”

“仇兄,你说哪里话了,我要是知道,我还不跟你说?石尊者这性格你觉得会跟我说她的身份吗?”六道纹苦笑。

“这也是……”

仇千敌摇了摇头,想想刚才自己摆了一副臭架子就想找个洞给钻进去了。

“龙降天这人以后前途无可限量,我们幸亏没有得罪,鹤不群那个蠢人,就这么玩完了!”

“是啊,他本想与龙家内门交好,却没想,得罪了一个更加不可得罪之人。”

六道纹二人对视了一眼,不由得替鹤不群这家伙无奈。

第二天一早,鹤不群就带着人马冲来了龙家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它的委员都没有过来,就他一人带着兵马就来了。

显然他还不知道鹤回已经死了,只是以为龙家庄带人将之抓了威胁他。说明xbxys.com

刚刚来到龙家庄,就已经看到龙家的所有人以龙降天为中心,站在了训炼场之上。

“龙降天,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对我孙子下手?你是不要命了!现在交出来,我还可以留你一条全尸!”

鹤不群剑指龙降天。

龙降天不为所动,龙家庄的人都紧张了起来,要知道,一个宗师级的人在这里杀起来,他们谁也挡不住,更何况他来了这么多人,他们龙家庄只有死路一条了。

可是他们见龙降天却淡定得出奇,心里也不禁有了一些底,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龙降天能这么谈定。

“住手!”

就在此时,又一波人冲了进来。

这一波并不是仇千敌,而是龙断江为首的龙家内门子弟。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龙家庄所有人都不由得吃了一惊,龙家内门要帮自己早就帮了,为什么现在才过来?

这一点龙降天也很好奇。说明xbxys.com

别人可能以为是龙降天请他们过来的,可是龙降天根本就没有去请他们。

“龙断江少爷,你们怎么来了?”

见到龙断江过来,鹤不群不由得谦和起来。

“鹤会长,此事该是一个误会,龙家庄税金丢失一事,暂时还没有查清楚,就由我们龙家内门先垫付吧,等查清之日再归还如何?”龙断江上前道。

“这……”

鹤不群有些难为之色,因为托他办这件事的人并非是龙断江,可是龙断江的背景比起那个人更加的可怕,所以他一时也不好把握。

“鹤会长不必担心,这方面的事情龙家内门会与帝国交待的,更何况,税金没少的话,帝国也不会为难你的,不是吗?”龙断江双手负后一副冷然的样子道。

虽然他的实力与鹤不群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以他的天赋与家势,超越他那是早晚的事情,所以对他自然也不会太过客气。

“既然龙断江少爷出面说明,税金又没有少,在下也就……”

“等等。”

就在此时,龙降天走了过去。

“龙降天,许久未见,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呢?不会是想说,这件事由你自己来解决吧?你有这个能力么?”

龙断江丝毫没有给龙降天面子,句句鄙视到骨子里去了。

龙降天却是一冷笑。

“龙断江,你还真是有先见之明,没错,这件事本来就与龙家内门没有关系,权当由我龙家庄来解决,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白白走一趟了。”

龙降天此话一出,周边的人都傻眼了。

龙断江不是他请来的吗?怎么他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就算是斗气也不是这么说的吧?

他龙降天虽然有点本事,但是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解决得了这一大笔资金吗?

龙家庄的人一个个也是茫然了,却又无发言权,只能站在那里光着急。

龙断江咬了咬牙,本想让你龙降天欠他一个人情的,正好也可以借机来打压那个龙家内门的龙加烈,却没想被龙降天一口拒绝了。

不过他旋即一笑,知道龙降天也不可能有什么本事可以解决这件事,就是死要脸罢了。

“哈哈,龙降天啊龙降天,你一个人不要命也就罢了,难道你要整个龙家庄陪你一起送命吗?”

龙降天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

“谁说过一定要你出手,我龙降天才能解决这件事?你未免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

龙降天的话丝毫没有认低威的样子。

周边的人不禁心中暗叹,这小子真是够胆量,不过也有人觉得龙降天是打肿脸充胖子,明明没有实力却显摆出这个架势来,这不是找死吗?

龙断江什么人?他什么人?

龙断江可是龙家内门的绝顶天才,他呢?

只不过是龙家外门的一个小天才罢了,再如此牛逼也不可能与龙断江有得一比的,竟然不知好歹的拒绝龙断江的帮助。

“龙降天,这话可是你说的,一会儿你可不要求我出手!”

龙断江表情抽搐了一下,说完拂袖不管。

而鹤不群自然就要趁机向龙断江攀好了,上前与望向龙降天。

“龙降天,税金一事,今天也算是到期了,你昨日已经说了,今日交出税金的,那么税金呢?”

鹤不群仰着脸道,一脸的鄙视。

旁边的龙断江自然就乐了,望向龙降天,想从龙降天的脸上看到一脸无助的样子。

可是龙降天却全然不在乎的,大步走回到了自己人的跟前,有人抬来了椅子,让龙降天坐了下来。

“龙降天,你这是几个意思!?”

鹤不群见状神色一冷,指着龙降天就问。

“急什么?马上就到了,要不你也坐下喝杯茶吧,否则,我怕你以后没有机会再喝上这么好的龙家茶了。”

龙降天的话说完,一挥手,就有人抬上了桌子与椅子,还有茶水。

鹤不群倒是要看看龙降天要玩什么花样,走到椅子坐了下来,又看了一眼那茶水。

“茶里没毒。”龙降天说着,自己就拿起跟前的茶水喝了下去。

鹤不群并没有喝,而是冷望向对面的龙降天。

“我只给你一刻钟的时间,一刻钟之后,你要是再拿不出来,就不要怪我在这里大开杀戒了!”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打脸打脸

龙降天不以为然。

此时龙渊心里急得可以,他站在龙降天的身边。

“天儿,你这是……”

“父亲,你也坐下来喝一杯吧,现在还早着,一会儿就见分晓了。”

龙降天说着,龙渊却是吞了吞唾沫,他哪里还有心思喝茶呢?

现在他对这件事一点底子也没有。

周边的人不像他那么了解自己儿子,他们都把龙降天当成了救星,只要他在,什么事都会摆平的,再加上龙降天现在这么谈定,他们倒不像龙渊那么煎熬。

龙断江他们就站在那儿,没有人给他们抬椅子,可是又落不下面子去叫人。

很快,一些强者就听到了外面的铁蹄声了。

这些铁蹄声越来越近,而且来了至少有两千人马。

除了帝国军之外,该也没有哪一个家族有这么多人马了吧?

就在此时,龙家大门处纷纷走进了许多士兵,这些士兵整齐划一的将这里的人全部围了起来。

手里拿着各种强弓,最后随着众人疑惑的目光望向门口,仇千敌与一干委员会的人走了进来。

仇千敌与一干委员会来到了鹤不群跟前。

鹤不群倒是不耐烦了起来,他直接就站了起来。

“仇千敌,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件事我已经说了,不用你插手!”

仇千敌一脸肃穆,拿出了一张金边兽皮,上面一些密文,还有一个红红的帝国皇印大章。

“鹤不群,你涉疑私吞税金,现在我们委员会联名上诉,并得到了司法部的确认,现在正式逮捕你!”

此话一出,委员会身后的禁军就围了过来。

这些禁军手里拿着的都是厉害的武器,禁军头领是个宗师级强者。

鹤不群一下子傻眼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仇不敌怎么可能敢这样做,他有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个能力!

可是眼前的这一切又怎么说呢?那逮捕令上的皇印并不是假的,也没有人敢弄假的,除非是不要命了。

龙断江也不由得一阵诧异。

“仇千敌,我看是活得不耐烦了,你弄不垮我的,到时我出来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鹤不群怒道,被这些人给绑了起来带走了,他知道这件事最多就让他失去职位,绝对不会有什么事,因为他是家族的一个强者,帝国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而重罚的。

所以要不了两三天他就可以出来了。

就在此时,龙降天将一杯茶直接砸了过来,砸在了鹤不群的头上,茶杯碎了开去,弄得他一头的茶水。

“龙降天!”

鹤不群不由得一怒,想要动手,可是身体却被符文绳绑得严严实实。

“等我出来非弄死你不可!”

“呵呵,好好,等你出来再说吧,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让你进去蹲的这几天心情畅快一些。”

龙降天说着,直接将鹤回的佩剑掉在了地上。

剑在人在,现在剑在这里了,那么鹤回他人岂不是已经死了?

鹤不群瞪大了眼。

“你竟然敢杀了我的回儿?!”

“自作孽不可活!”龙降天摊了摊手道。

“你给我等着!”

鹤不群拳头紧握,可是现在却不能动手了,只能生生把气给吞了下去。

他们离开之后,龙降天便望向了龙断江。

“龙断江,我说了,让你白跑一趟多不好意思啊,回去吧,谢谢的好心了。”

龙降天的话让得龙断江面子尽失,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转身拂袖而去。

此事也算是告了一段落,不过鹤不群没死,这事就没算结束,龙降天故意把鹤回的剑掉出来的,目的就是刺激他越狱,然后让他死在外面,这样帝国也不会管了。

“天儿,没想到事情这么就结束了,不过鹤不群出来后怕不好对付啊?”

龙渊还是有一些担心。

“我还怕他不出来呢,父亲,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我这里有不少药丹,你拿去用吧,另外我与魁药方有合作,他们以后会定时给你送钱来,丹药方面你随意用就好了,如果那天你突破了宗师级别,在中洲也就不用担心立不了足了。”龙降天道。

“哎,是啊,不过哪里有那么容易,龙家内门也没几个宗师强者。”

“呵呵,万事皆有可能!”

龙降天说着,便与蓝灵离开了,蓝灵此时也无聊得很,躺在屋顶上看天空。

天空之上,元力洲的几个行星影子十分清晰,显然她在思念君冷月了。

“蓝灵,我给你疗伤吧,晚上可能有一战。”

龙降天对蓝灵道,蓝灵瞥了龙降天一眼。

“对付一个宗师罢了,我根本用不了三招,你还是去见见的小情人吧!”

“呃,什么意思?”

“龙家内门出来的丫头,远远就喊着要见你了,现在估计在客厅了。”

龙降天闻言,顿时就想到了龙若璃。

不过他更吃惊这先天境的感应力,竟然这么远都能听得到,这魂力底蕴简直无法估计。

龙降天一想到龙若璃这美人儿,心神就是一荡,连忙就跳下了屋顶,走向了客厅,果然,龙若璃已经坐在那儿了。

她一见到龙降天,就开心的扑了过来。

“璃儿,今天怎么这么漂亮呀,是不是要见小情郎了?”

“是呀,见了让你哭去!”龙若璃嘟了一下小嘴子,龙降天抱着她转了一圈。

“呜呜,你还是不要去见了,我真会哭的!”

“没用,今天看你很威风呀,那么多大人物都在,就你拿茶杯砸他!真是威风死了!”

龙若璃眼里透着少女的仰慕之情。

“呵呵,我是故意的,但不是为了出风头,今晚你就知道了。”

“我知道,我的降天哥哥做事最有分寸了!”

“行了吧,你这次出来你母亲不阻你?”龙降天问,手在她的玉腰上轻轻的抚着,那细腻柔软的感觉让得龙降天根本放不开手来。

“自从上次你杀了龙顾城以后,她对你的态度似乎好了不少,今天这件事她也知道了,我觉得吧,她一定是觉得你大有前途,要不是有我爸呀,她都要爱上你!”

“呵呵,她不打死我算好的了,有你这么夸男朋友的?”

“男朋友就是用来夸的,不过话说回来,你不准恨我母亲呀!”

“我没恨她,她也是为了你好,当年她那一掌算轻的了,真想要我的命,我当场就没命了。”龙降天苦笑道。

“嘻,你不恨我母亲就好……你的实力似乎已经变强了许多呀!”

这个时候,龙若璃才发现龙降天的气息已经与众不同了。

“刚刚突破了大武师一重,跟你比还差远了。”龙降天苦笑道。

“不远不远,你的速度简直跟吃了火药似的,真的太不可思议了!”龙若璃对龙降天的火箭修炼速度满是震惊。

“呵呵,天下间没有免费得到的东西,都是要用代价换来的,我的代价就是我的血汗!”

龙降天苦笑。

龙若璃忽然有些心疼的样子,端起来就亲了一下龙降天。

“好啦,就当是奖励!”

“就这么简单?”

“那你还想怎么样?我可不准你兽性大发!”龙若璃红着俏脸娇嗔道。

……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月色明朗,一道人影从远处飞奔而来,直接跃进了龙家庄城堡之中。

龙降天早已经在那儿等着他了。

“来了哦!”

龙降天站在那儿,望向了跟前的这个男人,他正是鹤不群,见龙降天如此谈定,不由得有些错愕。

“你知道我会来?”鹤不群问。

“当然,要不然我会在这里等你吗?”龙降天淡然的道。

“呵呵,你明知我会来,你还一个人在这里?你是想要送死吗?”鹤不群冷问。

“当然不是,我只是来看戏的,蓝灵,这家伙就麻烦你了。”

龙降天话音一落,直接就转过了身走向了不远处的椅子处了,龙若璃也在。

此时天空之上,一道绚丽的身影落了下来,月色之下,魂力散发出白色的光芒。

“石武魂?”

鹤不群神色不由得一变,在他的记忆之中,可没有什么石武魂的强者,而且这人显然是一个女子!

他想到了某种可能,神色不由得大变。

今天仇千敌来抓他的时候,他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今儿一下就明白了。

而且他今晚之所以能出来,还是有人偷偷放他的。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肯定是就是仇千敌搞的鬼!他们一早就谋划好要杀了自己啊!

“龙降天……你……”

“别怪我,是你要让我家族走投无路的,否则我也不会让你死的!”

“是龙加烈要害你,我只是一个枪头罢了,你放我走……我保证不找你报仇!”鹤不群连忙求饶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没有放过仇人的习惯。”

龙降天摊了摊手,鹤不群知道今天不可能逃得掉了,一咬牙,全身魂力涌了出来,冲向龙降天。

“我死也要拿你垫底!”

鹤不群迸发全身的魂力,大地都在震动了起来。

手中的剑光直接射向龙降天,可是蓝灵的反应比他还要快,手中一道天符剑闪出,一剑挥出,将对方的能量剑光给生生砍断了开去。

至尊武魂 第八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至尊武魂 或 第八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古训: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

    决定一个人走多远的,是内功;决定一个人美多久的,是内秀。——社长一个人从表到里,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对应的品质同样是五个层次: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细细品味,这五个层次,既是身处世间的识人之法,也是涵养内心的修行之途。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这便是那条完整的路径。01始于颜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自古人们便津津乐道于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的四大美女,潘安、兰陵王、宋玉、卫玠的四大美男。但是容貌却是一把双刃剑。生得美可以成为一种

  • 童话故事—《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这儿是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豌豆粒坐在那儿越长越大,同时也越变得沉思起来,因为它们多少得做点事情呀。“难道我们永远就在这儿坐下去么?”它们问。“我只愿老这样坐下去,不要变得僵硬起来。我似乎觉得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有这种预感!”许多星期过去了。这几粒豌豆变黄了

  • 日签 ||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一日一签1月23日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尚书·旅獒》​○○

  • 季羡林谈学术:绝不欺世盗名,但求无愧于心

    学术看似艰深,涵盖面极大但与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进步息息相关学术是老老实实的东西不能掺半点假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素质对于这些问题季羡林先生是这么看的……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文季羡林“学术良心”,好像以前还没有人用过这样一个词,我就算是“始作俑者”吧。但是,如果“良心”就是儒家孟子一派所讲的“人之初,性本善”中的“性”的话,我是不信这样的“良心”的。孟子人和其他生物一样,其“性”就是“食、色,性也”的“性”;其本质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人的一生就是同这种本能作斗争的一生。有的

  • 征文投稿丨雪中闲谈,十色青春

    窗外风雪再大也有我陪伴着你小漫闲谈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张嘉佳○○欢笑和泪水结成的烙印是青春的样子﹃青春﹄·············青春是初开的花朵,含苞待放,娇艳欲滴,路人驻足观赏,不愿离去,害怕错过她的花期。这是她最美的时光,她被世界温柔以待。可是,初开的花越是娇媚越是难以承受雨打风霜,于是花被折断枝叶,被吹散了花瓣。她害怕,彷徨,她想去一个极乐世界,却总不尽其意。青春是妖娆的女子,盛世红颜,倾国倾城,英雄为其竞折腰,越陷越深,跌入无尽的漩涡。

  • 梁实秋:一碗粥,一段时光的回眸

    “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的喝个尽兴。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给亲友,东一碗来,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举。剩下的粥,倒在大绿釉瓦盆里,自然凝冻,留到年底也不会坏。”粥文梁实秋我不爱吃粥。小时候一生病就被迫喝粥。因此非常怕生病。平素早点总是烧饼、油条、馒头、包子,非干物生噎不饱。抗战时在外作客,偶寓友人家,早餐是一锅稀饭,四色小菜大家分享。一小块酱豆腐在碟子中央孤立,一小撮花生米疏疏落落地洒在盘子中,一根油条斩做许多碎块堆在碟中成一小丘,一个完整的皮蛋在酱油碟中晃来晃去。不能说是不丰

  • 民国十大绝世女子

    在这段乱世岁月里,有着这么一群传奇的女人,她们或生自盛世豪门,身价矜贵无比;她们或拥有绝代风华,魅力无人能及;她们或才情千万,傲然自立;她们或人生绚丽璀璨,故事曲折离奇。绝世名伶:孟小冬孟小冬是20世纪20、30年代被誉为梨园“冬皇”的京剧女老生演员,梅兰芳的前妻。她同时有着男子的霸气和决断、女子的妩媚和柔韧,她像谜一般的生活和爱情,至今令人神往。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与陆小曼被称为交际场上的明星,素有南唐北陆之说。唐瑛毕业于旧上海的中西女塾,也是张爱玲就读过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她精通英文,善唱昆

  • 请客吃饭,不懂这些等于白请!(超实用)

    中国是一个爱吃的国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产生的。正所谓成也酒桌,败也酒桌。在中国,这饭该怎么吃?其实也不复杂,综合起来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纪律一:守时现在的城市都拥堵,除非你是桌上最大的老板、最大的领导,如果不是就别迟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一般都会等人齐了才开饭,十几个人等你一个,等的越久,就越讨厌你,这样的事儿多了,干脆就不叫你。千万不要玩“狼来了”,明明40分钟才能到,明明你还根本没出门,非要说自己马上到!----这若干个马上到加起来,就再也没人信你了。另

  • 马生义 | 村里那些事(外二首)

    马生义,生于六十年代的诗歌爱好者。村里那些事(外二首)作者:马生义村子里每出生一个人村里人就要高兴好几天女人们争着抢着去看月子男人们张罗着满月的喜酒高兴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死亡一个人村里人就要伤心好几天女人们哭天喊地肝肠寸断男人们神情凝重料理后事伤心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娶进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喜庆好几天男人们杀鸡宰羊不亦乐乎女人们煎炒烹煮样样拿手喜庆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走出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叹息好几天老人们牵肠挂肚望眼欲穿孩子们吵着闹着要找爸妈叹息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添一座坟村里就少了

  • 朗诵丨家乡的小路

    家乡的小路作者丨零海岸朗诵丨牧童笛站在家乡小路的这一端,眺望着小路的另一端,一股暖流从足下温热心头,簇拥着泪水夺眶而出。这条小路上不知叠印了我多少足迹,不知小路上蕴含了我多少对山外的憧憬,不知在小路上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此时,我仿佛又行走在小路上上学放学,我仿佛又闻到母亲烹饪粗粮淡菜的香味,我仿佛又看见父亲每日来往小路的身影,我仿佛又听见弟弟妹妹嬉闹的声音……如今小路就静幽幽蜿蜒地在我的面前,无语地看着我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人,而我,只能赧然地面对小路,道一声:久违了。无数次梦游的小路,没有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