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老公,我要离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45: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老公,我要离婚

她是个已婚女人

  阳光自巨大的落地窗下进入,一直洒落在窗边那张桌子上。说明http://www.xbxys.com/桌子上放着两杯咖啡,两个红色的小本本。

  结婚证。

  尚岚一如既往的坐在这里盯着那两个本本发呆,因为它们,她连交男朋友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是的,她已经结婚了,在两年前。

  可当她和那个男人领证出来,还沉浸在幸福中的时候,他却一声不响的消失了。

  这一晃,两年已然过去。

  “你这个混蛋到底在哪里啊,你快回来和我离婚吧,让我解脱吧!”

  尚岚将额头抵在手掌,眼泪一滴滴的低落在深褐色的桌布上,氤氲出一个个小小的圆圈,如同她绝望的爱情。说明xbxys.com

  两年前到今天,恰巧是整整二十四个月。

  可即便是这样,她到现在也无数次希望,或许在哪个不经意的转身,还会遇到他!

  “尚岚?你这个贱人果然在这里!你说!是不是又准备在这里卖骚等祁均?你这个女人,我早就看透了!”

  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彻底打断了咖啡厅的宁静,尚岚一阵头疼。她快速擦干眼泪,随即脸上挂上一副淡然的表情。

  “郑小姐,我想我说过很多次了,来这里,是我的个人习惯。而且我和你的未婚夫,没有任何关系。”

  她冷冷注视着眼前花枝招展的女人,顿了顿,一字一顿道:“我希望你,不要再让我重复我说过几十次的话!”

  郑可可一时语塞,竟不知说什么好。可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害祁均想取消和她婚约的罪魁祸首!

  她真是恨透了她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小百姓养生网

  尚岚起身准备离开,她已经够烦躁了。但郑可可一个闪身,却稳稳挡在她面前。

  “你做什么?”

  “做什么?尚岚,今天我就要好好和你说明白这个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勾引祁均的,是不是就是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摸样?”

  本就生的瘦弱的尚岚被郑可可猛然在肩膀处推搡了一把,整个人朝后倒去,尖锐

  的桌角狠狠撞击在她的腰部。

  哗啦哗啦——

  桌上的茶杯掉落,一阵嘈杂,整个大厅中所有人的视线,都彻底被吸引过来。

  尚岚脸红了,这个场面,真是令人难堪!可面前的女人稳稳挡在她前面,看来今天这一关,着实是不好过了。

  墙角处,一个身着铅灰色西服的男人从桌上的文件中抬起头,他削薄的嘴唇紧紧抿着,散发出更加强大的气场。

  周轩麟揉揉眉心,他自然听到了那两个女人的对话,心中涌起一丝不屑。推荐xbxys.com

  世风日下,还真是什么女人都有。

  要不是调查那件事,他又何必来这种地方?可整整一上午过去,都无法从这些零碎的文字中,参透这间咖啡馆究竟有什么意义。

  那边,女人刻薄的声音继续传来。

  “想不到吧,我这几天,已经把你的身份都调查清楚了。你两年前就结婚了!你一个已婚女人,还勾引别人老公,你就说你要不要脸?”

  看来,这件事还有更精彩的内幕。

  头疼的事情太多,周轩麟索性将手中的资料收起,靠在沙发上将视线递给那两个女人。

  令人意外的是,那个被指责成狐狸精一般的女人,却是一脸素淡摸样,无论如何都无法和那些形容结合在一起。说明http://www.xbxys.com/

  人不可貌相。

  “郑可可,够了。我是结婚了,但我和你的未婚夫,没有一分钱关系!”

  尚岚忍无可忍,终于爆发。她抓起包包一把推开郑可可夺路而走。真是丢人。

  但郑可可显然不打算如此简单就放过她,纤细的手臂仿佛包含着极大的力量,一把拽住她的裙角,竟然撕扯起来。

  刺啦——

  随着这声刺耳的声音,尚岚脸色苍白,连忙蹲在地上。版权http://www.xbxys.com/

  “穷鬼就是穷鬼,穿的衣服都是这种破布。哎呀,还是你故意穿这种容易破掉的衣服?好让男人扯这玩?”

  刺客郑可可的举动,略有些过分。周轩麟皱起眉,起身,朝门口走去。

  他无法忍受这些污浊的女人。途径那张发生是非的桌子时,周轩麟侧目回头,心中却微微一动。

  蹲在地上的女人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从头发的缝隙中能看到几滴泪珠掉落。

  周轩麟的脚步顿了顿,折返回来,将搭在臂弯中的风衣,搭在尚岚瘦弱的肩膀上。

  “谢谢……”

  谢字只说了一半,随机尚岚眼睛顿时睁大,更多的眼泪滚滚而落。

  是他?!竟然是他!

  她足足等了两年的男人……回来了!

他回来了

  “周轩麟!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有一天一定会回来的,你一定不会不要我的!”

  陡然失控的女人让周轩麟吓了一大跳,他眉头紧蹙,恨不得捂住这个女人的嘴。

  他此次回到s市是秘密回来,没有通知任何人和媒体。而且他也有自信,自己的这张脸在国内从未暴露在公众面前过,可这个女人,怎么会认识他?

  “轩麟,两年了,你去哪里了?你是不是后悔和我结婚?是我哪里不好?”

  见到两年未见情人的巨大喜悦已经将尚岚的脑子冲昏,她除了兴奋,感觉不到别的。自然注意不到面前男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直到抓在他衣服上的手,被一双修长的手掰开。

  “这位小姐,我想你认错人了。”

  真是倒霉,这果然是个疯女人。

  “呸,尚岚啊尚岚,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随便看到个男人,就能勾搭,大庭广众之下你就开始了?这位先生,你不要理她,她抢了我老公,她就是个狐狸精!”

  郑可可终于从惊愕中缓过神来,她一边偷眼看着周轩麟近乎完美的侧脸,一边连珠炮一般阐述着尚岚的“罪行”。

  尚岚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这眼,这鼻,这嘴……就是他,她是不会认错的!

  “周轩麟,真的是你!我是尚岚啊!”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忍不住眼眶通红,吸了吸鼻子,抛出一直藏在心里的那些问题:“为什么回来了也不来找我?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是不是一切从一开始都是骗我的,而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你告诉我!说啊,为什么要抛下我,既然不要我,当初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

  头越来越疼,仅剩下的一丝力气也被用光了。

  她很想大吼大叫,却丝毫没有办法,看起来反倒很虚弱。

  周轩麟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被这个突然投怀送抱的女人给吓了一大跳,眉头紧紧锁着,面上带着几分厌恶:“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

  说着,便一把将她推开,两个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也许这个女人从什么渠道得知他的身份和名字,也只能说她手段不简单。总之,这种人他见的太多。

  听到这几句,尚岚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目光直直盯着面前的男人,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破绽,却没有任何发现。

  除了厌恶,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他忘了自己?不可能啊……

  到底怎么回事?

  喜怒交加,再加上尴尬才被郑可可的那狠狠一撞,她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软软倒在地上。

  “轩麟……如果你不爱我,那我同意和你离婚!”

  眼看女人的头就要直接撞在地板上,周轩麟条件反射一般附身,将尚岚抱在怀里。

  怀里的小女人容貌精致,但眉眼间却带着一股浓浓的的哀愁。周轩麟心中一动,泛起一丝狐疑。

  这个女人,看起来不像是个骗子。

  “尚岚!”人群外一阵骚动,随即周轩麟手上一轻,怀里的女人已经被抢走。

  那个闯进来的男人身材高大,修长的臂膀将尚岚都紧紧包在怀里。

  “怎么回事?郑可可,你做了什么!”

  越来越多的人朝这边看来,周轩麟不愿在牵扯其中,起身准备离开,但胳膊却被人一把拖住。

  “祁均你还不死心,这个人,就是尚岚的老公!人家结婚了,你明白吗?”

  “放开。”

  周轩麟冷冷甩开郑可可的手,他真是烦透了这个女人,也烦透了今天的事情。

  尚岚缓缓睁开眼睛,但眼神立刻锁定住了周轩麟:“周轩麟,你又要离开吗?不要走,不要走!”

  她声音凄楚,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可此时的周轩麟,胸腔中已聚集起满满的怒气。

  “我不认识你,也没有和任何人结婚,小姐,你不要再无理取闹。”

  “你看!你让她自己说!是不是个有夫之妇了!”

  郑可可还在不甘寂寞的大喊大叫,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祁均扬扬手,身后上来两个身着黑色西服的壮汉,一左一右夹着周轩麟朝咖啡厅外走去。

  男人只不过微微一滞,随手甩开了保镖,盯着祁均,满脸冷笑。

  尚岚慌忙推开抱着自己的祁均,还待上前,却被男人冰冷的一瞥,冷透了心。

  她没有看到身后祁均落寞到的脸色,此刻她的一颗心,全部都在周轩麟身上,

  周轩麟?这个名字,很耳熟。

  祁均皱起眉头,难不成这个人就是她一直拒绝他的理由?

他们的关系

  自从刚才看到她看哪陌生男子的眼神后,他就呆住了,完全没有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他所认识的尚岚,不太适应和男子有太亲密的接触,就像刚才他只不过是扶着饱了她一把,就被她推开了,更别说是自动去抱住了一个男子。而且她之前,好像的确是在念这个人的名字。

  他们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尚岚看起来,如此伤心?

  转头看到尚岚红红的眼眶,他的脸色阴沉,怒火在他的眼底升腾,看向周轩麟的目光仿佛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这个男人,竟然敢伤害他视若珍宝的她,简直不可饶恕!

  一招手,向一直躲在暗处的保镖示意。

  很快,周轩麟就被好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包围住,挡住了去路。

  周轩麟面无表情,没有丝毫的慌乱,身上的气势没有一点点减弱,他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面前的男人。

  竟然敢这么对他?胆子倒是不小。

  祁均咬咬牙,镇定了自己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他很不喜欢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再一招手,就要让保镖把他拿下。

  “我看谁敢。”此时周轩麟的身边气温已经冷到了极点,那些保镖好像也被他震慑到了,一步都不敢靠近。

  “怎么不敢了,也不看看我这里有多少人?而且,你让尚岚伤心了,你不需要付出代价。”看着眼前男人那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祁均心里愈发的不舒坦。

  祁家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财阀,这个男人竟然敢这么和他说话?是不是太没有眼力了一点?!

  “尚岚?”周轩麟皱起眉,轻轻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这是……那个女人的名字?

  他的目光转向祁均怀中晕过去的尚岚,若有所思。

  “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叫做尚岚的女人,但是我只知道,如果你再这么执迷不悟,不懂得适当的时候收手,而是真的想要把我抓起来的话,我可以警告你,你一定会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的。”

  话语过后,周轩麟勾起了一抹冷笑,坚硬的棱角变得愈发冷酷,宛如掉入凡间的恶魔,俊美却冷酷。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一点温度都没有,给人一种说的出来就一定会这么做的感觉。

  祁均双手紧紧握着,愈发愤怒。

  从小到大,没有人敢这么不客气的跟他说话,甚至是威胁他。

  以祁家的财力,他就不信在C市有谁敢动得了他,当下就觉得是这个男人没有认出他是谁所以才敢这么说,心下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

  “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给我抓起来!”祁均轻哼了一声,用眼神示意大家动手。

  “是,祁少。”保镖纷纷恭敬地点头,应了之后立马就要上前。

  手臂上传来了一股压制感,周轩麟想要挣脱,却发现力气一点都使不上来,不禁面色阴沉起来。

  祁少?

  周轩麟收回目光,挑了挑眉,“你是祁家的人?”

  “现在才知道怕,已经晚了!”祁均咬牙切齿开口道,面上充满了不悦。

  他不喜欢这个男人无视一切的神情,更不喜欢尚岚竟然对他如此亲近。

  最生气的是,尚岚因为他不仅受了委屈还晕倒受伤了!

  祁均并不知道,尚岚摔倒,是因为郑可可的推搡。他把这一切,都记在这个令人讨厌的男人头上。

  他一定要把这个男人给抓起来,等问清楚事情后,任由尚岚处置!

  周轩麟这次来C市是秘密回来,没有告诉任何人,更不可能大张旗鼓地带着保镖出来,只是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意外。

  罢了,就当做是会会祁家也无妨。

  这么想着,索性便也不再反抗了。

  看着突然变老实的周轩麟,祁均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冷笑。

  果然如他心中所想,这个男人,不过就是个只有外壳没有内里的绣花枕头,就只会说大话而已。

  “带他上车,我们走。”祁均的口气在这个时候变得高高在上起来,抱着尚岚转身上了自己的车,看也不再看身后的男人,似乎是根本正眼瞧不上他。

  保镖们听从指令地带着周轩麟上了另外一辆车。

  目的地是祁均的一处公寓。

  到了之后,祁均立刻就请来了医生,确定尚岚并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悬着的心才松了下来。

  周轩麟并没有和两人乘坐一辆车,但尚岚坐在祁均车上。凭借她对他的了解,可以从那快彪起的车速上看出,祁均心情很不好。

  他们两个一路无话。

我要离婚

  “感觉身体怎么样了?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到了公寓尚岚就被祁均推入房中,私人医生早已等候多时,经过一系列的繁琐检查,祁均才满脸关切的走进来。

  尚岚摇了摇头,“没事,好很多了。”

  “医生已经帮你诊断过了,多多注意身体就能很快恢复。”祁均弯了弯嘴角微微笑着。

  “嗯。”尚岚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对了,周轩麟呢?”

  说着,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祁均神情一僵,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他没有想到,尚岚第一个询问的竟然是那个男人!

  祁均沉下脸,冷漠的回答:“尚岚,那个人说他根本就不认识你,你真的认识他吗,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不得不承认,刚才看着尚岚跑过去抱住周轩麟的时候,他的心是痛的,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挖出来,现在听见她竟然关心他,愈发的难受了。

  “不,不会的,我不会认错人的。”想到晕倒前发生的事情,还有那个眼神,尚岚的脸色黯了黯,明显有几分失落。

  她没有想到,周轩麟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并且还不认识她。

  不可能,他一定是认识她的,只不过他现在不愿意承认。

  没想到,他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了,宁愿用不认识自己这种牵强的借口,也不愿意与自己相认,恐怕是害怕自己会再缠着他吧……

  心痛到无以复加,尚岚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填补自己已经彻底破碎的心,以及她的爱情。

  收拾好情绪,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她想这么多也没有用了,本就是想要找到他然后离婚的,现在终于等到了……应该高兴才对。

  “就在隔壁的房间。”祁均抿了抿干燥的唇齿,说话有几分艰难。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欺骗尚岚。

  果然,听到这话之后,尚岚就直接走去了隔壁的房间。

  彼时的周轩麟正好站在窗前,朝外看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尚岚用力推开房门,脸色很不好看地走进去,却是一愣。

  周轩麟闻声转过了身来,阳光正好撒在他脸上,愈发的明朗。

  这个场景,就好似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是在这么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怎么,有事?”周轩麟面无表情的走到沙发,坐下来。

  冷淡的声音立刻就将尚岚拉回了现实。

  两年的等待已经让她伤透了心,对这个男人也已经没有幻想,更别说他现在还是这样的态度。

  她深吸一口气,站定在他面前,丝毫不畏惧地与之对视着,口气坚定:“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离婚吧。”

  “离婚?”周轩麟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冷哼了一声之后,淡淡道,“这位小姐,我说了,我不认识你,更不可能和你结婚。想要引起我的注意,说话也得经过大脑思考。”

  什么?

  如果说之前还抱有一丝希望的话,那么尚岚现在是彻彻底底绝望了。

  “好,你不承认是吧?等着!”尚岚紧紧咬着牙,从小包里翻翻找找。

  这个女人的样子的确不像是在说谎,可是,他什么时候结过婚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更何况,这不是小事,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尚岚一把将两个小红本本甩在周轩麟的面前,隐忍着怒气,“现在你还不承认吗?别告诉我,周轩麟不是你,照片上的那个男人也不是你!”

  翻开尚岚的结婚证,周轩麟顿时大惊失色。

  那本结婚证上面的照片和身份证号码确实是他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脸色很严峻,一变一变的,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在一旁的祁均有些怅然若失,结婚证都有,根本不像是说谎。

  原先他还以为这是她不喜欢他而编造出来的谎言,没想到是真的。

  等等,尚岚刚刚说的是要离婚吧?

  那么,也就是说明,她不喜欢这个男人?并且她很快就会恢复自由人!

  一想到这些,他就精神大振,瞬间振作了起来,心底隐隐有几分开心。

  这证明,他还有机会。

  周轩麟也是沉默着,没有再说话,眉头稍稍皱着。

  祁均手机狂震,他皱着眉头接起,那边传来连珠炮一般的声音:“祁均我求求你我们好好的吧!自从有了她,你就没有好好看过我一眼!我们都是要订婚的人了!”

  不用说,自然是郑可可,祁均一脸不耐烦的挂断。她的声音大到,寂静的房间中的另外两个人,都可以隐约听到。

  尚岚脸色苍白,只是低垂着头。

老公,我要离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老公 或 我要离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宠妻100分:吻安总裁大人13章(第十三章: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原标题:宠妻100分:吻安总裁大人13章(第十三章:我可以亲你一下吗)小说:宠妻100分:吻安总裁大人第十三章:我可以亲你一下吗洛烟吩咐席宝贝等人在家中等候,自己去了楼下,买了几个芒果和其他的食材回来。虽然这一道甜品拿手,但自己已是很久没有做过。因前几年自己都是在监狱中度过,根本就没有可以做菜的机会。而这几个月出狱后,资金紧张,更是不可能将钱花费在这种价格算是偏贵的水果上。跑龙套的钱只能勉强支撑小日子,但想到席宝贝对自己的那片真情实意。洛烟觉得,只要让他能够开心,自己花再多的钱,也是值得。回到家

  • 看一眼惦念一生13章(第13章 还好,不过废了一双手)

    原标题:看一眼惦念一生13章(第13章还好,不过废了一双手)小说名:看一眼惦念一生第13章还好,不过废了一双手苏芊芊从医院跑出来,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擎天集团,推开苏擎天的办公室门,“爸爸,沈沉渊他在哪儿?”问完抓着他的手,眼泪大颗大颗的滚下来,“我知道他没有死,求求你告诉我他在哪儿?求求你告诉我,爸。”苏擎天看着满脸是泪,苦苦哀求他的女儿,忍不住烧红了一双眼睛,“他把你害的还不够惨,你还要去见他?我要他来,是保护你的安全,可你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从今以后,沈沉渊再也不是你的保镖

  • 冷王的千金毒妃13章(第13章 :算是扳回一局)

    原标题:冷王的千金毒妃13章(第13章:算是扳回一局)小说名字:冷王的千金毒妃第13章:算是扳回一局青衫老者忙恭敬地朝座上施礼:“草民拜见齐王爷。”楚逸暄蹙眉望着老者:“不知王妃请来的老者,是个什么证人?”青衫老者一愣,望向苏柔止,原来这位姑娘是齐王妃?许柔止笑了笑,望向苏乐瑶:“这是杏林春药堂的方掌柜,苏夫人可还记得吗?”杏林春药堂的掌柜?本来,苏乐瑶对这青衫老者并没有什么印象,但听闻杏林春药堂这五个字,不由心头猛然一震!她脸色一变,强行镇定道:“我又没去过杏林春,如何会认得他们的掌柜?”许柔

  • 且以情深赴余生13章(013错爱)

    原标题:且以情深赴余生13章(013错爱)小说:且以情深赴余生013错爱“证据要用心看,不是用眼用耳!”向晚戚戚然地笑了下,又道,“可你,却习惯了用眼看用耳听,从来不用心。”“向晚!”宋淼淼大叫一声,生怕向晚说出什么来,急急道,“你别执迷不悟了,你坦白的话,我和妈妈还可以替你求情!”“不需要!”一直淡漠冷静的向晚突然大吼了一句,满眸充斥着猩红,“我求你们现在就去告我!去告我!”“宋向晚!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歇斯底里?”慕以深上前一步,伸手想要去夺向晚手里的手术刀。向晚后退一步,避开他的手,“我最后

  • 如果爱情没来过13章(放开我)

    原标题:如果爱情没来过13章(放开我)书名:如果爱情没来过放开我男人黑漆漆的瞳孔里染了一抹危险的意味,激的秦萱心里轰一声,升起一股不甘服输的感觉。想起前几天的事,她嘴角忽然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怎么,欧阳宸你还会关心我去哪了?”女人放肆的笑容落在男人心里,让他生出一股无名的火,欧阳宸皱起眉头,抬手捏住了秦萱的下巴,“秦萱,你说话小心点。”男人身上浓重的酒味飘过来,让秦萱不自觉皱起眉头。“说话小心?”她又觉得这话十分可笑,“欧阳宸,我愿意说什么话你管不着。”说完,她扭开脸,从男人的禁锢之中钻出来就朝

  • 被风吹散的思念 13章(第十三章 威胁)

    原标题:被风吹散的思念13章(第十三章威胁)小说名:被风吹散的思念第十三章威胁满脑子只是想着怎么会这样?她这八个月从来不敢乱了作息,也都吃着有营养的。为什么孩子还会这样?万一孩子日后有个终身残疾可要怎么办?这一辈子孩子都要怎么过?她想着,不由难过的落下了泪。齐亦儒进来正巧看到:“怎么哭了?你快躺下,你现在才刚生育没多久,怎么可能坐起来。”尤其她是剖腹产。丁蔓看着眼前不算太熟悉的男人:“我的孩子不会有事的对吗?”齐亦儒的手顿了顿,知道过程的他却不能将真相告诉丁蔓,这无疑是更加刺激她。“没事的,只不

  • 我用情深,许你余生13章(第十三章 进监狱)

    原标题:我用情深,许你余生13章(第十三章进监狱)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十三章进监狱第二天,苏影一走进办公室,就看到办公室里面有俩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还有几个医生。“你就是苏影苏医生吧?在你的病人当中有一名患者因为你给他配的药,凌晨三点忽然发病,我们怀疑你因为配药失误险些害人丧命,他们家属要求你负责。”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警察公事公办的态度。苏影脑子‘嗡’的一声作响,坚定的否认,“不可能,我不可能开错药,那个病人在什么地方,我要跟他当面对峙。”“抱歉苏医生,我们都是职责所在,还希望你配合我们去

  • 凤还朝:皇上,靠边站!13章(第十三章:风前残烛,由不得己)

    原标题:凤还朝:皇上,靠边站!13章(第十三章:风前残烛,由不得己)小说名称:凤还朝:皇上,靠边站!第十三章:风前残烛,由不得己钮祜禄雁菡才退出去,年倾欢的脸上就呈现了清澈的笑意。“乐琴,先前让你准备的事情,加紧去准备吧,看来好时候就要到了。”她之所以这样刁难钮祜禄氏,一则是发自内心的不喜欢。二则是想借着羞辱她和耿氏,激起府中更多的不满。这些心思歹毒的女子,一旦存了不满,就必然不会息事宁人。她要的,就是一个何时的机会,一个能逃出王府,不进红墙深宫的绝好契机。“奴婢明白了。”乐琴依旧是违心的应下,

  • 庭院深深深几许13章(第十三章 喜欢谁)

    原标题:庭院深深深几许13章(第十三章喜欢谁)小说名字:庭院深深深几许第十三章喜欢谁一个月后,程梓珊顺利的通过了考核,正式成为JY的一员。方锦城通知她聚餐。等到了地方,才发现他只约了她一个人。“梓珊,这里的法国菜特别的好,尤其是酱爆鹅肝。你待会一定要尝尝。”方锦城并没有将她的诧异放在心上,反倒是热络的介绍着菜单。程梓珊有些不大适应他的殷勤,借故去洗手间。早知道只通知了她一个人,她就不过来了!“好好把握啊!笨蛋。”汲锦在电话中远程指导她,“方锦城这是看上你了!”看上她?程梓珊有些傻眼,“怎么会呢?

  • 宠妃天成13章(013 有人来找茬)

    原标题:宠妃天成13章(013有人来找茬)小说:宠妃天成013有人来找茬李怀玉倒是没有做出什么专宠的事儿来,太后给他挑了三个人,他便连着三天挨个睡了一遍。林清在御花园里,每日都能听到许多八卦,哪一个又在御花园巧遇了皇上了,皇上赏了哪一个什么珍贵的东西了……这些事情,在宫人口中传得最快。她也在御花园中遇到过夏云素一次。虽说她二人培训时在众多宫女之中关系最好,但颇有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其实来往并不很多。夏云素被选给皇上,封了从七品的宝林之后,就再没见过了。因此乍见之下,看着夏云素不同以往的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