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总裁请轻点呢》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0:33:4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总裁请轻点呢
第0001章 结婚纪念日
S市,盛乐大酒店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房间内?”林温祎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阅读xbxys.com

“这是本少的房间!”慕思哲居高临下地看着林温祎,这个女人的反应令他惊讶,出来做这一行的女人居然不主动讨好自己,难道不想多拿点钱么?

林温祎的脑袋有些打结,昨天晚上明明是她和丈夫的结婚纪念日,他们一起在这里用享用了浪漫的烛光晚餐,她多喝了两杯,有人来扶她去休息,再然后,不是励阳过来了吗?

为什么一觉醒来眼前的人竟然是一个陌生的人?

“你走错了房间!”林温祎镇定了下来,抱着被子看眼眼前的人,这人有些眼熟,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昨晚,你爬上本少的床!”

“你、你胡说!”林温祎只觉得头上天雷滚滚,一阵头晕目眩,可是身上的感觉却告诉自己,昨天晚上的确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吃干抹净了,想要赖账?”慕思哲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温祎,如果她玩的新手段,那么她成功了,他现在对她很感兴趣。

林温祎心里一慌、脸上一白,空气中弥漫的暧昧气息,让她坐立不安,有一种要夺门而逃的感觉。

“你说谎!”

“没有想到你竟然是第一次,既然这样,本少可以考虑让你留在身边,怎么样?”慕思哲非常有自信的看着林温祎,只要他对着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没有不成功的道理,这个女人玩新花样,不过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想要留在身边罢了!

“你给我滚出去,你滚!”林温祎发疯似的把手边可以够到的东西纷纷拿起来砸向慕思哲。

慕思哲的双眸一寒,避过那些砸过来的东西上前一把掐住了这个女人的脖子,这个世界上敢让自己滚的人要么还没有出生,要么都已经死了!

林温祎被慕思哲给掐的满脸通红,美眸中含着泪花,却强忍着不让泪落下来。

慕思哲的心里突然一抽,松开了掐着她的手,她软软地瘫在了床上。说明http://www.xbxys.com/

“怎么?用完了之后就想过河拆桥?”慕思哲危险的说着,这个时候他要是看不出来她是真的不愿意,算他白活了这么多年!

从来都是他慕思哲嫌弃别人,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人来嫌弃自己?

“你滚,我没有!不是你!昨晚不是你,你给我滚!”林温祎有些语无伦次的怒吼,话里话外都是坚决不承认自己跟他上了床。

慕思哲浑身的气息一变,双手按住林温祎,欺身上前。

“不承认是吧?那本少就让你清醒地知道你是跟谁上了床!”

慕思哲胸口怒火滔天,狠狠将自己腰间的浴巾一扯,不顾林温祎的挣扎,强势地占有了她。

“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林温祎挣扎着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死死的咬住他,慕思哲吃痛的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怒气冲冲的说:

“本少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呸!”林温祎淬了一口,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屈辱的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慕思哲看到林温祎的眼泪,心头刚消散的怒火再一次燃烧起来,跟自己上床有这么不堪么?

在S市想要爬上慕思哲床的女人千千万万,即便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甘之如饴的女人也大有人在,而这个女人竟然感觉到屈辱么?对于慕思哲来说,这才是最大的屈辱!

“味道不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慕思哲的情人,必须随叫随到!”慕思哲说的理所当然,没有觉得任何不妥。

林温祎像死了一样,面朝里躺着,不与他说一句话。

慕思哲有些诧异,这个女人听到自己的名字竟然没有反应?这个女人是从火星来的?

他黑幽幽的眸子闪过一丝兴味,说:“你已经打上了本少的印记,不要妄想逃避本少。网站http://www.xbxys.com/只要你敢,本少就让全天下的人都看到你在床上的样子!”

慕思哲说着,就点开了手机,里面传来了一阵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还给我!”林温祎拼尽全力坐了起来,伸手抢夺慕思哲手里的手机。慕思哲早有防备,怎么会让林温祎得逞?

“这是本少的手机,还什么给你?”慕思哲邪笑着,往床上一躺,说:

“你来吧,本少拿走了你什么,你再拿回去好了!”

“你有病!”林温祎双眸猩红,咬牙切齿道。

“本少有没有病,难道你还没有体验够么?”

“你个疯子!”

“真是不乖,本少还是喜欢你在我身下的样子!”慕思哲说着,朝她的胸口浏览了一番。

“慕思哲,我告诉你,我是有夫之妇!”

“有夫之妇?”慕思哲冷笑道“那你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慕思哲毫不怜惜的把林温祎拽到一旁,床单上赫然映着一朵绚丽的红花。

“你这个混蛋,我跟你拼了!”林温祎的眼睛被那朵红花给刺痛了,同时仅存的理智也殆尽了,她伸手就朝慕思哲打了过来。

慕思哲不防林温祎突然发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推荐xbxys.com林温祎的这巴掌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慕思哲的嘴里闪过一丝血腥。

他舔了舔嘴唇,眼里闪过一丝杀意,要不是他慕思哲从来不屑与打女人,恐怕林温祎这会儿就要死在他的手上了。

林温祎看到慕思哲要杀人的眼神,理智稍微回归,这才有些后怕。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温祎刚道完歉,就后悔的要伸手打自己的耳光,眼前这个禽兽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她居然还要道歉?犯贱么不是?

“如果有下一次,就让你的家人替你收尸吧!”慕思哲的声音冷的让林温祎浑身发抖。

他走到林温祎的床头前,划开她的手机,就输了一串号码进去,不一会儿,慕思哲的手机就响了。

“本少再一次警告你,最好给本少老实一些,等本少玩腻了,自然会放了你。网站http://www.xbxys.com/你应该知道惹怒本少的后果!”慕思哲的声音带着危险,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这么简单。

第0002章 我跟你拼了
“砰”一声关门声响起,林温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满心都是慌张和恐惧,刚刚强撑着跟慕思哲对抗,现在松懈下来,她整个人都觉得虚脱了。

谁来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晚上明明是她和丈夫励阳一起来的,为了庆祝结婚两周年,丈夫励阳还专门包下了一个可以看到S市夜景的餐厅,餐厅里布满了鲜花,空气中都荡漾着浪漫的气息。

他们准备在这样的氛围中,完成两年前缺少的那段洞房礼,从此成为真正的夫妻。

可是为什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不行,不能便宜了这个坏蛋,报警,报警!让警察把这个坏蛋抓起来。

林温祎拿起电话来,手指僵硬的按了110,却没有勇气拨出去。推荐http://www.xbxys.com/

万一自己被玷污的事情泄露出去,励阳还能容得下自己吗?怎么办?怎么办?

林温祎泄气地将手机往旁边一摔,伸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不停地撕扯着,最后她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臂,哭的昏天黑地。

盛乐大酒店的另外一层套房内,励阳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晨阳升起。

“阿阳!”一个阴鸷的男人的声音,饱含着万分的柔情,从励阳的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泽安,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励阳表无表情地看着外面的太阳,脸上看不出来悲喜。

“为什么?阿阳”身后的男人大惊失色,连忙转到励阳的前面来,满眼的痛苦。“是不是因为林温祎?因为你跟她结婚了,所以就不爱我了?”

“跟她无关!”

“阿阳,你还在骗我?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准备跟她上床了?是不是?”

“泽安,你冷静点!”励阳双手抓住曹泽安的肩膀,不停地晃着,试图让这个本来就有点狂躁症的他冷静一些。

“你让我怎么冷静?当初你说要结婚,为了掩饰我们的关系,我答应你了。可是你现在呢?你变本加厉,说为了生孩子要跟她上床!你居然要跟她上床!”明明可以试管的,阿阳却要跟她上床,曹泽安怎么也接受不了。

“泽安,我们在一起不可能生孩子!”

“我不管,我不答应分手,不答应分手。”曹泽安摇着头往外面退,眼看就要到了危险的地带,励阳伸手把他拉了回来,他趁机扑在了励阳的怀里。

“阿阳,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励阳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俩人紧紧相拥着。

曹泽安在紧紧地抱着励阳,眼睛里的狠厉一闪而逝。

他们相爱这么多年,却一直只能偷偷摸摸的在一起。

阿阳需要一个女人来生孩子,也需要一个女人来掩盖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以为自己可以理解,可以大度。

在S市,找一个愿意为阿阳生孩子的女人大有人在,可是他偏偏选了那个爱阿阳爱了十二年的女人。

从他们开始的时候,她就一直是他们的掩盖,可是阿阳最近的变化让他有了深深的危机感。

一想到他要跟那个女人上床,他就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冲动。

他不甘心,凭什么那个女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阿阳的身边,而自己要偷偷摸摸,明明他们才是最相爱的一对。

昨天晚上,如果不是自己来的急,励阳就会跟那个女人上床。如果只是为了生孩子,根本没有必要上床,没有必要!

他不敢想象,如果励阳真的跟那个女人上了床,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也许,提着刀砍了那个女人,也未尝可知。

励阳的电话响了,是林温祎打过来了,励阳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忍,划开手机声音温和地说:“温祎,醒了吗?昨晚公司里有点事,我就先赶过来处理了,很抱歉,我……”

“没、没事,励阳,你忙。”林温祎听到励阳温和的声音,本来鼓足了勇气想要跟他坦诚,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玷污,她还能听到他温和的声音,依旧如同三月的春雨。只是,今天的这场三月小雨,有些寒冷,让她心虚害怕。

“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励阳把补洞房花烛礼给咽了回去,他想到了此刻身边还站着一个曹泽安。

“啊?以后,再说吧!”林温祎听到励阳这样说,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她曾经期盼的洞房花烛,如今让她望而生畏。

“呵呵,是不是没有睡好?要不你再睡一会儿?”

“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我现在就要回家了。”

“嗯,晚上见!”

曹泽安一旁冷冷的看着励阳满脸都是柔和地跟那个女人讲电话,他深深的感到了威胁,来自那个女人的威胁。任何威胁到他和阿阳的人事物,他都一定会清除,不留后患!

林温祎挂了电话,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回。

“还知道回来?”林温祎刚进门,就听到婆婆江永春就阴阳怪气的说。

“妈~”林温祎垂下头,有些害怕婆婆。

“你这一句妈,我可担当不起。我们励家的规矩,如果一日没有为励家生儿养女,就一日不算我励家的人。你说说你,这都两年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养一只母鸡,两年也应该下个蛋了吧?”江永春嫌弃地瞥了瞥林温祎平坦的小腹。

“妈,你就少说两句!生孩子不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儿,不能都怪嫂子。”小姑励薇听到妈妈江永春在客厅里阴阳怪气地说话,知道定是嫂子回来了,就连忙出来解围。

“咦,我说你这个丫头,到底谁才是你亲妈?”江永春伸手要往励薇的头上点,励薇巧笑着推开妈妈的手,挽着林温祎就上了楼。

“哎,你这个死妮子……”江永春在楼梯口处朝楼上嚷嚷了一句,励薇回头朝她做个鬼脸,就关上了门。

“嫂子,怎么样?昨天晚上……”励薇一脸你懂得的表情,林温祎想起了慕思哲,脸上露出一丝丝的不自在,内疚,伤心,表情极其尴尬。

励薇见林温祎并不是羞涩幸福的表情,立刻明白了昨天晚上恐怕有些不尽人意了。

她同情地看着林温祎,自己哥哥励阳喜欢男人的事,不敢告诉林温祎。

她是见证林温祎是怎样从少女时代就开始追随哥哥的脚步,她害怕她伤心失望。

第0003章 他有病!
“嫂子,不要担心,来日方长。”励薇伸手握住林温祎的手,心里一阵难过,她精心策划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说服了哥哥,还是没有成功。

“以后,我慢慢帮你策划,争取帮你一举拿下我哥哥,你不要灰心。”

“薇薇,我累了。”林温祎倒头就躺在了床上,拉着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

励薇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你好好睡一觉吧。我也要出去看看我的男神今天要去哪里了。”

门轻轻地关了起来,林温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心里痛苦至极。

她莫名其妙的就跟一个陌生人上了床,被逼无奈的成了那个魔鬼的情人,随叫随到?呵呵,一串眼泪从眼眶中跌落出来。

她不但背叛了励阳,更是背叛了自己的感情!

励阳的温和励薇对自己的维护,如今都成了她自责的理由。

自从她初中时代,认识励阳之后,爱屋及乌,自然就跟励薇走的近了。

励薇也喜欢林温祎,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么懦弱,也不像她们那样做作,她就是那个独特的招喜欢的她。

更何况,她和用情专一,无论有多少多么优秀的男人在她面前走过,她都绝对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她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励阳。

励薇对林温祎的喜欢,使得林温祎和励阳的婚事格外的顺利,刚开始江永春也格外喜欢林温祎。

只不过婚后一年多,林温祎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她才开始慢慢的对她有了意见。

“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能生孩子,趁早让位,不要耽误我抱孙子。”励薇出去追随男神去了,江永春就来到了林温祎的房间内。

林温祎听到江永春的话,就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不想跟婆婆争吵,这样会无端地给励阳添堵,更何况,她今天不想说话。

“别以为你魅惑了励阳和励薇,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我已经托人给励阳看好了媳妇,那女人白白胖胖的,大胸大屁股,一看就是能生儿子的,识相的话早点让位子。”江永春生怕林温祎听不见,刻意大嗓门嚷嚷着,林温祎想装睡都难。

“妈,励阳说我们还年轻,不想这么早生孩子,我们还想多过两年二人世界,更何况……”

“呸呸呸,你这个狐媚子,是不是你不想身材变形才故意不要孩子的?是不是你在励阳面前成天吹枕旁风?你是什么心肠?想要我们励家绝后啊,励家的老祖宗那,你们把我带走吧,这个家的心我操不了了哇……”江永春一拍大腿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一只手握着脚踝骨,一只手擦眼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林温祎坐在床上,看着江永春,一阵头疼。

“阿姨,阿姨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快别坐在地上了,快起来快起来。”一个年纪约莫二十来岁的姑娘冲了进来,上前来拉起江永春的胳膊,江永春趁势站了起来,摸着这姑娘的手,说:“还是艳玲懂事,不像某些人。”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可不就是白白胖胖的,胸大屁股大,难道婆婆说的给励阳找的女人就是曹艳玲?林温祎一阵头晕目眩,她需要冷静冷静。

曹艳玲扶着江永春出去,林温祎倒头就将自己埋在被子里,也许是昨晚被慕思哲折腾的太苦,一觉睡到励阳下班回来。

“呦,阳阳回来了,快点过来吃饭了。”江永春笑眯眯地看着踩着点回家的儿子,“艳玲今天来看你了。”

“阳阳哥。”曹艳玲的脸上带着一些羞涩,脸庞淬着桃红。

“嗯!”励阳朝曹艳玲点了点头,转向江永春问:“温祎呢?”

江永春一听到励阳问道林温祎,脸上闪过一丝不高兴,说:“还在睡觉,怕是累了,就不要打扰她了,等会儿她醒了,再让王嫂给她做点吃的。”

励阳本来是要上楼去叫林温祎,听到江永春这么一说,就停住了脚步,说:“也好,那我们先吃饭吧。”

江永春匆匆吃了两口,就说吃饱了,闪到了楼上,留下曹艳玲和励阳在饭桌上。

“阳阳哥,你偿偿这个,味道挺好的。”曹艳玲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在励阳的碗里,励阳冲她笑了笑,也给她夹了一块。

林温祎站在楼梯口处,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觉得世界都将她抛弃了。原本她还可以上前去争一争,可是她现在已经做了对不起励阳的事,她没有那个勇气上前。

曹艳玲瞥见了林温祎,却是对着励阳甜甜地笑了笑,林温祎甚至看到了这个曹艳玲马上就取代了自己的位置,坐在励阳的怀里,她手里的杯子咚一声掉到了地上。

“温祎,你醒了?”励阳听到动静,连忙朝身后看过来,看到了林温祎之后,就站了起来,走到了楼梯口处。

“嗯!”林温祎点了点头,励阳的眼眸中有些笑意,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表情,看样子怕是吃醋了。

“来,一起吃饭吧。”

“我不想吃。”林温祎从楼梯口下来,走到了励阳的面前,面色极其不自然。

“要不,我带你出去吃。”励阳说着就拉着林温祎要往外走,林温祎连忙躲开他的手,说:“我不去。”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好朋友曹泽安的妹妹。从高中时代,她就喜欢励阳,只是励阳似乎从来都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放在眼里。

曾经林温祎以为励阳也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只是等到励阳说要娶自己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灰姑娘的梦。

“乖,别闹!”励阳扯着林温祎的胳膊柔声道。

林温祎浑身的刺,瞬间就柔了下来。

“毛病多,连个蛋都不会下的母鸡,还矫情啥?”江永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妈,你说什么呢?”励阳的声音微冷。

曹艳玲看着励阳维护林温祎,像母鸡护小鸡一样,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来。

“你看看你,就你媳妇精贵,说一句都说不得。”江永春不满地看了看励阳,又朝被励阳护在身后的林温祎翻了一个中国式白眼。

“妈,你说话注意点。”

“怎么了,说不得呀?有本事给我生一个孩子出来啊?”江永春不依不饶地说道。

“妈!”励阳冷冷地吼了一声,声音像是凝固在了空气中一样,极其的寒冷,江永春还想说什么,撇了撇嘴,将话咽到了肚子里。

“以后我们生不生孩子,跟你无关,谁也不准再提!”

励阳甩手就上了楼,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以及他刚刚的怒气,似乎有些明白了,他这两年不跟自己同房,是因为他生理的原因,他有病!

第0004章 励阳,我爱你
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丝的心疼,这个男人到底背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

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如果他早告诉自己,这两年来她也就不会故意地在他的面前袒胸露背,让他难堪。

林温祎后悔不已,早知道他有病,她就不应该故意地去勾引他,如今想来还不是一般的尴尬。

励阳回到书房里,狠狠地扯了领带,坐在了电脑前,伸手插在自己的头发中,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励阳,我可以进来吗?”林温祎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听着里面的动静,听了许久都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终于忍不住开口。

“哗”一声门被打开,还继续保持听墙角姿势的林温祎冷不防跌向屋里,励阳伸手扶住了她。

“小心!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冒冒失失的?”励阳眼睛里的痛苦被掩盖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宠溺,就像是养狗的人看着自己的狗狗一样。

“呃……”林温祎见到这样的励阳,大脑极度兴奋,连语言的组织能力都丢失了,就这样傻愣愣地看着他。

她刚刚是想来跟他好好谈谈,她想告诉他,就算是他有病,没有那个方面的能力,也没有关系,只要他的心里是爱着她的。

就算是过无性的生活,那有什么关系?

“怎么了?傻了?”励阳眼里含着笑,看着傻愣愣的林温祎,这个丫头从初中的时候就跟在他的身后,总是一脸花痴的样子,每次看到她他都觉得她的表情很滑稽,到现在还是这样。

“没、没、没……”林温祎连忙从他弯着的手臂中出来,站在一边,中规中矩的。

她不能再故意引诱,这样会让他难堪。

励阳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这丫头转性了?居然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了?他伸手关上门,问:“有什么事?”

“我想跟你谈谈!”林温祎一本正经地说。

励阳瞧了瞧林温祎,满脑子都是疑问,还有一点不习惯。

以前,她总是会制造各种各样的意外,意外的崴到脚,意外的露出半截香肩,意外的摔倒在他的怀里,甚至连内衣都出现过意外。

这两年来他见多了有关于她的意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中规中矩的跟自己单独相处。

“你想谈什么?”励阳走到书房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瓶红酒,倒了一杯递给了林温祎。

林温祎看着励阳端过来的红酒,想起了曾经自己端着红酒出现在他的面前,装作醉醺醺的样子,坐在他的怀里,非要他陪自己喝酒,那场面现在想想,真尴尬!

励阳看着林温祎脸上突然红了起来,自然也想起了那一次她“醉倒”在自己怀里的场景,这个丫头的演技还是太差,漏洞百出。

“想跟你谈谈你身体的事。”林温祎接过杯子来,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坐在了励阳的对面。

“我身体的事?”励阳放好了红酒,端着酒杯转过身来看着林温祎,满眼都是不解。

“对,就是有关你身体的事,我知道这两年来你不肯碰我是因为你的身体有恙。不过我不在意,我只想你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我们可以共同承担。就算是一辈子都这样,只要能在你身边我都甘愿。”

林温祎突然一口气把杯子里的红酒全部都喝完了,借着这股劲儿,存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把自己刚刚准备了半天的话,一起说了出来。

励阳张大了嘴巴,诧异的魂不守舍的,这丫头居然以为自己身体有恙?

不过,林温祎给励阳带来的是震惊,就算是自己真的不行,她也愿意跟着自己?

“励阳,我爱你!”林温祎见励阳半响没有吭声,就抬起头来看着励阳的眼睛。

她怕他会自卑,她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说男人就怕自己满足不了老婆。

更不要提根本就没有办法施展雄风的男人?恐怕自尊心更加容易受到伤害吧?

励阳看着林温祎,一把把她拉进了怀里,林温祎被励阳突然拉到怀里,心跳突然加速,她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哄动哄动”的。

励阳抱着林温祎,心里有些不忍。她跟着自己也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她过的怎么样,他比谁都清楚。

人前的光鲜亮丽和深夜中哭泣的眼泪,他不是没有见过,也不是没有自责过,但是除了物质上可以满足她之外,他没有办法多给其他的。

可是,他不能给的,正是她最想要的。

“你刚刚说什么?”励阳在她的头顶上问。

林温祎的大脑已经混沌一片,哪里听得清楚励阳问什么?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励阳以为林温祎是害羞了,就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把手里的红酒伸到她的嘴边。

她机械地张嘴,励阳喂她喝下了那杯红酒。

“励阳,我爱你!”林温祎脸上微红,双目明亮清澈,此刻她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励阳。励阳放下手里的杯子,双手环住林温祎的腰,渐渐地凑近她。

林温祎看着眼前渐渐放大的俊脸,露出了满脸的期待。

他们只有在婚礼上接过吻,而且那个吻极其短暂,她还没有开始,励阳那边就结束了。

她曾经一度的后悔,感觉自己有点像猪八戒吃人生果一样,吃完了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

励阳渐渐地凑近林温祎,他能闻到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这种香气是她身上特有的。他还能闻到她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

或者,接受她,跟她上床,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根本不需要用什么辅助的东西。比如现在,他没有感觉跟她接吻是一件很恶心的事。

林温祎感受到励阳的呼吸,就深深浅浅地在她的鼻孔边,即将沉迷的她突然脑袋里像是吹过一阵冷风,他身体有恙!

她连忙推开了他,往后倒退了几步,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励阳错愕地看着林温祎从自己的面前离开,还保留着他刚刚环抱她的姿势,这姿势现在在他看来极其的滑稽。

他无法跟林温祎解释什么,如果说自己没有病,那么这两年又该怎么解释?

励阳有些头疼,他揉了揉太阳穴,坐回了椅子上,盯着电脑的屏幕开始工作了起来,这两年来他也是靠着这台电脑的帮忙,打发了林温祎无数次的勾引。

林温祎退到卧室里,捂着自己的胸口,不停地轻轻拍打,刚刚差点就吻上了。

如果在今天之前,那是一件多么令人愉悦的事啊!

可是她突然明白他身体有恙之后,连接吻的勇气都没有了,就怕万一情动,那是多么的尴尬。

不行,自己得想个办法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才是!

励阳回到卧室里,看到林温祎孩子气的睡在那头,失笑地摇了摇头,走到另外一头躺下。

林温祎等到励阳呼吸渐渐平顺之后,才慢慢地趴起来,悄悄地爬到励阳的那头,痴痴的看着励阳熟睡的面孔,伸手在他的面部慢慢勾画他的轮廓。

半响,林温祎回到自己的那头,励阳闭着的眸子缓缓地睁开,眼睛里透露着万分的纠结。

总裁请轻点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总裁请轻点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护花狂龙在都市13章(第13章 青春少女)

    原标题:护花狂龙在都市13章(第13章青春少女)小说名字:护花狂龙在都市第13章青春少女果然是一个有个性的青春美少女,吴天就觉得自己已经是大大咧咧的,没想到这小妞比自己还要开放,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小妹妹,你确定要跟着他?”何媚欣一乐,饶有兴趣的指着吴天。林思柔眨了眨闪亮的大眼睛,笑眯眯的说道:“这位姐姐,跟着他有什么不对吗?我今天是刚来到天海市,身上又没有钱,刚才他又多管闲事救了我,我不跟着他跟着谁啊?”“哈哈……小妹妹果然有意思!”何媚欣突然有点喜欢林思柔,于是她转身走到吴天面前,轻轻的

  • 校园妖孽狂龙13章(第13章 野丫头有潜质)

    原标题:校园妖孽狂龙13章(第13章野丫头有潜质)小说:校园妖孽狂龙第13章野丫头有潜质还真是啊,一个个恨不得上前来顶礼膜拜方三的样子,那表情,抢着来做方三的老婆那也不是不可能啊!赵璇莫名的看着方三,有些羞涩了起来!“关、关我什么事儿?”“不过,老婆姐姐,你放心,她们那么丑,没资格做我老婆的。自然,也就没资格来来抢你的老公了!”方三说着,最后目光落在了还宛如做梦的王紫晴身上。但见王紫晴身材也很高挑,虽然看上去很年轻,却也是早早的发育了,而整个身段前凸后翘的丝毫不亚于赵璇,只是气质方面有些欠缺,给

  • 美女的护花邪少13章(第13章 巴黎时装周)

    原标题:美女的护花邪少13章(第13章巴黎时装周)小说书名:美女的护花邪少第13章巴黎时装周“呃……”李大宇微微一愣,不过还是拿出自己的钱包,递了过去:“这里有些,不知道够不够。”拉开了钱包,慕倾城直接取出一千块钱,递了过去:“这些钱总够了吧,以后别烦我了。”伸手接过钱,叶飞云只取三张,随后又从自己皱巴巴的钱包里面取出七十块钱零钱:“对不起,我只拿属于我自己的。”“这个保安有点意思。”李大宇抱着双臂,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慕倾城的脸火辣辣地,就好像自己糟蹋了良家,然后想要拿钱摆平事情,却又被人伸手打

  • 剑气凌神13章(第13章 男人的战斗,没有逃避)

    原标题:剑气凌神13章(第13章男人的战斗,没有逃避)书名:剑气凌神第13章男人的战斗,没有逃避看着黑袍男子的尸体,肖天浑身虚脱,瘫坐在地上,手中传来的刺痛令他有些难以忍受。回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肖天有种做梦的感觉,几个月以前,自己还是无人问津的废物,而现在,自己却能斩杀武道三重巅峰强者,虽然是呈其不备而攻之,但自己是真有那实力。调整片刻,肖天恢复了不少,情况紧急,不能浪费太多时间,顾不得身体不适,急忙走过去,将这黑袍男子搜了一遍。这人身份显然不一般,随便一搜,便搜出一瓶淬体丹,足足有八颗,更

  • 法医妈咪快快跑13章(第一卷 扑朔迷离,霸道爱第13章 接吻都不会)

    原标题:法医妈咪快快跑13章(第一卷扑朔迷离,霸道爱第13章接吻都不会)小说名:法医妈咪快快跑第一卷扑朔迷离,霸道爱第13章接吻都不会薛桐桐话音刚落,Ben嘴里原本叼着的炸鸡腿,“啪……”地一声,落在餐盘里面。“头儿,你……儿子啊?”一旁的Fiona虽然不至于那么失态,但是却也吓了一跳,有点结巴地问道:“头儿……那应该是你干儿子吧?你今年才二十七岁啊!”薛桐桐用纸巾把嘴角擦干净,撅了撅嘴:“我今年二十七岁,是没错!但是,我的儿子确实五岁啦!嗯……我想,你们以后和我一起工作,肯定有机会见到我家儿子

  • 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13章(第13章 十一是你的宝)

    原标题: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13章(第13章十一是你的宝)小说名字: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第13章十一是你的宝“对不起首长!”言郁绷着脸。单亦君已经将殷十一抱起,大步往公路上走。临走时,还不忘对一旁的中尉道,“开枪的人给我留着。”那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仿佛要将那个开枪的人生吞活剥了一般。言郁也没傻愣着,将现场交给中尉,便追上单亦君。没办法,还需要一个人给首长开车,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军车在单家军区医院外猛的刹住,车门被人一脚轰开,医院大堂里的军人都齐齐看了过去。只见一脸阴沉的单亦君抱着一个女人大

  • 御女高手13章(第13章 疗毒)

    原标题:御女高手13章(第13章疗毒)小说名称:御女高手第13章疗毒和猴子分别之后,杜小飞本来打算去找柳凤茹联络联络感情,加速推倒女神的速度,一个电话过去才得知道柳凤茹去做美容了,无聊之下他只好回家修炼《御女天书》,打算好好研究研究这本不断带给他惊喜的奇书。说实话,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如何去修炼,上次他就是学着小说里方式,在心中默念那些口诀,没念几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再等醒来时,八天时间就稀里糊涂地没了。杜小飞不知道,他那是机缘巧合下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地,也就是修道者口中的顿悟,那是无数修道者梦寐以

  • 极品高手在都市13章(第13章 这不科学啊)

    原标题:极品高手在都市13章(第13章这不科学啊)书名:极品高手在都市第13章这不科学啊谢二雷刚把最后一块排骨夹起来,突然手一颤,排骨掉回了盘子里。这什么世道?校花也被甩?我靠,还别说经历了,想想都觉得委屈。谢二雷作为旁观者,心情都很复杂。有惊异,有失落,有不解,有惋惜。当然,此时他心情的主旋律,还是喜悦……要不是城市里管得严,他都准备去买挂鞭炮放一下。而作为当事人,梁文雨的反应,倒显得很平淡。眉头紧皱了几分钟,就舒展开来,淡淡的说道:“为什么?”“你说你想回去?可我,准备在龙腾发展。而且,我工

  • 圣手邪医13章(第13章 解蛊)

    原标题:圣手邪医13章(第13章解蛊)小说:圣手邪医第13章解蛊“我们先出去一下,你们慢慢聊。”几名医生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纷纷离开。看到众人离开,刘文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说道:“看来马上医院里就有另外一个新的版本了,正牌老婆带着小三来质问丈夫。”刘文在第一次进入医院的时候,就口口声声叫赵晗晗老婆,而经过兰姨的口传播出去的信息,顿时就会让人想到正牌老婆和小三。“你个无耻之徒,为什么这样损李燕。”赵晗晗冰冷的问道,脸上很是生气。“我没有啊,我只是告诉兰姨我和李燕昨天疯狂的玩了一天,其他的我就没说

  • 庶女成凰:替嫁妖妃13章(第一卷 两只黄鹂鸣翠柳第13章 原来是想要大姐的命)

    原标题:庶女成凰:替嫁妖妃13章(第一卷两只黄鹂鸣翠柳第13章原来是想要大姐的命)小说:庶女成凰:替嫁妖妃第一卷两只黄鹂鸣翠柳第13章原来是想要大姐的命“这不可能!”曹氏吼出声才察觉到自己失态。她急忙深吸口气稳住心神,拉长了脸道,“秦大夫,人命关天,你当真看清楚了?”被曹氏阴冷语气所慑,秦大夫张了张嘴没有吭声,只一味低着头,恨不能将那茶盏看出个洞来。苏青墨面含淡笑看着二人举动,心中鄙夷曹氏母女跟自己斗了这么多年也没得过半分好处,怎么就永远学不乖?“秦大夫,这些年你就是这么替苏府看病的?”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