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布衣神葬 第一卷 阴谋鬼计》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16:2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布衣神葬 第一卷 阴谋鬼计

第一章 爷爷之死

在我国,丧葬习俗延续上千年,从古至今,送葬的规矩那是数不胜数。来自xbxys.com因此也就衍生出了诸多的职业,像什么吹唢呐的,扎纸人的,抬棺材的。不过这些人,都要听从一个人的调遣,那就是白殡知事。

白殡知事也叫送葬先生,或是管事人,我们这边尊称为大总。这类人不仅会扎纸人,看风水,甚至就连捉鬼驱邪,都略知一二。

因为送死者下葬是一件大事,诸般的禁忌不可触发,所以主家一般对于大总都是十分的尊敬的。

我叫张三年,上了三年大学什么都没学到,最后就连工作都没摸到一个,就一溜烟的滚回了家里。我的老家在苏北一个很普通的农村,父母都不是什么文化人,但是我爷爷,可算是远近驰名的这么一个人物。推荐http://www.xbxys.com/

爷爷早些年的时候,就走南闯北,见识颇丰,到了年纪大了,干脆就做起了送葬师傅。因为常常和死人打交道,所以一般的人都不愿意接近他。但是我,从小就对于这些神奇的玩意,颇感兴趣。

没事的时候,爷爷就笑着跟我说:“我说三年呢,你可多学着点啊,等爷爷老了之后,你可要给我办一个体面的葬礼。”

当时我也是浑,看着爷爷红光满面的就说:“那成啊,你要是教给我,等你死后,我指定给你办一个最和规矩,最体面的葬礼。”

爷爷笑着看着我,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神采,猛地攥住了我的手,激动的说:“你真的想学送葬?做白殡知事?”

谁知,就在我刚想点头的时候,老爸突然跑了过去,一巴掌就扇在了我的脸上,一边踹我屁股一边骂:“你个没出息的玩意,我供你上大学,你倒好,找不到工作。现在还跟爷爷犯浑,看我不打死你。《布衣神葬 第一卷 阴谋鬼计》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我顿时心里就委屈啊,我这也没说啥啊,这是咋了?我都二十多岁了,还跟小孩子一样揍我,这不是让我难堪吗。

“住手,你再打一下,信不信老子跟你没完?”突然,爷爷跑过来一把拽住了老爸的手,我这才算是“存活”了下来。

不过从这天开始,爷爷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带我出去溜达,说是让我先熟悉熟悉环境。我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嘛,所以就不信爷爷一直跟我说的什么禁忌啊,鬼神之类的事情,只当那是骗小孩子的。

慢慢的,他也就带着我,开始去一些丧事上去露脸,顺道教我点东西,给我讲讲送葬的规矩。这一来二去的,我慢慢的也就学了不少。虽然我不信这套,不过看着挺好玩,也就记下了。《布衣神葬 第一卷 阴谋鬼计》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这天中午,刚吃完午饭,就见到一个妇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二话不说,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爷爷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喊:“张大爷,你快去看看吧,我家男人,死了!”

我站在一旁看着这个女人,心想不就是死人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先起来,慢慢说。”爷爷伸手把那女人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张大爷,我家男人,是站着死的!”那女人抽泣着说出了这句话。

没想到爷爷听到这里,脸色顿时就变了,二话不说就拉着那妇人,急速的朝着她家跑去。我心里也好奇,连忙跟了过去。

等来到她家的时候,我不由的倒吸一口气,因为我看到一个人,正站在院子里,七窍流血,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推荐xbxys.com

这死人我倒是见过,但是站着死的,我还真没见过。

“作孽啊,这是站尸啊,看来你家,是要出乱子了。”爷爷看了看院子里的尸体,脸色铁青的走了过去,也不知道嘴里念叨着什么,然后就对着那尸体一点,奇异的一幕发生了,我就看到那尸体,竟然自己慢慢的软到在地。

“好了,没事了。按照流程,净身,穿寿衣,然后去买棺材吧。”爷爷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因为送葬的规矩,就是要在家里停尸三天,才可以下葬,所以暂时的没我们什么事。小百姓养生网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追问着爷爷刚才是咋弄的,怎么三五个人弄不倒,你就这么一指就能倒了?

爷爷笑了笑,问我愿不愿意学?我当时当然是一百个愿意了,这么神奇的东西,我要是学到手,那以后多牛逼啊。

于是爷爷就摸了摸我的头,说了一句,你接手,我也该退休了。

从这天开始,爷爷每天就开始逼着我看书,看他那本《送葬秘术》。有死人的时候,也会带着我过去。慢慢的,我对于送葬一行,越来越感兴趣,也学了不少本事。

值得一说的是,当天下葬的时候,那人的棺材,是竖着下地的。爷爷说,站尸必须站棺下葬,这是送葬的规矩。

当然,我和爷爷学送葬都是瞒着我父母的,因为他们十分反对我和爷爷呆在一起,尤其是下葬的事情,一般都是不许我沾手的。

后来时间一长,我呆在家里也实在是没意思,就跟着同村的人,出去打工。在我临走的时候,爷爷把我叫到身边,跟我说了一句话:“三年呐,回来的时候,记得给爷爷办一个体面的葬礼啊。”

当时我也没当回事,就想着爷爷都七十多了,该不会是老年痴呆了吧?

可是就在我刚走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家里就打来了电话,说是我爷爷,死了!

接完电话之后,我连夜就坐着火车,赶回了家里。因为我是长孙,再加上爷爷对我不错,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是我在回去的火车上,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那就是爷爷身体挺好的,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我记得两个月以前也有送我离开的时候,说话还是蛮英朗的,一顿还能吃一大碗米饭呢,这人,真的死了?

我一路上都不相信爷爷死亡的消息,一直到我到了家之后,看到被摆放在堂屋中央的尸体的时候,我才控制不住的痛苦了起来。

我颤颤巍巍的走上前去,伸手掀开了盖在爷爷脸上的白布,在看到那张惨白的脸的时候,我顿时心里一惊。因为,此时爷爷的眼睛,是睁开的!

第二章 准备送葬

按照送葬的规矩,死者死不瞑目,那就表示心里是有什么心事放不下,不愿意合眼啊。

“爷爷,孙儿回来了,你就放心的去吧,你放心,我一定会按照你教我的,给你办一个体面的葬礼!”我伸手在爷爷的眼皮上抹了一把。

说来也奇怪,那怎么都合不上的眼睛,竟然真的就合上了。

看到爷爷闭眼,我不由的松了口气,看来爷爷心里始终是放心不下我啊,还惦记着之前我跟他说的要给他送葬这件事呢。

“畜生,都是你,你知不知道,就是你害死了爷爷,啊?看我不打死你!”就在这时,跪在床边的父亲突然冲了上来,就要朝我身上招呼。

“孩他爸,你这是干啥呢,这都是他爷爷自己的意思,你可别再让老人家担心了。”老妈连忙上前拉住了正要动手的老爸。

我听到老爸说是我害死了爷爷,我脑袋顿时就蒙了!怎么说是我害死了爷爷呢?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跟你爷爷学送葬?那是因为送葬一家只能出一个!必须死了老的,才能有新人接替!你呀你.....”

老爸哭喊着伸出手,脸色铁青的指着我骂道。

这一句话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一瞬间就把我惊的有点不知所措。

爷爷的死,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吗?如果当初我不跟爷爷说我要学送葬,如果当初爷爷问我愿不愿意接他的班,我回答他是一个否定的答案,爷爷就不会死吗?

这一刻,我的心里很乱,很烦。我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我做错了,还是说定下这个规矩的人,根本就是王八蛋。

我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想了很久,最终我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既然爷爷让我做了这行,不管他的死是不是因为我,我都要承担起来这个责任,就当是对爷爷,对自己一个答案吧。

走出房间,看着爷爷的尸体,我没多说什么,就对着父亲说:“爸,我现在要给爷爷净身,麻烦你给我找一盆清水,柳树叶子,还有白醋。”

听到我说这句话,父亲当时就楞了一下,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就转身出去准备去了。

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既然爷爷已经死了,我曾经答应过他老人家,我一定会让他有一个体面的葬礼,这点,我必须做到,也是现在我唯一可以做的了。

平静了一下心情,我就按照爷爷以前交给我的方法,开始一步步的来。

民间送葬,第一步,就是要给死者净身,穿寿衣。

我看着爷爷那干瘦的身躯,眼泪不由的就掉了下来。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忍着给爷爷擦完的身体,那时候我的心很难受,不过我愣是忍住了,因为送葬禁忌第一条,就是不能让活人的眼泪,落入死者的棺材里。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去做白殡知事,更没想到第一次送葬的人,会是自己的爷爷!

可是就在我刚给爷爷净身完的时候,我突然就愣住了,因为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在爷爷的脖子上,好像是有着一道淡淡的痕迹。

那痕迹不是很现眼,不过此时死人的身体都是惨白的,所以这道印记,就十分的凸显了出来。

看到那印记,我心里咯噔一下,一个不好的想法,陡然就冒了出来。

这个印记,我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有人后面,用绳子,硬生生的把爷爷给勒死的。由此我当时就断定,爷爷的死,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

想到这里,我立马就跑了出去,找到父亲,指着爷爷脖子上的印记问:“爸,你难道不跟我解释一下,爷爷脖子上的印记,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谁知我话音刚落,就见到老爸的脸色,陡然就变了。他颤抖着手,在爷爷的脖子上抹了一下,然后把我拽到了外面,跟我说:“你太爷爷死的时候,脖子上也有这么一条印记。”

我一听到这里,顿时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绝对不会是巧合啊,而且这道印记,十分的奇怪,好像并不是一般的绳子能弄出来的。

当时我就把这件事,记下了。不过现在还是要把爷爷下地,才是正事,所以我也没深究。

接下来的事情,就按部就班的进行了下去。穿寿衣讲究一个“三腰五领”,也就是三件裤子,五件上衣,手里放着打狗饼,嘴里含着压口钱,最后再在死者的脚上,拴上麻绳,挂上重物,这送葬的第一步,摆尸,就算是完成了。

忙活完之后,我才擦了把汗,心里也不由的松了口气。不过爷爷脖子上的那道紫色的印记,却始终的压在我的心里,就好像是一块石头一样,让我喘不过气。

不过因为丧葬要用到的人马比较繁多,所以我只好让父亲忙着去张罗着,什么唢呐手,扎纸人的,抬棺材的等等一应的人马,全部到齐了之后。我们才一起,把爷爷的尸体,放进了棺材里。

“这个,你看,老爷子的死,也要找个管事的不是,之前都是他给别人管事,现在....”就在这时,扎纸人的老张,就走过来,脸色难看的望着我,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

我当然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但凡是白事上,拿钱最多的也就是大总了。

“张叔,这件事不劳你操心了,我爷爷的事情,我自己张罗。”

从我知道爷爷的死是因为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这个送葬的活计,我一定要干下去。没想到我这个决定,一干就是是十五年,差点把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当然,这是后话了。

按照丧葬的规矩,死者死了之后的三天时间里,棺材不能上盖,要头朝门外,脚朝里,摆放在家里三天,以方便死者的亲信前来吊唁,于是这段时间,我就老老实实的跪在爷爷的棺材边上,烧着纸钱。

今晚是最后一晚,明天爷爷就要下地了,我现在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爷爷的墓穴。其实按照常理来说,踩墓地这种活,不应该是我做的。因为各行各业都有忌讳,我们丧葬一行,亲人墓穴,只能拜托同行,风水师。

当天晚上七点多的时候,父亲就去邻村,找来了王先生。

王先生刚一进门,就来到爷爷的棺材前面,伸头看了一看。当他看到爷爷铁青的脸色的时候,顿时一惊,接着就看了看我。他在看我的同时,我也在打量着他,就在这时,我仿佛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恐惧。

第三章 魂魄受阻

顿时我心里就奇怪了,我有什么好怕的,看我至于吓成这样吗?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我当时也没多想。

“三年,我上次送你的那个玉佩,你一直戴着吧?”王先生走过来,在我耳边小声的问道。

“戴着啊。”我狐疑的看了看他。

这个先生,是我爷爷的好友,我们彼此也算是熟人。三年前,他送了我一个玉貔貅,说是让我一直戴着。

“哎,老哥的死,都是你们张家的命啊,放心吧,我一定给他选个好的墓穴。王先生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一番。

慢慢的,夜深了,我让父亲带着母亲回屋睡觉去,我就和王先生两个人守在爷爷的棺材前。

院子外夜色如墨,今晚的风出奇的冷,吹在身上让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灵堂里的灯泡随着呼啸的北风摇摆不定,那黑色的影子倒映在地上,显得异常的苍凉和恐怖。

就在这时,突然村里的狗不知看到了什么,齐刷刷的叫唤了起来。

此时屋子里,只剩下我和王先生两个人,虽说棺材里躺着的是我的至亲,我心里还是不由的发毛啊。

王先生看了看外面,接着就在爷爷灵柩的前面,点上了一盏长明灯。

这个长明灯,在送葬里,可是很有说道的,在第一晚的时候,我就已经点上了,这次王先生,为什么又点了一个呢?

就在我疑惑的刚想开口问的时候,突然那长明灯熄灭了!

“这.....”看到那突然熄灭的长明灯,我不由的一惊。之前爷爷告诉我,死者灵柩前的长明灯,千万不能熄灭,要不然死者的魂魄,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王叔,这是咋回事啊?”我看着熄灭的长明灯,不由的疑惑了起来。

再看此时的王先生,那张脸,就跟白布一样,冷汗唰唰的往下流啊。

他咕噜咽了口唾沫对着我说:“你们送葬一行的,应该都知道,长明灯一旦熄灭,那就说明是死者的魂魄遇到了危险,回不来了啊。一旦过了三天,也就是今晚。那你爷爷就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一听到这里,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爷爷既然已经死了,我不能让他连鬼都做不成啊。

“那王叔,你看有什么办法能找回来吗?”我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脸紧张的看着王先生。

我知道他们做风水先生的,肯定都知道一点阴阳术法,所以我当时想都没想就问了出来。虽然我爷爷生前也会,可是毕竟现在我还学艺不精啊,我不敢拿我爷爷的魂魄冒险。

王先生走到外面,望了望天,接着就掐着一算,顿时,脸色那更加难看了起来。

“坏了坏了,你爷爷的魂魄,是遇到危险了,我们必须今晚子时之前,就要找回你爷爷的魂魄,要不然,就彻底的魂飞魄散了。”王先生急忙对我说到。

说实话,当时一听到这里,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此时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找回爷爷的魂魄。

想到这里,我刚想开口问王先生有没有什么办法,就见到他皱了皱眉,率先开口说:“三年,你们村里最近有没有出现什么怪事,或者是来过什么怪人?”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就说:“之前遇到一个站着死的人,爷爷说要站着葬下去,不知道这算不算怪事?”

没想到我话刚一说完,王先生身子一颤,我感觉到,他是害怕了。

看着他的反应,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我爷爷的死,跟这件事有关系不成?

“你听我说,还有一个时辰,我们必须要赶在子时之前,找回你爷爷的魂魄,你知道你爷爷是在哪里死的吗?”

王先生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这一句话顿时就把我问住了,因为我回到家的时候,爷爷的尸体就已经放床上了。于是我就把老爸拉出来,问他爷爷究竟是怎么死的。

“你爷爷他,是在南山凹遛弯的时候死的,死的也没啥奇怪的,乡亲发现的时候,就看到你爷爷坐在地上,已经没了呼吸。”

我一听到爷爷竟然是死在了南山凹,我心里顿时一惊。他没事去那里干啥?

这个南山凹,不仅是一片荒山野岭,更是我们村祖坟地所在,平时大家都不愿意去那地方,爷爷为什么要到那里去?

比我更吃惊的是王先生,当他听到爷爷是在南山凹死的时候,脸色更加的白了,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怎么会在那里!”

虽然这件事有点匪夷所思,不过当下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于是我就问王先生招魂,要怎么弄。

“这个招魂的方法,我倒是知道一个,不过就是.....”

王先生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你倒是说完啊。”我一听说他知道方法,立马就急的不行。

“这个.....这个方法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不知道可行不可行,况且这个办法一旦失败,就连你也要搭进去啊。”王先生想了一会,就对我说到。

我听到会有姓命之忧,说实话,当时我是有点犹豫了,不过一想到爷爷对我这么好,我就下定决心,不管多么凶险,我也要去尝试。

“你就说吧,就算是死,我也要去。”

王先生看着我这么坚定,于是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要准备什么东西?”我看到他答应我了,就兴奋的追问到。

“你先去准备一沓黄纸,两根白蜡烛,然后再找来一根你爷爷生前用的筷子,最重要的是要准备一个灯笼,灯笼的骨架,要用柳木啊,最好是红色的,浸泡过黑狗血的。”

我听完他的话,不由的泛起了难。其他东西还好说,我这里都能找到,但是最后那红灯笼,去哪找呢?

就在我感到难办的时候,王先生突然说:“你别管了,灯笼我有。”

我当时也没多想,既然东西都齐全了,那就好办了。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收拾好东西,就直奔爷爷死的南山凹而去。

临走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距离子时过去,还有四十多分钟,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第四章 走夜路莫回头

从我家到南山凹,步行需要十分钟,来到地方之后,我就抓紧的催促着王先生招魂。

只见王先生拿出一张黄纸,在上面写上了爷爷的生辰八字,随后从我手里接过蜡烛,插在地上,又拿出一根红线,链接两根蜡烛,接着就点上了香还有黄纸,嘴里嘀咕着什么。

看着自己忙活的王先生,我心里不由的泛起了嘀咕。以前在电视里见到道士招魂,那都是什么符咒,桃木剑之类的,怎么王先生用的东西,都这么奇怪呢?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就听到王先生对我说:“你过来,把手里的灯笼点上,去南山凹里,喊你爷爷的名字,等到手里的这张黄纸,变成了白色,就抓紧回来。记住,不管听到背后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找到你爷爷的魂魄之后,就立马走,不要沿着原地回来,绕道走。到家之后,就交给我吧。”

说完,他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张黄纸,上面写着我看不懂的文字,连着灯笼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之后,就点上灯笼,头也不回的朝着南山凹里面走去。

半夜三更的,一个人打着一个红灯笼,怎么都感觉是那么的渗人。尤其是在这荒山野岭的,那更是平添了一份的恐怖。

“爷爷——”我一边喊着爷爷的名字,一边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山路上走着。

可是走着走着,我就感觉四周越来越冷,好像是掉进了冰水里一般,让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咕咕——”远处夜猫子咕咕的叫唤了两声,扑棱着翅膀,飞了出去。

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心里暗自的给自己壮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就发现脚下的这条路,就好像是没有尽头一般,竟然还没走出去。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阵“咯咯”的阴笑声,不知道从哪传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我浑身的汗毛蹭的一下,就立了起来,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俗话说的好,宁闻鬼哭,莫听鬼笑啊。意思就是说宁愿听到鬼哭的声音,那也不能听到鬼笑。但是现在我听到的这个声音,那明显就是鬼笑。

送葬这行里,遇到的怪事不少,但是我可是第一次遇到,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就腿肚子打颤。

“咯咯——”那阴笑声再一次的响了起来,声音不大,但是却透着一股子的阴寒,不由的让我头皮发麻。

我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喊着爷爷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说实话,现在要不是关乎爷爷的魂魄,我早就撒丫子就跑了。

正当我吓的不行的时候,四周竟然出奇的安静的下来。这种静,有点诡异,好像是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一般。

“呼——”一阵冷风吹来,手里的灯笼摇曳了一下,差点就熄灭了。我赶紧伸手护住了灯火,这可是我现在唯一的照明工具啊,要是没了,那我不得吓死。

我心里越来越害怕,想着赶紧找回爷爷的魂魄,我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 了,于是就加快了脚步。

就在我刚走的一瞬间,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

听到那声音,我顿时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荒郊野外的,谁会在大半夜的来这里呢?

我刚想回头,猛然间想到了王先生跟我说的话,不管听到什么声音,千万不要回头!

于是我继续的朝前走,身后那脚步声越来越多,好像是很多人跟在了我的后面。

“三年呐——”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我的身后响起。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仅不害怕,反而是有点高兴。因为这个声音,就是我爷爷的!

没想到真的找到了爷爷的魂魄,于是我就忘记了王先生的话,猛地一转身,刚想开口,等我看清楚身后的人的时候,不禁的傻了眼。

身后空荡荡的,别说人了,就连耗子都没一个。

冷汗唰的一下,就从我的额头,冒了出来。

我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送葬行当里,一个禁忌。半夜叫你莫回头!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人!

此时此刻,我再也顾不得许多了,转身拿着灯笼撒丫子就跑。

我这一跑可坏了,我可不管是什么路了,就闷头朝着里面冲。等我气喘吁吁的停下来的时候,才惊恐的发现,不知不觉间,竟然跑到了一堆坟地里!

现在我看着四周那高高矮矮的坟头,更是吓得面无人色。突然,不知道从哪吹出来一阵风,我手里的灯笼,竟然熄灭了!

更要命的是,就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一个冰冷的东西,啪的一声,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嘶——”顿时,我就感觉浑身一震,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

我就感觉身后那东西,好像是一块冰一般,不断的对着我脖子吹凉气。

现在我死的心都有了,我想走,可是身子根本就动不了。

“去你大爷的,死就死吧!”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猛地一转身,就想看看身后到底是什么玩意一直的跟着我。

可是我转过身的时候,我才惊恐的发现,身后依旧是空无一人,什么都没有!

“谁,给我出来,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赶紧给我出来。”我瞬间就爆发了。

说实话,看到鬼什么的,我虽然也是害怕的要死,但是偏偏是这种你明知道有什么存在,但是却看不到的这种感觉,才是最憋屈的。

“啊——”为了给自己壮胆,我对着那空当的山谷里,大吼了一句。但是这一声喊出来之后,我心里的恐惧也没有减少多少。今天我的遭遇我说出来,恐怕没多少人会相信。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来都来了,要是找不到爷爷的魂魄,那我这一晚上的罪,就算是白受了。于是我紧了紧手里的灯笼,迈开步子,朝前走去。现在我只能是在心里祈祷着,那张黄纸,尽快的变成白色吧,这样我就可以回去了。

我提着灯笼战战兢兢的往前走着,不知怎的,我感觉周围越来越冷,那种冷,阴森森的,吹的你全身骨头缝都往外冒着寒气。

布衣神葬 第一卷 阴谋鬼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布衣神葬 或 第一卷 或 阴谋鬼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阴阳猎心诀14章

    原标题:阴阳猎心诀14章小说名字:阴阳猎心诀0014母亲的智慧,开学了!“老妈,你咋那么固执呢啊?四十万啊,都给我们买个房子的首付了,以后你也不用那么累了!”到家以后邪傲天抱怨说道。“小天,我们虽然穷,但是也有原则,这次说好了是帮蔡姐的忙,你在事后收钱让人怎么看我们啊!”邪秀玲在厨房忙活了起来,笑着说道。“可是我也是拼了命的,换点报酬那也是应该的啊!”邪傲天不爽的说道,他心里想的是:“我才懒得理会别人怎么看我呢,只要我乐意就行!”。“那也不能收钱,如果你事先和人说好,帮忙手报酬这也没什么问题,可

  • 斩鬼少年14章

    原标题:斩鬼少年14章书名:斩鬼少年14无影剑“嘿!”深潭中央,林像一条大鱼一样跃出水面两米多,伸手一弹,一滴水被弹飞,准确地打中了十米开外山壁上所画的一个鸡蛋大小的圈儿。招毕,他复又落入水里,游着回到了岸边。拿起那本厚书,坐在潭边翻看起来。这书中所记,实际上只有三种功法。一,上玄功,一种高深的内力修练法决。而林试了一下,有玉阳功护体,他练这高深的内功竟然完全没有感觉。二,无影剑,名叫剑,却不是剑法。而是一套以内力御物的顶极暗器手法。像林刚刚的以水弹出,根本就不用瞄准。是用内力控制着水珠,在飞行

  • 武极战魂14章

    原标题:武极战魂14章小说:武极战魂第十四章崖底换灵绝佳的机会,当杜云飞想到的时候,也觉得怦然心动。“可是,”经历了这么多,杜云飞已经能让自己保持着理智的思考,“我没有换灵丹,想要换灵是不可能的。”据酒仙说过,那换灵丹也是非常多的药材配成,就算自己现在立刻就去,只怕回来的时候,王玄凌都只剩下骨头了。“放心,我这里有一颗换灵丹,你先拿去用吧,”酒仙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药瓶,丢给了杜云飞,“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杜云飞紧紧握住酒仙扔来的药瓶,暂时让自己不去想酒仙这神秘的来历,心里也渐渐地火热起来

  • 阴阳雇佣兵14章

    原标题:阴阳雇佣兵14章小说名字:阴阳雇佣兵第十四章杀人不要太恶心!“嘿,殿下的桃花运实在是太旺了。瞧瞧,居然连十五岁的小孩子都对他满是迷恋,怪不得连公主殿下都对他……嘎嘎。”“坦克,如果你想从现在到明年的食物是粮食的话,我奉劝您还是小声点的好!”骑士一脸贱笑的冲坦克挤眼,接着又冲某个方向呶呶嘴。坦克顺着一看,尼玛,赶紧装受气包!郎君比较郁闷,摸了摸自己那张性感…嗯,有点肿了的嘴,很是无语。寻思着是不是西方妞都这么猛?这尼玛才十五岁,居然就会玩法式湿吻了?还号称初吻?汗,不对啊……貌似小萝莉是要

  • 儿子跟我吵架了

    这是第一次。十四岁半的儿子开始不再被动的挨吵,而是开始在家里发出他的声音,内容且不管,但他用和我对等的声音分贝证明了他自我意识的觉醒,证明了他独立运动的第一枪已经打响。当看到情绪激动的他冲我吼的时候,我一时没有呴住自己,摔了凳子。他吼的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挨吵后只知道抽鼻涕抹眼泪的小孩子了,他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反抗,来证明他在这个家的存在。我没呴住自己并不是我对情绪的控制能力差,而是我一时没有适应他的长大,不能这么轻易地“认输”。其实,在此之前,我一直害怕他不够爷们、没有血性,男孩

  • 苗乡山寨组组通

    贵州省丹寨县自去年9月启动农村公路“组组通”以来,加大对通组公路建设力度,将30户以上的村民组全部实施水泥路面工程,切实解决了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为脱贫攻坚奠定坚实基础。图为1月20日,施工人员在贵州省丹寨县扬武镇老冬村4组硬化通组公路。长华摄/光明图片

  • 住院11天 花费18元

    近日,河北省平山县岗南镇西岗南村77岁的贫困村民曹锁堂从镇里卫生院出院回到了家。住院治疗11天,花费18.81元。天气寒冷,曹锁堂的支气管肺炎病犯了。输液、检查等各项治疗费用共计花费1603元。贫困户不用垫付,办理出院手续除按比例报销补偿外,再由民政救助负担剩余部分的80%,一站式结算,最后报销下来自掏腰包18块多!曹锁堂是享受平山县健康扶贫“套餐”救助政策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之一。为实现贫困人口基本医疗服务保障,平山县为贫困群众量身定做健康扶贫“套餐”,减轻患病贫困人口的看病就医负担,从源头上阻断

  • 再踏浊苍路14章

    原标题:再踏浊苍路14章小说名字:再踏浊苍路第十三章:真仙陨灭遗迹开启凌逸一行十一人在俞傲的带领下开始准备进入没有护罩保护了的宫殿,随着渐渐靠近悬浮宫殿的地面,透过一层层尚未来得及散去的氤氲,那乳白色巨型宫殿的影子徐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望着巨大的乳白色宫殿,一股难言的威势逐渐蔓上了众人心头。虽然在紫岚州中有着比这座宫殿大上十倍甚至是百倍的建筑,但那种真仙遗留的威压气息却是紫岚州里巨型建筑所无法比拟的,大门在凌逸等人小心翼翼的靠近中慢慢呈现而出,那大门上三个古老歪曲的文字也浮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兽

  • 深圳龙华三年拆除心理“二线关”

    日前,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二线关”这个名词正式成为历史。1982年6月,深圳经济特区和非特区之间修筑了一道管理线,俗称“二线”,这条线上的关口即为“二线关”。尽管深圳从2013年就开始拆除改造“二线关”,努力实现关内关外一体化,但由于发展不平衡等原因,“关外”地区在软硬件各方面远远落后于关内。居民心中对“关内”和“关外”还留着一道心理上的“二线关”。作为关外具有代表性的工业区,深圳龙华区也是人口密度最大,曾经拥堵、违建、水污染等城市病突出的城区之一,治理“顽疾”、补齐欠账势在

  • 名家笔下的鹰:坚强刚毅,王者之气!

    鹰,历来是画家最喜欢的题材,他们笔下的鹰雄姿英发、坚强刚毅、高瞻远瞩,画家们通过不同角度、不同表现方法,刻画“雄鹰”的神韵,给人们以美的享受。人们之所以为鹰喝彩,是因为鹰代表着一种其他生物所不具备的精神,那就是一种坚韧不拔、永不言弃的奋斗精神!一种百折不挠、无所畏惧的伟大的超越精神!八大山人朱耷(1626—约1705),明末清初画家,中国画一代宗师。本名由桵,字雪个,号八大山人。他的花鸟以水墨写意为主,形象夸张奇特,笔墨凝炼沉毅,风格雄奇隽永。崇祯十七年,明朝灭亡。朱耷时年十九,不久父亲去世,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