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王之殿堂》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42:1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王之殿堂

序卷 闲云之始
对不起,该章节内容不存在!
序章 王的回归与启程

“叮叮……”

微风吹过挂在窗口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阅读xbxys.com

“时间差不多了,该起床了。”少女坐起身子,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过来,“阿清他们也快醒了呢。”

穿戴好衣服,少女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床头的白布套在了胳膊上。

昨天,最后一个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离开了,从今天开始,作为这个家中的最长者,她会用自己的肩膀撑起这个小小的家庭。

“你已经醒了啊,阿清,还以为你还要过些时间才能够起来。”来到厨房,男孩已经站在灶台前,准备着早餐。

“姐姐,你先去叫宛儿起来吧,饭马上就好了。《王之殿堂》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男孩看见门口的少女,点了点说道。

男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装扮,白色的短发发搭在肩上,与少女一样,胳膊上也有一条白布。

“阿清,辛苦你了。”少女苦笑着说道,她自认为已经起得很早了,这会儿外面的天才刚刚亮而已,没想到男孩已经起来了。

“没事的,父亲去世了,我可是这里唯一的男性了,如果不能够付起自己的责任的话,父亲可是会说我的。”男孩小心的控制着火候,转过头向少女露出了微笑。

看着男孩的表情,少女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在这个家中,对于自己的父亲的离世,最伤心应该就是这个男孩了。原文xbxys.com

在之前,除了处理家族中的事务,父亲在空余时间里面有相当多的时间都和男孩在一起,给男孩传授各种各样的知识,和父亲之间的感情就算是自己恐怕都不及。

没有人能猜得到,在男孩笑容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悲伤。

“那就交给你了。”少女强行在脸上摆出一副笑容,尽力不让男孩看出自己的难受。

“嗯,交给我就好了。”男孩微微点头,脸上依旧是那个淡淡的微笑。

只是,当少女离开后,男孩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回到他从起床之后就一直保持的那副迷茫的表情。小百姓养生网

“父亲,你早就料到这一天的到来吗?”少年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虽然我知道这是事实,但我不想看到啊,这样的事情。”

“不过,闲云吗?”男孩抬起头望向窗外,眼睛不知要看向什么方向,失去了父亲的现在,他仿佛已经失去了人生的方向,“能够让父亲如此称赞的地方,能否承担的起那些称赞。离开大概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了,不过对这个地方,我也没有那么多眷恋就是了。”

只是希望终究只是美好而又不可接触之物,哪怕现在的男孩再怎么成熟,他也不会预知到之后会发生怎样的劫难,而这场劫难又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悲伤与痛苦。

……

“宛儿,吃吧。”少女将菜夹到身边正揉着还有些昏沉的双眼的女孩,与男孩差不多,女孩同样也有这一头纯白色的头发,身上穿着一件像是睡衣一样的灰色连衣裙,就像是一位从童话之中走出来的公主一样。

“哥哥,你不吃吗?”女孩抬头看向对面与自己有些相似的脸,微微侧头问道。网站http://www.xbxys.com/

“我已经先吃过了,不用管我了。”男孩摇了摇头,眉头微微地皱着。

“阿清,有什么事吗?”少女将男孩拉到一旁,小声问道。

“姐姐,或许我们今天就要离开这里了。”男孩看着少女认真的表情,无奈地说道。

“什么!”少女有些吃惊。

“姐姐,我和宛儿并非是这个家族的成员,家族中早就有人对我们不满了,而血统推崇到极点的长老们更是如此。原文http://www.xbxys.com/”男孩摇着头说道,似乎很是失望,“之前只是因为有父亲在,一直在保护着我们,现在没有了父亲,我想他们已经很快就会有动作了。”

说着,男孩闭上了眼睛,无形的波动向周围扩散开来,过了一会儿,男孩才睁开眼睛。

“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与其被动的赶走,还不如我们自己先离开,免得还要被他们羞辱一番。”男孩的脸色相当糟糕,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做的这么果断。

“那你们还会回来吗?”少女轻咬着嘴唇,有些不舍。

“我们会回来的。”男孩肯定地说道,“父亲的死还有些问题,之后我会在调查的,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的。”

“毕竟这几年父亲的政策让家族得到了发展,却是伤害了不少人的利益,他们对父亲早就怀恨在心了,如果是他们的话,干出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男孩转头看着餐桌旁偷偷瞄向自己这边的女孩,发现男孩扭头,女孩连忙装作一幅认真吃饭的样子。

“还有,姐姐你自己也要小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男孩低声告诫道,“家族里面的一些人恐怕对你也有着一些想法。”

“我会注意的。”少女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沉重,这个家族对于他们实在是有些太不友好了,“你们之后打算去哪里?”

“闲云学园,父亲推荐的那个地方。”男孩轻声说道,走到女孩跟前,“宛儿,我们该走了。”

“嗯。”女孩小声应了一声,有些留恋地看着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家,站起身来。离开的事情昨天晚上哥哥已经告诉她了,为了不给姐姐添麻烦,他们只能离开。

“我们走了,务必一切小心。”将行李收拾好,男孩向少女最后一次道别,与女孩一起离开了。

少女靠在门后,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她才发现,她伤心的太早了,现在这个家里真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没有人能够陪着她了,她要更加的坚强才行。

“上官烨清,上官烨宛,你们都给我出来。”一个嚣张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打开门,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正嚣张地看着自己,在少年的身后还有一位和少年有几分相像的中年人。

她认识这个中年人,是家族的大长老,地位仅在父亲之下,一直在窥视着族长的位置,同时也是眼前这位少年的父亲。

“上官烨凡,上官天坤,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少女忍着心中的怒火,看着面前的父子两人,家族中对自己那对弟妹的恶意绝大多数都是有这对父子引起的。

“那两个杂种呢?赶紧叫他们出来!”少年大声喊道。

“要赶他们走是吧?”少女冷笑着说道,“真是可惜呢,他们走就已经离开了,不劳你们费心。”

“真是有点自知之明呢,不过是上任族长收养的两个外族人,还想着拥有掌握家族的权力,真是天真。”少年听到少女的话,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至于你嘛,也不是什么好……”

“烨凡,闭嘴。”中年人打断了少年的话,看着少女说道,“我就挑明了说吧,你是族长与外族人的后裔,是没有资格继承族长之位的……”

“呵,上官天坤,你总算是露出你那副丑恶的嘴脸了。不就是族长之位吗,你想要就拿去好了,这种肮脏的家族,既觉得我会稀罕吗?”丝毫不理会中年人越来越差的脸色,少女直接摔门回到屋里。

“有什么好嚣张的,等我当上了族长,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臭娘们。”少年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

“烨凡,别去捣乱,虽然她没有继承族长的资格,但仍旧有不少人支持她。 别每天游手好闲的,不把你自己的实力提上来,族长之位可轮不到你来当,听见了没有!”中年人瞪了少年一眼,严厉地说道。

“我知道了。”少年低头应道,在中年人看不见的眼中,充满了怨毒。

……

“哥哥,我们要去哪里?”跟在男孩的后面,女孩轻声问道。

“闲云学园,父亲曾经提到的地方,也将是我们未来会生活的地方。”男孩抬头望向远方,父亲说过的那所学园就在那个方向。

“是嘛……”女孩低着头,低声说着,“没想到竟然会去这个地方。”

“宛儿,你说什么?”男孩扭过头来,看向女孩,神色有些担忧。

“没什么。”女孩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

在不远处的悬崖上,一个男人趴在那里,,手中狙击枪的枪口死死地咬着下面两个瘦小的身影,呆滞的双眼中不时浮现出挣扎的神色,颤抖的手指缓缓摸上了扳机,枪声响起,无情的**飞向了林中。

……

“宛儿,你说我们以后会做什么呢?”男孩问道。

“这个嘛……”女孩慢慢地跟在男孩后面,想了想说道,“说不定会……哥哥躲开!”话还未说完,女孩飞身扑上,将还有些困惑的男孩推开。

“宛儿,怎么……宛儿!!”男孩转过头来,正准备问女孩有什么事,却发现女孩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哥哥,记住,要带着我的份一起努力呢。”躺在男孩的怀里,女孩抬起手摸着男孩,看着对方的双眼中神采渐渐散去,但在最深处却是藏着谁也无法理解的解脱。

“宛儿!”伴随着女孩手臂的垂下,男孩的悲鸣在山里回荡,紧接着,白色的光柱冲天而上,将这座山都覆盖进去,“上官家,我要你们死!!”

……

太阳升起,巍峨的城市在阳光的照耀下慢慢苏醒过来,苍劲有力的“闲云”二字刻于城墙之上,一位妇人站在城墙上,眺望着远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应该就是今天了。您,该到了吧。”妇人的眉头扭在一起,有着担忧,不停地把玩着搭在肩上的灰白色长发。

就这样,时间慢慢地流逝着。城门打开,商人们开着车离开了城市,去往别的地方,远方的旅者、外出的佣兵向着城市前行。

而妇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城墙上,下方的人们被她一一收入眼帘,只是却没有一人是她想要等待的。

“难道预言出错了吗?这不可能啊?”妇人显得有着焦急,“王啊,你千万不要出事啊,这里还需要你的守护啊,你的国度,你的臣民都在这里,等待着您的回归啊!”

时间还在慢慢地溜走,太阳在不知觉间已爬到空中,再慢慢地落下,天色渐渐昏暗,城市中一盏盏灯亮起,人们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谈笑、玩乐着…

在那城墙之上,妇人还在那里,默默地等待着她所渴求的人,中间也有人来劝过她,让她不要再等了,但她却依旧坚持就在这里。

“预言真的错了吗?”妇人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指甲嵌到肉里,隐隐有血色在手心中浮现,玉齿轻咬着嘴唇,眼中流出的满是不甘。

“走吧,大概对预言的解读有些错误吧,或许不是今天。”一位男子悄然来到妇人的身旁,安慰道,“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或许只是时间未到罢了。”

“可是……”妇人有些不甘。

“你在这里等了一天了,也该累了。”男子说着也望向妇人看向的方向,那空旷的平原上没有一人存在,“实在不行等会儿我来替你等。”

“好吧。”妇人苦涩地点点头。

“那我先送你下去吧。”见妇人总算同意,男子总算松了口气,扶着妇人准备下楼。

“那之后就……等一下!”妇人转过身来还没动又立刻转了回去,刚才她好像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人影。

“怎么了?”男子也是一愣,跟着妇人转过身来,便看到是妇人那张充满惊喜与兴奋的脸庞,以及远方那道身影。

远远的地平线处,小小的人影慢慢地走着,长长的影子拖在身后,步伐有些蹒跚,但却异常坚定,慢慢地向着城市靠近。

“快、快,是王!我的预言没有错!他真的来了!”妇人已经不顾形象,兴奋地叫喊着,直接跳下城墙,飞向那道身影。

“落地之时,无人之地,远方的境界线处,小小的王者于此归来,回到王的帝国,王的都市。”男子呆呆地望着不断靠近的两道身影,轻声呢喃着,紧接着,黑色的气流向周围扩散开来,男子重重地跪在地上,高声喊着,“影卫影幽,恭迎吾王的回归!”

……

“你是谁,为何,要接近我?”兜帽下的身影抬起头,充满死寂的双眼透过白色的发丝,看向眼前强行抑制住内心激动的妇人。

“我等的王啊,您的子民在此等候多时了,欢迎回来,回到属于您的国度。只要您愿意,这里就是您永远的归宿。”妇人看着男孩,仿佛已经知道了一切,双眼中充满了怜惜。

“你是谁,为何要接近我?”没有理会妇女,依旧是那样的一句话,男孩冰冷的视线注视着妇人,没有一点的生气存在。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您永远的臣民,无论时间如何流逝,都不会给变这一事实,这是您作为王与我们永恒的羁绊。”妇人俯下身子将男孩抱入怀里,柔声说道。

被突然抱住,男孩脸上没有慌张,反而是惊讶,再紧接着就是深不可及的悲伤:“王?我可能是王吗?我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归宿吗?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我的归宿吗?我已经被所有人拒绝了……”

男孩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无声。

妇人低下头,看见的是一张安详的睡脸,笑了笑将嘴靠近男孩的耳边,低声说道:“不,不会的,哪怕世界都拒绝您,我们都会陪伴在你身边,直到轮回的尽头……”

——时间重启,轮回再转,王的宿命将再次开启,属于王的征途,启程了…

第一章 闲云学园——灵能,灵能者,灵晶与学园

寂静的学园,伴随着太阳的升起,逐渐变得热闹起来。

学生宿舍区里,一栋精美豪华的纯白色大型别墅在周围的普通学生宿舍和各色不同规格的别墅中显得十分显眼,此时别墅的主人也已经醒来。

“又是这个梦啊,现在想想已经有十年了吧。也不知道姐姐她现在怎么样了?”少年坐起身,将挡住眼睛的白发撩到耳旁,看了一下钟表上的日期,低叹一声轻声说道。

十年前,他花费了近一个月的功夫才来到了这所名为闲云的学园都市,成为了这所学园中的一员,一直到现在。

少年将白色带着许些花纹的校服穿上,左胸上一朵云的图案绣于其上,这是他所在的闲云学园的标志。

“咚咚咚”刚下楼,少年便听到了敲门声。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恭敬的脸,看装扮应该是在学园里打工的学生。

“麻烦你了,让你亲自跑一趟”少年接过对方手中的饭,笑着说道。

“不不,不麻烦,能够为会长服务是我的荣幸。”学生的神情显的有些慌乱,他现在的心情已经不能够用激动来形容了,心脏仿佛要跳出身体一般。

昨天他才得到这份工作,是帮食堂给一些特殊的学生送饭,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个目标竟然是这一位,回去后和室友可有得炫耀了。

送走了学生,少年开始吃起了早餐。

“对了,今天是每月进行总结的时候,看来要加快点速度才行。”想到这里,少年加快了速度。

吃过饭收拾完餐具后,少年取下挂在门口的白色风衣穿上。长长的衣摆搭到小腿中间,金银两种颜色的纹路穿插在风衣的角落,成为少年身上为数不多的色彩。

将门锁好,目光角落的门牌上写着青夜二字。

青夜,这是他的名字,但他的姓却不是青。他没有姓,只有名。他的姓在很久以前就被他抛弃。如今他的的名字是青夜——青天的青,夜空的夜。

没走出多远,一个白色的影子突然窜出跳上青夜的肩头。面对突如其来的生物,青夜并未慌张,反而露出笑容,将来者抱到自己的怀里。

青夜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轻笑着说道:“小家伙,好几天没见你了,又跑到哪里去了?”

来者是一只雪白的小狐狸,身体大概有青夜的小臂长。

小狐狸在青夜的怀里蹭了蹭,三条毛绒绒的的大尾巴欢快地摇着,不一会儿,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淡绿色晶体出现在尾巴中。小狐狸扭头将晶体叼住,邀功似的在青夜面前摇晃着。

看到眼前的晶体,青夜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揽住小狐狸的手微微晃动,一颗差不多大小的白色晶体出现在手心上。

“呜!”小狐狸很欢快地叫了一声,一口将晶体叼在嘴上,晶体则是被甩了下来。

“这下子就差不多了。”将晶体接住,稍稍掂量了一下,青夜的嘴上露出了笑容。

在这之前他为了制作某样东西已经攒了挺久了,加上这次的晶体终于是够了。

“小家伙,多谢你了。“青夜拍了拍小狐狸,将它重新放回肩上,向着学生会室走去。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部分人拥有着十分神奇的力量。他们能够不借助任何物品击碎与他等高的巨石,或是能操纵元素释放威力巨大的魔法,或是拥有着各种匪夷所思的能力。这种能力被称作灵能,因此这些人也被称作灵能者。

灵能的力量来源于一种名为灵子的物质。灵子存在于世界的任何一个物体之中,即便是生物体内也不例外。而在灵能者的体内,灵子却是按照一定的序列进行排列的,实力越强的灵能者体内的灵子序列就会越复杂。每一位灵能者体内的灵子序列都不会完全相同,而这就导致了没有两位灵能者的灵能会完全相同。

从某种理论上来讲,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灵能者,但并不是每一个人的灵能都能觉醒,同时每一位灵能者觉醒的契机也不懂。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名学者能够分析出人类能够拥有灵能的原因,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只要能够在人体内构建出灵子序列,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拥有灵能,但至今还没有人可以完成这一课题,让那些没有灵能的人拥有灵能。

而青夜刚才得到的淡绿色晶体名为空灵晶,是灵晶的一种,能够赋予人飞翔的能力。

灵晶中含有十分独特的能量,其内的灵子结构也十分的特殊,这让灵晶拥有着各种神奇的效果。在大陆上,灵晶有些相当多的作用,但最主要的是用来制造灵能者的各种装备,不同类型的灵晶会为装备带来不同方面的增幅,在一件装备中投入的灵晶的数量越多,装备能带来的增幅也就越多,可以说是一种相当珍贵的材料。如果足够多的话,甚至能够为使用者带了无法想象的增幅。

但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

说道灵晶,就不得不提到它的生产者——灵子兽。灵子兽以空气中漂浮的灵子为食,被吸入体内的灵子会随着时间不断累计,并凝结成块,之后灵子兽便会将灵子块排到体外,这便是灵晶。

但是由于灵子兽没有特定的外貌类别,活动的区域充斥于大路上的各个角落。即便是最有经验的佣兵要在一个区域内找到一块灵晶也十分的困难,至于灵子兽在记载中见过的人不超过十个,就不用说养殖灵子兽了。因此,在市场上流通的灵晶十分稀少,一般情况下学园都会专门派出成员在大陆的各个角落寻找灵晶,用来扩充学园的灵晶储备。对于那些将自己找到的灵晶交给学园的学生,学园也会给予相当不错的奖励的。

而青夜抱着的这只三尾白狐,却是真正的灵子兽。六年前,谁也不知道它是如何突破守备森严的警戒线进去到学园内部的。当青夜找到它的时候,它已经是奄奄一息了,青夜废了不少功夫,甚至是动用了学园医疗设施才把这只突然出现的小狐狸从濒死中救回来。

在那个时候,没有人会想到这只惹人怜惜的小动物会是灵子兽,但当白狐第一次将灵晶放到青夜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然后紧接着的就是欣喜若狂,这可是从来都没有人能够做到的壮举。

从那时起,白狐就开始待在了青夜的身边,也成为了青夜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在之后的生活中青夜发现自己养的这只小狐狸即使在灵子兽中也是相当独特的存在。小狐狸的灵智十分高,除了不能说话以外,几乎与人类无异。基本上所有种类的灵晶都能从小狐狸的尾巴中发现,这让青夜的十分疑惑。因为通过一些古籍中的记载,每一只灵子兽都只能生产一种类型的灵晶。

在这片大陆上,并没有国家这个概念的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拥有独立主权的城市。每一座城市中都有着等级不一的学园,学园的等级分为初级,中级,高级,顶级四个层次,一个城市之中会有多所学园共同抢夺生源,一般更少会有一个学园能够将一座城市的所有生源揽于自己手中。

但凡事都是有例外的,在这些等级之上还有一个等级的存在。

那就是包括闲云在内的五所学园都市。

只不过,最近的几届灵武祭典中,闲云学院的成绩并不是太好,甚至连一些顶级学园都不如,地位变得十尴尬,不少学园都在窥视着闲云学园的学园资格,想要将其据为己有,建立起属于自己学园的都市。

但实际上闲云学园的实力并非外界想象中的那么弱小,相反以闲云的综合实力一直都在所有学园都市的顶端。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不得不提到闲云学园的历史了。

在最开始,闲云学园也只不过是一所普通的初级学园,学园的背后并也没有什么势力支持,这就导致学园的资源要比其他学园要少,资源少的话便很少会有学生回来。于是当代的学园长便想了一个主意,任何加入闲云学园的学生虽然无法实现大多数的要求,但却可以凭完全自己的意愿在学园里过着闲云野鹤般生活,而不是像其他学园那样对加入的人有着诸多要求来进行约束。

在当时,闲云所推出的这个主旨很受拥有出色天赋、实力但不喜欢被约束的学生和老师们的欢迎,一时间闲云学园的实力得到了一个爆发性的提升。在接下来的那一届灵武祭典中,闲云学园在排名上将包括四所学园都市在内的所有学园压在底下,成功获得了建立都市的资格。

但是这样的闲云学园同样面临一个问题——因为学生拥有极高的自主权,那学生就可以选择是否参加灵武祭典。就算学生的实力再强,人家不想参加也是白搭。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真正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第二章 闲云学园——新生,制作

“那个,前辈能、能打扰一下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青夜身后传来,转过头,便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畏畏缩缩地站在自己身后。

“你是新生吧,有什么是我可以为你效劳的吗?”青夜看着面前这位还穿着便服的少年,轻笑着问道。

“那、那个,请问学园长室在哪里?”少年稍稍犹豫了一下,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开口问道。

“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到主楼后顶层的第一个办公室就是。”虽然对少年的行为有些奇怪,但青夜还是给对方指出来方向。

“谢谢前辈。”话音还未落下,少年便如见到天敌一般飞快地跑开了,留下一脸茫然的青夜。

“我今天的打扮有什么问题吗?”看着少年的背影,青夜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十分的诧异。

“呜呜。”小狐狸叫了两声,似乎是在安慰青夜。

“你个小家伙。”青夜拍了拍小家伙,心里好气又好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向学生会室走去。

……

学园长室,一位有着灰白色头发的妇人正坐在桌前处理公务。

“请问学园长在吗?”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请进。”学园长讲文件放到一旁,向门外说道。

“学园长你好,我是叶轻鸿,按照家父意愿前来这所学园,请多指教。”少年走进屋子,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完全没有了之前面对青夜时的畏畏缩缩的。

“哦,是轻鸿啊,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学园长似乎认识少年,“你的父亲已经告诉我了,等会儿我带你去学生会那里去进行一下能力评定,虽然对于你的灵能我都了解,但基本的程序还是要有的。”

“能力评定不是应该由老师来进行吗?”叶轻鸿显得有些惊疑。在他的印象里,学生会这种组织虽然不少见,但其权利绝对没有大到能够代替老师帮新生进行能力评定才对。

“啊,你说这个埃你父亲也已经有七八年没有回学园了,估计他也不太清楚,所以才没有给你说。闲云学园的学生会,因为他的存在,已经成为了学园管理的中心,学院内的大部分事务现在都是由他们进行管理的,老师们则是代替了以前的学生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学园长解释道,“再一个,你的灵能属于十分特殊的类型,交给他来评定我比较放心。”

能力评定,是每一位新生进去学园后都会进行的一件事情。学园会专门派出一些有经验的老师来对新生的灵能的资质与实力的强弱进行评定,为每一位新生指出未来可能发展的一些道路,同时也会指出新生过去在独自修炼时的一些错误,可以说是对新生相当重要的一件事情。

“那位前辈是?”叶轻鸿有些好奇地问道,听学园长的口气,那位前辈似乎相当特殊。

“他啊,学生会的现任会长,也是这所学园内的最强者。”说着学园长看了下时间,“这个时间点的话你说不定能看到他碰见他,他身边经常性带着一只三尾白狐的。”

“哎!”叶轻鸿惊叫出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之前他遇到的那个让他感到有着害怕的人肩上就趴着一只白狐狸。

学生会室门口,青夜正准备开门,一个喷嚏打断了他的动作。

“有谁在背后说我吗?”青夜小声嘀咕了一句,想起晚上的梦,眼中又是流露出几分思念。

不知道姐姐这会儿在做什么。青夜心里暗暗想着,推开了学生会室的大门。

从外面看,学生会室不过一个普通教室的大小,但进去后就会发现这个屋子里别有洞天。

经过空间魔法的扩展后,屋子内部的空间能够与一个大礼堂相媲美,其内各种设施包括训练室、大型电子屏幕、模拟对战尝研究室,工作台等设施一应俱全,可以满足学生会成员的各种需要。

屋子的最中间是一张有着白云纹路的大圆桌,大部分的位置上都放着标有姓名的牌子,标志着这个位置的所属。

“看来最先到的又是我呢。”青夜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也没多说什么,来到工作台旁坐下。小狐狸则是顺着青夜的胳膊跑到桌子上。

“小家伙,你先自己待会儿吧,我这会儿有事情要忙。”青夜又喂了小狐狸一块儿白色晶体,拿出小家伙之前给他的那块空灵晶放在桌上,激发了工作台上的魔法阵,淡淡的光晕将工作台笼罩,把所有的声音都隔绝在外面。

“好了,开始工作了。”给自己鼓了把劲,青夜抬起手平放在灵晶上方,白色的颗粒从手心中缓缓浮出,围绕着灵晶开始飞快地旋转,对灵晶进行着研磨。

这是青夜独有的技术,也是只有拥有驾驭灵子的能力的他可以做到的事情。

用作为万物基础的灵子来对灵晶进行研磨,利用灵子无法被任何灵子以外的东西损坏的特性,可以使研磨的工作更加快速。其次,因为灵晶本就是灵子结晶的缘故,在研磨的过程中灵子会渐渐地融入到灵晶之中,使灵晶其内的能量变得更加的凝实,使相同分量的灵晶精粹拥有更强的效果。同时,由于以这种方法制作的灵晶精粹之中加入了纯粹的灵子粒子,用这种灵晶精粹制作的物品会更加的坚固,这是其他任何一种研磨的方式都不能比的。

“嗯,这样就可以了。”青夜满意地看着桌子上,散发着淡淡绿光的粉末,又从腰间的空间水晶中取出一个大约食指高的小玻璃瓶,其中装的都是与桌面上相同的粉末。将粉末汇在一起后,在青夜的操纵下灵子粒子在空中浮现,将粉末包成了一个拳头大的圆球,在空中不停的旋转。

“小家伙,这个可不能吃呢。”看到旁边有些眼馋的看着圆球的小狐狸,青夜连忙提醒了一句,生怕小狐狸一口就把这个圆球给啃掉。

“好吧,你个小馋猫。”看着小狐狸那副依依不舍的样子,青夜不得不又甩出一块白色晶石,这可是他收集了很久的空灵晶精粹,要是被对方一口啃掉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小家伙,这个可不能吃呢。”看到旁边有些眼馋的看着圆球的小狐狸,青夜连忙提醒了一句,生怕小狐狸一口就把这个圆球给啃掉。

“好吧,你个小馋猫。”看着小狐狸那副依依不舍的样子,青夜不得不又甩出一块白色晶石,这可是他收集了很久的空灵晶精粹,他可不想从头再来。

见到好吃的,小狐狸一个飞扑将晶石抱在怀里,一口口咬着。

见小家伙将注意力放在吃的上,青夜松了口气,也将注意力收回,放在面前的圆球上。

双手伸出将圆球笼罩在中间,比头发还要细的白丝从指尖延伸出来,侵入到圆球内部。在青夜的控制下轮流将一颗颗直径比细丝差不多的空灵晶精粹颗粒穿成一条线,再进行二次链接,通过颗粒不同位置的组合,小圆球内部形成了多个相互交叉重叠的小型灵阵。越到后面,操作就越难。总共的节点就那么多,每构建一个灵阵,不仅不能使其与已经完成的灵阵相冲突,又不能妨碍后面的灵阵,需要的计算量十分庞大。

随着灵阵数量的增加,青夜的额头上已经出现微小的汗滴,右眼瞪得大大的,如果这时有人仔细观察便会惊奇地发现,一层淡淡的黑光从右眼的瞳孔边缘扩散开,并且有不断扩大的趋势。

此时圆球早已不是原先的形状,变得越来越像一对展开的天使羽翼,向周围散发着淡淡的光点。

此时,青夜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入到眼前这个东西的制作中,再加上魔法阵隔绝了所有的声音,连有人打开门进来都没有察觉,倒是在吃着灵晶的白狐转过头看向门口。

王之殿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王之殿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佩戴和田玉的好处,你知道吗?

    和田玉是中国3000年的帝王用玉,而它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7000年前,可以说,从有中华文明以来,玉文化就一直伴随始终。玉中含有大量矿物元素,所以人们常说人养玉玉养人。如果人的身体不好长期佩玉,玉中的矿物元素会慢慢让人体吸收达到保健作用,譬如女士戴玉的手镯通常带左手,因为对心脏有好处。玉为枕而脑聪,古代皇帝就喜欢用玉做枕头。和田玉,素有软玉之王之称。和田玉含有对人体非常有益的微量元素,经常佩戴和田玉,由于在佩戴过程中摩擦皮肤与按摩穴位等作用,对经络血脉和皮肤等都有作用,能起到防病治病的效果。和

  • 美丽的汉字——有趣的造字方法

    中国意向文字一看便知的原因完全是它朴实、有趣的造字法和用字法使然。东汉许慎早就为我们发现了古文字的这六种造字法(包括用字法)——“六书”。我把许慎“六书”概念用现代语言表述起来很简单(若用许慎原定义表述,大家就很费解了)。六种方法是: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象形、指事、会意、形声是造字法,假借、转注则是用字法。下面按文字形成先后次序讲解“六书”概念,能够使大家比较清晰地弄懂汉字的形成过程。1.象形:面对一个物像,古人用单线对物像独特的结构特征,进行抽象地概括描述,使之成为该物像准确、

  • 姨妈花1200元买的“芒果”翡翠原石 切开后飘出青苔一样美的意境。

    这是一块来自老坑那木场口的翡翠原石小编的姨妈花1200元买下这块长相‘芒果’的翡翠原石原石,当场要求开小窗口。不打灯看,不擦不知道,一开擦吓一跳啊!这不就是缅甸的圣德隆芒果吗?哈哈哈打灯看一看:打灯一看:美女小编PL3877大年夜大年夜牌的位置是足够有了。很清楚开窗局部就是满满的飘绿花,不切就感应曾赌赢了!不多说,小编PL3877口水干了,直接自信拿给切割师傅和雕刻师傅一次性了,就赌这次了。经过切割,打磨,画图,设计,最后到抛光成形,经过整整块一个多月后。不负众望,华丽呈现完美作品:慢慢品尝翡翠

  • 传世哥窑身世迷离,金丝铁线醉美人间

    哥窑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这里所说的哥窑是指传世的哥窑瓷。其胎色有黑、深灰、浅灰及土黄多种,其釉均为失透的乳浊釉,釉色以灰青为主。常见器物有炉、瓶、碗、盘、洗等,均质地优良,做工精细,全为宫廷用瓷的式样,与民窑瓷器大相径庭。传世哥窑瓷器不见于宋墓出土,其窑址也未发现,故研究者普遍认为传世哥窑属于宋代官办瓷窑。长期以来,人们主要是根据文献记载和传世实物对其进行研究。南宋人叶寘的《坦斋笔衡》指出南宋官办瓷窑有两个:一是郊坛下官窑,另一个是修内司官窑。有学者根据刊于明洪武二十年的曹昭的《格古要论》中

  • 除了雕工,入手弥勒佛之前还需了解这些

    老铁(甲):玥儿,你说我戴弥勒佛合适不合适?老铁(乙):玥玥,有空推荐一款弥勒,我送媳妇的,要性价比高的。老铁(丙):小玥,男戴观音女戴佛,我一个大爷们,你推荐弥勒佛给我做啥子呢...老铁(丁):......老铁(戊):......::其实,弥勒名义上虽称之为“弥勒佛”,实际上其仍为菩萨(在此不多作详述)。弥勒的形象能让我们对其产生恭敬之心,仰天大笑,心宽体胖,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感悟到弥勒法相象征意义的启迪:慈悲、忍辱、宽容与乐观;所以,无论性别,不分社会地位高低,只要是有缘人,皆可与弥勒结缘

  • 出于内心的恒定、谦逊与真诚——胡华丁山水艺术画读后

    作者:沈文华胡华丁,1931年出生浙江兰溪,祖籍安徽歙县,浙江大学教授,著名的山水画家和艺术评论家。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曾在浙江人民广播电台编辑部工作,先后在杭州大学和浙江大学任教。他发表科研论文和时事杂文500余篇,艺术评论100多篇,主编和合编著作20部、专著20余部。华丁教授,兼擅文笔和画笔,被传媒誉为“用两支笔描绘世界的人”。这在他的自传体文论《我的笔缘》和《我的画缘》中,略道其详。今年已是87高龄的华丁教授,不但在写作上著作等身,而且在书画艺术创作中成果丰硕。在《美术报》等报

  • 擅长画仿古山水画的画家,当代仿古山水画大成者王宁

    画仿古山水画有名的画家都有哪些?古有“仇英”、“陈少梅”仿古画名家,今有“王宁”仿古山水画大成者。在中国山水画的历史传承中,仿古山水画派是其中一支,他们在一些遵循传统笔墨精华、师古而不泥古的作品中,借古开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凡淡中浓墨成为惊艳传世之作,王宁的水墨丹青仿古山水画也是画界传奇,被誉为“当代仿古山水画大成者”。在山水画创作中,画家王宁以仿古的风格将笔墨精细、构图饱满、色彩细腻的山水美景在画中很好的体现出来。初始觉得王宁的仿古山水画是严整的复古风格,实则非也。在他的作品里面没有浓重

  • 文物介绍——唐四鸾衔绶金银平脱镜

    铜镜就是古代用铜做的镜子。铜镜,又称青铜镜。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周新国先生《武陵藏珍》记载:远古时期,人们以水照面,铜器发明以后,以铜盆盛水鉴形照影。《尚书》《国语》《庄子》等先秦著作中,提到过古人“鉴于水”。《说文·金部》释“鉴”为“盆”,因此可以说盛水的盆(鉴),就是最早的镜子。随着合金技术的出现,开始了使用铜和锡或银铅等制作铜镜的历史。铜镜一般制成圆形或方形,其背面铸铭文饰图案,并陪钮以穿系,正面则以铅锡磨砺光亮,可清晰照面。齐家文化墓葬中出土的一面距今已有4000多年历史的小型铜镜,造型、

  • 一组绝美的古代国画,端庄,美丽!

  • 王信水彩画作品选集,精美的国画给美丽的你~

    王信,河北承德人。擅长水彩画、年画。毕业于热河师范。50年代初在热河省文联从事美术创作和编辑工作。历任辽宁美术出版社专职画家、承德市群艺馆研究馆员、河北水彩画会名誉会长、河北省美协顾问。作品《早雾》、《原始森林》、《深山情》、《山家》等曾获全国年画优秀作者奖。出版有《王信水彩画选辑》、《王信水彩选集》、《王信水彩画专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