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傅少宠妻夜夜来》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06:08 来源:网络 []

书名:傅少宠妻夜夜来

第001章 雨夜旖旎

顾小染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小百姓养生网

  身上的白色裙子被扯得七零八落,漫长而又豪华的酒店过道里,她拼命奔跑着,踏碎了水晶吊灯折射在地面的璀璨光芒。

  “臭婊.子,还敢跑?给我往这边追!”

  耳边突然喝起一声粗哑的男声,紧接着就是凌乱而又催命的脚步声,每一步,都像重重踩在顾小染的心头。

  双腿因为害怕而止不住的颤抖着,但顾小染知道,现在不是该放弃的时候,哪怕爬,她也要爬出这个酒店。

  她死也不会让大伯一家得逞!

  十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顾小染父母双亡,就连侥幸存活下来的弟弟也因此摔断双腿成为了残废。

  这些年,大伯不仅成功夺走了父母辛苦建立起来的顾氏集团,还对不得已要寄人篱下的两姐弟明嘲暗讽,百般羞辱。

  本以为这些事已经足够的丧尽天良,可今天发生的事居然又再一次刷新了顾小染的底线。

  顾小染怎么也没想到,大伯一家竟然会假借谈顾氏集团继承权的事情将她骗到这个酒店,妄想用一个五十多岁的张董毁了她清白,进而生米煮成熟饭,让她不得已嫁给张家。说明http://www.xbxys.com/

  而自幼便与她定好婚约的傅斯遇,则即将被大伯一家欺骗,由他们的女儿顾语柔李代桃僵,替她履行顾傅两家的婚约。

  傅斯遇,G.E集团的总裁。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风云人物。

  不仅凭借英俊的相貌被知名杂志评为全球女人最想嫁的男人,在商业上亦行事果敢,眼光毒辣,最终成立跨国大集团。

  据闻,G.E集团今年已经成为全世界市值第一的上市公司,傅斯风头更甚,连续三年蝉联全球三大财富排行榜榜首,被报道为全世界最有钱的人。

  而他背后的傅家,更是一个神话,象征着数不尽的财富和无可撼动的权势。

  这种豪门,如果不是当年顾父阴差阳错的救了傅家位高权重的老爷子,想必无论如何也和顾家扯不上一丝关系。阅读xbxys.com

  但现在,这种种的功劳居然全部都被大伯抢走,而等到顾语柔嫁到傅家后,顾小染想要借助傅斯遇的力量查清当年那场蹊跷车祸的愿望也将彻底泡汤。

  更何况,想想那天在书房听到的,顾小染就一阵心悸,大伯竟然想对傅家……

  这太可怕了,顾小染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她必须要逃离大伯的掌控,想方设法告诉傅斯遇这一切的阴谋。

  顾小染一路跑出酒店大门,后面已经没有人追过来了,但她的心脏还是因为紧张而砰砰的直跳。

  外面下着瓢泼的大雨,夜色暗沉,顾小染才刚冲出去,耳边就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黑色的跑车径直朝她驶来。

  等她回过神来,已经来不及了,电闪雷鸣中,是轮胎与地面摩擦着的剧烈响声。

  顾小染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傅斯遇此时浑身热得厉害,他看到前面有人,可是车子还是不听使唤的撞了上去。《傅少宠妻夜夜来》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他下了车,一眼就看到躺在雨地里的瘦弱女人,她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也没受伤,应该只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晕了。

  本意是想将这个女人抱到后座,可才刚刚碰到这具柔软身体的那一刻,傅斯遇心头一直压抑的烈火顿时熊熊的烧了起来。

  月色下,顾小染纯白色的裙子已经被撕了一半,黑色的蕾丝文胸衬得她肌肤胜雪,羊脂般的半圆随着她不轻不浅的呼吸,海浪一般的上下起伏着。

  看着这热血上涌的一幕,傅斯遇的呼吸越来越重,深邃的眼底渐渐溢出灼热的欲望。

  就好像毒瘾发作的人闻到了毒药的味道,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将顾小染压在后座上,撕开她的衣服,迫不及待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顾小染只觉得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恍惚中,她看到有一个男人在她身体里一下又一下的猛烈冲撞,她想让那人下去,可那人却撞得更狠,一口含住她的丰盈,用湿热的舌头裹住,啃咬,一遍又一遍的舔舐,酥麻的感觉如同涟漪一波波扩散开来。阅读xbxys.com

  “嗯……”她被那灼热的气息烫得一软,终于再次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

  不知道在她身上撞击了多久,傅斯遇才意犹未尽的抽出自己,不可置信,竟还是硬的,还想渴望她。

  傅斯遇向来洁癖严重,从来没想过竟然会在这种环境上要了一个女人,更何况,还是这种随便在雨地里捡来的女人。

  可就像中了邪一样,看着这具曼妙的身体,傅斯遇蓦然觉得口渴得很,竟然有一种还想压在她身上,吻遍她全身的念头。

  女人已经被他折磨得昏过去了,扫了一眼,不远处就是G.E旗下的酒店。

  傅斯遇用西装将她遍布吻痕的身体层层包裹住,下车的时候,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在她嫩白的耳垂上安抚性的吻了一下。

  她没动,很听话。《傅少宠妻夜夜来》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傅斯遇唇角勾起一抹餍足的笑意,将怀里的女人抱得愈紧,修长的双腿迈进了五星级酒店的大门。

  ……

  顾小染是被窗外的阳光刺激醒的。

  睁开眼睛,发现眼前一片陌生,她坐起来,却不慎拉扯到某个部位,“嘶”的一声,双腿.间就像撕裂一般的巨痛。

  顾小染猛然掀开被子,这才发现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吻痕,胸前,腰间,就连大腿的私密处居然也……!!!

  饶是从未经人事,顾小染也清楚的明白昨晚到底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她明明记得自己昨天从酒店逃出来了,难不成最后她还是没能逃离张董的魔掌?

  顾小染一张素净的脸已是惨白,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偌大的房间突然就响起了一阵催命的铃声。

  强忍住腿间不适的疼痛,顾小染翻身下床,在一堆被撕碎的内衣裤中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天啊小染,你可算接电话了,你去哪儿了?我打了你十几个电话都打不通!”电话才刚一接通,好友林欢欢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焦急传来。

第002章 装什么清纯?

“你赶紧回来吧,顾安昨晚坐着轮椅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医院规定要交十万才能动手术,可你大伯家一分钱也不肯出,扬言说一个残废而已,死了就死了,现在一伙人正在医院僵持着呢!”

  “你说什么?小安他……”听到关于弟弟的事情,顾小染几乎方寸大乱。

  但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欢欢,你别急,你让医院那边先动手术,我马上筹钱赶过来!”

  说罢,顾小染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这也太突然了,顾小染简直不敢相信。

  顾安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摔下楼梯呢,自从意识到自己成了残废后,他已经很少出门了,就连下楼也没有几次,每天只把自己关在那个小小的房间里,谁也不愿意交谈。

  出了这样的事情,顾小染想要立刻飞奔到医院,可钱呢,给顾安动手术的钱她要去哪儿筹?

  怎么办,小安不能有一分一毫的闪失,那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顾小染正急着,门口却突然传来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紧接着,酒店的房门就被人用房卡打开。

  顾小染先是吓了一跳,而后赶紧用那些被撕碎的破衣服遮住她胸前的风光。

  傅斯遇才刚迈进门,就看到了顾小染慌张失措的样子,他唇角不由得勾了勾,这蠢女人,她身上还有哪个地方是他没看过的吗?

  不仅看过了,还摸过了,吻过了,全身上下,都被他傅斯遇占有了。

  最让他心情大好的是,这个女人是干净的,他是霸占她的第一个男人。

  “睡了这么久,终于醒了?”

  傅斯遇眸眼含笑,嗓音磁性到不像话。

  顾小染没有回答,只是失神的看着面前那个一步步朝她走来的男人。

  颀长有188以上的身高,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宽阔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身,衬衫松了两颗往上,是一张英俊到能让人窒息的脸,挺直的鼻梁下薄唇微微张开。

  只一眼,就能让无数的女人战栗到尖叫。

  难不成……

  哪怕傅斯遇居高临下,也能清楚的看见顾小染麋鹿一样的眼睛渐渐红起来,他听到她哑着嗓子问,“昨晚,我们是不是……”

  “是。”傅斯遇唇角微勾,并没有否认。

  顾小染脸色瞬间惨白一片。

  就这么区区一个字,就将她的后路堵得死死的。

  “为什么?”

  “我想要,而你正好撞过来。”傅斯遇三言两语,并没有把昨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过多解释给她听。

  想要?居然就是一句想要?

  那是她足足守了二十二年的清白,她是要嫁给傅斯遇的,这个男人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要了她,她还怎么嫁给他?

  顾小染绝望得要命,发生这种悲愤的事,她本该去告这个男人的,可她却心头一动,小安的手术费……

  能够开这种总统套间,还有他全身的气势……这个男人不会是普通人。

  “可,可我还是第一次。”顾小染低着头,那种话,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想要钱?”傅斯遇一眼就看穿她的意图,他收回莫名想要给她擦眼泪的手,语气也变得冷起来,“可以,多少?”

  为什么女人都是这样,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

  “十,十万。”顾小染艰难报出顾安手术费的金额。

  “什么?”傅斯遇皱起眉头。

  这个女人有没有去打听过他的身家,十万,她也好意思说出口?

  顾小染却身子一缩,她说得太多了吗?

  她有些不安的咬着唇,未着颜色的唇瓣在那雪白的肌肤上显得愈发的饱满红润,看得傅斯遇口干舌燥。

  “你会不会也太便宜了点。”傅斯遇声音冷的吓人,他从怀里掏出支票本,刷刷几笔,就将那张填上数字的支票扔在了她身上。

  那是顾安的救命钱,说不欣喜是不可能的,顾小染慌忙去捡。

  可等拿到手里,顾小染却几乎不可置信,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一、一千万?”

  他是不是填错了几个零,哪有人一出手就是这么大的数目!

  傅斯遇看着她对钱反应那么大,心里的厌恶愈发浓重,可整个人就像中了邪一样,身体竟然对她起了反应,她几乎每一个动作,都能让他硬到发疼。

  “剩下的钱,我买你第二次。”

  冷冷的解释了填下那笔巨额数目的由来,傅斯遇俯身就将还在拿着支票发愣的顾小染抱起,不由分说的将她扔到床上,迫不及待的吻在了她娇嫩的唇瓣上。

  吻上去的那一刻,傅斯遇的眸色一深,这女人是不是吃了糖,该死,味道竟然这么甜。

  傅斯遇不由得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吻得愈发的深入。

  “我不……唔……”第一次已经够羞辱了,她怎么可能再卖第二次。

  顾小染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刚想要反抗,他炙热的舌头就伸进来,缠住了她的丁香。

  他火热的唇舌霸道汲取着她口腔里每一寸的清甜,大手也覆上耸起,将她胸前那两团姣好的丰盈揉.捏成任何形状。

  “不……不要。”顾小染拼命挣扎着。

  傅斯遇不满她的抗拒,低头咬住一边的红樱桃,惩罚性的吮吸。

  “呃……”就像有一股电流直接击打她的身体,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栗,身子一抖,她抵在床单上的嫩白脚趾也情不自禁的缩紧。

  好难受,顾小染差点被弄得哭出来,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喜欢。

  “你不是出来卖的么?装什么清纯?”

  看着她这青涩到极点的反应,傅斯遇极其嘲弄的冷笑一声,“我给你一千万,让你出去少卖几个男人,不好么?”

  心脏,像被一记重锤锤下,顾小染眼眶盈满了泪水。

  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她不是这样的人,真的不是……

  傅斯遇见她不说话,内心突然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这个女人装得这么可怜干什么,她不是口口声声的要钱吗?好,他给了,为什么她还要装成这种可怜到极点的样子?

  明明是她自己犯贱,怎么却弄得好像他在拼命欺负她一样。

  更何况,欺负就欺负,他傅斯遇欺负过的人还少?

  可看着那麋鹿一样清澈的眼睛,傅斯遇却怎么也蹂.躏不起来,他强压住心头的欲望,翻身从她赤裸的身体上起来。

  “别哭了!”

  要不了她,傅斯遇一阵烦躁,“既然拿了钱就滚,就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第003章 顺风车

顾小染根本没想过他会突然停下来,但她没有时间去揣测他的想法,这个地方她实在不想待了,顾安还在医院等着这些救命钱。

  在地上扫视一眼,顾小染强忍住心头的委屈,“先生,你能不能……让酒店的前台送一套内衣裤过来?”

  衣服还可以勉强再穿,可她的内.裤……刚刚已经被他给撕得没法再穿了。

  “不能。”没错,他是故意的。

  顾小染完全没想到他会拒绝得那么直白,她难堪的咬住嘴唇,一双黑幽幽的眼睛惶恐湿润,叫人怜惜……傅斯遇差一点就被她蛊惑。

  出来卖的,还在意这些?

  这个女人要是去演戏,奥斯卡影后都非她莫属。

  “可是我……”

  “你不是还有条裙子?”傅斯遇忽而恶劣的勾起唇角,“就这样穿着去人流最多的地方走一圈,只要你坚持一天,我再给你一千万,怎么样?”

  顾小染身子微颤,一张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他居然要她一天都光着,外面就穿条白到透明的裙子,去人流量最多的地方走一圈?!!

  瘦削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明明受了欺负的人是她,可为什么所有的人,全部都要这样对她!

  傅斯遇饶有兴味的看着她的反应,这就是她想要的,不是么?

  她这种女人,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吗?

  他好看的眸中闪过一丝嘲讽,全天下的女人都是这样,没什么不同的。

  可下一秒,他就愣了一下。

  那个身子都在发颤的女人,在过了一瞬之后,却突然安静下来。

  她默默的捡起地上的裙子,安静得有点反常。

  “这位先生,请问,如果我给你一千万,你愿意光着去人流量最多的地方走一圈吗?”顾小染转过身来。

  “什么?”傅斯遇瞪着她。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乐意欣赏,因为正好,我手上有你刚刚给的一千万。”

  “……!!!”傅斯遇黑眸直直的瞪着她。

  他的眼神如刀,顾小染却倔强的和他对视,“如果你也不愿意,那就请你不要装成一副王的样子,你是很有钱没错,可这世上没有谁就应该被你白白羞辱!”

  “最后,这支票上的钱我只要十万,剩下的,我一分也不会要,从今往后,也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说完这句话后,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上一秒,顾小染捡起地上的支票,身子有些踉跄,却背脊挺得很直的走了出去。

  她将眼眶里的眼泪生生逼回去。

  爸爸妈妈,你们看,小染做得很好。

  自尊是最重要的,小染没有丢掉。

  房门“砰”的一声关响,傅斯遇的眼睛却危险的眯了起来。

  那个女人刚刚说什么?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

  她说让他光着去人流量最多的地方去走一圈,而且,还让他不要装成一副王的样子?

  呼吸愈发沉重,用火冒三丈来形容都不足为过,她到底知不知道他傅斯遇是谁?这个女人是疯了吗?

  很好,傅斯遇怒极反笑,这个女人,简直极大的手段,寥寥两句话,就挑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他还真想知道,他在她心里不是王,谁是!

  “给我去查一个女人,立刻,马上,我要知道她的一切!”

  这是第一个敢和他唱反调的女人,该死,最好不要让他抓到她!

  傅斯遇一边朝电话里的人吩咐,一边迈着修长的腿快步朝外走去。

  由于记挂着顾安的伤势,顾小染一路奔跑,刚出酒店门就直奔马路。

  昨晚下着大雨,所以今天外面还刮着风,微风徐徐,轻易就能将她布满褶皱的裙子掀开。

  马路上时不时有路人经过,顾小染下面什么也没穿,凉风嗖嗖的刮进来,她一手惊恐的按住时不时就被风吹起来的裙子,一手战战兢兢的伸出去拦出租车。

  整个姿势狼狈到极点。

  可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跟她作对,拦了这么久,竟然也没有一辆车在她面前停下来。

  对顾安的担心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走光的羞耻感层层交织,顾小染跺了一下脚,无助到差点哭出来。

  “小姐,要搭车吗?”不知过了多久,一辆敞篷跑车突然在她面前停下来,驾驶座上坐了一个妖冶得过分的男人。

  狭长的眼,薄情的唇,笑起来的时候只斜起一边嘴唇,带着七分邪气,三分玩味,足以将任何女人瞬间秒杀。

  顾小染隐隐觉得这个男人好像在哪儿看见过,但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关注点全部都在他那句搭车上。

  “我要去济仁医院,请问方便吗?”

  容琛笑道:“当然方便,上来。”

  “真的吗?谢谢!”顾小染没想到今天居然会碰到好人,万分感激的朝他笑了笑,赶紧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

  才刚一坐上去,容琛就眸含宠溺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发动了车辆。

  敞篷的车显然比顾小染想象的风速还要大,她在车座上坐得很别扭,就像是埋了一枚深水炸弹,时不时就要担心自己的裙子是不是会被风掀起来。

  正当顾小染手足无措的时候,眼睫一黑,头顶上的敞篷突然被放了下来。

  顾小染脸色有些惨白的看向容琛。

  容琛没看她的表情,只勾起唇角笑了笑,“风吹得我有点头疼。”他挑了一下眉,“还是顾小姐想要吹吹风?”

  顾小染慌忙摆了摆手,“不不不。”她掩饰性的笑了一下,“其实我也吹得有点头疼,这样很好。”

  他突然这样,她还以为他是不是发现了……自己裙子下面其实什么都没穿。

  一口心头大石重重放下,顾小染松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也忽视了这个男人竟然会知道她的名字。

  容琛没再说什么,桃花眼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专注的看着前面的路况。

  从没有人让他做过司机,她是第一个。

  但偏偏,他愿意。

  大概是看出她的着急,容琛一路将车开得飞快,跑车很快就在济仁医院的门口停下来,顾小染着急顾安的情况,急急和容琛道了声谢,就快步跑了进去。

第004章 傅斯遇的女人

顾小染乘了电梯上去,才刚刚到达指定的楼层,就看到焦急等在了那儿的林欢欢。

  “小染,你可算来了!”见到顾小染的身影,林欢欢赶紧一脸焦灼的跑了过来。

  “小安连人带轮椅从楼梯上摔下来,脑袋现在还流着血呢,我好说歹说,那些医生就是不肯给他动手术,现在我妈还在里面求着呢,你大伯一家简直不是人,把小安扔这儿就走了,你说都这么久了,小安不会留下后遗症吧……”林欢欢拉着顾小染的手臂,哽咽的说了一大堆。

  林欢欢的妈妈是顾家的佣人,她从小就和顾小染,顾安一起长大,不仅和顾小染是好朋友,更是把顾安当成自己的亲弟弟,这次眼睁睁看着顾安发生这样的事情,林欢欢心里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欢欢别急,我筹到钱了,你让林妈出来吧,我马上去缴费,小安不会有事的。”顾小染心急如焚,但也不忘安慰着情绪激动的林欢欢。

  她早就知道大伯一家不会好到哪里去,但也不知道他们竟会这么的见死不救,他们都把顾氏集团夺走了,难不成连救自己亲侄子一命都不肯吗?

  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

  林欢欢一听有钱了,也没细问,立马高兴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小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先去缴费,我马上就去让医生给小安动手术。”

  “好。”顾小染点了点头,一秒也不敢耽搁,赶紧下电梯去排队。

  今天是周末,医院大厅缴费的人很多,顾小染排了很长,才终于成功将顾安的手术费一次性交清。

  顾安终于可以动手术了,顾小染心头的一块大石重重落下。

  刚要拿着缴费单回到病房,身子却忽而一顿,手臂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拉住。

  顾小染被抓得动不了,正在想着谁这么无聊,回过头,神色却骤然大变,是张董派来的那些保镖!

  他们居然追到这儿来了?!

  一定是大伯告诉他们的,顾安出了事,他知道她无论如何也会赶到医院。

  大伯怎么可以这么出卖她,他不毁了她就不甘心是么?

  不用想都知道被抓回去的后果是什么,好在这里人多,顾小染挣扎着大叫了几声,立刻引来无数人的侧目。

  那些保镖力气都大得吓人,见顾小染不肯配合,干脆齐齐上阵,一边把她往外拖还一边劝道:“小姐,不要再离家出走了,跟我们回家吧,父女俩哪还有隔夜仇呢。”

  顾小染呼吸都差点停了,什么父女,什么隔夜仇,这群人到底在胡说什么?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放开我!再这样我就报警了!”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

  那些保镖见状更为难,“小姐,您就不要为难我们了,老爷因为您几天不回家都气得旧病复发了,车就停在外面,您就算不回家,好歹也去看看他吧。”

  说罢,一群保镖不由分说的架着惊恐的顾小染往医院门口走。

  围观的群众见是家事,也不好多掺合什么,随意看了几眼就各自散开。

  而顾小染一直被拖到门口外,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那些保镖拿出什么朝顾小染喷了一下,顾小染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好热……

  顾小染完全是被热醒的。

  她难耐的扯了扯裙子,手到之处,覆着一层薄汗,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有人按动相机快门的声音。

  顾小染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洁白的大床上,不仅如此,身上还洒满了各种红得夺目的玫瑰花瓣。

  而大床的前面,正有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色眯眯的对着她的身体一顿猛拍。

  张董?!

  她居然又被抓到这个变态的床上了,顾小染吓得直往后缩。

  “你想干什么?”

  见顾小染醒来,张董放下手中的相机,笑得一脸的贼眉鼠眼,“有男有女又有床,小妹妹,你说我想干什么啊。”

  “来,乖,让叔叔好好疼疼你,叔叔很有钱的。”张董肥腻腻的手一把抱住她,说着说着就要将自己的唇凑过去。

  顾小染吓坏了,刚想要推开他,偏偏全身又烫得吓人,连想要逃跑的力气都没有,身体热得就像是要被烤干了一样。

  简直不敢置信,这恶心的男人居然还给她下了药!

  察觉到顾小染已经热得开始不自觉的扯起衣服来,张董猥琐的目光在她姣好的身躯上流连忘返,啧啧,他的口水都流了出来,嫩,太嫩了。

  “处.女就是处.女,嗯……连身上的味道都这么香。”张董肥胖的身子激动得直颤,痴迷的嗅着她身上的奶香。

  “你不要过来!”

  “流氓,变态,人渣,你是不是疯了,连傅斯遇的女人都敢动!”

  顾小染害怕到极点,一时之间口不择言,抄起旁边的遥控器就砸过去,“你要是敢动我一下,傅斯遇一定会杀了你的!”

  傅斯遇……

  这个名字简直鼎鼎有名,饶是见多识广的张董也愣了一下,可不过一瞬,他的眼神又重新变得色眯眯起来。

  “小妹妹,你说谎也要说得像一点,偶像剧看多了吧,来来来,让叔叔好好疼爱你,教教你什么叫做现实的道理。”

  傅斯遇是什么人物,只要看得懂新闻的人都知道。

  哪怕是给他提鞋,都要排上大半年的队,傅总才刚刚回国,就连在A市最有权的人都没见过他本人,这个小妹妹,居然说她是傅斯遇的女人?

  哈哈,这也太好笑了。

  顾小染见这一招没用,急得都差点哭出来,她到处躲避,裙子的领口却跟着她的动作一张一合,胸前的两只小兔子一颤一颤的,看得张董血脉喷张。

  眼看着张董将西裤都脱掉,只露出一条包裹着丑陋东西的灰色内.裤,顾小染吓得花容失色,慌忙一脚踢了上去。

  “啊……”

  张董痛到哀嚎,杀猪一样的捂住了自己的裆部。

  趁着这功夫,顾小染摔下床,拖着疲软的身躯就往门外跑,张董疼得直叫,但还是一把将她给揪了回来,揪住她的头发就往床上拽。

  “臭婊.子,敬酒不吃你要吃罚酒,居然敢踢我!老子今天不操哭你我就不姓张!”

傅少宠妻夜夜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傅少宠妻夜夜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齐白石:冬笋炒白菜,不借他味,满汉筵席真不如也

    白石老人作画冬日里的家常菜——大白菜,以平常味满足我们的平常心。都说北京人爱吃白菜,一个冬天吃的白菜有北海的白塔那么高。汪曾祺先生在《胡同文化》中写道:臭豆腐滴几滴香油,可以待姑奶奶。虾米皮熬白菜,嘿!可见老北京对于白菜的热爱。齐白石白菜蘑菇(《花卉册页》八开之一)册页纸本墨笔30cm×25.5cm无年款题款:借山吟馆主者庨。钤印:白石翁(白文)当年在北京的齐白石生活过得有点“抠门”,尤其是对于吃。他的吃总离不开一种寻常可见的蔬菜——白菜。白石老人爱吃白菜,也爱画白菜,他笔下白菜饱满水灵,叶叶拢

  • 男人这张信用卡不用还吗

    文章转自欧神我们相信,人与人都是平等的。一个自由人,如果哪一天他结婚了,一定是为了追求更大的幸福。因此当某个傻瓜结婚后,他彻底地懵圈了。雪片般飞来的,是无穷无尽的账单。消费者的权益,却细微到几乎没有。我想“女权”份子们,或许搞错了一个问题。男人不是取款机,不是ATM,也不是吸血宿主。男人是一张信用卡。信用卡的意思,你刷了要还的。男人不是提款机,信用卡是记账的。你可以肆无忌惮地消费,肆无忌惮地挥霍男人心力,肆无忌惮地排泄负能量。但“信用卡”是记账的。一笔一笔记在账上。到了一定时间,他就给你寄封账单

  • 夜-色-小-说

    由于篇幅限制继续阅读...............................................................................................................................................................

  • 新华网丨陶诚:全面落实十九大精神 让中国“歌剧力量”绽放光芒

    “新时代要有新风貌,也要有新作品。21世纪歌剧创作呈现出高水准、高规格、多元化的特色。我们要把十九大精神对文艺创作的新要求,认真领会并落实到具体的歌剧创作当中去。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陶诚日前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内容占了较大篇幅。美好需要文化,文化创造美好。在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中,丰富的精神食粮不可或缺。近年来,剧院创排了《白毛女》《小二黑结婚》《伤逝》《原野》《红河谷》

  • 当脾气来的时候,福气就走了

    当脾气来的时候,福气就走了!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安源摄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我们花了两年的时间学说话,却要花数十年的时间学会闭嘴。说,是一种能力;不说,是一种智慧。安源摄静能生智,智者之所以不惑,除了学问,更重要是心静。想要把这个世界看清,先要沉淀自己的心,心乱一切乱。安源摄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心柔顺了,一切就完美了;心清净了,处境就美好了;心快乐了,人生就幸福了。安源摄人心越宁静,越能客观地认识世界。常常不是

  • 三坛大戒知多少系列之一:什么是“三坛大戒”

    何谓“三坛大戒”?三坛大戒是中国大乘佛教特有的一种传承仪轨,是一个人由发心剃度到圆成僧相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步骤。一个出家修行者圆登三坛,受持三衣、钵、具后,即是佛祖心法的传人,成为正式僧侣了。释义“三坛大戒”中核心为“戒”,戒为防非止恶,“佛世时以佛为师,佛灭后以戒为师”,戒律是佛教徒的根本依止。因三坛大戒时传戒分为三级三次,即:初坛授沙弥戒;二坛授比丘戒;三坛授菩萨戒,故称“三坛”。“大”有圆满殊胜义,这里是指新戒通过依次登坛,圆具三种级次的戒法,成为正式菩萨比丘,功德殊胜之意。以汉传佛教常用戒

  • 8年!崇文宣武离开我们已经8年了!

    在北京有一种文化叫崇文宣武有一种记忆叫崇文宣武有一种情怀叫崇文宣武2010年7月,北京的崇文宣武与东城西城合并。从此,北京城区的版图上,再无崇文和宣武。8年前,北京再不崇文不宣武,只有东西;住过宣武区的人,都知道宣武是北京小吃的聚集地,聚集了各种小吃界的经典名店。一条牛街下来能把北京的小吃吃个多一半儿下来。论起崇文的小吃,其实一点不比宣武差,譬如豆汁儿,除了牛街的宝记豆汁,崇文聚集了北京城最好的几个豆汁儿店。记忆里,我的童年是在欢乐中度过的...记忆里,小时候奶奶总带我去崇文门菜市场买菜。崇文门

  • 道光通宝收藏价值(附最全版本及价格参考)

    清朝皇帝一共有12位皇帝(依次为):努尔哈赤、皇太极、顺治皇帝、康熙皇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嘉庆皇帝、道光皇帝、咸丰皇帝、同治皇帝、光绪皇帝、宣统皇帝。这些皇帝都发行了很多版本的钱币,他们的钱币有的很值钱,有的几乎没有收藏价值。道光通宝是中国古代钱币之一,铸于清宣宗道光年间,钱径一般2.2-2.4厘米,重2.5-3.6克。道光通宝只少数钱背有星月纹以及记地、记年、记值的汉字,但却不多见。曾有一枚“道光通宝”背“宝源”小平雕母的钱币,拍卖成交价是四百十二万五千元人民币。钱文“道光通宝”四字以楷书

  • 私享日历丨齐白石:仙鹤图

  • 7个你从未注意到的著名事物的错误

    每个人都会犯错,他们实际上让我们学得更快。他们的错误可能会被忽视多年,并导致灾难。V哥今天想告要诉你一些没有被人注意和不幸的事情。1、方形的窗户第一架飞机有方形窗户,曾经导致一场事故,造成56人死亡。事情是,在飞行过程中,窗户角落承受的负荷会更高。同样的效果也可以在旧建筑中看到,它们在窗户的角上有很深的裂缝。事故发生后不久,这个错误就被纠正了,从那时起飞机就有了圆角的窗户。2、迪斯尼音乐厅这个建筑是用弯曲的金属框架建造的,它能有效地保护大厅不受高温的侵蚀,同时也能把附近的建筑物“烤”起来。从金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