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冰山总裁太闷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01:12 来源:网络 []

书名:冰山总裁太闷骚

第一章 愚笨的小女子

第一章 愚笨的小女子

s市的冬季结束还未等到春季的交替就直接进入了夏季,四月的天气充满着一股暖流。原文http://www.xbxys.com/

夜晚的马路上汽车奔驰车水马龙,正是晚高峰的时期堵车堵的格外严重。

月恬恬,月家大女儿,今年24岁,别人21岁大学就毕业了,而她却足足晚了人家三年。

她从小记忆力就很差,别人用一分钟能记住的单词,她用一个小时都还不一定记得祝

所以她比任何人都要勤奋,比任何人都要努力。

即便如此,在家里她还是不受妈妈待见,连亲弟弟月斯离都不用正眼看自己,唯有老爸对自己关爱有加。

正如妈妈的那句话,若不是想为月家添个香火,谁要你这个惹祸精。

确实,自己只不过是妈妈想要养男孩的附属品,月恬恬,月添添,连名字都取的这么露骨,还真是妈妈的风格。

相比月斯离,月恬恬真觉得上天真的很不公平,他将所有的缺点给了自己,将所有的优点都加在了月斯离的身上。小百姓养生网

他是天才儿童,他多才多艺,18岁就成功大学毕业,更让人气愤的是,那小子还是她同班同学,你说这让她多尴尬,多难堪。

他帅气逼人,他英俊不凡,身后的迷妹一大群,而自己一张无害的包子脸勉强算得上五官端正,长到24岁一封情书都没有收到过。

若不是从小月家与韩家定的娃娃亲,估计这辈子她嫁不了人了。

想起自己成长史,月恬恬是满脸的心酸泪啊,活在月斯离的璀璨光芒下,很多人都不知道月家还有一个女儿,完全都没有存在感了。

月恬恬一度认为,妈妈跟月斯离就是上天派来折磨自己的!绝对!

汽车堵在高架上一动不动,催命的电话是一个接着这个来袭。

“月恬恬,今晚的订婚宴要是搞砸了,你就别回来了!”电话那头是妈妈李雪茹的撕心裂肺。

“知道了。推荐xbxys.com”月恬恬速度地回了一声就赶紧地切断了电话。

今晚是她与韩辰的订婚宴,她为这一天的到来准备了好久,生怕她这倒霉的体质会将订婚给搅黄了,这不刚准备去订婚的度假酒店,谁料她工作的酒庄非要她去接待紧急客人。

奥维斯酒庄,S市名流富商的聚集处,成功应聘到酒庄调酒师的职位时,月恬恬高兴了好几个晚上。

成为调酒师是她从小的梦想,用不同的酒调制神秘的味蕾源泉,一想到这些,她就兴奋地停不下来。

刚毕业就可以到如此高档的酒庄上班,月恬恬都感觉是走了狗屎运了。

这不经理一个紧急召唤,她连订婚宴都搁置了下来,脚上似踏着风火轮般急忙急促的赶来,要死不死的还被堵在了高架上。

酒庄就在高架下面,若不是开着车她早就从白色的小波罗上下来,从高架上跳下去。版权xbxys.com

“对啊!直接跳下去!”月恬恬一拍自己的脑门,呆萌地晃了晃脑袋,拿着自己的手机与包包下车后锁上了车门,站在咧咧晚风中才发现,自己穿的居然是参加订婚宴的红色晚礼裙。

“算了,不管了,保住工作再说。”月恬恬速度脱下脚上的那双大红色的高跟鞋,赤脚站在光秃秃的水泥地面上,将手机与鞋子一起揣进了手提包里,提着裙摆便往安全栏上攀爬。

“嗨,姑娘,不就是堵车嘛,不要想不开。”波罗车后面的出租车上,一位中年阿姨摇下了车窗对着月恬恬大喊着。

“我赶时间。”月恬恬已经半天腿搭在了安全栏上,裙摆垂下露出了黑色的打底裤,形象不是很淑女,但是到这个紧急的时刻她也顾不上许多了。小百姓养生网

成功翻越安全栏后,高架下面车来车往,接下来就是找时机了,从高架到地面目测有三米多,对于资深逃学翻围墙的月恬恬来说这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四月的夜晚温差比较大,夜风吹来月恬恬忍不住打了个寒碜,扣着围栏的手微微一抖,此刻下面正好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手一松整个人朝前倾斜,直愣愣地掉了下去。

“哎呀!”摔倒在车顶上的月恬恬吃痛地冷哼了一声,余光瞄到前方红绿灯在闪烁了,赶快从车顶上滑了下去,冒冒失失地穿过马路朝酒庄方向跑去。

黑色的迈巴赫车内,一身黑色手工西装的男子优雅地两腿交叠,听到车外有动静时放下了手中的文件,侧头看着一团红色的不明物体跑向了远处。

“总裁,您的车被人压了。”下车查探情况的司机李莫拿着肇事者掉落在车顶的红色高跟鞋对着车内后排的冷峻男人汇报着。

“将证物收好,有行车记录仪犯人逃不掉的。推荐http://www.xbxys.com/”副驾驶的勒风目光犀利,对事情的判断与处理很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法则。

“是。”李莫低头对着副驾驶的总裁助理勒风应答。

后排金贵的男人一言不发,收回视线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李莫速度地将那只红色的鞋子收好后,重新启动了汽车。

当月恬恬赤着脚走进奥威斯酒庄的大厅时,大堂经理是带着一千二百个好奇心理的眼神观望着她的。

“月小姐,这边请。”尽管一肚子疑问,可贵客就要到来,大堂经理一刻都不敢耽误,赶紧将月恬恬往楼上引。

周边的工作人员看到月恬恬此刻的模样,各个都十分诧异,偷偷瞄了几眼后,纷纷捂着嘴巴浅笑。

大红的礼裙算是毁了,刚刚跑的太急在酒庄前的花园里刮到了树枝,裙摆尾部撕碎了,月恬恬赤着脚,一手拎着包一手抓着仅剩一只的大红高跟鞋,带着狐疑尾随大堂经理踏上了水晶阶梯。

月恬恬来这里工作也就两个星期,而且今天她本该休息的,平日的工作也就是配合一楼的销售人员为客人调制一些简单的鸡尾酒,月薪六千块也够自己花销了。

与销售女员工们相处的还挺和谐,至少她对目前的工作状况还是很满意的。

第二章 梦想与距离

第二章 梦想与距离

当她接到总经理的连环夺命call的时候,心里还挺惊讶的,因为一楼的客人大多都是零散客户,晚上跑来要求调酒而且让总经理如此大费周章,月恬恬实在想不出这客人究竟是多大的来头。

每踏上一层冰凉的水晶阶梯,月恬恬的心都有些颤动,要知道有资格踏上阶梯的只有酒庄高层人员与VIP贵宾,像她这样的菜鸟调酒师估摸要练上五年之久都不一定能够格。

“徐经理,我们这是去哪?”月恬恬一边紧跟着大堂经理徐丽雅,一边疑惑地开口,她只想快点完成工作任务,然后速度返回订婚宴现场,要知道若是有一丝意外,妈妈必定会将她千刀万剐了。

脑海里浮现妈妈生气的凌厉的面孔,月恬恬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她这辈子最怕的就两种东西,一个是鬼另一个是妈妈。

“跟我来就是,快点。”徐丽雅看不得月恬恬慢慢吞吞的模样,直接回身拉起她的手腕朝二楼走去。

酒庄的二楼右半部是名酒储藏室,左半边是VIP娱乐悠闲区,中间走廊到头是VIP区工作人员的更衣室与化妆间。

月恬恬是直接被徐丽雅经理直接拖进了化妆间,然后在几位身穿工作服的年轻女孩帮助下,速度地将面容上精致的晚装换成了得体的淡妆,唯美的公主头被分解,束成简单的马尾然后挽了一个髻。

“客人快到了,快去换衣服。”徐丽雅将一套工作服交到月恬恬的手中,然后将她带到了更衣室门口。

“徐经理,我究竟要接待什么客户?”虽说平时上班月恬恬也很注意装扮,可是像今晚如此的正规,她内心越发的不安。

“你就正常地调酒,具体的总经理会向你交待的,快去换衣服吧。”其实徐丽雅也不知道来的究竟是什么大客户,只是上面下达的紧急命令,他们只需遵守就是了。

高级调酒师的制服都是高等布料定做的,雪白的衬衣,黑色的马甲,黑色长裤这一身穿在月恬恬的身上是那么的协调,站在试衣镜前,月恬恬看着镜中衣着工整的自己,心情极度预约,嘴角一弯露出两只可爱的梨花酒窝。

月恬恬,你看到了吗?这才是你正真的梦想,高级调酒师。

还不等她孤芳自赏看个够,徐丽雅在门口催促了。

“换好了就出来,时间不多了。”

“来了。”月恬恬穿上黑色的平跟皮鞋快速地走出了更衣室。

“随我来。”徐丽雅看了一眼换好装的月恬恬,眼神里划过一丝惊艳,一刻不敢耽误速度地带着月恬恬去到了三楼。

镀金色的欧式金属大门前,酒庄总经理庄岩早就守候多时,见到徐丽雅将月恬恬带来速度地过去交接。

“总经理,人带到了。”徐丽雅礼貌地点头,将月恬恬交给庄岩便转身离开。

“跟我来。”庄岩面容严肃说了简单的三个字便朝金属大门内走去。

三楼的VVIP贵宾区月恬恬还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来过。

红色的羊毛地毯一直延向远方,两旁摆放着各种精美的工艺品,看起来价格不菲。

“接下来我说的你主要记在心里就行了。”庄岩步子走的极快,月恬恬跟在后面要稍稍小跑才追的上。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VVIP的调酒师米瑞。”

“客人来了你按照平时的手法调制就行。”

“千万不要得罪客户,记得微笑服务不要紧张。”

“只需调一杯酒就行,工作结束你就能离开。”

庄岩说话的速度与他走路的步伐是一致的,在VVIP特约包间前,他的话截然而止。

“记住了吗?”

前面的人突然停住脚步,月恬恬差点一个刹车没控制住,眼看着身子就要撞上庄岩的侧身。

“若是发生任何状况,所有的责任都要你一个人承担。”

就在女子的头就要撞到自己的手臂时,庄岩速度地抓住了月恬恬的肩膀,速度地平衡了她的身体。

“知道。”此刻的月恬恬依旧是迷迷糊糊的,她的记忆里完全是零,总经理说的什么她是一个字都没记住,只是听到所有责任都要她承担什么。

为了让总经理放心,月恬恬很自信地说了一句:“保证完成任务。”

“进去吧。”庄岩推门而入。

踏入包间内,月恬恬完全被里面富丽堂皇的欧式装修风格给迷住了,虽说月家就是做室内装潢的,可是如此高档华丽四处洋溢着壕字的耀眼风格她还是头一次看到。

“这里的酒你都可以用,不用担心它的价格以及其他,若是有特殊情况,按这个铃就行。”庄岩将月恬恬带到了调酒台,简单的介绍后便出门去接贵客了。

看着酒架上各类款式的名酒,月恬恬彻底的兴奋了。

“Martell,RemyMartin,Hennessy。”看着琳琅面目的各种酒品,月恬恬惊讶地道出了酒名。

“世界顶级的名酒全都齐了!”她十分的惊讶,这些只在电脑屏幕里看到过的名酒此刻就出现在面前,她此刻的心情都要飞起来了。

月恬恬的视线无意间落到精品柜台,见到被锁在防盗玻璃展柜中的精美酒瓶,整个人都惊了。

“龙舌兰酒珍藏版,难道这就是酒庄的镇店之宝吗?”月恬恬不可思议地捂着嘴巴,要知道这瓶酒的价格就算她做初级调酒师一辈子都无法买的起的。

“月小姐,客人到了请做准备。”在月恬恬还在一惊一乍的时刻,包间内线突然想起,吓了月恬恬失了血色。

“我的天哪,本来还不紧张。”月恬恬速度地走到了调酒台,忐忑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瞄了一眼墙壁上的欧式挂钟,已经七点了,八点订婚宴就要开始了,月恬恬加油,她暗地里为自己大气。

特约贵宾包间的门被两位带着白色手套的侍从打开,总经理庄岩在前面领路,动作神态看起来十分的恭维,可见贵客的等级很高。

“这位是奥威斯酒庄的调酒师米瑞。”庄岩伸手为客人介绍。

第三章 这酒能喝吗?

第三章 这酒能喝吗?

身着银色西装的男子迎面走来,视线在调酒台前的月恬恬身上停留了几秒,侧身对身旁的庄岩说了些什么,然后点了点头。

与月恬恬对面而立的银色西装男子,皮肤偏古铜色,身姿矫健,五官算是端正吧,比较刚硬的那种,像体育教练或者功夫演员的那种刚烈型的男子。

月恬恬在打量客人的外观与行为时,内心里开始猜测客人需要怎样的酒,她接下来要怎么做,毕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不想耽误今晚的订婚,毕竟那是人生大事啊!

“君少,请。”银色西装男子让开了身,一抹黑色的身影走入了月恬恬的视线。

棱角分明的完美轮廓,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眼瞳,男人的俊美容颜深入月恬恬内心深处,她在脑海里搜索,这是哪一位天王巨星,怎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男人每走进一步都带着强大的寒冷之气,周边的气温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

他优雅地上前,目光细微地紧锁,视线从叫做米瑞的调酒师稚嫩的脸上一划而过,嘴角微动,那梦幻般的声音似乎来自于天际般。

“来杯最烈的酒,能让我醉倒给你十万。”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月恬恬的耳边响起,与面前男人的绝美俊颜融为一体,若不是一旁的庄岩朝月恬恬使眼色,估计花痴般的女子陷入忘我的状态永远无法自拔了。

好不容易缓过了神,月恬恬再次被男人的话语给惊到了,一杯酒十万,她没有听错吧,果然有钱就是任性啊!

调酒台对面的沙发上,男子慵懒地侧身坐着,修长地双腿优雅的交叠,冷峻的身影如一座只能远观的冰山。

“好。”最烈的酒不是什么难题,月恬恬在考虑是这位冰山美男可承受的程度,以及如此完美的男人大晚上的怎么会来买醉,难道是受了什么情伤?还是因为生活节奏太快,作息失调了?

如果如此完美的男人都会受情伤的话,让她这位今晚就要订婚还在这里招待这位冰山美男的自己情何以堪埃

四名穿白色拖地纱裙的美貌女子走进了贵宾包间,一身白色西装的英俊男子紧随其后。

“阡陌,我说你呀真是有病乱投医。”他摇晃着脑袋来到了黑衣男子的身边,与男子对面而坐。

庄园称呼他君少,刚刚那位男人叫他阡陌,原来这位冰山美男叫做君阡陌啊,月恬恬一边准备着调酒的材料,一边观察着前方沙发上动静,伶俐的目光在偷偷地窥视着。

“调酒师,他喝的酒帮我弄一杯。”白色西装男子抬抬手向调酒台前的女子吩咐着。

“好。”月恬恬随即应答。

“季凉川你是跟屁虫吗?”君阡陌冷峻的面容上划过一丝鄙夷,冷冷的话语有打脸的感觉。

“不知道我的兴趣吗?”季凉川听对方如此冷眼相待倒是异常的兴奋,撩了撩额间的银色发丝一副邪魅的模样。

“美女与君阡陌。”他笑的张扬,压抑的气氛速度地活泼了起来。

“你说你的失眠症是不是需要发泄一下,不近女色太过禁欲会憋坏的。”季凉川半躺在沙发上,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看着对方越压越沉的脸色,心情莫名的欢快愉悦。

“要不我委屈点把右手借给你。”说着便起身,伸着右手朝那周遭透着寒气的冷峻男人而去。

“滚。”君阡陌抬眸,黑色的眼瞳如稀世珍宝般耀眼,唇边透出的彻骨字体直接砸到了季凉川的脑门上。

季凉川的右手是被守在君阡陌身旁的银色西装男子给一掌拍掉的,害的他整个身体被向右推了一米多。

“好个勒风,连你也欺负我。”季凉川一改刚刚的嚣张,一副我惹不起还躲不起的模样,整了整自己的衣着,捋了捋散乱的发丝,侧了侧身朝调酒台走去。

“美女,今儿你调的酒若是能将我给喝到了,本少爷给你10万。”季凉川打量着调酒台前的年轻女子,看年纪也就二十出点头,估计也没什么能耐,他边笑边打趣着。

又是十万,月恬恬抿了抿嘴,表现的很淡然,虽然内心里划过一丝小激动。

“季少,这位是我们酒庄的米瑞调酒师。”立在一旁的庄岩立即介绍着。

“嗯哼。”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一阵清咳,勒风速度将立在沙发周围四位着白衣长裙的女子调遣了出去。

“阡陌,你这毛病也太严重了吧。”季凉川见到自己带来的四大美人被赶走,再目测一下君阡陌与调酒师相隔的距离,不得不再次摇了摇头。

“难怪外界都谣传你是gay,你这症状也太明显了吧。”这次他不敢靠君阡陌太近,害怕自己被扼杀了,要知道那冷峻男人一个眼神都让人肉痛,可是他偏偏就是喜欢招惹这样的恶魔。

沙发上的男子安静地等待调酒师调酒,对于季凉川的话语没有太多的理睬,有的时候不被人搭理反而显得更加的失落。

季凉川不再说那些有的没的,安安静静地坐在调酒台前看着调酒师将液体倒入调酒壶,手法熟练的摇荡后倒入透明的阔口杯中。

“先生,您要的酒调制好了。”作品完成,月恬恬的额头透着些许汗珠,她抬眸朝着沙发上的男子望了一眼。

今晚调酒有总经理坐镇,月恬恬内心有些小紧张,不时地还将注意力放在季凉川与君阡陌的互动上,所以当她倒出成品酒时,她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调制的是什么东西......

“小姐,你确定这能喝吗?”季凉川坐在调酒台前,双手伏在桌面上,下巴落在了手背上,两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玻璃杯中冒着气的黑乎乎液体,看起来与君阡陌一样的可怕。

被这么一问,月恬恬是哭笑不得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内心很是痛苦,其实她也不太确定今晚调的酒纯度如何,但是喝是没问题的,醉酒度就看个人了。

君阡陌只需一个眼神,勒风速度地从调酒台拿过一杯酒呈了过去。

第四章 惹上麻烦了

第四章 惹上麻烦了

他家少爷连续失眠好几个月了,做过很多治疗,也吃过很多药剂,连催眠都做了就是没有用,心理医生建议他食用一些刺激性的酒以助睡眠,可他们家少爷对酒的味道实在受不了,最多只能喝一杯,市面上的酒他全部试过,喝一杯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奥威斯酒庄是少爷的妹妹也就是君家的小姐君芊芊介绍的,据说酒庄内的调酒师技艺高超,调的酒不仅好喝而且还易醉。

君阡陌接过勒风手中盛有黑色液体的酒杯,修长有力的五指吸附在玻璃杯沿上,数不尽的美感。

月恬恬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男子仰起头将满满一杯酒饮了个干净,男人的喉结蠕动时显得格外的性感,若不是自己早就名花有主,月恬恬都担心自己的心要被那位冰山美男给拐带了。

“我就说吧,喝酒对你没有用。”看着将一杯酒喝得一干二净依旧面无表情的君阡陌,季凉川倒是笑的很欢,端着那杯他很嫌弃的鸡尾酒,凑近一些闻了闻味道,凑近薄唇抿了一小口,整个眉头打成了结。

“这酒还真不错。”入口爽滑,口感绝佳,他忍不住多喝了几口,还未等他喝完,整个人从调酒台前的椅子上摔了下来,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突如其来的状况,月恬恬吓了一跳,目光顺势再看了看沙发上的那位男子,安静地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眼眸紧闭像是睡着了。

“季少,季少!”庄岩是在第一时间奔到了季凉川的身旁,门外的侍卫速度涌了进来,几人合力竟季凉川抬到了沙发上。

“君少,君少。”勒风的神情紧张,眉头紧锁,弯着腰在俊美男子耳边呼喊,叫了半天没有一点反应。

月恬恬彻底地慌乱了,这两位贵客喝了自己调制的酒还不过一分钟就昏迷了,她的心里彻底地没有低了,配方应该没问题呀,是哪里出了错吗?

若不是就调制了两杯,月恬恬真的想以身试酒,这两位贵客一看就是身份不一般,要是出了什么事,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啊!

“怎么办啊,经理。”月恬恬急的不知所措了,还有半个小时订婚宴就要离开了,她的手机在包里,包包锁在了更衣室,不用想也知道,电话此刻肯定是被打爆了。

酒庄的医务人员过来做了简单的检查,两人只是醉酒了而已,没什么大碍。

季凉川的随身保镖们将他带走了,勒风将君阡陌背在背上,身后一群黑衣男子护航,总经理庄岩跟在男子们身后走了出去。

见众人离开,月恬恬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至少这次她没有惹火,而且还小赚了一步,随手将调酒台上的两张十万的支票揣进口袋里,速度地走出了贵宾包间。

“月小姐,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正准备去更衣间的月恬恬被两名高大的男子拦住了。

“对不起,我现在没空。”月恬恬毫不理会两位黑衣男子,执意要离开。

“月小姐,你必须跟他们走,要不然我们酒庄就要遭殃了。”总经理庄岩匆忙赶来,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总经理,你也知道今晚是我的订婚宴,我是卖给你一个面子才过来的。”面对这样的状况,月恬恬真是欲哭无泪了。

“月小姐,真是对不住啊!”总经理一脸的为难,那模样几乎都要给月恬恬给跪下了。

“这钱我也不要了,我现在真的有急事,对不起。”月恬恬将口袋里的两张支票掏出塞进了庄岩的手中,道了句抱歉,可转身准备离开时还是被黑衣男子们拦住了。

“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自己乖乖的跟我们走,要么我们将你打晕了扛走。”健壮一些的男子说的直接了当,总经理立在一旁也是一脸的为难。

“月小姐,你看你就跟去看看吧,毕竟客户是喝了你调制的酒,而且你跟你未婚夫是青梅竹马,这订婚不也是走走形式。”庄岩倒是一句话说的不痛不痒。

“你看这样,我去跟你父母帮你解释,你去君少那看看什么情况?”庄岩见月恬恬犹豫着,便速度地将支票塞进她的手中。

就这样僵持着似乎也不是事情,虽然月恬恬不太认同庄岩的说法,订婚宴是肯定要去的,问题是这里究竟该如何脱身。

“好吧,就照你说的办吧。”最后月恬恬还是妥协地跟随黑衣男子们离开。

站在原地的庄岩狂捏了一把冷汗,若不是刚刚聘请的高级调酒师安迪爽约,他也没必要拉个初级调酒师来顶包啊,想想今晚的遭遇就心寒的厉害。

碧月庭S市最好的度假酒店,顶层的宴会厅里宾客满席。

“恬恬这孩子怎么还不来啊!”一身紫红色套裙的李雪茹探着头望着电梯方向,眼睛都快看花了也没看到那死丫头出现。

“月恬恬,今天这事若是搅黄了,你就别想进月家的门。”李雪茹气的咬牙切齿,若是她有超能力,恨不得立即马上将月恬恬那臭丫头凭空变出来。

“亲家母,别着急,也许是恬恬路上有事耽误了,快进来,我们边吃边等。”韩辰的母亲聂晓媛跟李雪茹是闺蜜加同学,感情好的就像亲姐妹。

“阿姨,妈,宴席开始了,快进来吧。”一身白色得体西装的高大男子款款上前,将两位母亲接进了宴会厅。

韩爸爸与月爸爸在宴会席上招待着客人,订婚仪式的主持人已经上台,伴随着幸福的音乐时,月恬恬与韩辰的订婚宴即将开始。

坐在主宾席上着黑色西装的帅气男生,深蓝色的短发,雕刻般的俊美面容,只要是经过他身边的女子都会忍不住地回头多看一眼。

他低着头玩弄着手机,看起来像是在打游戏。

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带着闪亮的铂金指环,半隐半现的完美容颜让不少女子花痴病突犯。

“月斯离再给你姐打打电话。”台上的照明灯全部熄灭,伴随着紧张激奋人心的音乐,主持人宣布:“韩辰先生与月恬恬小姐的订婚宴现在开始,有请新人上台。”

冰山总裁太闷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冰山总裁太闷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美人劫》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美人劫》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美人劫目录预览:太师府嫡女当众休夫忠仆义主来了就别想走太师府嫡女痛……一身火红嫁衣的女子躺在地上,无人理会,头部的阵阵剧痛,逼得她缓缓睁开眼。她……没死?不对。她清楚地记得在引爆炸弹的瞬间,她已经和轮船上的杀手同归于尽了!就算她是组织里最出色的杀手,也绝对不可能活下来。慕清歌猛地睁开眼,美眸如凤,虽还有些迷离,但眼底却折射出慑人的冰冷,却又美得动人心魄。疯狂的记忆像是潮水般涌了进来,和眼前欢歌笑语的喜堂融合在一起……慕清歌不自觉地抬手摸向自己的脸

  • 《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目录预览:第一章噩梦的开始第二章你别无选择第三章命运的玩笑第四章你的身体只能属于我!第一章噩梦的开始夜色,幽深。豪华的房间,橘黄色的灯光倾撒在kingsize大床上,给床上紧紧交织在一起的一男一女镀上了神秘而暧昧的色彩......“千凌,是你吗?”昏暗的灯光下,蓝映柔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看清楚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可眼前一片迷离。被强大的男性气息包裹着,蓝映柔的脸上阵阵发烫,明天就是她和未婚夫尹千凌的

  • 《蚀骨承欢》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蚀骨承欢》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蚀骨承欢目录预览:第一章危险气息的男人第二章把避孕药吃掉第三章帮我搞定客户第四章我对你没兴趣第一章危险气息的男人雨夜。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轿车在公路上飞驰。乔欢颜蜷缩在后座,惊恐的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窗外一掠而过的灯光,勾勒出男人极致俊美的侧脸,幽冷如星的眼眸紧盯前方,修长的手指轻握方向盘,雪白的衬衫袖口下,银色的江诗丹顿手表映着街灯,不时晃过一抹金属冷光。车窗半敞,暴雨倒灌而入,将乔欢颜浇得浑身湿透。“先生,我把钱全给您,放我走好吗……”她的声音带

  • 《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目录预览:第1章挥之不去的寒意第2章突如其来的打击第3章体力不支第4章三年后第1章挥之不去的寒意徐锦溪捂着肚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妆容精致的脸上毫无血色,单薄的身体在此刻更显得摇摇欲坠,她抓住自己最后一丝理智,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你再说一遍。”黑衣男子冷漠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但片刻后又恢复了平静,不容反驳的说道:“对不起,夫人,少爷让我转交给你这份离婚协议,并要求你在三天内打掉孩子。”说着把手里的牛皮纸袋

  • 《欢夜》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欢夜》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欢夜目录预览:第一章:装上摄像头第二章:女作家杀人第三章:断臂之恋第四章:挑拨的苗头第一章:装上摄像头每个人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癖好。我的癖好,是偷窥。我叫郑昆,今年三十四岁,老光棍一条,以前一直在南方工厂干电焊。半年前,接到老爸的电话,说大伯快不行了。大伯无儿无女,名下有栋五层小楼,去世前留了遗嘱,说要留给我。送走大伯后,我把小楼简单装修一下,对外出租起来。同时,为了满足我偷窥的欲望,我给每间出租屋里,以及走廊、电梯,都装上了针孔摄像头、窃听器。我很

  • 《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目录预览:第1章:翻身做主第2章:荒岛求生第3章:争夺水源第4章:美人心第1章:翻身做主看着黎西两条雪白笔直的腿上那殷红的鲜血,我果断地把她的短裙掀开,映入眼帘的,是血脉喷张的一幕——黎西居然没有穿内裤,或许是她的内裤被海浪冲走了,也或许是,她本来就有这种嗜好。我没有心思猜测她的内裤到底是怎么丢的,当我看向那一片茂密的丛林时,第一反应是好奇,原来,女人的这个地方是长这个样子的。几秒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这女人可是我的班主

  • 《婚宠契约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婚宠契约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婚宠契约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卖身第二章婚前协议第三章契约婚姻第四章老色狼第一章卖身“病人的病情已经很难控制,必须尽快做手术,时间拖得越长,病人发生意外的可能性越大,手术成功率越小。”“手术费大致需要八十万,加上后面药物和复检大致总共需要一百万左右。”医生的话一直在耳边萦绕,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梵小桡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一般,双目空洞,机械的向病房走去。回到病房的时候,外婆身上的麻药劲还没过去,整个人还属于沉睡状态,她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外婆床边,双手

  • 《幽姐》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幽姐》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幽姐目录预览:第一章贝露丹迪第二章撕烂了幽姐的连衣裙第三章以后你就是我弟弟第四章宋念玉第一章贝露丹迪我是一名山村来的大学生,同时还有一份特殊的职业,面首,也就是被女人包养的男人。一提到面首,许多人首先会联想到小白脸,联想到四十多岁的大肚子富婆——一个光着身子的肥婆骑在一个年轻人身上游龙戏凤的画面,挺有刺激性的。不过,我的情况却例外,包养我的是一个二十九岁的绝美女老板,她是车模出身,特别性感,我一直喊她“幽姐。”幽姐名叫白幽儿,她认识我完全是一场偶然

  • 《柳絮丝丝情话长》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柳絮丝丝情话长》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柳絮丝丝情话长目录预览:001新婚夜002厮混003奇热难耐004胡言乱语001新婚夜将军府。红鸾帐内,烛火摇曳。一袭大红喜服的司空心坐在榻边,红盖头下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期待和紧张。今夜,她终于嫁给爱了数年的拓跋杰大将军为妻……突然,门被人大力踢开,似有一阵风刮了过来,司徒心被一股大力攥着手腕,狠狠甩到了地上,痛得她惊呼一声,“啊!”“荡妇!竟敢给本将军下药!”一道清冷的怒声从头顶传来。盖头被甩落在地,她惊恐地抬眸看去,恰好对上男人那双阴

  • 《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目录预览:第一章恬不知耻第二章误入卫生间第三章我养你第四章看什么第一章恬不知耻在五星级酒店内正在举行一场奢华无比的婚礼,流光十色的五彩幻灯,淡雅扑鼻的香槟玫瑰,悠扬婉转的音乐,各种配置都无不彰显着婚礼主人的高端身份,这是尊贵无比的市长女儿的婚礼。因为是市长的女儿所以就可以目空一切,哪怕是强抢了别人的男人也是理所应当的,甚至能够心平气和地说:“子婷,我和凯凯是真心希望能够得到你的祝福,你一定要出席我们的订婚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