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追寻的缘:等待的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2:39: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追寻的缘:等待的爱

第一章 逼害

非云国中一向太平,繁华而稳定,只不过最近在皇宫内部却是掀起了一阵小风波。小百姓养生网

这阵小风波也仅仅是数位朝上内务重要官员才知道。

那就是当朝皇上庄子月忽然发出了一道圣旨,要找出前朝遗失在外的荟萃玉,传说此物记载了大朝中的秘密,并且秘密将此事公布给了最重要的心腹知道。

其中,魏发贵身为皇上最重要的一位大臣,也是得知了此事,并且翻查了历史旧典,查到了荟萃玉被藏在了江落城中,当下和自己的女儿魏静雨一起前去寻找,并且找上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应天远一起前去帮忙。

不知觉的,便是过去了数月的时间。

在江落城中的一间偏僻的小屋子之中。一名身穿着云蓝锦服的男子正左在木阶之上,他名字叫司徒奎,看上去英俊年轻,清晰的轮廓,黑色的长发被扎成辩子藏在大沿帽中。

在司徒奎旁边是一个叫夏清柔的女子,穿着白色流云素服,头带玉簪,化上粉妆,非常美丽而且自然。阅读xbxys.com

她看上去脸色有些不太好,靠在司徒奎的旁边,“荟萃玉如今就在我们手中,但是朝庭的人却是四处的追捕我们,你说应该如何是好。”

“不会有事的,我们已经逃到这里来,想来魏发贵,魏静雨她们是不会寻找到这里来的。”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不过还好有不恨道人的帮忙,不然我们也不会从他们的势力范围之中逃了出来。”夏清柔松了一口气,想起之前在江落城之中便是糟到了魏发贵的搜捕,如今的她就像一个过街老鼠一样,东躲西藏。

“不过,那个叫应天远的人还有找你吗……”司徒奎如今回想起来,那一个名叫应天远的剑客和魏静雨,魏发贵是一伙的,但是他却是帮着自己,尤其是帮着夏清柔。

有时候,司徒奎会暗生醋意,但是也因为应天远的缘故,夏清柔才多被拯救,只不过司徒奎却不会相信应天远,正如同自己并不会完全相信魏静雨一样。

“清柔,你离应天远能不能远点,可以的话不要和他联系。小百姓养生网

“这是为什么了,应公子可是好人啊。”愣了一下,夏清柔忽然问道,“正如同你以前也是很相信魏静雨那样。“

“魏静雨和应天远都一样,就是因为过去太相信魏静雨了,所以她才利用我来找到你,甚至差点抓到,之前魏静雨不是叫了一个柳乙立的人来抓我们吗,如果不是不恨道人的话,我们恐怕都落到了他们手中了。“

“说来也是。“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夏清柔只觉的无论是谁都不能相信。

另外一边,魏静雨,应天远两人却是坐在魏府之中。

应天远手执着长剑,一身黑衣劲装,看向魏静雨,“关于夏清柔,司徒奎两人的藏身之地我已经告诉了你了,就在江落城一处宅院里面。原文http://www.xbxys.com/只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对他们下了狠手。”

“怎么会了,我只不过是想要他们交出荟萃玉而已。”魏静雨长着一正绝美的面容,雪白色的皮肤,苗条的身材,身穿着粉色彩衣,显得是那样的有魅力。

虽然应天远对于魏静雨有着爱慕之心,可惜却不会那样容易上她的当,“柳乙立上一次便是追杀了夏清柔,这事和你也没关系吗?”

“自然是没有关系了。”魏静雨说的非常的坚定,而应天远也不知道应该不应该信好,当下转过头,“也罢,但是如果你行事前先和我说一声,不要独自一人前去寻找夏清柔。”

“好,我答应你。”虽然魏静雨口头那么说着,但实际上又如何做,应天远却是不知道。原文http://www.xbxys.com/

应天远笑道,“好了,我想问的问题问完了,谢谢你的回答,你可以走了。”

魏静雨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应天远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分,没想到她现在连自己都不相信,大概是不愿意看见自己帮助夏清柔吧,她一直误会自己。不过自己对她早有猜测,而且也提醒过夏清柔,相信他们会有准备的。应天远忽然觉得自己很为难,一方面他希望保护夏清柔他们不被魏静雨利用甚至杀害,另一方面,自己也不想背叛魏静雨,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有时候他真的想像不恨道人说的那样,离开这里,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恨道人也不会犹豫不决。可他就是放心不下魏静雨,纵然心里恨她、恼她,可没有办法离开她。说明xbxys.com不恨道人问他是不是喜欢魏静雨,他没有回答,他知道与爱情无关,这是一个秘密,自己无意间发现的一个秘密,只是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义父,也包括魏静雨。尤其是她,一定不能让她知道。应天远心里很苦,却不知道要到哪里倾诉。

魏静雨出来以后,还在想着应天远的话,他真的知道了?看样子不像,这件事情最好还是去确认一下,所以她赶快回到了房间。看见秋花,劈头就问:“那天晚上我让你去找柳乙立的事,还有什么人知道?”

“没有,这么重要的事情,奴婢怎么会告诉其他人呢?”秋花感觉到事情不妙,急忙辩解。

“那你去的时候有没有被人跟踪,比如应天远?”

“那天晚上奴婢一直小心翼翼的,边走边看,没有发现后面有人。”

魏静雨看她的样子,应该没有说谎,看来应天远果然是在试探自己,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叹了口气,说道:“你不需要紧张,我只是随口问问。应天远回来了,现在正在休息,你去盯着他。我可能要出去一趟,不想让他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奴婢明白,这就去办。”秋花说着就退出了房间。

估摸了一下时间,魏静雨觉得现在司徒奎也该醒来了,刚好应天远不在,正好是个机会,事不宜迟,现在就去。出了门,忽然担心起来了,自己不会武功,如果司徒奎突然变卦,可不好应付,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还是找一个人跟着自己,找谁呢?思量一番,魏静雨还是想把这件事告诉父亲,让他帮忙。

魏发贵看到女儿这个时候来到书房,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不是去救卢印元吗,怎么现在还没去?”

“师兄刚刚回来,我看他非常疲劳,实在不忍心,打算明天再去。”魏静雨如实回答。

“这件事你自己定吧,我不管了。”魏发贵相信魏静雨有把握,所以并不担心,“应天远回来了,有没有查到什么消息,夏清柔和司徒奎现在在哪儿,有没有离开江落城?”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父亲放心,他们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魏静雨劝慰道,“城西有一所宅子,是司徒一林留下来的,他们现在都在那里。”

“消息可靠吗?”

“师兄亲眼所见,应该没有问题。”魏静雨看到父亲激动的样子,知道他要干什么,便赶紧劝道,“父亲不要着急,现在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我不是想打草惊蛇,我只是想派几个人去看着他们,以免他们跑了。”魏发贵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魏静雨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父亲的顾虑女儿可以理解,但女儿不赞成那么做。那个道士是什么人,你比我了解,万一让他看出什么端倪,突然发难,如何是好?”

“那你有什么办法?”

“这正是女儿来找父亲的原因。”魏静雨走到魏发贵身边,恳切地说道,“女儿想让父亲找一个武功和师兄差不多的人陪着女儿去找司徒奎。”

“什么,你要亲自去找司徒奎?”魏发贵吃惊道,不知道她打算干什么。

“父亲应该知道,司徒奎在这里的时候,都是我在照顾他,他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最多,有些事情也是我告诉他的,而且他对我知无不言,说明他相信我。我亲自去见他,他一定会非常感动,也可以放心。父亲,你觉得呢?”魏静雨说道。

魏发贵想了一下,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如果你可以去看看他,他一定会想尽办法为我做事的。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事不宜迟,女儿打算现在就去。”魏静雨急切地说道。

“现在,太急了吧?”魏发贵摇摇头,“二十年了,那个道士的武功我不知道怎么样了,上次应天远和西门水联合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一个人去,我实在不放心。反正也不急于一时,等几天,到时候我让应天远带几个人和你一起去,如果发生什么,那么多人也可以应付。”

魏静雨选择这时候去就是不想让应天远知道,可父亲却说出这样的话,一听此话,她急了:“父亲,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去的人多了,反而不好。我就是去看一看,你派一个武功不错的人就可以了。至于怎么样见到司徒奎,到了那里,我自然会见机行事。能见到最好,见不到,再找机会,我有分寸。”

魏发贵想了想,却非常为难:“下面的人确实有几个身手不错的,但和应天远比起来,根本不行。你要去做这么危险的事,除了应天远,我还真不放心别人。”

魏发贵的反对让魏静雨非常着急,又不能直接告诉他自己不想让应天远知道,灵机一动,急忙说道:“女儿听说父亲的贴身侍卫里有一个叫莫如的人,身材高大威猛,身手非常矫健,而且沉默寡言、守口如瓶。不知道父亲愿不愿意忍痛割爱,让他陪女儿去一趟?”

“你想让他陪你去,他的武功可不如应天远啊。”魏发贵提醒道。

“女儿知道。这次去我不一定会和他们动手,关键是以防万一,如果发现情况不对,我们马上回来,绝不停留。”魏静雨看到父亲还是不放心,又说道,“师兄这两天为了司徒奎的事情,早出晚归,非常辛苦。刚才我去看他的时候,觉得他精神不好,我实在不想打扰他,也希望父亲可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应天远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魏发贵知道,也希望他可以好好休息一天,养精蓄锐。但是女儿……自己真的无法放心:“你就不能等一下,非要今天去,而且是现在就去?”

“早一天去早一天安心嘛。父亲不是也想知道司徒奎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突然变卦么?”

魏发贵想了一下,也是这样,点点头。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喊道:“莫如。”

不一会,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走了进来,看了看魏静雨,又看向魏发贵,朗声唤道:“卑职莫如见过魏大人、魏小姐,不知魏大人有何吩咐?”

“静雨等会要出去一趟,应天远去不了,你就陪着去一趟吧。记着,这次出去可能会比较危险,要小心,要保护好静雨,不能让她出现任何意外,你明白吗?”魏发贵嘱咐道。

“卑职明白,卑职一定竭尽全力保护魏小姐安全。”莫如应道。

魏发贵满意地点点头:“那你去准备吧。”

“是。”莫如说着,就离开了。

莫如走了以后,魏静雨也不想耽误,她知道如果应天远起来,发现自己不在,事情就糟糕了。马上和父亲告了辞,也走了。走的时候,路过应天远的房间,特意往里面看了一眼,应天远果然睡得很沉,魏静雨放了心。又找到躲在附近监视的秋花,把一个蜡烛交给她。秋花看到这个蜡烛,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却非常犹豫:“小姐,这毕竟是应公子,我看就不用了吧。”

“就是因为是他,我才不得不这样,如果他起来,发现我不在,肯定会怀疑的,到时候你怎么解释?”

“我---------”秋花无法回答,“可他已经睡着了,如果他起来以后发现我们用这个,肯定会很生气的,我…….”

“你是谁的丫头,我的还是他的?如果是我的,就按我说的去做,快去,别耽误时间,我没那么多时间。”魏静雨厉声催促道。

秋花无法,只能走过去,点燃蜡烛,放在应天远房间的窗户下面,然后捂着鼻子迅速地跑开。看到这一幕,魏静雨完全放心,转过身,快步走出驿站。

到了门口,看到莫如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便走了过去。莫如看见魏静雨来了,急忙行礼道:“拜见小姐,小姐请上车。”

魏静雨看了一眼面前的马车,摇摇头,说道:“我不坐这个,这个太慢了。你去准备一匹快马,骑在上面,我坐在后面。”

“这个……恐怕有些不妥吧。”莫如有点顾虑。

“有何不妥?”

“卑职马术不精,小姐千金之躯,万一有什么闪失,卑职无法交代。”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魏静雨走到他面前,笑着说道,“我既然点名要你,就是相信你的能力,你用不着谦虚,也不用顾虑,我没你想得那么娇贵。今天的事很重要,必须快去快回,容不得半点耽误,否则父亲怪罪下来,我们都无法交代。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吗,不仅仅是因为你的武功,还有你的为人,尽职尽责,不该问的从来不问。我希望你一直是这样,尤其是今天的事情。明白了吗?”

莫如明白她的意思,轻轻地点了点头,解开马车,骑在马上,伸出手,对下面的魏静雨说:“小姐,上来吧。”

魏静雨满意地点点头,也伸出手,拉住他,让他把自己带到马背上。莫如喊了一声:“出发了,驾。”两人一马,绝尘而去。

第二章 不明白

司徒奎这一觉睡好长时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这么能睡,一醒来就看见了大太阳,应该是中午了吧,他马上坐了下去,算算时间,应该有十二个时辰了。怎么回事,自己从来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好像是被别人打了迷药。对,一定是这样,肯定是那个道士。他为什么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清柔,他突然想到,清柔会不会出什么事?急忙下了床,穿上鞋,就要往外走。正在这个时候,门开了,夏清柔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看到司徒奎已经起来了,而且好像要出去,便问道:“你要去哪儿?”

“没,没,我穿衣服。”司徒奎赶紧拿起衣服,套在身上,看见夏清柔,他也就放心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昨天睡得太沉了,应该是中午了吧?”

“就是中午,可能是你太累了,所以才会睡到现在。”夏清柔当然不能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他。

“那你呢,是不是也刚刚起来?”司徒奎担心地问道。

“当然了,昨天赶了一天的路,我也很累,一躺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一直到刚才才醒过来。”

难道夏清柔也被下了迷魂药?司徒奎很是担心。又试探地问了一句:“那那个道长呢,是不是也是睡到现在才起来?”

“他好像还没有起来呢。”夏清柔说道,“我刚才到隔壁看了一眼,他好像还在睡觉,我不好意思打扰,就过来了。”说着,绞好毛巾,递给司徒奎。

司徒奎接过来,擦了擦脸,舒服了许多。

夏清柔又把毛巾接了过来,看着司徒奎低头穿衣服的样子,忽然一阵恍惚,仿佛他们已经是夫妻了,这样的平静生活真好,如果一直可以如此,或者时间可以停住,那该多好。夏清柔这样想了一会,回过神来,问道:“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这里有东西吃么?”司徒奎苦笑。

夏清柔笑了笑,转身出去了,不一会拿了一个馒头进来,放在司徒奎手里:“吃吧。”

“你是从哪里拿的,难道这里还有吃的?”司徒奎惊讶地说道。

“昨晚上的东西没有吃完,我想着咱们在这里可是好几天都出不去,所以就全部拿来了。”夏清柔解释道,“只可惜是凉的,你就凑合着吃吧。”

“还是你想的周到。”司徒奎赞道。此时他也饿了,拿起馒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了。

夏清柔看他不怎么雅观的吃相,忍不住笑了起来。司徒奎看见她笑了,有点不好意思,摸摸头,也笑了。夏清柔走到床前,看看凌乱的床铺,俯下身子,帮他叠被子。不一会却感觉到有人在后面碰碰她,回头一看,是司徒奎。“怎么了?”她问道。

“你吃了吗?”司徒奎关心地问道,他很懊恼自己,现在才想起夏清柔。

夏清柔却并不在意,温言答道:“我吃过了,你吃吧,不够的话,外面还有。你快点吃吧,吃完了饭,我还有事要和你说。”

“什么事啊?”司徒奎奇怪地问道。

“就是-------”话到嘴边,夏清柔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想了一会,才说道,“这件事很重要,在这里说不方便,可能会影响到道长的休息,我们还是出去说比较好。”

夏清柔到底有什么事,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说,是害怕不恨道人听见吗?司徒奎疑惑。看来这个夏清柔也是防备着不恨道人的,如果是这样,事情倒也简单了。这样想着,司徒奎于是说道:“好啊,正好我也有事想和你说,你先出去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夏清柔好奇。

“你不要问,去了你就知道,先出去吧,我换件衣服。”不等夏清柔反应过来,司徒奎就推着她走出了房间。夏清柔刚想问问,司徒奎就关上了门。

司徒奎有事和自己说,到底是什么事呢?夏清柔认真思索着,难道也是为了荟萃玉的事?如果是这样,那他的目的是什么,真的是要把荟萃玉交给魏静雨和魏发贵么?夏清柔心里不是滋味,虽然早就计划好了,可真的要这样做,她还是不愿意。突然觉得有人在身后看着自己,回头一看,是不恨道人。他对她点点头,她就过去了,不恨道人对她说:“不管司徒奎等会和你说什么,一定不能和他吵起来,更不能把事情的真相这么快就告诉他。”

“可是-----”

“大局为重。”

夏清柔沉默片刻,点点头:“我明白。”

一刻钟之后,司徒奎带着夏清柔来到一个有山有水、环境清幽的地方,夏清柔来到这个地方,感到心情豁然开朗,走到泉水边,蹲下身子,舀起一口水,喝了下去,凉丝丝的,非常甘甜,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么美妙的地方,闭上眼睛,用力地呼吸着这里的清新空气。

“喜欢吗?”司徒奎温柔的声音荡在自己的耳边。夏清柔可以感受到一股男人的气息充斥在自己的脖间,热热的,很异样,随之而来的,好像是一股电流冲到自己体内,很突然,好像让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了。夏清柔的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怎么了,不喜欢这里吗?”司徒奎看她不说话,皱了皱眉头,又问。

夏清柔看他好像放松了一下,扭着身子,松开他,转过身,说道:“没什么,我只是不喜欢你这样太亲密,毕竟还没有成亲,这样让别人看见了,多不好。”

司徒奎笑了笑说道:“这里不可能有别人来的。”

“那我也不习惯。”

司徒奎虽然有些失望,但他喜欢夏清柔,决定尊重她的意见,轻轻地放开了她。但心里却有些惆怅,别过头去,看向别处,重重地叹了口气。

夏清柔看他那样,知道他是因为自己的拒绝,便关心地说道:“我知道也许自己不应该拒绝你,我们是未婚夫妻,反正早晚都要在一起,又是江湖中人,也许你这样做觉得没什么。可我毕竟读过一些孔孟之作,父亲对我要求也比较严格,所以对于这些,我非常在意,希望你可以尊重我。你放心,我现在跟你在一起,以后就是你的人了,永远都是,不离不弃。”

司徒奎听她这么一说,心里非常感动,想拥她入怀,但一想到她说的话,只好作罢。拉起她的手,放在心口,温柔而坚定地说道:“我和你一样,也会对你不离不弃的。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放开。”

“恩。”夏清柔用力地点点头,也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地笑了。

司徒奎看她也和自己一样,也就放了心,看看周围的风景,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夏清柔摇摇头。

“这是我小时候练功的地方。”司徒奎回答道,“怎么样,这个环境不错吧?我小时候非常淘气,刚开始也不喜欢练武功,经常偷懒,有时候父亲不在,我就不练,和下人一起打闹,我是主子,他们没有办法,只能陪我玩。父亲知道以后,大发雷霆,但也没有办法,只要他一出去,我就是这样。后来他就把我带到这里,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人陪我玩,父亲坐在旁边,我只能安安分分地练功,终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出啊。”夏清柔忍不住笑了起来。

司徒奎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着说道:“只可惜我一直是这么贪玩,以为父亲可以跟着我一辈子,所以也就没有用心去学,以至于现在想为父报仇,都是不可能,我当初简直是糊涂。早知道我就应该好好学习武功,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事无成。”司徒奎叹着气,非常懊恼的样子。

夏清柔看他自责的样子,心里也不是滋味,劝道:“你别这样,任何事情只要尽力就好,做到问心无愧,不管能不能成功,都可以安心。当初你没有学好武功,这已经是事实了,谁也改变不了,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那时候犯了错,并不可怕,你就不要自责了,你还年轻,还有机会。如果一味这样想,你就彻底没希望了,你明白吗?”

司徒奎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她:“你对我还有信心?”

夏清柔笑了笑:“你是我未来的丈夫,我当然要对你有信心了,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去救你。只是我不希望你鲁莽行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我们一起去做,好不好?”

“好。”司徒奎也非常认真地点点头。随后又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事要告诉我吗,到底是什么事,那么重要?”

夏清柔本来想让司徒奎先说,可司徒奎显然不想主动开口,夏清柔知道,如果自己不说的话,反而会引来他的怀疑,想了想,开口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父亲有颗荟萃玉?”

夏清柔居然主动把这件事说出来了,司徒奎觉得奇怪,来之前他以为自己可能很难问出来,却没想到夏清柔主动提出,不由地吃了一惊。她为什么问起这个,是那个道士让她问的吗,难道他们也没有得到荟萃玉?可是魏静雨说过,荟萃玉就在他们身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知道这件事吗?”看他半天不说话,夏清柔故意问了一句,司徒奎不可能什么也不知道,就算司徒一林不和他说,魏发贵为了利用他,也会告诉他一些事情的。

“哦,不是。”司徒奎回过神来,“我当然知道这个东西了,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把它藏起来,这么多年,我只是听他说过,却没有见过,更不知道他放在那里。不过我在驿站的时候,魏发贵和我说过,父亲的死和荟萃玉有关系,那些人是为了得到荟萃玉才杀了我父亲,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魏发贵的话我也不敢轻易相信。”

“那我说的话你总该相信了吧,那我告诉你,那些人杀你父亲的确是为了荟萃玉。”夏清柔非常认真地告诉他。

“你怎么会知道?”司徒奎故意吃惊地问道,“那个荟萃玉到底有什么作用,为什么他们要杀了我父亲?”

追寻的缘:等待的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追寻的缘 或 等待的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疼妻如命:秦太太,早安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疼妻如命:秦太太,早安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疼妻如命:秦太太,早安第八章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仁安医院的院长,跟我是校友。”秦政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大方的将自己的人脉说给她听。皇甫玥瞪大眼睛,心道:果然是人以类聚!仁安医院可是全球排名前列的顶级私人医院,收费那个高,堪比月子所,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住得起的。见她那瞠目结舌的模样,秦政嘴角弯了弯,忍不住想要亲一下。他心里这样想着,身体却更直接。精准的捕捉到那两片嫣红的唇瓣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想要的更多。“唔…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

  • 设计美学分享|立体花朵书签

    这套四叶草书签有两个系列。一是由钢制成的,另外一个是激光切割彩色纸制成的(蓝色,黑色,红色,褐色,绿色)这个书签允许用户将其扭曲成一个三维形式书签。这就像是立在书上的小雕塑。

  • 京剧《对花枪》选段演唱:袁慧琴

  • 设计美学分享|凳子的行走与生活

    WIKL是一个可爱的便携式座椅。使用了5米半长的布料包裹着一个木架,从而变成了一个舒适的椅子。在布料打结处的两端做了提手环,便易携带。这是一个真正的简单:可变的,可堆叠的,易于清洁的和可再装扮的。

  • 设计美学分享|上班族最爱——全方位椅子

    来自设计师Weronikaytko的创意。半球形的凳子,安装在一圈咕噜咕噜转动的轴承上,一屁股坐在上面,能随意地改变其角度,让你能随时调整坐姿,而凳子却总是处于一种与你最协调的状态,让你的脊椎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 小说隐婚密爱:萌妻乖乖让我宠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婚密爱:萌妻乖乖让我宠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隐婚密爱:萌妻乖乖让我宠第008章女霸王行径乔羽畏畏缩缩的站起来,小心翼翼的喊了声:“陌陌,你回来了,有没有吃饭?”苏陌淡漠的瞟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沈月身边,像横着走的螃蟹一样,将沈月顶到一旁,直接进了她的卧室,不多时,卧室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闻讯进去的沈月进门就尖叫起来:“陌陌,你这是要干嘛?我的首饰,我的音乐盒,哎呦我的衣服,不要扔了,不要扔了......”沈岸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说话声如洪钟,底气十足,据说这

  • 哪些道理你看到后,人生就不一样?

    来源:人神共奋(ID:tongyipaocha)为了准备新书,把过去一年多文章的核心观点提炼了出来,觉得有必要单独列成一个清单,分成几期放在二条,既可以启发大家,又能作为文章索引。文章观点回顾,这是第二十期1公司管理与乐团指挥管理和指挥还有一个共同点——要借助他人来实现自己目标,就算再不满意,也不能越俎代庖。指挥“管理”乐团,首先靠的是对作品的理解。统一认识很重要——就算是最为人熟知的莫扎特贝多芬,也是人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但在这里,只有指挥的理解是唯一的权威。诠释作品,并帮助乐手们提升对音乐理解

  • 7T拓海玻璃钢厂家:负面情绪,不要让它蒙蔽了你的眼。

    文/拓海玻璃钢厂家先立洋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圣经》我们做人做事是不可能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不可能任何时候都会顺从我们的心意。就像我有时候遇到一些不讲理的客户也是会生气,但是事后想想其实并不值得,时间久了也就淡然了。人在生气甚至是愤怒的时候,理智就会处于下风,一不小心说不定还会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一定的负面情绪出现是不可

  • 京剧《定军山》选段表演:李润东

  • 安康诗人张先明推荐新诗:烽火人生

    视频-长沙决胜大经济,崛起美丽宁乡-记者王开成我乃六零末,今年五十多。生在土瓦房,吃饭四方桌。吸的是母乳,牛奶没见过。稻草垫床睡,兄弟同被窝。卫生不太好,跳蚤特别多。萝卜南瓜汤,炖它一大锅。锅里若煮肉,能吃一斤多。长到七八岁,抱凳去上课。没有幼儿园,直接上小学。写字用铅笔,没有文具盒。一盏煤油灯,兄姊围一桌。走路到学校,风雨无阻过。胖瘦无人讲,穷富没人说。男女同桌坐,从不送秋波。见到倩女生,手脚打哆嗦。没说半句话,脸红到颈脖。读书靠自觉。老师不补课。只有两本书,语文和数学。寒暑假期到,放牛喂鸭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