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妃常霸道:傻女翻身把王上】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1 17:56: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妃常霸道:傻女翻身把王上
穿越前夕

萧瑟的秋风吹打着雕刻着流云图案的菱花窗,发出吱呀吱呀的破败之声,乌黑的天空,时不时的划过一条银白色的闪电,激荡的整个天地间都亮堂了几分,雨水顺着屋檐哗啦啦的往下流淌,在地面上积聚成无数条细小的河流。小百姓养生网

宫殿里灯火辉煌,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子,面容俊美,眉眼细长,斜飞入鬓,邪肆狂妄,紧紧的抿住自己的双唇,怀抱着一名身着桃红色纱裙的美艳女子,坐在正厅之中,殿门大开,旖旎风光一览无余。

而殿外的台阶之下,直直的跪着一名锦衣华服的女子,眉眼精致平和,还带着一丝骄纵之气,平淡中带着疲态,想来是跪的久了的缘故。

趁着微光,可以看见女子满头的珠翠,和着衣衫上的凤凰于飞的图腾,分外的雍容华贵。

待一阵阵轰鸣的雷声过去,男子看了一眼脸色苍白,双眼混浊的女子,沉声问道:“穆兰蕴,你贵为一国皇后,刁钻刻薄,不思进取,更甚者,殴打妃嫔,草菅人命,你可知罪?”

台阶下的女子怅惘的抬起了头,眼睛直直的看着殿中的男子,轻声唤道:“皇上,本宫无罪,何来认罪一说?”

殿中的男子没想到她会这么的刚烈,正想要说什么,却被怀中的女子拉住衣袖,甜腻腻的说道:“皇上,这大晚上的就不要让皇后姐姐跪着了,臣妾没事,只是被姐姐推了一把,无碍的。”

男子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娇媚的女子,脸色柔和了几分,伸出手勾起女子娇嫩的下巴笑道:“还是凌薇懂事。”

等再抬起头看殿外的女子的时候,却添了几分狠厉之色:“皇后,既然凌薇都为你求情了,朕也不再怪你了,你就起来吧。”

女子惨然一笑道:“我穆家的人何时需要她来为我求情,不必了。来自xbxys.com

女子声音慢慢的变得尖利了起来,正想起身说些什么,身子却如一滩烂泥一般,怎么都站不起来,脑子浑浑噩噩一片,霎时都归为空白。

“不好了,皇后娘娘昏倒了――”

一语炸破天际,宛如那一声声惊雷,惊动了伏在桌子上打盹的女子。

“沈菡冰,这就是你整理的资料,每天浑浑噩噩的样子,哪一点有身为史学家的修养和气度?”郭世凯把一大卷已经印好的文案甩在了沈菡冰的脸上,气喘吁吁的叫嚣道:“我让你整理中国正史上每一位皇后的历史事迹,你看你整理的都是些什么,这怎么还有姓穆的,这穆姓不是穆桂英吗,她是个女将军,怎么混到皇后这一类里面来了?”

郭世凯是一名四十多岁的老学究,为人古板严厉,一丝不苟,专门研究文物与古墓的挖掘,沈菡冰大学毕业后,考研考到了他的门下,在他身边做一名小小的助理,帮忙打打下手,整理整理资料。

沈菡冰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低下头扒拉了一下卷宗,发现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这个穆姓添加到了皇后这一类当中,忙道歉道:“对不起,老师,我可能没查清楚,把穆姓也混到这里面来了,我这就改。”不过,沈菡冰停顿了一下:“老师,我曾在一本野史上看到过有一野史记载,的确有位皇后姓穆,只是姓名不详,死于一场战争而已。”

“马上改出来,今天下午五点之前交给我,记住,历史上没有一位皇后姓穆,野史上也没有。”说完,不待和沈菡冰探讨,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推荐http://www.xbxys.com/

沈菡冰见郭世凯走了出去,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打开电脑,便开始整理数据和资料,做到明朝皇后的时候,沈菡冰的电话便响了,她急忙接了起来,声音那头便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亲爱的,你什么时候下班啊,我在你们公司不远处的一个公园的湖边等你呢。”

沈菡冰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钟表,见还有十五分钟便五点了,便对电话那头的声音回了一句:“阿远,我马上就来,你等我一下。”

阿远是沈菡冰在大学期间交的男朋友,专业是电脑编程,一毕业,就找到了对口的工作,月薪丰厚,离沈菡冰的单位也近,所以常常来接沈菡冰下班,因为今天的事情,沈菡冰心中多少有些不满和困惑,想着和男朋友一起去公园里走一走,散散心,也是不错的。

沈菡冰敲打完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后后,伸了个懒腰,拿起桌子上的外套,便急匆匆的下楼了,连电脑都忘记了关闭,在微暗的黄昏余光下,发出诡异的光芒。

此时正是秋季,公园里种满了枫叶,枫叶鲜红如火,点缀了一整条月桥,月桥上摆满了嫩黄色的菊花,在风中摇曳着绝美的腰肢,美丽而又典雅。

沈菡冰走到湖边的月桥之上,张望了好几遍,都没有见到自己的男朋友阿远,正想开口叫他,却被身后的人猛地推了一把,跌落进了湖中。

沈菡冰在湖中挣扎了几下,咕噜了几声,便沉了下去,天色越来越黑,最后的一点余光也慢慢的消散开来,最后一切都消散不见。【妃常霸道:傻女翻身把王上】小说在线阅读

南梁二十三年,是时节最好的一年,皇帝勤政,百官尽责,外无战事,内无灾涝,处处一番盛世景象。

婢女春焕在宽阔而又甬长的宫道上一路小跑着往皇后所居住的未央宫的方向而去,夕阳的余晖打在她的肩膀上,跳跃出无数的光点,金灿灿的,稍不注意,就会晃瞎了人的眼眸。

一声声的钟声响彻了整个金碧辉煌的都城,春焕的脚步随着阵阵的钟声也迈进了未央宫的庭院之中,看到了站在金黄色菊花面前的女子,忙跪下来磕头道:“皇后娘娘,你吩咐的事情奴婢都已经办好了,今夜子时侍卫轮流换班,娘娘可趁此机会离宫。”

站在菊花前的女子听完这话猛地转过身来,一袭暗黄色的宫装,整齐的装束,精巧的珠穗和绢花,衬得女子雍容中又带着清丽,华贵平和。

“春焕,谢谢你,你的大恩大德我沈菡冰不会忘记的。”

宫闱之事

湖水冰凉,等到沈菡冰再次苏醒的时候,就在这雕栏画栋的未央宫里了,从一个小小的助理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虽然只是一个被禁足的皇后。

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历史学出身的沈菡冰对宫中局势的猜度,这南梁国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是不存在的。版权xbxys.com

但对于沈菡冰来说,所有的古代国度都是一样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她不是弃后穆兰蕴,她是拥有现代思想与灵魂的沈菡冰,所以,她不会老老实实的在这皇宫里待着,她要主动出击。

她现在还被禁足不能出未央宫一步,但她的奴婢是可以出去的,经过几天的相处,沈菡冰已经很快就掌握住了这后宫的局势。

她的身子是南梁国开国大将穆世君的嫡生长女,名字叫穆兰蕴,因为性格的原因,不被皇上拓跋昊所喜,这后宫中得宠的嫔妃不少,但最得宠的是丽妃夏凌薇。

就因为穆兰蕴推了夏凌薇一把,就被拓跋昊罚跪在雨夜之中,穆兰蕴心性高傲,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加上淋雨,禁足,已然是性命不保了,正好沈菡冰来填补了这一块破碎的灵魂,有了一个来自现代的穆兰蕴。

见婢女春焕已经为自己打点好了,沈菡冰的心情也好了起来,虽然她现在疑惑很多,譬如是谁把自己推入湖中,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朝代。

千头万绪,犹如一团乱麻一样,积压在沈菡冰的脑海中,怎么都找不到头绪之后,沈菡冰索性也不再去想,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火红的彩霞,感叹自己这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还没有好好的参观一番呢,这里建筑群宏伟博大,有点像五代十国的建筑风格,要是真的可以,她还想好好的挖掘一下这里残存的历史价值呢。【妃常霸道:傻女翻身把王上】小说在线阅读

沈菡冰有点惋惜的摇了摇头,虽然那老郭头严厉的可恨,可现在她多么希望老郭头能在自己的身边,然后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梦,一场他对于这个初入考古界的新人的选拔考试呢。

天边最后一丝亮光消失,菊花簇拥之处的男子,一袭白衣,不染纤尘,静静的坐在菊花丛中,闲闲的调着琴音,琴声断断续续的,但丝毫不影响琴声的悠扬与清越,不知过了多久,男子抬眸看了一眼站在菊花丛外的女子,笑问道:“你此言属实?”

“回太子,一切属实,穆兰蕴今晚就会行动。”女子低着头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你说她变了,哪里变了,皇上可是很讨厌她的性子,所以才禁她的足,可她为什么要打点人出宫呢?”

“这个奴婢也不知,还望太子多给奴婢一点时间,奴婢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查个一清二楚。”女子身子又往下低了一寸,言语间带着恳求。

“去吧。”男子拨动了琴弦,低低的吩咐着,女子领命,便退了下去,男子看着漫山遍野的菊花,俯身摘下了一朵,笑道:“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不管你是什么花,都不能反季而开。”

花瓣簌簌的落了一地,被风慢慢的吹散,零落在泥土之中,渐渐的失去了颜色。

夕阳西下,女子的手指染着鲜红的豆蔻,宛如一簇簇火焰,她随手捻起果盘里一颗深紫色的葡萄,轻启朱唇,贝齿莹白,杏眼桃腮,恍若五月的桃李花一般夺人光彩。

“皇后娘娘近来可好?”女子眼睛一斜,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婢女翠桃。

翠桃忙躬身回道:“自从被在大雨夜被罚跪之后,就一直在未央宫里待着,不曾出来见人,想必是病还没好吧。”

女子把果盘里未吃完的葡萄往地上一倒,笑吟吟的道:“这是南楚送来的紫玉葡萄,都赏给你了。”

“是。”翠桃忙蹲下了身去,一颗一颗的捡起滚落在地,沾染了灰尘的葡萄。

“本宫关心的不是她的病,我要的是她要见阎王,你懂了吗?”夏凌薇站起身来,橘黄色的宫装在傍晚时分显得分外的鲜艳,如同一朵娇嫩嫩的花在夜色中摇曳,她的宫室里点着几盏琉璃花灯,灯光和她渐融为一体,身姿曼妙,影影绰绰,美得不可方物。

“皇上呢?”夏凌薇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细细的问道。

“皇上此时应该还在御书房里批改奏折,等会要去见丞相大人。”翠桃声音低低的回答道,紫玉葡萄太多,很明显她两只手已经拿不下,局促的低着头,脸色泛红,生怕惹恼了这位皇上最爱的妃子。

“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去小库房里挑两支上好的步摇给皇后娘娘送去,就送那两支和田玉的吧,说本宫改日再去看她。”夏凌薇眉峰一凛,颇有将门虎女的风范,可那双潋滟的眼睛,为她增添了几分不禁风雨的柔弱。

翠桃点点头,双手捧着紫玉葡萄走出了房门,身体拨动了门上的珠帘,发出清脆的响声,合着外间寒凉的风,显得更加萧条了几分。

拓跋昊身边的小太监搓了搓自己的手道:“师傅,这天越来越冷了啊。”

站在小太监身后的掌事太监福禄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天色,叹了一口气道:“看来,这晚上是要下雨啊,一场秋雨一场寒,你多加注意点,别让皇上染上了风寒。”

“知道了,师傅,今晚皇上去哪宫娘娘哪里歇息啊?”

福禄摇了摇头,淡笑道:“皇上今晚约见了丞相大人,估摸着这会丞相大人已经进宫了,你去准备一下吧,不要只想着给丽妃娘娘通风报信。”

小太监心里一惊,这宫里面只有丽妃娘娘是久宠不衰的,皇上甚至为了给丽妃娘娘出气,连皇后娘娘也敢罚,他自然是捡着高枝往上爬,皇上有什么消息,他都会告知丽妃娘娘身边的翠桃,这不,被自己的师傅教训了一顿。

“皇后娘娘再不受宠,也是开国将军的嫡女,身份在哪里摆着呢,丽妃毕竟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怎么跟皇后娘娘相比?”

逃之夭夭

“凌薇怎么不能跟穆兰蕴相比了,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帮穆家说话,可是受了穆家的恩惠了?”

福禄的话音刚落,他身后就传来了一阵阴沉的声音,随即明黄色便映入了眼帘,清冽的龙涎香冲入福禄的鼻尖,惊得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皇上明察,奴才没有受穆家的任何恩惠。”

“有没有受朕不在乎,只是从今天起,这掌事太监的位子你就不要做了,让他来顶替你吧,你自己好好思过吧。”拓跋昊长身玉立,眼神如同古井一般幽深晦暗。

“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小太监慌忙领旨谢恩,眉梢里都是掩不住的笑意,福禄深深的低下了头,狠毒的看了一眼小太监,却碍于拓跋昊在场,不好当面发作。

“你叫什么名字?”轩辕昊低声问道,带着王者与生俱来的霸气和不可抗拒。

“奴才叫小宁子。”小宁子站起身来,跟在轩辕昊的身后,言语恭敬的回答道。

轩辕昊嗯了一声,婢女为他取来了一件披风,细细的打了一个结,轩辕昊自己也整理了一下,把头偏向小宁子道:“给朕掌灯,去碧波庭。”

小宁子高兴的答应了一声,接过婢女手里的彩纸宫灯,为轩辕昊开路照明。

“吱呀”一声厚重的朱红色大门被人轻轻的推开,春焕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坐在凳子上,整装待发的沈菡冰,小声的招呼道:“皇后娘娘,现在可以走了,奴婢现在就带您出去。”

沈菡冰高兴的点了点,站起身来,从包袱里拿出一个鎏金镶玉的簪子塞给站在门口的春焕道:“春焕,谢谢你,我要是走了,皇上和穆家一定会追究的,所以,剩下的一切就全靠你了。”

“皇后娘娘放心,奴婢对外只会说娘娘身染风寒,不便见人,能拖过一日便是一日。”

沈菡冰点点头,如今便也只能这样了,她不是穆兰蕴,自然不能按照穆兰蕴的身份过一生。

“要是穆家的人问起,你就把这个给他们,想必他们也会明白的。”沈菡冰拿出一封信交给了春焕,言语之间尽是难以抹去的恳切。

春焕接过了信,庄重的放进了衣袖里:“皇后娘娘快跟奴婢来吧,耽误了时辰就不好出宫了。”

沈菡冰攥紧了手里的包袱,跟着春焕悄悄的出了未央宫的宫门,绕过一座假山,视野便开阔了几许,清淡的月光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处,竟还有几尾鲜亮的鱼儿在枯荷处游荡,尾巴轻摇,发出细微的响声。

“皇后娘娘,前面就是碧波庭了,过了那座亭子,往右拐,有人在那里等着娘娘,皇上罚娘娘禁足,未央宫里不能没人,请恕奴婢只能送娘娘到这了。”春焕朝沈菡冰行了一个礼,款款的说道。

沈菡冰回头,在微弱的灯火下看了看这个眉眼清秀的宫女,沈菡冰穿越而来的第一天,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人就是春焕,她是穆兰蕴的陪嫁侍女,是穆兰蕴的心腹,这几天也是春焕尽心的照顾她这个异世而来的灵魂,虽然通过她用银钱打通了出宫的道路,但沈菡冰心里还是有着深深的感激的。

沈菡冰敛去心中的万般思绪,等她出了宫就好了,出了宫,外面的世界千山万水,总能找到回家的路。

“春焕,谢谢你,你回去吧,万事皆小心。”

春焕低下了身子,轻声道:“娘娘不必担心奴婢,皇上不喜娘娘,娘娘不在,想必皇上也不会发现,多做追究的,最主要的就是娘娘的娘家,奴婢人微言轻,以后的事情就全靠娘娘了。”

沈菡冰点点头,自知在这个世界,她还是很难摆脱穆兰蕴的身份的,就如她第一天坐在铜镜前看镜子里的自己,陌生而又精致的脸孔,住了一个异世的灵魂,对于这个世界的规则,还是多亏了春焕。

沈菡冰转过身,慢慢的往碧波庭中走去,身后的春焕缓缓地直起了身子,看着眼前渐行渐远的女子,嘴角弯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她纵身一跳,便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之中,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行事,她只需要静静地等待着就好了。

就在沈菡冰往碧波庭赶去的时候,拓跋昊也带着大批的奴仆往碧波庭赶来,小宁子小心翼翼的为拓跋昊引路掌灯,生怕出了什么差错,到手的馅饼再飞了。

因为太过小心压抑,额头上出现了细细的汗珠,他也不敢用衣袖拭去,弯着腰看着脚下的路,心里期盼着这碧波庭快点走到。

深夜之中的皇宫大院寂静的只能听见侍卫巡逻的脚步声和刀剑摩擦的声音,忽的那好似浮在湖面上的凉亭中却传来了一阵清越悠扬的古琴声。

沈菡冰察觉到凉亭中有人,忙蹲下身去,猫在了白色的阶梯阴影处,想找个好的时机看一看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凉亭里弹琴的是谁。

但转念一想,想必是哪个默默无闻的妃子,想得到皇上的注意,故意在这里弹琴,希望皇上能听见,寻声赶来相见的吧。

沈菡冰刚收回自己的思绪,就看见碧波庭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大批的宫女太监簇拥着一个人往这边赶来,沈菡冰伸长了脖子去看,天色太暗,就算是在前面的人掌着灯,沈菡冰也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那被围在中间的人穿的是很明丽的颜色,好像还绣着蟠龙的图案。

蟠龙图案,沈菡冰仔仔细细的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番,这在古代,蟠龙图案是皇室宗亲才能用的图案,这大梁没有太子,也没有什么在京的王爷,能用这种图案的就只有那个不喜穆兰蕴,还罚穆兰蕴在雨夜下跪的大梁第二十五代皇帝拓跋昊了。

可是这更深露重的,他不在他喜欢的丽妃夏凌薇那里待着,来这里干什么,莫非,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要逃跑离宫的事情了,不可能,这件事情就只要自己和春焕两个人知道啊,拓跋昊是不可能知道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沈菡冰抱紧了怀里的包袱,猫在阶梯处,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团灯火明亮处,耳边的琴声更加的激越了起来,伴随着沈菡冰的心跳声,打着紧凑的节拍。

妃常霸道:傻女翻身把王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妃常霸道 或 傻女翻身把王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纽约亚洲艺术周|苏富比将于三月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

    纽约亚洲艺术周长久以来一直是纽约全城亚洲艺术盛典。今季,苏富比将于三月荣幸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逾1,500件拍品,包含中国、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品及书画精品,年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直至今日,横跨四千年璀璨历史。除此之外,拍卖期间还将举办一系列业内知名专家学者主持的艺文活动及讲座。拍卖亮点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展览:3月14日至18日SayedHaiderRaza《LaTerre》估价:500,000-700,000美元从灵感取自威廉·阿道夫·布格罗(RajaRaviVarma)十九世纪经典杰作《

  • 陈坤:有种高级叫性冷淡style。

    生命生而例外生活就是去爱Lifeisdifferent,Lifeistolove编辑:内外先生ID:MRNEIWAI图片:pinterest转载请注明出处懂了高级灰,就懂了生活。「高级灰」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没有多余的附加,却蕴含着智慧。柔和,平静,稳重,和谐,统一,不强烈,不刺眼,没有冲突,内含丰富而单纯。这种调子在高山、草原和沙漠地带都找不到,这是一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色彩。说到高级灰,不得不提起西方灰调大师、意大利著名艺术家:乔治·莫兰迪「GiorgioMorandi,1890—1964

  • 【天境之光】徐龙森&汪涛访谈片段

    本次【天境之光:徐文森水墨装置展】于2月1号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展。伴随展览的开放,艺术博物馆更是设计了一系列帮助观众深入了解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的讲座和活动。2月2号,徐龙森先生更亲临博物馆,通过使用传统工具和材料以及视频图像示范山水画的创造。本文也特此附上了一段徐龙森先生的短片访问,内容来自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拓展事务执行总裁和中国艺术策展人汪涛博士与徐龙森先生的问答,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艺术家创作背后的故事。徐龙森是当代中国最具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的大型山水画装置传承自中国传统水墨的精神

  •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 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2018年2月1日至6月24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徐龙森个展《天境之光》于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展期至六月二十四日。《天光》是徐龙森对应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建筑空间而创作的巨型山水装置,灵感来自号称「中国第一神山」的崑崙。主峰名《天光》,峰柱下配以《山水柱》一组、巨幅立轴多帧。「山水」一词在英语通常被翻译为「LandscapeArt」,然而「LandscapeArt」实在无法準确传达「山水」的文化内涵。在中国,「山水」是歷史悠久的画科,它关注的不是山川河岳的客

  • “碧山堂”《柏氏宗谱》揭秘宝应柏氏:明代从安徽迁入 柏玉春投身革命牺牲

    1870年“碧山堂”《柏氏宗谱》中内容柏“柏”,宋版《百家姓》中排第37位。据2009年国家相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地区柏姓人口总数约为41万,约占中国大陆地区人口总数的0.033%,在所有姓氏人口中列第213位。扬州宝应辖区内的射阳湖及天平等地聚居着1.5万余名柏姓族人,他们的祖先自明洪武年间迁至此地后,便一直祖祖辈辈生活于此。昨日,宝应读者柏基湘通过“碧山堂”《柏氏宗谱》,向记者讲述了宝应柏氏一族的迁徙历程、“碧山堂”堂号的由来以及战争年代柏氏儿女不屈抗争的那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多源流

  • 春白茶值不值得买?看懂这3点就知道!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1》雨水过后,春天的脚步近了。昨儿淅沥沥的春雨过后,院子里的草,长得愈发地好。大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之感。与冬天大为不同,门前几颗榕树,停留了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春季,是村姑陈最喜欢的季节之一。爱上春季的理由,不是可以穿连衣裙踏青,也不是能欣赏到杏花微雨的美景,而是春季,有新白茶!一年之计在于春,新一轮的白茶,从春天开始。春天,是白茶品种最为丰富的季节。白毫银针、白牡丹、寿眉,纷至沓来。有不

  • MO2art携手艺术家Garip AY“湿拓画”艺术走进深圳

    “北上广深”,中国一线城市。大都市的夜总是令人向往,霓虹灯彩,车水马龙,但在这样的夜晚里,许多艺术的萌芽、产生及呈现在深沉的暮色里。你在深圳的夜里看过湿拓画表演吗?在2018年1月19和20号晚上,来自土耳其的湿拓画表演艺术家加里普(GaripAy),在深圳深业上城给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湿拓画艺术表演。湿拓画,这门古法艺术源起中国丝绸之路,后辗转流传至土耳其。湿拓画,又称为大理石花纹纸艺术。它是一种绘画类型,轻轻滴落在水间的颜料渐渐随水波晕开,等到水上图画完成后,将白纸盖在上面吸取颜料,

  •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小白,你们都做些啥?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青年,这个青年说白了就是小白,啥也不懂刚踏上社会的青少年,虽然也才十六七岁吧,但是还是懵懵懂懂,意识到这个时候,是在一次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某网友摇号摇到8888的车牌却去选择一个普通的号,看到这就让我些许震惊了,因为在我看来这种连号的车牌买的话要不少钱,这要是开在路上,多拉风。自己想象着感受一下都觉得美滋滋的。然后接着又看到网友们的评论:“说8888都烂大街了、估计是五菱神车,不敢挂好牌、车牌太好德华车被曝光的几率很高、还有说开出门交警看一次查一次,假如是面包车的话,更是查;”这

  • 客厅挂什么画好?“山水马良”刘海青山水画装饰财运旺!

    客厅就是家庭的门面,很多家庭都会选择在客厅里装饰上一幅山水画,既能点缀客厅的环境,让客厅充满自然的气息,还可以影响到整个家庭的风水,因而每个懂风水的人都会选择在客厅装饰上一幅山水画,可是谁的字画装饰客厅最合适呢?看过“山水马良”刘海青的山水画你就知道了。刘海青是张大千的再传弟子、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水墨山水画大家,现任于文华阁国礼书画院的副院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的终身研究院,还是国家画院的理事,这些称号和职位足以看出刘海青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极高,用他的山水画装饰客厅不仅

  • 紫砂壶为什么要调砂

    在进行这个话题之前,先说一点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有壶友问小编,紫砂是泥好还是砂好?这个问题其实问的不对,紫砂的泥和砂并非两种物质,而是糅合在一起的,俗话说:泥为肉,砂是骨。紫砂泥中本来就有砂,这里所谓的骨就是指石英颗粒,也就是所谓的砂。而调砂工艺,指的就是在练泥的时候,故意在泥料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或粗或细的熟砂(半熟或全熟,指烧过的砂),以达到一定的目的,紫砂壶的调砂工艺,古已有之,并非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调砂有许多好处,暗藏玄机。调砂是非常古老的一种工艺,我们的祖先在数千年前制作陶器的时候就晓