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婚期不见》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27:4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婚期不见

第1章 你居然敢算计我

躲了整整一天了,直到夜幕降临.

特意给韩相臣的助手打了电话,确定他人还在会议中,今晚回来吃饭的可能性很小之后,顾暖音才拖着疲 惫的身子回了家。网站http://www.xbxys.com/

位于市区黄金地段尊尚华都的别墅里。

此刻静悄悄的,冷清的厉害,但也正因如此,才让她松了一口气。

并未在楼下多做逗留,顾暖音直接去了卧室。

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室的凌乱。

被子被扔在了地上,床单也皱成一团,可以想象最后离开这里的那个人,怀着怎样的怒气?

深吸了一口气,放下包包,动手开始收拾房间。

她没敢多看,直接扯下了床单,而床单上那一小团已经干涸的深红色的痕迹,则在无声地诉说着,她昨晚荒唐的举动。

微微呼出胸肺之间的一点儿浊气之后,顾暖音蹙眉抱着收拾好的睡衣、床单,预备先拿去洗了,可刚走到客厅,就听到有开门关门的声响传来。说明http://www.xbxys.com/

“喀嚓。”

门被锁上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传到耳朵里面,却是格外的清晰。

让她身体不由得僵祝

慢慢转过了头,在看到来人的一刹那,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陡然紧绷,手一松,东西落了一地。

“你……你不是?”

韩相臣,居然回来了。

站在那里,如同一株挺拔的白杨,即便是什么都不说不做,也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这是当初见到这个男人时候的印象,而且这么多年以来,从没有变过。

心脏莫名紧了紧,她想说点儿什么,嘴唇抖了抖,却愣是吐不出一个字来。推荐http://www.xbxys.com/

而在看到站在阴影里的女人时,韩相臣神情先是一怔,又极快地换成了一片阴霾。

凌厉的眼神中,夹杂着细细的碎冰。

淡淡地扫了一眼地上的床单时,眸底有暗芒一闪而过,薄唇轻启,齿间溢出一声冷笑。

“呵,顾暖音,你能耐了啊,居然敢算计我!”

随着他的步步逼近,一股淡淡的薄荷气味窜了过来,让顾暖音的心跳不自觉地就变了频率。

微微后退了两小步,她的脸色稍微有些发白,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不是,我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勾引我?还是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只是我做的一个春梦?嗯?”

眼前精致的小脸还来不及看清楚,就换成了一个头顶。

眉头蹙起,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几步跨过去,抬手狠狠地擒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其于自己对视。来自xbxys.com

因为猛然之下的动作有些冲,猝不及防,顾暖音疼的倒抽气,刚要伸手阻挡,又被对方牵制住了手腕。

整个过程里,他用力极大,让顾暖音觉得皮肤火辣辣地疼。

并不理会眼前不适到皱起的小脸,韩相臣目露寒光。

“装什么哑巴?说话!”

除了在结婚那天晚上互相定制合约条框的时候,整整三个多月的时间,这还是他第一次跟自己说这么多的话吧……

这么想着,对上男人近在咫尺的那双深如寒潭的眸子,顾暖音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分明已经想好了很多个理由来应付突变,但是现在真的遇到了,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攥住,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她企图在韩相臣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可惜因为他背着光的缘故,看的并不是很清楚。小百姓养生网

而后者居然也出奇地有了耐性,绷着唇线一言不发地等着。

室内一片安静,除了彼此的呼吸声,再无其他,让她逐渐开始心虚起来。

看着眼前的女人低着头一声不吭,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韩相臣眸底的阴婺,迅速云集。

“顾暖音,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了。居然乘着我喝醉下手?是不是蓄谋已久了?啊?为了他,你还真是舍得牺牲!”

原来是喝醉了啊,难怪昨天晚上会让她有机会那般的放肆。

可是,他为什么又这么说?就算是……

想要申辩的冲动差点就脱口而出,但是在撞上始终锁定了自己脸上的两道冰冷寒光时,却又突然顿祝

韩相臣的眼,如同一潭深不见底的漩涡,她能看懂的时候,并不多。

所以像这样的对视,她总是很快就能败下阵来,怕一个不慎,被看穿!

现在被这般锐利地盯着,竟不自觉地有些口舌发干,连后背上都冒出了一层薄薄的凉汗。《婚期不见》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死死地用指甲掐着掌心,就害怕自己会顶不住压力,一不小心就将心底那个,藏了很久的秘密给说出来。

因为太过紧张,她一张小脸,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异常惨白。

就在她觉着,要不要直接用昏倒来逃避这一劫的时候,韩相臣突然微微动了动唇角,扯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慢悠悠地开口了。

“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你计划好的?连答应结婚也是……”

“我要回去上班!”

害怕再从那张刻薄的嘴里,听到什么难以忍受的话来。

顾暖音随便扯了一个理由打断了他。

话出口之后,才发现自己真是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极快地开口。

“你是俱乐部的股东,只要你一句话,上次的娱乐风波很快就能过去,我回去上班,也不是问题。”话音刚落,便清楚地感觉到,周遭的空气,变了。

不过话既然已经出口了,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说完。

“那件事情,不是被那些记者们写的那样,只是误会而已。”

瞳孔猛然紧缩,俊美的五官带上了一丝狰狞的冰冷,钳住顾暖音下巴的手指指节,泛白。

气极反笑地冷讽了两声,出口的声线陡然冷冽了几度,带着阴冷恶毒。

“所以,你就跟我玩潜规则?呵,我还没发现,原来你骨子里,是如此不安分,为了一份工作都能卖了自己爬上我的床!既然如此,我就给你机会!”

第2章 只是一场交易而已

说完之后,韩相臣却松手转身上楼去了,再也没有多看她一眼。

在他转身的刹那间,她分明是看到了他眼底的厌恶。

心,像是被一根细细的针扎了一下,咧了咧嘴角,顾暖音想笑一下来着,没想到感觉木木的,只好咬住下唇,靠着墙壁缓缓蹲了下去,将头埋在了臂弯间。

韩相臣他……该是讨厌她了吧?

其实,工作什么的,也并不是真的就那么重要,更别说是为此爬上他的床了。

她只是……找一个很好的理由,来掩饰掉刚才差点儿就露了底的窘境而已。

既然那个底,她已经整整守了十年了,想必,也还是能够继续守下去的。

韩相臣离开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不过这样的情况,顾暖音也是早就已经习惯了。

就像是习惯了每天早起,做早餐。

虽然吃早餐的人,从来都是她自己一个。

按照以往的经验,他要是负气离开,再次出现在这里,也绝对是好几天之后的事情。

结果却没想到,就在摘下围裙预备吃饭的时候,顾暖音却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手指微微一僵,虽然人没动,但还是竖起了耳朵,捕捉着外面的动静。

不消片刻,门锁转动,本以为又有好几天都不会见到的人,便出现在了门口。

顾暖音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你回来啦?还没吃饭吧?”

可韩相臣就像是压根没有听到一般,径直朝楼梯口走去。

路过餐厅门口时,迈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回头极为清淡地看了眼一桌子中西合璧的早餐,眼底幽光一闪而逝。

没理会顾暖音那惊讶的目光,韩相臣走进餐厅,拿起热好的牛奶喝了一口。

刚入口,韩相臣的脸色便蓦然转冷,搁下杯子转身上楼,再也没有多看那满桌子的早餐一眼。

抿了抿唇角,看着离去的冷漠身影,将暗淡的视线投到了眼前的白粥上,舀了一口吃到嘴里,却是什么滋味都没有。

因为暂时被停职的缘故,也不用着急去上班,等顾暖音慢吞吞的收拾完了回到卧室的时候,才看到手机显示有五个未接电话。

备注是,人事部经理。

还记得当初刚刚出事的时候,这位经理大人可是恨不得要直接撕了自己呢,现在打电话来……

缩了缩脖子,还是乖乖回了一个过去。

“顾医生,你休息的也应该差不多了,要是身体可以,就回来上班吧?”

“啊?”

听到人事部经理那和蔼可亲的声音的一瞬间,还以为他找错人了,不过很快……

“啊什么啊?这都休息了一周了吧?新人有些顶不上,跟选手之间不能很好的沟通,你还不赶紧回来处理你的工作?”

“可是,人事部之前的决定不是……难道是那场风波已经过去了?”

没理由啊?

有了那些见缝插针的记者们,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放过这样一则新闻。

而且,还是桃色新闻。

“我说姑奶奶,你哪里那么多的问题啊?让你来上班你来就是了!”

可对于这个消息,却没能让顾暖音真的开心起来。

就算是再怎么迟钝,心里也明白,这肯定是韩相臣给俱乐部那边打过招呼了。

只是别说是俱乐部,就算是所有的人,知道他们之间其实是有着夫妻身份的,总共也就那么几个,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人事部交代的。

挂掉电话后,只见韩相臣便拿着一份文件从书房里面出来了。

也没有多看故意在客厅磨蹭的女人,只是一脸漠然地从她身边走过。

等关门声响过之后,顾暖音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说声谢谢来着……

等彻底忙完手上的事情之后,她终于还是决定,打个电话过去。

毒舌归毒舌,就算韩相臣说出来的话再怎么难听,在工作上,也终归还是对她网开一面了。

电话接通的时候,照例还是由助理接起来的。

“小陈,是我。”

“是太太啊?你找韩先生是吧?他马上要出国出差一趟,现在我们正在机场呢,你……”

出国?

心下莫名的一紧,还没等顾暖音做出些什么反应来,小陈的话音一顿之后,被另外一道声音取代。

“什么事?”

依旧是疏离的淡漠语气,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刚才那个要出国的消息影响,顾暖音的心底,多出了一丝莫名的情绪来。

“没事,哦不,那个……我是想跟你说一声谢谢来着。”

谢谢这两个字,出口的格外顺利。

但是在心里,还是有淡淡的失落流淌着。

曾几何时,韩相臣给了她独有的一份,不用跟他说谢谢的权利,结果没想到,现在却还是用上了。

“不用了,这是你应得的,就看在你前天晚上那么‘卖力’的份儿上!”

不知道是不是顾暖音自己的错觉,突然就觉得,话筒里面的语气,在一瞬间又冷了不少。

甚至都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了。

不过这话里面的那些内容,还是让她脸颊忍不住有些发烧。

这个电话,还真就不该打,不过只是一点点的恩惠而已,怎么就忘记了,其实韩相臣这个人,本就算不上什么好说话的!

突然之间,就没有了想要再次开口的勇气跟力气。

“我希望你记住,这,只是一场交易而已!”

短暂的沉默过后,韩相臣突然甩出这样的一句话来,便直接挂掉了电话,听着耳边“嘟嘟”的声响,顾暖音扯出了一抹苦涩来。

什么叫做没事找事的作死?

这就是!

崇沐游泳俱乐部,是当初韩相臣在成名之后投资的地方,也是现在顾暖音上班的地方。

她当初毕业后选择来俱乐部工作,也是为了能够近距离地看到他。

然而在如今看来,这见到了,还不如……

站在俱乐部门口,看着被刻在名牌上,熟悉到骨子里的标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之后,强压下心底不该有的那一丝悸动,扯开一抹笑容走了进去。

不过还没来的去跟人事部报道呢,就被主管经理匆匆忙忙地拉走了。

“你可终于回来上班了,真是太好了,快,赶紧去收拾一下,跟着他们一起去崇安吧!”

“啊?”

通知来的太过于突然,等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在飞机上了,看得见的,已经是机舱外近在咫尺的蓝天白云。

“真美碍…”

靠在舱窗上假寐,嘴里呓语般地溢出了一句感叹来,但是出现在脑海里的,却是记忆深处,那张只愿意为了她一个人展颜的俊脸。

新婚三个月就这样各奔东西,顾暖音没有多少感慨,倒是异常庆幸,这样一来,就避开了他们那天晚上欢爱的尴尬。

第3章 若都能如初见

韩相臣出差回来,已经是半个多月后的事情,俱乐部那边的赛事也接近尾声。

因为在这次的赛事中取得了超乎寻常的好成绩,俱乐部上至总经理下至选手,员工们,都是异常的兴奋,一致决定,要去崇安举办宴会庆祝。

作为俱乐部的股东之一最得力的助手,助理小陈自然也收到了邀请函,彼时,他们刚刚下飞机。

“韩先生,刘导已经在雨落会所等着你了,公司的会议室安排在明天早上八点召开,结束之后还需要去京城跟李董他们见面。”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安排?”

刚刚结束了长途飞行的韩相臣靠在车后座上,抬手揉着太阳穴,神情之间,略带疲 惫。

“您需要先去吃饭。”

说完之后,助理小陈又想起了刚才接到的电话。

“对了,今晚俱乐部在赛场那边举行庆祝会,您需不需要去电道贺以资鼓励?”

俱乐部?

眼里闪过一抹不明所以的幽光,韩相臣缓缓闭上了眼。

车里一片沉寂,就在小陈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却听到他又淡淡地询问了一声。

“他们在哪里庆祝?”

“崇安。”

“嗯,那就先去吃饭吧。”

语气停顿了几秒,韩相臣神情淡然,并没有什么异常。

“在前面高架路口转弯,去崇安。”

“啊?”以为自己听错了,小陈惊讶了一下,一个不小心,就没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韩相臣听到,睁开了双眼。漆黑幽深的瞳孔中,没有任何的波澜与色彩。

怔愣了几秒,小陈赶紧吩咐司机掉头。

跟着韩相臣好几年了,他深知自己的老板平时言语虽然不多,但是决定却是不容抗拒。

只是有些想不通,做事一向很有计划的他,今晚怎么神使鬼差地舍近求远的去吃一顿饭了?

彼时的顾暖音,正端着酒杯,带着完美的笑容,在会场上游走。

如果不是被特意勒令必须出席,估计现在这个时间她早就找地方睡觉去了,毕竟这几天可是紧张的够呛。

现在转了一圈,差不多跟大家都打过招呼,混了个眼熟,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便在自助餐区挑好了一盘食物,预备找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是有眼尖的记者认出了,她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强吻门”的女主角来,还没等她及时避开就被包围了。

“你好,请问一下对于你跟李夜之间的绯闻,是真的吗?你们确实在谈恋爱?还是……”

“前段时间李夜曾公开对影视女王陈冰冰示爱,所以想请问小姐一声,你在这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有传闻说小姐你是李夜跟陈冰冰之间的第三者,那次‘强吻’事件也是你特意安排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请问这是真的吗?”

本来就不是什么名人,所以这些记者们也就没有所谓的留情面,出口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要是换了别人,估计早就发火了。

头大了一圈的同时,顾暖音也有些躁,这种作为被殃及的池鱼的感觉,让她非常的不爽。

知道纵然自己解释了,这些人也是压根就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生出些别的什么事端来,最后干脆闭口不言。

好在经历了上一次的风波,知道这些人的厉害,也就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单手端着盛满了食物的盘子,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谁说话就看谁,就是不开口。

最后实在被逼的有些烦了,就开始偷偷在宴会人群中寻找起教练赵欢来。

不过还没找到,宴会厅里突然出现了异常。

大门口起了一阵不小的躁动,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那些包围着她的记者们瞬间都没了影儿,全都朝着大门口而去。

顺利脱困,悠悠然的松了一口气,出于好奇,朝门口看了一眼。

透过人群缝隙,看到了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侧脸,被众星拱月地站在人群中央。

神情淡定地面对着众人的殷勤。

在璀璨的水晶吊灯下,周身竟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芒,距离自己这边,那么近,却又是那么远。

那一瞬间,顾暖音突然就想起了很多年以前,还是一脸青涩的他也是这样朝着自己走来,秒杀了她所有的感官。

若还是从前……若还如初见……

来不及感慨曾经记忆的美好,就被脑海中陡然出现的数道冷音给震回了神智。

“呵,顾暖音,你能耐了啊,居然敢算计我!”

“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你计划好的?连答应结婚也是……”

“所以,你就跟我玩潜规则?呵,我还没发现,原来你骨子里,是如此不安分,为了一份工作,都能卖了自己,爬上我的床!既然如此,我就给你机会!”

空间还是那个空间,但是却莫名地就让人觉着空气有些稀薄,呼吸困难,太阳穴也突突狂跳起来。

距离上次同床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半月,本以为能躲上好长时间,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那一次,她一定是把韩相臣给惹毛了,所以他才会说出那么刻薄的话来吧……

韩相臣为人,其实一向很低调。

只是无奈长相实在太过出众,每每出场,总能轻易就吸引了别人的目光,成为全场焦点,就连顾暖音自己,就算是看了那么多年,也还是会被惊艳到。

就像是赵欢说的,这个男人,骨子里面,有股王者之气。

看着他对众人的殷勤一一点头回应,话语不多,没有侃侃而谈的熟络,但也不产生疏离感而被人觉得失礼。

一切,被拿捏的恰到好处。

既然现在危机已经解除,就没有继续留在这里当靶子。

顾暖音便端着盘子,抬脚向着座位区过去。

只是不知道有心还是无意,进门之后就被人群簇拥着的韩相臣直直朝着这边过来。

带动着会场人群靠拢过去,顾暖音被挤的无法转身,等再次站定,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过三四步而已。

耳畔,甚至听得见俱乐部总经理殷勤备至的问候。

“韩先生您过来怎么也不先通知我们一声啊?应该亲自过去接你的……”

并没有察觉到有别样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但是那一刻,顾暖音还是僵直了后背,一动都不敢动弹。

第4章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因为心虚,顾暖音端着盘子的手指关节都有些微微发白,硬着头皮看过去,恰好韩相臣的目光也扫了过来,四目相对的瞬间,她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

一下一下,清晰有力。

韩相臣眼中并没有什么情绪,就像在看陌生人一般。

饶是一早就预料到会是这样,顾暖音还是觉得心脏似乎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掐住了一般。有些喘不上气来。

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勇气与镇定,直觉就想要逃离。

心不在焉地移动着步伐,也没看清楚,一脚就踩上了身后人的脚背。

“埃”因为吃痛,那人下意识地就推了一把。

顾暖音被这一推惯性的往前摔去,好在被人扶了一下才稳住身体。

只是没想到手中的盘子却是脱手而出,载着满满的食物,在空中划着抛物线,目标,是距离几步不远那个众星捧月般的男人。

“哐嘡”一声瓷器落地的脆响,终止了会场的喧哗。

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静谧的可怕。

这种静谧,足足维持了两分钟,看着碎在脚边的盘子以及那满身沾满了食物残渣,还有那脸色。

顾暖音看着这一切投头皮一阵发麻,硬着头皮伸出了手,试图替他清理干净。

“对……对不起,韩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虽然的确是结婚了,但因为外人并不知晓,所以在外面对韩相臣的称呼,顾暖音一向很小心。

手指还未触及到对方的衣角,就被人架开了。

俱乐部经理匆匆责备了一句,顺带着狠狠瞪了她一眼之后,就拿着纸巾亲自上前,直接将她挤离了韩相臣的身边。

“你怎么回事儿?韩先生还要上台致辞的,也不小心点儿。”

脑海里嗡嗡作响,看着反应过来的人们皆是一脸小心地挤过去各种道歉,好像弄脏他衣服的人是他们一样。

而真正罪魁祸首的自己,却被排除在了人群之外。

“不用了。”

在俱乐部经理的纸巾接触到自己衣服之前,韩相臣眉头几不可查地皱了一下,及时避开。

然后抬手开始解西服纽扣,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将脏了的外衣给脱了。

大庭广众之下动手脱衣,想想都不是多好看的事情,偏偏这个男人做来,却是带着一股子无法言语的优雅。

脱完之后,还朝着距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微微颔首。

“麻烦帮我拿一下。”

毕竟是见多识广,俱乐部经理很快反应过来,示意众人让开。

“韩先生,既然您来了,就请上台说两句,鼓励鼓励选手们吧!”

“好。”

淡淡应了一声,韩相臣就跟着经理径直往主席台走去,并未看一眼一直呆立在原地的人一眼。

撇开心底淡淡的失落不谈,男人的离开,反而让顾暖音轻松了许多。

扯着唇角自嘲地笑了笑,她避开众人去了洗手间整理自己,等出来的时候,韩相臣已经在主席台上了。

俊美的容颜,微敛的眼,在璀璨的灯光下,男人愈发显得五官深邃,让人着迷,有一种遥不可及的茫然。

努力让自己笑了一下,重新拿好食物,去座位区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位子坐下。

一边心不在焉地吃着盘里的美食,一边远远看着那边那个万众瞩目的男人。

几乎是在顾暖音刚刚离开的一瞬间,站在主席台上致辞的韩相臣目光突然扫过来,在她刚刚站着发呆的地方转了一圈。

眼神中并没有任何的焦点,看不出来是不是在特意看什么。

不过嘴里的话却是停顿了好几秒之后,才续上。

韩相臣话不多,讲了几句恭贺选手在赛事中取得好成绩之类的话,就下了台,之后低声跟俱乐部经理吩咐了几句,便直接离开了宴会厅,并未再正眼看过任何人。

而从他结束发言的同时,顾暖音也迅速低头好好吃饭,没有再抬头。

两个人,就像是真正的陌生人一般。

韩相臣为人虽然低调,但是气势却很强硬。

因为他的出现,宴会厅里的气氛难免变的有些压抑,现在他人一走,在场大多数人虽然都表现的很遗憾,但是气氛却是又热闹了起来。

甚至有女人开始三五成群地聊起他的八卦来。

个个两眼发光,满脸的崇拜,如果不是碍于那个疏离的性子,顾暖音都不怀疑,她们能直接一窝蜂地冲上去,直接将人给生吞活剥了。

“韩相臣真是一个神话,不仅人长得帅,气质还这么出众,所谓男神,非他莫属!”

“何止!

从他出道十二年,一直都是洁身自好,如今像他这种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可是打着灯笼地难找,真是国民老公最佳人选啊!”

“对啊,自从他十六岁拿下世锦赛游泳冠军成为焦点之后,就一直是国家队最重视的人才,在各种大小赛事中都有不俗的表现。

六年时间里,拿过的奖杯一个巴掌都数不过来!”

“最为难得的是,他虽然是草根出身,但是商业头脑却是让人叹为观止,自从六年前他退役继而投资濒临破产的青海游泳俱乐部,在别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扭转局势。

“让俱乐部成为国内顶尖的游泳运动员培训基地不说,更是转战娱乐界,一手打造起声名远播的音域影视集团,事业可是如日中天!”

八卦内容络绎不绝,就跟如数家珍一般,不过随着不知道是谁突然加了一句,“只是这么优秀的男人,不知道最后会栽在哪个女人手里碍…”,场面才稍微安静了一点儿。

一分钟后,更加热烈。

“是谁都不会是你,不过要是说起这个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几年韩相臣的风头的确是够盛,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听过说他跟哪个女人传出哪怕是一丁点儿的暧昧来。”

“以前在体坛的时候就是这样,现在都混迹在娱乐圈了,整天被那么多的女明星包围着,居然也没有……”

“哎我说你什么意思碍…该不会是想说,我们国民男神……是……gay吧……”

聊天内容越来越劲爆,饶是不想听,还依然会是有只字片语传进顾暖音的耳朵里。

只是那最后一句话,却成功地让她将一口蛋糕卡在了嗓子里,咳嗽了半天。

想要去看看到底是谁能说出这么惊世骇俗的话来,头刚抬起,就看到有人表情诡异的朝着自己过来了。

看到那个表情,就知道没好事,想着要不要赶紧避开,对方却是提早一步坐在了她的对面,似笑非笑地开口。

婚期不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期不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纽约亚洲艺术周|苏富比将于三月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

    纽约亚洲艺术周长久以来一直是纽约全城亚洲艺术盛典。今季,苏富比将于三月荣幸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逾1,500件拍品,包含中国、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品及书画精品,年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直至今日,横跨四千年璀璨历史。除此之外,拍卖期间还将举办一系列业内知名专家学者主持的艺文活动及讲座。拍卖亮点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展览:3月14日至18日SayedHaiderRaza《LaTerre》估价:500,000-700,000美元从灵感取自威廉·阿道夫·布格罗(RajaRaviVarma)十九世纪经典杰作《

  • 陈坤:有种高级叫性冷淡style。

    生命生而例外生活就是去爱Lifeisdifferent,Lifeistolove编辑:内外先生ID:MRNEIWAI图片:pinterest转载请注明出处懂了高级灰,就懂了生活。「高级灰」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没有多余的附加,却蕴含着智慧。柔和,平静,稳重,和谐,统一,不强烈,不刺眼,没有冲突,内含丰富而单纯。这种调子在高山、草原和沙漠地带都找不到,这是一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色彩。说到高级灰,不得不提起西方灰调大师、意大利著名艺术家:乔治·莫兰迪「GiorgioMorandi,1890—1964

  • 【天境之光】徐龙森&汪涛访谈片段

    本次【天境之光:徐文森水墨装置展】于2月1号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展。伴随展览的开放,艺术博物馆更是设计了一系列帮助观众深入了解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的讲座和活动。2月2号,徐龙森先生更亲临博物馆,通过使用传统工具和材料以及视频图像示范山水画的创造。本文也特此附上了一段徐龙森先生的短片访问,内容来自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拓展事务执行总裁和中国艺术策展人汪涛博士与徐龙森先生的问答,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艺术家创作背后的故事。徐龙森是当代中国最具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的大型山水画装置传承自中国传统水墨的精神

  •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 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2018年2月1日至6月24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徐龙森个展《天境之光》于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展期至六月二十四日。《天光》是徐龙森对应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建筑空间而创作的巨型山水装置,灵感来自号称「中国第一神山」的崑崙。主峰名《天光》,峰柱下配以《山水柱》一组、巨幅立轴多帧。「山水」一词在英语通常被翻译为「LandscapeArt」,然而「LandscapeArt」实在无法準确传达「山水」的文化内涵。在中国,「山水」是歷史悠久的画科,它关注的不是山川河岳的客

  • “碧山堂”《柏氏宗谱》揭秘宝应柏氏:明代从安徽迁入 柏玉春投身革命牺牲

    1870年“碧山堂”《柏氏宗谱》中内容柏“柏”,宋版《百家姓》中排第37位。据2009年国家相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地区柏姓人口总数约为41万,约占中国大陆地区人口总数的0.033%,在所有姓氏人口中列第213位。扬州宝应辖区内的射阳湖及天平等地聚居着1.5万余名柏姓族人,他们的祖先自明洪武年间迁至此地后,便一直祖祖辈辈生活于此。昨日,宝应读者柏基湘通过“碧山堂”《柏氏宗谱》,向记者讲述了宝应柏氏一族的迁徙历程、“碧山堂”堂号的由来以及战争年代柏氏儿女不屈抗争的那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多源流

  • 春白茶值不值得买?看懂这3点就知道!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1》雨水过后,春天的脚步近了。昨儿淅沥沥的春雨过后,院子里的草,长得愈发地好。大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之感。与冬天大为不同,门前几颗榕树,停留了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春季,是村姑陈最喜欢的季节之一。爱上春季的理由,不是可以穿连衣裙踏青,也不是能欣赏到杏花微雨的美景,而是春季,有新白茶!一年之计在于春,新一轮的白茶,从春天开始。春天,是白茶品种最为丰富的季节。白毫银针、白牡丹、寿眉,纷至沓来。有不

  • MO2art携手艺术家Garip AY“湿拓画”艺术走进深圳

    “北上广深”,中国一线城市。大都市的夜总是令人向往,霓虹灯彩,车水马龙,但在这样的夜晚里,许多艺术的萌芽、产生及呈现在深沉的暮色里。你在深圳的夜里看过湿拓画表演吗?在2018年1月19和20号晚上,来自土耳其的湿拓画表演艺术家加里普(GaripAy),在深圳深业上城给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湿拓画艺术表演。湿拓画,这门古法艺术源起中国丝绸之路,后辗转流传至土耳其。湿拓画,又称为大理石花纹纸艺术。它是一种绘画类型,轻轻滴落在水间的颜料渐渐随水波晕开,等到水上图画完成后,将白纸盖在上面吸取颜料,

  •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小白,你们都做些啥?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青年,这个青年说白了就是小白,啥也不懂刚踏上社会的青少年,虽然也才十六七岁吧,但是还是懵懵懂懂,意识到这个时候,是在一次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某网友摇号摇到8888的车牌却去选择一个普通的号,看到这就让我些许震惊了,因为在我看来这种连号的车牌买的话要不少钱,这要是开在路上,多拉风。自己想象着感受一下都觉得美滋滋的。然后接着又看到网友们的评论:“说8888都烂大街了、估计是五菱神车,不敢挂好牌、车牌太好德华车被曝光的几率很高、还有说开出门交警看一次查一次,假如是面包车的话,更是查;”这

  • 客厅挂什么画好?“山水马良”刘海青山水画装饰财运旺!

    客厅就是家庭的门面,很多家庭都会选择在客厅里装饰上一幅山水画,既能点缀客厅的环境,让客厅充满自然的气息,还可以影响到整个家庭的风水,因而每个懂风水的人都会选择在客厅装饰上一幅山水画,可是谁的字画装饰客厅最合适呢?看过“山水马良”刘海青的山水画你就知道了。刘海青是张大千的再传弟子、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水墨山水画大家,现任于文华阁国礼书画院的副院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的终身研究院,还是国家画院的理事,这些称号和职位足以看出刘海青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极高,用他的山水画装饰客厅不仅

  • 紫砂壶为什么要调砂

    在进行这个话题之前,先说一点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有壶友问小编,紫砂是泥好还是砂好?这个问题其实问的不对,紫砂的泥和砂并非两种物质,而是糅合在一起的,俗话说:泥为肉,砂是骨。紫砂泥中本来就有砂,这里所谓的骨就是指石英颗粒,也就是所谓的砂。而调砂工艺,指的就是在练泥的时候,故意在泥料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或粗或细的熟砂(半熟或全熟,指烧过的砂),以达到一定的目的,紫砂壶的调砂工艺,古已有之,并非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调砂有许多好处,暗藏玄机。调砂是非常古老的一种工艺,我们的祖先在数千年前制作陶器的时候就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