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结婚才是正经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19:33 来源:网络 []

书名:结婚才是正经事

第1章 你女儿要死了

  我叫苏秦,二十八岁。说明xbxys.com结婚五年,育有一女。

  我来这片工业园工作,已经半个月。

  最近我患了严重的失眠症,因为我正和丈夫乔齐裕闹离婚。

  我因着这件事,精神变得很糟糕,白天根本无法正常工作,所以只能等晚上办公室里安静了,留下来加班。

  此时此刻,我坐在办公桌后面,浑身上下都疲惫的很。

  我看了眼时间,现在是晚上八点,外面的雨哗哗的下的正大。和雨声相应和的是我身边的这台打印机运转时的吱吱嗡嗡的声音。小百姓养生网

  我整理着桌面上一摞摞的文件,心里莫名的烦躁。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有种大难要临头的感觉,即便办公室里已经这样安静了,我也没办法集中精神。

  我稍走神了一下,新打印出来的文件页码又乱掉,我心里越发烦躁起来,不得不开始整理,偏这时手机又响了。

  我不厌其烦了接了电话:“有事请讲。”

  电话那边我同事四年的死党梅樊火烧了头发似得喊着:“苏秦,快!快来呀!你女儿要死了!”

  我脑袋猛地空白了一下,像被兜头泼了盆冰水似得,浑身血液凝住,声音不自主的有些发抖:“怎……怎么回事?”

  “乔齐裕外头养的那个妖精今晚上生了,生的时候大出血,医院血库没有她那种血型,乔齐裕就想起来凡凡,让他老爹送了凡凡过来给那妖精输血。”

  “一管管的血输下去,那妖精的命是保住了。可怜凡凡那么小的人儿愣是被抽的供血不足,休克掉……”

  我只感觉眼前一阵发黑,乔齐裕你个王八蛋!凡凡那么小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为了那妖精,你连自己女儿的命都不要了!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看我女儿,我要去看我可怜的孩子……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从办公室里出来又是怎么下楼的。版权http://www.xbxys.com/夹着泥土腥气的雨雾扑面而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雨里。

  现在晚上八点多钟,大雨倾盆,整个工业园区空旷异常,除了哗啦啦雨声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我心里面着急得崩溃掉,我三岁的女儿此时此刻正在医院里面等着我,可是我却不能变出一双翅膀来飞去她身边。从这个工业园到梅樊所在的医院几十公里的路程……这样的天气,并不好打车。

  恰在这时,工业园大门外不知哪里来了辆车,两道车灯光线穿过雨幕直射过来……我下意识抬手挡住这刺眼的光线。

  我蓦地想起来,公司总部副总今晚七点的航班到海市,明天早上召开全公司范围的大会,我今晚加班打印的文件便是明早大会人手必备的会议资料。

  当然这念头只是在我心里一闪而过,此时此刻我只想快点去看我女儿,管他什么副总,开会的,统统都与我无关。《结婚才是正经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我之所以会留意这辆车,是因为我现在急需一辆车送我去医院!

  我冲到车前,使劲挥手。等它停下之后,我不顾一切的去拉车门,边拉边冲着驾驶座落了一半的车窗喊:“求你送我去济康医院,我女儿出意外,要死了!”

第2章 关键时刻遇贵人

  我在哗啦啦的大雨声里隐约听到车门开锁的声音,然后我的手几乎不受我支配的拉开车门,上车来。

  我坐在后排车座,车内没开灯,并看不清驾驶座上男人的样貌,只看到他握着方向盘的两臂包裹着异常精良的深色西装。

  “济康医院怎么走?”男人醇厚好听的声音问。

  我忙给他指了路,去往济康医院的那条路我再熟悉不过。因为我在那里工作的四年。

  两月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医闹让我从那里离了职,年华不再的女人,改行之后的工作并不好找,半个月前才在这个工业园里面找了个文职工作。小百姓养生网

  我以前是个外科大夫,关于那场医疗事故,到了现在我也不确定责任是否真的在我。只是私下里梅樊和我议论过,她猜测那场医闹或许是乔齐裕养的那妖精指使人干的……

  可现在那些事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我女儿平安无事。

  只要凡凡能平安,随便乔齐裕提什么样的条件我都答应,我愿意净身出户,我愿意不再抵抗。

  终于赶到了医院。

  我一边往病房大楼里面走一边给梅樊打电话。

  电话里面梅樊快速的说:“急诊,一号病房,快过来。情况很危急,正在等待兄弟医院调配血浆。版权xbxys.com

  我跑着朝一号病房赶去。

  电话里面梅樊还在说着:“幸亏今晚是我的班,不然依着乔齐裕那混蛋,你的凡凡现在已经没命!”

  我无比担忧的来到一号病房。

  病房里面,梅樊见了我,然后朝我身后看了一眼,想要问我什么。

  我现在那还有心思和她讲话,我看到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小人儿,心里一揪,突然眼睛黑的厉害,巨大的眩晕袭来,我想抓住个东西稳一稳,可是没用,我昏了过去。

  这场昏厥并没持续太久。很快我就在梅樊的叫声中醒来。

  “苏秦……你醒醒!”梅樊拍着我脸。

  我担忧极了,又是揪心又是悲伤的问:“凡凡怎么样?”

  梅樊笑了笑:“你呀,关键时刻遇贵人了。凡凡刚接受完输血,已经脱离了危险……”

  我最先听到的是凡凡脱离危险几个字。这几个字让我心里略微有了些踏实的感觉。

  然后我慌忙起身,去看凡凡。

  凡凡的脸色好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样惨白如纸,两颊隐约有了些血色。

  我握着凡凡的小手,眼睛不由有些湿润,我的宝贝儿终于挺过这一劫。

  梅樊站在我身边,对我说:“已经输过血了,血型吻合的非常好,观察几天,如果没有排斥现象就可以出院。”

  我忙向梅樊道谢:“梅樊,这件事太感谢你,要不是你,凡凡只怕就……”

  梅樊笑着摆手:“没我什么事,我催的血浆现在都还在路上,你要谢的是昨晚跟你一起来的那个男人。是他给凡凡输的血。”

  我有些懵了,昨天跟我一起来的还有个男人?

  我回想了一下昨晚的情形,哦,是了,我昨晚情急中拦下了一个男人的车。那个男人,极有可能是我们公司的副总!

第3章 你还是人吗

  我顿时有些窘了,听同事议论,那位副总可不简单,据说是个天之骄子,出身名门,才能卓绝,因了不可言说的原因从某大型跨国公司里面出来,进了我们公司总部任副总。

  还据说其为人严谨刻薄,不言而威。高冷铁腕不近人情。

  我有些发憷了,怎么凭白就惹上了这么一尊冷面佛?

  梅樊拍了拍我胳膊,将我从神游里拉出来。

  “我替你打听过,乔齐裕和那妖精还在医院里住着,产科一号病房。”

  我明白梅樊的意思。

  我这人心眼比较软,之前乔齐裕扯了种种借口让我净身出户,我都咬牙忍了。我不喜欢闹事,我也不喜欢吵架,不然也不会在那场医闹中自动离职委曲求全。

  可我做梦都想不到乔齐裕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竟然为了救那妖精,活活抽干我女儿的血!我坚决不可能再忍让!

  梅樊很义气的问我:“怎样?需不需要我助阵?”

  我说:“不了。你还要在这里上班,别因为我遭了处分。”

  梅樊说:“也好,我在这里替你照顾凡凡,免去你的后顾之忧,你去好好的灭了那妖精!”

  我的确是要和那妖精算一算总账的!

  我出来凡凡的病房,来到产科病房区。一号病房很好找。打头第一间就是。

  送礼都不一定能预定的贵宾病房,那妖精居然能住进来。可见传言不假,她是个很有背景的人。

  我进来病房,看着病床上的黎红玉,偌大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

  是的,妖精的名字叫黎红玉。

  我没什么废话和她讲,直接质问她:“你知不知道你的命是用我女儿的命换的!”

  黎红玉爱搭不理的嘲笑:“你女儿的命?那小野种不是还没死嘛。”

  我怒:“你的孩子才是野种!你才是最该死的!你这样恶毒,小心哪天遭报应!”

  黎红玉阴险的笑:“我不和黄脸婆吵,没得拉低我的品位。你现在来的正好,你和乔齐裕的离婚协议给签了吧?”

  我怎么可能签呢?要签也是乔齐裕出面和我签,她算哪棵葱!

  我不但不会签协议,我还必须得为我女儿讨个公道:“你们昨天不经过同意就抽我女儿的血,差点害死我女儿,我要去公安局告你们!”

  黎红玉嗤笑:“你没疯吧!多大点事,还告我们。不就是抽了点血么,吃点营养品就养回来。”

  她一面说着,一边从床头柜里拿出打钞票来:“一万,够了吧?”

  说罢,打发乞丐似得将那打钞票朝我扔了来。

  粉色钞票漫天朝我飘来……她是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她这是在用钞票羞辱我,更是在用这钞票羞辱我女儿的生命!

  我怒不可遏,弯腰将地上钞票捡起来,团成一团,使劲朝她脸上扔去!

  扔钱谁不会啊!有本事你跟我打一架啊!我不信今天收拾不了这恶妇!

  这时咣当一声病房门被大力推开。

  乔齐裕怒气冲冲的大步走了进来,他不由分说的扯住我胳膊,将我拖出病房,重重的掼到墙上:“苏秦,你还是人吗!红玉刚生完孩子,你竟然这样对她!”

第4章 你去死吧

  我苦笑,老天这是在给我开什么玩笑:“我不是人?你们差点害死我女儿,到头来还骂我不是人?”

  乔齐裕怒视着我:“我只认我看到的,我亲眼看到你扔东西到红玉的脸上,你还想打她,我要是不出现,你现在肯定在打她!”

  我彻底凉了心:“没错,我是想打她,她昨天用了我女儿的血,我不仅打她,我还要拿刀子捅死她,让她把欠了我女儿的鲜血统统还回来!”

  乔齐裕怒极,抓住我衣服将我往走廊的窗子推去:“你个疯女人,你去死吧!”

  我吓得惊叫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我半边身子已经被他推出窗外,十几层高的楼下,行人蚂蚁一样的小,我稳不住重心,大半身体朝楼下滑去……我想我这下真的要完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股镇定不容抗拒的力道帮我是稳住了身体,没有让惨象发生。

  我从窗台上下来,靠在旁边的墙壁上,吓得心跳如雷。

  我一边拍着心口,一边看着身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这个男人身形颀长,白衣黑裤,眉目清冷的如同关外常年覆雪的大山。全身透着一股淡漠疏离的气息。

  他微冷的深眸,此刻静静的看着乔齐裕:“这位先生,你冲动了。”

  他的气度清隽如月华,天生带着种沉稳气质。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已然将乔齐裕从怒火烧脑的冲动中拉了回来。

  乔齐裕动了动嘴,想要为自己开脱几句,可终究什么都没说。在这样淡漠沉冷的男人面前,说多了,反倒现在自己没有男人的胸襟。

  乔齐裕是个好面子的,耐了极大的性子我:“你没事吧。”

  我冷笑,我有事没事,还不都拜你所赐!

  我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向那个救了我的男人道了谢之后,我就走开了。

  我撑着回到凡凡的病房,坐下来后,几欲虚脱。想起来刚刚的事情,心里仍有些发冷。

  梅樊给我倒了杯水,凑到我面前来,八卦的问:“怎么样?跟那妖精撕了没?”

  我叹了口气说:“我现在不想提这事。”

  梅樊赞同:“也是,一对渣男渣女,没什么好提的,没得坏了心情。”

  我看了看凡凡,问梅樊:“凡凡现在怎么样?”

  梅樊说:“情况很好,并没有什么排斥,点滴里面加了能量,很快就能醒来。”

  我放心下来:“那就好。”

  梅樊问:“出了这样的事,你想过没,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出了这样的事,凡凡不可能再住乔齐裕父母家。

  我想了想,对梅樊说:“我准备把凡凡送回我老家,让我爸帮忙照看几年。等我在海市赚到钱了再把她接过来。”

  梅樊叹气:“只能这样了。唉……乔齐裕那畜生,我一个外人都恨不能去抽他几耳刮子!”

  说起来赚钱,我蓦地想起来一件事,现在都上午九点多了,我还没去公司打卡,旷工一天要扣好多钱的!

  我慌忙找了手机给主管打电话。若是能请一天事假,就不用扣钱了。

结婚才是正经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结婚才是正经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8章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8章小说名: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8章失明一夜过去,杨笙睡得并不太平,天刚刚微亮,他就赶到了医院,从护士的嘴里得知秦世欢还没有醒。“她昨天晚上发了高烧,情况不是很乐观,但是她的求生意识很强,打了一夜的点滴,凌晨才稍微退了。”医生拿着厚厚的病历本,眉头紧皱,跟杨笙讲解着情况,抬头却发现杨笙根本没有在认真听,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没事我就先出去了,她应该很快就会醒了。”说完医生就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只剩杨笙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病床边上。秦世欢的脚大概是因为赤裸走在马路上摩擦的

  • 让爱化作雨纷飞8章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8章小说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8章什么都不要她让他觉得恶心吗?她真的有这么令他觉得厌恶吗?顾玥双手捧住自己的脸,任由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在掌心,带着温度的眼泪,像是灼伤人的烙铁,让她忍不住浑身战栗。即便是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人羞辱,她也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在看到陆与江时,所有的伪装,都在这一刻分崩离析。郑丰泽从没有见过一个女人能哭得这么伤心,一时之间方寸大乱,正想着要如何安慰时,顾玥已经擦干眼泪,转身往楼道里走去。“今天谢谢你。”她走的极快,以至于等郑丰泽回过神来时,已经不

  • 陪你路过全世界8章

    原标题:陪你路过全世界8章小说名:陪你路过全世界第8章下跪谢河回头,看到是沈知微,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哟,沈大小姐。”“那是顾慕衍的平安符,给我。”沈知微没空和他打招呼,视线定在他手上的平安符上。“沈大小姐想要这个?”谢河挑眉,“不过可惜,这被我捡到,就是我的了,哪有让人之理。”“你……”“当然,沈大小姐非要要回去也可以。”谢河说着,眼睛眯了眯,“像五年前我下跪一样,沈大小姐亲自给我下跪一次,我就把这烂玩意儿给你。”沈知微早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要回来,但听到谢河这么说,还是呼吸一滞。谢河五年

  • 以余生换相思8章

    原标题:以余生换相思8章小说:以余生换相思第8章当众打脸上官棠显然也被震惊到了,她明明记得,姐姐去世的那年,他当着姐姐的面发誓,不会再娶任何其他女人!为此,她安心留在国外读书,却没想到学成归来的时候,她心中心心恋恋的人,竟然要娶眼前的这个女人?“你们好,我是宋颂。”宋颂颤巍巍地伸出手,上官夫人却一直拿着探视的眼光看着她,“不知,宋小姐的父母亲人,是何身份?说出来,我们也好耳闻一下。”“宋颂的父母是外国华侨,为人向来低调,家风淳朴。我选她做我的儿媳,只是因为她这个人啊,乖巧。”陈媛凤看了一眼上官夫

  •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8章

    原标题: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8章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08章贞贞怀孕了!头好痛。清晨醒来,慕贞贞就感觉头无比的疼痛,不知是不是昨晚受凉发烧了。摸索着打了电话给主管,请了假,慕贞贞又将头埋进被子。本想着睡一觉,忍忍就过去了,但疼痛的感觉却越来越剧烈。脑袋已经都开始晕乎乎的了,慕贞贞挣扎着起身,拿起手机拨通了好友的电话。“雨萱,我……我很不舒服……你能过来一趟吗……”听见慕贞贞虚弱的语气,池雨萱担忧起来。“贞贞,你等着,我马上就过来找你。”挂断电话,池雨萱立马向公司请了假,奔向了慕贞贞的

  • 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8章

    原标题: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8章小说名称: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八章小东西楚小小纠结了将近一个小时,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而是先将合同拿去交差。楚丽丽第一次接女一号的戏,并没有大红大紫,知道她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她急着想要做女一号,为了红,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楚小小交完了差,立马跑回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上。从楚丽丽那回来,心里很不安,就打了个电话给外婆,确认外婆没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那晚她抱着手机,输入那一连串的号码后又将它删除,反反复复,直到睡着……第二天一大早被手机铃声吵醒,楚小小

  •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8章

    原标题: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8章小说名: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第8章我的婚姻我做主董颖更是忍不住了,脸上已经是冷若冰霜,看了看旁边窝囊了一辈子的丈夫上官泽,她表情凝重的说:“爸爸,对于子轩来说,这只是个小意外而已,气大伤身,您放心,回家后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上官硕却将手边的水晶烟灰缸狠狠一推,“咣当!”一声巨响,晶莹剔透的水晶洒落的满地都是。“这样的事情还小,上官子轩是上官集团的总裁,现在这样的艳照已经传的到处都是。真是不肖子孙!”“爸爸,子轩再怎么说也是上官集团的门面,他在公司跺跺脚整幢楼都

  • 旧爱难寻8章

    原标题:旧爱难寻8章书名:旧爱难寻第0008章他的名字她心里忐忑的跟着李叔来到了大厅里,跟那些做蛋糕的人站在一起。洛文豪一眼不眨的看着埃里克,没有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埃里克的脸上露出一抹惊艳,快走两步到了她面前,说:“哦,我的小天使,这么美味的蛋糕你是做的吗?”“准确来说,应该说是我们这个小团队做的!”南千寻微笑着看着埃里克,笑容里带着淡漠疏离,话说的不卑不吭。“哦,你太了不起了!”埃里克说着给了她一个礼貌性的拥抱和亲吻礼,只是他凑近南千寻的时候,看清楚了她脸上的果酱,很绅士的没有拆穿她。南千

  • 相思君知否8章

    原标题:相思君知否8章小说名字:相思君知否局中局她哭着扑来,丑妃敏捷转身,令她扑了个空,险些被院中树根绊倒,舒婕妤又是哭叫,“姐姐是记恨了妹妹,便不管妹妹死活了么?”“你的死活,”丑妃淡淡道,“与我何干?”说罢,转身要回屋去,舒婕妤紧随其后,寸步不落,亦朝里间走。“还有何事?”“姐姐不肯帮我,”舒婕妤哽咽道,“妹妹便只能长跪于此。”说是要跪,却不见她有半点矮身的意思,段灵儿懒得与她周旋那些姐姐妹妹的把戏,便道,“有话直说。”舒凤把袖子卷起来,白皙的小臂上赫然落了一块伤疤,皮肉脱落,伤口化脓,显是

  • 半生情缘半生劫8章

    原标题:半生情缘半生劫8章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8章玉佩宫女房。应雪桃一直昏迷不醒,她本地位低下,自从失去了吴太后的庇护之后,更是受到众人的欺压。在这深宫之内,没人会关心一个奴婢的死活,更何况,她还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几个宫女在外面打赌,应雪桃究竟还能撑几天。阎清鸣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一旁的德公公赶紧咳嗽了一声。宫女们没想到皇上会来,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皇上。”阎清鸣没有出声,冷着脸推开了房门。屋内臭烘烘的,应雪桃就躺在床上,连一床薄被也没有。她昏死了过去,脸色苍白如纸。德公公眼力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