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追寻的缘:等待的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2:39: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追寻的缘:等待的爱

第一章 逼害

非云国中一向太平,繁华而稳定,只不过最近在皇宫内部却是掀起了一阵小风波。原文http://www.xbxys.com/

这阵小风波也仅仅是数位朝上内务重要官员才知道。

那就是当朝皇上庄子月忽然发出了一道圣旨,要找出前朝遗失在外的荟萃玉,传说此物记载了大朝中的秘密,并且秘密将此事公布给了最重要的心腹知道。

其中,魏发贵身为皇上最重要的一位大臣,也是得知了此事,并且翻查了历史旧典,查到了荟萃玉被藏在了江落城中,当下和自己的女儿魏静雨一起前去寻找,并且找上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应天远一起前去帮忙。

不知觉的,便是过去了数月的时间。

在江落城中的一间偏僻的小屋子之中。一名身穿着云蓝锦服的男子正左在木阶之上,他名字叫司徒奎,看上去英俊年轻,清晰的轮廓,黑色的长发被扎成辩子藏在大沿帽中。

在司徒奎旁边是一个叫夏清柔的女子,穿着白色流云素服,头带玉簪,化上粉妆,非常美丽而且自然。推荐xbxys.com

她看上去脸色有些不太好,靠在司徒奎的旁边,“荟萃玉如今就在我们手中,但是朝庭的人却是四处的追捕我们,你说应该如何是好。”

“不会有事的,我们已经逃到这里来,想来魏发贵,魏静雨她们是不会寻找到这里来的。”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不过还好有不恨道人的帮忙,不然我们也不会从他们的势力范围之中逃了出来。”夏清柔松了一口气,想起之前在江落城之中便是糟到了魏发贵的搜捕,如今的她就像一个过街老鼠一样,东躲西藏。

“不过,那个叫应天远的人还有找你吗……”司徒奎如今回想起来,那一个名叫应天远的剑客和魏静雨,魏发贵是一伙的,但是他却是帮着自己,尤其是帮着夏清柔。

有时候,司徒奎会暗生醋意,但是也因为应天远的缘故,夏清柔才多被拯救,只不过司徒奎却不会相信应天远,正如同自己并不会完全相信魏静雨一样。

“清柔,你离应天远能不能远点,可以的话不要和他联系。网站xbxys.com

“这是为什么了,应公子可是好人啊。”愣了一下,夏清柔忽然问道,“正如同你以前也是很相信魏静雨那样。“

“魏静雨和应天远都一样,就是因为过去太相信魏静雨了,所以她才利用我来找到你,甚至差点抓到,之前魏静雨不是叫了一个柳乙立的人来抓我们吗,如果不是不恨道人的话,我们恐怕都落到了他们手中了。“

“说来也是。“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夏清柔只觉的无论是谁都不能相信。

另外一边,魏静雨,应天远两人却是坐在魏府之中。

应天远手执着长剑,一身黑衣劲装,看向魏静雨,“关于夏清柔,司徒奎两人的藏身之地我已经告诉了你了,就在江落城一处宅院里面。阅读http://www.xbxys.com/只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对他们下了狠手。”

“怎么会了,我只不过是想要他们交出荟萃玉而已。”魏静雨长着一正绝美的面容,雪白色的皮肤,苗条的身材,身穿着粉色彩衣,显得是那样的有魅力。

虽然应天远对于魏静雨有着爱慕之心,可惜却不会那样容易上她的当,“柳乙立上一次便是追杀了夏清柔,这事和你也没关系吗?”

“自然是没有关系了。”魏静雨说的非常的坚定,而应天远也不知道应该不应该信好,当下转过头,“也罢,但是如果你行事前先和我说一声,不要独自一人前去寻找夏清柔。”

“好,我答应你。”虽然魏静雨口头那么说着,但实际上又如何做,应天远却是不知道。版权xbxys.com

应天远笑道,“好了,我想问的问题问完了,谢谢你的回答,你可以走了。”

魏静雨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应天远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分,没想到她现在连自己都不相信,大概是不愿意看见自己帮助夏清柔吧,她一直误会自己。不过自己对她早有猜测,而且也提醒过夏清柔,相信他们会有准备的。应天远忽然觉得自己很为难,一方面他希望保护夏清柔他们不被魏静雨利用甚至杀害,另一方面,自己也不想背叛魏静雨,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有时候他真的想像不恨道人说的那样,离开这里,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恨道人也不会犹豫不决。可他就是放心不下魏静雨,纵然心里恨她、恼她,可没有办法离开她。原文xbxys.com不恨道人问他是不是喜欢魏静雨,他没有回答,他知道与爱情无关,这是一个秘密,自己无意间发现的一个秘密,只是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义父,也包括魏静雨。尤其是她,一定不能让她知道。应天远心里很苦,却不知道要到哪里倾诉。

魏静雨出来以后,还在想着应天远的话,他真的知道了?看样子不像,这件事情最好还是去确认一下,所以她赶快回到了房间。看见秋花,劈头就问:“那天晚上我让你去找柳乙立的事,还有什么人知道?”

“没有,这么重要的事情,奴婢怎么会告诉其他人呢?”秋花感觉到事情不妙,急忙辩解。

“那你去的时候有没有被人跟踪,比如应天远?”

“那天晚上奴婢一直小心翼翼的,边走边看,没有发现后面有人。”

魏静雨看她的样子,应该没有说谎,看来应天远果然是在试探自己,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叹了口气,说道:“你不需要紧张,我只是随口问问。应天远回来了,现在正在休息,你去盯着他。我可能要出去一趟,不想让他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奴婢明白,这就去办。”秋花说着就退出了房间。

估摸了一下时间,魏静雨觉得现在司徒奎也该醒来了,刚好应天远不在,正好是个机会,事不宜迟,现在就去。出了门,忽然担心起来了,自己不会武功,如果司徒奎突然变卦,可不好应付,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还是找一个人跟着自己,找谁呢?思量一番,魏静雨还是想把这件事告诉父亲,让他帮忙。

魏发贵看到女儿这个时候来到书房,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不是去救卢印元吗,怎么现在还没去?”

“师兄刚刚回来,我看他非常疲劳,实在不忍心,打算明天再去。”魏静雨如实回答。

“这件事你自己定吧,我不管了。”魏发贵相信魏静雨有把握,所以并不担心,“应天远回来了,有没有查到什么消息,夏清柔和司徒奎现在在哪儿,有没有离开江落城?”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父亲放心,他们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魏静雨劝慰道,“城西有一所宅子,是司徒一林留下来的,他们现在都在那里。”

“消息可靠吗?”

“师兄亲眼所见,应该没有问题。”魏静雨看到父亲激动的样子,知道他要干什么,便赶紧劝道,“父亲不要着急,现在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我不是想打草惊蛇,我只是想派几个人去看着他们,以免他们跑了。”魏发贵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魏静雨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父亲的顾虑女儿可以理解,但女儿不赞成那么做。那个道士是什么人,你比我了解,万一让他看出什么端倪,突然发难,如何是好?”

“那你有什么办法?”

“这正是女儿来找父亲的原因。”魏静雨走到魏发贵身边,恳切地说道,“女儿想让父亲找一个武功和师兄差不多的人陪着女儿去找司徒奎。”

“什么,你要亲自去找司徒奎?”魏发贵吃惊道,不知道她打算干什么。

“父亲应该知道,司徒奎在这里的时候,都是我在照顾他,他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最多,有些事情也是我告诉他的,而且他对我知无不言,说明他相信我。我亲自去见他,他一定会非常感动,也可以放心。父亲,你觉得呢?”魏静雨说道。

魏发贵想了一下,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如果你可以去看看他,他一定会想尽办法为我做事的。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事不宜迟,女儿打算现在就去。”魏静雨急切地说道。

“现在,太急了吧?”魏发贵摇摇头,“二十年了,那个道士的武功我不知道怎么样了,上次应天远和西门水联合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一个人去,我实在不放心。反正也不急于一时,等几天,到时候我让应天远带几个人和你一起去,如果发生什么,那么多人也可以应付。”

魏静雨选择这时候去就是不想让应天远知道,可父亲却说出这样的话,一听此话,她急了:“父亲,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去的人多了,反而不好。我就是去看一看,你派一个武功不错的人就可以了。至于怎么样见到司徒奎,到了那里,我自然会见机行事。能见到最好,见不到,再找机会,我有分寸。”

魏发贵想了想,却非常为难:“下面的人确实有几个身手不错的,但和应天远比起来,根本不行。你要去做这么危险的事,除了应天远,我还真不放心别人。”

魏发贵的反对让魏静雨非常着急,又不能直接告诉他自己不想让应天远知道,灵机一动,急忙说道:“女儿听说父亲的贴身侍卫里有一个叫莫如的人,身材高大威猛,身手非常矫健,而且沉默寡言、守口如瓶。不知道父亲愿不愿意忍痛割爱,让他陪女儿去一趟?”

“你想让他陪你去,他的武功可不如应天远啊。”魏发贵提醒道。

“女儿知道。这次去我不一定会和他们动手,关键是以防万一,如果发现情况不对,我们马上回来,绝不停留。”魏静雨看到父亲还是不放心,又说道,“师兄这两天为了司徒奎的事情,早出晚归,非常辛苦。刚才我去看他的时候,觉得他精神不好,我实在不想打扰他,也希望父亲可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应天远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魏发贵知道,也希望他可以好好休息一天,养精蓄锐。但是女儿……自己真的无法放心:“你就不能等一下,非要今天去,而且是现在就去?”

“早一天去早一天安心嘛。父亲不是也想知道司徒奎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突然变卦么?”

魏发贵想了一下,也是这样,点点头。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喊道:“莫如。”

不一会,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走了进来,看了看魏静雨,又看向魏发贵,朗声唤道:“卑职莫如见过魏大人、魏小姐,不知魏大人有何吩咐?”

“静雨等会要出去一趟,应天远去不了,你就陪着去一趟吧。记着,这次出去可能会比较危险,要小心,要保护好静雨,不能让她出现任何意外,你明白吗?”魏发贵嘱咐道。

“卑职明白,卑职一定竭尽全力保护魏小姐安全。”莫如应道。

魏发贵满意地点点头:“那你去准备吧。”

“是。”莫如说着,就离开了。

莫如走了以后,魏静雨也不想耽误,她知道如果应天远起来,发现自己不在,事情就糟糕了。马上和父亲告了辞,也走了。走的时候,路过应天远的房间,特意往里面看了一眼,应天远果然睡得很沉,魏静雨放了心。又找到躲在附近监视的秋花,把一个蜡烛交给她。秋花看到这个蜡烛,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却非常犹豫:“小姐,这毕竟是应公子,我看就不用了吧。”

“就是因为是他,我才不得不这样,如果他起来,发现我不在,肯定会怀疑的,到时候你怎么解释?”

“我---------”秋花无法回答,“可他已经睡着了,如果他起来以后发现我们用这个,肯定会很生气的,我…….”

“你是谁的丫头,我的还是他的?如果是我的,就按我说的去做,快去,别耽误时间,我没那么多时间。”魏静雨厉声催促道。

秋花无法,只能走过去,点燃蜡烛,放在应天远房间的窗户下面,然后捂着鼻子迅速地跑开。看到这一幕,魏静雨完全放心,转过身,快步走出驿站。

到了门口,看到莫如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便走了过去。莫如看见魏静雨来了,急忙行礼道:“拜见小姐,小姐请上车。”

魏静雨看了一眼面前的马车,摇摇头,说道:“我不坐这个,这个太慢了。你去准备一匹快马,骑在上面,我坐在后面。”

“这个……恐怕有些不妥吧。”莫如有点顾虑。

“有何不妥?”

“卑职马术不精,小姐千金之躯,万一有什么闪失,卑职无法交代。”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魏静雨走到他面前,笑着说道,“我既然点名要你,就是相信你的能力,你用不着谦虚,也不用顾虑,我没你想得那么娇贵。今天的事很重要,必须快去快回,容不得半点耽误,否则父亲怪罪下来,我们都无法交代。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吗,不仅仅是因为你的武功,还有你的为人,尽职尽责,不该问的从来不问。我希望你一直是这样,尤其是今天的事情。明白了吗?”

莫如明白她的意思,轻轻地点了点头,解开马车,骑在马上,伸出手,对下面的魏静雨说:“小姐,上来吧。”

魏静雨满意地点点头,也伸出手,拉住他,让他把自己带到马背上。莫如喊了一声:“出发了,驾。”两人一马,绝尘而去。

第二章 不明白

司徒奎这一觉睡好长时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这么能睡,一醒来就看见了大太阳,应该是中午了吧,他马上坐了下去,算算时间,应该有十二个时辰了。怎么回事,自己从来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好像是被别人打了迷药。对,一定是这样,肯定是那个道士。他为什么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清柔,他突然想到,清柔会不会出什么事?急忙下了床,穿上鞋,就要往外走。正在这个时候,门开了,夏清柔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看到司徒奎已经起来了,而且好像要出去,便问道:“你要去哪儿?”

“没,没,我穿衣服。”司徒奎赶紧拿起衣服,套在身上,看见夏清柔,他也就放心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昨天睡得太沉了,应该是中午了吧?”

“就是中午,可能是你太累了,所以才会睡到现在。”夏清柔当然不能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他。

“那你呢,是不是也刚刚起来?”司徒奎担心地问道。

“当然了,昨天赶了一天的路,我也很累,一躺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一直到刚才才醒过来。”

难道夏清柔也被下了迷魂药?司徒奎很是担心。又试探地问了一句:“那那个道长呢,是不是也是睡到现在才起来?”

“他好像还没有起来呢。”夏清柔说道,“我刚才到隔壁看了一眼,他好像还在睡觉,我不好意思打扰,就过来了。”说着,绞好毛巾,递给司徒奎。

司徒奎接过来,擦了擦脸,舒服了许多。

夏清柔又把毛巾接了过来,看着司徒奎低头穿衣服的样子,忽然一阵恍惚,仿佛他们已经是夫妻了,这样的平静生活真好,如果一直可以如此,或者时间可以停住,那该多好。夏清柔这样想了一会,回过神来,问道:“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这里有东西吃么?”司徒奎苦笑。

夏清柔笑了笑,转身出去了,不一会拿了一个馒头进来,放在司徒奎手里:“吃吧。”

“你是从哪里拿的,难道这里还有吃的?”司徒奎惊讶地说道。

“昨晚上的东西没有吃完,我想着咱们在这里可是好几天都出不去,所以就全部拿来了。”夏清柔解释道,“只可惜是凉的,你就凑合着吃吧。”

“还是你想的周到。”司徒奎赞道。此时他也饿了,拿起馒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了。

夏清柔看他不怎么雅观的吃相,忍不住笑了起来。司徒奎看见她笑了,有点不好意思,摸摸头,也笑了。夏清柔走到床前,看看凌乱的床铺,俯下身子,帮他叠被子。不一会却感觉到有人在后面碰碰她,回头一看,是司徒奎。“怎么了?”她问道。

“你吃了吗?”司徒奎关心地问道,他很懊恼自己,现在才想起夏清柔。

夏清柔却并不在意,温言答道:“我吃过了,你吃吧,不够的话,外面还有。你快点吃吧,吃完了饭,我还有事要和你说。”

“什么事啊?”司徒奎奇怪地问道。

“就是-------”话到嘴边,夏清柔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想了一会,才说道,“这件事很重要,在这里说不方便,可能会影响到道长的休息,我们还是出去说比较好。”

夏清柔到底有什么事,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说,是害怕不恨道人听见吗?司徒奎疑惑。看来这个夏清柔也是防备着不恨道人的,如果是这样,事情倒也简单了。这样想着,司徒奎于是说道:“好啊,正好我也有事想和你说,你先出去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夏清柔好奇。

“你不要问,去了你就知道,先出去吧,我换件衣服。”不等夏清柔反应过来,司徒奎就推着她走出了房间。夏清柔刚想问问,司徒奎就关上了门。

司徒奎有事和自己说,到底是什么事呢?夏清柔认真思索着,难道也是为了荟萃玉的事?如果是这样,那他的目的是什么,真的是要把荟萃玉交给魏静雨和魏发贵么?夏清柔心里不是滋味,虽然早就计划好了,可真的要这样做,她还是不愿意。突然觉得有人在身后看着自己,回头一看,是不恨道人。他对她点点头,她就过去了,不恨道人对她说:“不管司徒奎等会和你说什么,一定不能和他吵起来,更不能把事情的真相这么快就告诉他。”

“可是-----”

“大局为重。”

夏清柔沉默片刻,点点头:“我明白。”

一刻钟之后,司徒奎带着夏清柔来到一个有山有水、环境清幽的地方,夏清柔来到这个地方,感到心情豁然开朗,走到泉水边,蹲下身子,舀起一口水,喝了下去,凉丝丝的,非常甘甜,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么美妙的地方,闭上眼睛,用力地呼吸着这里的清新空气。

“喜欢吗?”司徒奎温柔的声音荡在自己的耳边。夏清柔可以感受到一股男人的气息充斥在自己的脖间,热热的,很异样,随之而来的,好像是一股电流冲到自己体内,很突然,好像让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了。夏清柔的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怎么了,不喜欢这里吗?”司徒奎看她不说话,皱了皱眉头,又问。

夏清柔看他好像放松了一下,扭着身子,松开他,转过身,说道:“没什么,我只是不喜欢你这样太亲密,毕竟还没有成亲,这样让别人看见了,多不好。”

司徒奎笑了笑说道:“这里不可能有别人来的。”

“那我也不习惯。”

司徒奎虽然有些失望,但他喜欢夏清柔,决定尊重她的意见,轻轻地放开了她。但心里却有些惆怅,别过头去,看向别处,重重地叹了口气。

夏清柔看他那样,知道他是因为自己的拒绝,便关心地说道:“我知道也许自己不应该拒绝你,我们是未婚夫妻,反正早晚都要在一起,又是江湖中人,也许你这样做觉得没什么。可我毕竟读过一些孔孟之作,父亲对我要求也比较严格,所以对于这些,我非常在意,希望你可以尊重我。你放心,我现在跟你在一起,以后就是你的人了,永远都是,不离不弃。”

司徒奎听她这么一说,心里非常感动,想拥她入怀,但一想到她说的话,只好作罢。拉起她的手,放在心口,温柔而坚定地说道:“我和你一样,也会对你不离不弃的。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放开。”

“恩。”夏清柔用力地点点头,也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地笑了。

司徒奎看她也和自己一样,也就放了心,看看周围的风景,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夏清柔摇摇头。

“这是我小时候练功的地方。”司徒奎回答道,“怎么样,这个环境不错吧?我小时候非常淘气,刚开始也不喜欢练武功,经常偷懒,有时候父亲不在,我就不练,和下人一起打闹,我是主子,他们没有办法,只能陪我玩。父亲知道以后,大发雷霆,但也没有办法,只要他一出去,我就是这样。后来他就把我带到这里,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人陪我玩,父亲坐在旁边,我只能安安分分地练功,终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出啊。”夏清柔忍不住笑了起来。

司徒奎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着说道:“只可惜我一直是这么贪玩,以为父亲可以跟着我一辈子,所以也就没有用心去学,以至于现在想为父报仇,都是不可能,我当初简直是糊涂。早知道我就应该好好学习武功,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事无成。”司徒奎叹着气,非常懊恼的样子。

夏清柔看他自责的样子,心里也不是滋味,劝道:“你别这样,任何事情只要尽力就好,做到问心无愧,不管能不能成功,都可以安心。当初你没有学好武功,这已经是事实了,谁也改变不了,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那时候犯了错,并不可怕,你就不要自责了,你还年轻,还有机会。如果一味这样想,你就彻底没希望了,你明白吗?”

司徒奎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她:“你对我还有信心?”

夏清柔笑了笑:“你是我未来的丈夫,我当然要对你有信心了,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去救你。只是我不希望你鲁莽行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我们一起去做,好不好?”

“好。”司徒奎也非常认真地点点头。随后又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事要告诉我吗,到底是什么事,那么重要?”

夏清柔本来想让司徒奎先说,可司徒奎显然不想主动开口,夏清柔知道,如果自己不说的话,反而会引来他的怀疑,想了想,开口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父亲有颗荟萃玉?”

夏清柔居然主动把这件事说出来了,司徒奎觉得奇怪,来之前他以为自己可能很难问出来,却没想到夏清柔主动提出,不由地吃了一惊。她为什么问起这个,是那个道士让她问的吗,难道他们也没有得到荟萃玉?可是魏静雨说过,荟萃玉就在他们身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知道这件事吗?”看他半天不说话,夏清柔故意问了一句,司徒奎不可能什么也不知道,就算司徒一林不和他说,魏发贵为了利用他,也会告诉他一些事情的。

“哦,不是。”司徒奎回过神来,“我当然知道这个东西了,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把它藏起来,这么多年,我只是听他说过,却没有见过,更不知道他放在那里。不过我在驿站的时候,魏发贵和我说过,父亲的死和荟萃玉有关系,那些人是为了得到荟萃玉才杀了我父亲,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魏发贵的话我也不敢轻易相信。”

“那我说的话你总该相信了吧,那我告诉你,那些人杀你父亲的确是为了荟萃玉。”夏清柔非常认真地告诉他。

“你怎么会知道?”司徒奎故意吃惊地问道,“那个荟萃玉到底有什么作用,为什么他们要杀了我父亲?”

追寻的缘:等待的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追寻的缘 或 等待的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为什么说所有的“养生”都是徒劳的? 看完后不再纠结了~

    人生在世,一切顺其自然。如果为了刻意追求长寿、健康,就去各种养生、食补,比如你非常喜欢吃肉,却又刻意不吃肉;或者你非常不喜欢吃枸杞,偏偏要泡枸杞茶,这已经是违背了你生命的本质,生命又怎么可能健康的呢?话再说回来,即使这样使你长命百岁了,但也是违心而苟活的。你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生命唯一的尺度,是你能否按照自己的内心去生活。真正的健康,应该这样理解: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即:大道无道,大养无养。自我理解,自我把控。关于吃油吃肉问题,绝不能一概而论,如果你是体力劳动者或活动很多,尽管吃肉多吃油炒菜就是了

  • “荒岛图书馆”为城市增添文化绿荫

    公益性图书馆——“荒岛图书馆”在我市找到了“落脚点”,23日,记者现场一探究竟。居民区里安静一角在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南面的阳光城小区院内1号楼,记者找到了并不醒目的19+咖啡、荒岛图书馆。准确地说,“荒岛图书馆”是“寄居”在咖啡店里。“因为这个图书馆是纯公益性的,并不盈利。图书馆面向社会免费开放,凡捐书10本就可以成为‘荒岛’的‘岛民’长期免费借阅书籍,所以需要一个盈利的项目做依托,并提供场所。”店长张冰介绍说,这家店是由3个年轻人共同投资,合伙经营的,他们希望打造成一个精神乐园,一个除了家庭和单

  • ▶ 今日腊八节,京歌《前门情思大碗茶》送给大家,再送朋友们一碗腊八粥,快收下!越快越好!

    京剧今天是腊八节了今年腊八节的时间是2018年1月24日腊八节的到来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越来越浓福到运到财到我的祝福第一个来报道愿收到我祝福的朋友所有美好期望和祝福涌向你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腊八节降至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愿这幸福的美味永远常伴在你“粥”围开心的美味永远紧跟随你“粥”围甜蜜的美味永远依偎在你“粥”围喝碗吉祥腊八粥,滋润肠胃心温暖赶走疾病和

  • 丁晓君,窦晓璇等五大流派《名段联唱》视听盛宴,太美了!

    京剧【京剧】公众号!!

  • ▶ 今日腊八节,黄梅戏《夫妻观灯》送给大家,再送朋友们一碗腊八粥,快收下!越快打开越好!

    点击黄梅戏今天是腊八节了今年腊八节的时间是2018年1月24日腊八节的到来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越来越浓福到运到财到我的祝福第一个来报道愿收到我祝福的朋友所有美好期望和祝福涌向你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腊八节降至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愿这幸福的美味永远常伴在你“粥”围开心的美味永远紧跟随你“粥”围甜蜜的美味永远依偎在你“粥”围喝碗吉祥腊八粥,滋润肠胃心温暖赶走

  • 李少春 杜近芳 《白毛女》永远的经典!

    京剧【京剧】公众号!!

  • 金苹果团队|夫妻沟通中我们是怎样互相伤害的

    哈哈夫妻沟通中我们是怎样互相伤害的白1金苹果两性关系团队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我是今晚的微课主持人。今天很荣幸为大家请到了金苹果两性关系团队,这次的微课将由两位男性老师、两位女性老师,四位老师同时在线主讲,从不同的角度共同呈现“夫妻沟通中,我们是怎样互相伤害的。”这个话题。下面我来跟大家介绍一下金苹果两性关系团队的四位教师。田惠英老师是准水晶级意象对话心理师,中国心理干预协会意象对话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意象对话研究中心理事,北京乾德意象文化传播公司讲师,中科院心理所EAP签约咨询师,高级心理咨询师

  • 我走进月亮的家乡 用星星点点的火苗 取暖

    租点光阴(五首)文/王廷艳选稿:中乡美驻桂林选稿基地主编绿荫租点光阴。在太阳背后我走进月亮的家乡用星星点点的火苗取暖租点光阴。听退耕后的农夫,怀想种子的宿命一粒麦子对春天的忠诚租点光阴。我们扬起年轻的帆。河的第三条岸虽然遥远,一不留神就会飘到跟前租点光阴。游子推开一扇扇方言的篱笆用哑语的手势和表情寻找潜移默化的家太阳灶粘贴无数的小镜片调整旋转仰的角度只为捧住一颗红心塬上人家。撑起了一口天堂的锅煮沸大海一瓢烫暖米酒和日子牛门洞涉过千重刼难归来了一头驯顺的牛在黄土的家园种下牛毛一样温存的植物,让它们

  • 187. 无地自由:一个书店的消亡 一种精神的永生

    窗外风雪再大也有我陪伴着你全文字数:1575字阅读时间:6分钟来上海10年了,回想起来,去的频率最高的一个地方,就是季风书店。季风书店的历史,比我来上海的时间早得多,开了20年了,然而现在最后一个季风书店也将关闭。很多人开始检讨自己没有以实际行动支持实体书店,以至于我破天荒第一次在书店看到大排长龙买单的景象。但是,实际上,透露出来的讯息却不是“关闭”,而是“被关闭”。有心的人会在季风书店并不显眼的位置看到这样一句话“独立的文化立场,自由的思想表达”,相信20年来,这句话并没有变味,至少在我眼中的

  • 今日腊八

    2018.1.24腊月初八•周三腊●八今天就是腊八了,还记得那句谚语吗?“腊七腊八冻掉下巴”,想保住这下巴,还真有一招。传说,是一定要在腊八当天来上一碗热乎乎,暖融融的腊八粥。说起腊八粥,它最早始于宋代。每逢腊八这一天,不论是宫廷还是黎民百姓家都得做腊八粥。遥想当年,红砖金瓦的宫内宫外,人声鼎沸、笑语欢声,大铜锅内色彩斑斓、粘稠适度的粥羹在寒冬里漫溢着诱人的香甜。腊八节人们对腊八粥的偏爱,或许是因为它预兆着年的开始,所以人们年年过腊八,年年有粥喝。腊八粥的来历关于腊八粥的来历,民间流传着各种各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