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10020》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2:15: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10020

第一章 虎母虎子

 陈凤娇和顾鑫十年前来到这个陌生的南丰市,十年过去,小男孩顾鑫已经长大成人,而十年前的亮丽女子,小男孩的母亲陈凤娇,经过十年无情岁月的吞噬,除了曾经高雅的气质发生蜕变之外没有多大的变化,风姿不减的陈凤娇多了几分世俗之气,却也更接地气。小百姓养生网

 十年前,陈凤娇带着自己八岁的儿子顾鑫来到了南丰镇定居,十年年后,顾鑫在从南丰市的西南中学升上西南大学的第一天,就光荣的被西南大学开除了,其个中原因,顾鑫还是看得很透彻。

 其实这话说来并不长,就是将校长的儿子给揍了,现在虽然被开除,但是顾鑫却没有后悔,顾鑫说:如果时光逆转,老子照样毫不犹豫的揍丫的,最看不惯的就是对良家女动手动脚的畜生!

 别以为顾鑫说的这样正气凛然,就以为这小子是什么好鸟。这小子前段时间还跟着死党一起偷看女生洗澡,瞪着眼睛恨不得拿高倍望眼镜来看,哈喇子流了一地都是。

 顾鑫自己标榜自己的话就是:老子纯洁得很,长这么大还没有牵过女孩的手。

 当然顾鑫说这话之前,还是有个前提的,第一个就是他妈陈凤娇不算,第二个就是他死党李小岚不算,因为即使是牵手,也似乎被占便宜的是顾鑫自己,因为李小岚太流氓了。

 李小岚的流氓史要是写成文字,起码得几十页厚,其中有很多篇记载的都是李小岚对顾鑫为首的众位好汉的屈辱史和挥泪史,甚至在众位好汉心中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见过九岁的姑娘抓蛇恫吓说要让蛇咬掉你的小JJ吗?

 见过十岁的姑娘把你的裤子脱掉,然后研究与她构造不同的地方吗?

 见过十一岁的姑娘拿着一张堪比当代红人凤姐的艳*照对你认真的说:姐为你物色的媳妇!

 当时顾鑫委屈的看看李小岚漂亮的脸蛋和认真的表情,顾鑫再看看那张堪比‘凤姐’艳照的照片,当时十岁的顾鑫满怀委屈的泪如泉涌。版权http://www.xbxys.com/

 然后李小岚得意的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其实女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女流氓武力值超强大!顾鑫的一个死党褚梵被李小岚‘耍流氓’的时候,忍不住反抗了一下,结果……是悲惨的。当时褚梵一连一个星期没敢来上学,被吓的!

 所以在顾鑫一众死党中,李小岚绝对保持着相当的权威性,至少迄今为止没有人敢‘挑衅’李小岚的权威。

 直到顾鑫十六岁,李小岚的老爸认为李小岚被顾鑫一伙人给带坏了,(其实天地良心,应该是顾鑫一群人被李小岚给带坏了)。然后毅然而决然的将李小岚送去了英国留学,自此顾鑫一群死党才拨开了云雾见到了阳光,有了一回翻身做主的感觉。

 李小岚走的时候,顾鑫一群死党都前去送行,一个个脸上带着离别时的失落和不舍,但是当李小岚进入登机口之后,这一群好汉直接将衣服拔下来扔到天上,跳起来大呼小叫,以此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

 非常悲催的是,这李小岚居然鬼使神差的出来了,一群人直接舍弃了衣服,然后果断逃跑!李小岚双手叉腰非常彪悍的吼道:“等着,姐回来再收拾你们这些没心肝的家伙!”

 当时慌忙逃窜的顾鑫等人都有一个同样的感觉,那就是后背凉飕飕的。推荐http://www.xbxys.com/

 其实顾鑫和众死党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很想李小岚的,小时候众死党的身心都被蹂躏的够呛,但是李小岚对于顾鑫一群死党的维护却是发自内心的。

 顾鑫和母亲陈凤娇刚到南丰市的时候,那时候顾鑫八岁,因为种种原因,顾鑫沉默寡言,这在这个民风彪悍的南丰市就显得格格不入,因此身子瘦弱的顾鑫经常被同龄孩子欺负。

 但是顾鑫却从来没有对他母亲说过一次,每次她母亲问他怎么受伤了,顾鑫总会坚强的如同小大人一样对他母亲说:妈,我自己解决。

 每到这个时候,陈凤娇都会异乎寻常的不再过问儿子为什么会受伤,只是淡淡的说一句:解决不了的话,你还有妈妈我。

 一对古怪的母子就在南丰市住下。

 陈凤娇听了顾鑫的话之后,果然不再过问顾鑫挨欺负的事情,而顾鑫小学五年级以前,都是被人揍,而五年级之后,在接受了无数拳头和板砖的洗礼之后,顾鑫的狠劲越发的凌厉。

 之后有了一干小死党和李小岚几个疯丫头的加入之后,扭转了被揍颓势,慢慢的是揍人和被揍各占一半。网站xbxys.com

 这些年,被人群殴过,被人砍过,也群殴过别人,也砍过别人,要说顾鑫饱经沧桑,那是矫情,但是要说平淡,那完全不沾边。

 而在各种斗殴之下,顾鑫有点大男子主义,坚决不让李小岚几个疯丫头参加这些斗殴的事,李小岚还专门就这个问题对顾鑫提出了抗议,严正抗议,坚决抗议!不过虽然忌惮于李小岚这个混世女魔王的彪悍,但是顾鑫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颐指气使的说:“打仗的事,女人不要瞎搀和!”

 换来的是李小岚对顾鑫的蹂躏,顾鑫那时候就想了,这李小岚只比自己大一岁,只比自己高一点,但是顾鑫可是经过‘血与板砖’洗礼过的,可是在李小岚面前却从来占不了便宜,因为别看李小岚是一介女流之辈,战斗力却强悍的令人发指。

 不过话说也怪,李小岚还真的接受了顾鑫说不让女孩参加打架的事情,然后带着另外几个疯丫头就充当起了顾鑫几个死党的后勤。

 在顾鑫初中的时候,惹了惹不起的小霸王,普遍家里是南丰市有点势力的人物,迫于小霸王背后家长施加于学校的压力,顾鑫和几个死党被学校勒令开除,陈凤娇这一次没有放手不管,去和校领导理论,结果垂涎陈凤娇美貌的校领导提出了非分要求,被陈凤娇扇了一耳光之后,事情完全闹僵。

 正在这两母子都感觉棘手的时候,李小岚这个后勤部长却发动了很臭屁的‘拯救行动’。

 那一天顾鑫和众位死党,以及全西南中学都是难以忘记的一天,十多辆宝马奔驰车的车队出现在了西南中学的广场上,校领导亲自迎接。

 李小岚被一个满脸彪悍的大叔牵着走下一辆加长豪车,随后十多辆车走出二十多个脸色冷漠黑压压的好汉,彪悍大叔唾沫子横飞的对校领导嚷道:“谁他妈的欺负我侄女?”

 那时候李小岚抽空还对顾鑫做了一个鬼脸,顾鑫当时正看着校领导的表情,没注意李小岚的鬼脸,气得李小岚恨恨的瞪了顾鑫一眼。推荐xbxys.com

 当时校领导满头大汗扮足了龟孙子的模样,才好说歹说的将李小岚的这位‘大叔’给送走,然后顾鑫几个死党当然没有被开除。

 后来顾鑫才知道,原来李小岚家不是牛逼,是非常的牛逼,一般牛逼的家族都不是正常人,所以才出了李小岚这个极度不正常的‘混世女魔王’。

 虽然有了这么一座‘靠山’,敌人也因此由明转暗,一些打架斗殴事件也只发生在暗地里。

 直到李小岚这个女魔头去英国祸害外国人去了,顾鑫等人失去了最大的‘靠山’,不过这时候,顾鑫已经打出了大名头,迫于顾鑫这些年的威名,敢挑衅的几乎没有。

 直到李小岚离去的三年之后,顾鑫和众死党升上西南大学,结果一次抱打不平就被学校给开除,这说不得的讽刺,也让顾鑫认识到,钱和权才是安身立命之根本!

 开除后,陈凤娇第一次以正式的谈话形式找儿子谈话,谈话的内容是问顾鑫想不想上大学,要是想,她有办法。

 对于母亲有办法让自己读大学的事,顾鑫眉头皱了起来,顾鑫直觉自己母亲为了自己将去做一些违背她原则的事情,所以固执的顾鑫坚决不让陈凤娇出面,他说:不就是一个校长吗,我摆得平!

 陈凤娇也是一个固执的人,但是顾鑫却还要固执,两母子从来没有红过脸,这一次居然闹起了矛盾。

 在顾鑫的固执之下,最终还是陈凤娇妥协,不再过问顾鑫上学的事情,而顾鑫虽然对陈凤娇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有办法,但是却一连半个月也没有一点进展,还是社会‘闲散’青年一枚。阅读xbxys.com

 今天,以往的死党,如今就只有顾鑫没有继续在学校‘深造’,就连虎子这家伙都去混江湖去了,所以顾鑫显得有些孤独,如同往常一样顾鑫来到了菜市场,他妈妈租了一个铺位专门卖些干货,虽然挣不了大钱,但是也够维持两母子的生活。

 一进菜市场,就有许多买菜的大叔大婶向顾鑫打招呼,看起来顾鑫在这一片很熟,其实这是他母亲陈凤娇的功劳。

 要提起陈凤娇,那在宝南街菜市场可是人人都竖大拇指,谁看见陈凤娇都要喊声‘凤姐’(此凤姐非彼凤姐)。

 话说有一天,陈凤娇旁边的卖干货的同行老李,不知道什么原因得罪了道上的痞子,以至于那个痞子纠集了四五个痞子气势汹汹的来寻老李的秽气,老李老两口老实巴交的本份人,自然害怕,被这四五个痞子给揍得老两口骨头都快散了。

 并且,这几个痞子还不解气,将老李的干货摊子全部掀翻,一个个得意非常的指着躺在地上的老李两口破口大骂,正这时,出去办点事情的陈凤娇回到铺子,就看见了这事,于是二话不说,抄起一把猪肉摊子的菜刀,然后愣是以一介女流之辈的娇弱身子,将五个痞子追打了四条街,不是这五个痞子很有道德规范的不对女人动手,而是这五个痞子加在一起,却不是陈凤娇的对手,陈凤娇的彪悍程度可见一斑。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五个痞子被追的哭爹喊娘,最后甚至给陈凤娇下跪,希望放过他们,最终陈凤娇将五个痞子带回来,对老李两口子道歉陪医药费之后,陈凤娇才让五个痞子滚蛋。

 此事在菜市场引起了轩然大波,菜市场其他买菜的大老爷们儿都感觉汗颜无比,因为他们看见老李两口子被打的时候甚至连一个开口声援的都没有,正是陈凤娇做了连大老爷们儿都不敢做的事情,所以陈凤娇赢得了菜市场所有人的敬佩,成为了宝南街菜市场的名人。

 其实这几个痞子是菜市场这一带混的,时不时的敲诈点钱财,胸无大志的混日子。那几个痞子虽然当时服软,但是过后还想着报复,而有人也看见几个痞子鬼鬼祟祟的来过菜市场,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几个长期活动在菜市场一带的痞子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一直到几个月之后,才有人看见几个痞子身上缠着绷带出现,看样子是被人狠狠的给教训了,那件事情之后,菜市场卖菜的人们都没有再遭受过那几个痞子的骚扰,菜市场一片清明。

 而后陈凤娇更是被众人推举成菜市场的管理人员,所以菜市场的人都认识陈凤娇的儿子顾鑫,而顾鑫这小子在西南中学的彪悍名头也由菜市场大叔大婶们在西南中学的孩子传了出来,人人暗地里都对两母子竖大拇指说:“别看人家孤儿寡母,却是虎母虎子!”

 ————

第二章 苦逼情形

 来到了陈凤娇的干货摊子上,顾鑫立刻帮陈凤娇招呼客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菜市场卖干货的人不少,但是就自家的生意最好。

 一直忙了两个多小时,已经十一点过,现在买菜的人不是很多了,所以生意渐渐的清闲起来,陈凤娇忙着数自己包里的钞票,顾鑫则是坐在干货摊子里看着外面的零星的买菜人,忽然顾鑫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不远处卖鱼的地方,只见鱼摊旁边站着两个女人,一个徐娘半老,但是却打扮时髦的阿姨,顾鑫的目光当然不在这个女人身上,而是在那‘阿姨’旁边的女子身上。

 只见这个女子穿着蓝色短裙,修长的大腿上穿着彰显青春活力的蓝色丝袜,凹凸有致的身段,看起来妖娆中又带着些清纯。

 顾鑫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然后整理了一下并不凌乱的衣衫,走到女子身边,对着卖鱼的大婶喊道:“齐婶,麻烦帮我杀一条鲤鱼。”

 随后不等卖鱼的大婶说话,顾鑫故作惊讶的看向旁边的女子招呼道:“谢香,这么巧啊,买鱼啊?”

 不得不说,顾鑫这牲口和女孩搭讪的话很没有水准,这也不能怪这厮,因为这厮除了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偷看过他家邻居刘寡妇洗澡,以及后来被褚梵那个牲口带着喜欢上了爱情动作片之外,其实还真是一个纯洁青年。

 那女子微微偏头,看见顾鑫,浅浅的笑了笑,眼神却并没有些许让顾鑫眼巴巴的激动,女子轻轻开口道:“恩,挺巧的。”

 女子说完这几个字,就没有想要继续谈下去的欲望,然后忙问旁边的妇女:“妈,爸今天回家吗?”

 顾鑫见谢香不想再和自己说话,眼中有些失落又有些尴尬,那个妇女回头看了一眼顾鑫,然后点点头。

 顾鑫立刻觉得受到了某种鼓励,立刻咧嘴笑着对妇女打招呼:“阿姨,你好,我是谢香的同学。”

 那妇女回答女儿一句:“你爸应酬多,估计不会回来了。”然后又对顾鑫道:“顾鑫啊,不错的小伙子,以后有时间到我家来玩。”

 顾鑫心中乐开了花,连忙点头答应,只是谢香的一句话却让顾鑫不太自然:“顾鑫现在可能工作了吧,应该很忙的。”

 听了谢香这话,顾鑫就是再傻逼也听得出来谢香不愿意他去她家,心中失落是肯定的,忽然那妇女惊奇的问:“小伙子小小年纪就开始工作了,不知道是什么工作啊?”

 顾鑫一听,犯难了,他有个屁的工作,不过顾鑫眼睛一亮,然后指着自己家的干货铺子对妇女道:“我现在帮我妈打理生意,就在那里。”

 那妇女原本还有些兴趣,但是一看顾鑫所指的干货铺子,立刻失去了兴趣,连再开口问一句的意思都没有了,说不定此刻妇女心中在想:稀罕啊!看这小伙子多会说话,一个干货铺子还能叫做打理生意!

 这时候,卖鱼大婶将一条鲢鱼给杀好装在一个袋子里递给妇女,谢香接了过去,然后顾鑫连忙摸出口袋里的四十多块零钱,想要帮谢香母女付账,结果刚摸出来,就看见妇女从一个皮包中拿出钱包,从几十张红色的钞票中拿出一张给了卖鱼大婶,顾鑫尴尬的将皱巴巴的几十块钱塞进了衣袋里。

 随后谢香和妇女转身离去,连看也没有看顾鑫一眼,顾鑫颓然叹了口气,这时候卖鱼大婶似笑非笑的问:“顾鑫啊,还要不要鲤鱼?”

 顾鑫看见卖鱼大婶的表情,顿时就猜出了卖鱼大婶心中所想,顾鑫感觉脸有些烧,然后故作镇静的道:“要,给我整一条大点的,整好之后帮我送过来啊!”

 说完,顾鑫就慌忙跑到自己干货铺里,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陈凤娇忽然开口问:“小鑫,看上那丫头了。”

 顾鑫对于这方面还真是一个雏鸟,所以冷不丁的被陈凤娇问起,脸蛋一红,但是却没有否定,陈凤娇看顾鑫的样子,顿时来了兴趣,然后非常八卦的问:“这是哪家姑娘啊?要不要老娘找个媒婆去说媒去?”

 顾鑫囧得恨不得钻到洞里去,早知道刚才就该说否认的,可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然后顾鑫装着非常不屑的道:“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还媒婆呢,都老掉牙的事情了,现在讲究自由恋爱,懂不懂啊老妈!”

 陈凤娇眨巴眨巴眼睛,很具备女人天生的八卦之魂,然后很有艰苦挖掘的精神刨根问底道:“到底是哪家的姑娘,老娘得看看那姑娘配不配得上咱小鑫呢!”

 顾鑫那里还会回答,然后慌忙说自己有事要先出去了,说完就脚底抹油,免得继续被他老妈逼问。

 陈凤娇看着窘态毕露的儿子,非常不忿的自语道:“这臭小子,脸皮怎么这么薄啊,不告诉老娘,老娘自有办法!”

 其实顾鑫挺憋屈的,以他小学初中高中这些年的风云人生,其实是很吸引异性的,但是出了一个意外,那就是李小岚,这疯丫头非常彪悍的对外宣布说,顾鑫和褚梵这些死党都是她的后宫成员,然后很名正言顺的将顾鑫在内的几个死党抽屉中的情书全部没收了,即便遇到胆子大的女孩敢当面对顾鑫表白,这个女孩也不出两天就会被李小岚给做做思想工作,然后顾鑫就在委屈和幽怨的日子中看着别人成双入对的晒热恋。

 更让顾鑫觉得郁闷的是,褚梵那小子后来背着李小岚交了女朋友,可是被李小岚知道之后,这妖精居然没有棒打鸳鸯的拆散褚梵的美满幸福生活,这在当时让顾鑫那个羡慕嫉妒恨啊。

 另外的几个大老爷们儿死党,诸如虎子,邓云初两人,虽然李小岚对他们放宽了‘偷腥’政策,但是这两个其实很讨女孩喜欢的小子却和顾鑫一样在这段生涯中都没有越过初恋这个‘雷池’。

 顾鑫知道原因,是因为这两小子其实很喜欢李小岚这妖精,还因此两小子还举行了数场名为‘为幸福而战’的单挑,不过这两个情敌却并没有越打越伤感情,反而越打越越近,因为这两小子算是看出来了,即使追到天荒地老,也是拿不下李小岚这妖精的。

 顾鑫好像特别受到李小岚的‘照顾’,看得顾鑫特别严,除了和他们一起的另外几个女孩死党之外,顾鑫和其他女孩就好像绝缘了一样,而且那些女孩好像怕和顾鑫接触一样,顾鑫做出过无数设想,以他‘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形象,怎么可能会没有女孩子追呢,第一个设想就是:自己太优秀了,那些女孩自觉自卑,然后胆小不敢表露。第二个设想:那些女孩瞎眼了,没发觉自己这个金刚钻。第三个设想:被李小岚这妖精威胁了,所以不敢来骚扰自己。

 思来想去,恐怕还是最后一个比较靠谱,因为在初中阶段顾鑫可是收到过数封情书的,只是被李小岚那妖精给收去了,这让顾鑫现在想起来都感叹:“交友不慎啊!”

 李小岚离去的第二年,顾鑫看见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孩,这个女孩是外校新转来的女生,总有一股高高在上的女神范儿,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但是完全没有有追女孩经验的顾鑫同学却如同狗咬刺猬一样无处下口,也使得两年的时间里都没有拟定好一个完美的追求行动,于是成了许多同学都遇到过的悲催苦逼情形——暗恋。

第三章 白菜

 虽然顾鑫中学时代混得风生水起,但是成绩却也不曾落下,但是正是因为暗恋的谢香报考了位于南丰市的西南大学,这所虽然不是名列前茅的学府,但是也算有中上之资,后来顾鑫高考的时候压下了一点成绩,顺理成章的考进了西南大学。

 可是顾鑫这倒霉孩子却第一天就被大学校长以危险不良学生为由,将顾鑫给革除了,这让顾鑫恨不得拿着片刀堵校长那厮公报私仇的混帐,虽然顾鑫这厮一直信奉‘暴力不是最好的方法,但是绝对是最直接的方法’这样的格言,可是顾鑫却也知道,那是在实力足够的情况下,否则以简单的粗暴形式,只能让自己被动。

 顾鑫这枚虎人虽然不觉得上大学是多有出息的一件事,但是因为谢香正在西南大学,所以顾鑫思考再三,还是打定主意进西南大学‘深造’一番,再不济也该摘掉‘处男’这顶让顾鑫无比憋屈的帽子。

 为了这个梦想,顾鑫脑瓜子转了又转,在半个月前就安排好了一切,就等时机成熟。

 所以这半个月来,顾鑫一点都不急,帮老妈‘打理生意’,没事的时候去西南大学门口转转,和几个死党碰碰头,瞅瞅西南大学的美女们,也算过的惬意。

 此刻,顾鑫正坐在西南大学东门口外的一个台球室里,用望远镜看着形形色色打扮时髦的水灵灵白菜们从西南大学里出来,唯一让顾鑫不爽的是,看到好多白菜被一些大腹便便的大叔给牵进了奔驰宝马中。

 正感叹和谐社会‘世风日下’的顾鑫忽然听见手机响了,顾鑫一看显示屏,上面两字:小萍。

 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他死党之一的沐青萍咋呼的声音:“金子,你怎么还没有斗倒校长大人啊,你再不来学校的话,小女子就会被校草们给泡了。”

 “你以为姓侯的是泥人,随便哥怎么捏啊,放心把,不出意外,就这几天就能够搞定了,到时候我要让姓侯的亲自接哥进学校。”顾鑫自信满满的点燃一根烟。

 那边沐青萍不满的哼哼道:“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你也不问问到底是那个王八蛋在追姐,太让姐寒心了!”

 顾鑫嘿嘿笑道:“别说,哥还真一点都不担心,哥从小学就盼着有朝一日有一个猛男子能够降服你这疯丫头呢,这都有人敢追你了,这是好事啊,你给我说说是谁家的孩子,我好给他支支招,说不定就能够把你这没心没肺的丫头给感化了。”

 “金子,你说的是实话?”沐青萍声音很沉静。

 “当然是实话!”顾鑫认真的回答。

 沐青萍那边忽然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沐青萍咬牙切齿的道:“金子,姐恨你,姐以后每天都给小岚姐打你小报告,姐收拾不了你,总有收拾得了你的人!哼哼……额……等一会儿,等姐擦了眼泪再和你说。”

 顾鑫一头冷汗,李小岚就是顾鑫的魔障,对此顾鑫一直都有很深的认识,而且虽然李小岚去英国三年多了,但是时不时的三更半夜在顾鑫睡得正香的时候打一个骚扰电话来,因为有时差,这边三更半夜,英国那边还是朗朗乾坤,所以让顾鑫苦不堪言的时候李小岚这混世魔女还得意的哈哈大笑。

 顾鑫有一次一发狠,没接,结果李小岚这妖精居然打电话去他西南中学班主任那里,还装作凄凄惨惨戚戚的说顾鑫把她肚子搞大了,然后不要她了。

 当顾鑫得知的时候,差点气得吐血身亡,很长一段时间,信以为真的班主任都苦口婆心的对顾鑫讲着男人要有担当等等,让顾鑫哭都没地方哭去。

 自此,顾鑫听到李小岚打电话来时,总是在手机第一声响的时候就接起来,深怕这妖精又做出什么毁他清白的事情。

 沐青萍那边还真是沉默了,顾鑫一见有些古怪,心道这丫头真的被自己的玩笑给伤心了吧?可是刚有这个念头,顾鑫就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因为电话中传来沐青萍对别人彪悍的吼道:“你妈的有没有完啊,给你说了多少次了,叫你不要来烦姐,就你这长得比大姑娘还漂亮的男人姐一点兴趣都没有,给我滚,不然姐揍你!”

 顾鑫听到这里,翻了个白眼,不过心里却好奇了,也不知道是那个极品居然能够让沐青萍真情毕露的流露出气急败坏绝世高音?

 正这时,几个从西南大学出来的青年朝台球厅走来,几个年轻人看见顾鑫,两眼一亮,然后小跑过来恭敬的喊了声:“金哥。”

 顾鑫一看,其中一个顾鑫有映像,是以前西南中学和他同届不同班的学生,顾鑫点点头道:“你叫李阳是吧?怎么这么早就放学了?”

 李阳嘿嘿笑着给顾鑫派了一支小熊猫,还非要给顾鑫点燃,点燃之后,李阳心满意足的道:“翘课来着,对了金哥,我们原西南中学的同学们都想你啊,你不知道,没有你罩着大家,我们这些新生在西南大学总是被高年级的的欺压,要是你在就好了,给他们几个胆也不敢欺负我们,金哥你啥时候回学校啊?”

 顾鑫听电话里沐青萍还在发飙,索性就将电话给挂了,然后饶有兴致的道:“你小子怎么就肯定我要回学校?我可是被开除了的啊。”

 李阳嘿嘿笑道:“我听梵哥说的,对了,你可得早些来啊,我们班上可有一个颗极品白菜,现在还没有被人拱翻,等金哥回学校了,我们兄弟几个就帮金哥介绍介绍。”

 其余几个年轻人也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看样子是铁了心要帮顾鑫促成好事啊,可是顾鑫就郁闷了,这些牲口不太对劲啊,这遇见极品白菜,还不使尽浑身解数想方设法的去拱翻?还给自己拉皮条?

 不太现实,这是顾鑫第一直觉。

 随后李阳的话就打消了顾鑫的顾虑,李阳认真的说:“这女人可是祸水级的,咱们兄弟几个肯定没戏,现在高年级的一些牲口每天眼巴巴的来咱们班守着,我们兄弟几个寻思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以金哥的风采,那女人还不手到擒来?”

 这话说的中肯,顾鑫越看这几个小子越觉得顺眼,不过想到要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内型就不好了,所以顾鑫觉得还是等进了学校先调查一下才做打算最好,所以对李阳几个道:“算了,以后再说吧。”

 李阳几个听到顾鑫的话,好像丝毫不觉得意外,随后几人对顾鑫点点头然后朝台球厅里面走去,边走有人还小声议论道:“我听好多女生说,金哥被一个叫李小岚的女人给打包了的,所以金哥不敢交女朋友,怕被李小岚知道!”

 “我也听说过,你说咱金哥还真是憋屈,那么彪悍的人物居然被一个女人给吃住了。”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同感!”

 他们声音虽然小,但是顾鑫却听得一清二楚,顾鑫越听越不对味,这怎么好像说自己怕女人,没有男子气概啊!这无疑是伤害到了顾鑫这大老爷们儿的自尊,况且他和李小岚啥事没有,娘的,这个冤大头顾鑫是绝对不承认的,于是顾鑫鼓着双眼,叫道:“李阳,你过来一下。”

 李阳一听,连忙小跑过来问什么事。

 顾鑫气哼哼的道:“把你班上那个女人的手机号QQ号给我。”

 李阳一愣,没想到顾鑫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不敢怠慢,李阳连忙拿出手机照着给顾鑫念了一连串阿拉伯数字。

第四章 公主

 西南大学坐落于南丰市西南路郊区,依山而建,占地面积不小,东方和北方各一个校门,以东门为主,现在下午五点半,学生们已经陆续出来。

 而顾鑫储存了李阳给的手机号和QQ号之后,没好气的瞪了李阳一眼,然后来到了台球厅左面的一个小卖部。

 小卖部的老板娘是一个肥胖女人,看起来顾鑫和老板娘很熟悉的样子,见顾鑫来了,老板娘头也没抬一下的说:“凳子在那边,自己抬。”

 顾鑫自然而然的将一条凳子端出来在小卖部外面靠左方坐下,现在虽然已经入秋,但是天气依旧很热,顾鑫毫不见外的自己打开冰柜,拿了一瓶可乐,靠着小卖部的墙壁慵懒的坐着,眼睛不停的扫视着从西南大学出来的红男绿女。

 此刻西南大学门口,已经停了许多私家车,有的是父母来接孩子的,有的则是来泡妞的,有的,当然是来接……小三的。

 学校右方的停车库出口也不停的有价值不菲的小车开了出来,让顾鑫不禁感叹,中国的有钱子弟还真不少。

 一个身高一米七的女子施施然的走出了校门,这个女人并不如别的女人一样三五一群的一起走,而是神情有些冷漠的孤单一人。

 女子身着白色长裙,一米七以上的身高,以及协调的身材,让她如同白雪公主一样亮丽,顾鑫看到这个女人出来的时候,眼睛一亮。

 随即站起来,快速照着小卖部冰柜上的玻璃拨弄了几下头发,裂开嘴笑了一笑,觉得没有问题之后,右手捏着一个盒子转身就朝白色长裙女子走去。

 顾鑫第一次发现原来人类的心脏可以跳得这么快,同时顾鑫也感受到忐忑,兴奋,悸动等多种感觉,很奇妙。

 今天是他一直喜欢的女孩谢香的生日,这还是他费劲千辛万苦,用了很沉重的代价才让死党沐青萍打入敌人内部才弄到的信息,今天对于他而言,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因为他决定了,是个爷儿们就不能搞单恋,既然喜欢,不管对方待不待见你,也要让对方知道你是喜欢她的。

 虽然今天的事情顾鑫花费了很大勇气才定下来,但是现在,顾鑫越来越接近谢香,而刚才的躁动心跳却怪异的放缓了节奏,刚才出现的忐忑兴奋悸动等一系列的感觉瞬间消失了,顾鑫只觉得很平静,就这么平静的拦住了谢香的去路。

 谢香在顾鑫眼中还是天使一样的美,只是谢香似乎对谁都比较冷淡,就看谢香一个人走出来就知道,谢香平时候并没有多少朋友,让人觉得谢香有些高傲,也正是这股子冷冰冰的高傲让顾鑫这初哥感觉到了喜欢一个人的悸动,要不怎么说现在男人都犯贱呢,对于难度系数比较高的女人都保持着比较执着的态度!

 看到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顾鑫,谢香皱了皱秀眉,声音有些清冷的道:“你有什么事?”

 对于谢香的冷冰冰,顾鑫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他脸上扯着灿烂的笑容,对谢香道:“我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说完,顾鑫正要将右手捏着的盒子拿出来,递到谢香眼跟前,谢香有些惊讶,不知道是惊讶与顾鑫为何知道他的生日,还是惊讶于以前在自己面前总是很腼腆的大男生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如此平静。

 谢香惊讶一闪而过,随即接过盒子,对顾鑫道了声谢,顾鑫虽然见谢香没有打开盒子的意思,不过还是补充道:“这礼物,要在晚上打开。”

 “恩,谢谢你的礼物。”谢香说完就打算离开了,但是看顾鑫没有让路的意思,不禁让谢香再次皱眉了,正当谢香要发问的时候,顾鑫开口了:“谢香,我喜欢你,我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可以给你幸福!”

 虽然冰雪聪明的谢香一直都知道这个经常和校外的小混混拼得头破血流的顾鑫喜欢自己,或许很多女生都喜欢这种风头劲十足的魅力男子,但是谢香显然不在此列,她不喜欢自己的生活充满不定性因素,尤其是她觉得顾鑫是一个完全无法预料的充满不定性因素的男子,这种男子对于女人而言,一般都是危险的。

 谢香眼神中没有错愕,似乎对于顾鑫的表白很平静,谢香淡淡的道:“顾鑫,其实我们两个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对于一些女生而言,或许有人喜欢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是对于我,或许是负担,我只想好好的念书,不要给我带来烦恼好吗?”

 虽然谢香说的好像是在恳求,但是语气有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顾鑫虽然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但是当亲耳听见谢香的拒绝时,还是让顾鑫无比的失望,即使他现在还保持着笑容,不过已经不太自然了。

 顾鑫没有说什么挽留性的话语,只是微微一侧身,给谢香让出道路。谢香冷淡的迈步,轻轻的从顾鑫面前走过。

 可是正在这时候,一辆宝马X系忽然停在了两人身边,随即车窗自动降下,露出一个意气风发穿着打扮很有品味的俊俏年轻人,那年轻人对谢香笑了笑,然后招呼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为你准备了生日会,还有许多朋友都来了,上车。”

 谢香眼中闪过一点惊喜,站在很近的顾鑫看得清楚,可是随后谢香又有些犹豫道:“今天我要回家过,我爸妈给我庆祝生日。”

 那俊俏年轻人轻轻笑道:“我还以为你担心什么呢,我已经给伯父伯母打了电话,他们已经同意了。”

 谢香一听,顿时露出笑容,这还是顾鑫第一次见谢香笑的这么漂亮,可惜这笑容却不属于顾鑫。

 谢香笑容收敛,转过头对顾鑫打了个招呼:“再见。”

 “再见!”顾鑫失落的回了一个,此刻的顾鑫,要说不失落绝对是假的,脸色也有些黯然。

 顾鑫脸色变化的同时,车里的俊俏青年看见谢香手中拿着的一个红色的小盒子,一脸玩味的看着顾鑫,随后对顾鑫道:“兄弟,都是为了给谢香庆祝生日,一起去玩吧。”

 顾鑫抬头一看,就看俊俏青年那副高高在上的眼神,但是他心中却也一动,他从来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人,虽然人生第一个表白失败了,可是顾鑫还希望能够跟谢香过一个生日会,为自己的暗恋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不过顾鑫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看了车里的谢香一眼,捕捉到顾鑫神情的俊俏青年眼睛微眯起来,呵呵笑了一下,然后对副驾驶上的谢香道:“我看这兄弟挺有心的,让他一起去吧。”

 谢香看了顾鑫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似乎多一个顾鑫和少一个顾鑫并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俊俏青年头也不回,好像在招呼小弟一样对顾鑫道:“上车!”

 如果是在平时,以顾鑫人若欺我,我必欺人的脾气,肯定不介意给俊俏青年一点颜色看看,但是今天是谢香的生日,所以顾鑫微微一笑,大大咧咧的上车,顾鑫一个人独霸后座,对于这个从来没有坐过宝马车的普通小子而言,宝马车的确算是豪车了,但是顾鑫对这辆车内装修很豪华的车不屑一顾,一上车就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青年叫马志军,一看这扮相就知道是是富二代的代名词,马志军看了眼后视镜里面顾鑫闭目的样子,嘴角勾起笑容,凭着马志军在许多富豪圈子中练就的眼力,俗称势利眼,一眼从顾鑫的穿着打扮,神情气质就能够看出顾鑫只是无权无势的穷小子。

 之所以让顾鑫去,马志军是打算让顾鑫清醒的认识到,身边的女人不是他这样一个穷小子能够染指的,每只癞蛤蟆都想吃天鹅肉,但是却不知道其实飞在天上的天鹅绝对不会对趴在地上的癞蛤蟆多看一眼,凤凰男这样的名词也只是极少数,公主爱上的也只能是王子,而马志军从来都是将自己标榜为王子的!

 马志军已经将身边坐着的谢香视为自己的一盘菜,这样的女人也只有他才配玩!

 冷笑中,马志军启动了宝马车,朝市中心急速而去。

10020》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0020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家书抵万金,一纸家书,见字如见人,字暖人人思家

    清寒冬日,岁月向前一晃神,明天就是腊八节了。年的味道渐渐浓厚,团圆的期望也愈发浓醇。你是否也在想家,挂念家人?如今QQ、微信让人天涯如咫尺,却总是少了点见字如晤的温暖。不由得怀念旧时候,当一封封手写的家书在手中展开时,也许已经没有了墨香。但那只言片语间,却有着别人都不懂的情谊。慎独、主敬、求仁、习劳曾国藩家书曾言:“慎独、主敬、求仁、习劳。此四条为余数十年人世之得,汝兄弟记之行之,并传之于子子孙孙,则余曾家可长盛不衰,代有人才。”莫问收获,但问耕耘梁启超对孩子的家书说:“我生平最服膺曾文正两句话

  • 非遗百科:跟着非遗逛腊八

    俗话说“过了腊八节就是年”,春节越来越近了,你闻到越来越浓的年味了吗?

  • 你不知道的事:腊八节竟是中国人的狂欢日?!

    今天是乙未年腊八节,大家都知道要喝一碗腊八粥,但是可能不知道,腊八节可以说是古代的狂欢节,今天不但要喝粥,还应该出去尽情的嗨!这一天古人边祭祀边表演,表演的内容应该就包含传说中的乐舞《韶》是一段舞蹈表演。但凤凰与百兽之舞,不可能由动物演出,只能由人扮成动物;这种表演正是蜡祭礼上的表演。连苏东坡都说“八蜡,三代之戏礼也”,可知蜡祭仪式的表演性很强。完事之后,上至天子,下至农夫,会举行盛大的宴飨之礼(或乡饮酒礼),大家可以尽情的嗨,嗨到死,嗨到爆,随便嗨。可见,蜡祭是周民族沿袭已久的最为盛大的饮酒节

  • 宁县早胜人的腊八节传统的风俗习惯

    腊八节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清)李福腊月八日粥,传自梵王国。七宝美调和,五味香糁入。用以供伊蒲,籍之作功德。僧民多好事,踵事增华饰。此风未汰除,歉岁尚沿袭。今晨或馈遗,啜这不能食。吾家住城南,饥民两寺集。男女叫号喧,老少街衢塞。失足命须臾,当风肤迸裂。怯者蒙面生,一路吞声泣。问尔泣何为,答之我无得。此景望见之,令我心凄恻。荒政十有二,蠲赈最下策。悭囊未易破,胥吏弊何数。所以经费艰,安能按户给。吾佛好施舍,君子贵周急。愿言借粟多,苍生免菜色。此去虚莫尝,嗟叹复何益。安得布地金,凭仗大慈力。

  • 槐府八宝粥——世世代代的槐式温馨

    槐府八宝粥——世世代代的槐式温馨腊八,若遇雪,斟一碗粥,饮尽这漫天的风雪,喝下那无尽的温暖……忙碌的人儿,你莫要忘了,槐府为你送上祝福的腊八粥,小火慢炖、逐渐升温、滚烫熨帖,直至腊八粥暖,都掺着浓浓的爱,你莫要辜负了这一碗温暖的深情。窗外的寒风凛冽,屋内的炉上却开着火红的花,那慢火煲煮的腊八粥,像是最美的记忆,在这寒冷的腊月里温暖袭人。杜子美曾有首《腊日》诗即写于此时:“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侵凌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纵酒欲谋良夜醉,还家初散紫宸朝。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罂下九霄

  • 卷毛比熊长啥样?

    注:该标准中文版翻译自FCI国际纯种犬标准英文版,已发布于CKU新官网-犬种百科02.09.2016/ENFCI-国际纯种犬标准第215号BICHONFRISE卷毛比熊本图片并不一定代表该犬种的理想类型ORIGIN:Franco-Belgian.起源国:法国-比利时UTILIZATION:Companiondog.用途:伴侣犬FCI-CLASSIFICATION:Group9Companionandtoydogs.Section1Bichonsandrelatedbreeds-1.1Bichon

  • 润元昌小青柑2017年销量暴增 库存不到两成

    润元昌小青柑2017年销量暴增库存不到两成2017年备受瞩目的双十一行业相关数据统计一经公布,让熟茶出尽风头的同时,说小青柑爆冷的论调就已经开始出现;至素有普洱茶风向标之称的广州秋季茶博会,让小青柑热度下降甚至走向消亡的市场评论一度甚嚣尘上。双十一小青柑榜上无名,熟茶出尽风头不可否认,从2015年只有零星的普洱茶品牌生产销售小青柑、至2016年的持续观望或陆续加入的变化,再到2017年家家生产销售小青柑的全面开花,柑普茶行业竞争空前激烈。竞争激烈的市场但润元昌2017年小青柑销量暴增,目前库存不

  • 宣化团区委开展“宣化有爱 温暖过年”关注困难青少年全城公益行动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2017年1月23日,在即将迎接2018农历新年之际,共青团宣化区委组织开展“宣化有爱·温暖过年”关注困难青少年全城公益行动,努力为困难青少年群体办实事、做好事、解难事,做好困难青少年群体的慰问帮扶工作。本次活动针对18岁以下的贫困、残障、留守等青少年开展送温暖送爱心行动,特别困难的青少年优先考虑。夏瑞女士及三位爱心企业家先后为30名困难青少年发放爱心慰问金、书包文具等学习用品,并与孩子们及家长们进行了亲切的交谈,寄予了孩子们鼓励与自信的话语,为孩子们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 孤独让你变得出众,而非合群

    为了合群,我们不知耗费了多少时间。殊不知恰恰是孤独让人变得出众,而非合群。01现代社会,我们马不停蹄地抱团和融入,过度社交的直接后果就是:自己的可支配时间、金钱、生命被浪费,尤其是时间。享受孤独。适度脱离群体,学会和自己相处。孤独是可贵的,在这样没有被打扰的时间和空间里,完全依照自己的意愿来安排这段时光怎样度过,是一种莫大的“自由”。在每天有限的自由的时空中,如果可以做到“自律”,有计划、有节制、自我激励,也就可以带来“效率”,成就那些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也就成就了自己。02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实

  • 今儿是腊八!过了腊八就是年 品味名家笔下的腊八粥

    今天是腊八节,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一到,年的味道就开始蔓延开来了。一谷一粟,浓缩一年的生活味道;一粥一餐,香气中氤氲新年期待。桌上摆满了大米、糯米、薏仁、红豆、绿豆、莲子、红枣等等食材,孩子们跑进跑出蹦蹦跳跳,大人们忙着煮米熬粥,汇集八方食材和米共煮一锅,有“合聚万物,调和千灵”的吉利之意。将新一年的祝福心意都融入一碗香喷喷的腊八粥中,分到每个人的手里,脸上洋溢着过节的喜悦。让我们跟孩子一起舀上一碗热腾腾的腊八粥,坐下来品一品名家笔下的腊八佳作,充实过腊八!老舍:粥里有各种豆像“农业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