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龙心兵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0:17: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龙心兵王
第一章 我不接受道歉

“向家俊!”

“到!”

“鉴于中尉向家俊同志在3·13劫持人质事件中击毙歹徒时机把握不当,致使人质意外死亡,作出按义务兵提前退出现役的处理。小百姓养生网

一周了,向家俊每当想到旅长宣布那个命令的时候,他都不愿承认这是一个事实,他坚信这只是一个梦,一个让他无法走出的梦魇。

与此同时,在国内某处景色怡人的别院里。

一名少将正毕恭毕敬的站在一名看上去年约五旬,满面容光,双目如电之人跟前,说道:“向老,已经按您的计划实施完毕,可一周过去了,他却还没有……”

那被称为“向老”之人扬了扬手,说道:“承渊,我都不心痛,你心痛了?小俊的性格分析报告,可都是你提供的。再等等吧,应该快了,他可能还缺少一个让他走出迷失的契机。”

一周,不长,却足以改变一个人。

此时的向家俊,也就是那“向老”口中的“小俊”,身穿黑色风衣,走在正午阳光的街道中,不知前路在何方。

板寸虽在,阳刚却已不在,有的只是一眼迷茫和满脸胡须。版权http://www.xbxys.com/

远处,两只野狗首尾交接,相互嗅着,几名玩耍的小孩嬉闹着,路人各自行色匆匆,最为显眼的是两名各自提着行李,站在那里的亮丽女孩,都站成了一道风景线,可这一切对于他来说,皆是梦魇中的虚幻。

每一天,他只盼快点醒来,还他那个铁血军营和生死兄弟。

这时,一名嬉闹的小孩从他身旁一闪而过,就要横穿街道而去。

此时,他抬眼看向街道,迷茫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神光,瞬间爆发出了凌厉气势。

“嘀……”一辆大卡车长按着喇叭,急速轰鸣前行着,似乎一切都已来不急,眼看小孩就要撞上大卡车……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他一个跃身,如离弦之箭射向小孩,手一伸,一只手就顺势抱起了小孩,同时跳起,另一只手则往卡车的后视镜抓去。

“嘎……”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刺破行人双耳。

“啊……”惊得过往路人是急忙捂住自己的双眼,不忍看这血溅当场。推荐xbxys.com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好一会儿,路人们才慢慢放开自己的眼睛,却没有看到那预想中的血溅当场,只看到那车身上,有一人怀抱小孩挂在那里。

小孩小脸煞白,却没有哭,估计是还没来得及哭出声来。再看那驾驶员,也是坐在驾驶位置上,握着方向盘,眼瞪得如牛眼,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吊在他车上的人。

挂在车上的向家俊,此时却怔怔地看着后视镜中的自己:

眼神散乱,蓬头垢面,一副失魂落魄之样,这还是那个让外军称赞能打刀锋的枪王吗?这还是那个具有豹的速度,狼的冷酷,飞刀钉苍蝇,敌人闻风丧胆的兵王吗?

这时,那小孩放声大哭了起来。

小孩的哭声让路人从懵怔中醒悟过来,揉了一下眼睛后,顿时掌声四起。

行人的掌声打断了向家俊的思维,摇摇头,放下了抱着的小孩,同时顺手解下了那拴在卡车后视镜上的红带子,这车估计是才接的新车,而且那红带子还比较长。

向家俊居然将那解下的红带子系在了腰间,然后,从左胸内兜里拿出一个酒壶,阳光下,那酒壶闪闪发亮,绝对能亮瞎狗眼,一看就知道是金属制品,材质定然不错。来自xbxys.com

他拧开壶盖,在送壶入口的瞬间,他看到了酒壶正中凹陷的部位,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另一只手颤抖着摸向了那处地方,良久,他才仰头灌了一口,然后佝偻着身体跨步前行,又漫无目的的走了起来,如在寻找丢失的某样东西一般。

两只野狗竟然也跟着他一前一后追逐而去。

“哇,那眼神,那头式,那胡须,那装扮,好有型呀,好帅呀,我就喜欢这种男人,看他那样子,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一个红衣女子,怔怔望着远去的背影。

“这人好像是丢了魂了,好几天了都在这里游荡,估计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唉,可惜了,长得多俊的一个小伙子呀,这是造的什么孽呀。”一个大妈唉声叹气地对着旁边提着行李的两名女孩说道。

“是吗,看上去,那人好奇怪哦!”一名戴着圆形耳环的长发女孩说道。版权xbxys.com

“你看他像不像那两条狗!”另一名戴着眼睛的短发女孩附和道。

不知不觉间,向家俊行到了一处装潢得金碧辉煌的楼前,他抬起醉眼一看,嘴里念叨出四个字“云天碧海”后,又缓缓拿出了酒壶。

就在他仰头喝酒时,门口立着的一块牌子吸引了他,便走近一看,只见正中写着:

愚人节倾情大放送。

下写:

祝各位新老顾客愚人节快乐,娱乐至死!

带自己老婆洗澡的,门票翻倍!!!

带别人老婆洗澡的,消费全免!!!

“愚人节,是在说我吗?都一个星期了。”向家俊喃喃道,“怎么还不打电话叫我回去呢。”

“过去玩,憨包,这里不是你玩的!”一名保安走了过来,捂着鼻子,一副嫌弃的样子。

向家俊看都没看那保安一眼,就如没有听见一般,转过身,径自走到一处落地玻璃前,对着玻璃看着自己起来,这是一种反光玻璃,外面可以当镜子,却看不到里面。版权xbxys.com

那保安见向家俊并没有挡着正门,便也不管他了,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妈的,这个破烟灰缸也要8888元,你怎么不去抢钱呢,你看到没有,说什么意大利进口,这底部明显还有中文标识,你他麻是以为老子不识字是吧。”从洗浴中心大堂里传出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咦,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你懂个毛,这是出口转内销,当然更贵了,别跟老子废话,少一分钱,你们都别想给老子出这个门。”

“今天老子就还不信了,看谁敢动老子,听别人说你们这里是黑店,我还不信,还真他麻黑呀。”

“这个人是谁呢?最熟悉的陌生人?”

听到声音后的向家俊,在脑海里暗暗搜寻着。

“欧阳华!”

“对,欧阳华,绝对是欧阳华这小子!”

“砰”,从里面传出了物品破碎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打斗声音,然后就传来一个发狠的声音,“给老子把这三个苟日的按住,先搜身,没钱就直接砍手!”

“不好,有情况!”向家俊暗道了一声后,就往门口而去,而且边走边将腰间的红带子解下来缠在了右拳上。

“憨包,这里面不是你能进的,滚一边去玩!”看门的保安伸手拦住了向家俊。

向家俊并没说话,回答保安的就是一个正蹬,那保安直接就被踢飞了出去,就径直往里而去。

这时,另一名保安冲了上来,嘴里叫嚣着“憨包,我看你是活腻了”,抽出腰间的橡胶棍就往向家俊头上劈去。

向家俊速度不减,右手往上一抓,就抓住了那劈砍而来的橡胶棍,顺势往下一带,然后一个回拉,就将那橡胶棍夺在了手中,反手就是一棍,劈在了那保安的屁股上,将保安打翻在地。

进得大堂的向家俊,就看到里面有三个人被按在了地上,手被脚踩在那里,一人正要扬刀下砍。

“我他妈的,看谁敢砍!”

冲进大堂的向家俊先声夺人,大喝了一声,话音还未落,已经到了那名扬刀的人跟前,橡胶棍便封了上去,同时起腿就将那人踢飞了出去。

他的这一声大喝和那霹雳手段,如此具有视觉冲击的震憾登场,顿时让里面的人懵逼了,包括被按在地上的那三人。

他就如那名踏着七色云彩而来的斗战圣佛,威风凛凛,傲然如神。

不光三人看着向家俊,里面所有人都看着他。

一双如星辰般深邃幽远的眼睛,刚毅冷峻的脸庞,倔强的嘴唇。哪有之前半点颓废样。

三人在脑海里霎时浮现出一个身影和名字。

“向家俊!!!”

“你是向家俊!!!”

三人不约而同的大喊。

向家俊在他们同期入伍的老乡里面,属于名人,战友们对其可以说是崇拜到了极致,用一句俗话形容,就是化成灰他们也认识。

“哈哈,没想到真是你,你怎么穿得如此犀利。难道是……”

“嘿嘿,华子,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先解决麻烦再说!”

向家俊话没说完,就冲了上去,几下就将三人解救了出来,三人也顺势站了起来。

一名黑西装见势不对,夺过身边一名保安手中的刀,挥刀就冲了上去。

向家俊见那黑西装挥刀砍来,猛力将橡胶棍对着那人手中的刀砸去,自己也随后冲了过去,刀砸飞的同时,他也到了那黑西装跟前,起手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过大厅,向家俊的手就打在了黑西装的左脸上,立即印出五个指印,随即,右边脸也是一耳光,也是瞬间浮起五个指印。

这只是个开始。

只见那他左右开弓,一口气对着黑西装的脸就扇出了不下二十个耳光。

那黑西装是直接被打得话都没机会说,脸就肿了起来,而且鼻血与嘴里流出的血和口液混杂在一起,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向家俊打了一气后,对着黑西装的脸就是一个鞭腿,直接把黑西装踢得侧飞了出去,嘴里喷出的血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当中还挟杂着几块白色的硬物。

这时,那些保安反应过来了,成半圆形对着那向家俊围去。

向家俊扭了扭脖子,对着靠得最近的一名保安,就是一拳击了过去,这名保安本能的格挡,却被向家俊一个缠腕,接着一个冲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脸上,然后一个正蹬,这名保安就仰面而倒。

有两名拿电警棍的保安,趁乱偷偷接近向家俊,想从后面将其电晕。

向家俊就如身后有眼一样,转身就是两个侧踹,就将电警棍击飞,被欧阳华他们捡拾了起来。

随即,向家俊左冲右撞,十几个闪身后,就将在场的所有保安全放翻在地,全都捂着胳臂在地上痛苦地叫着,清一色手臂脱臼。

向家俊打人是有分寸的,将其制伏,失去还手之力为底线。这些人虽然可恶,毕竟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给点教训就足够。

况且,对于现在的他,也同样是一名平头老百姓,不能如执行任务时面对的穷凶极恶之辈一般,置之于死地。

虽然他现在也是一名老百姓了,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来,但他却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和害怕之感。

到目前,让他害怕的事情,只有那一纸让他提前退役的命令,那时他是真正害怕了,因为他害怕再也回不到那片绿色方阵,害怕再也见不到那些铁血兄弟。

那种害怕是因为爱,因为他热爱只讲奉献,不讲价钱的铁血军旅。

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现在这点事真不算什么!

这群人之中的,一名穿着入时,梳着大背头,年过三旬的男子,见势不妙,正准备开溜。

却见向家俊一个跃步,一脚就将其踢倒,提起来也是一通耳光。

看到向家俊如此彪悍威猛,欧阳华三人也是看得呆了,愣在那里,不知道做些什么好。

这时,向家俊一声大喝:“还愣着干什么呢,既然他们想搞事,那大家都搞点事呗,拿顺手的家伙,将这里砸个遍。”说完对着背头男又是一顿猛抽。

欧阳华三人顿时反应过来,尘封的血性顿时上涌,捡起橡胶棍就开始砸了起来。

三人虽然砸,但都是拣一些他们认为不值钱的砸,想到到时赔偿的时候,也少赔一些。

不一会儿,这洗浴中心上上下下就满目疮痍,看来不重装是无法营业了。

打完,砸完,向家俊看了大厅摄像头的位置一眼,就把欧阳华叫了过来,对着他耳语道:“去他们的监控室,将监控的硬盘拆下来带走,不然我们会有麻烦的。”

欧阳华听完后,便跟一名战友上楼去了。

看到欧阳华上楼去后,向家俊把那背头男提了起来,丢在沙发上,说道:“我在外面就听到你说要砍我兄弟的手,你看什么时候砍比较合适,是我帮你砍呢,还是你自己砍?”

那背头男吐了一口血水后,嘴巴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看着向家俊,满眼愤怒和惊恐。

向家俊也不再言语,只是拿眼看着他,看得他是心里一阵发紧。

好一会儿,欧阳华回来了,拍了拍衣服口袋,意思不言而喻。

向家俊不动声色,对着背头男说道:“别再给我脸色看了,如果脸色能解决问题,这世界早和平了,怎么个解决法,你看着办吧?”

背头男这时也缓过神来了,捂着脸说道:“大哥,这就是个误会,今天是愚人节,这是我们搞的一个活动,其实就是想跟您们开个玩笑。对,就是那啥娱乐至死!请您们大人不记小人过,你们也把我们的人打了,此事就这样结了怎么样?这里砸坏的东西也不要你们赔了。晚上我请哥几个吃饭,陪个不是?再一人赔一万块钱,不打不相识嘛。”

“你麻的,别跟我扯什么愚人节,你不是在玩愚人节,我们也不是愚人!你不是说少一分钱都不让离开吗,现在你知道锅子是铁铸的了吧!”欧阳华在一旁骂道。

向家俊很潇洒的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你们要过愚人节,那好,我也不耽搁你们做生意,今天就到此为止。想道歉的话,拿出一点诚意来,等你们装修好了,我们再砸一次后,再来给我道歉。申明一点,我不过什么愚人节,我也不是开玩笑。你这里损坏的东西,我会照价赔偿的,算出来后,自己来找我,相信你们能找到我的。”

说完叫上欧阳华三人扬长而去,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让背头男他们怔立当场。

“不耽搁我们做生意,都砸成这样了,还怎么做生意呀!”

走出大厅,向家俊又看了一眼那广告牌,笑了笑,从26号回到这林阳省盘江市平溪县自己的故乡,已经整整一周了,这一周,醉生梦死,浑浑噩噩。

就见他猛的吐出一口浊气,胸中的压抑,在这一刻似乎得到了完全释放,那个困扰他的梦魇也在这一刻被击得支离破碎。

也在这一刻,他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左手并掌后背,右脚向前跨出成弓步,缠着红带的右手并指猛然指向太阳,吼道:

黄大发,我没把握好击发时机,致使你儿子意外殒命,我错!

你让我当不成兵王,我认!

你不是有钱吗,那好!

你既然让我当不成兵中王者,那我就当商界巨头,征服你!

“喂,是救助站吗,云天碧海这里有一个犀利哥,快来救助一下,他的家人可能非常着急!”一个好心人打了一个电话。

第二章 兵哥哥

向家俊四人潇洒离开后,从楼上跑下来一名保安哭着对背头男说道:“天哥,不好了,他们把监控录像的硬盘取走了”。

这名背头男名叫丁小天,是这家洗浴中心的总经理。

丁小天一听到监控的电脑硬盘被取走了,脑袋“嗡”地一声,如雷击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好一会儿,才对着那名保安吼道:

“你他麻的就是一个废物,眼睁睁看着他们取走硬盘,早怎么不说?还有你们,你们,都是一群废物,白养你们了。”边说边指指点点。

“报警吧,姐夫?”黑西装对着丁小天弱弱地说道。

他叫李相千,是大堂经理,也是丁小天的小舅子。今天那个烟灰缸要价8888元钱,就是他想出来的。

“报警?证据呢?还有你,真是人如其名,李想钱,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我们这么多人打人家四人,而且监控录像又被他们取走,况且那硬盘……”

说到这里,丁小天及时止住了,咽了下口水,接着说道:“真报了警,我看我们这洗浴中心就开到头了!你没看那后面来那个煞神,多凶猛,我们加在一起都不是他对手。自问,你们有那个打得过他,看他那身穿着,跟‘犀利哥’有得一拼,没事来惹几下,我们还怎么营业?唉……”

“姐夫,那就是一个土包子,凭老大的关系,还怕治不了这土包子?报了警,进了局子,还怕没办法收拾他?”李相千不服气地顶了一句。

“土包子,你看那身手,是土包子吗?有时候,请神容易,送神难。别再烦我了,这事不用你们操心了,我自会安排!速度叫人来连夜装修,明天必须营业。”丁小天没好气地说道。

说完也扬长而去,他还要去办一件大事,就是找人将硬盘拿回来,他不是不想报警,如果报警,硬盘肯定会落到警察手里,那可就真是没事找事了,因为那硬盘承载着诸多秘密。

穿鞋的怕光脚的,这话说得一点不假。

江湖事,就江湖了吧!

同一时刻,还是那别院里。

“向老,家俊从打击中走出来了,计划正式启动。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一切呢?”那被称为承渊的少将低首对向老汇报道。

“呵呵,如果这点打击都走不出来,他还怎么担起后面的重任。敌人的情报网络超乎我们想像,这种顺其自然式的安排,绝对让他们意想不到。三年时间,应该够了。他居然还扬言要再砸一次,这性格还是随精忠呀。我也好久没有见到精忠跟木兰了,为了国家,真是苦了这些孩子了。”向老回了一句,有高兴,却也有淡淡的相思。

此时,向家俊正坐在欧阳华的面包车上,风衣也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穿着的迷彩服,眼睛已经恢复了神采,锐利有神,正与另外两名战友寒暄着。

这两名战友,一名叫龚小文,一名叫杨立。

随后,几人就驱车到了一家名叫“老土味”的路边小馆子,炒了一桌菜,要了两瓶亲酒,就是电视里经常打广告“喝杯亲酒,交个朋友”那种酒,每人倒了一大杯,就这样喝开了,席间不停地说着部队里的点点滴滴。

欧阳华三人也从向家俊嘴里知道了他的事情。

不是他们想像的回来执行什么秘密任务的,而是另有原因。

原来,向家俊在执行一起解救人质事件中,虽然成功击毙歹徒,谁曾想,歹徒倒地的时候,手里的引爆器却刚刚碰到椅子的边角上,又恰好撞在了那按键上,结果人质身上的炸药也爆炸了,人质当场就被炸死。

本来,这种劫持人质事件的任务应该由警察来处置,还轮不到他们特种作战部队来处置,因为事件太小了。让他们处置就真是用牛刀杀鸡了。

但这名人质是首都大发集团的小儿子,根据“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原理,这件事就被无限放大了。

无限放大自然就会上升到无限重视。

于是,作为国内公认的第一狙击手的向家俊,这一任务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他身上,因为要保证万无一失。

可能是命运跟他开了一个玩笑,这原本万无一失却成了那一失。

作为一个意外,按正常的处理程序,最多给个记大过处分或是降职降衔就了结了。

但由于此人质地位特殊,而且大发集团董事长黄大发非要讨个说法,说谁开的枪,谁就是杀他儿子的杀人犯,为此还告上了军事法庭。

但他们特种作战旅的旅长却也非常强硬,十分的护犊子,更何况向家俊是全军甚至是世界级的兵王,又怎会让他上军事法庭,于是便自做主张,将他作为义务兵提前退伍了。

本着从那里来回那里去的原则,他自然就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说着说着,向家俊眼里开始起雾了。

听完向家俊的叙述,几人倒什么话都没说。

沉默是最好的安慰,只是默默的举杯喝酒。

这样默默喝了一会酒后,向家俊就问道:“你们怎么会到那种地方洗澡呢?”

向家俊话音刚落,杨立就流下了眼泪,他与龚小文到城里来,是来找欧阳华借钱的。他儿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需要到沪海市动手术,手术费高达十万块钱。如果半年内不动手术,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可他东拼西凑,能借的亲戚都借遍了,也才借到五万元钱。他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就找到欧阳华,看能帮上点忙不。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看到杨立悲戚的样子,向家俊的眼睛也湿润了。

欧阳华也将今天洗浴中心的事情详细说了一下,还好,向家俊突然出现在“云天碧海”,并且出手及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唉……”

向家俊长叹一声。

“都是钱作怪。”随即,他又想到了自己……

要不是因为钱,那劫匪也不会绑架那大发集团董事长黄大发的儿子。

要不是那黄大发有钱,自己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提前退役。

这一切的一切,都无不跟钱有关。

“唉……”

想到这里,向家俊不免又长叹一声。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看来眼下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赚钱了。

好!你黄大发不是身家上百亿吗!那咱就定个小目标,赚个一千亿砸你的脸!

可眼下的他,全部身家还不过万。

他也想帮杨立,可他那退伍费,才发下来,他就给了他们突击队里的兄弟,因为那小子要结婚了,没钱装修房子,于是,他就将大头作为礼金全送给他了,自己就留了点傍身钱。

一直喝到十点钟,除了向家俊,欧阳华三人是直接喝到吐。

“还记得那年报名参军吗?

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吗?

还记得营房前的那棵树吗?

还记得爱训人的排长吗?”

……

这个时候,向家俊唱起了那时他们最爱唱的那首军营民谣。

这一开头,欧阳华三人也跟着唱了起来,虽有异样目光看过来,可他们四人却不管不顾。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最后,欧阳华才醉熏熏地提议,到一家名叫“鲜花”的演艺厅去娱乐下。一方面为向家俊接风,另一方面也为今天这事压压惊。

这平溪县虽是县城,但却是一个经济高度发达的县,由于交通便利,旅游资源也是十分丰富,自然,这里的娱乐文化也是相当丰富。

四人进入演艺厅后,就找了一个靠角的位置坐了下来,要了四支啤酒,边喝边看。向家俊也把风衣脱了下来。

“俊哥,你左边六点钟方向,快看。”欧阳华拿着啤酒,醉眼朦胧地看着侧面两位美女对着向家俊说道。

“一进来哥就就注意到了,确实长得清纯可人,我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呢。”向家俊说道。

“莫非是‘那种’,你去光顾过,被你始乱终弃了?要不要叫过来一起玩玩,吃个霄夜,最后就一起‘霄夜’了。”

欧阳华说完不免邪笑了两声,另外两名战友也是一阵邪笑,听得向家俊一脸无奈,打趣道:“退伍不褪色,我看你们是已经腐化堕落了啊”。

说完看了几人一眼,喝了口啤酒后就不再说话,专心看着表演。

“我们这不叫腐化堕落,我们这叫融入了时代洪流,与时俱进。”龚小文说道。

此时,台上几名身材火辣,穿着稀少的艳女正在表演劲舞,几人便也不在说话,专心看着表演。

突然向家俊对着几人说道:“你们右边十二点方向,有三个人不停在看我们,估计是‘云天碧海’叫来的人,一会注意点,见机行事”。

“有你在怕毛呀!”欧阳华不以为然的回道,呷了口啤酒后,又将目光投向了热辣起舞的艳女身上去了。

这时,两名头发染成红色,穿着嘻哈装的青年向那两名美女所坐的桌子而去。

“看到了吧,有混混往清纯美女而去了。”向家俊看到那两名嘻哈青年走过去后,对着欧阳华说道。

“哦,我看看,哈哈,吵起来了,要不你去英雄救美?”欧阳华喝了一口啤酒后兴奋地回道。

“老子今天趟的浑水还不够吗?这种场合吵下架又有什么,又不是强推,推推搡搡太正常了。”向家俊鄙夷地说道。

“快看,打起来了,那名戴圆形大耳环的美女扇了那混混一耳光,咦,竟然往我们这边跑过来了。”

看着已经到了眼前的美女,欧阳华立马闭嘴不说话了。

“这位兵哥哥,求求你们帮下忙好不,有两个混混缠着我们不放。”戴圆形大耳环的美女对着向家俊几人说道。

看着向家俊穿着迷彩服,这美女竟然以为他是现役军人,加上灯光迷离,也看不到是否戴得有军种标识符号。要是她知道现役军人,条令条例规定不准进营业性娱乐场所地话,她肯定不会这样叫的。

“咦,我见过你,今天你在广场那里救了一个小孩子。你也解救下我们吧!”另一名短发女孩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了。

原本向家俊是不想惹事的,可是你不想惹事,事情偏偏找上你,而且人家一声“兵哥哥”,是叫到他的软肋上了,还是他的“粉丝”,他是不帮都不行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对于他,并不是喊在嘴上的,而是落实在行动上的。

这时,两名混混也跟了上来。

看样子,是无法逃避了。既然无法逃避,就只有勇敢面对了,更何况是英雄救美呢,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这种情景也只有在电影里才会看到。

向家俊先是很绅士地把两位美女引到位置上坐好,然后一脸人畜无害的走到两名混混跟前站定,冷冷盯着。

“看什么看,你以为搞件迷彩服穿起,老子就怕你了,要不今天是愚人节,老子非让你把衣服脱下来。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喜欢装当兵的。识相的,滚一边去,别妨碍哥们过愚人节也。”

一名混混大声对着向家俊吼道,里面太吵,说话只能大声说,基本上算是吼。

向家俊直接无语了,在这里直接让人认成是盗版货,不过也还真是,让向家俊是哭笑不得,你麻的愚人节,还真跟我过不去呀,那老子也愚人一回吧。

“小子,那里混的,知道‘云天碧海’的经理吗,那是我大哥,识相的,也滚远点,这两个马子哥也看上了!”向家俊非常江湖地对着两名混混大声吼道。

“丁小天,那个‘云天碧海’的经理,我好怕呀,不过,他早他麻过时了,现在是我们玩的年代了,大叔,识相的话,马上消失,别耽误小爷泡妞,你还想老牛吃嫩草呀。”

向家俊不禁在心里暗暗发笑,你妹的,感情那背头男就叫丁小天呀,看来在道上混得也不咋地,报他的名字直接被人无视,自己还被人叫成大叔,有这么老吗?看来只有用非常方式解决了。

“你麻,你玩的年代,小弟弟毛都还没长齐,就学人家泡妞,年纪青青就不学好,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什么古惑仔,还学他麻的把头发染成红色,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今天大叔就代你父母,好好教训你们一下。”

向家俊大声吼完后,突然暴起,左右开弓,“啪啪”两声,那名说话的混混两边脸就被印上了五个清晰的手指。

另一名混混看到向家俊动手,顺手就近抓起桌子上一瓶啤酒,就要往他头上砸去。

混混抓着啤酒瓶的手才刚抬起,就被向家俊铁钳般的手卡住,一个卷腕,就把啤酒瓶夺了下来,轻轻放在了桌子上。

然后直接就是两耳光扇过去,嘴里还骂道:“你麻,啤酒是用来喝的,不是用来打头的!叫你们不学好!打不死你们!”说完又是几个耳光扇了过去。

向家俊一番动作,吓得两名混混呆若木鸡,捂着脸不知所措。

两名美女也是一脸惊异,没想到这名看上去潇洒俊朗的兵哥哥,解决问题的方法居然如此直接。

倒是欧阳华,坐在位置上波澜不惊,端着酒杯的手,抖都没抖一下,甚至连眼睛都没离开过台上的艳女。

龚小文与杨立也是一脸古井无波,面无表情。

向家俊并不罢休,伸出两只手,分别卡住两人的脖子,直接提了起来,按在墙上,对着两人吼道:“大叔现在是不当兵了,但这身衣服是真的,大叔今天不是过什么灰机愚人节,也不是来泡妞的,大叔是来喝酒看表演的!”

说完才放两人下来,拍拍手坐回位置上去了。

“你等着!”

两名混混摸着脖子,对着向家俊狠狠丢出这一句后,讪讪地退了出去。

龙心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龙心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爱到无处可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到无处可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到无处可逃目录预览:第11章他心里也没别人了第12章苏年华,是他第13章他是我男神第14章你受伤了第15章你在怪我吗?欢颜第11章他心里也没别人了隔着车窗,陵老太太在佣人的搀扶下依依不舍的和他们道别,再三和陵寒强调,“臭小子,你可千万别欺负欢颜啊,不然老太太我第一个和你过不去!”身姿颀长的俊雅男人坐在驾驶座上,修长的双臂扶着方向盘,“奶奶,我知道了,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走了。”“走吧走吧!”陵老太太摆摆手。叶欢颜呼出一口气,也轻声的道,“奶奶再

  • 不该爱上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不该爱上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不该爱上你目录预览:第11章阴谋的所在第12章排队请早第13章谁装死了第14章不合逻辑第15章梦中骂人第11章阴谋的所在迎面走来的是连走路都优雅着的戴丹丹,一身拖地的深色长裙衬得她修长高贵。她内心那么恶毒怎么老天爷就给了她一副好皮相!戴丹丹得意地露出一个笑容:“戴依涵,怎么那么不小心啊?弄得满身都是伤?难道戴宸霄不在你就连废材都不如了?”白天在况雷霆面前装得那么大度宽限,那么优雅高贵,人后与恶毒的老巫婆相差无几。戴依涵讥诮地看了她一眼,表情满是轻蔑

  • 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目录预览:第十一章陆爷爷第十二章我不会允许你娶她第十三章照片上的女主角第十四章防不胜防第十五章将她护在怀里第十一章陆爷爷“废话少说。”陆君霆丢下四个字,冷冰冰的回了房。夜深人静,一辆路虎悄然在路上飞驰…………深夜,偌大的军区一派庄严肃穆。冰冷的铁网周围,不时走过一队巡逻军人,门口守卫更是一脸严肃、精神奕奕的盯着前方,身形笔直的好像一棵松树。“首长好。”远远看见陆君霆那辆熟悉的路虎,大门缓缓打开,一排整齐的问好声响亮的响

  • 房东的闺房秘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房东的闺房秘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房东的闺房秘事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奇怪第十二章翻脸第十三章不忍!第十四章关心第十五章喜欢第十六章进去第十一章奇怪叶萱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裙摆稍稍贴在大腿上,白嫩嫩的肌肤润滑无比,大腿根裙子紧紧粘着身子,露出漂亮的三角弧度,若隐若现的风景让我看得血脉偾张。她气愤地看着我,有些娇蛮地横了我一眼说:“叶成洗完澡为什么不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本来还担心,只是她现在这副样子,恐怕都没真正看清楚我换下来的衣服,估计是一进去就出来了。我悄悄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暴露

  • 早安,老公大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早安,老公大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早安,老公大人目录预览:第十一章我真的不是色女哇第十二章男神很腹黑第十三章她老公第十四章上车啊,我们去结婚第十五章你是我的女人第十六章领证结婚了第十七章腹黑男和小白兔第十八章住在一起了第十一章我真的不是色女哇许荣荣感觉自己好像等着法官给自己定罪的犯人,“哇”了一声,委屈又无辜的为自己正名,“我……我……我真的不是色女啊!”“……”如果不是平时在部队里严肃着一张脸吓唬部下习惯了,那么此刻战熠阳绝对会笑出声来。许荣荣这只小白兔太好欺负了,简直到了可

  • 豪门隐婚AA制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豪门隐婚AA制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豪门隐婚AA制目录预览:第11章换艺人还是换员工?第12章我没有心情,我不拍!第13章这件事你不必管了!第14章难道真的嫁不出去?第15章每次相亲都不成功?第16章他为什么要帮她?第17章报复第18章我是个正常人第11章换艺人还是换员工?顾北霆向后一靠,双手交叠放在桌上,神色慵懒随意,语气透着一丝嘲讽,“她的脾性如何那是她的事情,如果总是把原因归咎到别人身上,那你也该反省一下自己的态度和能力,你是想让我还艺人还是换员工?”“……”乔薇抿唇,面无

  • 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目录预览:第十一章陆爷爷第十二章我不会允许你娶她第十三章照片上的女主角第十四章防不胜防第十五章将她护在怀里第十六章无权干涉我的恋爱第十七章漫天绯闻第十八章我以后不抽烟了第十一章陆爷爷“废话少说。”陆君霆丢下四个字,冷冰冰的回了房。夜深人静,一辆路虎悄然在路上飞驰…………深夜,偌大的军区一派庄严肃穆。冰冷的铁网周围,不时走过一队巡逻军人,门口守卫更是一脸严肃、精神奕奕的盯着前方,身形笔直的好像一棵松树。“首长

  • 先婚后爱:总裁的私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先婚后爱:总裁的私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先婚后爱:总裁的私宠目录预览:011章为你这种人不值得生气012章舌战013章公司要和她解约?014章深哥,跟你有绯闻的小明星在我这呢!015章你抱抱我嘛!011章为你这种人不值得生气翡翠影视前,一辆黑色的豪华保姆车驻足。不仅整栋高楼大厦全是翡翠影业的,方元七八里都禁止任何粉丝蹲点,每个地反更是配有维持秩序的安保,这才使得那些明星坐的保姆车能在公司门口停放。车门拉开,助理小叶首先下车,放好手里的东西后再去扶车内的卫景曦,关切的语气中还带着讨好

  • 名门逃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名门逃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名门逃妻目录预览:第十一章:看够了吗第十二章:车祸,是意外第十三章:遇见小白花第十四章:是不是捉奸第十五章:盗取公司资料第十六章:死磕到底第十七章:傅大少吃醋了第十八章:别墅里的女人第十一章:看够了吗呵呵!“换好衣服,下来做晚餐,还有一份营养菜谱,你好好研究一下。”虽然心里不停的怨念,但是夏知还是低眉顺目,衣服乖乖媳妇的模样。不过,要是早知道傅绍昕的妈这么厉害,她打死也不要签那份见鬼的协议。“不管绍昕多晚回来,你必须在客厅等着,只有他回来,你才可以睡觉

  • 闪婚厚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闪婚厚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闪婚厚爱目录预览:第011章请客第012章严季第013章来接她第014章一心一意第015章我可以赔第016章毒舌第017章居家好男人和笨手笨脚女第018章反客为主第011章请客二楼一间大包厢,众人故意把顾斯言跟乔宁夏隔了开。销售部谈业务的一般都是千杯不醉的好汉,遇人就开始耍嘴皮子,斗酒。连施媛都是女中豪杰,干锅头一杯敬向顾斯言。顾斯言手里一杯白开水,意思以茶代酒,“下午还有手术,不能喝酒。”那风度真不是公司一群跑业务的男人能比得上,施媛喝下酒,靠着乔宁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