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赖医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0:55:08 来源:网络 []

书名:无赖医王

回归

---吱嘎

华庭市郊区的一条道路上,一辆红色的轿车突然停在了马路中间。网站xbxys.com

“不是吧,这么倒霉。才刚刚修好的车欸。怎么又坏了。”

从车里走下来一位穿着白色运动装的女孩无奈的说道。

女孩打开轿车的引擎盖,看着里面的引擎再次抱怨道

“这都是些什么。。看都看不明白,看来又要打电话叫拖车拖走了。《无赖医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需要帮忙么?”突然一个具有磁性且阳刚的声音从女孩的身后传来。

“啊?”王嫣儿明显吓了一跳。

一回头看到一个身穿彩服脚下踏着一双军靴的男人站在自己的身后。

“喂,你会修车吗?”

“我不叫喂,我有名字。”

“奥。那你叫什么?”

“汤成”

“汤成,你会修车吗?”

“会。”

“车子坏了,需要修。《无赖医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王嫣儿话刚说完,就看见汤成趴到了车子上,拧了几下。

“好了。”汤成转身对王嫣儿说道。

“这就好了?你是不是拿本小姐在这寻开心呢?”王嫣儿明显有些不高兴。

“谁会相信你到我车上随便拧几下,车就修好了?”

“你可以试试。”说完汤成便向着远方走去。

王嫣儿当然不相信汤成说的话,可是她也很好奇。《无赖医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于是坐到了车子里,发动引擎。

--嗡

车子启动了。。。

“不会吧,真的好了。。”王嫣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赖医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于是在自己的小脸上使劲掐了一把。

“啊。。。好疼。。不是吧。原文http://www.xbxys.com/他真的修好了。”王嫣儿就算是掐了自己的脸也还是不怎么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幕。

每次把车送去修理厂都要好几周才能修好。他就拧了几下就修好了。那以前修车的钱岂不是白花了?

“喂,等等。”王嫣儿开着车追上了走在前面的汤成。

“喂,你要去哪?我送你,当作你帮我修车的酬劳。”

汤成听到王嫣儿的声音站住了。对着王嫣儿一脸正经的说道

“第一,我不叫喂。我有名字,刚告诉过你,我叫汤成。”

“第二,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可以走过去。”

“第三。。你是不是要泡我。。”

“-----”王嫣儿觉得自己开车去追汤成就是错误的,她现在真想一口老血喷死汤成。

“就当是他帮我修车我欠他的,对。”王嫣儿强忍着一口气,对汤成再次说道:“上车,我送你”

“你说。。是不是因为我帮你修车,你就爱上我了?女孩子,矜持一点。。。”汤成像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一样,对着王嫣儿又是一顿调戏。

“活该你累死。。。”王嫣儿真的不想再管汤成了,开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汤成望着远去的王嫣儿,再次一步一步的走着。

“我回来了。”汤成对自己说道。

汤成,家族最看种的中医天才。可汤成当年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去参军。

汤成忘不了他所在的那只部队所创造的辉煌,也忘不了他那一帮生死与共的战友。可是这一切都随着汤成的退伍,随风而去。变成了过去。

汤成跟家里的爷爷有约定,他无论如何都要回来,为了家族的振兴,为了中医的振兴。

华庭,是他们家族的起源地,也是家族的没落地。

这里有汤家的魂,哪怕是家里的人都已经不在这里。

汤成决定从这里再次书写家族的辉煌,中医的辉煌。

站在汤家祠堂,看到祠堂里供奉的汤家先辈。

祠堂中间悬挂着一个大大的医字。

中医,汤家的魂,每一个汤家的子孙后辈都刻到骨子里的词。

汤成永远也忘不了爷爷十年前对自己说过的话:

“回来,就学医。”

汤成回来了,他没有死在战场上,就是为了爷爷的这么一句话。

庭院大门敞开着,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孩,正拿着一把擀面杖跟几个流氓对峙着。

“我看你们今天谁敢动我们汤家的祠堂。”女孩眼神有些迷离,或许是因为家人都不在身边,可她知道,她有义务看护好汤家的庭院和祠堂,尽管这里已经没有人居住。

十年,汤成终于看到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亲妹妹汤可,可这一幕,汤成不想哭,也不想笑,他想打倒眼前的几个流氓。

他不允许自己的妹妹受欺负,以前也是,以后也是,以前汤成打不过,可现在从部队退伍的汤成还真的不会把这几个流氓放在眼里。

“喂,你们这么欺负一个女孩子真的好吗?”汤成开口了。

“哥?你回来了。。”汤可听到声音蒙的一回头,看到了自己多年未见的哥哥。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委屈。直接哭了出声:“你还知道回来。。呜呜~”

“我回来了。以后让我继续保护你。乖妹妹,不哭,哥哥这不是回来了吗。”汤成看着痛苦的汤可安慰道。

“臭小子,你又是哪根大葱?我告诉你,今天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你家的房子我也拆定了。”一个染着黄毛的小子出声说道。

“滚。”汤成看着黄毛严肃的说道。

“哟,大爷我长这么大,还真不知道滚字怎么写。”

话音刚落,汤成已经消失在了门口,瞬间出现在几个流氓的身旁,没等他们缓过神来,那个黄毛小子已经被汤成一脚踢飞了。

“滚!”

“兄弟们,给我上,这小子不知好歹,给我往死了打,出了事我负责。妈的。”另一个露着纹身的流氓喊道。

一时间几个流氓全都凑到了汤成的身边,汤成并不慌张。三下五除二,几个流氓都被汤成打翻在地。

纹身流氓掏出了一把黑色的匕首,对着汤成冲过来。

“哥,小心。”汤可看到有人拿刀冲向汤成急忙喊道。

汤成一个转身,一把抢走了纹身流氓手里的匕首,对着流氓的脑袋就是一记重拳。

馒头大的拳头砸到了流氓的身上。

几个人全部被汤成打翻在地。

“滚!”

这回几人的字典里像是突然间多了个滚字,然后灰溜溜的滚走了。。。

临走还不忘喊上那么一句:“你小子有种,你给爷爷我等着,到时候让你跪下来给我舔鞋”

“哥,你太厉害了。。。”汤可看到几个流氓这么轻松就被汤成打到,赶紧跑过来抱住汤成说道。

“他们是怎么回事?怎么要拆我们家房子?”汤成问道。

“有家老板看上咱们家的房子想要买过来当老宅,于是找来一群流氓来强拆。我怎么能把祠堂和大院卖给他们。幸好哥你回来了。不过以后他们要是还来可怎么办?”

“来一个,打一个,来一群,打一群。”

五十条人命

“哥,你刚才打流氓好厉害,可不可以教教我?”

“好啊,你要是愿意学,我就教你。”

突然汤可一下子哭了出来“哥,你这么多年都没回来,我和爷爷都以为你...”

“傻丫头,我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不走了吗?”

“不走了,哥哥再也不走了。”

汤可突然转悲为喜,问道:“哥,你回来是学医的吗?”

“是啊。我回来就是为了学医。”

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最重要的也无疑是这四点。

而汤家中意传承的是针灸为主,运气为辅,二者相融合,其力也无穷。

大多数人只能做到练得一手好针法,可都不会运气。

汤成从出生开始就冠以了汤家几百年来最适合学医的天才。

可汤成当前却为了心中的从军梦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去当兵。

现在,汤成回来了。传承和振兴的任务就再次落到了汤成的手上。

汤成和汤可两人简单的打扫了下大院和祠堂。

一下午两人其乐融融。

“天要黑了,小可,你先回去吧,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汤成劝着妹妹让她早些回去休息。

“好,那我明天再来找你。”汤可说道。

汤成独自一人躺在汤家大院里。若有所思想着些什么。

他想起了为了救自己而被炸成植物人的黑狼班长。

班长也在华亭把,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他。

正想着,汤成的电话响了。

“你真的回来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是那么的熟悉且沧桑。是啊,汤成已经十年没有听过自己爷爷的声音了。

十年了,汤成的爷爷等了十年,汤家医术终于可以得到传承了。

对于他这个汤家家主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回来了,爷爷”

“回来了就好。”

听到汤成的声音,老人显得更加的高兴。声音稍显有些哭腔,可喜悦之心不免能从老人的声音从传来。

“汤家医术需要你来传承,可现在的社会没有几个人愿意看中医了。”汤成的爷爷不免的有些伤心。作为汤家的家主,不仅没有让汤家医术得到传承和发扬,就连中医的传承与发扬在当今社会都是不乐观的。

沉默了一会,汤成的爷爷再次开口说道:“或许,你可以。至于如何传承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和发展了。”

汤成和其他的兄弟姐妹不同,从小没有学习过任何的医术,也没有看过任何的医书。可谁让汤成是个天才,从小偷看爷爷和爸爸治病都能偷来点技术。

“你去找新华大学附属医院的院长王立群把,或许他能帮助你。”刚又沉默的汤成的爷爷再次开口说道。

“好,我去找他。”

挂掉电话,汤成躺在院子里看着漫天的繁星,想着也许那个王立群能救自己那个被炸成植物人的战友。汤成有喜有悲。作为一名有热血的军人。自己的班长为了救自己被炸弹炸伤,汤成能做的只有杀光所有敌人,他做到了。他杀光了对面所有的敌人,可他的班长却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能够救治班长也是汤成回来学医的另一个因素。

“黑狼,你再等等,等我去救你。”汤成在心里这么想着。

想到这,汤成也躺在院子里休息了。

第二天,汤成起的出奇的早,或许是因为在部队习惯了的原因,每天天刚亮。汤成都要起来去跑步。有时十公里,有时二十公里。

回到祠堂的汤成准备去翻阅下小时候没机会看的医书,刚翻开一页。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是汤可的电话。

“哥,你快来把,出事了。。。。”电话那头的汤可显得十分的焦急。

“你在哪?”汤成急忙问道。

“新华大学附属医院。”

没等电话挂断,汤成穿好衣服就已经冲了出去。

坐上的士,直奔新华大学附属医院。

来到医院门口就看到医院门口堵了一帮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

“亲爱的观众你们好,我们现在正在位于华亭市新华大学附属医院的门口,从今天早上开始,不断有救护车送来病人。现在已经第五十人了。医院方面还没有给出明确的诊断。。”

早已看淡生死的汤成没有理会,而是直奔大楼里走去。

来到三楼,看到一个头发全白的老人正在说着些什么。于是汤成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看到汤可也在这里。

“通知市里其他的医院,马上成立专家组。”王立群突然开口说道。

“院长。。这样别的医院会不会看咱们的笑话?”副院长张刚说道。

“什么时候了?还怕别人看笑话?病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和我,我们都担不起这责任。快去。”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快去。。。”王立群这时候关心的只有病人。

“好,我知道了。”说完张刚就走出了打电话。

过了半晌,张刚就回来了。

“他们说最快也要三个小时能到。”

“什么?三个小时?他们难道不知道三个小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王立群显然有些着急。

“他们都说今天医院忙,值班的医生都不够用。。。”

“扯淡!都他妈的扯淡,怎么就今天忙?平时不忙?”王立群生气的爆出了脏话,他知道,那些医院就是要看笑话。就是为了彻底搞垮自己这么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医院。

然后王立群缓了缓自己的情绪回头说道:“我们面临的情况你们也都清楚了。如果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将是我们新华大学附属医院的一个耻辱。我们将会失去华庭,乃至全国病人以及病人家属的不信任。

“现在在场的都是我们医院各个科室最有经验,最有实力的医生。你们都说说你们的看法和想法。”

“院长,现在诊断还没有出来,我们没有办法对症下药啊。更别提有什么看法了。现在有什么看法我们都没法进行下一步的治疗啊。”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医生说道。

中年医生说的没错,这是整整五十条生命。他背不起这责任,他们都背不起这责任。

两人的对话很简答,可是却引起了所有医生的沉默。

他们要是知道是什么病也可以提出来自己的意见,问题是现在不知道是什么病,还有五十个人患病。

他们提的意见要是奏效了。以后发展的机会肯定不会少。

可万一要是失败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谁愿意背这个黑锅呢?

“我可以试试吗?”

声音从一个角落传出来。如果不是因为他说话,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他。没错,他就是汤成。

汤成会气功

随着声音的源头,汤可也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汤成。心里显得十分的开心。

“哥,你来了。”汤可看着汤成说道。

“嗯,我来了。”

“院长,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哥哥,汤成。”汤可对着王立群介绍着。

王立群知道汤家医术的高明,今天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

心里想着既然是汤家的后辈,医术肯定不会差到哪去。

于是也对着汤成伸出了手。

“院长您好,我叫汤成,请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待王立群给汤成介绍完。

汤成知道汤可把自己叫来是什么原因了。

因为他们医院遭受到了一次最严重的医疗事故。

五十个工人从今早开始不断的送进医院,呕吐,发烧,腹泻不止。。。可到现在医院还没有得到一个准确的诊断。

汤可希望自己来帮忙,毕竟汤成是汤家几百年才出现的这么一个医学人才。

“食物中毒。”汤成不假思索的说道。

“我们也曾怀疑过是食物中毒,因为病人的症状正是食物中毒的表现。”王立群说道。听到汤成嘴里说出食物中毒。他再次仔细看了看这个跟自己孙子一样年纪的年轻人。

“这里不是你玩的地方,快回家去。”听到汤成说的话,其他的医生想笑,可是当着院长的面,他们不好意思笑出声来,所以就想了个说辞让汤成赶快走人。

“食物中毒?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你是在嘲笑我们?我们都是医生,难道你是说我们都瞎了眼睛,看不出来这是食物中毒?”刚刚那个带着眼镜的男人讥讽的说道。

“这不是普通的食物中毒,而是因为某种食物的影响而导致的一种特殊的食物中毒,普通的检验方法是检验不出来的。”汤成没有理会眼镜医生的讥讽,说道。

“他怎么会在这里?保安,把他赶出去。”

“他是我哥哥,”汤可不服气的说道。

“到什么时候了。还在这托关系。。。”

“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么?”王立群没有理会其他人的说法。看着汤成说道。

“针灸,排气。排出体内湿毒。”

“你会针灸?”

“皮毛而已。”

“那你就试试。”王立群不知道为什么把希望全都寄托到了这个从来没见过的年轻人身上,他的心里有一种直觉,他觉得这个年轻人没准真的可以。

“试试?院长,你真的要让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上手吗?”

所有的医生都看着王立群说道。

“好了不要说了,出了事情我负责,我走人就是了。”王立群下定了决心,连辞职的话都说出来了。

“看你的了。”王立群看着汤成说道,他是真的觉得汤成可以。所以才敢下这么大的决心。

“谢谢。”汤成看着面前的老人说道。

王立群带着一行人来到急诊的隔离病房,科室主任李强已经忙的满头大汗。

“食物中毒?院长您没开玩笑吧?”李强一脸惊讶的看着王立群。

“这位是汤成,把病人都交给他吧。。”

--没等王立群说完,汤成一把推开了隔离室的大门。

“他不是说要针灸吗?连针都没带进去,怎么针灸?”看着汤成走进隔离室,戴眼镜的医生再次出口讥讽道。

走进隔离室的汤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一盒银针,放在桌子上。

“他哪里来的银针?消毒过吗?病人要是感染了怎么办?”

“闭嘴!”王立群大声怒骂了起来。

戴眼镜的医生果然不敢和院长再起什么冲突。于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病房外的人都看着病房里的汤成施针,

一个病人,

两个病人,

三个病人。

......

一直到最后一个病人,汤成都是很认真的去施针。排气。

“气功。”门外一个老人说道。

“什么气功?”其他的医生显然没听明白老人说的气功是什么。

“没错,他用的就是气功,真是没想到,失传了多年的气功施针今天居然在这里重现。”老人紧盯着病房里的汤成,如获至宝一般看着他。

老人回头,发现其他人正不解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再次开口说道:

“早年间,中医界流传着这样一门技术,医者用气功给病人施针,且边施针边运气,达到排毒的效果。可这门技术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失传了。今天,在这里又能重现,真是我中医史上一笔不小的财富。”

听了老人的解答,其他人都看向了汤成,希望好好目睹一下这门再现的医术。

“凑巧的吧,我不信..”戴眼镜的医生小声嘟囔着,不过周围的人都能听到。他是医院的主任张扬,平日里就有够嚣张。可别人都是敢怒不敢言,所以才没有人站出来替汤成说话。

正在人家都关注汤成的时候。汤成从病房推门而出。

“好了。”

“这就好了?不行,我得去看看。”张扬说着便推开汤成准备进去看看。

汤成知道张扬看不上自己,也是顺着张扬推自己的方向顺势倒了过去。。。。

“张扬!你在干什么?我哥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汤可看到汤成倒在地上,着急的喊道。

仔细回头一想,不对啊。哥哥连那么几个流氓都能轻松的对付,怎么人家一推就倒了?突然汤可看到汤成的眼神明白了。汤成是装的,为的就是吓一吓这个张扬。

看到汤成倒地,王立群也出声训斥道:“张主任,你是不是有些着急了,你看人都被你给推倒了。”

张扬现在是有口也说不清了,自己只是轻轻的推了一下他,他怎么就倒了呢?怎么可以当人这么多人的面就倒了呢。

“我没事,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进去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们是不是真的好了。”汤成对着张扬说道。

张扬急忙冲进病房,一个个的看着病人,烧退了。。。。

“真的好了。。”这是张扬走出病房说的唯一一句话。

沸腾了。

在场的医生和领导都沸腾了。

他们高兴,高兴医院的招牌终于保住了。

高兴病人终于都好了。

张扬站在门外看着汤成,眼神里不免传来几丝敌意。

这一细小的动作怎么能逃脱的了汤成的眼睛,于是汤成决定将计就计。

闭上眼睛开始装晕。。。。

王立群则是看着倒在地上的这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了喜悦的面容。

他的心里也是激动的。

因为他看到了中医传承和发扬的希望都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

拜访

“天朝中医振兴有望。”

“天才少年拯救五十条无辜生命。”

-----

国内各家报刊都登出了汤成的事迹。一时间汤成仿佛成为了世界的英雄一样。

虽然他以前也是个战斗英雄,不过报纸上是不会登他战斗的故事的。

“哥,你太厉害了,我就说把你找来,你一定有办法。”汤可看着汤成一脸满意的说道。

对于汤成来说,这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之所以能练成气功,也是拖了那个黑狼班长的福。要不是班长的话,估计汤成这辈子都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气功的存在。

“年轻人,现在在哪里高就?”王立群缓缓的向汤成走来,张嘴说道。

“抱歉,我还没有工作。”汤成倒是很直接的说了出来,看着眼前这个满头发白的老人,就像看到了自己的爷爷一样,这就是爷爷说的王立群吗?

“哦?那你介不介意来我们医院屈尊做一名医生?我敢保证你将会是史上最著名的医生。”王立群一开就把身边的人都吓了一跳。

王立群是天朝非常出名的医生,那怕是在世界上也是很著名的医生,他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给予了这么高的期望。这是他们都梦寐以求的。当然他们是羡慕的,甚至是有些嫉妒。

王立群在医学界的成是世界都公认的,每年都有很多国内外出色的医生想要来拜王老为师,可王利群都拒绝了,今天当着他们的面这是要收徒弟了吗?

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包括张扬。

张扬的眼睛如果这时候会喷火的话,估计汤成都要被他给烧死了。只可惜他不会。。。

“谢谢老师。”汤成当然能听出王立群说这话的意图,不假思索的说道。

“晚上来家里坐坐。”王立群看着汤成答应了,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

然后也不理会众人的目光,背着手离开了。

随着王立群的离开,众人也都离开了。他们还没缓过神来...

“哥,院长这是收你做徒弟了?”汤可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汤成说道。

“嗯。”

“太好了,爷爷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对了,哥,祠堂的事情怎么样了。他们后来又来人了吗?”

“没有。他们应该是不敢来了吧。”

“那就好,我看他们也是不敢来了,我哥哥这么厉害,就算来再多人我们也不怕他们。”

汤成看着自己的妹妹,会心一笑。

有家人的感觉真的很好。

---

夜色逐渐席卷天空。

汤成没有回到汤家大院,直接来到了王立群的家。

出租车停在了一栋房子的门前。

仔细一看这房子,不大不小的庭院,坐立着一栋两层洋楼。

汤成走进院子,看见满院子的盆栽。

心里不觉得感到一阵温馨,是啊,汤成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么有生机的盆栽了。

以前在家的时候爷爷也愿意种下各种盆栽,且视花如宝。每天都要抽出功夫浇灌一下。

“这才是家的感觉,家的温馨。”汤成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砰

--砰

--砰

汤成敲下了洋房的门。

“谁啊?”来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嫣儿。

王嫣儿看到站在门口的汤成突然大叫了一声。。

“啊......你怎么找来的?来要修车钱?没有..”

---哐

不知道为什么王嫣儿对汤成的态度出奇的不好。一把关上了房门。

--砰

--砰

--砰

“你有完没完?都告诉你了,想要修车钱没有。快走吧。。。别再来烦我。你在这样我报警了。。。。”王嫣儿再次说道。

“我来找王老师。”汤成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王老师?我爷爷?”王嫣儿思考了一会,然后喊道“老头,有人找。”然后就转身走进了屋子。

“你个死丫头,叫我一声爷爷会死是怎么?哟,汤成来了,快进来吃饭。孙女不懂事。让你见笑了。”王立群站在门口说道。

汤成随着王立群的邀请走进了屋子。汤成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准备开饭。

在部队的汤成知道,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一个人如果连吃饭这种事都磨磨唧唧的话,那只能证明这人脑子有病。

“汤成啊,我们爷俩喝点白的?”王立群拿着一瓶白酒问汤成。

“老师,好,我听你的。”

“怎么叫我老师,你跟嫣儿的年纪差不多大,她不叫我爷爷,怎么你也不愿意叫我一声爷爷么?”王利群露出了一脸的不开心。

“王爷爷。”汤成挠了挠头,无奈的叫道。

“这就对了嘛。”听到汤成叫自己爷爷,王立群心里别提多开心。

“汤成啊,今天报纸上和电视上可是把你一通夸啊。你怎么看?就连我这个老头子看了你的医术,都自愧不如啊。”

“王爷爷严重了,我哪里比得上您。您是世界都有名的医者,我还差的远。。”汤成说的的确也是心里话,他算是个半路出家的医生,哪里能跟王立群相比。不过对于报纸和电视上的报道。汤成还是很满意的,当然并不是因为报道了汤成多出色,而是因为这件事,中医再次回到了社会的关注。。

“是啊,你怎么比得上我们家老头,你差远了。。。”王嫣儿在一旁也对着汤成摆了个鬼脸。她也看到了电视上报道汤成的新闻,当时她还不相信呢。。。

“嫣儿,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汤成啊,你别介意,来喝酒。”王立群对他这个孙女一点办法也没有,从小就古灵精怪的性格。不过谁让他是自己的孙女呢。。

“王爷爷,没事,我倒是觉得嫣儿妹妹挺好的。性子直爽。”汤成头皮一阵发麻,不情愿的说道。

“好,如果你喜欢,那我就把嫣儿嫁给你。这孩子平时太放纵了,是时候找个男人管管他了。”王立群像是很急迫一般,想把自己这个孙女嫁出去。。。

“啊?”汤成和王嫣儿两人同时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王嫣儿想到昨天见到汤成的那一幕,再想想刚刚爷爷说的话,小脸一下变成了粉红色,跑上了楼。边上楼边喊道:

“我才不要。。要嫁你这个老头嫁吧。。。”

“-----”汤成也懵了,他怎么会想到这老头会这么直接。。。

汤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拒绝不是,不拒绝还不是。。

汤成头一回这么想哭........

无赖医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无赖医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古训: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

    决定一个人走多远的,是内功;决定一个人美多久的,是内秀。——社长一个人从表到里,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对应的品质同样是五个层次: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细细品味,这五个层次,既是身处世间的识人之法,也是涵养内心的修行之途。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这便是那条完整的路径。01始于颜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自古人们便津津乐道于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的四大美女,潘安、兰陵王、宋玉、卫玠的四大美男。但是容貌却是一把双刃剑。生得美可以成为一种

  • 童话故事—《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这儿是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豌豆粒坐在那儿越长越大,同时也越变得沉思起来,因为它们多少得做点事情呀。“难道我们永远就在这儿坐下去么?”它们问。“我只愿老这样坐下去,不要变得僵硬起来。我似乎觉得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有这种预感!”许多星期过去了。这几粒豌豆变黄了

  • 日签 ||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一日一签1月23日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尚书·旅獒》​○○

  • 季羡林谈学术:绝不欺世盗名,但求无愧于心

    学术看似艰深,涵盖面极大但与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进步息息相关学术是老老实实的东西不能掺半点假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素质对于这些问题季羡林先生是这么看的……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文季羡林“学术良心”,好像以前还没有人用过这样一个词,我就算是“始作俑者”吧。但是,如果“良心”就是儒家孟子一派所讲的“人之初,性本善”中的“性”的话,我是不信这样的“良心”的。孟子人和其他生物一样,其“性”就是“食、色,性也”的“性”;其本质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人的一生就是同这种本能作斗争的一生。有的

  • 征文投稿丨雪中闲谈,十色青春

    窗外风雪再大也有我陪伴着你小漫闲谈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张嘉佳○○欢笑和泪水结成的烙印是青春的样子﹃青春﹄·············青春是初开的花朵,含苞待放,娇艳欲滴,路人驻足观赏,不愿离去,害怕错过她的花期。这是她最美的时光,她被世界温柔以待。可是,初开的花越是娇媚越是难以承受雨打风霜,于是花被折断枝叶,被吹散了花瓣。她害怕,彷徨,她想去一个极乐世界,却总不尽其意。青春是妖娆的女子,盛世红颜,倾国倾城,英雄为其竞折腰,越陷越深,跌入无尽的漩涡。

  • 梁实秋:一碗粥,一段时光的回眸

    “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的喝个尽兴。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给亲友,东一碗来,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举。剩下的粥,倒在大绿釉瓦盆里,自然凝冻,留到年底也不会坏。”粥文梁实秋我不爱吃粥。小时候一生病就被迫喝粥。因此非常怕生病。平素早点总是烧饼、油条、馒头、包子,非干物生噎不饱。抗战时在外作客,偶寓友人家,早餐是一锅稀饭,四色小菜大家分享。一小块酱豆腐在碟子中央孤立,一小撮花生米疏疏落落地洒在盘子中,一根油条斩做许多碎块堆在碟中成一小丘,一个完整的皮蛋在酱油碟中晃来晃去。不能说是不丰

  • 民国十大绝世女子

    在这段乱世岁月里,有着这么一群传奇的女人,她们或生自盛世豪门,身价矜贵无比;她们或拥有绝代风华,魅力无人能及;她们或才情千万,傲然自立;她们或人生绚丽璀璨,故事曲折离奇。绝世名伶:孟小冬孟小冬是20世纪20、30年代被誉为梨园“冬皇”的京剧女老生演员,梅兰芳的前妻。她同时有着男子的霸气和决断、女子的妩媚和柔韧,她像谜一般的生活和爱情,至今令人神往。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与陆小曼被称为交际场上的明星,素有南唐北陆之说。唐瑛毕业于旧上海的中西女塾,也是张爱玲就读过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她精通英文,善唱昆

  • 请客吃饭,不懂这些等于白请!(超实用)

    中国是一个爱吃的国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产生的。正所谓成也酒桌,败也酒桌。在中国,这饭该怎么吃?其实也不复杂,综合起来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纪律一:守时现在的城市都拥堵,除非你是桌上最大的老板、最大的领导,如果不是就别迟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一般都会等人齐了才开饭,十几个人等你一个,等的越久,就越讨厌你,这样的事儿多了,干脆就不叫你。千万不要玩“狼来了”,明明40分钟才能到,明明你还根本没出门,非要说自己马上到!----这若干个马上到加起来,就再也没人信你了。另

  • 马生义 | 村里那些事(外二首)

    马生义,生于六十年代的诗歌爱好者。村里那些事(外二首)作者:马生义村子里每出生一个人村里人就要高兴好几天女人们争着抢着去看月子男人们张罗着满月的喜酒高兴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死亡一个人村里人就要伤心好几天女人们哭天喊地肝肠寸断男人们神情凝重料理后事伤心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娶进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喜庆好几天男人们杀鸡宰羊不亦乐乎女人们煎炒烹煮样样拿手喜庆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走出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叹息好几天老人们牵肠挂肚望眼欲穿孩子们吵着闹着要找爸妈叹息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添一座坟村里就少了

  • 朗诵丨家乡的小路

    家乡的小路作者丨零海岸朗诵丨牧童笛站在家乡小路的这一端,眺望着小路的另一端,一股暖流从足下温热心头,簇拥着泪水夺眶而出。这条小路上不知叠印了我多少足迹,不知小路上蕴含了我多少对山外的憧憬,不知在小路上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此时,我仿佛又行走在小路上上学放学,我仿佛又闻到母亲烹饪粗粮淡菜的香味,我仿佛又看见父亲每日来往小路的身影,我仿佛又听见弟弟妹妹嬉闹的声音……如今小路就静幽幽蜿蜒地在我的面前,无语地看着我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人,而我,只能赧然地面对小路,道一声:久违了。无数次梦游的小路,没有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