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至尊战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5:15:2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至尊战王

第一章极度危险人物

华夏国京城——燕京!

一架客机降落,一个身穿休闲装,背着一个普通的旅行包,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样子,俊秀的脸蛋没有一丝幼嫩,反倒是刚毅之色,身上更是唤发出独特的气质,形成一道风景线,,让人忘返流连。网站http://www.xbxys.com/

年轻人看上去很普通,是那种丢进人群很难让人认出来一类,可是他的身上却有着一股独特的气质,冷酷的一张脸,让人不敢靠近。

他叫刘毅,冰冷而又布满沧桑的脸不难让人感觉到,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踏出机场,刘毅突然停下脚步,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杀气,不过很快,杀气隐去,半低着头一路往前走。

就在刚才,刘毅突然发现,在他的前后都有人跟着,稍微一想便知道,跟着他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但没有露出敌意,刘毅也便没有多加去理会。

“哎…”

刘毅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的说道。“看来,想不回去都不行了。”

本来,刘毅是不想返回那个不像囚笼,却更像囚笼的家,现在看来,似乎是不行了。小百姓养生网

在路边招了一辆的士,上车报出一个地名。“师傅,去青颐园!”

“青颐园?”的士师傅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不由问道。“这位小哥,你是不是报错地名,整座燕京城里就没有‘青颐园’这个地方。”

“噢…”

刘毅这才反应过来,今天的京燕已经不是七年前的京燕了,有一些地方改了名字也是很好理解的,不过刘毅却一点也没有灰心,又报出了一个地方。“去中南海吧!”

中南海是什么地方,相信大多数的华夏国人都知道,那是华夏国的权力中心,华夏国的高层就是在那里办公,亦是住在那里。

然而,刘毅的话听在的士师傅的耳中却是一阵春雷在耳边炸响,接着用一种怪异的眼神多看了刘毅几眼,心中暗暗想到。“看上去年纪轻轻,很是冷漠,不会是恐怖份子吧?”

不过很快,的士师傅脑中一道灵光闪过,似乎想起了什么。网站xbxys.com

在五年前,的确有一个地名叫青颐园,就在中南海的边上,具说里面住着一群高级将领和退体的老同志。

而刘毅最早就是报出这个地名,让的士师傅猜测出刘毅应该有亲人住在里面,只是好久没有回来,不知道改地名这么一回事。

也幸好的士师傅记起这事,不然还真把刘毅当成是恐怖份子报警了呢,不过很快,的士师傅又为难起来了,道。“这位小哥,中南海那块地方的士是进不去的。”

“没事,你开到进不去的地方把我放下就可以。”刘毅很随意的说了一句。

“好勒!”的士师傅应声开车。《至尊战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可是,与的士师傅的对话,却让刘毅感触颇多,在心里头喃喃自语了一句。“七年了,一切都变了。”

……

到达中南海的附近时,一切都回归熟悉。

付了车资,刘毅下车,原地转了一圈,四周的环境虽有所变化,可还是那么的熟悉,儿时在这里玩的一幕幕也由景触动,清晰的浮现在刘毅的脑中!

天真,幼稚,单纯!

这是对儿时的最佳形容,有点贬义的意思,可却是代表着童真,然而,那种童真已经远离刘毅而去,二十岁年龄的他远远超出年龄的界限,变得不像是一个二十岁青年的老成持重。

在已经改名为养颐年的小区门前停下,经过一番登记和确认身份,刘毅这才可以在门口等待着。

不久,一辆军用越野车从里面行驶而来,开车的人刘毅认识,正是给刘老爷子当了二十几年的警卫长——庞壮,四十多岁的年龄,已经是少将级别。

“小毅…你回来了!”庞壮显得有些激动,要不是军人的性格告诉他只能流血不能流泪,相信此刻已是泪流满脸,可即便是如此,庞壮的声音还是有些哽咽。小百姓养生网

刘家的少爷,离家七年,现如今回来,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可令庞壮激动的是他看着刘毅长大的,从出生一直到刘毅离开,庞壮亲眼目睹一切,可以说感情至深阿。

“是阿,我回来了,庞叔!”那怕是刘毅的性子已经锻炼得如坚铁一般,可面对着庞壮之时,再铁也融化了,脸上露出一个不是很好看的微笑,那是很久没笑的原因。

“呵呵…上车,我们进去吧。”庞壮也笑了笑,招呼着刘毅上车。

车子启动,犹如离弦之箭那般,飞速的行驶,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停在了一幢复古的小院子门口。

刘坚,刘家的老爷子,开国元老之一,这个元老指的是在当年立下了汗马功劳之人,平时修练养生功法,令得八十岁高龄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一样。

很普遍的国字脸形,那双炯炯有眼的眼神,板着一张脸,就算是不开口,身体散发出来的气势也足够吓人,如果要用话语来形容便是不怒而威。推荐xbxys.com

不过刘毅并没有被老人散发出来的气势所慑,毫无压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不等老人开口,就直接在一边坐下。

老人一直半眯着眼,看上去好像是在闭目养神一样,可是又有谁知道,从刘毅进门开始,他的视线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刘毅的身上,仔细的观察着。

不得不说,老人对刘毅的气势很是满意,再接着,刘毅大方的坐下,他更加的满意,在刘家里,并不止刘毅一个男孙,可是其他的孙子见到他时,全都非常的拘束,大气不敢出一个,那会像刘毅这样,大大方方的坐下呢。

“你叫那些人别跟着你。”老人突然睁开眼睛,爆射出一道冷芒,冷冷的盯着刘毅,低沉的声音随之响起。

“他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跟着我,然后命没了。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别跟着我,还能活着。”刘毅也不怕老人,与之对视,眼睛同样冰冷,不紧不慢的说道。

“哼…你是各国列入极度危险的头号人物,不派人盯着你,你以为能说得过去吗?”老人知道,他想要用气势来压住刘毅已经行不通了,当下语气萎婉了很多。

“只要不来惹我,我就不会怎么样,反之,要是来招惹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刘毅的语气很平淡,可是说到最后,那凉丝丝的杀气却是散发而出,让感觉到杀气的老人都不由一阵惊讶,不过刘毅可不管老人的惊讶,而是继续说道。“我回来是想过平静的生活的,而不是来找麻烦的。”

刘毅很想过平静的生活,这就是他回国的目的,也是他今天见老人的目的,他想要老人告诉上面的人,别来招惹他,不然就不能怪他了。

可是,以刘家嫡系三代的身份,又以他在国际上的威名,想要过上平静的生活,谈何容易阿!

……

第二章血浓于水

“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天。”良久,老爷子嘴边崩出这么一句话来,之后更是把刘毅批得完无体肤。“你以为《霸气阳刚诀》修练至地阶颠峰就天下无敌了吗,当真是坐井观天…”

坐井观天吗?

刘毅有自知之明,知道地阶颠峰期的实力还不到天下无敌的地步,可又有谁知道,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用过全力,保留了最强大的底牌呢。

“这点就不需要你老担心了,我有几斤几两重还是知道的,现在要说的就是别再派人跟着我,不然我真无法保证那些人能够活下去。”刘毅罢了罢手,下了最后的通碟,之后更是起身,向门口的方向迈出两步,头也不回,淡淡的说了一句。“好了,我走了,你老保重。”

“你…”

老人被气得够呛,可他终究还是没有摆出那份威严,更没有强留刘毅,任凭他独自离去。

刘毅走了,可是刚走不久,庞壮就追了上来,与刘毅并肩而行,脸上的苦笑之色很浓,久久没有开口,一直到小区的门口,才道。“其实老爷子也不容易,为了整个刘家,他付出很多很多…”

“……”刘毅没有着急吱声,沉吟了片刻,道。“这些我知道,可并不是每一个家族的成员都要按照他那一套走的。”

“呵呵…”

庞壮笑了,可却全都是苦笑,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什么,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刘毅,这才接着说道。“这是燕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是老爷子让我交给你的。”

闻言,刘毅双眼一凝,充满怒气,握紧了拳头,一条条青筋显现,全身的杀气没有刻意去压制,尽数拼发而出,足以说明他此刻的内心并不平静。

“你不是想要过安静的生活吗?去学校读书,感受校园的生活,没有人会打扰你,很是自在。”庞壮感觉到了刘毅的怒气,更感觉到刘毅的杀气,不过他似乎早有一番措辞,淡淡的说道。

校园的书生气很浓,虽然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平静,但对现阶段的刘毅来说,无疑是非常合适的。

接过信封,什么也没有多说,可在无声中,刘毅却是接受了老爷子为他安排好的路。

“小毅阿,有些人有些事,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庞壮苦心婆妈的说了一句,之后更是拍了拍刘毅的肩膀,又道。“在信封里还有一把钥匙,在燕京大学附近的别墅,是老爷子给你安排的,地址也在里面。”

说完,庞壮转身就走,不给刘毅任何说话的机会,不过在走了两步之后,他又停了下来,头也不回,道。“抽个时间去见见你爸爸妈妈吧,你回来的事情老爷子并没有告诉他们,这些年来,他们想你得紧阿。”

“知道了,庞叔!”刘毅对着庞壮的背影低声的说道。

对于别人,甚至是老爷子,刘毅都可以吹胡子瞪眼,说硬话说狠话,可是偏偏对这个从小到大都极照顾自己的庞叔不能。

庞壮是一个,接着就剩下一个了,那个人正是老爷子的至交好友,也是他的师父,长相很邪恶,为老不尊,在刘毅七岁的时候,就开始与之学武,到了八岁就不再叫他师父,而是改叫老头子。

老家伙的形象实在是不怎么样,邪恶之中又很是淫.荡,传授《霸气阳刚诀》给他的同时,还不忘教授他大人之间的密事,就是所谓的性.教育。

但不管怎么样,刘毅打心里的尊敬老头子,因为老头子全心全意教导了他六年的时间,单凭这份情,刘毅就必须尊敬于他。

至于当年如何折腾他,让刘毅大喊痛苦而置之不理,现在回过头去想一想,要是没有当年狠命的折腾,就不可能造成今天的他,更加不可能存活到现在,倒是老头子的一片苦心。

“七年未见,也不知道老头子挂了没有?”

刘毅眼带思念之色,双眼空洞,低喃了一句。

良久,刘毅才甩了甩头,尽量不去想那么多,目视前方,离开了这个守备森严的小区。

……

刘毅的父亲叫刘玄德,跟三国时期的蜀国国主的字一样,可是成就却不同,虽然刘玄德差不到那里去,可离割踞一方还有点距离,四十二岁的年龄爬到了军长位置,相当于政界里的副省长官员。

至于母亲,也是京城世家子女,不用多说,他们就是家族的牺牲品,以联姻的方式结合到一起,真可谓是先结婚后恋爱,不过倒是擦出了火花,结婚二十多年,相敬这宾,感情非常浓厚。

只可惜他们现在都不在京城,父亲去大军区的王牌军里任职,作为典型的家庭主妇——刘母,自然也就随军而行了。

父母不在京城,刘毅想立刻见他们几乎变成了不可能,眼看着时间还有几天才开学,还有大把的时间,刘毅干脆就先把家给安下来为先。

可是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却还是让刘毅吓了一跳。

眼前是一幢别墅,更加贴切的说应该是一大幢别墅,初步估计一下,占地最少八百平方米,这还是占地皮的面积,要是算上别墅的小楼是三层的,那总面积最少在一千两百平方以上。

燕京城里,寸土寸金,这么大的别墅,老爷子舍得送他,着实让刘毅意想不到。要知道老爷子是出了名的小气,特别是在涉及到钱这方面,更加的小气,现在却这么大方的送套别墅给他,难以想象阿!

还记得在刘毅小的时候,曾经有一位老爷子的至交好友跟老爷子要一幅字,那幅字并不是很值钱,可老爷子硬是不给,这样一位小气的主,真的难以与现在大方的模样重合起来。

“哎…”

刘毅叹了叹气,又苦笑摇了摇头,没有多说,开门进去。

别墅里样样齐全,家具是全新的,日常生活用品更是应有尽有,刘毅可以安然的住下!

当天晚上,美美的睡了一个好觉,等第二天醒来才前往燕京大学,报了个名,之后更是去汽车城买了一辆奥迪作为代步工具,然后就返回别墅,安静的呆着了。

……

第二天,一架飞机降落在G省的机场上!

刘毅正是乘坐着这架飞机,下了飞机,刘毅直奔军区,又是经过一通登录才进得军区大院,不过刘毅却是在院门那里等着,因为他不知道父亲刘玄德的住处,只能等着人来接他。

来接刘毅的人是父亲身边的警卫员,那警卫员在把刘毅带到门口之时便离开了,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忙,而在这个时候,母亲已经在门口处等着了。

老了!

这是刘毅的第一感觉,在刘毅离家之时,母亲保养极好,就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一样,可现在母亲却是半边的白发头,脸上也出现了很多皱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一样。

可以想象,他离开的这七年,把母亲给想坏了,半边的白发就是最好的证明。

“妈!”

刘毅的声音有些哽咽,叫了一句之后就说不下去,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再铁的汉子,看到母亲因为他离家这几年老了将近十岁,一股悔恨之情由心而生,只可惜一切不能重新来过,现在,刘毅也只能保证以后不再让母亲为他挂肠挂肚了。

刘母明显也有些难以控制情绪,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不过她却是笑着流泪,那股欣喜的神情难掩,尽写于脸上。

良久过后,刘母才恢复平静,不顾脸上的泪水,轻轻的说了一句。“回来了就好。”

回来了就好,为人父母,也没有什么可求的,只求子女能够平平安安便可以了。

此时有声胜无声!

刘毅什么也没有多说,帮母亲抹了抹泪,挽着母亲的手臂,一阵亲昵,进入屋内。

父亲不在,想来是下去军队里巡视了吧,不过很快,刘父就赶回来了,跟他回来的还有之前去接人的警卫员,这让刘毅感到很是不解。

作为警卫员,却离开了要保护人的身边,这警卫员做得并不称职,不过刘母似乎是看出了刘毅的想法,解释了一句。“小李是你爸派回来家里取东西的,刚好你到军区,我就让他去接你一下。”

这下刘毅释然了,接下来自然免不上与父亲说上几句话,可刘父就是一个典型的军官,板着一张脸,似乎是谁都欠他钱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但即使是如此,刘父还是拍了拍刘毅的肩膀,跟刘母一样,很难得的说了一句:“回来了就好!”

刘父的语气很平静,也很轻松,可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译全出来的意思却是饱满的心伤,让刘毅顿时感到无比的羞愧,更加知道,当年的叛逆,竟把家人伤害得如此之深。

“爸”刘毅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突然之间,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什么都别说了,回来了就好,我们一家得以团聚…”刘父打断了刘毅的话,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不说那些伤感的话,呵呵…等下我们爷俩好好的喝一杯。”

“嗯。”刘毅拼命的点了点头,应道。

……

第三章悍然出手

相聚的时间整是短暂的!

在G省军区院子里呆了两天的时间,刘毅便离开,启程回京!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刘毅什么事情都没做,只跟母亲聊天,聊聊他离开这些年发生在国内的趣事,也有聊聊刘毅在非洲那边的事情,不过刘毅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挑一些兄弟情谊来说,至于杀戮与鲜血,刘毅是只字未提。

好好的陪了母亲两天,燕京大学也要开学了,刘毅不得不离开,在刘母把他送上飞机时,刘毅才表示,只要学校有放假,他便来G省,又或许让母亲回京城也行。

刘母也答应了,表示再过一段时间就回去京城住一段时间,这才有些不舍的把刘毅送进了登机入口。

数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眼睛一闭,睡上一觉,醒来时,飞机就降落在京城机场里,从机场的停车场里取回车子,刘毅直接返回家中。

今年是新生年,所谓的新生年就是有一届高三的学子考上大学,新生办理入学,而那些新生刚刚来到学校,对学校的环境并不是很熟悉,自然也就要有人带着才行。

另外,也正是对陌生环境的好奇吧,在报过名后,几乎所有的新生都在学校里到处转转,美名其曰说是熟悉环境,其实不然,都是冲着妹纸去的。

第二天就要开学了,刘毅起床倒是很准时,早早就来到学校,虽然对燕京大学并不熟悉,可却没有任何障碍,谁让刘毅在昨天的时候就专门浏览过燕京大学的卫星图呢,只需要看上一遍,刘毅就能把学校的布局记下。

来到学校,找个人问了一下,很快就寻得班级的位置,直奔教室而去。

教室很平常,无非就是书桌和椅子,上面一个讲台,刘毅倒是没有特意去观摩一番,而是四周扫了扫,已经是人满为患教室里前排并没有坐位,找了半天,只看到后面有几个连着的空位,似乎是特意留下来的,因为四周没有坐人。

当下没有多说,直接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之后等待班主任的到来,然而,刘毅没有想到的是,班主任没有等到,麻烦倒是率先找上门来了。

“小子,你给我起来,这是小爷的位置!”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在刘毅的耳旁响起,还用无名指近距离的指着刘毅,只差那么几厘米就要碰到刘毅的眼皮。

刘毅生平最讨厌的就两件事,一件是有人用枪指着他的头,威胁于他。第二两件事就是见不得有人在他面前嚣张,且还用手指指着他。

眼前这个人无疑是犯了刘毅的禁忌,可一直想要过安静生活的刘毅却是没有发作,只是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沉声说道。“你最好把你的手放下,不然我不能保证等下你的手指还安好。”

“哈哈…”

那人闻言哈哈大笑,笑得极为猖狂,之后更是把无名指在自己的眼前晃了晃,像是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转身问他身后的几个跟班。“你们听清楚刚才他说什么了吗?不能保证我的手指还安好?哈哈…”

“哈哈…”

“哈哈…”

三个跟班倒是非常的配合,跟着哈哈大笑,看向刘毅的眼神已经变了,变得玩味及嘲讽,满是不屑。

见到跟班很是配合,那人更加满意,笑意难掩,转过身来,无名指又对着刘毅。“你小子要是有…”

话说一半,那人就再也说不下去,而是‘卡’的一声来帮他接着说下去,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

下一刻,杀猪般的凄惨声彻响整个教室,声音的来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那位嚣张至极的年轻人。

无名指断了!

以迅雷般的速度,刘毅出手了!

刘毅出手,快到极致,那种速度一般人无法用肉眼捕捉到,也只有同是武者,且境界奇高的人才能够捕捉到。

被刘毅瓣断手指的年轻人自然也无法捕捉到了,可眼前就只有刘毅一个人,不是他干的还会是谁干的,在惨叫过后,年轻人就朝跟班下令了。

“给我打,只要不打死,后果由我负责。”嚣张至极的年轻人捂着自己的手指,额头上不断的冒出冷汗,那样子说要有多么痛苦就有多么的痛苦,可为了报仇,他还是忍住疼痛发号施令。

嚣张,极度的嚣张!

不要打死,就算是打残废也不怕!

这就是年轻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同时,也发出一个信号,他很有势力,也很有资本。

跟班得令,自然屁颠屁颠的朝刘毅奔来,拳头,踢脚,甚至还有一个人从旁边直接抓起一张书桌,也不理书桌上早有人坐,并且把书放了上去,当书桌被抓起时,书掉一地也置之不理,双手举起书桌,就要把整张书桌砸向刘毅。

愣住了!

突发其来的一切,让整个教室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之前还三三两两正在说笑,又或许是在讨论着什么的全班学生全都愣住了,视线全都集中到后方来。

在千分之一秒间,刘毅动了!

其实早在瓣断年轻人的手指头时,刘毅就暗暗准备,等年轻人发号施令,为了不限制自己的行动,刘毅更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到了年轻人三个跟班向他出手时,刘毅的拳头比他们更快。

“砰…”

一声闷响,拳头击中还在捂手指的年轻人额头,两成力!

紧接着,刘毅顺势而下,收拳,以一种超越常理的速度挂起‘铁三角’,在年轻人还没感觉到自己受袭时,铁三角降临而至,这一次是胸口的位置,依然是两成力!

时间过去零点零几秒,之前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年轻人,整个身体倒飞了出去,撞在书桌上,同时也撞上了站在他后面,双手举着书桌的跟班身上,两个人一起倒飞出去,又撞上了正发愣的其他学生,才止住了倒飞,可两人却是整个身体摔在了书桌上,又发出几声闷响。

下一刻,时间不到零点一秒,又有两声闷响彻响整个教育,同样是身体撞到书桌,止住了倒飞,摔倒在书桌上面。

“砰…砰…”

整个教室都凌乱了。

……

第四章美女班主任

安静!死一般的寂静!

整个教室里只有急促的喘气声,谁也没有开口,每个人看向刘毅的表情就像是见到鬼一样,有些甚至是张大了嘴巴,足以吞下一颗鸡蛋,用手指着刘毅,可是在刘毅的眼神扫过之时,全都纷纷把手放下。

教室就那么大,之前发生的全过程可都在学生们的眼睛里,正是因为有人用手指着刘毅才发生这么恐怖的一幕。

凌乱了,没有人去收拾,因为所有人已经忘记了一切,只知道刘毅打人了,而且还是下了重手。

下重手吗?

未必,刘毅只是动用了普通力量的两成力而以,还没有运起《霸气阳刚诀》呢。要是运起《霸气阳刚诀》再动手,恐怕只需要一根手根就能打死之前的年轻人和三个跟班了吧。

“噗…”

一口鲜血似乎是为了打破寂静而又沉稳的气氛一样,在刘毅两成力量之下,年轻人那已经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已经到达承受的极限,再加上刘毅最后单手形成的铁三角撞在胸口上,岂有不吐血之理。

这还是轻的,以往面对敌人的时候,刘毅都是一击必杀,万万不可能只出两成力。

环境不同了,这里是校园而不是屠宰场,刘毅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国际上赫赫威名的危险人物,而是回归本名,是燕京大学里一名普通学生,就叫刘毅。

另外,年轻人虽然嚣张,也犯了他的禁忌,可远没有到达身死的地步。

“嚣张要有资本,不然这就是你的下场。”刘毅冷声的说道。

说完之后,刘毅回到自己的坐位,连看都不看他四人一眼,实在是他们入不了刘毅的法眼,也许他们欺负一些软弱无力的学生还行,可遇到刘毅,那简直就是送菜。

冷眼扫过众人,众人的视线纷纷移开,不也多看刘毅一眼,之前被撞得东倒西歪的书桌更是在众人的合力之下收拾好,迅速的恢复原位,而那四个摔倒在书桌上的人则没有一个人敢过去理会,任由他们自己起身。

其实,刘毅下手是非常有讲究的,表面看上去,他们伤得很重,可除了那个嚣张的年轻人之外,其他的三个跟班都没事,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而以。

这时,三个跟班已经恢复力气,眼睛不敢看向刘毅所坐的方向,扶起还躺在书桌上的年轻人,跌跌倒倒的离开了教室,一场风波也随即平息。

可是真的平息了吗?

也许吧!

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过了,谁也不能当没事一样,尽管很好的克制着,可你不能让他们别去想吧。

不过很快,所有人的注意都集中了起来,因为班主任到来了,一个长相靓丽的女子,标准的瓜子脸,皮肤嫩白,双眉很小,像月亮弯似的,再配上那对不大不小,也跟着像月亮弯的小眼晴,绝对称得上是绝配。

不高不短的鼻梁,小巧的樱桃小口,与整张脸形揉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古典美女所应该有面相,年龄看上去更是不大,大概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应该是选择留校任教的老师吧。

职业装身上的苗条身材,与整张脸形相配,那绝对是最佳的比例。这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句:造物之主的神奇。

对于班主任的相貌,男同学们目惊口瞪,心里忍不住YY!女同学则是自愧不如,在自悲的同时,也产生了嫉妒心里。

可那不关刘毅的事,他仅仅是扫了一眼,之后就低着头,书桌上也没有书,就那么看着书桌板上发呆。当然了,刘毅没有闭掉六识,他的耳朵还是在听着老师讲话的。

只听,美女班主任那清脆的声音响起:“首先,欢迎大家来到燕京大学这个大家庭,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大家能够互相团结,努力向上,嗯,也希望大家每次考试都考个好成绩,最少是及格,挂科可是让我很为难的,呵呵…”

“哈哈…”

“哈哈…”

不管是男是女,都被美女老师的幽默给弄笑,一时间,所有人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开怀大笑起来。

刘毅呢,他没有笑,只见他嘴角翘起,低喃了一句:“有点意思!

刘毅的话注定是无法让人听到的,因为此刻他的四周无人,之前坐在他前面两排的同学更是愿意跟人家挤在一张,就是不坐在刘毅的面前,生怕引火烧身。

“好了。”美女老师很好的掌控住了节奏,止住了所有人的笑声,随即又道。“今天算是正式开学,但也不算正式开学,只是例行让各位各自认识一下而以,现在从第一排开始,都自我介绍一下吧。”

为了响应美女老师的号召,自然是开始自我介绍了,不过每一个人的自我介绍都非常的简单,报出名字,来自于那里,然后就完事了。

有一些则是顺便说一下自己的爱好,脸皮厚的人也顺便加上自己的期待,什么在读大学期间遇到另一半什么的。

不过那位同学注定是要杯具了,惹得一阵哄笑,要不是美女老师出声圆场,恐怕被取笑会更长。

轮到刘毅的时候,只见刘毅站起来,半低着头,淡淡的说道。“刘毅,京城人!”

完事了!很形式化的自我介绍。

一轮自我介绍下来,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到最后一个,美女老师的眼睛才扫视了四周,心里暗暗奇怪,心说一句:“差了四个人。”

在所有人自我介绍的时候,美女老师可没有忘记比对一下名单,顺便看一眼,把学生的样子记下,以后才不怕叫错人,可一轮下来,却发现班里少了四个人,且教室里所有人都自我介绍过了。

美女老师心中虽然有些奇怪,可她并没有说出口,而是接着说道。“好了,大家都已经介绍完,只剩下我,为了不让你们觉得吃亏,老师也只好自我介绍一下了,呵呵…”

又是一个很幽默的搞笑,引来一阵哄笑,压了压手,止住众人的笑声,美女老师才接着说道。“我叫李眉,曾经跟你们一样,是本校的学生,京城本地人!”

没了!

老师也没有例外,自我介绍极其简单,有同学提出让李眉把爱好什么的也说一说,可却遭到拒绝,一句:“这位同学你想侵犯隐私权吗?”就堵住众人的嘴巴了。

“好了,接着说一件正事,我想大家也应该猜到了,新生入学,是要军训的,军训从明天开始,等下我会让两个同学去把军训服搬来发给大家。”李眉朗声说道。

哀声四起!

提到军训,那绝对是每一个大学新生的噩耗,是不堪的经历,可是有一个人除外,这个人便是刘毅。

对于刘毅来说,学生的军训是一点难度都没有,他可不在意,摇了摇头,依旧安静的坐在那里,没有跟着其他人一样哀声吼叫。

然而,刘毅不知道的是,正在他安静的呆在教室里时,校外却是出事了,且还是大事。

……

至尊战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至尊战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2018幸福大观!非常好的四句话:

    2018幸福大观!非常好的四句话:【1】什么叫幸福?白天有说有笑,晚上睡个好觉。【2】什么叫智慧?安排的事能做好,没安排的事能想到。【3】什么叫情商?说话让人喜欢,做事让人感动,做人让人想念。【4】什么叫正能量?给人希望,给人方向,给人力量,给人智慧,给人自信,给人快乐。

  • 阿克苏市城乡建设局驻拜什吐格曼乡尤喀克英巴扎村迎新春联谊会

    青年网青年在线讯中国城乡新闻网消息(艾肯江•吐孙)2月16日,大年初一,阿克苏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驻拜什吐格曼乡尤喀克英巴扎村“访惠聚”工作队在经历半个多月紧锣密鼓的筹备后,终于迎来了尤喀克英巴扎村的村民们期盼已久的迎新春联谊会。联谊活动活动开幕前,阿克苏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党组副书记尹正护向全体“访惠聚”干部、下沉干部及村民们发表新春致辞,并要求工作队员在新的一年俯下身子、撸起袖子沉下心来为尤喀克英巴扎村人民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明天。随后,一首经典的《解放时代》开了联欢会的序幕。由尤喀克英巴扎村

  • 张占伟:啸天神犬护平安

    啸天神犬|张占伟值此新春佳节之际,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张占伟携新作啸天神犬,为各位送上平安祝福。啸天神犬大形体为几何、具象、简约立体的中国风,高46cm,两耳造型似琉璃瓦,尾巴似圆鼓状,通身有鼓钉,水旋纹和水车轮形纹做装饰,底部中心位置选用中国书法篆刻印章(神犬)二字。通体选用中国红釉色,非常具有中国风节日特色,和强烈的艺术视觉冲击力!啸天神犬的造型、釉色,寓意在新的一年里日子红红火火、事业蒸蒸日上、生活平平安安!

  • 和田玉:鉴别只看这1点就够了!

    该如何鉴别籽料?说复杂也复杂,油润度,颜色,重量,等等,每一项都是和田玉的特点。说简单也简单,有一点是籽料独有的,很容易辨别出真假。籽料因为是交织状结晶,所以结晶不会象单晶体的矿物那样均匀,也就是说,有些部分会密度大,有些会小,所以在天然的河床中,受水流和泥沙的冲击,密度小的会形成凹坑,密度大的则能经受住撞击,从而形成凹凸的自然表皮。简单来说,籽料表面凹凸不平的一个个小坑就是汗毛孔。一般不是人工可以伪造出来的,在灯光下看或者在放大镜下看都很清楚。正因如此,它被用来作为鉴别籽料的一个非常好的方法。

  • 致中年的你我他……

    人到中年,不要再斤斤计较了,后面的人生越过越快;人到中年,不要再愁眉苦脸了,后面的人生路你连哭的时间都没有了;人到中年,不要再为什么争吵了,人生苦短,吵着吵着就老了;人到中年,不要再抱怨了,事情归事情,心情归心情;人到中年,不要再相互拆台了,相识是缘,没准哪天就散了;人到中年,不要再整天多爱多爱了,彼此需要的,只是一声问候,一个微笑;人到中年,不要跟人攀比了,比昨天的自己更好,就够了;人到中年,不要再多愁善感了,好好善待当下的自己最重要!人到中年,不要再蹉跎了,读完这篇文章,分享出去,赶快生活吧

  • 春节到元宵节 东营有300多场群众文化活动等您参加

    东营今年除组织举办新春系列文艺演出、闹元宵文化展演活动外,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将首次在2018年春节元宵节期间举办“欢乐黄河口共筑中国梦”系列群众文化活动。

  • 崖柏:什么是包浆?如何才能盘出包浆?

    包浆是文玩界的行话,是指文玩表面由于长时间氧化形成的氧化层。视觉上,它给人一种独特的光泽感,而触觉上,给人一种滑润感。包浆可以说是所有文玩爱好者的追求。那么说到崖柏,究竟该如何才能盘出包浆呢?一、崖柏本身油性好要想盘出一串好崖柏,首先就要保证崖柏本身油性好。除了关注雀眼、瘤疤这些各种各样的花样纹路,色泽比较深沉,油性好才是最基础和最重要的崖柏特征。二、生料手串要先去干生料崖柏水分量大,油分少。由于水分很大,木质很不稳定,所以很可能开裂,盘玩出来也没有老料漂亮。从颜色上看,崖柏的陈化料和老料底色一

  • 气温回升 暖阳作伴 节后东营最高气温将到14℃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现在已经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个节气——雨水。

  • 过年了,又老了一岁!现实的无奈,别喊好累!

    城市灯火谁都陶醉,好梦易醒才叫社会。现实一点真的疲惫,理想一点只是梦昧。是累是醉,自己调配!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没必要为彼此的疏忽,动了真苦恼。你能理解是你的高度,你不能理解也是你的真实。你能感觉到别人的辛苦,是你的道义。你感觉不到别人的心酸,也是你的本分。没有人会过分在意你的热情和冷酷,如果人间有痛苦和不如意,那也是你自己在煎熬着自己。有时候,事情很简单,复杂的是自己的脑袋。总以为烦恼会伤人,后来才晓得,你若转身,它即浮云。活着,本来就不容易。不必压抑,谁都有难言的情绪;

  • 和田玉:糖玉?糖白玉?两者有什么区别?

    说到和田玉,你第一个想到的是不是洁白无瑕的籽料呢?和田玉界追求白是人尽皆知,然而这也导致了白玉越来越少,越来越稀缺。实际上,白玉虽美,和田玉还有很多美丽的料子,比如糖玉。糖玉的成因,至今也还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但是普遍认同的是这种独特的色泽是受某种物质沁染而成的。因为其颜色类似于红糖,所以被称为糖玉。一般来说糖色需占玉石的整体85%以上,才能被叫做糖玉。什么是糖白玉呢?其实这只是根据含糖多少做的简单区分。玉的主体部分是白玉或青玉,糖色部分达到85%以上被称为糖玉,而糖色在30%以上则被称为糖白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