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龙心兵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0:17: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龙心兵王
第一章 我不接受道歉

“向家俊!”

“到!”

“鉴于中尉向家俊同志在3·13劫持人质事件中击毙歹徒时机把握不当,致使人质意外死亡,作出按义务兵提前退出现役的处理。版权xbxys.com

一周了,向家俊每当想到旅长宣布那个命令的时候,他都不愿承认这是一个事实,他坚信这只是一个梦,一个让他无法走出的梦魇。

与此同时,在国内某处景色怡人的别院里。

一名少将正毕恭毕敬的站在一名看上去年约五旬,满面容光,双目如电之人跟前,说道:“向老,已经按您的计划实施完毕,可一周过去了,他却还没有……”

那被称为“向老”之人扬了扬手,说道:“承渊,我都不心痛,你心痛了?小俊的性格分析报告,可都是你提供的。再等等吧,应该快了,他可能还缺少一个让他走出迷失的契机。”

一周,不长,却足以改变一个人。

此时的向家俊,也就是那“向老”口中的“小俊”,身穿黑色风衣,走在正午阳光的街道中,不知前路在何方。

板寸虽在,阳刚却已不在,有的只是一眼迷茫和满脸胡须。阅读xbxys.com

远处,两只野狗首尾交接,相互嗅着,几名玩耍的小孩嬉闹着,路人各自行色匆匆,最为显眼的是两名各自提着行李,站在那里的亮丽女孩,都站成了一道风景线,可这一切对于他来说,皆是梦魇中的虚幻。

每一天,他只盼快点醒来,还他那个铁血军营和生死兄弟。

这时,一名嬉闹的小孩从他身旁一闪而过,就要横穿街道而去。

此时,他抬眼看向街道,迷茫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神光,瞬间爆发出了凌厉气势。

“嘀……”一辆大卡车长按着喇叭,急速轰鸣前行着,似乎一切都已来不急,眼看小孩就要撞上大卡车……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他一个跃身,如离弦之箭射向小孩,手一伸,一只手就顺势抱起了小孩,同时跳起,另一只手则往卡车的后视镜抓去。

“嘎……”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刺破行人双耳。

“啊……”惊得过往路人是急忙捂住自己的双眼,不忍看这血溅当场。小百姓养生网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好一会儿,路人们才慢慢放开自己的眼睛,却没有看到那预想中的血溅当场,只看到那车身上,有一人怀抱小孩挂在那里。

小孩小脸煞白,却没有哭,估计是还没来得及哭出声来。再看那驾驶员,也是坐在驾驶位置上,握着方向盘,眼瞪得如牛眼,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吊在他车上的人。

挂在车上的向家俊,此时却怔怔地看着后视镜中的自己:

眼神散乱,蓬头垢面,一副失魂落魄之样,这还是那个让外军称赞能打刀锋的枪王吗?这还是那个具有豹的速度,狼的冷酷,飞刀钉苍蝇,敌人闻风丧胆的兵王吗?

这时,那小孩放声大哭了起来。

小孩的哭声让路人从懵怔中醒悟过来,揉了一下眼睛后,顿时掌声四起。

行人的掌声打断了向家俊的思维,摇摇头,放下了抱着的小孩,同时顺手解下了那拴在卡车后视镜上的红带子,这车估计是才接的新车,而且那红带子还比较长。

向家俊居然将那解下的红带子系在了腰间,然后,从左胸内兜里拿出一个酒壶,阳光下,那酒壶闪闪发亮,绝对能亮瞎狗眼,一看就知道是金属制品,材质定然不错。原文xbxys.com

他拧开壶盖,在送壶入口的瞬间,他看到了酒壶正中凹陷的部位,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另一只手颤抖着摸向了那处地方,良久,他才仰头灌了一口,然后佝偻着身体跨步前行,又漫无目的的走了起来,如在寻找丢失的某样东西一般。

两只野狗竟然也跟着他一前一后追逐而去。

“哇,那眼神,那头式,那胡须,那装扮,好有型呀,好帅呀,我就喜欢这种男人,看他那样子,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一个红衣女子,怔怔望着远去的背影。

“这人好像是丢了魂了,好几天了都在这里游荡,估计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唉,可惜了,长得多俊的一个小伙子呀,这是造的什么孽呀。”一个大妈唉声叹气地对着旁边提着行李的两名女孩说道。

“是吗,看上去,那人好奇怪哦!”一名戴着圆形耳环的长发女孩说道。网站http://www.xbxys.com/

“你看他像不像那两条狗!”另一名戴着眼睛的短发女孩附和道。

不知不觉间,向家俊行到了一处装潢得金碧辉煌的楼前,他抬起醉眼一看,嘴里念叨出四个字“云天碧海”后,又缓缓拿出了酒壶。

就在他仰头喝酒时,门口立着的一块牌子吸引了他,便走近一看,只见正中写着:

愚人节倾情大放送。

下写:

祝各位新老顾客愚人节快乐,娱乐至死!

带自己老婆洗澡的,门票翻倍!!!

带别人老婆洗澡的,消费全免!!!

“愚人节,是在说我吗?都一个星期了。”向家俊喃喃道,“怎么还不打电话叫我回去呢。”

“过去玩,憨包,这里不是你玩的!”一名保安走了过来,捂着鼻子,一副嫌弃的样子。

向家俊看都没看那保安一眼,就如没有听见一般,转过身,径自走到一处落地玻璃前,对着玻璃看着自己起来,这是一种反光玻璃,外面可以当镜子,却看不到里面。原文xbxys.com

那保安见向家俊并没有挡着正门,便也不管他了,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妈的,这个破烟灰缸也要8888元,你怎么不去抢钱呢,你看到没有,说什么意大利进口,这底部明显还有中文标识,你他麻是以为老子不识字是吧。”从洗浴中心大堂里传出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咦,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你懂个毛,这是出口转内销,当然更贵了,别跟老子废话,少一分钱,你们都别想给老子出这个门。”

“今天老子就还不信了,看谁敢动老子,听别人说你们这里是黑店,我还不信,还真他麻黑呀。”

“这个人是谁呢?最熟悉的陌生人?”

听到声音后的向家俊,在脑海里暗暗搜寻着。

“欧阳华!”

“对,欧阳华,绝对是欧阳华这小子!”

“砰”,从里面传出了物品破碎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打斗声音,然后就传来一个发狠的声音,“给老子把这三个苟日的按住,先搜身,没钱就直接砍手!”

“不好,有情况!”向家俊暗道了一声后,就往门口而去,而且边走边将腰间的红带子解下来缠在了右拳上。

“憨包,这里面不是你能进的,滚一边去玩!”看门的保安伸手拦住了向家俊。

向家俊并没说话,回答保安的就是一个正蹬,那保安直接就被踢飞了出去,就径直往里而去。

这时,另一名保安冲了上来,嘴里叫嚣着“憨包,我看你是活腻了”,抽出腰间的橡胶棍就往向家俊头上劈去。

向家俊速度不减,右手往上一抓,就抓住了那劈砍而来的橡胶棍,顺势往下一带,然后一个回拉,就将那橡胶棍夺在了手中,反手就是一棍,劈在了那保安的屁股上,将保安打翻在地。

进得大堂的向家俊,就看到里面有三个人被按在了地上,手被脚踩在那里,一人正要扬刀下砍。

“我他妈的,看谁敢砍!”

冲进大堂的向家俊先声夺人,大喝了一声,话音还未落,已经到了那名扬刀的人跟前,橡胶棍便封了上去,同时起腿就将那人踢飞了出去。

他的这一声大喝和那霹雳手段,如此具有视觉冲击的震憾登场,顿时让里面的人懵逼了,包括被按在地上的那三人。

他就如那名踏着七色云彩而来的斗战圣佛,威风凛凛,傲然如神。

不光三人看着向家俊,里面所有人都看着他。

一双如星辰般深邃幽远的眼睛,刚毅冷峻的脸庞,倔强的嘴唇。哪有之前半点颓废样。

三人在脑海里霎时浮现出一个身影和名字。

“向家俊!!!”

“你是向家俊!!!”

三人不约而同的大喊。

向家俊在他们同期入伍的老乡里面,属于名人,战友们对其可以说是崇拜到了极致,用一句俗话形容,就是化成灰他们也认识。

“哈哈,没想到真是你,你怎么穿得如此犀利。难道是……”

“嘿嘿,华子,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先解决麻烦再说!”

向家俊话没说完,就冲了上去,几下就将三人解救了出来,三人也顺势站了起来。

一名黑西装见势不对,夺过身边一名保安手中的刀,挥刀就冲了上去。

向家俊见那黑西装挥刀砍来,猛力将橡胶棍对着那人手中的刀砸去,自己也随后冲了过去,刀砸飞的同时,他也到了那黑西装跟前,起手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过大厅,向家俊的手就打在了黑西装的左脸上,立即印出五个指印,随即,右边脸也是一耳光,也是瞬间浮起五个指印。

这只是个开始。

只见那他左右开弓,一口气对着黑西装的脸就扇出了不下二十个耳光。

那黑西装是直接被打得话都没机会说,脸就肿了起来,而且鼻血与嘴里流出的血和口液混杂在一起,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向家俊打了一气后,对着黑西装的脸就是一个鞭腿,直接把黑西装踢得侧飞了出去,嘴里喷出的血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当中还挟杂着几块白色的硬物。

这时,那些保安反应过来了,成半圆形对着那向家俊围去。

向家俊扭了扭脖子,对着靠得最近的一名保安,就是一拳击了过去,这名保安本能的格挡,却被向家俊一个缠腕,接着一个冲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脸上,然后一个正蹬,这名保安就仰面而倒。

有两名拿电警棍的保安,趁乱偷偷接近向家俊,想从后面将其电晕。

向家俊就如身后有眼一样,转身就是两个侧踹,就将电警棍击飞,被欧阳华他们捡拾了起来。

随即,向家俊左冲右撞,十几个闪身后,就将在场的所有保安全放翻在地,全都捂着胳臂在地上痛苦地叫着,清一色手臂脱臼。

向家俊打人是有分寸的,将其制伏,失去还手之力为底线。这些人虽然可恶,毕竟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给点教训就足够。

况且,对于现在的他,也同样是一名平头老百姓,不能如执行任务时面对的穷凶极恶之辈一般,置之于死地。

虽然他现在也是一名老百姓了,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来,但他却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和害怕之感。

到目前,让他害怕的事情,只有那一纸让他提前退役的命令,那时他是真正害怕了,因为他害怕再也回不到那片绿色方阵,害怕再也见不到那些铁血兄弟。

那种害怕是因为爱,因为他热爱只讲奉献,不讲价钱的铁血军旅。

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现在这点事真不算什么!

这群人之中的,一名穿着入时,梳着大背头,年过三旬的男子,见势不妙,正准备开溜。

却见向家俊一个跃步,一脚就将其踢倒,提起来也是一通耳光。

看到向家俊如此彪悍威猛,欧阳华三人也是看得呆了,愣在那里,不知道做些什么好。

这时,向家俊一声大喝:“还愣着干什么呢,既然他们想搞事,那大家都搞点事呗,拿顺手的家伙,将这里砸个遍。”说完对着背头男又是一顿猛抽。

欧阳华三人顿时反应过来,尘封的血性顿时上涌,捡起橡胶棍就开始砸了起来。

三人虽然砸,但都是拣一些他们认为不值钱的砸,想到到时赔偿的时候,也少赔一些。

不一会儿,这洗浴中心上上下下就满目疮痍,看来不重装是无法营业了。

打完,砸完,向家俊看了大厅摄像头的位置一眼,就把欧阳华叫了过来,对着他耳语道:“去他们的监控室,将监控的硬盘拆下来带走,不然我们会有麻烦的。”

欧阳华听完后,便跟一名战友上楼去了。

看到欧阳华上楼去后,向家俊把那背头男提了起来,丢在沙发上,说道:“我在外面就听到你说要砍我兄弟的手,你看什么时候砍比较合适,是我帮你砍呢,还是你自己砍?”

那背头男吐了一口血水后,嘴巴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看着向家俊,满眼愤怒和惊恐。

向家俊也不再言语,只是拿眼看着他,看得他是心里一阵发紧。

好一会儿,欧阳华回来了,拍了拍衣服口袋,意思不言而喻。

向家俊不动声色,对着背头男说道:“别再给我脸色看了,如果脸色能解决问题,这世界早和平了,怎么个解决法,你看着办吧?”

背头男这时也缓过神来了,捂着脸说道:“大哥,这就是个误会,今天是愚人节,这是我们搞的一个活动,其实就是想跟您们开个玩笑。对,就是那啥娱乐至死!请您们大人不记小人过,你们也把我们的人打了,此事就这样结了怎么样?这里砸坏的东西也不要你们赔了。晚上我请哥几个吃饭,陪个不是?再一人赔一万块钱,不打不相识嘛。”

“你麻的,别跟我扯什么愚人节,你不是在玩愚人节,我们也不是愚人!你不是说少一分钱都不让离开吗,现在你知道锅子是铁铸的了吧!”欧阳华在一旁骂道。

向家俊很潇洒的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你们要过愚人节,那好,我也不耽搁你们做生意,今天就到此为止。想道歉的话,拿出一点诚意来,等你们装修好了,我们再砸一次后,再来给我道歉。申明一点,我不过什么愚人节,我也不是开玩笑。你这里损坏的东西,我会照价赔偿的,算出来后,自己来找我,相信你们能找到我的。”

说完叫上欧阳华三人扬长而去,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让背头男他们怔立当场。

“不耽搁我们做生意,都砸成这样了,还怎么做生意呀!”

走出大厅,向家俊又看了一眼那广告牌,笑了笑,从26号回到这林阳省盘江市平溪县自己的故乡,已经整整一周了,这一周,醉生梦死,浑浑噩噩。

就见他猛的吐出一口浊气,胸中的压抑,在这一刻似乎得到了完全释放,那个困扰他的梦魇也在这一刻被击得支离破碎。

也在这一刻,他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左手并掌后背,右脚向前跨出成弓步,缠着红带的右手并指猛然指向太阳,吼道:

黄大发,我没把握好击发时机,致使你儿子意外殒命,我错!

你让我当不成兵王,我认!

你不是有钱吗,那好!

你既然让我当不成兵中王者,那我就当商界巨头,征服你!

“喂,是救助站吗,云天碧海这里有一个犀利哥,快来救助一下,他的家人可能非常着急!”一个好心人打了一个电话。

第二章 兵哥哥

向家俊四人潇洒离开后,从楼上跑下来一名保安哭着对背头男说道:“天哥,不好了,他们把监控录像的硬盘取走了”。

这名背头男名叫丁小天,是这家洗浴中心的总经理。

丁小天一听到监控的电脑硬盘被取走了,脑袋“嗡”地一声,如雷击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好一会儿,才对着那名保安吼道:

“你他麻的就是一个废物,眼睁睁看着他们取走硬盘,早怎么不说?还有你们,你们,都是一群废物,白养你们了。”边说边指指点点。

“报警吧,姐夫?”黑西装对着丁小天弱弱地说道。

他叫李相千,是大堂经理,也是丁小天的小舅子。今天那个烟灰缸要价8888元钱,就是他想出来的。

“报警?证据呢?还有你,真是人如其名,李想钱,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我们这么多人打人家四人,而且监控录像又被他们取走,况且那硬盘……”

说到这里,丁小天及时止住了,咽了下口水,接着说道:“真报了警,我看我们这洗浴中心就开到头了!你没看那后面来那个煞神,多凶猛,我们加在一起都不是他对手。自问,你们有那个打得过他,看他那身穿着,跟‘犀利哥’有得一拼,没事来惹几下,我们还怎么营业?唉……”

“姐夫,那就是一个土包子,凭老大的关系,还怕治不了这土包子?报了警,进了局子,还怕没办法收拾他?”李相千不服气地顶了一句。

“土包子,你看那身手,是土包子吗?有时候,请神容易,送神难。别再烦我了,这事不用你们操心了,我自会安排!速度叫人来连夜装修,明天必须营业。”丁小天没好气地说道。

说完也扬长而去,他还要去办一件大事,就是找人将硬盘拿回来,他不是不想报警,如果报警,硬盘肯定会落到警察手里,那可就真是没事找事了,因为那硬盘承载着诸多秘密。

穿鞋的怕光脚的,这话说得一点不假。

江湖事,就江湖了吧!

同一时刻,还是那别院里。

“向老,家俊从打击中走出来了,计划正式启动。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一切呢?”那被称为承渊的少将低首对向老汇报道。

“呵呵,如果这点打击都走不出来,他还怎么担起后面的重任。敌人的情报网络超乎我们想像,这种顺其自然式的安排,绝对让他们意想不到。三年时间,应该够了。他居然还扬言要再砸一次,这性格还是随精忠呀。我也好久没有见到精忠跟木兰了,为了国家,真是苦了这些孩子了。”向老回了一句,有高兴,却也有淡淡的相思。

此时,向家俊正坐在欧阳华的面包车上,风衣也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穿着的迷彩服,眼睛已经恢复了神采,锐利有神,正与另外两名战友寒暄着。

这两名战友,一名叫龚小文,一名叫杨立。

随后,几人就驱车到了一家名叫“老土味”的路边小馆子,炒了一桌菜,要了两瓶亲酒,就是电视里经常打广告“喝杯亲酒,交个朋友”那种酒,每人倒了一大杯,就这样喝开了,席间不停地说着部队里的点点滴滴。

欧阳华三人也从向家俊嘴里知道了他的事情。

不是他们想像的回来执行什么秘密任务的,而是另有原因。

原来,向家俊在执行一起解救人质事件中,虽然成功击毙歹徒,谁曾想,歹徒倒地的时候,手里的引爆器却刚刚碰到椅子的边角上,又恰好撞在了那按键上,结果人质身上的炸药也爆炸了,人质当场就被炸死。

本来,这种劫持人质事件的任务应该由警察来处置,还轮不到他们特种作战部队来处置,因为事件太小了。让他们处置就真是用牛刀杀鸡了。

但这名人质是首都大发集团的小儿子,根据“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原理,这件事就被无限放大了。

无限放大自然就会上升到无限重视。

于是,作为国内公认的第一狙击手的向家俊,这一任务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他身上,因为要保证万无一失。

可能是命运跟他开了一个玩笑,这原本万无一失却成了那一失。

作为一个意外,按正常的处理程序,最多给个记大过处分或是降职降衔就了结了。

但由于此人质地位特殊,而且大发集团董事长黄大发非要讨个说法,说谁开的枪,谁就是杀他儿子的杀人犯,为此还告上了军事法庭。

但他们特种作战旅的旅长却也非常强硬,十分的护犊子,更何况向家俊是全军甚至是世界级的兵王,又怎会让他上军事法庭,于是便自做主张,将他作为义务兵提前退伍了。

本着从那里来回那里去的原则,他自然就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说着说着,向家俊眼里开始起雾了。

听完向家俊的叙述,几人倒什么话都没说。

沉默是最好的安慰,只是默默的举杯喝酒。

这样默默喝了一会酒后,向家俊就问道:“你们怎么会到那种地方洗澡呢?”

向家俊话音刚落,杨立就流下了眼泪,他与龚小文到城里来,是来找欧阳华借钱的。他儿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需要到沪海市动手术,手术费高达十万块钱。如果半年内不动手术,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可他东拼西凑,能借的亲戚都借遍了,也才借到五万元钱。他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就找到欧阳华,看能帮上点忙不。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看到杨立悲戚的样子,向家俊的眼睛也湿润了。

欧阳华也将今天洗浴中心的事情详细说了一下,还好,向家俊突然出现在“云天碧海”,并且出手及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唉……”

向家俊长叹一声。

“都是钱作怪。”随即,他又想到了自己……

要不是因为钱,那劫匪也不会绑架那大发集团董事长黄大发的儿子。

要不是那黄大发有钱,自己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提前退役。

这一切的一切,都无不跟钱有关。

“唉……”

想到这里,向家俊不免又长叹一声。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看来眼下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赚钱了。

好!你黄大发不是身家上百亿吗!那咱就定个小目标,赚个一千亿砸你的脸!

可眼下的他,全部身家还不过万。

他也想帮杨立,可他那退伍费,才发下来,他就给了他们突击队里的兄弟,因为那小子要结婚了,没钱装修房子,于是,他就将大头作为礼金全送给他了,自己就留了点傍身钱。

一直喝到十点钟,除了向家俊,欧阳华三人是直接喝到吐。

“还记得那年报名参军吗?

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吗?

还记得营房前的那棵树吗?

还记得爱训人的排长吗?”

……

这个时候,向家俊唱起了那时他们最爱唱的那首军营民谣。

这一开头,欧阳华三人也跟着唱了起来,虽有异样目光看过来,可他们四人却不管不顾。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最后,欧阳华才醉熏熏地提议,到一家名叫“鲜花”的演艺厅去娱乐下。一方面为向家俊接风,另一方面也为今天这事压压惊。

这平溪县虽是县城,但却是一个经济高度发达的县,由于交通便利,旅游资源也是十分丰富,自然,这里的娱乐文化也是相当丰富。

四人进入演艺厅后,就找了一个靠角的位置坐了下来,要了四支啤酒,边喝边看。向家俊也把风衣脱了下来。

“俊哥,你左边六点钟方向,快看。”欧阳华拿着啤酒,醉眼朦胧地看着侧面两位美女对着向家俊说道。

“一进来哥就就注意到了,确实长得清纯可人,我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呢。”向家俊说道。

“莫非是‘那种’,你去光顾过,被你始乱终弃了?要不要叫过来一起玩玩,吃个霄夜,最后就一起‘霄夜’了。”

欧阳华说完不免邪笑了两声,另外两名战友也是一阵邪笑,听得向家俊一脸无奈,打趣道:“退伍不褪色,我看你们是已经腐化堕落了啊”。

说完看了几人一眼,喝了口啤酒后就不再说话,专心看着表演。

“我们这不叫腐化堕落,我们这叫融入了时代洪流,与时俱进。”龚小文说道。

此时,台上几名身材火辣,穿着稀少的艳女正在表演劲舞,几人便也不在说话,专心看着表演。

突然向家俊对着几人说道:“你们右边十二点方向,有三个人不停在看我们,估计是‘云天碧海’叫来的人,一会注意点,见机行事”。

“有你在怕毛呀!”欧阳华不以为然的回道,呷了口啤酒后,又将目光投向了热辣起舞的艳女身上去了。

这时,两名头发染成红色,穿着嘻哈装的青年向那两名美女所坐的桌子而去。

“看到了吧,有混混往清纯美女而去了。”向家俊看到那两名嘻哈青年走过去后,对着欧阳华说道。

“哦,我看看,哈哈,吵起来了,要不你去英雄救美?”欧阳华喝了一口啤酒后兴奋地回道。

“老子今天趟的浑水还不够吗?这种场合吵下架又有什么,又不是强推,推推搡搡太正常了。”向家俊鄙夷地说道。

“快看,打起来了,那名戴圆形大耳环的美女扇了那混混一耳光,咦,竟然往我们这边跑过来了。”

看着已经到了眼前的美女,欧阳华立马闭嘴不说话了。

“这位兵哥哥,求求你们帮下忙好不,有两个混混缠着我们不放。”戴圆形大耳环的美女对着向家俊几人说道。

看着向家俊穿着迷彩服,这美女竟然以为他是现役军人,加上灯光迷离,也看不到是否戴得有军种标识符号。要是她知道现役军人,条令条例规定不准进营业性娱乐场所地话,她肯定不会这样叫的。

“咦,我见过你,今天你在广场那里救了一个小孩子。你也解救下我们吧!”另一名短发女孩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了。

原本向家俊是不想惹事的,可是你不想惹事,事情偏偏找上你,而且人家一声“兵哥哥”,是叫到他的软肋上了,还是他的“粉丝”,他是不帮都不行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对于他,并不是喊在嘴上的,而是落实在行动上的。

这时,两名混混也跟了上来。

看样子,是无法逃避了。既然无法逃避,就只有勇敢面对了,更何况是英雄救美呢,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这种情景也只有在电影里才会看到。

向家俊先是很绅士地把两位美女引到位置上坐好,然后一脸人畜无害的走到两名混混跟前站定,冷冷盯着。

“看什么看,你以为搞件迷彩服穿起,老子就怕你了,要不今天是愚人节,老子非让你把衣服脱下来。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喜欢装当兵的。识相的,滚一边去,别妨碍哥们过愚人节也。”

一名混混大声对着向家俊吼道,里面太吵,说话只能大声说,基本上算是吼。

向家俊直接无语了,在这里直接让人认成是盗版货,不过也还真是,让向家俊是哭笑不得,你麻的愚人节,还真跟我过不去呀,那老子也愚人一回吧。

“小子,那里混的,知道‘云天碧海’的经理吗,那是我大哥,识相的,也滚远点,这两个马子哥也看上了!”向家俊非常江湖地对着两名混混大声吼道。

“丁小天,那个‘云天碧海’的经理,我好怕呀,不过,他早他麻过时了,现在是我们玩的年代了,大叔,识相的话,马上消失,别耽误小爷泡妞,你还想老牛吃嫩草呀。”

向家俊不禁在心里暗暗发笑,你妹的,感情那背头男就叫丁小天呀,看来在道上混得也不咋地,报他的名字直接被人无视,自己还被人叫成大叔,有这么老吗?看来只有用非常方式解决了。

“你麻,你玩的年代,小弟弟毛都还没长齐,就学人家泡妞,年纪青青就不学好,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什么古惑仔,还学他麻的把头发染成红色,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今天大叔就代你父母,好好教训你们一下。”

向家俊大声吼完后,突然暴起,左右开弓,“啪啪”两声,那名说话的混混两边脸就被印上了五个清晰的手指。

另一名混混看到向家俊动手,顺手就近抓起桌子上一瓶啤酒,就要往他头上砸去。

混混抓着啤酒瓶的手才刚抬起,就被向家俊铁钳般的手卡住,一个卷腕,就把啤酒瓶夺了下来,轻轻放在了桌子上。

然后直接就是两耳光扇过去,嘴里还骂道:“你麻,啤酒是用来喝的,不是用来打头的!叫你们不学好!打不死你们!”说完又是几个耳光扇了过去。

向家俊一番动作,吓得两名混混呆若木鸡,捂着脸不知所措。

两名美女也是一脸惊异,没想到这名看上去潇洒俊朗的兵哥哥,解决问题的方法居然如此直接。

倒是欧阳华,坐在位置上波澜不惊,端着酒杯的手,抖都没抖一下,甚至连眼睛都没离开过台上的艳女。

龚小文与杨立也是一脸古井无波,面无表情。

向家俊并不罢休,伸出两只手,分别卡住两人的脖子,直接提了起来,按在墙上,对着两人吼道:“大叔现在是不当兵了,但这身衣服是真的,大叔今天不是过什么灰机愚人节,也不是来泡妞的,大叔是来喝酒看表演的!”

说完才放两人下来,拍拍手坐回位置上去了。

“你等着!”

两名混混摸着脖子,对着向家俊狠狠丢出这一句后,讪讪地退了出去。

龙心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龙心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热门小说《乡野透视高手》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乡野透视高手》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乡野透视高手第3章透视神眼“我……”周小宝看着扑过来扶住自己手臂的陈莲花,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怎么了小宝?”看到满脸通红,一直盯着她看的周小宝,陈莲花也愣住了。这孩子,不会是被雷给劈傻了吧,他可才十八岁,要是真傻了,以后连老婆都讨不到了。“喂喂,小宝,你别吓嫂啊,说话,说话啊……”陈莲花捧住周小宝的脸,用力的摇晃了几下。“嘟噜噜噜噜……”周小宝晃了晃脑袋,看到在自己面前起伏的波澜,吓得他急忙闭上了眼睛。这该怎么办啊,莲花嫂都脱成那样了,

  • 热门小说《未曾深爱不敢言》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未曾深爱不敢言》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未曾深爱不敢言第3章求你让我见见孩子“给产妇再打一针激素,她宫缩反应不够,孩子出不来。”“可是医生,她身体受不了第二针了……”“没关系,你没听见她丈夫的话吗,只要小,不管大人。”孩子最终还是生下来了。一个只有两个巴掌大的早产婴儿,生下来时连哭都不会,医生又拍又揉的抢救了好一阵,他才张口嘴,发出几声羸弱的哭声。“快送去保温箱……”护士很快抱着孩子离开。顾南笙躺在产床上,下半.身全是鲜血,并且腿间还在持续不断的出血。她还留着几分意识,虚弱

  • 热门小说《失了心,葬了爱》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失了心,葬了爱》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失了心,葬了爱第三章:她死了最好“宋梦娇,你干什么?”苏沫用力的甩开宋梦娇,却怎么也甩不掉。“苏沫,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求求你了!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宋梦娇一边用力的捶着自己的小腹,一边对着病房门外哭喊。“宋梦娇,你疯了?快放开我!”苏沫瞪大地眼睛,拼劲力气的一甩,终于挣脱了宋梦娇的手,却不曾想,宋梦娇顺势一倒,直接将小腹磕在了门上。血,染红了宋梦娇的衣裤,一滴一滴地滴在了地板上,很快汇成了一股血流。“苏沫,你该死!”门口传来一声怒吼,顾

  • 热门小说《一入痴情永不悔》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一入痴情永不悔》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一入痴情永不悔第3章我怀……赵子墨从吸烟区走来,刚好听到护士的话,紧锁起了眉,余光落在不远处一脸痛苦的叶浅身上,不过一秒便收回了眼。随后大步走到了护士跟前,面上爬起一丝怒意。“我在你们医院投了这么多钱,现在却说血库备份不足?平时你们都干什么去了!”“赵总,这个血型本来就很稀缺……”“够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没用的借口,我现在命令你们马上去给我想办法!”“可是赵总,现在叶小姐情况紧急,这一时半会我们也不知道从哪去想办法弄这个血碍…”护士急得

  • 热门小说《寄你一世情诗》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寄你一世情诗》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寄你一世情诗第3章休想离婚沈书宁猛地睁开眼睛,她不愿相信顾心雅会有这么好心。可下一秒就看到顾心雅居高临下却又势在必得的目光,“只要你和傅经年离婚。”她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和野心,“你应该知道,傅太太这个位置,我想了很久了。”离婚?和傅经年么?十年前的惊鸿一瞥,傅经年这个名字就像是蹁跹而来的蝴蝶,落在她肩头,刻在她心里。哪怕她一直都知道傅经年和顾颜爱得轰轰烈烈,可她却一直无法停止自己的爱恋,但她也不会去打扰。这是她最爱的男人,她何其有幸能嫁给他

  • 热门小说《你的爱似水墨青花》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你的爱似水墨青花》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你的爱似水墨青花第3章用力过猛“哎哟……”安夏儿醒来后,全身被大卡车辗压了一晚上的酸痛感。她低头一看,青紫吻痕遍布在她身上。她大脑里马上涌进来昨天订婚礼的事,以及中途慕斯城打电话叫她去某个房间的事……之后,订婚礼呢?安夏儿马上下床准备穿衣服,“惨了惨了,订婚礼怎么样了?”用力过猛,她下床时整个人跪跌在地毯上——“靠之……”她叫着牙,痛得惨叫了一声。抬起头发现眼前是奢华诺大的总统套房里,华丽之极,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昨晚的欢愉气味以及男

  • 热门小说《风尘依旧醉痴情》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风尘依旧醉痴情》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风尘依旧醉痴情第三章演了一场戏苏熙嗤笑一声,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以为他是那个唯一,不想十男九坏,在法国,她疯狂哭喊,自残,如今她的身上还残留有余疤,她瞎了眼,老天瞎了眼。“别和我提什么当初。有我挡在你们面前,你们又怎么能相爱,又怎么能结婚呢?说到底,是我成全了你们,你说,对不对?”苏熙垂头,捋了捋刚才因为走得急,而弄皱的衣袖,冷笑一声,说道:“我妈以前跟我说过一句话,从小她最疼你,但没有说给你听过,我觉得她说得很对,现

  • 热门小说《王妃如此多娇》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王妃如此多娇》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王妃如此多娇第三章玩死小三不手软自从半个月前,她穿越过来,就是从王府的荷花池里被捞上来的,当时,小丫鬟银杏还在旁边哭得就差以身殉主了。虽然银杏没看到是谁把这身体的本尊推到荷花池淹死的,可从银杏的描述中,有这蛇蝎心肠,包天胆子的人,除了那朵白莲花之外,还真没人干得出来。再者,她是怎么穿越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来,她清楚得很!在现代那个绿茶婊闺蜜真是装得那叫好一手白莲花,徒步登山的时候,趁她不注意,直接把她推向悬崖下的大海里。而刚刚好,她那现代闺

  • 热门小说《时光只为你停留》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时光只为你停留》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时光只为你停留第3章随便的贱人傅念琛根本就是在恶意的歪曲她的意思,他就是认定了,顾盛夏就是个给钱就可以随便上的贱人。顾盛夏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解释,车子就在公司的门口,来来往往全都是人。她羞耻不堪,恨不得原地消失。“傅念琛,不要在这里……我求你了……”可身上的男人,根本不听她的话,反而抓住了她的腿,分得更开。顾盛夏被逼出了眼泪,眼眸湿润,无助又可怜:“不要……傅念琛,我们换一个地方,到时候,你要我怎样,我都答应你,取悦你,讨好你……”话还没说

  • 热门小说《老师的诱惑》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老师的诱惑》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老师的诱惑和我来一次“梁凡,你跟我出来。”吴晴指着我的头狠狠的说道。哼,出来就出来,我堂堂一米八多的大小伙子,难不成还会害怕她这样一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吗?跟着吴晴才刚刚走了出来,她就趁我不注意,直接掐住了我的耳朵:“梁凡,刚才在里面是给你面子,你居然还想跟我斗?”卑鄙啊,居然趁人之威,我一时间猝不及防直接中招,感觉我的耳朵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吴晴那尖锐的指甲刺入了我的耳朵之中,似乎都已经流血了。这个贱女人,居然敢掐我?我也忍不住了,双眼通红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