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隐世高手混都市》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1:34:1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隐世高手混都市
1.高手在市井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秦少虎正在蜀东市的步行街口动作麻利的煎饼,在他的煎饼摊前,已经排了几十人的长队,蔚为壮观。推荐xbxys.com

煎饼摊边,有一块看着气势不凡的招牌:天下第一煎饼。

秦少虎又动作娴熟地煎好一轮饼,边递给顾客边收补着钱,突然,他发现了不对。

几个凶神恶煞的小青年从队列后边走来,手里都提着钢管,杀气腾腾的,引得排队的顾客纷纷闪躲,生怕招惹到一样。

“天下第一煎饼?好大的口气!”一黄头发青年满脸轻蔑,一挥手中钢管,直接就砸向那块招牌,“哗啦”一声响,薄铁皮做的招牌就被砸破开了,吓得前面的顾客一个抖。

秦少虎煎饼的动作停了下来,但脸上还是洋溢着那么热情的笑,看着几个小青年:“几位大哥,这,这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一个嘴角长了黑痣的青年一脚蹬向秦少虎的煎饼炉子,差点将煎饼炉子蹬翻,还溅出几点油来,指着秦少虎就凶,“让你不要在蜀东卖煎饼,你把大哥们的话当屁了吗?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吼完,一钢管就砸在煎锅上,“哐啷”一声响,那几个刚下到滚油里的灰面团还没来得及变成煎饼,就随煎锅一起滚地了。

秦少虎还是陪着笑脸:“大哥你这是跟我开玩笑呢,我就卖个煎饼混个生存,又没碍着大哥们的财路,大哥们为什么非得要赶我走呢?”

黄头发吆喝着:“没碍着我们的财路,但碍着别人的财路了,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识相的赶紧滚,滚越远越好,否则的话,就不只是砸你的摊子,得连人一起砸了!”

然后还把钢管往那些排着队的顾客一指,大声吼:“都别买了,从今天起,这煎饼都不可能卖了!”

这一吼,加上那表情的狰狞,好多顾客立马就转身走了。网站http://www.xbxys.com/

可神奇的是队列中间却有一个少女走上前来,冲着小青年们就义愤填膺地斥责:“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连一个卖煎饼的也欺负!”

少女约二十妙龄,一头乌黑若瀑布的秀发,脸庞清纯,肌肤雪白,胸前起伏,腰肢纤细,双腿修长,穿一件很寻常的粉红T恤配蓝色牛仔短裤,却将身体的每一处都完美体现,自成气质,美得无可挑剔。

秦少虎阅女无数,都看得有些呆。

更可贵的是,一个天仙般的美少女,竟然还能有这种见义勇为的品质,真是稀有宝贝。秦少虎当时心里就想,这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眼前吗?

几个小混混的眼睛也都亮了起来,黄头发用那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少女,嬉皮笑脸厚颜无耻的:“哟,美女啊,长得有味道哎,咱们不欺负他了,欺负你行不行?”

边说着,把手扶向少女的香肩。

“神经病!”少女骂得一声,愤然挥手将那龌龊的手打了开。

“哟,还有点野,不过老子叫不信邪,泡女人,不到手誓不罢休!”黄头发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心里也有些痒痒,开始用霸王硬上弓的手段,直接扔掉钢管,伸手袭向少女胸前高耸的部位。

眼看着那手就伸到娇弱少女的胸上,结果黄头发却一膝盖跪到了地上,少女已经退开了好几步,而秦少虎正抓着少女的手臂。小百姓养生网

旁边的一混混看见了,是秦少虎非常迅速地给了黄头发下面一脚,顿时杀气腾腾将手中的钢管向秦少虎一指:“妈的,你敢动手?”

秦少虎赶紧松开少女,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连连摆手解释:“没有,没有,我刚才是吓到了本能反应,不是有意的,大哥你别误会。”

“不误会,就给老子跪着说话!”混混吆喝着。

结果那跪倒的黄头发恼羞成怒的爬起来,冲着那混混就吼:“给我动手整啊,跟他废那么多话干什么!”

边吼着边去地上捡起家伙。

“哎,真是no zuo no die(不作死就不会死)啊!”秦少虎仰天长叹,一脸悲天悯人的样子。

说话间一混混的钢管已经往秦少虎头上砸来。

秦少虎熟练而麻利的一个摆胯,侧身,抬腿,像是绝美的表演,帅呆了,酷毙了。在钢管还没落下之前,一脚拉弓射箭般蹬中肚子,那混混喉咙里只“喔”得一声,人像皮球般摔飞出去。阅读http://www.xbxys.com/

“狗日的,还敢还手!”

一混混怒骂着,挥舞着钢管冲向秦少虎,另外几个混混也都一起动手了。

那远远都是看热闹的人,见此情景,无不替秦少虎叹息一声,肯定要遭殃了,对方人多,而且还有武器在手,秦少虎绝难幸免。

就连站在秦少虎身后的少女也将那颗心悬了起来。

可奇迹却发生了。

那一瞬间,观众只看到了秦少虎的身子突然一矮,然后那几个混混就像被砍倒的树桩纷纷倒地,钢管已经摔到了一边,都抱着自己的脚“哎哟”地叫唤起来。

不到一分钟时间,六个拿着钢管的小混混,都被秦少虎打倒在地,抱着痛处哼叫。

周围的人群里,不知道谁吼了声:“好煎饼,好本事!”

秦少虎表示感谢的抱拳作揖一个,然后用锅铲将地上那刚滚油的灰面团铲起一个,递到最开始动手的那黄头发嘴边,捏住他的嘴,就将灰面团硬塞进去,还戏谑着:“我这生意做得活络,有买有送,买的是揍,送的是煎饼。来自xbxys.com

黄头发还想往外吐,秦少虎五指如钩,将他的咽喉一捏,他的嘴顿时张大,秦少虎再顺势将灰面团往里面一塞,便落下了喉咙,呛得他直咳嗽。

秦少虎把那半桶没煎完的灰面泥提到他面前,又撬起一坨:“说,为什么要砸我的摊子,不说的话这些灰面团都得塞你肚里去,一旦发酵,足够撑死你。”

黄头发犹豫着。

他觉得说出来有点违背江湖道义,不说又害怕秦少虎整他,到这个时候他算看清楚了,真是高手在民间,秦少虎不是一个简单二愣子卖煎饼的,而是有本事的人。

而就在黄头发两难的时候,警笛声尖叫,几辆警车急刹车停在路口,几名警察冲了过来,威严地吆喝着:“不许动!”

2.请美女吃麻辣烫

秦少虎和少女一起被警察带回了辖区派出所。在警察的审讯之下,几个混混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是“西门饼”请他们出的手。

其原因是秦少虎做的煎饼确实好吃,出现在步行街口的几天时间里,西门饼的生意就大受影响,长此下去,会对西门饼的生意造成很大的冲击。版权http://www.xbxys.com/

西门饼,在蜀东可是赫赫有名,据说做的是祖传饼,品种包括煎饼、烧饼、面饼、南瓜饼等等,号称蜀东饼王,属于当地名小吃,上过当地电视台,在蜀东有好几家分店,而总店就在离步行街口不过几百米的地方。

由于是晚上,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警察就将几个小混混先拘留着,让秦少虎留个联系电话先回去,等明天抓了西门饼的幕后指使再联系他,协商处理办法。

秦少虎和少女一起离开派出所。

在做笔录的时候秦少虎就知道了,少女的名字叫燕雪娇,在一家大型超市当导购员。秦少虎首先感谢了她的仗义相助。

燕雪娇谦虚:“要早知道你有这么厉害的本事,我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秦少虎笑:“如果你不多此一举,咱们也就不会认识了,所以,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燕雪娇说:“你嘴巴真会说,我怎么就觉得你跟谜一样呢。”

“谜?”秦少虎说,“不会吧,我哪点像谜了?”

燕雪娇说:“你一个卖煎饼的,把饼煎得那么好吃不说,还有那么厉害的武功,还有处变不惊的心理素质,有敢与恶势力抗衡的胆量,这哪里是普通人具有的?”

“嗯,有点道理。”秦少虎故意自嘲,“都说我这人有点不知天高地厚,而且还自以为是。我的理想就是要做天下最好吃的饼,将一个煎饼摊发展成全国连锁,最好是能立足亚洲,走向世界,起码我这梦想是很不普通的了。”

“哈哈。”燕雪娇被逗乐了,也开玩笑,“如果真有那天,我就到你的公司来替你卖饼,怎么样?”

秦少虎说:“那可不行。”

燕雪娇有些不高兴:“怎么,你觉得我是混工资的那种人?”

秦少虎说:“当然不是,只是我觉得有比卖饼更好的岗位适合你?”

“什么岗位?”燕雪娇表现出极大的兴致。

秦少虎说了三个字:“老板娘。”

看着秦少虎的目光灼灼,燕雪娇那粉脸顿时绯红,赶紧地避开秦少虎的目光,心慌意乱地说:“不跟你说,我走了。”

“喂,别忙走嘛,你帮了我的忙,怎么也该感激一下是不是。我煎饼炉坏了,也没法给你煎饼吃,请你吃点别的吧。”秦少虎赶紧地自己制造机会。

“嗯……”燕雪娇犹豫起来,感觉自己肚子还真是饿了,就问,“吃什么?”

秦少虎问:“你想吃什么?”

燕雪娇想了想:“麻辣烫吧。”

“麻辣烫?”秦少虎愣了愣,不知怎么脑子里突然地想起网上疯传一女孩被一男的请吃六块钱麻辣烫然后被那个的段子来,看着眼前的燕雪娇,那发育得正成熟的身体,不禁有了些心动。

“麻辣烫怎么了?”燕雪娇见秦少虎的神情有些怪异,很不解。

“哦,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想起了网上那个麻辣烫的段子。”秦少虎故意逗她玩,还装出一副憨厚的样子。

燕雪娇的脸顿时更红了,因为网上那个六块钱麻辣烫的故事她也知道,当即羞得说:“我晕,不跟你说,我回家去了。”

秦少虎赶紧拉住她:“对不起,是我不会说话,就吃麻辣烫吧,我也挺喜欢吃,又便宜又好吃。”

燕雪娇看着秦少虎,有些犹豫。

就这么走,显得她小气,而秦少虎虽然有些嬉皮笑脸,可她又直觉他是个好人,而且说不出为什么,她对秦少虎有莫名的心动和好感。

在她还没下决定的时候,秦少虎已经先入为主,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拽着她的胳膊就上了车。

燕雪娇坐在旁边,秦少虎有意无意地挨她很近,只觉得一股芳香袭人,再看她穿着短裙的漂亮,只觉得胸中有一种热血涌动。他突然有一种感觉,无论是燕雪娇的长相,还是言行举止,都不应该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

那种娇嫩,那种高贵,在虽然普通的衣着下,依然光华四射,连双手十指都那么细嫩,完全是富家千金的气质。而且,回想起燕雪娇当时挺身而出的那个瞬间,也绝不是普通女孩能有的勇气。

看来,他对这个小美女还真是有兴趣了。

燕雪娇知道秦少虎一直在看着她,就装着把视线看向车窗外,那颗心却“怦怦”地跳个不停,她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爱情正在悄悄来临。

虽然,她找不到什么理由,说起来,秦少虎离她心中白马王子的标准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感觉就是奇妙的东西,无法解释。

两人到小吃街找了一家麻辣烫。

秦少虎问了些关于燕雪娇的情况,燕雪娇说她爸妈都只是普通的工人,她是独生子女,刚大学毕业,不好找工作,所以就在超市当导购员。

“应该还没男朋友吧?”这是最重要的因素,秦少虎必须得知道,毕竟他不喜欢做第三者,也不是学开挖掘机的。

“你怎么知道?”燕雪娇有些好奇。

秦少虎说:“猜的,看来是真的没有了?”

燕雪娇说:“算你猜对了。”

秦少虎笑:“那看来我有机会了?”

“看来你的脸皮真的不是一般厚。”燕雪娇看着他目光灼灼地问,“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女孩子就想追?”

秦少虎忙否认:“那当然不是,肯定得我喜欢才会追埃”

“你才刚认识我就说喜欢我,你觉得我会信吗?”燕雪娇问。

秦少虎说:“为什么不能信,有些人认识了一辈子,也没有擦出过火花。而有些人只是在人群里匆匆的看了一眼,从此就是一段传奇。喜欢一个人,不是用时间,而是用感觉,你说呢?”

这话还真是说到燕雪娇心里了,在她的圈子里,有太多的高富帅围着她转,有好些是父辈世交从小一起长大,有些是同学,各种条件绝对优秀,而她从没有心动。秦少虎只是一个卖煎饼的,很不起眼的草根,还有点痞。她一直很讨厌油嘴滑舌嘴痞的男生,可对秦少虎却没有半点反感或讨厌,这就是感觉。

只是,那个时候她的脑子里还是冒出了一个问号,以她的身份,和秦少虎之间,有多少的可能性?

因为,她的身份,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导购员那么简单,而是大有来头!

3.神秘狼侠

吃完麻辣烫之后,秦少虎留了个燕雪娇的电话号码,便送她回超市的员工宿舍,还很男人的对她说,以后有谁欺负她的话,给他打电话就是,他会当成自己的事!

虽然,燕雪娇心里清楚,别说在这个城市她不用担心被任何人欺负,就是在全华夏,只怕也没人敢动她。但秦少虎掷地有声的话,还是让她心里热乎了下,一个男人,本事大小是一回事,有没有担当是另外一回事。很多时候,担当比本事更重要。

秦少虎拦了辆出租车,到了北城区的中原路,下车之后又往前步行了将近三百米,到一处巷子口的时候,他从身上掏出烟盒,点燃了一支烟,目光在街头不露痕迹地扫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后,才折身进了巷子。

进巷子差不多两百米,再转了个弯,出巷子,便看见一座小院。

秦少虎走向院子,借烟头的火光,照着院子前的路,那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细灰,如果不是火眼金睛绝对难以发觉,那是秦少虎故意洒的,如果有人“光临”他的小院,他就会知道。

看见细灰上没有任何痕迹,他便咳嗽了一声。

“汪”地一声叫唤,一条黑影从三米高的小院铁门上窜出来,围在秦少虎身边尾巴热情的左摇右摆。

一条身高八十公分,长达一米多的黑色大狼狗。名叫“大黑”,是一条军犬,曾跟随秦少虎在特种部队冲锋陷阵,立下过汗马功劳。

秦少虎抚摸着“大黑”的头,进了屋子,为“大黑”做了东西吃,然后到院子的后边,伸手到墙角下的一个洞里,拿出一个纸团来,再回到了院子里。在明亮的灯光之下,秦少虎打开了那个纸团,然后看见纸团上面写着:

北城区金茂花园A幢3单元801,邓国兴,天台建筑公司经理,好色,好赌,拖欠工人工资不给,还请混混出面教训。

盛世娱乐城股东之一,张代平,威逼利诱女生从事不正当交易。

菜刀帮老大胡文生,外号“老蜈蚣”,于金源菜市场找一店主收保护费,因钱没准备够,将其手指断掉两根,扬言店主只要开店,他见了就砸!

秦少虎拿出打火机,将纸团烧了。

然后进卧室,换了一身黑衣服,从密码箱里取出了一张狼的面具,在身上藏好,摸了摸“大黑”的头,步行出屋。

院子外面放着一辆铃木劲跑摩托,秦少虎戴上头盔,将摩托车骑出外面,再完成关上铁门,洒上细灰的布置,骑着劲跑摩托驶上了繁华街道。

那摩托在正繁华的夜里,发出了猛虎般的咆哮。

二十分钟后,戴着狼面具的秦少虎出现在北城区金茂花园A幢3单元801的门口,从身上取出一根细铁丝来,轻描淡写的鼓捣得两下,就把门给打开了。

客厅的沙发上正躺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美女,也许是因为天气热,而且是在自己家里的缘故,竟然没有穿衣服!

突然见到门打开,而且一个戴着狼面具的黑衣人出现,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大声尖叫起来。

秦少虎反手把门关上,只冷冷地说了一句:“想活命的,就给我把嘴闭上!”

美女赶紧在沙发上抓起浴巾遮住自己的身体,哆哆嗦嗦地问:“你是谁,想干什么?”

那还算匀称和饱满的身子瑟瑟发抖着,如花枝乱颤。

秦少虎说:“你放心,我不是来劫财,更不是来劫色,我只是来找一个人,这个人叫做邓国兴,我想你应该认识他。”

美女问:“你找他干什么?”

秦少虎说:“我找他干什么你就不用知道了,这动静都没见他人出来,看来他是不在了,麻烦你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吧。”

美女试探着问:“大哥你跟他是有什么仇吗?有话好好说。”

秦少虎说:“我现在不就是在跟你好好说吗,赶紧打电话吧,少废话了,记得找个好的借口,他回不来,你可就死定了。”

美女吓得一个哆嗦,说:“电话在卧室里充电,我去拿。”

起身的时候,那匆忙围在身上的浴巾,一个没系得稳,又掉了下去。她赶忙捡起来,把敏感的位置遮住,往卧室里面跑,结果吓得厉害,脚都是软的,才起步一跑,脚一软就崴了,在那里痛得哼叫起来。

“算了,我去帮你拿电话吧。”秦少虎进卧室里,拿了确实正充电的手机出来,递给了美女。

美女接过手机,竟突然把身上的浴巾扯掉,看着秦少虎哀求:“大哥,你能不能不要杀他,他可是我的依靠,他死了,我也就茫然了。如果他做了什么让大哥生气的事,我替他补偿补偿怎么样?”

看着一丝不挂的美女,那成熟的味道确实让秦少虎有些心动,男人毕竟是有生理需要的动物,而且他也有怜香惜玉的本性。但他是正人君子,不会做小人之事,还是坚决地下了命令:“少废话,赶紧打!他不回来,你就替他死,自己想好了。”

美女无奈地只好给邓国兴打了电话,她竟然找了个让秦少虎瞠目结舌的借口,说她一个人看片兴趣来了,让他赶快来。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不是他老婆,而是他情人吧?”秦少虎想了想,觉得一个建筑公司经理起码也是三四十岁了,而眼前的美女才二十多,还很年轻,而且家里也没有孩子,显然不像邓国兴真正的家,便做了这种猜测。

果然,美女答:“嗯,不是,我是他养着的。”

靠,秦少虎当时心里就骂了声,住着豪宅,养着情人,却拖欠民工的工资,还对民工作威作福,这种人不修理简直天理不容啊!

那股怒火在秦少虎心里熊熊的烧着,他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等着邓国兴回来。

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外面有人敲门。

美女问了声:“谁?”

“我。”一个男人的声音。

秦少虎已经站起身,往门口走去,从这个“我”字他已经确定对方就是他要找的邓国兴,到门口直接就把门打开了,门口那个胖得跟猪一样的中年秃头男子看见秦少虎吓得一个哆嗦,感到愕然的时候,秦少虎已经一伸手就把他拽进了屋里,摔了他一个翻滚。

秦少虎再把门关上。

“你,你是什么人?”邓国兴吓得结结巴巴地问。

“狼侠!”秦少虎杀机烈烈地说了两个字。

“狼侠?你是狼侠?”邓国兴的声音里充满了惊骇,仿佛见鬼一般的恐惧。

秦少虎说:“没错,我就是狼侠,既然你知道我,也该知道我的来意了!”

“我,我是好人,没做过坏事的,大侠饶命埃”邓国兴赶紧解释。

“你是好人?”秦少虎冷笑一声,“拖着民工的工资不发,却养着情人潇洒快活,你也敢说你是好人!”

说罢,一脚往邓国兴的手臂上踢去,只听得杀猪般的一声嚎叫。

秦少虎再一脚把他的头给踩到地上,整张脸都踩扁了,声音都堵在喉咙里叫不出来,他想用手把秦少虎的脚给拖开,可秦少虎的脚在他脸上生根一般,纹丝不动,那个女人在旁边更是吓得娇躯直颤,却又不敢多言。

4.西门饼的威胁

将邓国兴一顿痛扁之后,秦少虎警告他明天必须把拖欠的民工工资结算清,否则会打断他的另外一只手,而且,以后如果还敢乱来,就直接快刀斩乱麻,废了他。

完事后,秦少虎转身离开,上到楼顶,隔着将近五米的距离,一个箭步跳到另外一幢楼顶,从另外一幢楼下去,骑上铃木劲跑摩托离开。

接着,秦少虎又去盛世娱乐城找了威逼诱骗女生的张代平,打断了他的一条腿,警告了他不要再犯,再犯必下重手!

本来还准备去找菜刀帮老大“老蜈蚣”胡文生,但秦少虎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便想着改天去惩戒他算了。

回到小院,已经是将近凌晨两点。

秦少虎躺在床上点燃了一支烟,在那缭绕的烟雾里,又想起那些刻骨的过往。曾经,他是华夏最绝密影子部队“强龙之师”的悍将,和两名队友于中东成功击杀军方叛徒,被军委首长赐名“绝杀者”,意为一出必杀,绝无失手。

而半年前,世界超级邪恶力量“逆天”犯罪组织的首脑小泉森喜郎于金三角策划一起对华夏的袭击事件,秦少虎奉命刺杀小泉,以粉碎其阴谋。

连带秦少虎一起的十二名特种精英,执行了这起号称“斩首”的行动。

那是一次历史上最艰巨而惊险的任务,在敌人的腹部之地,在纵多东瀛忍者的保护之下,击杀本身也是忍术高手的小泉森喜郎。

孤军深入,以卵击石,但这支华夏精英以高超的击杀经验,惊人的默契和死的决心,把不可能变为可能,只是代价惨重。

十二名“斩首”成员,八人阵亡,四人负伤而回,负责此次超级行动的秦少虎还被晋升军衔为上尉。

秦少虎以为,他此后的人生会创下一个个辉煌,最终会成为军方的将领人物。

而那个美梦很快就破碎了,“逆天”组织的二号人物武田信雄竟然通过视频说,已经得到情报,是由“强龙之师”一个叫绝杀者的带队刺杀了小泉森喜郎,“逆天”组织将启动全球追杀令,悬赏一亿杀掉绝杀者及其同伙。

“逆天”,乃是全球第一犯罪组织,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拥有专业的情报组织和暗杀组织,小泉森喜郎曾狂妄的叫嚣过,要把世界踩在他的脚下,所谓地球,就像是他手心里的弹珠,随他怎么玩。

国际联合作战部队都曾数次对“逆天”组织进行军事打击,却收效甚微,可见“逆天”之强悍可怕。

因为不清楚情报为何泄露,出于安全考虑,秦少虎便秘密退役了。

退役后的秦少虎,白日里在蜀东的大街小巷卖着煎饼,晚上就以“狼侠”的身份出现在蜀东的旮旯角落里,惩恶扬善。

在他背后,有一个神秘的伙伴,为他提供恶人的情报,然后由他出面解决。

当英雄,很辛苦,也很满足。因为从小看了蜘蛛侠蝙蝠侠那些英雄传奇,秦少虎立志当一个英雄。每当他能亲手惩戒那些恶人的时候,他心里都感到特别的解恨,特别的痛快。只是,他心中还是有种隐隐的不安。

纸总是包不住火,“狼侠”的身份再隐秘,早晚会引起社会关注,而在东瀛的土地上,那个叫做“逆天”的超级邪恶力量,正在满世界的找他,他有种隐隐的预感,“逆天”早晚都会找到他,那个时候,将会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杀戮。

生与死,都可能只是瞬息之间。

在遥远的大山里,他还有父母呢,他死不足惜,但还是想成个家,有个孩子,为秦家传宗接代,也算是给父母个安心。

曾经,他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是中情局的女神,是大首长的女儿,彼此还曾青梅竹马,但已经是过往云烟。他放下了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想重新开始。

燕雪娇?秦少虎想起这个今天才遇到的女孩,似乎还不错,是他喜欢的类型,而且看着也还纯洁,对他似乎也有那么点意思。只是,她的身份似乎也有点神秘,在那天真可爱的背后,到底又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呢?

不管那么多了,既然喜欢,就出击吧。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的样子,秦少虎被电话吵醒,接电话才知道是派出所打来的,让他去派出所和西门饼的负责人协商一下昨天的事情怎么解决。

秦少虎赶了过去,见到了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还是个络腮胡,看上去很有点富贵相。

办案民警向秦少虎做了介绍,络腮胡就是“西门饼”的老板,叫做西门发财。

“西门老板好。”秦少虎陪着笑脸,装出一副毕恭毕敬卑微的样子。

西门发财只是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吐出一句话:“你就是那个卖天下第一煎饼的?”

“嗯嗯,我是。”秦少虎说“西门老板是蜀东饼王,以后多关照。”

“我关照?”西门发财从鼻孔里哼了声,冷嘲热讽,“你都做天下第一煎饼了,还用得着我关照吗?”

秦少虎解释:“那只是一个噱头,一个广告词,不代表技术和质量,西门老板别多心。”

“好了,不跟你废话了,说说这事你想怎么解决吧。”西门发财对秦少虎那恭维的态度不屑一顾,开门见山直入正题。

“怎么解决?”秦少虎把目光看向民警,“这得警察同志说了算吧。”

民警说:“关键是看你,你如果要追究的话,事情就会麻烦些。如果你不追究,你们可以私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大案子,得看你们当事人的态度。”

“说吧,你想怎么样?”西门发财的语气咄咄逼人。

“我怎么样?我不想怎么样啊,只要西门老板以后不找人来砸我场子就行了。如果可以的话,能赔点钱我买煎饼炉子和煎锅最好,都被砸坏了。”秦少虎完全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让西门发财很疑惑,就他这样,那几个混混怎么都没搞定得了,还被抓了起来?

“行,你要多少钱,说个数吧。”西门发财很爽快,钱对于他来说不是问题,而且料想秦少虎也不敢跟他狮子大开口。

秦少虎略微算了下:“煎锅要三百多一个,炉子也得四五百,还有损坏了油和灰面的一些材料,耽误了一些时间,算起来赔个一千块的样子,怎么样,西门老板?”

“行,就赔你一千吧。”这个数字对于西门发财来说,完全小儿科,比他意料的还要少,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民警当场见证了西门发财把一千块交给秦少虎,再对双方嘱告一番,让西门发财去交保释金后,就可以放人了。

西门发财和秦少虎一起出了警务室。

在走的时候,秦少虎还陪着笑脸打招呼:“西门老板,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等,我还有两句话对你说。”西门发财像是在下命令一样。

“什么话?”秦少虎很听话的站在那里。

西门发财的眼里放射出黑蝎一样的光芒,咬着牙:“今天拿的这一千块钱,希望你不要再去买炉子和煎锅什么的了,要么改行,要么去省外吧,否则下一次我就不是找小混混来砸你场子了。”

秦少虎装得很郁闷:“西门老板生意做得那么大,为什么就不能让我煎个饼混个生存呢?而且,蜀东那么多煎饼的,西门老板为什么就非得针对我?”

西门发财说:“实话告诉你吧,其他饼的存在对西门饼没有威胁,所以我可以无所谓,但你这个自封的天下第一饼,确实有几分门道。让你发展下去,早晚都是隐患。这世界同行的生意从来都是这么残酷,有你没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别到时候出现什么天灾人祸的,怪我没提醒!”

说罢,嚣张地去了。

秦少虎看着那背影,装着卑微的笑容背后,已经有了一抹显然的杀机!

隐世高手混都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隐世高手混都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入骨痴缠,老婆大人吻上瘾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入骨痴缠,老婆大人吻上瘾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入骨痴缠,老婆大人吻上瘾第8章宠物老婆就在上官昊天快要吻到夏寒的时候,却突然嗤笑了一声,然后拍了拍夏寒通红的小脸,“想什么呢!我是说做……爱做的事情!”夏寒这才将眼睛睁开,一双水眸因为紧张而显得更加水润,甚至还带了一丝妩媚,被上官昊天这么一戏弄让夏寒更加不知所措了。上官昊天牵起夏寒冰凉的小手,放到性感的唇边吻了吻,每个动作都是那样撩拨人心弦,“走吧!”说完,上官昊天就拉着夏寒的手朝门外走去。夏寒一路小跑着才跟上上官昊天的脚步,疑惑的

  • 小说挚爱宠妻,老公轻点疼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挚爱宠妻,老公轻点疼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挚爱宠妻,老公轻点疼第8章不跟废物一般见识凌冽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她却是拿起小勺子舀了一勺粥,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又道:“我家是两年前迁过来的,但是我高中就在这的儿念的。因为青城毕竟是个小县城,而M市是个省会,我舅舅说这里的教学质量好。那会儿我住校,早自习怕迟到又贪睡,来不及吃早餐的时候,我都是趁着大家去做早操的时候悄悄开溜再翻墙出来,来这家店吃的。”凌冽又看了她一眼,见她嘟着红嫩嫩的小嘴巴吹散了些热气,又将一勺粥吞没在嘴里,看着她的咽

  • 小说王爷好坏:爆宠渣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爷好坏:爆宠渣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王爷好坏:爆宠渣妃第8章她们是来打脸的!其中一人抬起头,望着陆笙道:“主子从沈府回来,一直忧思老夫人病情,平时只能看着玉镯挂念着。这几日来为了玉镯丢弃之事,终日茶不思饭不想悄悄落泪,奴婢也是不忍主子如此伤神,一听到秋若姐姐有可疑,也是一下子气昏了头脑。便没等大小姐回来起了冲突,请大小姐责罚。”陆笙端坐着,心底冷哼。口口声声为主气昏了头,虽有过错,但却咬住了情理。她若真责罚了,不就显得她小气不讲人情了?见她没做声,姚红便又继续开口,“也是奴婢考

  • 小说钻石婚约:腹黑君少别耍赖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钻石婚约:腹黑君少别耍赖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钻石婚约:腹黑君少别耍赖第8章你不愿意?!夏奕骋直接站起来。“我们结婚。现在就去民政局。”赵嘉悦倏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瞪着他,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她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怎么,你不愿意?”夏奕骋英挺的剑眉顿时皱了起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做好准备她会拒绝。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她喜欢他,自然就想嫁给他。赵嘉悦一点一点地缓过神来,听到他的问题,又愣了一下。她不愿意吗?赵嘉悦很确定自己是喜欢他的,所以也曾梦想过能够跟

  • 小说久别无恙,项少情深不止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久别无恙,项少情深不止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久别无恙,项少情深不止第八章再见年少的欢喜项西宁最后还真带着她到了立升企业。“真有翻译要给我?”慕笙狐疑的看向项西宁。项西宁淡淡的应了一个嗯,就下车了,慕笙赶紧跟上。到了办公室,项西宁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叠文件扔到了慕笙面前,“明天十点之前等着要。”“什么!”慕笙立即将手里的文件翻开,这里面有十几页,而且里面全是建筑系的专业术语,她提前又没有准备一下,一晚上怎么可能翻译得完。“项总,你故意玩我吧!”项西宁蹙起眉眼看向她,“你觉得我像是开

  • 小说阴阳劫;妖夫撩人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阴阳劫;妖夫撩人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阴阳劫;妖夫撩人第07章我不是故意的我“咚咚咚的跑下楼梯,手足无措的看着苏瑾旭开口道;“师兄……我先扶你起来吧!师父教过我医术,我给你看看……”苏瑾旭闻言急忙大吼道;“苏瑾瑶……你……别,别碰我,你再碰我,我怕我今天就会死在你手上了,求你了,你先上楼,我真的没事,我一会自己起来。”听见师兄说的话,我咬咬唇往楼上走去,心知自己是四阴聚体,跟自己亲近的人都会被自己连累,不论是人还是动物,碰到我的身体,哪怕只是碰到的只是手,都会受到莫名其妙伤害,哪怕

  • 小说医妃嫁到:王爷束手就擒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医妃嫁到:王爷束手就擒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医妃嫁到:王爷束手就擒第八章白沫怀疑楚天舒听到苏云婉的声音后,想起了前天的事情,他本来是约苏云婉一块儿看星星的,没想到却发生了关系。但是现在这局面十分的难堪,这个苏盛怎么会让下人来这里。他现在对这苏云婉很是不满,让他出来做什么,这有什么好说的,跟着一起丢人现眼吗?“你们都先闭嘴,苏太师你让他们都出去,本殿下要更衣了。”楚天舒将自己散乱的头发整理了一番。苏盛和白沫听后,赶紧让家丁等人出去了。苏云芙却笑了,这堂堂太子殿下怎么这么怂包。“爹

  • 小说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第008章被欺辱公交车上,苏语棠看着窗外一句话都不说,她不说颜琰也不问,安静的坐在她旁边陪着她。形形色色的人从眼前掠过,突然,苏语棠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身体蓦地一颤。西装革履的程佑翔从车中下来后,绕到副驾驶座将车门打开,又体贴的用手去护车中女孩的头,扶她下车。二人情意绵绵,女孩子一点也不顾忌在大街上,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苏语棠收回目光,心口的疼痛感在不断的扩大。她很快收回视线,低头看着自己的腿,垂在身侧逐渐握紧的手

  • 小说强爱成婚:霸道总裁太嚣张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强爱成婚:霸道总裁太嚣张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强爱成婚:霸道总裁太嚣张第8章争吵郑少勤看了一手机,冷酷的俊颜一丝惊异都没,似乎早就料到对方会给他来电。“还没调查到吗?”“这么急?”郑少勤深邃眼睛露出调侃的笑意。“郑少勤!”太了解他性子,知道伊敏颢叫出他全名脾气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不过他是问伊敏颢是否喜欢钟筱芸。“不喜欢!”伊敏颢一急不想伊敏颢继续追问有的没的,又说:“以前不会喜欢,现在更不可能。”是这样吗?郑少勤回想起以前,钟筱芸被学校开除,最后还是伊敏颢用自家关系摆平的,他还记得

  • 小说找个老婆来暖床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找个老婆来暖床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找个老婆来暖床第8章你只负责放电看看钉子,在看看正在优雅吃饭的慕如琛,还是走过去,将地上的钉子都清理干净,既然妈咪不来,那就不必故意留下他了嘛。而当甜甜将钉子全部清理完,转身要走时候,却一头撞在了一只坚硬的腿上。仰起头,发现对方是慕如瑁“你在做什么?”慕如琛看了看地上的钉子。“我……”“谢谢你,”慕如琛斜唇,“明天见。”说完,坐进了车子里。司机跑过来,然后开车缓缓走开了。这个人,很好,但是他却很冷,好像他的生活很无趣一样,也仿佛任何人,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