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在火葬场的那些年》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4:18: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在火葬场的那些年

第01章入行

要说这世界上,有没有什么大家都不知道的事儿。《我在火葬场的那些年》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答案是:基本没有。

现在是科技社会信息社会农村城市一体化,但,我今儿要说的是我打从毕业开始,就误入歧途而走上的邪路。

说是邪路,也不正确,总之,它让我的人生发生了改变,也接触到了那些,无论怎么衍变,也不会被公之于众的东西。

说得好听点儿,就是迷信,神神叨叨的没个证据也没个理念的瞎传说。

说的不好听,那就是科学都解释不来的事儿!一直被打压在土里面,生根都难的东西!

我叫韩浩,小名浩子,诨名叫狗蛋,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娃。

您别看我诨名不好听,农村就这样子,取个贱名好养活。而且我还是个男娃娃,在家里那可是个宝贝疙瘩!

父母凑钱供养我读完了大学,按理说,我该找个体面的公司上班挣钱,不说为父母争光,但总要养活自己吧?

但此时我却正蹲在街边,手里拽着报纸,认真的看着上面的招聘信息。《我在火葬场的那些年》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毕业半年,找工作连连碰壁!就连养牛场都不要我!

但是!为了我娘!我不能放弃!更何况,我可不想窝在农村种地,面朝黄土背朝天,连个wifi都得卡半天!

烈日炎炎,正躲在树下的我,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挡了我的太阳。

“嘿——小伙子,找工作呢?”

抬眼看了看眼前的老头,五十岁的样子,披头散发,身体干瘦,脸色蜡黄,站在原地都有点颤颤巍巍的。

不夸张的说,看到他,我就感觉骨头架子都能满街跑,浑身带着一股阴森森的凉气儿,嗖嗖的往我的毛孔里钻。

于是我没好气的回答:“那不然呢,我找苍蝇下酒呢!”

“有意思。”老头笑了笑,掀开一侧的眼皮看了我一眼,随后在怀里掏出一沓子黄纸:“小子,我看你天赋异禀骨骼惊奇,有一份工作介绍给你,将来……”

我笑了笑,还没等他说完,就将单子往外一推,绵羊一样的呵笑。

“不好意思,拯救地球的任务还是你老人家自己去做吧。”

说罢,我拿着报纸就准备离开,觉得碰到了盖世武功的传人,搞不好要我去打太极拳。小百姓养生网

这不是拿我寻开心么?

见我要走,老头又在我身后喊了一句,“咳咳!不干找别人了哈!一个月,一万!”

听到最后一个单位,我这心里咯噔一下!

靠!这是下猛药啊,一个月一万?!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我连忙笑意盎然的奔了回去,给老头递了根烟,顺便讨好的给他揉了揉肩膀,如孙子一般的谄媚。

“大爷,啥工作啊,这么吃香?”

老头接过烟,倒提着在手心里杵了杵,微微一笑:“大爷快退休了,要找个接班的,看你骨骼惊奇,天赋异禀,不如跟我学……。”

我眼光冷冽下来,不会真是让我学太极拳去吧……

“咳咳。”老头顿了顿:“我瞧着你挺机灵,刚才那一米宽的水坑,咵嚓一跳!一个鲤鱼跃龙门就跳了过去,当真是……和我当年有的一比啊!”

“咵嚓……”我忍住没笑,摆出大拇哥来:“嘿嘿,那可不,祖传的好腿脚……别扯别的,到底啥工作?”

见我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老头神秘的笑了笑,伸手进兜里拿了个东西,然后十分熟练的团了团,又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个吸管儿,插好在一起。

“你看好了,别眨眼啊。”

没说眨眼,我都没敢喘气!不过这唱的哪出?幼儿太空泡泡球?

只见他嘴里砸吧了几下,然后嘴一收,一个缓劲儿,随后再吹,只一口气,那玩意儿就开始膨胀起来!

不过这还没完,只见随着那玩意儿的涨大,他双手熟练的开始在圆球上捏,看样子像是个糖人儿。

我一看是糖人,就乐了:“哈哈——吹糖人啊?没想到吹糖人这么赚钱啊,不过大爷你手艺真不错,干多少年了?”

大爷咂咂嘴说:“干三十多年了……天天吹。网站xbxys.com

正说着,他就把那个糖人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这才注意到,这个巴掌大的糖人活灵活现的,像极了一个美女的脸,圆圆的,很可爱,而且像是有生命似的……

虽说是他用嘴吹的,有点恶心,可我还是没忍住,看着看着,一下就往嘴里送了……

老头吹糖人这手艺确实好,而且那糖人儿味儿也不错,不怎么甜,脆脆的,可能是老年食品,含糖量少……

不过还没等我品完,就听老头幽幽的补了一句:“这可不是糖人,这是吹尸体用的凝胶。大爷我啊,干的是巧活。”

“吹尸……”我看了看手里还剩下的半个美女脸,瞬间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凝胶?!尸体?!我操你大爷的!

于是丢掉手里的糖人,我就后退好几步!

而那凝胶吹成,被我吃掉了半边脸的女人脸静静的躺在那边,剩余的半张脸还在看我。

“呕——”我一个没忍住,便开始吐!

随后一股凉意从我后背慢慢的爬了上来!伴随着剧烈的阴冷,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可那老头却还没完,还在说!

“这个吹尸体啊,其实挺简单,中国人自古就有留全尸的习俗,不过现在车祸啊,跳楼啊,医疗事故都有可能导致死者身体出现凹凸不平,甚至是缺胳膊少腿的,这就需要我们吹尸人了。”

“这可不是啥新兴的行业,以前就有二皮匠的行业,主要是缝合尸体,缝合了之后再吹,现在有凝胶这些东西,不需要再缝合了,直接吹就行……”

我反应过来之后,就直接掉头就走!胃里面整个都是抽搐着的!

混蛋,老子今天倒了血霉遇到这种东西!

“诶?小伙子你别走啊。”

“考虑考虑啊,别急着走,万事好商量啊,诶,小伙子,你跑个啥?”

“我在这里等你啊,我看好你哦!”

我哇啦啦的吐了一路,心里暗骂傻叉,感觉跟吃了个死耗子似的浑身难受!

这鬼工作谁会去做,还天天吹,一吹三十年!?

匆匆的离开街口之后,我径直回了出租屋,蒙着被子就想睡觉!可脑子里全是那半张凝胶女人的脸,越想心里越怕,最后在床上折腾了半天,愣是精神越来越好……

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我都没从这恐惧里走出来,不过却接到了老妈的电话,“浩子啊,找着工作没?要我说还是回来种地的好,实实在在的,收入也稳定,还能娶个媳妇,对吧?”

“对了,邻村那个牛小花,你还记得吧?就是长得很俊的,小时候天天穿着个小棉袄,坐在村口等你的那个。来自http://www.xbxys.com/我跟你说啊,浩子,小花现在长得可漂亮了,就是胖了点,脸上长了点斑,不过屁股大好生养啊……”

“喂?浩子,你咋不说话?赶紧给老娘滚回来种地,别在外面瞎晃悠了!听见了没有?”

匆匆的挂断了老妈的电话,我陷入了沉思,要是再找不到工作,我是不是就要回去跟父母种地,迎娶牛小花,出任苦劳力,走向人生低谷?

尼玛,说好的幸福呢!

在床上坐了老半天,也不知怎么的,那个糟老头子的话又在脑海浮现,他说要等我,这都一个月了,人应该不在了吧?实在不行的话,我也只能试试了,谁叫牛小花比这还恐怖呢?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又回到了之前的街边上。东张西望的看了看之后,那个老头不在了,说实话,我心里还挺失落的,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没了,我真是在劫难逃嘛?

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老头的声音忽然在我背后响起,“小伙子,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找我的。”

我老脸一红,“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会来?”

他干咳了两声,眯着眼,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对着我说道:“因为你穷啊,我当初也是因为穷,不然谁会去干这差事?”

被他这么一说,我竟然很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两眼一润,牛小花那张大饼脸就出现在我眼前。

老头若有所思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说了句:“跟我来。”

第02章体温

办完了入职手续,我跟着老头进了老鸦山殡仪馆。

说是入职手续,其实就是一个外聘人员的合同。我这才知道这老鸦山火葬场属于民政部门的下属事业单位,想成为正式员工,不是容易的事儿。说明http://www.xbxys.com/

老头姓李,我寻思着就叫老李得了。他说,到了这里,我以后就是他的人了,以后要多做事少说话,不该看的不能看,不该问的不能问,又叮嘱我说以后路过火葬场那边的陈尸间,不管看见什么,听见什么,一步都不能停。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心想这鬼地方规矩还挺多的,也没上心,跟着老头就往殡仪馆走。老李说工作的地方是在殡仪馆里的化妆间,这地方是给死人化妆的,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死人化妆前帮他们填补好身上的缺陷。

吹尸体就是这么个意思。

老头说这一行是最轻松的也是最为紧要的,原因很简单,现在很多人都会在殡仪馆举行追悼仪式,这就需要我们将尸体美化,再供家属追悼。

第一天上班,迎接我的不是殡仪馆的馆长,而是一具带着余温的女尸。她静静的躺在一张单人床上,看样子高高瘦瘦,文质彬彬,二十出头的样子。

即便已经死了,手还是握成拳头状,眼睛睁得老大,只不过毫无生气,整个面部都已经扭曲掉了,像是生前遭受了极大的痛苦,而且应该刚死不久,血液都还挂在嘴角上,正慢慢的往下流。

老头顺手操起一根毛巾,将她脸上的血迹都抹了,然后走上前,对着女尸的脸就是一阵揉捏,手法极为熟练。躺在床上的女尸的脸,很快就被老头的手捏回了原状。

“你试试?”老头忽然转过身来说道。

我指了指自己,顿时打起了精神,心里倒不是好奇,而是害怕,毕竟第一次干这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虽然女尸的脸部已经被塑造出来了,可该从哪里下嘴吹尸体?

总不能从那破碎的脸部的缝隙里下嘴吧?

我犹犹豫豫的还是靠了过去,接触到尸体的时候,突然的感到了一丝体温,我莫名其妙的觉得她还没死,或者说还没死透。

“不要怕。”老头在身后鼓励我。

我壮着胆子,对着女尸的嘴巴就亲了下去。嘴唇刚一接触到女尸的嘴唇,就被老头一把拉了回来。

“你在干嘛?”

“你不是要我试试吹尸体嘛?”我疑惑的看着老头,反问道。

他一把将我拉到旁边,厉声说:“我是让你去捏一下,谁叫你去亲尸体?”

“啊?”

“啊什么啊,就算是吹尸体也不能用嘴啊!”

被老头这么一说,我彻底傻眼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拿了一根金属光泽的小管出来,慢慢的放进了女尸脸上的缝隙里,然后拿了一块凝胶,捏吧了两下之后,直接按在了女尸的脸上。

随着老头不断吹气,女尸的脸部也慢慢的膨胀了起来,那些极为柔软的凝胶慢慢的渗透进了女尸的脸部,将原本支离破碎的脸部填补成了一张动人的脸庞。

等老头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拿了个电吹风出来,调成热风之后,对着女尸的脸就是一阵猛吹。女尸脸上的凝胶很快便凝固了,整个脸部看上去有点僵硬,不过好在没什么裂纹了。

等做完这一切,老头就往盛放尸体的冰柜走,看样子是准备再取一具尸体来吹,顺便教教我这个嫩头青,而我人生地不熟的,只能在原地等着。

一个人站在原地等着,心里直发毛,毕竟对着一具尸体。眼睛很刻意的在逃避着眼前的尸体,可这屋子就这么大,她就躺在我面前。

很快的,老李带着一个鱼缸回来了,几条不大不小的金鱼在里面飘着,看样子是死鱼,不过还没什么臭味。我想这上班的时候还有心思摆弄死鱼?

老李将鱼缸放在女尸旁边,然后顺手捞起一条金鱼,拨弄了几片鱼鳞下来,贴在了女尸的脸颊上。

“你这是干啥?”我疑惑的问道。

老李神秘的笑了笑,再次拿起电吹风,调成冷风的模式,对着女尸的脸就是一阵猛吹。我甚至能看到女尸脸上的鱼鳞在凝胶上蠕动,那样子极为怪异。

等老李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凑近了一看,这才发现原本满是裂纹的女尸脸颊,现在看上去竟然极为光滑亮泽,没有了一丝裂缝的痕迹。

“现在懂了吧?”老李拍了拍我的肩膀,顿了顿继续说:“跟我来。”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原来是拿鱼鳞混合着凝胶在遮盖女尸脸上的裂纹,看着倒是很精巧的样子。

跟着老李准备将尸体放进冰柜冷冻,可就在尸体要被放进冰柜的时候,我发现这具女尸的眼睛竟然还是睁开的,直勾勾的对着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俗话说闭眼了才叫死,这眼睛都没闭上,恐怕不好。我连忙拉住老李,指了指女尸的眼睛,“这是咋回事?”

老李愣了一下,明显没注意到女尸的眼睛,他将冰柜的再次拉出来一看,顿时眉头便皱了起来,“这…我也不知道啊。”

我们再次将尸体抬出来,放在床上。老李试图用手将女尸的眼皮拨弄下来,可无论他怎么拨弄,女尸的眼皮就是一动不动,老李卯足了劲儿,使劲一扳,女尸的睫毛都被他弄了下来,粘在老李的手上,可女尸的眼睛还是睁着的。

“这怎么办?”我嘀咕了一句,递给老李一张纸巾。

老李一屁股坐到板凳上,将手上的睫毛弄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女尸陷入了沉思。

死不瞑目这四个字不断的在我的脑海里浮现,现在连老李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犹犹豫豫的上前,心想不断的告诉自己,这可能是因为冰柜里太冷,将女尸的眼皮冻住了,拨弄不下来是很正常的,等过一会儿就好了。

“会不会是被冻住了?”

“可…可能吧。”老李迟疑了一下,起身对我说:“我去找个热水袋来敷一下,等冰化开就好了。”

我连忙点头,目送着老李离开。

说实话,我虽然接受过高等教育,但是面对着一具尸体,心里还是很慌乱的,况且还是睁着眼睛的女尸。我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等着老李回来。

天色已经有点暗了,我看了看时间,老李已经走了快一个小时,到现在还没回来。

我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女尸的脸上的冰也该化开了,迟疑了一下之后,走到床边,伸手就想去把她的眼皮扒拉下来,毕竟她睁着眼睛看着我,怪渗人的。

可我的手一接触到女尸的脸,原本应该冰凉的脸颊,现在却有点温热的感觉。我身体像是触电了一样,快速的收了回来,盯着眼前的这具女尸,蹬蹬的退了好几步,头皮都麻掉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李拿着个红色的热水袋回来了。

“你傻愣着干嘛呢?”

我浑身一个激灵,赶紧迎着老李走了过去,“这女尸有…有体温!”

老李笑了笑,一把将手搭在女尸的脸上,然后说:“哪儿来的什么体温,这么冰的,你吓唬自己了。”

我又伸手去碰了一下,结果真的冷冰冰的,真的是我感觉错了?

老李将热水袋放在女尸的眼睛上,很轻松的就将女尸的眼皮拨弄了下来,然后我们再次将她放进了冰柜里,这才算完事。

晚饭的时候,老李拎着两瓶二锅头一个劲儿的喝,说是找到继承人了,心里高兴。我心里却跟吃了死耗子似的,别提多难受了。

这上班第一天就遇上怪事,以后还能好么……?

第03章墙角的男尸

晚饭之后,老李将我安排在了员工宿舍里面,叫我晚上好好休息,不要乱跑,免得耽误明天上班。

说实话,这鬼地方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几乎啥也没有了,要我一直在这里待着,真的要死人。没有Wifi,没有电视,甚至没有人!

一个人躺着无聊,我就把手机上的小电影拉出来放,看着看着还有点小激动,外面花花世界,我竟然在这里待着,真尼玛的憋屈。

半夜的时候,也不知怎么的,我浑身发热,感觉脸上全是汗水,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空旷的屋子,竟然还有点害怕了,不过这感觉被一阵尿意给冲散了。

我穿好衣服出门找卫生间,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卫生间在哪里。四周走廊的灯还是亮着的,两份嗖嗖的刮,原本一身汗,愣是吹得我有点瑟瑟发抖的意思。

转了一圈之后,我后背都凉了,要是再继续瞎晃悠,我明天估计就得因为感冒进医院了。我左右看了看,反正没人,索性找个墙角解决了算了。

“嘘嘘……。”

哼着小曲,我站在墙角,扶着老二就准备尿,可刚准备嘘嘘的时候,我发现这墙角有点不对劲,因为那里似乎躺着一个人……

墙角的位置灯光不是很好,我凑近了一看,果然有个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过我的手在拍了几次他肩膀的时候,我就愣住了,这人身上怎么这么冷?

“喂,醒醒,醒醒?”

拍着拍着,他身子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我这才发现他的脸很黑,像是蒙着一层油似的,看样子估计一个月没洗脸了。

我伸手去扶他,将他身体扶正,又叫了两声之后,我发现不对劲了,这人身体怎么跟没骨头似的,软趴趴的,我扶着他,看着他的脸,感觉你毛骨悚然的。

一直叫不醒他,我也就放弃了,虽然现在外面凉风嗖嗖的,但是别人要在这里睡觉,我总管不着吧?我往别的墙角一站,撒尿之后就回了自己的宿舍。

蒙着被子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被老李的电话吵醒了。

“你小子人呢,不上班啊?”

我翻身起床,这才发现尼玛的已经上午十点了。穿好衣服就往化妆间跑,刚一到那里就看到老李板着一张脸,看着我,像是我犯了什么大错似的。

“咋的啦?”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老李迟疑了很久,眉头紧皱,看样子是真的出事了。

“是不是昨天那个女尸出问题了?”我又问了一句,潜意识里,昨天的那个女尸可能是真的要出事的,毕竟那双眼睛让我至今难忘,一个死人的眼睛,为什么会那么有神?

老李叹了口气,低声道:“昨晚有具尸体走丢了……。”

“走丢了?走丢了就去找啊……等等!你说什么?尸体走丢了?”

老李点了点头,说:“对,尸体走丢了。”

“尸体……尸体还能走丢的?”

老李说有的尸体刚送过来,有的可能没死透,会诈尸起来活动,不过这种尸体一般只能活动比较近的距离,很容易找到,可现在,尸体却不在这周围。

诈尸这两个字让我头皮发麻,我一个激灵,一下子就想到昨晚墙角的那个男的了,我还拍了他的肩膀,不会真的是走丢的那具尸体吧?

“也许…我知道在哪儿?”

听我这么一说,老李一下子来了精神,抓着我的肩膀说:“你知道?在哪儿?”

我带着老李回到了宿舍旁边的墙角位置,原本应该还在那里的男尸却不见了,只有我昨晚小便后的尿印子。我走过去看了看,墙角真的没人。

老李看着我,看样子是觉得被我忽悠了,转身就走了,我也懒得解释,这事确实不好说,毕竟尸体真的不在这里。我又四周转了两圈,真的不在了,这水泥地板也没什么脚印啥的,不知道去哪里了。

会不会是我看错了,昨晚那个是活人,不是走丢的尸体?

我左思右想还是没啥结论,只能回到化妆间,跟老李说自己看花眼了,他倒没怪我,而是再次将那具女尸取了出来,说是送去给家属开追悼会啥的。

我问老李为什么这化妆间就我们两个人,咋没有什么妹子啊什么的来化妆呢,他说我们这个化妆间跟真的化妆间是隔开的,我们负责缝补,而旁边的化妆间才是真的化妆……

等我跟老李到了殡仪馆的前门,这才发现这女人的家属都到了,围着一个冰棺,看样子却很喜庆。老李说这是喜葬,说白了就是让死者高高兴兴的走,而不是哭丧着脸,默哀的那种。

我跟老李将尸体放进冰棺之后,就退到一旁看着,还别说这追悼会开得挺久的,足足开了三个小时,这才算完事,而且末了,我跟老李还各自拿了一个红包,四张毛爷爷,看着心里美滋滋的。

回到化妆间,殡仪馆的馆长就把老李叫走了,说是有什么大事需要开会商量,我这种外聘的娃娃自然没资格参加,只能一个人在化妆间里闲着。

其实需要吹的尸体还很多,不过我现在啥也不会,只能干看着。

直到下班的时候,老李也没回来,我一个人回了宿舍,闲得都快出毛病了,等赚够了钱,我非得离开不可,这鬼地方要是呆一辈子,我估计提早就得老年痴呆了。

“咚咚。”

屋外响起了敲门声,这个时候找我的,除了老李,估计也没别人了。我拉开门,却发现不是老李,而是一个俏生生的女人。

“你…你找谁啊?”我愣了一下,率先开口问道。

她看着我,说:“你是新来的吹尸的吧?老李叫你过去呢。”

“去哪儿?”

“化妆间。”

女人说完这句话就走了,留下一路香水味,我闻着闻着都有点意乱情迷的,不过想着老李在等我,也不敢耽搁了,关了房门就往化妆间走。

该不会是今天啥也没干,晚上还得加班吧?

我推开化妆间的门,就看到满屋子的尸体,几乎快占据了整个化妆间了,老李就站在一个床位的旁边,抽着烟,皱着眉头,看样子有点不高兴。

“咋回事?集体自杀的?这么多尸体。”

老李递了一支烟给我,说这些都是别的殡仪馆送过来的,那边装不下,运到这边来存放,我说为啥不直接烧了,免得占空间啊,送火葬场得了。

老李却说这些人都是没人认领的尸体,即便是烧了之后也没人来认领骨灰,没人认领骨灰,那自然就没人付钱,赔钱的买卖,火葬场肯定不会做。

被他这么一说,我就有点懵逼了,既然这样子,那还留着这些尸体做什么,岂不是浪费空间,总不能永久的帮着保存尸体吧?

“怎么可能一直保存,最多三个月,没人认领的都会丢掉。”

“丢哪里去?”

老李神秘的笑了笑,却撇开这个话题,说:“这些尸体,今晚我们需要将他们分出来,分类,男的,女的,有人认领的,没人认领的,都要分清楚。”

“有人认领的就需要送去火葬场,没人认领的就先放在这里,都别动了。”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跟着老李开始分类。这些尸体一看就是冰冻了很久了的,不然不会这么硬,而且脸色也不会这么白。我抬着尸体的脚,老子托着头,我们一起往冰柜里放。

我这才发现这具尸体竟然脚底板上有一个洞,看样子有点奇怪,他总不可能是走路的时候脚板被什么东西扎穿了,然后失血过多而死的把?

这太荒唐了。

将尸体放在冰柜边上,我指了指尸体的脚底板,说:“这是咋回事?”

“放血。”

“啊?放啥血?”

“人血啊,放完了血再火化,咱们现在的火化设备没那么高端,能省就省,懂吧?”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有这种事啊,那就是说尸体脚底板上的洞是火葬场的人弄的咯?

时间很快到了后半夜,尸体大概也被我们分类了,人也累趴了,第一次见这么多的尸体,我其实浑身难受,只不过一直忍着没说出来,免得老李说我胆小啥的。

仔细了清洗了自己的双手之后,我回了自己的宿舍,也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感觉自己手上还是有死人的味道,很奇怪,无法描述。

俗话说懒人屎尿多,虽然我不是懒人,可人有三急,谁也拦不住。半夜两点,我准时的又有了尿意,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忘记问老李厕所在那里了。

想想也是醉了,来这里这久了,我竟然还是不知道厕所在哪里,哎……

起身出门,我再次来到那个墙角的位置,扶着老二准备迎风尿三丈的时候,我却发现墙角又躺着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的那个人,看姿势有点像啊?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这才发现两天晚上躺在这个墙角的是同一个人。

第04章老司机

我怯生生的还是走了过去,白天被老李这么一折腾,我已经认定这是个活人了,不然为啥白天不在,晚上在?就算是诈尸的,智商也不能这么高吧?

“谁在那里?”我低声喊了一句,慢慢的走了过去。

他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墙角,看样子跟个死人没什么区别。等我走近了一看,果然是同一个人,脸还是那么黑,只不过衣服破了,鞋子也没穿,看样子跟像是个乞丐。

这老鸦山火葬场这么偏僻,两个WiFi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乞丐了,真有乞丐,估计也早就饿死了,因为这地方谁会来?即便是来了,也不会施舍什么东西吧……

我推了他一把,他顺势倒在了一旁,我心里已经觉得不对劲了,这家伙估计是真的死了不成?我伸手就想去试探他的鼻息,这一摸就知道活人死人了。

就在我手要放到他鼻子下面的时候,他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用极为沙哑的声音说了句:“别打扰我睡觉。”

我愣了一下,试图收回手,可我的右手被他死死的抓着,根本难以挣脱,我就想哭笑不得了,又叫我不要打搅他睡觉,又不放开我的手,难不成想搞基嘛?

哥哥我可是有直男癌的。

“你撒手啊?”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现在知道是活人了之后,我的胆子也大了不少,扭动了两下,再次试图挣脱他左手的束缚。

可他的左手就像是钳子似的,牢牢的抓着我的手,任凭我怎么挣扎也没用。

约莫过了五分钟之后,我也累了,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边,低声问道:“你不撒手,我咋走,我不走,你咋睡觉?”

其实我心里真的想骂人,感觉自己遇到智障了,要么就是个精神病,估计前晚上翻墙逃出来的,跑到火葬场开心来了,碰巧遇上我这个背时娃娃,哎。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忽然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我,说:“你是新来的?”

我点了点头,说:“是,新来的,咋的,你也是在这里工作的?”

他愣了一下,微微一笑,不过脸还是那么黑,跟黑炭似的,对着我说:“呵呵,算是吧,好多年了,有感情了。”

我肃然起敬啊,原来碰见“老司机”了。一阵闲谈,我问他知道老李不,说我就是跟着老李到这里来的,他还是眯着眼睛微笑说:“知道他,那个老鬼来这里比我还早,估计该退休了吧?”

我连连点头说是,当时老李就是说自己要退休了,所以才出去找人来接班,而我就是那个接班的人。我又问他老李这个人怎么样,好相处不,有什么癖好没有。

谁知道他幽幽的说了句:“酒鬼一个,没啥特别的,不过你最好跟着他好好做事,别乱说,别乱问。”

我又点头,说:“这个我懂,来的那天老李就跟我说了,不过这地方有啥禁忌吗?”

“禁忌?”他显然有点意外我会说出这两个字,顿了顿,继续说:“要说什么禁忌也没有,就是要管好自己的脑子和手,不然什么都是禁忌。”

我刚准备继续说,他却摆了摆手,说:“我该回去了,你也回去吧,有空再聊。”

“行!”

他起身走进了黑暗里,我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已经有点乌了,这家伙力气真大,我回了宿舍,脑子里一直回想中年男人说的话,现在仔细的想想,他其实说了很重要的。

我只要管住自己的脑子和手,自然不会有事,我也心安了,不过等我回想他到底长什么样子的时候,却始终想不起来,不知道咋回事。

第二天,我将昨晚的事跟老李说了,他一把抓着我的肩膀,情绪有点激动,说:“走丢的尸体已经找到了,你说的人是谁,晚上?怎么可能?”

“就是晚上啊,我已经连续两天遇到他了,开始还以为是死人,原来也是这里是员工。”

“他还说认识你呢。”

老李跟我说这里根本没这个人,让我以后不要去找他了,我就有点奇怪,老李的神色明显的知道这个人的,可他为什么这么说呢?

想不明白,我又问:“怎么会呢,我又不是做梦,你仔细想想,他认识你,你也应该认识他,就算不认识,至少也该有印象吧?”

“他长什么样子?”

被老李这么反问,我一下子就懵逼了,我还真记不清长什么样子了,我只能伸出手,将手腕上的淤青给他看,说这就是他抓的,现在信了吧?

谁知道老李看到淤青,跟见了鬼似的,说:“疼不疼?他给你抓的?”

我点头说是,老李板着脸说:“都叫你晚上别乱跑,你就是不信,今晚别再出门了,你不是找厕所么,到我房间里来上,我房间有厕所。”

见老李有点生气,我也不敢再说,只能点了点头,帮着老李处理手上的尸体,这是一具完全变形的尸体,要不是穿着衣服,我都认为他可能不是人,而是一堆碎肉了。

这工程量之大,可想而知,老李跟我将他的衣服脱掉,身上几处大的伤痕已经全是血痂了,我感觉肠子都要掉出来了,而且隐隐的有点恶心的气味。

老李丝毫不在意,拿了一大罐子的凝胶过来,也顾不上清理尸体了,直接往他身体上倒,凝胶很快的就覆盖了男尸的尸体,在我的帮助下,很快将几块碎掉的血肉重新连接了起来。

老李说这是一个被人碎尸的人,身前肯定遭受的极大的痛苦,我听得直恶心,怎么这里啥尸体都有啊,连碎尸的都要,要是换做是个女人,那还得了?

很快的,老李就将身体缝补好了,那些剩余的凝胶被老李安排在了男尸的裆部,说是这家伙下去之后,要是没那玩意儿,怕是不能办事,到时候还得怪我们。

我觉得老李迷信,却怎么也笑不出来,这具尸体太恶心……

我几乎没帮上什么忙,老李一个人完成了这些活儿,不过一想到以后可能是我自己一个人完成,我就忍不住想吐,这鬼地方,我是真的有点呆不下去了。

可是牛小花那张满是麻子的大饼脸,时刻都在提醒我,我不能半途而废,否者就得回去跟她生猴子,我草,我不想生猴子啊!

等情绪恢复了之后,老李也快完事了,做完卫生之后就拉着我往他房间走。一到他的房间,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如果说我的房间是简陋的单人间,这老小子的屋子简直就是总统套房啊,这装修跟面积,简直令我汗颜。

不过我没说出来,脸色却不好看。

老李下厨做了些吃食,又提了两瓶二锅头准备跟我喝一杯,我心里笑,还说没那个人的存在,别人说你是酒鬼,你还真是酒鬼,该不会是酒喝多了老糊涂了,不记得别人了吧?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肯定是老李不记得别人了,可这地方就这么大,要忘记一个人似乎有点难啊!

酒过三巡,老李的话匣子也慢慢的打开了。

“小韩啊,到这里了要听话,不然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

我端起酒杯一碰,笑道:“谁要你救了,老子是梁山好汉,你个老头子救我?哈哈。”

老李摆了摆手脑袋,笑道:“梁山好汉最后不都死了么,你小子就是不听。”

“得了吧,你那点事我都知道了,少蒙我了,来继续喝。”

我揉了揉眼睛,发现老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笑了笑,酒量还没我的大,还吓唬我呢?我起身去上了个厕所,免得半夜再往外面跑。

上完厕所,我这才准备回自己宿舍,临到宿舍的时候,我又看到那个中年男子倒在墙角的位置睡觉,我笑了笑,准备过去问问他为啥有这个癖好,有床不睡,非要睡地板,这叫什么事?

而且我还不知道他叫啥名字,总该问问吧?

我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到他身边,将酒瓶子放在一边,说:“对了,你叫啥名字来着?”

他挪了挪身子,抬起头说:“你喝了不少啊,跟那个老鬼?”

我点头说:“是啊,你还没说呢,你叫啥名?”

“名字?你叫我成哥吧,呵呵。”

“成哥,有床不睡,睡地板,感觉是不是很爽啊?”

我估计也是酒劲上来了,往他身边一躺,学着他的样子,一动不动,可我保持了不到两分钟,因为我感觉地板越来越凉,越来越凉,甚至有点冻骨头!

我急忙起身,心想自己身体这么差劲啊?连地板这点冰冷都受不了?

成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老李是不是说他不认识我,没我这个人存在?”

“你干脆算命去吧,这都知道?”我疑惑道。

他笑了笑,说:“这老小子什么样,我还不知道么,以后他要这么说,你就跟他说,他二十年前救过我的命,我现在都还记得,他自然就想起来了。”

我点头说好,颤颤巍巍的起身就准备回宿舍了。

我在火葬场的那些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在火葬场的那些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展讯 | 西安高新区美术家协会成立暨"心归"书画艺术邀请展

    主办单位:西安高新区党工委宣传部、西安高新区美术家协会协办单位:力邦美术馆展览时间:2018年1月23日—27日开幕时间:2018年1月23日下午2:30展览地址:西安锦业路1号都市之门会议中心一层参展画种:中国画、书法、油画、版画、水彩、水粉等特邀媒体:雅昌艺术网,陕西资讯网,水墨风华,文化艺术报,金狮华纳,水墨中国,凤凰头条,搜狐网,力邦艺术港,艺空联盟文化高新谋巨篇妙笔绘就新蓝图长安圣地,人文荟萃,积淀厚重,翰墨飘香,声名远扬。2000多年的历史,孕育了“兼容并蓄,崇文尚礼”的长安文化,也

  • 热烈恭贺著名油画家张维源老师入驻墨缘斋文化网

    张维昌,笔名张维源,1961年出生于山东省安丘市。善于油画(刀画),追求唯美、大气的艺术风格。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北省美协会员、中国刀画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翰墨艺术研究院理事,中国艺术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刀画研究会研究员,翰海刀画美术培训中心负责人,中央电视台七频道特别推荐艺术家。中国书画家杂志特邀画家。多次在大型书画展览中获奖.1977年漫画《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刊登在吉林日报。1982年9月油画《军人的爱》发表在《解放军文艺》杂志。1983年,油画《牧歌》刊登在《兴安盟日

  • 【创意城镇】8点让你了解松江区车墩影视小镇!

    松江区车墩镇作为全国第一批特色小镇,立足自身发展实际,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深入推进工业化、城市化和城乡发展一体化。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概况1车墩镇地处上海市西南近郊,松江区东部,是松江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东临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西连松江工业区、北靠沪昆高速公路,南隔黄浦江与叶榭相望。车墩镇区位交通便利,国道(320国道)、高速公路(G15、S32)、金山铁路支线纵横贯通。镇域面积50.4平方公里,2015年,镇域常住人口19.3万人

  • 英伦生活摄影奖2017年度入选作品

    来源网络发布美行天下2017年度英伦生活摄影奖近日公布了获奖结果。最终,摄影师PaulCarruthers凭借一张拍摄沙滩上救生员的作品获得了本届赛事的总冠军及“工作中的生活”组第一名。英伦生活摄影大赛创立于2014年,以展示英国生活及文化为主题,本届赛事共分为9个组别,总冠军可获得价值7000英镑的索尼相机及镜头作为奖励,各组别冠军也可获得索尼相机一部。以下是本届赛事的部分获奖作品欣赏:总冠军及工作中的生活组第一名:PaulCarruthers乡村生活组第一名:JoTeasdale城市生活组第

  • 墨缘斋主张建忠书法、绘画双馨 作品深受大众喜爱

    2018年1月16日,笔者随同多位媒体人士到墨缘斋主张建忠位于北京凤凰岭的工作室采访,期间,墨缘斋主张建忠当记者面展示了他的提笔书法,并用提笔书法写下了“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记者注意到,墨缘斋主张建忠写的该幅行书作品显得十分秀气,据悉该幅作品深受收藏人士喜爱。此外,墨缘斋主张建忠在创作书法的同时,还专心绘画,在墨缘斋主张建忠的工作室内,一幅长约5米的画作格外显眼,据了解该幅画作是墨缘斋主张建忠最新创作的作品,目前即将完成。张建忠,号墨缘斋主,现为道教艺委会委员,国家一级书法师,京北画院

  • 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如何写?

    公关活动因为对于企业具有重大效益,往往能带来众多意想不到的效益,那么怎样写出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活动策划公司——湖南天泽传媒认为,写出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1、明白策划案面向的对象是谁。策划案要根据企业的产品和企业形象来定,自行车企业搞个和自行车相关的运动比赛会比较合适,大学迎新生晚会就不适合模特走秀,高端别墅促销策划个葡萄酒品酒会欣赏个钻石拉个小提琴很合适,雇个三流歌手唱歌就不合适了。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写案子的时候别糊涂就可以了,而且提案者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品位

  • 驻颜有术,不老女神的最多的生肖女,有你吗?

    生肖兔女兔兔们有着非常纯情的一面,兔兔女性格开朗,幽默,有兔兔女在的地方总是笑声不断,不喜欢与人争吵,但是她们也有她们自己的崇高理想,属兔女温柔贤淑,大方得体,她们一向对于自己各个方面的要求都是很高的,因为这个属兔女都会追求高品质的生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所以就会通过打扮来把自己装饰地更加特别美丽,让自己成为大家眼中的焦点。兔兔女的美丽是与生俱来,天生的时尚感,总能搭配出让人眼前一亮的风格,走到哪都是让人羡慕啊!驻颜有术,最可能成为不老女神的生肖女,被称为不老女神!生肖牛牛牛女面对自己的人生是十

  • 邻居家养的金钱树开了花,这狗年指定财旺运气旺

    花花前几日去朋友家做客,看到他养的金钱树竟然开花了,花花这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毕竟这金钱树是一种绿植啊,怎么会开了花呢?邻居说,金钱树是会开花的,但是不常见,所以她觉得自己很是幸运,还觉得这狗年是不是就要发财了。浇水金钱树的耐旱性很好,所以不能经常浇水。盆土比较干燥的时候,可以用喷壶喷洒一些水分。金钱树的根系很怕积水,一旦土壤出现积水,就容易烂根,所以在浇水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花盆的选择金钱树因为长得比较大,所以花盆最好选那些比较大比较深的,这样可以给根部提供足够的肥力。花盆的排水孔最好多一些,这

  • 记实! 旅行香港趣事!原创之四

    孙导游的提示起了作用,那些想吃零食的人把东西放了起来。旅游车启动了,那司机的话也出了口:“我们这车上装了76个探头,你在车上吃与不吃我们都清清楚楚!”那司机的话音刚落,就见一辆小车从某巷口冲了出来,这司机看那车的速度有点快,就猛地踩了一下刹车,刹车所产生的冲击力把我们同行乘客的一条腿给碰伤了,说来伤也没多重。就在大家都围过来问候同行乘客的伤情时,那香港交警的警车也到了,如果我们没记错,也就只有3分多钟的时间。可见香港交警的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

  • 医学博士——何震宇书法作品

    何震宇,江苏南京人。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顾问、南京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南京市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中国标准草书社社员。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